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女格斗家】(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柔道家木村诗织
晚上,狄山豪再次依约来到柔道馆,短发美人木村诗织穿着柔道袍,束马尾
的大海蓓蕾穿着空手道袍,两人正坐着恭候着他。
「真的非常感谢,狄先生。」
木村诗织深深低头:「全靠你为了报了这个仇,帮我一吐乌气。」
「客气了。」狄山豪笑说:「我那样会不会搞得太大了?」
「一点都没有,简直大快人心。」
木村诗织抬起头来,微笑说:「说真的,我还想你多喊几个观众上去搞她呢。」
这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啊,看来是真心的……狄山豪暗暗想:女人真是不能得
罪。
「那么,关於我之前提的要求……」
「这方面我已经准备好了。」
她斜眼瞄一下旁边的蓓蕾:「我本来想在高级酒店订个房间招待你,不过听
蓓蕾说你比较喜欢这样,就穿着这一身把你邀请来道场了。」
「木、木村姐……」
大海蓓蕾一脸不好意思地扯扯木村诗织的衣角,诗织的笑容又带着恶作剧的
感觉,看来她已经猜到狄山豪和蓓蕾之前就做过一次了。
「好了,狄先生。」
她收起笑容,认真地说:「今晚,为了报答你替我复仇之恩,我和蓓蕾将会
在这里好好侍奉你……还请你多多指教。」
两人再次低头行礼,狄山豪也坐着弯腰回礼,下身已经开始升温。
「那么,恕我失礼了。」
说完,木村诗织就向狄山豪凑近过来,轻轻按着他的大腿,朱唇吻上了他的
嘴,与他深吻起来。
狄山豪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意外之余开始享受这个湿吻,舌头与她伸过来的
舌头互缠,被她灵活的舌尖撩来撩去,有时她又把舌头缩回轻咬他的嘴唇,然后
又重新深吻互相交换唾液。
就近欣赏这位大美人的容貌,狄山豪看到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瞇起,不是
平常比赛对决时那样斗志高昂,而是充满着挑逗的意思,妩媚而充满女人味。
「嗯嗯……」吻了好久,木村诗织低声说:「好热喔。」
她缓缓拉下衣襟露出香肩,解下厚厚的柔道袍垂在腰间,露出半裸的娇躯;
她的身材很高佻,身体经过锻炼还是很有线条美,手臂与腰肢也很修长,仅用布
带缠着的胸脯却又相当大,露出狭长的乳沟。
狄山豪一手摸着她的腰,一手扯下她的缠胸布,看到两只浑圆的大奶子暴露
在空气中,还依稀看到束缚过的痕迹,双手立时抓了上去,搓揉时用手指缝夹她
小巧的乳头,嘴巴凑上舔了舔吸了吸,使得木村诗织舒服得忍不住低声呻吟。
「啊哦哦、真是的……蓓蕾,你也快来啊。」
「我、我知道了……」
大海蓓蕾羞涩地凑近过来,还未想到要做甚么,狄山豪忽然转头强吻了她,
蓓蕾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感觉到狄山豪的舌头钻了进来,开始循着本能与他湿吻。
刚刚跟木村诗织热过身,现在狄山豪大展舌功,在大海蓓蕾嘴里横冲直撞,
舔遍她小嘴里每个角落,猛力吸吮她的唾液,一只手继续玩诗织的胸,另一只手
伸进蓓蕾的衣袍里,她还是真空着毫无防备,让狄山豪直接抓到她的美乳,两只
手享受着两女不同的奶子,木村诗织的比较大,但大海蓓蕾的手感也很不错。
「呜呜嗯嗯……狄、狄大哥……」
被狄山豪上下两边夹击,大海蓓蕾的身体很快变得无力,沉醉在快感之中,
深吻过后全身软绵绵地伏在狄山豪大腿上,面前就是狄山豪涨鼓鼓的裤裆。
