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75
梦中的场景又是由茶室、洞穴和图书室构成,此处的静谧感,足以让眼前的
一切都变得格外沉重;先是严肃,然后是不安。这些铅黑色的气息一但开始累积,
想必会让两人从头到脚都觉得沉重。幸好,她们之间的互动一直都只朝着理想的
方向迈进;融洽、亲密乃至欢乐的氛围,不但令这里的空气变得轻盈,好像连光
线也能变得甜美
在装至九分满后,碗内已从一片深绿变成浅绿;抹茶欧蕾,明想,泥很会做
这种饮料;风格如此现代的饮品,通常都是装在塑胶或玻璃制的杯子里。
像这样古朴的茶碗,不适合倒满乳汁;味道会累积在缝隙中,且随着时间过
去,还会变得极为难闻;尽管是身在梦境里,明在想到这一段时,还是会忍不住
咬牙。而接下来的发展,和她原先预料的差不多:茶碗慢慢往上飘,停在她的嘴
边。
不能自己独享,蜜觉得──除是为了礼貌,也是为了推广──该先让明喝一
点。
在某些角度下,碗中的液体就只有一片乳白色;毕竟清水和抹茶的比例极少,
明想,舌头紧贴着硬颚。她对自己的乳汁实在缺少兴趣,对此,蜜是真的不晓得
吗?碗底的抹茶又几乎是完全看不见,好像只剩下乳汁的味道,光闻就有些受不
了。
而为了让蜜开心,明还是喝了一小口;幸好,抹茶粉还是有发挥作用;不仅
修饰过头的甜味,也令口感变得较为清爽。
像是做得不太成功的日式甜品,但整体已比明原先以为的要成熟许多。与梦
境刚展开时不同,两人的嗅觉和味觉几乎已达完全清醒时的水平。明在吞下去时,
皱了一下眉头。蜜笑出来,还稍微吐出舌头。鼓起脸颊的明,再一次说:「你好
坏。」
头几秒,明先是装得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在蜜稍微垂下耳朵后,明才开口:
「我比较想喝你们的。」
若是说得更多、更详细一些,那其中一句就可能是「连你们的精液,也比这
碗乳汁要来得美味」;虽然是讚美,可听起来实在是太下流了;通常得要是到两
人都接近高潮时,才会有这么大胆的发言,明想,满脸通红。
梦境应该只剩下不到十分钟,蜜不可能喝得太慢。伸长舌头的她,先是舔了
一大口。接着,她两只前脚稍微朝内转,把碗夹住。低下头的她,既可以直接用
吸,也可以用舌头卷。
「唰哗」、「啪啦」和「吱噜」、「噗啾」等声音交错响起,很显然的,比
起掩盖声响,蜜更重视味道的散发。而无论她的喝法是比较偏向人类或犬科动物,
看来都是相当的柔美。若抹去周遭物件的奇幻成分,只留下古典风格,那会更令
她的身影变得更加轻盈;像是化为一阵微风,为此处带来一种禅意与快意兼具的
气息;这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感觉,与那些历史悠久又维护良好的庭园极为类似,
明想,一般人根本学不来。
「咕嘟」、「噗噜」,为了把碗壁也给舔乾净,蜜的舌头已经左右来回不只
百次,而让明惊讶不已的是,蜜不仅未吞嚥从不中断,也没让一滴乳汁落到嘴巴
外。除此之外,蜜好像也不需要换气。有时,明可能还看不清楚她的舌头动作,
只注意到碗中的液体有一部分刚化为漩涡,其他则是早被打为泡沫。
足以列入世界纪录,明想,别说是人类或犬科动物了,在这个地球上,应该
只有触手生物能做到这种事。
在抹茶欧蕾剩不到一半时,蜜伸出舌头,从左边嘴角舔到右边嘴角。明以为
她终於喝够了,只是还舍不得把碗给放下。
然而,才过不到五秒,蜜身旁的空气开始摇晃;在几下短促的「噗哇」声之
后,几瓶酒凭空冒出。蜜一边哼着临时编出的歌曲,一边小心翼翼的把它们都给
打开。在这个几乎无重力的空间内,她直接举起右前脚,轻拍瓶底;「嘟噜」、
「噗咕」声之后,她要的酒水就从瓶中冒出;先是不规则的漂浮在半空中,再落
入碗内,在这过程中,她没用任何测量工具。
以后的太空站内若是有吧台,明想,或许就会出现这种景象;凡诺在做实验
时,应该也曾营造出像这样的空间;即便如此,现场的气氛八成不会如此愉悦,
