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法师】(01-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戒空法师
深夜时分,一辆黑色厢型车开往佛欢山上,望着眼前车灯照不透的迷雾,小
刚内心忐忑不安看着副驾驶座美丽的妻子小柔,发现平常阳光俏丽的小柔也抿着
下唇,小刚的右手离开方向盘拍了拍小柔放在腿上的手,示意小柔不用紧张。
「老公,我们真的要求助大明蝉寺那个老和尚吗?」
小柔看着远方山顶上那周围迷漫雾气的大明禅寺,疑惑与不安皆写在美丽的
脸上。
「小柔,之前的事一一被戒空大师给预言中了。就连杰杰的事也…」
在小刚说出「杰杰」这个名字后,小柔突然摀着脸啜泣了起来。
「呜呜……我可怜的孩子…才出生不到15天就夭折……呜」
「别哭了,我们还没有绝望!说不定戒空大师会有办法救活杰杰。」
「恩恩。」
小柔擦乾了眼泪,用怀着希望的眼神看着山顶,之前的疑惑与不安顿时被希
望取代,看着小柔振作起来,小刚放心的把注意力放回开车并催油门加快上山的
速度。
小刚本名林天刚,36岁,180公分,人长的人高马大且家财万贯,现为
林家家族企业的董事长,可谓身份尊贵。而小柔同样也不差,现年28岁,本名
王柔儿的她,在大学时代便是有名的校园美女,外表清纯美丽,身材姣好,17
2公分的身高,36D的好身材,让她曾是整个学校青少年的偶像,可惜在她在
大学毕业后旋即宣布嫁人,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婚后夫妻两幸福和乐,家庭美满,但夫妻俩却有一个小缺憾,那就是婚后八
年膝下尚无一子,为此求助多少中外名医,但可惜小柔的肚皮始终没动静,让夫
妻苦恼不已。好不容易在去年借助科技的力量,试管婴儿的技术终於让小柔怀孕,
夫妻俩在听到有孕的那刹那,顿时开心不已。
在离开医院时,遇到一个身穿黄色袈裟的老和尚,老和尚拦下了她们,并对
她们夫妻俩说这孩子是妖星转世,会给亲人带来厄运,而孩子也无法承受妖星的
力量,在不久后会夭折。
小刚听到和尚的话后,喜悦的心情顿时被愤怒给取代,正想上前理论时,老
和尚笑咪咪的说他是大明禅寺的「戒空」,这时突然吹起一阵强风,墙倒让小刚
小柔的眼睛张不开,等再次睁开眼时,和尚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夫妻不以为意,
小刚扶着小柔走到停车场开车回家。
接着一连串奇怪的事发生了!
先是小刚的父亲被车撞死,小刚的母亲在伤心过度之余,几天后也过世。小
刚的胞弟搭机坠机;小柔的父亲出门被流氓砍死、公司的仓库发生火灾损失惨重。
十个月一转眼就消逝,小刚和小柔的孩子杰杰出生,再经历一连串噩运后,
本以为终於苦尽甘来,但就在15天后,也就是前天早上杰杰猝死。
夫妻俩悲伤之余,小刚突然想起10个月前在医院大门遇到的那个和尚,内
心突然想去见见那位和尚,小刚始终认为能准测预测这些天发生的事的和尚能帮
助他们,便寄信去大明禅寺给戒空大师,2天后,小刚夫妻俩收到回信,并照信
中要求先把孩子的遗体送到大明禅寺,而他们於当日深夜到访。
在小刚一路超速飙车下,很快便来到山顶大明禅寺的门口,出乎意料的移位
年轻的深川青衣的小和尚似乎早知道他们会来,早以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大师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请施主跟我来。」