「帮我弄一下,蓓蕾。」狄山豪摸摸她的头,解开裤链亮出挺拔的肉棒。
看到这根大傢伙,大海蓓蕾想起上次自己怎样被狄山豪干得发骚,脸颊变得
更红,伸手笨拙地抚摸几下,吞吞口水,拨开马尾慢慢张嘴含了下去。她没甚么
经验而且还有点紧张,只会缓缓摆动脑袋套弄嘴里的肉棒,舌头轻轻舔了几下,
生怕不小心用牙弄痛了狄山豪,也就不敢吸得太紧。
「蓓蕾啊,不是这样的。」
本来在跟狄山豪互摸互吻的木村诗织看到,俐落地滑下去跟蓓蕾一起伏在狄
山豪大腿上,示意她先把肉棒放开。狄山豪看着木村诗织伸舌头掂了掂他的春袋,
轻轻吮了一口,温热的舌尖舔遍左右两边,缓缓滑上去舔过他的棒茎舔到马眼,
沿着冠沟舔了一圈后,张嘴一口含住他的龟头,急促地上下摆头用力吸吮,吸出
很大的口水声。
「看到了吗。」她一边像舔着狄山豪的大鸡巴,一边跟蓓蕾说:「像我刚才
那样,一起来服侍狄先生吧。」
「好、好的。」
大海蓓蕾堂堂一名馆主,在木村诗织面前真的像小师妹似的,照着她教的一
起给狄山豪口交。两人做着做着开始有了默契,诗织舔到狄山豪的春袋时蓓蕾舔
他的肉棒,蓓蕾含住龟头舔弄时诗织又用手给狄山豪撸管,两女此起彼落地款待
着狄山豪的肉棒各处,狄山豪还发觉蓓蕾越含越陶醉,像小狗摆尾似的屁股左摇
右摆,看着那屁股,狄山豪忍不住在她嘴里射了出来。
「呜呜!…………」
浓稠的精液在嘴里爆射,蓓蕾被吓了一跳,但嚐到浓精的味道后身体变得更
加燥热,不自觉地啜饮热精吞下去,吃完把肉棒吐出来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一
脸欲求不满,手伸向自己双腿之间摸了摸……
「……啊!木、木村姐?」
木村诗织忽然把蓓蕾推倒在地,快手脱下她的长裤,抓着她的双腿拉开,使
她向狄山豪展露出光溜溜的下身。
「哎呀,蓓蕾。」她还用手指扳开蓓蕾湿淋淋的小穴:「连我都不知道你变
成了这么淫荡的孩子呢。」
「别这样啊木村姐,羞死人了……我才不是什么淫、淫荡的……」
她又惊又羞,双手被木村诗织抓着无法掩着,双腿想夹起却又被狄山豪抓住
了。狄山豪虽然才刚射了一发,但看到大海蓓蕾的小穴淫水氾滥,抚摸着她肉感
十足的丰满大腿,还见她扭捏着想要又不敢说的闷骚脸,鸡巴再次勃起,用龟头
在她的阴唇上掂了掂戳了戳,蓓蕾顿时全身颤了一颤,喉间发出呜咽似的叫声。
「想要吗。」狄山豪一边摸她的大腿一边问。
「……狄、狄大哥……」
「不想要的话我先跟木村小姐做了喔。」
「不行!我……」
蓓蕾羞得不敢望向木村诗织,用手臂掩着胀红的脸低声说:「我想跟狄先生
做……我想要……」
「好!」
狄山豪这才心满意足地挺腰,肉棒才刚插进去,大海诗织就忍不住喊了出来:
「啊哦!狄大哥……嗯呜呜……」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狄山豪做,但在木村诗织面前被干,蓓蕾还是感到很
难为情,闭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但狄山豪飞快地猛烈抽插,直接顶到她小穴肉
壁的最深处,刻意刮过她小穴肉壁里最敏感的地方,还用双手爱抚她肉乎乎的大
腿和屁股,蓓蕾很快就无法再自制,身心都投降了。
「爽不爽啊,蓓蕾?」木村诗织看准时机地问。
「呀呀呀!好、好爽!狄大哥、狄大哥……狄大哥的大肉棒每次都插、插到
人家那里……呜嗯嗯、人人家最舒服的地方,真的好爽、爽死了……呜啊呀呀呀
……」
蓓蕾尽情享受着一下又一下的肏干,自己解开腰间的黑带松开道袍,双腿环
着狄山豪的背脊,用脚后跟抚摸他表达自己的服从,狄山豪干得爽了稍稍抱起她
