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83
明说的那些话,好像真在蜜泛红的耳朵内侧产生不少回音。
有超过三秒,耳朵竖得很直的蜜,脑袋好像真陷入一片空白;她目瞪口呆,
尾巴停止摇晃。
刚吞下一大口口水的明,颈子和背脊等处都冒出大量的汗水。
接着,又过约五秒,蜜开始傻笑;鼻孔扩大一圈,而声音非常小;断断续续
的气息,令胸腹连续颤抖。
蜜很开心,当然;早在好几天前,她就很期待能被明的精液灌满,只是不敢
主动提议;看到她全身都是肌肉,明没觉得倒胃口就已经很不错了。
知道明还有这么强烈的欲望,蜜光是猛摇尾巴、大口哈气,还不足以表达自
己有多兴奋;想用阴部磨蹭明的全身上下,只是那样实在太过粗鲁了。
必须得节制,蜜想,差点真的摇晃屁股。而通常,明看到她模仿犬科动物的
行为,不仅能够包容,还很快就表示欣赏。
无庸置疑的,这会让蜜感觉更加幸福。
明学得很快,事实上,她根本就不需要怎么培养;也许早在好些年前,她就
具备身为喂养者与理想情人的一切因子;冷静一点,蜜想,别一下说出自己的太
多想法。
现在是为了追求美感,才稍微掩饰;其实,这部分蜜一直做得不太成功,但
让明在已经大致理解的情形下接触新讯息,感觉也挺有趣的。
「连我们这些触手生物,也不见得能这么快就进入状况喔。」蜜说,伸出双
臂;先轻轻覆盖明的左右乳房,再用肉垫夹弄乳头。她一边仔细聆听明的喘息声,
一边说:「太不简单了。」
蜜吐出舌头,瞇起眼睛;明的美,原本就是极为罕见的;这一切究竟是主流
还是非主流,又有有多少人懂得欣赏;以上问题,对触手生物来说一直都不是那
么重要。
「特别是这边。」蜜说,用主要触手轻点明的肚子,「在和我们长期接触后,
明的子宫又有了不少变化呢。」
终於笑出声的蜜,抬高主要触手;她於明的肚脐下缘为起点,朝顺时钟方向
画了一圈又一圈;在心中的螺旋图案完成后,她改碰触明的腹股沟和髋关节;将
黏在一起的阴毛,磨蹭出一堆白色的泡沫;这几个部位在离开触手衣后,就变得
凉快许多。
如今,蜜又让明觉得暖和;汗水、淫水和精液等,让主要触手能够顺利的在
阴毛间移动。明低头,发现,几处肌肤已变得非常红;若蜜没有适时的改变方向
和力道,这几个部位就会发烫,甚至破皮。
几乎未压抑的蜜,任凭主要触手的末端溢出大量腺液;和明新涌出的淫水混
合后,黏性和颜色都几乎未变。这些液体,有不少都落至明的两腿内侧,甚至来
到屁股下缘;之中,也有不少是流至蜜的阴部;先是在毛发表面变得有些凉,然
后在靠近身体后,又再次被加热。
过约半分钟后,两人下半身的距离再次拉近。蜜跪在地上,负责大部分的动
作;先露出主要触手的根部,磨蹭明的阴蒂;两人的阴唇磨也蹭出大量声响,把
阴毛上的泡沫给压破大半;一边享受这些緻密、複杂的触感,一边嗅闻彼此的体
味,让明和蜜的心跳又再次加速。
无论内裤的质感怎样多变,在色情质感上都远远比不过由体液构成的薄弱屏
障;蕾丝可无法带来这样的体验,明想,舔湿双唇。
在一连串的动作后,精液的味道散得更开;原本,都快化为一层薄膜,已失
去超过一半的水分;蜜只要施展几个小型法术,就能够在不影响肌肤的情形,令
这些几乎彻底凝固的精液再次融化。
先前,明大可以只用两根指头,就把那些薄膜都撕下来。而她和蜜一样,都
对接下来的现象有所期待:刚融化的精液,在与汗水混合后,又散发出一股前所
未有的浓厚香气;类似乳脂、嫩芽和土壤的味道。
过约十秒后,存於明阴道内的精液也大量涌出;混有一点点的空气,「噗噜」、
「啪哇」等声响是难以避免的。然而,当气泡挤压阴道内的皱摺时,明还是会四
肢紧绷。
精液与淫水交融,变得非常稀;即便没用上子宫内的空间,明想,眼前的量
也足以装满不只一个牛奶瓶;她只要稍微侧躺,一只腿就会被覆盖大半。而在这
些混浊的液体中,混有不少有近乎全白的薄膜碎片;全集中在一起,足以把两人
的阴毛都给盖住。