小刚小柔夫妇一路跟随着小和尚,穿过一条条木制走廊,左弯右拐,终於来
到了一间外有池塘的小屋。
「两位施主请进,里面有施有大师法力的青色连身道袍,请两位事主穿上,
我这就去通知大师。对了,大师提醒过道袍里不要着任何衣物,不然法力会减半。」
「多谢小师父,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小柔拿出意包红包要给小和尚,小和尚用手推回给小柔。
「不用,信佛之人,助人为快乐之本,身为之物与我无用,还是收好吧。」
「这…」
「收起来吧!小师父说的没错,是我们夫妻太世俗了。」
小刚事意小柔赶紧收起红包并转身对小和尚拱手作揖。
「那就麻烦小师父了。」
小和尚没有理会小刚,而是转身关上房门,脚步声渐渐远去。
「赶紧换上道服,安静坐着等大师吧,上次在医院外给了大师不好的印象,
这次我们有求於人家,千万不能失礼了。」
「恩。」
在一阵脱衣穿衣声后,屋子内归於平静,但半小时后,戒空大师还是没出现,
小柔却开始东抓抓西抓抓。
「老公,你不觉得这个房间很热吗?这件道袍也很不合身。而且还不透气,
害我一直流汗。」
「别瞎说,赶紧坐好!」
「喔!」
由於全身一直流汗,小柔把本就紧緻的道袍往旁边拉松,道袍滑落到刚好被
她的香肩撑着,饱满丰腴的北半球跑了出来,秀丽长法滴下来的汗顺着小柔白皙
的脖子向下滑到左边雪白的乳房,而后滑进中间那道深不可测的深沟中,消失得
无影无踪,在上半身的燥热解除后,小柔赶紧把束在细腰上的腰带给弄松,连身
道袍本就小件,刚好可以遮住下体的重要部位,修长笔直的美腿一览无遗,但在
小柔弄松腰带后,两腿间的耻毛也些许露了出来,幸好小柔的耻毛够多,刚好遮
住生殖器,不然就走光了。
在往常小柔如果穿着稍微暴露,便会被小刚骂不检点,但出乎意料的小刚没
有出声,小柔转头看向小刚,发现小刚正满头大汗,腰带也松开来,显然小刚也
受不了这如火炉的房间,小刚发现小柔正关心的看着他,笑笑的拍拍小柔的手,
示意她不用担心。
又10分钟过去!
门被打开了,一位右手抱着盒子的老和尚走了进来,正是戒空大师。
「大师,我们…」
看到戒空大师,小刚夫妇俩赶紧站起来要行礼,戒空大师却一手压下正要站
起来的夫妻俩,示意她们坐好,并走到夫妇面前放下盒子后坐了下来。
「两位施主今天来的原因老纳都知道了。老纳长话短说,这孩子死了对你们
好,因为这孩子上一世是女事主的恋人,而女事主背叛了她,让他家破人亡。因
此,她这世便是要来报仇的,你们亲人一个个出事便事她在作祟,幸好婴儿的肉
体无法承受她的力量,不然连你们也…」
看着大师欲言又止的样子,小柔急扑向前抓住戒空大师的双手。
「大师,我们夫妇8年来好不容易有这个孩子,我求求你救救她…求求你…
…呜呜」
「是啊,大师。天下父母心,就算他是个灾星,他也是我的孩子,我相信方
法肯定会有的。」
看着心急的夫妻俩,戒空大师面有难色的道。
「办法不是没有,我可以让你们的孩子活起来,甚至解决他的怨念,但代价
…」
听到有办法让孩子活过来,小柔双手用力的摇着大师的双手。
「不管多高的代价我们都愿意付,大师请说!」
「唉,好吧!」
大师把放在旁边的盒子放到小刚小柔的面前,并打开了它,连面赫然是杰杰
的屍体,杰杰双眼紧闭,一切与早上无异,唯一有差别的是杰杰那如豆子般的鸡
鸡竟然像男人发情时一样翘了起来。
「大大…师…杰杰的那个…怎么会…」
小柔声音颤抖的指着杰杰的下体。
第二章 交合渡魂术(上)
「今天早上我用法力让杰杰的肉体恢复生机,这是恢复生机的表现,代表他
体内的生之力已经恢复了。至於杰杰的下体是生之力太过充足所致,而这对於复
活杰杰也是必要的。」
「必要?」