毕竟他不是个会享受人生的人。
除白兰地之外,还有一点香甜酒;之中有几瓶看来非常古老,连标籤都已彻
底腐朽,现代人应该是有钱也喝不到。明曾看过蜜的酒藏,而眼前的这些都不在
其中。
也许蜜没有全部拿出来,又或许是她以前曾喝过,或至少闻过;当然,也可
能是她根本没喝过也没闻过,只是在哪边听到或看到,而一直期待能够有机会品
嚐。
若是最后一种情形,明想,那梦中的酒水味道,就是源自蜜的想像而非记忆
了。
无论如何,蜜现在看来都很开心。一时之间,她根本忘记顾虑明的眼光;尾
巴左右摇晃,使劲敲击明的腰侧与大腿,又乐到伸长舌头,「呼哗」、「呼啦」
的哈气。
刚低下头的蜜,才喝不到半口,就连鼻子周围的肌肤都变得有些红。她的胸
腹变凉一些,脚掌的温度倒是上升不少。有那么一瞬间,她感到非常愉快,但紧
跟在后头的,是不少罪恶感;一股寒意开始在骨髓深处蔓延,是来自她良心的谴
责。而在这之后的连续酸疼感,更是令她不敢直视明的双眼。
过不到十秒后,蜜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跟明说:「没问题的,我现在这样
已经算是成犬了!」
好可爱,明想,差点笑出来;蜜急忙解释的样子,非常能激起明的母性。她
很在乎明的观感,好像在此刻,她真把自己当成是明的小孩。也显见她有多么重
视明,而这也表示,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不下贝林达。
这纯粹是反射性的,蜜想,耳朵和口鼻周围都变得更红。
明对酗酒的确存有负面印象,但不至於会把蜜的这一点享受都归为堕落或罪
恶。
蜜是大人,有权用这种方式放松;何况,她已经比许多人类都要来得节制,
明想。
虽然不建议喂犬科动物含有酒精的饮料,但蜜又不是真的狗;无论几岁,触
手生物的身体数值都和人类差非常多。
「蜜根本无需操心。」明说,嘴角上扬,「再说,我们现在可是在梦里,本
来就该过得自在一些。
睁大双眼的蜜,使劲哈一大口气;听起来一点也不闷,以往的沉重感好像完
全消失了。
现在,蜜非常开心。明猜,梦中的酒精只会让人情绪激昂,不会对肠胃造成
负担;有些细节根本就不用问,而少一点对话,显然更能让蜜沉醉其中。
再次低头的蜜,继续在那里「嘶哩」、「吱噜」的;明明已看不出任何抹茶
的痕迹,而当她把舌头收回嘴里时,碗看起来简直和全新的一样。
一滴乳汁都没剩下,无论是碗里还是嘴边;接着,蜜用鼻子轻轻一顶,让茶
碗往明的左手边飘。
过不到三秒,茶碗就和几本书相撞,而蜜觉得不要紧;即使它因为碰到书架
而碎裂,她也不在乎。
无论那个茶碗看来有多么昂贵,蜜现在只想把注意力放在明的身上;不过是
梦中的物件,仅因为有需要才从脑中投影出来。和那些──花不倒几秒就能构成,
却又──带不走的东西比起来,与明的亲密交流,显然更为珍贵。
而与前几次一样,蜜在明的身上打滚;先是往左翻,再往右翻,现在,蜜的
动作看起来比之前还要更像狗;已经变大不少的身体,要大面积沾染明的味道,
得比先前多费些力气;而蜜全身软绵绵的样子,仍是可爱到让明口水直流。
梦中的重力越来越小,而两人和躺椅都没有受影响,显然是蜜事先施法,将
此处与周围的区域隔开;月球的重力可能都比这里要大,明想,觉得很好玩;而
或许,这也反映出蜜的内心变化。
虽不过又是一个极短暂的片段,但至少,都是正面的;明很确定,因为蜜再
次猛摇尾巴。
过不到几秒,蜜又以乳房、肩膀、肚子和大腿磨蹭明的身体。
笑出来的明,稍微挤压自己的乳房,并抬高双腿。在这同时,她也很小心,
避免手肘或膝盖撞击到蜜的身体。
虽然只有两个人,感觉却有点像是在开派对;饮料、欢笑,和浮在半空中的
两人;没有音乐,也没有舞蹈,然而,只要谈话与互动都没有完全结束,气氛总
能越变越轻松,也越来越欢乐;大致上,明所做的,就只是仔细聆听,偶而再问
一些问题;有些很重要,有些则否,而她也不见得非要能够迅速理解。
要令蜜内心的阴影减少,就不能只关注一点细节;这主意听起来是很天真,