又吞下一大口口水的明,看着精液薄膜的碎片,说:「好多层。」
「真是惊人啊。」蜜说,两边耳朵上下翻动,「这些现象,有不少都不是我
们能够掌握的喔。」
竖起鬍鬚的蜜,嘴角大大上扬;然而,与先前的相比,这些话还不足以让明
感到特别羞耻。
也该有更多刺激了,蜜想,舔一下鼻子。深吸一口气的她,慢慢摇晃双手;
十根指头上下移动,抓出密集的浅波。接着,她一边以肉垫夹弄明的乳头,一边
往上轻扯;食指和拇指轻挤、虎口和掌腹稍使劲磨蹭,令指缝间的肤肉都变得非
常突出。
一对巨乳被抬高、轻扯,让明忍不住大叫。蜜的温热鼻息,就吹在明的颈子
和胸口上。这种搔痒感,明想,除激起性欲之外,好像还有助於泌乳。
乳晕和乳头的都充满弹性,然而,除了嫩之外,这几个部位的触感其实不是
那么光滑;对於刚出生的小宝宝来说,得要有足够的摩擦力,才方便吸允;那些
颗粒,蜜想,有助於节省力气;明在怀着露之后,乳头不仅颜色加深,还变大一
些;无论是採取哪个角度,看来都比实际年龄要来得成熟许多。
这些,都不会在短时间内恢复;明不打算依赖灰池,显然真把自己给当成是
露的母亲;一想到这里,蜜除又感到有些罪恶外,也伸长舌头,使劲舔舐明胸口;
仔细品嚐新鲜的汗水,也清除先前留下的部分体液;接着,她让大量的唾液流过
明的乳房和肋间。
屏住呼吸的蜜,再次把头压低;不只有舌头,连她的嘴巴和鼻子,都被明的
乳房给夹住。
多么奢侈的享受,蜜想,用力深呼吸。她的舌头可不像泠或泥那样长,却还
是试着包覆明的乳房;先从左边开始,确定不行后,再换右边;在这过程中,蜜
虽感觉舌根有点酸疼,却还是很专心嗅闻明的体味;配上充满弹性的肌肤,一时
之间,蜜可停不下来。
明的心跳,穿过蜜的舌尖;立刻就震到牙齿和硬颚,蜜觉得,这真是太过瘾
了;此时,若是吞嚥口水,会令喉咙深处的回响更为低沉。
为了照顾到更大面积,蜜想,得更频繁的换边;在吐出更多唾液的同时,还
要一直摇头晃脑;这会让舌根和喉咙都更加酸疼,而她却不嫌麻烦。也正因为她
是如此乐意,所以才一直没有改变舌头长度。
蜜喜欢让动作複杂一些,哪怕这会让自己看来有些奇怪;在能量充足的情形
下,还做得这么没效率;然而,适时加入笨拙的感觉,有助於延长前戏的时间。
反覆进攻相同的部位,蜜想,能增进品嚐时的质量;最后就算得为此找藉口,
那种扭捏的过程,也能让她觉得兴奋。
曲起双臂的明,使劲大叫。此刻,蜜虽已经觉得非常过瘾,却不想让动作显
得单调。
很快的,蜜又用上牙齿;起先,是为了带来一点危险的感觉;像是饿狼扑在
可怜的少女身上。后者即便大叫,也无法得到足够的援助。就画面上看来,非常
的有说服力。毕竟,她们可是身在森林公园的深处。即便没有幻象遮掩,可能也
不会有人发现她们。
明的叫声,蜜想,只会惊动附近的鸟类;比起在卧房内,这里更像是犯罪现
场。
然而,过不到几秒,两人的笑声都带有一点嘻闹成分。
如今,蜜就算在明的面前张大嘴巴,又皱着一张脸,仍少了些威胁、虐待的
成分。
玩开了的两人,好像都变得比实际岁数要年轻许多。
口味很淡,明想,却更加有趣;在她的乳房和肩膀等处,蜜可以主动印上浅
浅的齿痕。她甚至还主动伸出双手,按压蜜的脑袋,像是小孩在跟家犬玩。
垂下耳朵的蜜,感觉自己就是个已经被彻底宠坏的傢伙;而一边接受良心的
谴责,一边猛摇尾巴,有助於体内的热流扩散。
此时,蜜不只是主要触手,连四肢和耳朵都在发颤。开心到极点的她,除了
想要抱紧明之外,还有点想要大声嚎叫。
在这过程中,明还以手肘按压自己的乳腺;「噗唰」、「吱啦」声响起,她
很主动的,把一堆乳汁都给挤到蜜的嘴里;两道乳柱在口中交错,散得非常开;
大片香甜、农稠的白雾,就在脣齿附近缭绕。
明有算准呼吸节奏,没让蜜呛到。
当蜜上嘴巴时,先吞下一大口,再使劲呼气;差一点,她就要让部分乳汁进
入鼻腔内。
要是让刚几出不久的香甜乳汁,从黑色的鼻孔流出来,感觉会很破坏情调;
别一次喝太多,蜜想,舔一下左边嘴角;明的最后一点乳汁,应该花更多时间来