的下半身,让蓓蕾躺着但下半身翘了起来,狄山豪就那样从上而下摆腰肏她,这
体位比刚才还要插得更深更狠,把蓓蕾肏得乱抓着榻榻米娇喘:
「不行、人家要不行了……呀呀呀,狄大哥好猛,人家好喜欢好喜欢啊……
干死我呜,干死我啦……」
「呵呵,蓓蕾你还说自己不淫荡呢。」
这时木村诗织轻捏着蓓蕾一边乳头,凑上去含着吸吮另一边,手口并用跟狄
山豪一起玩弄她,本来就被干得毫无脾气的蓓蕾这下子脚趾都绷紧起来了,双手
连抓榻榻米的力气都没有,小穴肉壁却缩得更紧、淫水涌得更多,让狄山豪舒舒
服服地猛干这个又湿又窄的淫穴,很快大海蓓蕾大声喊道:「要去了!人家要泄
了!」
如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大海蓓蕾泄了出来,双腿无力地落在地上,全身
无力大声喘气,脑袋迷迷糊糊的但身体还在回味刚刚的极乐。
「到你了,木村小姐。」
狄山豪把肉棒从蓓蕾的小穴里抽出来,依然坚硬挺拔,毫无半点疲态,他干
完大海蓓蕾意犹未尽,立即就想扑到木村诗织身上。
「狄先生,请你休息一下吧。」
木村诗织微笑着轻轻把狄山豪推在地上躺着,站起来脱下长裤,秀出一双纤
细修长的美腿,还有修剪过小小一撮的阴毛。她张开双腿蹲在狄山豪身上,握着
狄山豪的大肉棒,缓缓把小穴降下来。
「不敢再要狄先生操劳,这次就由我来动……」
说着她的小穴就没入了狄山豪的肉棒,轻轻咬唇发出一声呻吟。她向狄山豪
勉强地笑了笑,用手抚摸他的腰身与胸膛,开始上下摆腰给他玩起骑乘位。
说是摆腰,其实摆动身体上下的是腿,而任何一种格斗技也要练腿,柔道女
王木村诗织的那双美腿当然更是耐力惊人,有时挺起让身体升起刚好用小穴啜住
狄山豪的龟头,再落下整根吞没;有时快速地摆腰让狄山豪感到频繁的快感;有
时又凑上狄山豪跟他接吻着骑上骑下,双腿不断发力,每次深进深出让狄山豪的
肉棒顶到她最里面,充分在她淫穴的紧窄肉壁磨擦,一边摆腰一边发出风骚的淫
叫声,难以想像这位就是在赛场上威严十足的木村诗织。
起初狄山豪也很享受地摸摸诗织的大腿和奶子,稍微回复过来后他不满足於
只是躺着不动让她服务,故意在诗织挺起时自己也挺腰顶上去,搔刮她小穴的肉
壁。
「嗯呜!?狄先生?你嗯、你可以不用动的……」
「你继续吧,不用理会我。」
木村诗织有点诧异,但还是继续摆动腰肢,狄山豪却不按她的节奏自己猛烈
地上插下抽,用力按着她的翘臀让她吃肉棒吃得更深,木村诗织明显受不了这个,
摆腰的速度变慢,眼神没有刚才那么自信,呻吟声愈发变得无力。
「不、不要啊狄先生,你这样哦、你这样动……这样子我会受不了的,会变
得奇怪的……哦哦哦哦哦,不要摆得这么激烈,要不行了,太深了……」
狄山豪还坐起身跟木村诗织面对面,温柔地摸摸她美丽的脸容,下身却粗鲁
地猛力抽插,木村诗织已经被干到无力摆腰了,坐在狄山豪身上任他干,呼吸变
得粗重急促,乳头渴望着抚慰,正想自己揉揉突然被人含住,吸吮的口技很笨拙
却很用力。
「蓓、蓓蕾!?你你你造反了啊……别这样啊啊啊……」
「刚才木村姐也是这样欺负我的嘛,木村姐也很喜欢吧……」
大海蓓蕾休息了一会过来帮忙,学着木村诗织刚才的做法玩弄她的乳头,狄
山豪一边干诗织一边摸摸蓓蕾的头:「学得很快嘛。」
蓓蕾羞涩地瞄了他一眼,继续又舔又吸的,这时狄山豪摸住蓓蕾的腰摸到她
翘起的屁股,重重拍了一下用手指挑逗她的阴蒂,蓓蕾吸着乳头发不出声只得吸
得更用力,木村诗织当然被吸得更加敏感,仰头大声娇喘:「啊啊啊!不行不行
……这样子我、我呜会……小穴和乳头都要被玩坏了……」
现在木村诗织没办法再保持刚才游刃有余的模样了,啊啊叫着摊倒在狄山豪
