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之神】(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晚上的星空灿烂辉煌,一颗颗星辰闪耀,那是一位位神灵的象征,当星辰化
作流星划过天际,飞向虚无,也就代表一位神灵的陨落。当天空出现新的星辰,
就说明有人成功托举神国,正式成为世界的顶层一员。
头顶的星空已经自尘星元年来300多年没有改变了,所有人都知道,沉寂
300多年的矛盾即将爆发,天空很可能出现如同古神陨落时的奇观——流星雨。
现在,在星光照耀下,罗德开始他成神的第一步,把动荡的半马人部落收为部署
(后宫)。
———————————————————————————
蒂亚丝带领着几人来到她发现的河岸附近,河岸周围开阔,能看见璨烂星空,
在路上蒂亚丝已经告诉几人罗德有一条蛇作为保护者,所以几人都小心翼翼,警
惕的望着周围。只有巫医还闲庭信步「你们不用担心,据蒂亚丝说的,那条蛇是
听命于那小树的,既然小树说可以救阿比盖尔,那条蛇就一定不会攻击我们」
「谁知道上回是不是那条蛇懒才没伤害蒂亚丝。」一个亲卫嘟囔着,巫医瞪
了她一眼,亲卫就不做声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解救首领」巫医正色说「小蒂亚
丝,快带我们去吧。」蒂亚丝点点头,带领几人向罗德处进发。
走了几十步,已经能看见小树了,就当人们松一口起时,一个亲卫说,「有
动静,在右边,小心」。说完,一条蛇尾甩过来,把亲卫甩到一边,「保护主人!」
布列塔妮喊着,抽出匕首,戒备在阿比盖尔和蒂亚丝身边,半马人亲卫也围成一
个圈,把昏迷的阿比盖尔保护起来。巫医也皱起了眉头,按理说不应该有袭击啊。
周围草丛沙沙作响,是条蛇在移动,可以凭借声音来判断。那条蛇好像并不
着急进攻,只是围着转圈,等待着攻击的好时机。不久,一阵风刮过来,周围都
是沙沙的声音,分辨不清敌人的方位。
动若脱兔,在半马人集中注意力在艾尔莎最后的声音来源时,她突然从另一
边冲了出来,手里的双匕(艾尔莎脱落的蛇牙)向一个半马人狠狠刺去,半马人
连忙举起小盾牌,二者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以半马人的四条腿都有点站立不
稳,可见艾尔莎的力道之大。见突袭无果,艾尔莎凭借反弹的力量又跳了回去,
继续游走,寻找机会。
「回来吧,艾尔莎,该作正事了。」罗德的精神波动传过来,让半马人送了
口气,艾尔莎不甘的收回匕首,扭动着蛇躯离开了。听见『沙沙』声走远,半马
人收回武器,抬着阿比盖尔向罗德处走去。
靠近小树,半马人才看清袭击者的全面目,一个妖艳的女王范雌性蛇人,正
用自己的蛇瞳恶狠狠的盯着她们。半马人不敢继续看,扭头看那个小树。「呃」
巫医瞪大眼睛「如此充沛的生命力」由于常年与草药打交道,巫医也能隐隐感觉
植物的生命力,生命力越多的效果自然越好,也越珍贵。但罗德的生命力还是让
她惊诧。
如果说巫医见过最珍贵的植物的生命力是一方池塘,那罗德的生命力就是浩
荡的湖泊,而这湖泊还有成长成海洋的能力。巫医暗暗心惊,心里别的小心思也
收了回去,这样的存在不是她能算计的。虽然不知道蒂亚丝怎么跟这位扯上关系,
巫医已经打定主意做首领的无脑死忠。
「呃,您说您可以救我母亲」蒂亚丝犹犹豫豫的上前对着小树说「如果您能
使我母亲痊愈让我干什么都行」后面的布列塔妮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麽。现在
部落局势动荡,很多有野心的半马人开始招揽同盟,想成为下一任首领,只有阿