品嚐;还有,最好别让这些乳汁流到草地上,那样实在太浪费了。
很快的,蜜呼出一大口气,弯下腰来。曲起双手的她,轻抓明的乳房,朝外
转动;十指分得很开,稍微拉扯。
蜜掌握得非常彻底,但不怎么按压;过约五秒后,明的乳汁就不再溢出;这
一次,是纯粹的按摩,而不是靠法术。
认为时机已经成熟的蜜,用食指和大拇指使劲掐弄明的两边乳头。后者伸长
脖子,大声淫叫。
咬着牙的明,迅速把双手抬至自己的耳朵附近,看来是想要把嘴巴──或整
张脸──都给盖住。而实际上,她只是想碰触蜜的脑袋。
蜜低下头,任凭自己的脸颊、鬍鬚、耳朵和颈子被明上下抚摸;既像是主人
在呵护宠物,也像是情侣间的互动;没有隔阂、默契足够,而几乎同时的,蜜也
用脸上的毛发,骚动明的口鼻。
过约一分钟后,明打了个大喷嚏;难免的,蜜的鬍鬚会刺激到鼻腔;这一下,
除稍微牵动到四肢外,也让明的乳房上下甩动好一阵。
突然,露伸展一下手脚;幅度很大,动作也很快;或许,她真是在抗议。
明抬起头,说:「惊动到宝宝了。」
点一下头的蜜,忍不住笑出来;刚才,她是透过主要触手感觉到的;一直贴
着明的肚子,却不插入;这样缓慢的节奏,或许让露也有些不耐烦。
蜜吐出舌头,把欲火压下一点;先将自己脸上的大半唾沫都给舔下肚,再用
位於下巴上的粗毛,替明的鼻子止痒。
在蜜弯下腰,而明也稍微挺起上半身后,两人的手臂就常相互磨蹭。和腹股
沟等处相比,两人手上的体液都很少,但也会发出不少声音;「唰啪」、「唰嘶」,
触感非常柔软。蜜的手肘,几乎佈满细长的毛发;既温暖又细緻,还会帮明吸去
多余的汗水。
偶而,明会用乳房去碰触蜜的肋间与腋下;为彻底感受蜜的身体,明甚至会
用上膝盖和小腿肚;相信只要姿势允许,她会很乐意在蜜的怀中打滚。
短时间之内,明也不打算再喷出大量乳汁;尽管如此,她仍会去揉捏自己的
乳房;为了接收到更多刺激,她乾脆摇晃上半身,用乳头使劲挤压蜜的手掌心。
在得知明的期望后,屏住呼吸的蜜,试着多用一些力;先把乳房往上拉,再
稍微往外扯;这一下,不只是肉垫,连爪子都留下不少红印。而几乎同时,蜜的
下半身也再次动作;把主要触手压低,去磨蹭明的阴唇;不仅挤压腹股沟,也更
积极的点弄阴蒂;两人的淫水,让铺盖在草地上的肉块变得更有光泽。
闭紧双眼的明,叫得更大声。蜜把双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再次问:「明在看
见自己的身体有这些改变后,真的不会后悔吗?」
「才不会呢。」明说,右眼半睁,「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哈嗯、再美好也
不过的进化。只要能成为适合你们的女人,我就算、嗯哼、不当人类、也没关系。」
「没有那么严重啦。」蜜说,用力眨一下眼睛。
再次看见明的笑容,让蜜垂下耳朵。此刻究竟是该高兴,还是该感到心疼;
一时之间,蜜又无法确定;然而,从心底涌上来的冰凉感,在形成不到几秒后就
彻底舒缓;最后留在胸腹深处的,就只剩下暖意而已。
现在的气氛这么好,不该让太严肃的话题来破坏气氛;这一点,她们倒是十
分肯定。此刻若是再开点玩笑,蜜想,应该不会太过分,「不过──」她看着明,
故意没把话说完。
下一秒,蜜将右手大拇指放在明的阴蒂上,往右转半圈。后者再次闭紧双眼、
大声尖叫。
又曲起四肢的明,自腰侧到舌根都不断颤抖。她晓得,自己现在的姿势,很
类似刚出生的婴儿,而这种期待被细心呵护的模样,尤其能让蜜感到兴奋。
「连子宫口都能吸吮,这实在很了不起。」嘴角上扬的蜜,继续强调:「别
说人类了,即使是在自然界里,也是一大奇蹟;啊──的确,有不少技巧,我们
还要向明讨教呢。」她只强调明的身体,而不检讨自己的性癖。
不意外的,蜜的这些行为,让明使劲摇头;为表示抗议,咬着牙的明,轻轻
搥打蜜的手脚。
蜜摇尾巴的速度,原比明的拳头要来得快,也更具力道。
