【极品家丁之三哥歪传】(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6章初尝
「啊…啊……好…好爽……好棒……啊……好舒服……哦……哦……好深…
…哦……好舒服……啊……嗯呀……快……不要停……好舒服……呜呜……」
「啊…啊……用力……快…快到了………啊…啊…………」
安碧如的大白屁股配合着阿无的的大力抽插一扭一扭的,胸前的巨乳倒锤着
像两个吊钟一样。
「来了…来了……」
「啊…………」
高潮过后的安碧如身子软软的倒在床上,阿无顺势趴在安碧如的身上,双手
从安碧如的腋下穿过,向上反扣住安碧如的双肩,低头亲吻着安碧如侧脸,下身
的肉棒深深的插在安碧如的蜜穴里,也不挺动,只是反复的磨动着。
「啊…啊…」
刚刚高潮的花心的蜜穴受到刺激,安碧如发出的轻轻的呻吟。
但是此时安碧如脑中并不是全是情欲,而是想着怎么才能让自己背负偷晴的
事情不被窗外的徒弟泄露出去。
「现在府中女眷,丫鬟仆妇已经被我打发,平时不会过来。」
「小弟弟也去了京城。」
「萧家母女以及洛凝巧巧和我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平时也不太主动来往,但
是京城又什么消息的话一定会过来通知我。」
「青璇现在在京城,回来之前一定会通知我们。」
「师姐住在千绝峰上,虽然每隔几天我都会上山去看望她,但是难保她不会
下山来看望我。」
「还有仙儿已经发现我背夫偷情…………」
「小弟弟的身体药石难医,虽然对不起小弟弟,但是为了我能继续享受到阿
无的大肉棒,看来只能把这些和小弟弟有关的女人让阿无在床上征服她们,大家
都背叛小弟弟才行。」
「但是这样一来,每个人尤其是我和阿无交合的时间就会变少……」
「不如…………,就这么办。」
趴在阿无伸向的安碧如心思电转,瞬间想到了一个相对稳妥的方法。
「阿无,你下来躺在床上,我们来一个好玩的花样。」
阿无拔出粗长的肉棒,仰面躺在床上,安碧如坐起身子,伸出玉手上下缓缓
的套弄阿无的大肉棒。
撸弄了几下的安碧如娇媚的看了看用双手支起自己上半身,看着自己用手套
弄肉棒的阿无,张开玉口缓缓付下了身子。
「这个新来的厨子的阳具也太大了吧!比相公的还要大!师傅难道是想……
…」窗外的秦仙儿被屋内安碧如的动作和阿无那粗大的肉棒惊呆,一时间双手竟
忘了动作。
屋内的套弄着阿无肉棒的安碧如,时而埋头于阿无胯下把阿无的肉棒深深的
吞入自己的喉咙,时而退出肉棒用舌尖轻轻挑逗阿无的马眼,引得阿无发出「嘶
嘶…」的声音。
突然舔弄着阿无肉棒的安碧如飞身冲出窗外,来到了秦仙儿的身旁,迅速的
伸出手指点了秦仙儿麻穴和哑穴,这一切的变故惊呆了阿无和秦仙儿。
在秦仙儿不敢相信的眼神下,抱起秦仙儿迅速进屋,然后把秦仙儿轻轻的扔
到床上。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阿无,自己穿上衣服步出房间,关紧房门,来到
屋顶为二人把起风来。
心慌意乱的秦仙儿因为身体不能动弹,下意识的转动眼球观察起了四周。首
先进入眼帘的是阿无的沉甸甸的春袋,然后就是阿无那挺立巨大的肉棒,肉棒上
散发出丝丝热气,看得秦仙儿心中欲火一阵升腾,小穴竟然流出了丝丝淫水。
其实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安碧如借着穿衣的时候把被苗疆圣母所保管的阴阳和