比盖尔醒过来才能镇住场面,要不然她和蒂亚丝只能成为下一任首领的玩物,玩
腻了丢到野外自生自灭。
「把她抬到我旁边」罗德传来精神波动,他又示意把他枝干上新长的果子摘
下来,这是罗德主意识催生的。「喂她吃下去。」几人愣了愣,不知怎么办。
「我来吧。」布列塔妮走过去,吩咐一个亲卫去拿水。她把果子摘下来,跪坐在
阿比盖尔身边,把果子咬到嘴里嚼碎,果子一入嘴,布列塔妮就瞪大了眼睛,满
嘴清香,布列塔妮强忍着咽下果子的欲望,俯下身子,撬开阿比盖尔的嘴唇,用
舌头把嚼碎的碎渣和汁液推到阿比盖尔嘴里,然后扶起阿比盖尔,嘴对嘴的围着
水,直到把果子残渣都推进阿比盖尔肚子里。
半马人围在阿比盖尔周围休息,虽然是休息,眼睛却警惕的听着艾尔莎,巫
医在得到罗德允许后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小树。罗德则深入检查了阿比盖尔的情况,
检查一番后,罗德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这不是【诅咒】,而是【赐福】,
当然是魔改版的。
罗德一直以蒂亚丝的视觉看待事态的发展,蒂亚丝正好看见了一切,罗德一
直怀疑光头的实力,虽然可能是他在与『面具』对抗的时候消耗了底牌和实力,
但光头的确不是【超凡者】,如果是诅咒,就算光头施法后也虚脱了,也不至于
给阿比盖尔这样的强大【超凡者】造成如此的伤害,但【赐福】就不用了,【赐
福】几乎可以无视等级,嗯,就像隔壁世界的一位【强大神力】,看见自己信徒
被人打了,怒不可遏,直接【圣者下凡】痛打敌人,还被敌人打伤了……神术基
本都有这样的特点,主要看你是不是受你家神的喜爱。
罗德推测阿比盖尔中的是魔改的【赐福】,他顺着这个思路研究,果然如此。
这个术的正版是魔法女神的神术【乌鸦守护】,被赐福之后,被施法者会获得一
个乌鸦魔宠,可以当做天空的斥候用,危险时还能变成鸦首人身的强大战士。可
以说是身体虚弱的法师所喜爱的神术。
阿比盖尔中的这个版本,是改了三个方面。首先,【赐福】使用的都是【神
祇】赐下的能量,这个版本则是魔改了,【神祇】只起引导作用,转而运用被施
法者自身的能量,也就是生命能量,这样就造成了被施法者的生命流失。这类相
当于凭空造物的术法消耗都很大,除非到达【入圣者】的层次,都会丢到小命,
就算【入圣者】也会元气大伤,掉落等级,永远恢复不了。阿比盖尔只是一个比
较强大的【超凡者】,并不能承受下来。当然,解决方法也很简单,给阿比盖尔
提供足够的生命能量就行了,这对于别人来说估计是个不大不小的困难。对于罗
德……他啥都缺,就不缺生命能量。
其次,作为正规的【神术】,【乌鸦守护】其实是有保险的,当发现被施法
者有生命危险时,就会自动停下施法过程,转而治疗被施法者。魔改版把这个保
险去掉了,这个术会一直吸收被施法者的生命,直到被施法者死去。
最后,这个魔改的最简单的地方就是改了改施法的外表,把原来睿智理性的
乌鸦改成了腐烂的邪恶乌鸦,这样一来就更像【诅咒】了,起到欺骗的作用。
处理完魔改【乌鸦守护】之后(其实就是一直为阿比盖尔提供生命能量)。
罗德把阿比盖尔的精神拉进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既然自己都帮忙了,总得有点回
报吧。嗯,就玩玩半马人好了。
阿比盖尔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在一片虚无的空间里,虽然她昏迷了,
但偶尔的清醒还是让她了解了自己的处境,感受自己不再虚弱,阿比盖尔站起来,
打量着这个空间,刚才她感受到了一个强大的灵魂,强大的波动促使她清醒过来,