小刚和小柔满脸疑问的看着戒空大师。
「杰杰的肉体是恢复了,但没有灵魂充其量只是个空壳,没多久这具躯壳也
会腐坏。除非…」
「除非什么?」
听到躯壳会腐坏,小刚小柔赶紧问戒空大师要如何。
「杰杰的灵魂已经消逝了,按理来讲复活是不可能的事!但幸运的是姐姐的
魂魄上一世怨念太深,在出生时有二魂七魄留在女施主的子宫内,只要把这二魂
七魄重新渡魂到这具躯壳上,杰杰便可复活。」
听到可以复活杰杰,夫妻俩赶紧催促戒空大师。
「那大师就赶快了!事不宜迟。」
只见大师叹息一声,双眼直视小柔露在衣外的雪白饱满的胸部,感觉到大师
直视胸部的眼神,小柔赶紧抱胸。
「施主真的准备好复出代价了吗?」
「什么代价?」
「要成功让魂魄与躯壳结合必须使用『交合渡魂术』,施术时必须由至亲之
人含住躯壳生之力最充沛之处,使其不消散。接着必须堵住女施主的身上魂魄容
易逃离之处,而且必须使用至秽之物堵住,以邪攻邪,让这充满怨气的残余魂魄
无处可去。最后以至亲最圣洁之物引导子宫的魂魄往躯壳的方向去,再加上老纳
的正气…」
戒空大师收起目光闭上双眼沉声道。
「简单来说,至邪之物便是生殖器,施术时女施主必须含住杰杰躯壳的下体,
使其生之力不消散。接着老纳用生殖器渡正气进子宫,让杰杰残余的魂魄往上走,
而为了防止魂魄从排泄的地方逃离,男施主必须用生殖器堵住。至亲最圣洁之物
便是母乳,在施术时,女施主必须往杰杰躯壳的方向不停的喷母乳,让杰杰残余
的魂魄找到躯壳。」
小刚夫妻俩听到施术的方法后惊呆了!
在一阵沉默后,小柔咬牙开口道。
「敢问大师施法后救活杰杰的机率是多少?」
「老纳有90% 的保握。」
小柔脸上的迷茫消失了,转过身来用坚毅的眼神看着小刚。
「老公,对不起了。小柔可能要失贞了!但为了杰杰,我别无选择。」
小刚叹着气并闭上了双眼,内心五味杂成,要看着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做
爱令他无法接受,但又无可奈何,毕竟……是为了它们唯一的孩子。
「老婆,为了杰杰,我们放手干吧!」
看着为难的夫妻俩,大师摇了摇头。
「难为你们夫妻俩了!要不你们在考虑看看?」
小刚握住小柔的手,坚毅的对戒空大师道。
「我们考虑清楚了!事不宜迟,请大师开始吧!」
「既然你们考虑清楚了!那就移驾佛厅吧,法术20分钟后开始,切忌不能
身着衣物,不然阵法发出的温度会令你们难受。」
说完话后,戒空法师便把躯壳放入盒子,站起身抱着盒子离开房间,留下小
刚夫妻俩。
「小柔,我们也去佛厅吧。」
「恩!好!」
夫妻来到佛厅后,发现戒空大师并不在佛厅,中间有一座佛像,诡异的是这
个佛像竟然是抱着女性交合的样子,在佛像前方的地面上有着一个大法阵,而杰
杰的躯体正在法阵中央飘浮,让小刚小柔夫妻俩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
「这就是使用『交合渡魂术』所需的阵法,那尊雕像是欢喜佛,等等我们就
要在这里面做法。」
戒空大师从门外走了进来,此刻的大师全身赤裸,身形虽不精壮,但也不瘦
弱完全不像是快90岁的老人,尤其是下体的巨屌更是让小刚惊叹、小柔面红耳
赤的撇过头。
大师的身高才165不到,但肉棒的长度却超过30公分、直径6公分,尤
其是鸡蛋大的紫色龟头更是让小刚自卑的低下头。
「你们赶紧脱衣吧,法阵里的温度很高的!」
小刚腰带一拉、往旁边一甩,精壮且高大的身体出现在众人眼前,180公
分的身高配上那充满力量的六块肌,加上刚毅的脸庞,下体的肉棒约15公分、
直径3。5公分,阳具也达均标。相比大师那与身材不搭的巨屌,小杰的身材简
直是完美!
