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射姬】(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山水先生
说在前面:看了上一章各位的回复,发现各位看官对小生的小说设定有些误
解,小生的这本小说主题不是历史官场文,而是科技种田,科技种田其实就是主
角未来主要发展科技,用高科技来碾压世界,主角是有改变历史进程能力的,而
且这种改变可不是主角依附于朝廷,封王拜相那么简单,而是掀起跨时代的浪潮。
主角不会在十岁这个年纪停留太久,很快各位看官就能看到比较过瘾的肉戏
啦。继续求回复点赞,这是小生更新的动力源泉。
正文:
陈肇留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下人们,出门左拐直接就去见他三姨娘了。
陈八女有一个明媒正娶的老婆,外加五个小妾,六个女人都有生育,但是只
有正妻李氏生了陈肇这么一个儿子,其他的全都是女儿,陈八女努力了大半辈子,
也终究没有逃脱代代单传的命运。
陈肇的三姨娘名叫韶春泥,出身很是一般,但是人长得水灵漂亮,身材丰满,
陈八女年轻的时候在大街上一眼就相中了她,没多久就娶回了家当小妾,韶春泥
变成了陈三少奶,生下来陈桑兰一个女儿之后,就没再添儿女。
陈肇出生的时候,这位三姨娘也是对他宠爱有加,虽然不是自己生的,但是
名分和家族关系在这里摆着,女人哪有不喜欢儿子的呢?
陈肇来到左院的时候,正是院子里面清净的时间,母亲回娘家了,六姨娘和
五姨娘带着下人出去买东西了,院子里面二三四姨娘外加一个侍女正忙着打麻将
呢。
「哎哟,肇儿你怎么没出去玩,跑到这边来了?」三个姨娘一看见陈肇,全
都扔下手中的麻将牌,团团把他围在了中间,一身红衣的三姨娘跑的最快,走到
陈肇身边就对他脸上亲了一口。
「二姨娘三姨娘四姨娘下午好!你们在打牌呀!你们先打完这一局吧,我没
什么急事,等等没关系。」陈肇脸上摆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三个姨娘被陈肇乖巧的样子瞬间融化了心肝,一个个都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肇儿真长大了,知道关心姨娘了,是不是想买什么东西?姨娘带你去!」
二姨娘说道。
陈肇挠了挠头,说道:「二姨娘,孩儿确实有求于你们,孩儿想求三姨娘把
她的侍女刘月儿赐给孩儿当贴身侍女。」
三位姨娘一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三姨娘身上,三姨娘一愣,然后微
笑着对陈肇说道!:「肇儿长大了,这是看上三姨娘身边的侍女了?」
陈肇说道:「不瞒三姨娘,我看她穿红衣服的样子真好看,有三姨娘的几分
风采,就想让她待在我身边服侍我。」
三姨娘一听陈肇恭维的话,咯咯咯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另外两个姨娘也都
笑了起来,三姨娘笑罢说道:「宝宝这嘴巴甜的,可比你老爹强多了,宝宝你想
要侍女,我身边的两个全给你都成,就是这个刘月儿吧……她做事倒是挺麻利的,
就是脑筋有点死,认定了的事情怎么说也说不通,倔强的很呀。我不是不想把她
赐给肇儿,我怕她不听你话,惹你不开心了就不好了。」
四姨娘是个急性子,她一听立刻邹起眉头来:「三姐你心太善良了,侍女就
应该多加管教才是,肇儿看上了她是她的福分,要不你交给我,我一准把她调教
好了。」
三姨娘叹了口气,说道:「我若不是看她出身寒微,让我想起了我年轻的时
候,否则我早就把她换掉了,这个刘月儿毕竟品性不坏,服侍的我也挺好……」
陈肇这时候赶紧插嘴进来说道:「三姨娘,我不怕她不听我话,我长大了,
以后要见大世面,若连个侍女都害怕,传出去多丢人呀。」
三个姨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二姨娘说道:「三妹,要不等夫人回来,问
问夫人和老爷?」
三姨娘一时也有点拿不定主意,贴身侍女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
且陈肇毕竟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如果她把这个陈月儿赐给了陈肇,万一陈月儿真
把陈肇惹毛了,夫人和老爷都要怪罪在她头上。
陈肇人生阅历已经很是丰富,他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三姨娘心中的想法,便开
口说道:「三姨娘,你把刘月儿赐给我嘛!如果她真的不那么好,我再把她还给
三姨娘就是了!」
三姨娘最终还是抵不过陈肇的哀求,只能点头同意了。
之后,三姨娘拉着陈肇的手,来到了右院,在下人们的注视下,招手把刘月
儿唤了过来。
「刘月儿,你在我手下服侍我也有大半个年头了,我自认为待你不薄,今天
大少爷指明要你当他的侍女,我本觉得你难以胜任,但是还是答应了肇儿,你看
在我们相处些时日的份上,做好你本职的工作,更用心的服侍肇儿,你听懂了?」
三姨娘面色严肃的说道。
刘月儿立刻跪在地上,说道:「三夫人待我不薄,刘月儿记在心里,绝不敢
忘,少爷要了我去,我便是少爷的人。」
陈肇终于如愿,笑着先对三姨娘行了一礼,然后对刘月儿和芊芊招了招手,