阿比盖尔估计是那棵树的灵魂。
「你猜测的很正确。」一个蓝色的需影在阿比盖尔面前显现,用赞许的语气
说道,阿比盖尔推测正主到了,作出半马人最恭敬的利益,双臂交叉在胸前,前
面的两条腿跪下,低下头「感谢您的慷慨,伟大的存在。」阿比盖尔恭敬的说。
「感谢是没有用的,半马人」罗德化身的蓝色虚影说道「等价交换的原则你
应该知道,现在,你有什么能拿出来报答我。」阿比盖尔的心沉了下去,亚马逊
的半马人部落不是多大的部落,没有什么可以入这位法眼的东西,其实,阿比盖
尔把罗德想成一个不出世的老怪物,以为自己在罗德眼里没有任何价值,结果恰
恰相反,罗德啥都想要,包括她本身。「这取决于您的意志,伟大的存在」
阿比盖尔头更低了。
呃,罗德听此愣了愣,他还以为有一阵的讨价还价,没想到阿比盖尔把皮球
踢了回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需要一批奴仆。」罗德如是说道。「我和部落将
是您的长矛,您的盾牌,您最忠心的奴隶,吾主。」阿比盖尔狂喜,能够作为伟
大存在的奴仆是许多种族渴望而不可得的事情,天大的馅饼砸到阿比盖尔头上,
她怎能不答应。原来阿比盖尔还以为罗德会强迫半马人血祭他或把部落所有人的
灵魂买给恶魔和魔鬼。
罗德威胁的话又被阿比盖尔呛回去了,没想到对方答应的如此干脆,罗德想
了许久的话都没派上用场,这让他很郁闷。其实,罗德还是不熟悉这世界的常识,
一个部落成为强大个人的奴仆在人看来是一件很光耀的事,不仅安全有了保障,
未来也能更好的发展。很多种族为了一个名额趋之若鹜。
嗯,在两者对对方都判断出错的情况下,这份契约就成立了。罗德伸出手指
一点,一份契约显现,旁边也显出了【契约之神】的圣徽——一台黄金天平,预
示这个契约受到【契约之神】的关注,任何违背契约的个人或群体都将受到一位
【强大神力】的神明【契约之神】与他的教会的仇视。
阿比盖尔看完之后,没有犹豫,直接签下了,虽然她现在昏迷,但她仍使部
落的首领,即使地位不稳,但在契约上仍可代表部落。签下契约,天平发出耀眼
白光,之后契约和天平都不见了,此时契约正式成立。
「吾主」
阿比盖尔谦卑的低下头,「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奴仆,那就履行职责吧」罗德
身躯渐渐凝实,但还是蓝色的实体。在阿比盖尔不解的目光中,罗德向下压半马
人的头,阿比盖尔听话的前肢跪下,再弯下腰,但不知道要干什么,罗德把阿比
盖尔的脑袋压到和自己的肉棒齐平,聪慧的半马人马上就想起了几天前追捕光头
时,光头也罢着玩意放到亚马逊女人嘴里让女人含,当时自己还很看不惯这件事,
没想到现在就轮到自己来做了,阿比盖尔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她讨厌这种行为,
但是给罗德口交反而让她感到荣幸。跟伟大存在交配的生物通常会得到极大的好
处,甚至有可能生下更强大的后代。
阿比盖尔想着那天女人口交的技巧,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先舔了舔,嗯,
没有异味,反而是植物的清香气息。阿比盖尔张开樱口,首先含住了龟头,舌头
一直在龟头上舔弄,偶尔怼怼中间的裂缝,过了会,阿比盖尔尝试含住更多的肉
棒,把头部再向前伸了伸,这下,为了不让牙齿碰到肉棒,阿比盖尔尽力张着嘴,
嘴里舌头的活动范围被限制了,只能在肉棒下方摩擦。
阿比盖尔感觉自己这麽好像并不能为主人带来快感,就把肉棒吐出来,一边
用手握着套弄,一边亲吻着龟头,抬着头望着自己主人的面孔,可罗德现在只以
蓝色的虚影显示,阿比盖尔看不出来什么,只能收回眼神,看着肉棒。忽然,阿