小刚在脱完衣服后,转身便看向佛厅内为衣还穿着衣物的小柔,小柔脸红的
撇过头,她是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性面前裸体,小刚是她的初恋,也是她唯一
的男人,在紧张的心情稍微平复后,小柔松开腰带,道袍往下掉了下来,一具丰
腴且姣好的胴体展现在小刚与大师面前。
虽然背对着小刚与大师,但纤细的腰枝、充满弹性的大屁股及修长白皙的美
腿所构成的倩影,让小刚顿时看傻眼,底下的棒子更加硬挺。原来小柔跟小刚做
爱有一个习惯便是要关灯,而且主导权在小柔的身上,通常是关完灯后,小柔纤
细的手引导她的棒子进入她的身体,因此这还是小刚第一次看到小柔完美的肉体。
「小刚、大师,我们快开始吧!不然杰杰无法等那么久…」
见后方没有动静,小柔的娇躯转过身来,顿时令小刚的龟头充血到极致,甚
至流下鼻血。
绝美的面容上、皱起眉的明亮大眼睛和嘟起的红色嘴唇透露着些许不耐与着
急,纤细的腰枝底下,有着一对笔直白皙的美腿,脚指头上涂满红色指甲油,凸
显一种成熟的女性美,两腿之间的耻毛茂密,恰恰遮掩的性器官,只能隐隐约约
看到耻毛中里的一条细缝,而最令人瞩目的是小柔胸前那一对巨乳,大而不垂、
左右对称,乳房前缘有着铜钱般大的淡红色乳晕,乳晕上有两粒如红豆大小的深
红色奶头,奶头正缓缓滴下白色的奶水…
「快点啊!老公,杰杰不能等。」
正在发楞的小刚被小柔的催促的声音叫醒,赶紧挺着坚挺的肉棒走到小柔的
面前。
「那麻烦大师了!」
「那请女施主到法阵中央双手撑地趴好,男施主过去把生殖器送入女施主的
排泄之地。」
小柔为难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听话的走到阵法中央,双手撑地趴了下来。小
刚跟着走到小柔的后面,左手扶在小柔挺翘且充满弹性的屁股上,看着那连小拇
指的进不去的屁眼,小刚开始犹疑。
「屁眼这么小…我的肉棒真的进的去吗?」
「别想那么多了!老公进来吧!」
小刚右手握着肉棒,对准小柔紧緻的屁眼,一咬牙,龟头进去了。
「痛!!!」
小柔吃疼着皱着眉,在感觉没那么疼时,拍了拍小刚的手,示意他更深入。
小刚在龟头进去后,棒身也慢慢的进入小柔的体内,一吋、两吋…,小柔强
忍第一次肛交的疼痛,让小刚可以还无顾忌的进入她屁眼的深处,在彻底进入小
柔屁眼深处后,小刚开始慢慢的抽动,一股想排泄的欲望逐渐充斥小柔的脑海里。
「女施主,就是这个时候!含住你眼前杰杰的下体。」
小柔听话的含住眼前飘浮的杰杰如豆般的小鸡鸡,这时大师走到小柔的身旁,
躺在了地上,接着抬起小柔的一只手滚了进去,由於大师身材矮小,进去的时候,
脸刚好对准小柔那对巨乳,大师突如伸出手抓住右乳,让深红色乳头对准嘴巴,
用力一挤,一道白色的奶水射进大师的嘴里,咕噜咕噜的喝下肚。
第三章 交合渡魂术(下)
大师露出享受的表情,变本加厉的用嘴巴咬住奶头,开始噗哧噗哧的狂吸,
同时左手往下探到小柔的门缝前,故意在阴唇周边来回画圈,并不时用手捏了捏
小柔的阴核,本来正在奇怪大师怎么跟讲的不一样时,没多久就被大师的上下夹
击给弄到抛到脑后,而屁眼的疼痛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的快感。
大师见小柔的下体湿了,便握住巨屌对准小柔的阴道用力的一次插到底!
