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妖国度】(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血蚊妖女
凌晨,气温很低。
山林深处一棵腐朽的老树下,正响起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一个叫刀俎的青
年在此处放水。
四周都是浓雾,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刀俎的神情还算惬意,他如往常一样准时起夜嘘嘘,照他的计划,他会在几
秒钟之后回到温暖的被窝,睡个饱饱的回笼觉。
就在刀俎那样悠然的想法即将要实现的档口,陡然,异变突生。
嗡——
奇怪的声音由远而近,速度快的惊人。
嚓嚓——
刀俎反应够快,迅速提起裤子,甩开腿就朝自己的茅草屋跑去,也就几米距
离,他知道他能在秒钟内跑进去,寻找到掩体躲藏起来,虽不一定那样就安全了,
可避险是人的本能。
「小伙子哟,体格挺棒,别跑嘛,血给姐姐喝呀,今天运气不错,撞到宝了,
我估摸着吸你一个就能饱了,回头还能睡个懒觉什么的。」
还没有看见来者,却先听到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好可爱的声音,可惜刀俎
知道,那是一只妖,还是一只凶妖,吸血的喔,可怕。
「小姐姐,饶了我,我能给你找更多的新鲜血液,保证都比我的美味,只要
你不吸我,我就答应你为你长期提供大量食物!」
刀俎也不跑了,他将双手背到身后,目视前方刚才说话声传来的地方,严阵
以待,知道自己这次被死盯上了,跑也没用,妖这种生物,他再清楚不过了,都
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家伙,她既然想喝血,今天就一定要喝到,不然她也不
会随便出来乱跑,不累吗,妖都挺懒的说。
浓浓的白雾中,一个娇俏的小脸蛋忽然露了出来,笑盈盈的继续用软绵绵的
嗓音道:「那可不行,我饿了几天了,实在受不了才跑出来的,我宣布,你今天
死定了。」
好可爱,这居然是个半大的丫头,不对,是个萝莉级别的小妖,外形上看应
该像个发育慢了一步的十几岁小女生,刀俎在书院见过很多这种清纯小妹,看着
青涩,其实已经可以采摘了,当然,这是妖,性质又不同了,兴许人家已经五百
岁了,谁知道呢,肯定不小了。
「咦,什么味道……喔,头好晕,呀,浑身没劲了,难道是要饿晕了?」
可爱的小妖怪突然踉跄了一下,好似要跌倒,她碎碎的念叨着,然后双手捂
到了肚子上,短短的红色上衣遮挡不住她平坦的小肚子,那地方配合的发出咕咕
声响,看来这丫头是真的很饿了,但这不是重点吧喂。
刀俎将双手从背后移到了身前,看到他手上的动作,小妖怪惊叫道:「原来
是你在搞鬼!」
原来,刀俎手里正捏着一柱短香,这东西叫做摇篮曲,是专门催眠麻醉妖怪
用的物事,作为一名猎妖师这是必备物品。
刀俎微微一笑,掐断了小截燃烧的香头,将它收到了背后裤腰里,他知道,
摇篮曲的麻醉效果已经达到了,再让她吸下去,就要睡着了,就保持这样就够了,
摇篮曲还是很贵的,他这个穷困潦倒的青年猎妖师全部家当就这一小只而已。
刀俎慢慢走上前去,这时那丫头已经瘫软的跪倒在了地上,她一手还捂着肚
子,一手伸出来指着刀俎,手在颤抖着,原本白皙的脸蛋此刻完全苍白了。
一把抓住她伸出的小手,刀俎浑身一震,她的手好滑,冰冰凉凉的,摸起来
好舒服,手感超好。
「你干嘛?既然落你手里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只有一点,不要挠我痒
痒!」
小妖怪不满了,娇嗔,她可是最怕痒的,也不知道为啥。
「谁要挠你痒,是你挠我!对了,小丫头你叫啥名字?」
刀俎嘴角微扬,一下将手里抓住的小手扯到了他的胯下,他另一只手迅速拉
下裤子,掏出那家伙给她的小手捏住。
「呀!」
小妖怪愕然了,这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
刀俎可不管她什么想法,控住她的滑嫩的小手就不断的磨蹭着他的家伙事儿,
别说这小子还有支大器。
小妖怪的心情此刻可以说是非常复杂了,她感觉自己的手正扶在一根湿湿的
大铁棍上,这棍子滚烫滚烫的,好像还有涨粗的趋势,可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鬼。
「都怪你,刚才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我正尿尿呢,还没尿完,你看,这
