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法师】(05-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时光飞逝
时光流逝!转眼500天过去。
此刻宽敞的大厅中央有着一张大床,床的四个角落皆有一个男女交沟的欢喜
佛雕像,此刻两具飢渴的肉体正交织在一块。
大床边缘坐着一位年约13、14岁的清秀少年,少年全身赤裸正双手放在
床边,闭着双眼两腿大开为人字形,享受着美丽少妇提供的「口交」服务。
美丽少妇年约30岁,绝色的面容和姣好的身材令人为之一亮,尤其是那对
坚挺丰满的巨乳令人侧目,少妇的乳晕呈现黑褐色,乳头更是呈现紫黑色,显然
很常使用,少妇双膝跪地,双手放在少年的大腿上,头正不停的上下摆动,大厅
充斥着「扑哧、噗哧」的声响。
少年张开双眼看着胯下那令人血脉喷张的景色,少妇正张开她性感的小嘴巴,
合住少年的大肉棒,透过摆动头颅来让少年的肉棒能非常顺利的进出她温暖潮湿
且紧緻的小嘴,少年抬起手摸了摸少妇头后的马尾,接着手缓慢的向下滑抓住少
妇那单手无法完全掌握的右乳,轻轻的一挤,白色的奶水顿时从紫黑色的大奶头
喷洒到少年的大腿,奶水顺着大腿的曲线往下滑,直到奶水流到地上为止。
少年伸出空下的另一只手抓住少妇的左乳,双手使劲一挤,奶水顿时又喷的
少年整个大腿都是,少年没停下双手的动作,持续不断的挤压双乳,奶水不停的
喷洒出来,奶水顺着大腿一直流到地上,诡异的是地上的奶水竟然逐渐被大厅的
地板给吸收,地板在吸收奶水和少妇下体滴下的淫水后,开始亮起些微绿光,少
妇或许是感受到双乳的刺激,更加卖力的为少年口交。
挤了一会后,少年停止挤奶的动作,手伸了回来,看着满手的白色液体,再
看看地板散发明亮的绿光,少年拍了拍少妇美丽却略显苍白的脸颊。
「明妃,暖身活动已经可以了。使出你的浑身解数来让本教主舒服舒服!」
「是!虚大人!」
少妇闻言吐出塞满整个嘴里的大肉棒,向着虚娇媚一笑,此女便是小柔,经
过快2年的时间,小柔便的更美丽与娇媚,年近30的她,身材也更加成熟,宛
如一朵鲜红亮丽的花朵,令人想扑上去大快朵颐,而少年便是佔据杰杰身躯的虚,
非常匪夷所思的,在短短的500天内,婴儿身躯竟然变成一位清秀的少年,少
年的五官神似小刚,只是略显稚嫩,最令人吃惊的是少年两腿间的巨屌,鸡蛋般
大的腥红龟头、约30公分的长度,与当年戒空法师的巨屌旗鼓相当。
原来当初虚所谓的解决办法便是使用「欢喜交合大法」来融合杰杰与虚的魂
魄,此法一般用在男女交沟上,通常是利用此法把其中一方的「气运」、「寿元」
转到另一人身上,使那人能改运或延年益寿,传说修练到极至甚至能长生不老。
而虚的方法很简单,杰杰和虚的魂魄强形融合最强调的便是「气运」,在虚融合
魂魄时,便藉由与小柔的交沟行为来得到源源不绝的「气运」,至於为何是小柔,
那是因为虚的魂魄太强大,杰杰魂魄太弱小,魂魄融合的过程中,害怕杰杰的魂
魄被虚的魂魄给吓到形神具灭,因此透过杰杰带了10个月的母亲身体,来让杰
杰的魂魄能在过程中安定,因此便促成了眼前这场母子乱伦的大戏,不过虚不以
为意,一是他并不是杰杰,小柔只是这具躯壳名意上的母亲二是欢喜佛教的教义
本就鼓励亲子间的性行为,欢喜佛教认为拥有血缘关系的两具肉体交沟更能获取
强大的法力,甚至在传说上,欢喜佛便是与自己的亲姐姐交合才达成不灭之体的。
那天虚说服注重纲常伦理且司想保守的小柔与他不间断的交沟,起初小柔反
对,但在虚那张杰杰得脸庞和另一半杰杰的魂魄,小柔勉为其难的答应,毕竟虽
然复活的是虚,但他的躯壳和一半魂魄都是杰杰…
此时小柔一脸媚意,双手捧起雪白的巨乳,把虚的大肉棒给夹在双乳之间,
双手用力把乳肉往中间挤成一条深邃的乳沟,并开始上下摆弄巨乳,在双乳的作
用力下,双乳间的大肉棒的包皮被拉到最下方,巨大且红亮的龟头出现在小柔眼