「痛啊!顶到我的子宫了!喔喔!」
戒空大师吐出奶头,顿时源源不绝的奶水喷了大师满脸。
「顶到子宫才有效!快!把下体在含进去,奶头对准躯体射奶水。」
为免法术失败,小柔迅速的把小鸡鸡在含进嘴里,同时双手扶着奶子,对准
杰杰的躯体双手用力一挤,两条白色的乳柱喷向躯体,接着大师双手搂着小柔的
腰,开始快速且粗鲁的抽插小柔紧緻的阴户。
「男施主,皆下来我们两个要同步且快速有力的抽动,把魂魄往躯体逼。」
「是,大师。」
小刚配合大师的速度开始大力抽动屁眼,小柔便在高潮与排泄的双重攻势下,
不断的用力挤奶,一道道白色的乳柱喷往杰杰的躯壳,小柔感觉到子宫里有东西
随着撞击往上移动,经过食道、胸室,喉咙,接着卡在嘴巴合小鸡鸡的交界处,
小柔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呜呜呜……」
嘴里含着小鸡鸡的小柔想提醒大师和小刚加快,大师与小刚会意的进全力冲
刺。
啪!啪!啪!
肉体的撞击声充斥整个佛厅,没多久所有的声响在三人的浪叫声中消失,而
卡在小柔嘴巴的魂魄也终於渡到杰杰的躯壳了。
大师在喘息完后,率先拔出肉棒,小柔微张的深红色阴唇不断的滴出白色浓
稠的精液。
在看到大师拔出肉棒后,小刚也拔出来,拔出来的当下,屁眼喷出黄色和白
色的混合物,在喷完后,小柔的屁眼形成一个小洞,正不断的收缩中,小刚看着
肉棒上沾满黄色白色混合液体,皱起了眉头,尤其那种恶臭更是令他受不柱,但
为了看法术是否成功强忍跑出去洗澡的冲动。
小柔也吐出小鸡鸡,坐了起来,看向杰杰的方向,乳头不断往下滴着白色奶
水。
「成功了!?」
看着眼前不会走路正不断匍匐前进的杰杰,小刚与小柔流下欢喜的泪水,不
管全身正混合汗臭、粪臭与精臭,冲过去抱紧杰杰。
「大功告成了!恭喜两位施主。」
小刚夫妇正想转身向戒空大师道谢时,却发现大师虚弱的躺在墙边,不停的
喘气。
「大师,你怎么了!?」
「呵呵…老纳本就寿元将至,能在圆寂前帮助人真是太好了…磕磕磕…」
看着不断咳嗽的大师,夫妻俩想去扶他,却被大师制止了。
「你们走吧!」
「大师,这…」
「走!!!」
在大师的驱赶下,小刚夫妇穿好衣服抱着杰杰走了出去……
站在高处看着缓缓驰离的车子,本以为油灯枯尽的戒空大师露出诡异的微笑,
这时后面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的和尚,正是刚刚引领小刚夫妇见戒空大师的小和尚,
小和尚突然对戒空大师单膝跪地。
「主人!」
「起来吧!刚才我已经把我残余的力量打入那孩子的体内,传我命令,欢喜
佛教的教众在老夫消逝后,替我保护那个孩子和那位少妇,如有闪失,唯你是问。」
「主人这是…!」
戒空法师抬起手,看着正在化成沙的身体,转他看着小和尚。
「哇哈哈哈!!!没错,老夫便是要那名少妇当那孩子的明妃,而那孩子就
是我的继承人。」
「可是主人…明妃并没有让不是教众的女性当的先例…」
「那我就开这先例就好…哈哈哈哈……」
「那那名叫小刚的男人…?」
「杀了!!!」
「遵命!主人!」
「本以为修习」欢喜交合大法「走火入魔的我,竟然在寿元将尽时找到这具
怨念极深的孩子当接班人,看来真是天助欢喜佛教阿!哈哈哈!!!」
戒空大师在笑声中化成灰烬………
转眼一个月过去!
