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游戏转生到异世界!】(序-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身为自宅警备队的我也能前往异世界!?
VR,是现在很流行的一种装置。
能让物品像在自己眼前晃动一般真实,也能看到有如真实世界的景象。
原理简单却如此丰富……可以说是我们宅界划时代的、咳咳,应该说是一种
崭新的科技。
但是我为什么会躺在一个我家不可能用到的高级婴儿床上呢?
这一切都要从体感的三小时前说起。?※?
三小时前。
我是个正常作息的女性,每天放学回家读书加上写作业两个小时,洗澡,吃
饭过后就是自己的吃饭时间,「ElvaleEmperorRespawne
r」,艾尔菲亚重生者,简称EER。
是一款由VR装置登入的线上游戏。
特色很多,自由度也高的奇怪。
明明是游戏却可以过上有如人生能体验到的所有事情。
而且因为是VR装置,身历其境的快感更不在话下,「今天就继续到酒馆表
演让魅力值继续增高……」
戴上头戴式VR装置的我,躺到床上,今天的游戏有点当,平时不会这样的。
一阵波动后,我回到游戏内。
昨天的表演进帐不少,我也是整个游戏内数一数二的富豪了。
『叮咚!』「一定又是粉丝信或求爱的信件吧……我看看……」
打开信箱只看到一片乱码,下一秒,我的视线被无尽的黑暗笼罩。
章一 重生者
「$#!!︿&…」
「#$#@!!&*(_…」
多种我不能理解的语言窜进我的耳朵。
这种烦躁感还是第一次,但我必须把VR摘掉……
首先把手放到头部两侧……我的手怎么这么短!?
举起手摇晃摆动,什么事也做不到。
「○●◎°2」
有个女性朝我走来,她要干嘛?
「《古老的梦魔●使其沉默●与佳像於眠》」
三段式咒文……这么没效率的方式谁要……
於是我又陷入沉睡。?※?
「那个婴儿有很强的魔法素质呢……」
「非常奇怪,这个村子已经很多年没有魔法师了……」
应该不是不好的徵兆吧……
「她醒啰……?」
身穿麻布的女性朝婴儿走去,「《古老的梦魔●使其沉默●与佳像於眠》」
这也没办法,通俗的人不具有成长的魔力,三段式咒文最节省魔力,只能这
么办了。?※?
十年过去了。
女婴从婴儿时期成长,学习了一般人必须更晚才学的到的知识,不停的学习
直到她迎向第十一年。
「这样今天的份就完成了……」
我伸了个懒腰,把刚酿造好的药水摆入箱子,最基础的生命药水是所有酿造
的基础,当然有等级之分,但是要变成那么高阶的药水在这个世界的一般人是不
可能的。
但是我仅仅十一岁就能酿造第三级药水。
尽管配方只有生命药水,但是假设拿到新配方就会马上学会,我从村庄的导
师了解到这边是帝国森林的中央,被山脉围绕的地区是安全且繁荣的,农田颇丰。
也知道我的名字是「米缇●克莉丝」,但这个姓氏是领主的姓氏,她们一代
永远都是女性,也永远认养女性为养子,我作为养子,没错,我是被捡回来的。
听说是在领主门口出现的婴儿。
仔细想想EER的系统中,开始也是从婴儿开始剧情。
「所以,我的确生活在重生者的世界…」
我看着木制横梁与茅草天花板,无奈的闭上眼睛……
「有……到村子……」
「要……把谁……出去吗……」
听力太好也是问题,听的到别人在说什么。
但是就这次来说,好像不太妙。
我走出工作坊,到人声传出的村庄大厅。
「你已经延迟三年没有把女性送到我们这边来了,克莉丝领主。」
一名披着黑色披风的白发男性坐在大厅的高级皮沙发上,翘脚看着那位穿着
白色军服的克莉丝领主。
「我一直都没答应这种事。」
克莉丝稳重的喝了一口咖啡,苦笑。
「你们是不能逃避一辈子的。」白发男子挑起一边眉毛「我寄出的信件,没
有收到任何一封答覆。」
「对於居民有无年轻女性这点我无可奉告。」
「这样的话我毁灭这个村庄你也能逃避吗?」
「…」
克莉丝在反驳之下沉默了,她不可能放弃自己祖先开闢的良地,更不会背叛