里,不过龟头马上又被包皮给盖注、然后又露出来了。看着眼前不停在乳沟抽动
的大肉棒,小柔放浪一笑,放缓双乳摆动的速度,让龟头露出来后便不再被盖住,
滴下美丽的头颅、伸出舌头舔了舔红通通的龟头,有时故意用舌头绕着龟冠舔了
一圈,有时用舌头在马眼舔舐,甚至到后来用贝齿轻咬龟头,最后一张嘴把鸡蛋
大小的龟头吃了进去,用力的吸吮。
感受着来自龟头的酥麻感,虚站起来双手抓住小柔的一对巨乳,使劲让乳沟
的夹紧自己的肉棒,开始用力挺腰,快速的抽插双乳间的乳洞,奶水随着挤压不
停的喷射出来,同时大龟头不断的往小柔嘴巴的深处挺进,随着每次的进出,龟
头便更进一吋,终於在10多次挺进后,顶到小柔的喉咙,喉咙传来的不适感让
小柔有种想呕吐的感觉,甚至眼角泛起了眼泪,但为了孩子,他还是努力的让大
龟头冲刺她的喉咙。
「啊…好爽……明妃深喉和乳交的功力着实令本教主舒服……啊……」
「呜…呜呜…」
虚抽插乳洞与嘴巴的速度越来越快,喘息声越来越重,由於小柔嘴里被大龟
头给撑满,因此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虚的魂魄有一半是杰杰的,虽然杰杰魂
魄没有知觉,但跟母亲做爱却也激起他灵魂本能的亲子连系,快感中甚至带着…
…一丝罪恶感……
「本教主要不行了…喔……」
「射了啊………!」
随着虚的呐喊,小柔感觉嘴里的龟头马眼激射出大量液体,顺间填满她的小
嘴,甚至从嘴角滴了下来,小柔赶紧吐出龟头,但龟头的喷射却还没结束,小柔
的脸和双乳都配喷满大量的白色浓稠液体,嘴角也正不断的滴出精液,虚的喷射
大约1分钟才结束。
「吞下去!」
闻言小柔咕噜咕噜的把精液吞进肚子里了。
但射完精后,虚的肉棒依旧坚硬,虚走上前,一把把小柔推倒在床上并扑了
上去,双手粗暴的分开小柔的美腿,小柔拥有着茂密耻毛的下体顿时进入虚的眼
底,由於长时间不断发生性行为,小柔的阴唇由红转紫黑,阴豆变的肿大,本来
紧緻的阴道,此刻两片紫黑阴唇却张开为一个小洞,甚至能看到里面的阴壁,并
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淫水。
虚满意的看着这具自己开发完成的肉体,谁也想不到在500天前,这是一
位对性异常保守的少妇,虚握住大肉棒对准小柔鹹湿且张开的阴道,捅了进去。
「啊…虚大人的鸡巴好大……喔喔…快插死明妃吧…嗯哼……」
虚拍了拍小柔的大屁股,笑骂道。
「你真是一为骚妇,看本教主插得让你哇哇大叫!」
「来吧!大人!喔喔…好胀……」
虚双手把小柔脸上和胸上的精液给抹去,接着双手抓住两对奶子的下缘,用
力一掐,白色的奶水便喷了她满脸,但他丝毫不以为意,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
「嗯哼………明妃是骚妇…虚大人快用大鸡鸡教训明妃吧…」
「啊……又硬又大…填满明妃的骚穴了…」
「嗯哼……喔喔……嗯嗯嗯…」
看着被自己插的恍神且说不出话的小柔,虚的心底又浮现些许罪恶感,虚知
道世杰杰的魂魄在作祟,为了消除心里的罪恶感,虚放下抓奶的双手,改扶着小
柔纤细的腰枝,并趴了下去吻了小柔的嘴,小柔张大了眼睛这是虚第一次亲她的
嘴,短暂惊讶后,小柔主动伸出双手抱住虚的背,小柔的奶子在虚的胸膛挤压下,
源源的乳汁沾湿了彼此的胸膛,虚的腰枝挺动的越来越快,终在一阵大力抽插与
肉体撞击声中,双方迈向高潮…
虚拔出大肉棒,小柔的阴道形成一个宽松的黑洞,精液正不断的从洞里流出
来滴到床上……
虚若有深意的看着小柔,想起刚刚在那罪恶感中出现的另一股感觉,默默的
站起身来走向大厅边边的浴池,留下床上两眼无神的小柔。
七七四十九天,转眼即逝………
第六章赌徒
「钱呢?给我钱!只要在一次就好了!老子铁定翻本。」
「阿将,我们已经没钱…别在赌了……啊…」