合蛊放入怀中,趁着二人不注意的时候把阳蛊下在了阿无的身上,把阴蛊下在了
秦仙儿的身上。
看着头冲着自己胯下躺着的秦仙儿,那凌乱的衣服也掩盖不了的玉体,迅速
的为秦仙儿宽衣解带,把她扒了个一丝不挂……
秦仙儿被赤裸裸地放在床心,心中惊羞欲死,偏偏麻穴哑穴被制,不但无法
挣扎,连叫都无法出声,阿无看着秦仙儿那浑身粉嫩嫩的白肉儿,两只丰满乳房
是肥圆型,而鼓鼓弹涨着,那苗条动人的细腰儿下,而在圆臀粉腿中间生着个玉
荷包似的嫩巧阴户,呈现出粉红色,修长的玉腿儿稍稍的分开了一丝,腿股间那
一撮乌黑冶媚的阴毛,直掩那要命之缝……
阿无鼻血差点流出来,心想「好一个骚屄,肏起来一定爽死了。」
阿无兴奋的分开秦仙儿的媚白无比的玉腿儿,用手拨弄着她那迷人的花瓣,
红腥腥的阴唇向外翻开,露出了凤穴中间的那淫媚撩人的屄缝儿……
阿无看着秦仙儿性感莹白的肉体,狠狠的吞了口口水,迫不及待压上她那身
丰满的白肉儿,而狂吻着秦仙儿迷人的香唇,一手扶着鸡巴对着小穴,龟头酥养
养的顶住这霓裳公主的屄缝儿。
秦仙儿惊得张口欲呼,却哪里叫得出来,阿无用力的向前一挺,只听滋的一
声,肏个尽根到底……
阿无劈开秦仙儿两条肥美的玉腿,看着自己的鸡巴被她那黑毛茸茸的美屄夹
在里面,滑腻腻的,黏稠稠的,滋味之美,远超他想像之外,那屄里的挤压力道
直透脑门和脊背,舒爽到令他再也无法忍耐。
于是扶着她的纤腰大肉棒一出一入的,迫不急待的在秦仙儿那个性感美屄里
肏弄起来,看着自己的鸡巴不断没入秦仙儿那黑毛茸茸的屄缝,又是得意又是过
瘾。
阿无挺腰抽腰的每一下都贯足了力气,在和她粉臀相撞的啪啪声响当中,竟
将高贵的霓裳公主肏得汁水泛滥,玉胯间湿黏片片,骚穴里更是火热淫媚无比…

阿无只觉得身下这个美人儿,丰腴媚艳,长相隐含骚意,极具成熟女人魅力,
他如登仙境般的,一面狂吻着秦仙儿的唇,一面在她玉体里狂抽猛插,大肉棒来
来回回的塞肏着秦仙儿那肉呼呼的美穴,每一次都将鸡巴送肏到骚屄的最深处,
重重的撞击着秦仙儿的子宫内壁。
秦仙儿感觉到阿无火热的肉棒快速进出着自己的下身,不要睁眼向自己的身
下看去,只见自己两腿被反压在胸前,映在眼前的竟是她被肏的实况:一根黝黑
巨伟的大棒子透着亮亮的水光,不断地在她玉胯间那个贞洁美屄中抽出肏入,在
啪啪脆响声中,那屄口红艳的肉唇被肏得不住凹陷翻出,还不时带出一层层美妙
的汁液,那光景真的是淫亵至极。
秦仙儿羞愤欲死,偏是无法挣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死敌阿无,尽情淫肏自己
……
一时间,「啪……啪……」肉体的撞击声,和秦仙儿那美屄被肏的「沽滋…
…沽滋」声,飘满了房间……
半个时辰之后,被阿无尽情肏弄后的秦仙儿仰面躺在床中,一玉腿轻轻抬起,
似要掩盖那欢液流泄的微肿的销魂屄缝儿,那丰盈微喘的乳房上刚刚涨过的乳晕
正慢慢地褪去。 肌肤荡漾着云雨春情之后的酡红。而那饱尝她那媚屄滋味的
阿无躺在身侧,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尽情淫辱、享用过的肉体。
阿无一边上下抚摩着娇嫩滑腻的肌肤,一边问拉住秦仙儿的手按在自己下身。
穴道自动解开的秦仙儿不自觉的轻轻抓住阿无的大肉棒,一上一下的轻轻的撸动