在一个月前回家后,本以为一家三口会恢复平静生活的小柔,此刻却一脸哀
戚,因为在那天回家后,小刚突然生了重病,五天后就走了。
小柔此刻掀起半边白T,露出硕大的奶子,抱起椅子上的杰杰,把奶头塞到
他嘴边,小家伙对着乳头就是一阵狂吸,源源不绝的奶水进到杰杰的嘴里。
看着正在吸奶的儿子,遭逢丧夫之痛的小柔难得露出一笑。
随着时间经过,15分钟过去,杰杰还是没有停止喝奶,小柔完全不感到惊
讶,继续哺乳杰杰。
在杰杰复活的那天后,一开始她也讶异杰杰不哭不闹、喝奶能喝半小时,随
的时间久,她也习惯了。更何况自从那天被大师吸奶后,不知为何的已往量不多
的奶水尽量原原不觉得从乳头冒出来,小柔试着挤了又挤,但奶子的奶水就像无
止尽般不断的冒出,造成小柔必须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换一次内衣。
又吸了约10分钟,杰杰吐出奶头,站了起来。
「妈……妈……妈妈…」
听到面前的儿子开口说话,小柔又惊又喜。
「杰杰!你刚刚叫妈妈什么?在说一遍!」
「妈妈…抱抱…」
小柔惊喜的抱起杰杰,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
「我的杰杰好棒喔!才1个月左右就会说话,将来一定是个天才儿童!」
「妈妈……奶子好软…妈妈含…鸡鸡…我要干……妈妈」
听着怀里儿子的污言秽语,小柔不敢置信的放下怀里的杰杰。
「杰杰,你刚刚说了什么?」
杰杰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说我要干妈妈!」
再次听到儿子令人无法置信的话语,小柔跌坐在后面的沙发上………
杰杰后面突然出现一个小和尚,对着小柔拱手作揖。
「属下来接你们了。」
「是你!你是大明禅寺的小和尚!你到底是谁?」
「属下法海,乃是欢喜佛教的副手。奉主人之令前来接驾少主人及大人您。」
「你要带我们母子俩去哪?!」
小柔戒备且恐惧的看着法海,法海却对着小柔微微一笑。
「带领少主人和大人您前往我们欢喜佛教总殿。」
看着轿车缓缓开向山顶的大明禅寺,坐在后座的小柔内心忐忑不安,刚刚不
知道为何要上法海的车,等有知觉时,人已在车上,看着坏里睡的正香的杰杰,
小柔脑海里扶现刚刚杰杰在家里诡异且反常的举动,想了一会儿后,不知所以然
来,便索性不想,毕竟不管杰杰如何怪异,他还是她的孩子。
20分钟后,轿车抵达大明禅寺,令人意外的是大门竟然是敞开的,法海把
车子开了进去,但并没有停车进寺,而是继续开往寺庙后的后花园,在抵达一间
恭奉着欢喜佛的小雕像庙前停下车,法海放下安全带迅速下车替小柔开车门。
「大人,目的地已经到了,请跟我来!」
小柔跟着法海走进小庙里,法海突然走到欢喜佛的雕像旁,伸手转着欢喜佛
的头颅,在一阵轰鸣声中,旁边突然出现一条地下阶梯,小柔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
「请大人和小主人跟着属下走。」
怀着对未知事物的不安,小柔跟着法海走下阶梯………
第四章 欢喜佛教
出现在小柔眼帘的是一间宽敞的大厅,中间有一尊两层楼高的金色欢喜佛雕
像,旁边跪着10多名双手合十不停咏颂佛经的和尚,在看到法海身后漂亮的小
柔后,全都站了起来,用着淫邪的目光看着小柔成熟丰满的肉体。
小柔被看得浑身不自在,「都收起那噁心的目光吧!这位事主人选择的明妃
大人,而她怀里的便是我们的新主人。」
听闻此言,和尚们纷纷收起淫邪的目光,甚至眼里充满惶恐。
这时本在小柔怀里睡觉的杰杰突然全深绿光大冒,并挣脱小柔的怀抱飞往金
佛像的大头,飘浮在空中。
「合欢练功,盖世武功。」