领民。
「领主大人,怎么了吗?」
米缇推开门进入房间、克莉丝睁大眼睛,发出近乎哀号的声音。
「这不是很棒的女孩吗?克莉丝!」
「我可没这个打算…!」
克莉丝一时慌了手脚,想要做什么补救,「我会带走她,说再见吧。」
「你不能……」
下一秒,米缇被黑暗笼罩。
我醒来时,手脚被铐上铁炼,躺在一个仪式台上,呈现大字形袒胸露乳,虽
然十一岁没什么胸部,但身为女性的羞耻心早已被这情况给破灭不堪……
『醒了吗?』一个穿着黑袍的女性坐在我的脚边看着我。
『醒来的话我必须给你三个忠告:』『一、不要做出自残的行为在你往后的
一个礼拜内。』『二、你不吃饭也不会怎么样,所以就放心吧。』『三、因为我
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还是算了。』『你必须好好的完成试炼喔。』
我再次恢复意识时,我站在一个魔法阵中央。
腰上挂着一个跳蛋,还有一根按摩棒,「这是要干嘛的啊……」
米缇把玩着性玩具,又丢又甩的,眼前只有一条路,只有一个选择,往前走。
『她进入试炼了。』『不错,我们就等待佳音吧。』两个黑袍女子正在报告
工作内容,她们的衣装说是袍,不如说是一种生物。
长袍内部是无数的触手,而这些人都是遭受洗脑教育的小孩,长大成人后的
样子。
『你怎么这么确定她能到的了最深处?』另一个黑袍女子挺起单薄的胸部,
笑着。
『她被触手碰触时触手会怕,代表她有跟初代魔女的相性,』『代表了她,
是有资格被魔女看到的人。』
「这遗迹怎么能大成这样……」
我用已经变成碎片的迷你裙来擦汗,身上的衣物几乎无法遮蔽任何身体部位,
从刚才的怪物就一直以破坏衣物为主,完全不攻击我的身体,这点令人百思不得
其解……
史莱姆只会吐噁心的酸液,鬼魂只想撕裂我的衣服,而且成功了。
我对这个迷宫很有印象,这边百分之百是森林底部的回想迷宫。
「只有魔女和魔女的眷恋能够进入的迷宫……」
我扶着墙壁,叹气。
「要是以前能够打倒魔女就好了。」
墙壁的藤蔓随时都在变化,可能有规律,但是时间并没多到可以让我去慢慢
观察。
我继续往前走,遇到了岔路。
《迷之魔女眷恋者呦,吾等是残留灵魂》轻灵的声音佔据了迷宫……米缇的
双眼逐渐浑浊。
《你的存在使魔女会得以重生》
《吸食我们的残缺》
《补足魔女的遗憾》
《永远往左喔》
《左边(left)是邪恶的》
於是,我在迷之声的劝诱下,往左走,走下散发不详紫光的楼梯。
『她成功了呢。』『真是令人意外……』两位组织的黑袍女性观察着米缇的
举动。
『那是当然,她有很完美的魔女气息。』自信的女性坐回椅子上,『你会怎
么做?小猫咪。』
我一路上毫无阻碍的前往指引处,十个小光球绕着我转,「就是这里了吧。」
《对噢》
《但是你的任务不只这样喔》
《你必须接受所有的因子喔》
我走到一个广场,光球飞入地面,镶嵌在地板的小缝上。
地面开始震动,有种强横的气息从底部传来。
一株猪笼草从地面窜出来,晃动着叶片,是捕蝇草没错,可是地球上没有五
公尺大的捕蝇草。
【你若是要让魔女回归你就快点过来】
猪笼草用低沉浑厚,却有多个人的声音表示。
插手摆头……摆叶的捕蝇草莫名的有喜感。
「是要让你吃了我吗?」
【你听过猪笼草吃过人吗】
猪笼草的双手……双藤插腰……插花,看起来很想主张自己。
【过来我是很和平的】
米缇慢慢的靠近猪笼草,而捕蝇草抓住了米缇的腰部。
丢到花的本体内,顶部叶片阖上。
猪笼草内部湿湿热热的,像肉壁一样摩擦着米缇的身躯,剩余的衣料都被溶
解了,米缇的乳头被肉壁摩擦着,下陷的乳头因为媚药渗入而挺起,米缇也因此
喘息。
「咿……这边好热……」
米缇慢慢下滑,最后掉到一个大型的肉囊中间,中间有一个用藤蔓跟血色的
触手编织成的椅子,乍看之下是正常的藤椅,但是椅子中间有两根突起的肉棒。
然而前面的肉棒较为短小,但是有很奇怪的倒勾,后面的肉棒则是极长,却