着。秦仙儿妙目直勾勾的望着阿无,手中却抚弄着那根刚刚肏了她贞洁美屄的大
鸡巴。
阿无被她看得魂飘荡的,色色的道:「秦夫人,你舒不舒服,要是还想要的
话,我下面的这个大肉棒一定能喂饱你。」
秦仙儿心中羞涩不自觉的道:「去你的,谁稀罕。」
阿无听着她的嗔语,看着她的艳体,对她那一身白肉儿实在是着迷。一张大
嘴又开始频频吸吮着她的香颊,吻住她的唇,而一双毛手,也不放松的大玩着她
胸前一对大号肥美乳房……
「嗯……嗯………」秦仙儿不自觉的娇声呻吟着。
阿无嘻嘻淫笑道:「夫人……秦夫人,你长得太美……太媚人,尤其这一对
大奶子,大白屁股,还有这个夹得紧紧的肉包子,真是太美了…………」
阿无越说越不像话,淫声怪语中,一手抓着秦仙儿的乳房,一手又偏不离她
那支肥美骚穴……
秦仙儿内心一片娇羞,她现已知道自己的穴道已经解开,但是刚刚高潮的身
体酸软无力,免不了继续被阿无玩弄。
阿无看着秦仙儿娇羞的神情心中一痒,分开她的玉腿儿,细细端详秦仙儿胯
间那个屄缝儿,真的是鲜嫩紧小、淫相毕露,由于刚被肏过,那屄缝儿微微向两
边裂开,里面充满了自己刚刚注入的精液。
「哎!讨……讨厌……怎……怎么这样……」秦仙儿被他弄成四脚朝天的姿
势,胯间景色暴露无遗,心中羞愤无比的白了他一眼道:「唉!丑阿无好坏!这
样欺负人家!」
阿无淫笑道:「谁叫心肝生得这般美艳,刚才只顾猛干,未曾注意你胯间这
个美屄,如今细看之下竟这般淫骚诱人。」
秦仙儿臊得艳脸飞红,羞嗔道:「去你的……人家哪里淫骚了……」心里想
着自己唐唐大华霓裳公主,如今躺在一个丑厨子的怀里婉转逢迎、任人淫玩,做
着和自己丈夫一样的苟且动作,还被说得如此下流不堪,真是羞愤交加百感丛生
……
阿无有意羞她,手指在她那已被肏得两边裂开的屄缝中轻轻一挑,手指上沾
满了她刚刚受辱时被肏出的淫水,亮晶晶的移到秦仙儿眼前,淫笑道:「不仅淫
骚,浪水还多,心肝骚肉儿,流了这么多水,还说不骚吗?」
「呀……你……你这下流鬼……」秦仙儿羞得以手遮面,说不出话来……
阿无一阵「哈哈」大笑,尽情欣赏着秦仙儿的羞态,胯下的鸡巴越发硬涨大
了起来,坚硬如铁象长矛般顶在她莹白的玉腹上……
秦仙儿悄张开一双俏目,盯着这根刚刚肏了她贞洁美屄的大鸡巴,那大鸡巴
比起自己丈夫林晚荣,真是大了好多啊!心里即是羞恨又隐隐有点喜爱它的威猛,
真是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而此时淫性又起的阿无,起身抄起她两条肥白的玉腿最大限度分开,然后重
重压在她的艳体之上,秦仙儿知他又想奸辱自己,急道:「好哥哥,让人休息一
下嘛……」
淫性又起的阿无焉能放过她,淫笑道:「秦仙儿,你这一身浪肉真是美,弄
的人心痒痒的,尤其下面这个大包子骚屄,肉呼呼的,肏起来水流不止,简直爽
死个人!」
秦仙儿被他说得面红耳赤,恨声嗔道:「去你的,你才是骚屄呢……我可是
大华的霓裳公主」
阿无看着她那风骚冶媚的艳态,鸡巴都快炸了,飞快地分开秦仙儿那双丰满
玉腿。
秦仙儿红潮满面,待要挣扎,却被他死死按住,没奈何恨声嗔道:「你这不
说人话死人,放开人家。」
阿无一边强按着她,一边把那膨胀坚硬的鸡巴头子酥酥痒痒地顶住她那个黑
毛茸茸的屄缝儿上,淫笑道:「等肏过这个肥嘟嘟的骚屄儿,自然就放了你这骚
屄娘们儿。」
阿无屁股略微抬高调整好体位,用力捧着她不断扭动的大美屁股,那根粗壮