比盖尔注意到了自己那正随着身体移动而,一跳一跳的的乳房,阿比盖尔有了一
个大胆的计划。
阿比盖尔先更靠近了罗德,然后托起了自己的巨乳,如果不是像阿比盖尔这
样的巨乳,还真做不出来这样的动作,阿比盖尔让自己的乳头朝上,用乳房包住
肉棒,罗德立刻就感到了与阿比盖尔樱唇不同的滋味,阿比盖尔的乳房滑腻有弹
性,上面还有细小的汗珠,现在都成了润滑剂。阿比盖尔松开双手,乳房就靠在
肉棒两旁,阿比盖尔再伸出双臂,让自己的手臂撑住乳房,双臂绕过罗德,在罗
德屁股处两手交叉,成功固定好之后,阿比盖尔就开始上下耸动自己的上半身,
肉棒在白皙的乳房里时隐时现,旁边还各有粉色的乳头左右颤动,还有阿比盖尔
的一张带着红晕的俏脸羞涩的看着自己,强烈的视觉冲击给了罗德极大的满足感。
罗德不再控制,几下就射出来了,白浊的液体喷了阿比盖尔一脸,乳房上也
是精液,和雪白的乳房融合,几乎不分彼此。阿比盖尔松开手臂,乳房垂下,但
还有许多精液联系着,从肉棒到阿比盖尔的头发,俏脸,乳房,然后滴到地上。
罗德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场面,不去管喘息的阿比盖尔,转身走到阿比盖尔身
后,本来阿比盖尔条腿都是跪着的,看到罗德绕道自己后面,阿比盖尔自觉的撑
起后面的两条腿,准备迎接罗德的侵犯。
罗德抚摸着阿比盖尔的屁股,不得不承认,半马人因为时常奔跑,屁股都很
有弹性,摸起来很带感,罗德掰开阿比盖尔的屁股,露出湿漉漉的阴户和一个圆
形的小洞,罗德先伸出一根手指,插进阿比盖尔的阴户里,阿比盖尔发出呻吟,
罗德看差不多湿润了,就拔出手指,趁着阿比盖尔不注意,对准阿比盖尔的肝门,
一下子捅了进去。
「啊」
阿比盖尔受不了刺激,人类的半身一下子伸直,浑身肌肉颤抖,好一会才缓
过劲来。「主人……呼……」阿比盖尔穿着粗气,半扭着身子回头说「呼……呼
……请主人事先说一……啊……」原来罗德又趁着阿比盖尔没注意,直接把肉棒
插进了阿比盖尔的阴道中,阿比盖尔则翻了个妩媚的白眼,回过身子,承受罗德
的抽插。
由于半马人的阴道长在马的那一部分,所以半马人的阴道很长,罗德一进去
就感觉到了,罗德想了想,反正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就缓缓加大自己肉棒的尺寸。
阿比盖尔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热乎乎的棒子越来越长,半马人的阴道很长,里面更
是无人到达,娇嫩无比,罗德的肉棒越来越长,阿比盖尔的呻吟更是越来越大,
表情也越来越淫荡,现在已经开始疯狂的蹂躏自己的乳房了,渴望减轻一下令人
疯狂的酥麻感。
罗德使劲向前听着肉棒,终于,肉棒顶到了底,阿比盖尔使劲尖叫一声,哀
嚎着「主人……主人……快来啊……嘶……呃啊……主人……好长……阿比盖尔
……啊……」罗德见差不多了,猛的向前一耸,阿比盖尔发出更大声的尖叫,乳
房都被自己揉肿了,阿比盖尔开始扭动自己马的腰部和臀部,渴望更多的摩擦,
罗德更满意了,也开始抽插起来,此次都捅到底,阿比盖尔也随着罗德的频率发
出陶醉的叫声。
终于,阿比盖尔率先达到高潮,在尖叫声中,汁水喷涌,包裹了肉棒,罗德
也不坚持,顺势射出自己的精华。罗德抽出肉棒,液体流了一地,阿比盖尔正在
无意识的抽搐,其实本来没有这麽强烈的快感,只是罗德捅进了阿比盖尔的最里
面的嫩肉。嗯,毕竟是在罗德的精神世界中嘛,他还加大了阿比盖尔的神经敏感
度,这样玩的更爽呢,嗯,这是主要原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