比较细且柔软。
唯一相同的是肉棒前端还流着褐色的蜜液,想必就是媚药了,「是要我坐上
去的意思吗……」
被光球催眠的米缇当然同时也被催淫了,看着两根肉棒,胯间也不知不觉的
湿的一塌糊涂,甚至滴到地上。
米缇的屁股对准两根肉棒,谁知道根本不用对准,肉棒自发的插入了。
「咿咿咿~ 」
米缇仰头呻吟,尿液失禁而出,但藤椅连给米缇失禁的机会也没有,细小的
藤蔓插入尿道堵住了尿液。
「让我尿出来、好、好痒、咿咿咿……」
米缇的眼神涣散,语无伦次的呻吟。
两根触手插入米缇的耳朵,使得米缇一瞬间失去自我。
我怎么不能动了……?米缇看着自己的手无法自己控制。
那双手往前伸,碰到了小小的凸起物。
捏住。
「咿咿咿咿咿咿!」
米缇捏着阴蒂高潮了,潮吹溅的藤椅都是。
揉捏,拉扯。
「不、不能这样拉那咿咿咿咿……!」
米缇摇着头,疯狂的喷出淫水。
而小小的阴蒂已经涨成紫红色,大量充血使得更为敏感……
接着,藤椅居然翻转过来,把米缇压在地上,开始用两根肉棒抽插。
米缇的呻吟声已经无法变成句子了,淫水把猪笼草肉壁内部慢慢的染湿。
肉棒的进出也拉出淫水,大量的快感冲击米缇的灵魂。
「会坏掉、米缇的身体会坏掉啊……!」
肉棒慢慢肿胀,却抽插的更快,「难不成、是、是要射了吗!不能在里面呜
喔喔喔喔喔!」
大量的精液在米缇的肠道与子宫内喷射,却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越射越多,
最后米缇的肚子大的跟孕妇一样大。
椅子缩回地面的肉壁上,而米缇则是傻笑着,以屁股翘高的姿势失神了。
离魔女的复活只剩下受孕就完成了。
「咿……唔……」
米缇被藤蔓固定住手脚,卡在肉壁上,下体被肉棒肆虐着,很明显的,米缇
已经怀孕了。
全身的敏感带被针状触手扎进皮肤,注入媚药与排卵剂。
子宫内部不停的传来魔力波动,而且不只一个。
有十个不同的魔力波动在缓慢搏动,不时还会从米缇的卵巢摄取卵子补充魔
力。
肚子越来越大,而藤蔓也缠的越来越紧,不让米缇能够有丝毫移动的空间。
淫水跟尿液不时因为失禁或高潮排出,地上的植物幼苗吸收淫水成长着。
一个人体温室苗床不时挣扎着,然后排泄,植物幼苗也逐渐吸收淫水内的魔
力而长大。
在遗迹内不知道过了多久了,米缇持续的被折磨着,越来越不想逃脱。
时间即将失去意义之时,米缇被丢出猪笼草,趴在地上喘气的同时,从米缇
的子宫生出了一颗蛋。
蛋壳裂开……在阴道里裂开。
「啊啊!琳!你的植物怎么这么劣质!」
「十,十个人卡在阴道里面真的不好!琳!」
「吵死了!你们一直释放魔力还怪我!」
从米缇的阴道传出了叫骂声。
「《Teleport》!」
初代的十魔女出现在光球镶嵌的点上,以全身被米缇的淫水弄湿的样子站着。
「对啦,那个噁心猪笼草是我们造的。」
第一个骂人的魔女苦笑着,摊手。
初代十魔女,是由生命魔女,力量魔女,欲望魔女,暴食魔女,试炼魔女,
奥术魔女,白骨魔女,平衡魔女,结界阴阳魔女还有刻印魔女所组成的集团。
「我们因为封印了邪神,结果连众神也封印了,现在才会那么混乱。」
平衡的雪乃这么说到,虽然每个人都看着结界的卡琳,虽然她本人脸上写着
「不关我的事,不要看我」,但身上被烙印众神的诅咒这点就很没说服力。
「总而言之,我们复活了。」
啃着兽骨的犬种亚人,白骨苦笑着说到,还补了一句「二十年的骨头还是一
样好吃」。
「你们复活后应该要去做事吧?」米缇看着这些不怎么认真的魔女「伐特组
织好像就是要召唤你们。」
「她们那些乌合之众,不会是弑神之战的我们的对手。」
暴食的艾特吃着欲望魔女的排泄物大餐,来源与生产日期就别追究了。
只有试炼的安得梵婼打量着米缇……
「我想让你接受试炼。」
她笑着从旗袍拿出一张卡牌。
「随机试炼选择,以此实体,开始。」
我感觉我在下坠。
一种奇特的风压与混乱让我措手不及,整个天空是红紫色的,还吹拂着热风。