而明的情绪一激动,也会让阴道吸吮得更加厉害;「嘶啦」、「啪唰」,发
出不少声音,她只能听得到一点点;拥有犬科动物部份能力的蜜,则是听得一清
二楚。
过约半分钟后,垂下双手的明,以稍快一些的速度扭动全身。要不了多久,
她就把双腿张开到极限。几乎是反射性的动作,明想,主要是因为蜜的四肢没有
挡着。
明若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可无法像这样露出阴部。然而,就算是为了表示欢
迎,她还是会觉得这样做实在过於露骨。
反正自己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穿衣服;满脸通红的明,一边想着这些琐
碎的细节,一边咬着牙。
蜜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在这同时,她也迅速摸过明的肩膀、肋间、腰侧和
双腿。
瞇起眼睛的蜜,没立刻插入;为顾及礼貌,她觉得至少要花五秒,把明的全
身上下都看得更仔细:即便曲起双腿,肌肉线条仍显得细緻;从膝盖到小腿肚的
线条,没有任何过分的突出或凹陷;每一处,都是那么的均匀;如此漂亮的脂肪
与肌肉比例,可无法藉由节食形成;不单只是因为年轻,营养均衡又常运动也是
主要因素;随角度的变化,明的这些肌肉可以迅速的从结实转为柔嫩。
没有任何死板或病态的感觉,蜜想,可说是满分的身体;只用上舌头或双手
还不够,晚一点,她还要用鼻子、下巴、脸颊和耳朵等处去使劲感受。
明皮肤上的光泽,在朝阳下略显厚重;因混合两人的体液,感觉就像是上了
一层薄薄的糖。
伸长脖子的蜜,立刻以舌头品嚐。过不到几秒,她就对明的阴唇伸出右手。
先把中指和食指都伸入阴道,把大小阴唇都给拉开。
「很美。」蜜说,口水从嘴巴两侧落下。可要是又看得太久,会辜负明的期

就在明刚吞下一口口水时,蜜瞬间挺腰;响起短促的「嘶啦」声,主要触手
立刻分开大阴唇和小阴唇,通过阴道中段;这是个惊喜,让忍不住明大笑。而当
蜜抽出超过一半的主要触手时,明又立刻尖叫,并捧着自己肚子。再次插入的蜜,
速度更快;和先前一样,最多只冲击到明的子宫口;有那么一瞬间,热痒感迅速
扩散,几乎让两人忽略淫水的黏腻和滑溜。
刚才,蜜的动作非常激烈。明很相信她,但还是得安抚露。
未停止抽动的蜜,先吐出一声「呜呼」,才说:「看到明在享乐的同时,还
不忘护住胎儿,真是令我兴奋到全身的毛发都颤抖。」
若蜜和露都有太多动作,明一定会忙到喘不过气来。蜜有察觉到这一点,明
很高兴,还忍不住挺胸。不过,蜜刚才的话,显然是为了被明吐槽才讲的。
「蜜好色。」明说,双眼半睁;没有更多形容,主要是为了避免咬到舌头。
蜜已经很进入状况,而明可能是因为没吃早餐的缘故,身体和精神仍有些连接不
上。
不能拖太久,蜜想,竖起耳朵。
两人的结合处满是淫水,蜜几乎是每把主要触手抽出一次,就会牵出不只三
条黏稠丝线;明的阴唇、腹股沟与屁股,又因为这些体液的连续堆叠而变得湿淋
淋;与先前混有太多汗水和精液的情形不同,现在,两人下半身的多处光泽都变
得非常轻盈、澄透。
闭紧嘴巴的明,试着忍住淫叫。然而,从阴部传来的吱啦声,仍然大到足以
惊动附近的野鸟。她好害羞,只想把脸给埋到蜜的手心。
过不到几秒,明又张大嘴巴、使劲淫叫。吐出舌头的她,很快舔过蜜的舌尖。
接着,明的四肢紧绷,胸部的起伏也增加;随着阴部的几下吸吮,大量的腺
液涌出;她高潮了,又一次。而几乎同时的,露又扭动手脚。稍微减轻力道的蜜,
把上半身压得更低。
混合两人的淫水,腺液迅速落入蜜的大腿内侧,甚至流到尾巴根部;即使有
风吹来,也不那么冰凉。毕竟是双手难以承接的量,的确能以氾滥成灾来形容;
而那一下喷溅,蜜想,以后应该有机会以脸或嘴来感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