从杰杰嘴里发出一股压抑苍老的声音,底下的和尚在听到「合欢练功,盖世
武功」的口诀后,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并齐声大喊。
「欢喜教主,千秋万世。」
小柔被眼前的景像给吓傻,对着飘在空中的杰杰语无伦次的说。
「我的杰杰………我的杰杰阿」
彷彿听到小柔的呼唤,杰杰的眼精射出一道绿光,吕光瞬间就进入小柔的眉
心,在一阵呆滞后,小柔的眼神逐渐变的混沌,并双手抱拳柔媚的对天空中的杰
杰笑道。
「明妃参见主人。」
法海这时候走到杰杰的面前单膝跪地拱手道。
「恭喜主人觉醒!属下是欢喜佛教副教主法海。」
空中的杰杰看着稚嫩的小手,诡异的一笑。
「呵呵…法海吗…本教主刚降世,尚需时日成长,传令下去,本教主要闭关
七七四十九天,让教众这段时间行事低调些!」
「属下遵命!」
法海站起身转过身来,举起手命令底下的教众。
「都听到教主的命令了吧!?」
「听到了!」
「那就都退下吧!」
「是!!!」
转眼间大厅只剩法海和小柔母子三人。
「法海,等等出去后替我封死这大厅,没我允许谁都不准进来!违者,死!」
「遵命,教主。」
整个大厅只剩一脸媚态的小柔和飘在空中的杰杰,看着地上所谓这具肉身的
母亲,杰杰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缓缓的降落在小柔的身前。
小柔本来涣散的眼神突然变的清明,在看到眼前的杰杰后,泪水流了下来。
「杰杰?」
「你应该知道你儿子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本教主——虚!杰杰、戒空
都只是我以往躯壳的代号。」
「不!!!你就是我的儿子,我的杰杰阿!!!戒空!你骗我,还我杰杰来。」
小柔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双手用力抓住杰杰的躯壳,使尽的摇。
虚看着包裹在白T里坚挺的巨乳,突然舔了舔舌头。
「接下来的半年里,我需要你来融合我与这具肉体残存的魂魄,以免我的魂
魄被这具肉体排斥。」
虚伸出小手抚着小柔的下巴,让小柔双眼与自己对视。
「你会帮我的对吧?」
小柔突然往虚的脸上吐口水,怒目而视骂道。
「戒空,你这个骗子。假藉复活杰杰的名义骗奸我,现在竟然还霸佔我而的
身体。我看我的老公与亲人也都是你设计害死的。要我帮你,两个字,作梦!」
看着面前因愤怒而脸红的美丽容颜,用手抹去脸上的唾液,并放在嘴边舔拭
着。
「你亲人的事可是跟我无关,绝阴之体本就是怨念极深的灵魂所形成,你的
亲人是受到她的怨念所伤而死。再来我可没骗你,我的确是把杰杰的二魂七魄给
渡入躯壳里,但一般人皆有四魂,少了两魂就算活着也只是活死人。而我……这
是再帮你。」
杰杰的身体突然泛起两道亮光,接着一道虚影从杰杰的躯体走了出来一个小
人,看到这道虚影的脸庞,小柔摀住嘴巴吃惊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左半边
是婴儿杰杰的脸,右半边是戒空的脸,看着小柔吃惊的表情,虚影笑了起来。
「我前段时间练功走火入魔,让自己的两魂被真火给燃烧殆尽,刚好杰杰也
只有两魂,因此我便尝试利用能孕育绝阴之体的你的身躯来融合我们的灵魂,可
惜只成功一半,还需要藉由白色圣洁之物洗涤灵魂,并需要明妃你在这些天里把
本教主身体的汙秽给排出来,方可大功告成。这样也算是复活你半个儿子了。你
是帮还不帮阿!?」
虚冷笑的看着面前这美丽却呆滞的女人。
「我怎么帮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