本该充满宁静的农村夜晚,在靠南的一处屋子里,却传来翻箱倒柜的声响,
附近经过的村民摇了摇头,却也不敢管闲事。
屋里闹事的男人叫王阿将,惊叫的女人叫谢春花,两人同是22岁,去年在
亲朋好友的介绍下结婚,王阿将天性爱赌,他的父母本以为王阿将结婚后会收敛
些,但没想到婚后王阿将不仅没收手,还变本加厉,输掉了祖传的房产,还整天
回来要钱,他的父亲被气的脑中风没多久就过世了,母亲在伤心过度下,几个月
后也跟着跳楼自杀,留下了可怜的儿媳谢春花独自面对败家子。
「啊哈,找到了。老子这次一定要翻本。」
「不要啊,阿将。你把钱拿走,我们下个月要怎么办?」
「滚开!啰嗦!」
阿将一脚踢开拦阻在门口的春花,快速跑到门外骑上机车前去赌博,留下跌
坐在地流泪的春花。
「他就是阿将?」
「是的,护法大人!他在我们的赌间输到什么都没了。」
屋前不远的树下阴影处,一位看和尚跪在一位身穿青衣的男子面前,男子露
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的确是个败家子。」
青衣男子看向屋里哭泣的谢春花,喃喃自语的道。
「这女人真是个好女人,可惜……不过也正因为她嫁与这个败家子,我教才
有机会得到这么好的教奴。传令下去!今晚动手!本护法要为主人吸引更多的教
奴。」
「遵命!」
和尚站了起来,外表竟变成一位流里流气的流氓,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山上偏远处一间铁皮屋,一群人围着桌子上的碗,注视着骰子的点数,而
阿将便是其中一人,当骰子停止时,阿将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十八啦!!!!」
「操!运气真差。再来?」
「阿将,你好像没有赌资了吧?你拿什么赌?更何况你还欠我们20万没还,
你想赖帐啊!」
「对阿!你越欠越多,是不是不想还了。」
周围的人满脸不耐的对着阿将叫嚣,正满脸无奈的阿将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
了一下,转过头去,一个拳头变往她脸上招呼,阿将顿时被打倒在地上。
阿将摸着疼痛的脸颊,看到一个流里流气的流氓正居高傲视着他,阿将看到
此人顿时又惊又喜。
「强……强……哥!……」
「阿将啊…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嗯」
阿将赶紧站起来上前去打招呼。
「强哥,再借小弟一点钱吧……等等我赢后还你。」
「阿将啊!不是我强哥不借你,而是你每次都说你赢后会还我,但眼下你越
欠越多,却从没赢过叫我怎么借你?除非……?」
听到强哥有转圜的余地,阿将双手赶紧抓住强哥强而有力的手臂。
「除非什么?」
「除非你有抵押品,你赢了可以用钱赎回。输了,抵押品归我。如何?」
阿将低下头面有难色,强哥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有就算了!你还是回家吧。」
看着强哥赶人,阿强急的大叫。
「给…我给!只不过我不知有什么抵押品能入强哥的眼?」
「不如强哥来我家挑吧?!」
强哥露出为难的表情,见强哥在考虑,阿将赶紧上前搭肩把强哥往门外带。
「强哥,就当在信小弟最后一次。来我家吧!」
「好吧!最后一次。兄弟们,我们走。」
宁静的夜晚,春花满脸忧愁的看着门外,她已经等了丈夫4个小时了!
轰轰轰!
在一阵机车的油门声中,阿将走了进来,春花欢喜的想站起身来迎接丈夫,
但动作却在空中定格了。
因为阿将身后跟着6个手臂刺青的凶神恶煞进来家中,春花颤抖的询问阿将
这是怎么回事。
「阿将……他们是…」
不好的预感垄罩春花的脑海……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