身上,大大的奶子压住他的胸口,狄山豪欲火更盛全力摆腰,把木村诗织干得啪
啪啪啪响,大肉棒在她淫水猛流的淫穴里插出水声,双手环抱着她把她紧紧抱在
怀里,诗织感到从未有过的被征服感任由狄山豪肏,很快就忍不住高潮了,泄出
来的淫水像瀑布般流出来,像个弱女子那样抱住了狄山豪发出哭泣声似的淫叫。
「狄、狄先生……呜……」
「……我果然还是喜欢这样。」
狄山豪爽到最高点,双手抱住木村诗织与她湿吻,肉棒挺起插到最深处射精,
射满了诗织的子宫,拔出来时还再射了一发射在她的肚子上。
他仰天呼了口气,刚干完两炮有点累,鸡巴忽然有个温暖湿润的触感,低头
一看原来大海蓓蕾含住了他的鸡巴,正在给他吹个事后箫。
「这、这样子对吗,狄大哥……」
她脸红着吸吮狄山豪鸡巴上的残精和淫水,伸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舔得狄山
豪相当舒服,他摸摸大海蓓蕾的头,冷不防用力按下使她把肉棒吞至没根,蓓蕾
却没有反抗只是乖乖继续吸吮猛舔,又把狄山豪舔硬了,胀大的肉棒顶得她没能
完全含住。
「……真厉害呢,狄先生。」
木村诗织已经回复过来了,擦擦额头的汗,依偎在狄山豪胸膛上。
「这么快又雄风再起……我已经可以再战了喔。」
「……不行啊。」大海蓓蕾嚷着说:「应该轮到我了吧木村姐。」
「蓓蕾你不是已经满足了吗。」
「还、还没有啊……」
「果然是淫荡的孩子呢。」
「我才不是!木村姐你不也是嘛……」
看着她们姐妹花打打闹闹,狄山豪忍不住双臂一展把两人都抱在怀里,心想
这晚还很长呢……
早上,大海蓓蕾衣衫不整地躺在榻榻米上睡着,但狄山豪和木村诗织已经睡
醒了。
两人衣服穿得整整齐齐,正摆出架势互相对峙,严肃地凝视对方,调整着呼
吸。
突然,狄山豪踏前挥出一记炮捶,却被木村诗织侧身避过,转身抓住他的手
臂,使出漂亮的过肩摔,但狄山豪在半空中挣脱后打个空翻,安全落地。
木村诗织伸手想抓狄山豪,狄山豪挥肘挡开,反过来抓住了她的肩膊,木村
诗织又耸肩抓他的手腕,双方以擒拿关节技交锋了一阵,终於木村诗织成功抓住
了狄山豪的手肘,可是狄山豪又用脚绊倒了她双双倒地,变成他骑住木村诗织的
架势。
狄山豪挥拳打出,木村诗织伸手抹过去──
结果双方都停了下来。狄山豪的拳头停在木村诗织的太阳穴旁,木村诗织伸
出的手缠过狄山豪的脖子再施力就能扭下来。
「……不愧是柔道女王。」
「你也不愧是世上最强的男人。」
两人收手站起身,热烈地握手表示敬意。
「我果然选对了。」
「狄先生是甚么意思?」
「……我原本想,虽然你和蓓蕾要回报我打败小栗猫的事,但还是先跟你打
一场比较好。」
虽然无条件就能享受到两位美人是件好事,但如果把木村诗织也打败的话,
之后再干她岂不是更加痛快?不过……
「不过我仔细考虑过你的实力后,就决定像这样做完后才切磋了,不然……
不然我打不赢你之后就尴尬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吗。」
结果跟狄山豪想的一样,虽然不至於输但也赢不了,木村诗织果然很强,即
使算上男性这也是狄山豪第一次没办法打赢对手。
「狄先生,我想问你……要是你打赢我的话,你想怎样干我?」
狄山豪认真地想了想,说:「打赢后立即把你脱光,用你的黑带绑住你的手,
趴在你身上揉着你的奶子干个爽。」
「啊……」木村诗织笑着点点头:「那我随时欢迎你再来挑战。」
「我一定会……等我自觉有所进步之后。」
这次,狄山豪在各方面都有得大的得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