的大鸡巴抵着她那湿润、滑腻的淫美屄缝儿,用力一挺,鸡巴头子抵着淫滑的屄
肉就给她塞了进去。
秦仙儿「呀……」的一声媚吟,胯间那个黑毛围绕的贞洁美屄被肏了个尽根
到底,那紧窄的小穴被阿无那特大号鸡巴塞得一口大气差一点喘不过来了,等到
鸡巴缓缓退后时,才啊嗯一声浪叫起来了。
「哦……太……太大了……」腿抬高紧紧缠绕在他的腰间两只胳膊紧紧抱住
他的脖子身体一阵颤动……
阿无看着秦仙儿被自己肏得媚脸含春的冶媚相,邪笑道:「骚屄娘们,鸡巴
不大,能肏得你这般舒服吗?」
秦仙儿被阿无下流话说得艳脸通红,自己堂堂的霓裳公主竟被他叫成「骚屄
娘们」心中没有来的一阵刺激。
阿无的大鸡巴真不是盖的,下下肏到子宫口,下下直抵花心……
秦仙儿被肏得玉胯直躲。
「呀……不行……太大了……」
但正肏得肉紧的阿无却死死地抓着她那肥白的大屁股,她躲到哪儿,大鸡巴
就跟到哪儿,肏得她浑身乱颤,下下着肉地在她那身撩人艳肉儿里抽弄。
未曾遭受如此巨物的秦仙儿,被那粗大无比的鸡巴塞得玉体颤抖,没几下就
被肏得脸红心跳,淫水潺潺了……
阿无感觉到了她的湿滑,抬起身来观瞧,只见她嫩白无比的玉胯间,那黑毛
下肉呼呼的骚屄儿,紧紧地咬着大鸡巴,一夹一夹的不断吞吐收缩,他每肏一下,
那水儿一股一股的流了出来……
秦仙儿臊得媚脸通红,羞叫着:「你这死人……不要看……」
阿无哈哈一阵大笑,看着她胯间那淫美景象,嘲弄地道:「刚肏了几下就骚
成这样,真是个骚屄娘们儿。」
「去你的……你这下流鬼……」秦仙儿红着艳脸,已是羞得说不出话来,被
师傅出卖被人给肏了也就罢了,还被肏得那么爽,一向自诩贞洁自爱的她,真是
羞惭得无地自容……
阿无却扯过枕头,垫高她的头部,使她能看到自己被肏的样子,一边加快节
奏,肏得她浑身乱颤,一边道:「我的骚屄美人儿,快看你的骚屄是怎么挨肏的。」
秦仙儿被他玩得都快羞死了,臊得以手遮面羞叫道:「你……你这死人,我
不要看……」
嘴上虽这样说,心中却是有点想看,她已婚多年,虽然夫妻间更是房事不断,
但丈夫林晚荣却从没肏得她这般欲仙欲死。所以极想看看这下流无比的男人,是
如何肏得她那个屄穴酸麻淫痒,快感连连……
好奇心使她忘记了羞惭和耻辱,偷偷透过指缝,向那正被剧烈淫肏的部位望
去。
一看之下顿时移不开媚目,只见自己那黑毛围绕的屄缝儿里插着一根庞然巨
物,来回地抽个不停。
真的太大了,原来阿无那大鸡巴在肏进去后,比刚才又足足大了一圈,秦仙
儿看得脸红心跳,他还肏得那样快、那样狠。连自己那羞人的媚肉都被带得翻了
出来,要是丈夫也有这样一根雄伟的淫物那该有多快活,秦仙儿心里胡思乱想着
……
突然,那双遮羞的玉手被一下子移开,跟着便听到阿无笑道:「要你看你不
看,却自己在这偷看,原来你是个闷骚型的荡货。」
秦仙儿窘得艳脸通红:「人家才没工夫偷看你那下流东西。」
阿无哈哈大笑:「看了就看了,女人都喜欢看自己挨肏的样子,干嘛不承认
呢,怎么样?我的这个下流的东西把你那骚屄肏得如何?」说着大鸡巴肏得更快
更深更满。
秦仙儿被他肏得浑身乱震,「呀……」一阵阵酸麻无比的滋味使她说不出话
来,两条玉臂不顾羞耻的缠上阿无身体媚吟着,那底下的淫水却流得更多了。
她一双媚目盯着身上这淫辱了自己的男人,和正在她那湿滑淫美的骚美肉洞
儿里尽情塞肏、使自己无比快活的粗大鸡巴,心里真不知是爱是恨。
阿无用力狠肏着身下的美人儿,这大名鼎鼎的霓裳公主,此时被肏得粉脸儿