还溅了些尿在上面,湿乎乎的好难受,你得负责给我清理干净!」
刀俎邪笑,手也不动了,就等她动一动,被那滑滑冰冰的小手抓住已经很舒
服了,如果她能再主动动起来,那感觉就上天了。
「刚才还叫我姐姐,现在叫我丫头?小混蛋,你记住了,我叫红薇。」
小妖,不,红薇羞红着脸道,她虽然不明白她此刻抓住的是什么鬼东西,但
她清楚的感觉到了羞耻,她可是知道尿是什么东西,那也就是说,她的手上也沾
到尿了,好恶心,这家伙好可恨呀,居然让人家碰到。
「好吧,那我就叫你『喂小姐姐』,现在,喂小姐姐,你好好给我弄出来,
我就不收拾你了,悄悄告诉你,我不但是猎妖师,我还是伏魔镇独一无二的炼妖
师,敢惹毛我的话,我就炼化了你,明白没?」
刀俎脸色一变,一改先前的微笑,而是冷冷的,恶狠狠的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你是炼妖师?不对,你让我给你弄什么出来呀?」
红薇傻了,她现在搞不清哪个是重点了,不过两个内容对她来说都很重要呀,
首先,她是知道炼妖师的,那是她们妖怪最害怕的人,要说这世界还有什么能让
她们感到恐惧,那非炼妖师莫属了,猎妖师不过是捕捉她们而已,炼妖师却是猎
杀她们。
「尿呀,我刚才没尿舒服,你给我弄出来,我就原谅你,不然我今天一天都
不会开心的。」
刀俎撒了个小谎。
「好,弄就弄吧,但你保证我弄不出来你也不能怪我。」
红薇叹了口气,她知道今天算是栽了,只能服软了,谁叫人家是炼妖师呢,
对妖怪来说,如果猎妖师是警察的话,炼妖师就算是杀手了,他们是真能做出什
么来,妖死也不能复生,百年道行不是说弃就能弃的,能不胆颤吗。
「嗯,答应你,看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也没打算伤害你,赶紧给我弄。」
刀俎为了对方能提供更好的服务,于是说了句宽心的话给她听,当然,他也
说的是实话。
红薇依然跪在地上,她身上一点劲儿都使不出来,只能勉力探出双手,轻轻
握住那家伙的大铁棍,然后柔柔的上下套弄,这是他刚才抓着她手做的动作,她
也只能这么弄了,她知道什么呀,完全不懂好吗,只知道依葫芦画瓢了。
不过嘛,就算是如此,刀俎也舒服的爽上天了,他一边感受着软凉的服务,
一边上下打量着身下瘫跪着的小美人,看着这尤物,又能嗅到她身上散发的体香,
铁棍一时又硬了几分。
这丫头真是太好看了,先说那张鹅蛋俏脸,唇红齿白,明眸亮晶,半长的黑
直发时不时被风吹起,隔三差五的滑到刀俎的铁棍上,撩拨的它一挺一挺一抖一
抖的。
再看身材,红薇娇小的身子却不失丰满,一双小馒头凸凸的,水蛇腰盈盈可
握,大长腿纤细嫩白,刀俎感觉那双腿的比列占了她整个人的二分之一,跪在地
上那腿弓出绝美的曲型,一双绵软的小脚丫更是点睛之笔,刀俎能清楚看见她十
只可爱的脚趾头正支撑在地面,弯出那诱人的幅度。
刀俎觉得自己都要流口水了,他实在受不了了,于是猛然抓开红薇的小手,
一把拉住她的头发,将她整个小脑袋都扯到胯下。
不由分说,刀俎长枪直入红薇的樱桃小口,猝不及防之下刮到了她的上排几
颗白牙,但不碍事,只是轻轻一痛而已,他直接暴力的在那团温暖里面大势搅动
起来,全然不在意那排坚硬,因为他的铁棍更硬。
红薇还是很聪明的,她竟然从开始的慌乱中反应过来,努力撑开两排牙齿,
反倒将小而长的软舌贴了上去,她想蜿蜒而上,想让舌头借助整个暖暖的口腔将
铁棍彻底裹住。
顿时,刀俎就感觉自己瞬间要爆发了似的,那种感觉简直爽歪了,但他还是
努力控制住了,只是心下有了决定,红薇这丫头不错,就不炼化她了,养起来好
了,真是个宝贝呀。
深入浅出的裹哄了整整半小时后,刀俎低头狠狠吸入一口红薇的发香,然后
在她连续不断低喃不清的娇喘声中『尿』了个彻底。
红薇只感觉喉咙里如决堤般的汹涌而来一股浓液,一下子呛得她咳嗽起来,
一对小手迅速齐齐捂住嘴巴,但还是每一下咳嗽都溅出几粒白珠。
大量的精华最终还是留在红薇的口里,她鼓着嘴,双手捂住,美眸盯着刀俎,
疑问的看着他,似乎在迅速,这到底是什么,是吐了还是怎么,你倒是说呀。
「乖乖吃了,这对你应该有好处,当然主要我看着爽。」
咕噜——
红薇很听话很果断的吞了。
过后,刀俎开开心心的将红薇抱到了茅草屋的破床上,看着床上瘫软着的美
妖精,刀俎觉得真是满足的不行,这丫头真是上天的礼物呀,诱人心魄,刀俎心
痒的不行。
「你是什么妖怪?」
刀俎美滋滋的看着床上的尤物问道,说着,他开始宽衣解带了,什么,这家
伙恢复速度也太快了,刚那一发难道是假的,这才一分钟不到,又要准备干大事
了?