效果却比明预期中要来得好;即便不可能全部分担,但只要能够让压力减少到安
全范围内,蜜就能够感到好过。虽然就目前的内容来看,蜜可能还没讲完自己童
年的十分之一。
虽已经删去许多不必要的细节,尽量只谈重点,却仍然耗掉不只大半天;要
全部讲完,蜜保守估计,约需要十倍的时间,更别提明可能会产生一些疑问,需
要她再花时间去细心解释的段落。
即便当时不和蜜说,明想,泠也能分担。而明相信,他们记忆都没有问题;
触手生物的脑筋都很不错,毕竟是由凡诺由凡诺负责设计;那个老爱强调自己有
多聪明的臭自恋狂,在这一项目自然是费尽心思,为的就是尽量让他们与自己的
水平相当。
那傢伙唯一不能掌握的,就是他们的个性;针对这一点,明猜,凡诺在死前
应该有非常多的意见;蜜在讲到那一段时,可能会有很大的情绪起伏。
一些更複杂的情节,能够留到以后再面对,而自己更不用亲自应付凡诺;每
次,明在意识到这几点时,难免都会感到庆幸。
又呼一口气的蜜,垂下鬍鬚,说:「我们在梦中维持清醒的时间,已快到极
限了。明,其余的内容,就留到以后再说吧。」
即便能量多到用不完,也不表示法术本身的效能可以无限提升;虽然没有讲
完,蜜想,但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种结果,明也多少能够预见。此时,一道又一道的白光在书架后出现了。
她早就注意到了,虽然一堆光线正把漂亮的环境给撕裂,可这景象也美到一个地
步;有种圣洁感,很像是神话故事中的场景。
在明的怀中,蜜常会心跳加快、体温升高。
蜜很开心,这一点已无需强调。她在和明接触后,心情总是越来越好。自上
个世纪初开始,她从未这么自在过。在把明的奶混着酒喝后,她更是乐到好像要
大声喊叫。
然而,就在梦境进入最后倒数时,蜜还是流泪了。是喜极而泣?明可不这么
认为。
在这次谈话的结尾,蜜感受到的不会只有喜悦。她内心的痛苦,总有好几块
是无法彻底解除的。
无论明再怎么给予关怀,那些阴影仍旧佔据角落,而蜜尽管已经非常努力了,
日后也还是难以免除所有的泪水和叹息。
究竟是蜜很习惯的透过这种方式来宣泄疲劳,又或者是因为避免一次讲到太
多令自己内心感到难受的部分而感到庆幸?之中有多少是来自喜悦,又有多少源
是负面情绪?往后,明也不见得能全部知道。
是有机会听到更多,明想,只要蜜愿意分享的话;每次透露一点,都会伴随
着痛苦,虽然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总是好多过於坏,但实在不能够让蜜一点隐私
也没有。往后,她对蜜的关注也不会比现在要来得少。
明提醒自己,即便从他们那得到相当多的讚美,也别降低目前的标准。几个
月后,她甚至会想要追求更高远的目标;至於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境界,之中的细
节又是如何,别说是她了,连蜜也无法预料。
要照顾到触手生物的心灵,而别只是机械性的补充术能,明想,这可是最基
本的;在尽情享受人生的同时,也要替他们的未来多想想;这表示,如果有机会
替他们找到下个喂养者,她会把这些注意事项都确实传达出去。
周围的光芒越来越多,而明和蜜都不觉得刺眼。当所有的光线都融合在一起
时,两人的意识都会变得有些模糊;好像又再次睡去,却没有上浮或下坠的感觉;
先是看不到彼此,接着,会失去听觉和触觉;虽是必然的过程,却很难不感到压
力;在失去五感的头一秒,她们都只想着对方。
梦中的色彩变淡,这表示他们距离苏醒可能只剩下不到十秒;每个物件都停
了下来,就像是被数条细线给固定住似的;它们停止碰撞,也不再滚动或摇晃;
水气与烟雾都变得黯淡,外层的质感先变得比较像是沙子,接着再重新交融,开
始焦糖化;最后,它们都像是轻烟一般:先是拉长、变薄,而后消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