艳红,媚眼儿含春,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动人的骚艳,紧紧地抱着他,含羞带臊
的任他肏弄。
阿无看得极是肉紧,大鸡巴更加有力在她美妙的玉体里做着猛烈的运动,下
下到底,记记重炮……
肏得秦仙儿魂都飞了,天哪!原先真不知道,这么多重的攻势,原来竟是这
么爽的!每一下似都打进了肉里头,秦仙儿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捣得要从嘴
里跳出来似的,美妙处着实难挡,直探她还没被林晚荣开发的敏感深处,爽的她
一阵曼妙骚吟着:「呀……太大了……要被你杵死了……」
花心连连的颤抖晃悠,淫水不见停歇的朝肉洞外泄流着,此时此刻的她眉开
眼媚、波光盈盈,雪白的冰肌玉肤尽是情欲艳色,比之平日那贞洁无比的样子,
媚艳何止万倍……
秦仙儿淫浪的叫嚷声,以及她那骚媚淫荡的表情,都刺激得阿无双手紧紧的
抓住她那两只浑圆的小腿,用足了力气,更加的狠狠的塞肏她,大龟头就像雨点
似的击打在她的花心上,那咬着鸡巴的屄缝儿,随着鸡巴的勇猛的肏干,被肏得
不停地翻出凹进……
淫水的搅弄声,秦仙儿的娇喘声,浪叫声,媚哼声,汇集在了一起,交织成
了一曲春之交响乐,好不悦耳动听,扣人心弦……
「啊…啊……好…好爽……好棒……啊……好舒服……哦……哦……好深…
…哦……好舒服……啊……嗯呀……快……不要停……好舒服……呜呜……」
阿无双手伸到她胸前抓揉着乳房,又白又嫩的美乳被揉搓的千变万化,下身
大力抽送,一连猛力抽插了百余下,肏的秦仙儿淫水流淌,双手用力搂住他的腰,
屁股不顾羞耻地扭动起来,阴户开开合合,淫水汩汩涌出,腿股间一片狼籍……
秦仙儿如何尝过这般狠肏,直被肏得媚眼如丝,骚声道:「好人……本领高
强的亲汉子……人家被你那大……大鸡巴……肏得好舒服……慢点……捣死人了」
阿无邪声道:「大鸡巴肏得你那里好舒服?」
秦仙儿被问得媚脸通红:「去你的,你这下流鬼,人家才不说呢!」
因那「骚屄」二字特别辱及女人,一向端庄的她如何能说出口呢。忽的屄里
一空,阿无竟把鸡巴从她身子里抽了出来……
秦仙儿正他肏得徘徊在飘飘欲仙的仙境里,见他忽然罢工,如何受得了,只
觉穴内空虚淫痒,急需大鸡巴用力肏弄。
不由急道:「你这死鬼,拔出来干什么?快给人家插进来。」
阿无笑嘻嘻道:「你说不说,你不说,亲汉子可就不肏了。」
秦仙儿耐不住穴内的空虚淫痒,用手捂着通红的媚脸地羞叫道:「你这死鬼,
这么整人家,人家说就是了,是你的大大鸡巴肏得人家骚屄好舒服,快点给人家
………」
阿无被她的骚叫弄得心痒痒的,再看她胯间那个淫屄一夹一夹的好像要咬人
似的,又像似在向他的大鸡巴发出邀请:快来吧,我痒死了,快来肏我吧……
而此时秦仙儿,却痒得用她那双美腿直勾他,不顾羞耻地道:「都让你肏了,
还看个鬼,快点肏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鸡巴肏人家,肏人家的骚屄、淫屄、浪屄。」
阿无被她的骚声艳语弄得鸡巴都快炸了,抓着她那双玉脚把她扯到床沿,让
她圆圆翘翘的玉臀半悬在床外。
秦仙儿那双美丽的玉脚被男人举在肩上,胯间那个骚屄整个挺了出来,就这
样被阿无深深的肏了进去,那粗壮的淫棍,插得她「呀」的一声骚吟,强烈的充