一张牌出现在我眼前,冥界深层。
我失去意识,同时继续下坠。
「我们干嘛跟着她啊?」
「当然是要让刻印暖身啊。」
「生命,跟强欲一起召唤吧,我要准备刻印了。」
「」「《大魔术愿吾之力源於死终於身》」「」
三人以手掌交握,魔力传递的方式合作魔法。
「」「《以实体之五素相结灵魂界线相斥》!」「」
从地上爬出一只巨型的沙虫,但噁心的紫色皮肤,身体中央却有一个淫印而
显得突兀。
牠把掉下来的米缇刚好吃掉。
「咿、啊……」
从高空掉落的米缇全身疼痛,「我没死吗……这里是哪里……」
四周紫色的肉壁暗示了米缇……
「……我被吃了吗……」
一天被吃两次的人真的不多,但接下来的事却不只会发生两次。
米缇才刚想要站起来,头上的头套型肉壁就把米缇的头包住。
「呜呜!」米缇死命挣扎着,但随即挣扎也停下了。
细小的触手进入米缇的耳朵,入侵脑部。
米缇的大脑被触手扎针,注入催眠液体,并且从语言中枢灌注触手的沟通方
式。
外部的头套慢慢把米缇向上提,直到她的脚离地十公尺远……
催眠液体生效了,而米缇脚下的地面开了一个壶状的洞。
寄生虫钻进米缇的大脑,像晶片一样刺进大脑,深入内部,寄生完成后,让
米缇的大脑陷入昏迷状态,头套也放开米缇,使米缇泡进充满奇怪液体的肉壁大
壶中。
「……」米缇泡在半透明的琥珀色液体中,液体像史莱姆一样具有黏性,却
又让人可以浮起。
皮肤慢慢的被液体刺激,刚长出来的一些体毛被溶解殆尽,当然不包含头发。
一只较为大型的长条型,甲壳类的寄生触手爬上大壶,张开身体,抱住米缇。
寄生触手的八支硬脚抓住米缇的腹部,头部则分裂为二环绕住米缇的颈部,
像项圈一样锁上后重新张开眼睛。
而尾部的甲壳绕过胯下,从乳沟间穿越,卡进颈部触手的交合处。
当然绕过双腿中间不可能没事,两根突起的肉棒触手一前一后的抽插米缇可
怜的双穴。
触手以米缇的淫水做为食粮,逐渐长大。
环抱住米缇腹部的触手逐渐与尾部的触手结合,变成一件触手构成的服装。
触手再次分裂,在米缇的双臂缠绕成几乎盖住整只手- 距离腋下只有几公分
距离的长手套,也从大腿环绕往下至脚掌,做出黑紫色的过膝长袜与高跟鞋。
肉壁的触手吐出一团触手掩盖米缇的整张脸,进行更完整的洗脑。
「这样够了吧?」
强欲魔女看着魔兽插在地上左摇右晃,猜测内部的状况。
「我们还有事情呢,刻印者,你快点去完事啦。」
「没有没有,洗脑应该没有这么快吧?」
刻印的魔女在强欲的魔女身旁看着冥界的风景。
「出去之后先到试炼之塔底部搞个地下城吧?」
结界的魔女在旁边的地上用木棍写着魔力消耗的计算式。
「那边的塔顶现在是谁呢,真是令人……垂涎。」
「……」米缇睁开眼睛,自己被丢在冥界的血色草地上。
自己身上还穿着触手服,而且有一个地方不一样了。
下腹部的触手服中间变成半透明的,中间变成像烙印一样的痕迹,一个爱心
在中间,旁边则有各种不同但两边对称的花纹。
米缇的手指抚摸到淫纹的时候子宫就会传出烧红的疼痛感,但是从爱心中间
白光由下至上填满的程度就会知道子宫内有多少精液。
这种方便(?)的功能让淫印侵蚀加快,而米缇此时并不知道背后同样的位
置也开出一个长条的淫纹。
在草地上走着,不时因为高跟鞋的原因而摔倒。
摔倒后又会被触手服灌满精液而腿软。
这样的循环直到我被一只看起来像巨型狮子的东西吞下去之后。
牠似乎咬不断触手服,就把我全部吞下去了。
在狮子的消化液里面过了三年,因为触手服的保护而没有被腐蚀,但酸液刺
激到我的屁股一次,淫纹就渐渐加深,直到淫纹已经延伸到腰部才停止。
然而,并不止於皮肤。
内部的子宫感受到敏感的变化,触手只要亲吻一下子宫口,我的身体就会因
为高潮而痉挛,甚至潮吹。
触手就这么变本加厉,直接侵犯我的子宫。
最后我被吐出来了,我的眼前是一个形状崎岖,但还可以看的出来是门的物
体。
可以离开冥界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