「血蚊妖,以吸食人血为生……」
红薇眨巴着美眸,她脸烫烫的,虽然她不懂现在发生的是什么,但她本能的
有些娇羞,她这时轻轻拉过身边的薄被,将它遮到了鼻子已下,挡住了小半张俏
脸。
嗯,血蚊妖,据那本叫『万妖录』到典籍记载,是甲级三品的稀有妖精呀,
很有培养价值,这次是撞大运了,按理说这种级别的妖怪不容易对付,这次绝对
是侥幸,不过有了这次的成功,日后怕是要一飞冲天了。
刀俎没管红薇遮住的小嘴,他下面还湿答答的,全是她香香的口水,这刻也
用不上她的嘴了,直接就能开工。
想着,刀俎一把撩起红薇的两只雪白美腿,双手先各抓住那纤细的腿弯,然
后稍微提拉了一下,摆正了她整个身体的姿势,然后快速除下她红色的短裤,以
及同样是红色的小裤,小裤没有直接脱下来,而是挂在了她右脚的脚腂,然后他
顺势又抓住她更加小巧的脚腕,入手还是冰冰凉凉的,很滑很舒服,话说红薇的
全身肌肤都是这样的触感。
「嘤……」
没有二话,在红薇一声嘤咛中,刀俎噗呲一下贯入了她的娇柔,铁棍直杵花
心,一下一下,震颤红薇的心。
刀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他刚才明显感觉像捅破了一张窗户纸,他当下
有数了,这丫头是第一次,嗯,不错,看来她注定是自己的,这就是命运,对她
以后不能只是简单养养了,当然,这只是刀俎的童心,他觉得应该对纯纯的她更
好一点,但其实这种对刀俎来说不算什么的,他根本不在意干的是不是纯。
每个个体都有她独特的魅力,不关乎她们的使用次数,就像家族恒久窖藏的
美酒,代代相传,口口品尝,谁能说下一个子弟喝起它来又觉得没有祖先喝的爽,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这坛美酒还有多少,万一都快喝没了,那就真没啥意思了,
这就有很大区别了,至于鼎盛时期的美酒,满满的一坛子,随便你怎么喝都有新
感觉,区别不大,就看你能不能开发出酒的美味了。
简单考虑了一下后,刀俎就陷入了澎湃的浪潮中,他这次真是要爽翻了,够
紧,够暖,够软嫩,上天了。
这次做了一小时,破床咔嚓一声直接散架,两个汗流浃背的家伙滚到了地上,
刀俎没有拔出铁棍,它深深的陷在里面,他就那样贴着她的花心第二次爆发了,
这时候红薇的双腿正紧紧的盘在刀俎的腰上,她原本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可这
一刻,她也泄了个彻底,全身的劲都在腿上了,崩的死死的,她突然明白了一件
事,原来居然有比饮血更舒服的事。
刀俎低头狠狠的啃了几下红薇的小嘴,然后又是彻底贴上去裹住她的整张口
来了个长吻,舌头滑溜的探进去四处钻,舔弄她的小舌和牙齿,最后叼住她的小
嘴唇,软软的很好吃的样子,刀俎直接吸得她嘴唇出血才放过她。
刀俎的体质很强,他虽然也是一介书生,可是常年来都科学的强身健体,这
下发挥了作用,他扯平薄被铺在身边,然后他将双手探下托住红薇的娇嫩小屁屁
一下把她抱起,他就那样站了起来,手中压紧红薇的软肉,随机迅速又挺动起来。
红薇现在的眼神正迷离呢,都不知道怎么就被抬起来了,然后感觉自己的里
面涨的厉害,原来是那铁棍又变大了,正满足呢,又是一阵阵快感汹涌而来,她
都要爽的痴呆了。
这次时间不长,十几分钟吧,然后刀俎就那样站着又冲了红薇的花心一次,
然后就轻柔的将她放到了刚才铺平的薄被上,他也终于拔出了还没流完白液的铁
棍,躺到了她的身边。
红薇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头,突然一下弓起了身子,快速低头含住了刀俎还没
彻底软下来的家伙事儿,随后温柔的给他清理了个干干净净。
刀俎瞪大了眼睛,心想这丫头是有多懂事,话说她看起来也不像是玩过这些
的呀,不过这有什么不好,刀俎喜欢的紧,小妖精,够聪明,很棒。
想着,他也突然弓起身子,然后将红薇的脖子和锁骨吻住,下探右手伸出一
个指头贯入她的柔软,上下撩拨起来。
「嗯……啊……」
红薇娇嗔不息,下面决堤般的流淌起水来。
刀俎再接再厉,换成两指,狠狠的挖那小洞。
片刻后。
「啊!」
井通了,甜泉涌出,红薇上天了,惊叫一声,彻底泄了身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