实感使她的四肢紧紧地缠着身上的男人……
阿无大鸡巴「沽滋」一下给她肏到底儿,一边飞快地肏她,一边嘴里还不忘
糗她:「浪肉儿,终于露出来本来面目了吧,连这种下流话都说得出口,真是个
骚娘们。」
秦仙儿被他糗得艳脸通红,但随着阿无那大鸡巴有力的肏入,添满了她空虚
幽穴,便再也顾不上羞耻了,一双艳臂紧搂着死敌阿无的身体,玉胯摇扭磨溱,
口中更是骚媚地道:「大鸡巴汉子,快点儿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骚屄娘们,快些
用力肏人家的骚屄……屄里痒死……」
那风骚无比的艳态和那满口的骚吟,那里还看得出一丝高贵公主的影子,如
果她丈夫林晚荣看到他美艳贞洁的老婆,如此风骚蚀骨的淫荡样子,只怕眼珠子
都会掉出来……
阿无用足了自己的力量,直起直落,狠出狠入,大鸡巴几乎全部肏进了屄洞
深处,这样子一次次肏到底的滋味,直让秦仙儿美到了心田的深处,一阵阵的浪
水直流狂泻,淫穴火烫烫的湿滋滋的。
秦仙儿被阿无抽肏得依依唔唔叫嚷声越来越大了,两条玉腿紧紧夹着他,半
睁着一双妩媚的双眼骚吟着:「大鸡巴……大鸡巴汉子……我爱死你了……骚屄
娘们被你肏得爽死了……骚屄让你肏漏了……呀……不行了………」皎洁的雪白
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一股股阴精沿着两人的交合处不断的狂泄而出……
秦仙儿一双俏目羞媚地注视着身上这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男人,使她不到一
盏热茶的时间,就被肏得连泄了四次,泄得身子都轻飘飘的,这是林晚荣所不能
给予的。
阿无看着秦仙儿泄得七荤八素的骚冶模样儿,龟头又酥又麻到了极点,又被
她胯间那个泄个不停的媚屄不断地吸吮舔咬,实在受不了了,急忙飞快地又肏了
她十来下,才大吼一声,龟头死死的扎入她那身撩人艳肉儿里,把那憋了半天的
精液尽数射进了她那处骚浪屄缝儿。
秦仙儿被肏得四肢发软,泄得连骨头都瘫了一般,赤裸裸地瘫在床心,保持
着玉腿大开的淫媚姿态,良久良久都无法动弹,只能任骚水混着他的精液,慢慢
地从屄缝儿内溢出来。由于被连续灌溉了两次,她那个屄穴和腿缝到处糊满了白
白的精水。
此时面对一个虚脱似的女人,阿无不由得大起征服之感,伸出舌尖舔吻着秦
仙儿的樱唇,刚刚射完却一点都不显疲软的大肉棒,又轻轻的抽动起来。
***************************************
在房顶上为两人把风的安碧如听到房内又再次想起的「啪啪」声和秦仙儿的
娇吟声,心中一阵火热,思量一会也在自己身上种下阴蛊,好体验一下更加极致
的销魂感觉。
***************************************
第二日,一夜激情的秦仙儿穿好自己的衣服来到房屋外面,安碧如正在院中
等待着她。
「师傅,其实你用这样,只要你和我说,我是不会告诉相公的。」
「你是我的好徒弟,有好东西,怎么能不和徒弟分享呢。」
闻言,秦仙儿回头看了看在房中酣睡的阿无,隐约间还能看到胯下那虽然疲
软但是依旧很大的一坨,俏脸微红,转身走出了小院。却没注意到身后的安碧如
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