两个侍女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院内。
刚一出院子,陈肇迎面就碰见了自从穿越以来最让他头痛的一号人物。
「哥哥!你昨天下午去哪里了?!我放学后寻遍家中也没找见你!」一个扎
着双麻花辫的可爱女孩儿一下子窜到陈肇身边,抓住他的手臂就不肯放开了。
陈璇,陈肇同父异母的妹妹,四姨娘的生女。
陈肇有三个姐姐三个妹妹,三位姐姐有两个早已出嫁,现在一个嫁往了河南
开封,另一个在临县钱塘。
家中的四个姐妹性格各异,然而这四人中唯独三妹陈璇最粘陈肇,一会儿不
见就要哭闹着要找哥哥,自从陈璇年纪到了开始上学(注释1 )以来,陈肇的日
子好过了许多,但是陈璇一放学,陈肇就又要头痛了。
这不,现在好巧不巧又碰上了这个小祖宗,陈肇灵机一动。
「璇儿!你看那边是什么?」陈肇面带惊恐,指着陈璇身后的一大片云彩大
喊,陈璇马上回过头来看,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等她疑惑的回过头来的时候,
陈肇早已经跑到院子里面去了。
「哥哥!你骗我!」陈璇小嘴一瘪,挥舞着双手就想跟着跑进去,这时候她
的生母四姨娘从院里走出来,按住她的肩膀训斥了一顿,陈璇眼里喊着眼泪,委
屈至极的跟着母亲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陈肇抓着两位侍女的手一路跑回自己房间里面,把门一关,听到院外面四姨
娘的声音,不禁暗自送了一口气,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的两个侍
女散发出来的气氛有些奇怪。
陈肇回过头来一看,芊芊满脸通红,整个人都快缩成一团了,肩膀也在抖,
刘月儿则是羞愤交加的盯着陈肇,一副要生吃了他的样子。
陈肇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刚才在情急之下居然抓了两个妹子的手,这两个
侍女可是从来没让男人碰过。
「两位见谅,一时情急,唐突了两位……」陈肇有点不太好意思。
刘月儿和芊芊全都面露惊讶,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
新主子居然这么有礼貌。
芊芊性格柔弱的很,她不会让这位新主子难做的,便赶紧回话道:「芊芊跟
了少爷,就是少爷的人了,没有什么唐突的。」
陈肇抱歉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们跟了我不假,但是我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芊芊听到陈肇这句话直接愣住,刘月儿则咬着嘴唇看着陈肇,似乎在想他这
句话是真是假。
陈肇感觉气氛稍微有些尴尬,他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了身上还有一样新鲜玩
意呢,然后从身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两支棒棒糖,递给面前两位还在红着脸的侍
女道:「也没有准备见面礼给你们,这两个糖果,你们拿去尝尝吧。」
刘月儿和芊芊更加诧异的互相望了一眼,她们身为下人,怎么还有见面礼可
以拿?芊芊想开口推辞,但是陈肇已经把糖塞到了她手里,再加上这个糖果看起
来也不像是贵重的东西,两个侍女就行礼谢过接了过来。
拿到手上之后,两人才发现这糖没那么简单。糖果的总体构造上跟糖人有些
相似,都是一根细棍顶着一块糖,但是为什么这个糖果闻起来如此香甜?
这两根棒棒糖,自然不是属于这个年代的造物,是陈肇从山水先生那里兑换
过来的,即便是在现代,这两根棒棒糖也不是很常见,可不要把它们想象成路边
小卖部里面卖的那种普通棒棒糖,这是瑞士莲的巧克力棒棒糖,味道以香甜为主,
可可的浓郁香味再加上奶油甜,味道连口味挑剔的现代女孩都没有抵抗力,在品
牌超市里面才能买得到。
「尝尝吧,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陈肇往凳子上面一坐,看着她们说
道。
芊芊和刘月儿把糖果含进嘴里面的一瞬间,两人的脸上瞬间爆发出了光彩,
显然这种棒棒糖的味道实在是太美妙了,刘月儿满脸的不可思议,她把棒棒糖从
嘴里面拿出来,担心的问道:「少爷,这糖果,当真很便宜?」
刘月儿这么一说,芊芊也不敢吃了,两个小侍女有些心惊胆颤的望着陈肇,
生怕这糖果是陈肇从老爷那里偷来的珍藏小吃。
「你们吃就是了,这糖果是我从一个洋人手里面买过来的,这是西方洋人的
特产,很便宜的,你们不信我明天还能买来。」陈肇也没说谎,他确实是从「洋
人」山水先生那里买来的,说罢陈肇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两个小侍女可
真够可怜的,连吃点好东西都要小心翼翼。
两个侍女本来就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把棒棒糖从嘴里面拿出来,听到陈肇的解
释之后,两人才把糖塞回到嘴里面,刘月儿自从进到陈肇房间里之后,俏脸一直
没怎么有表情,吃糖的时候陈肇才在她的脸上看出来幸福的表情。
芊芊的表现则更夸张,吃着吃着眼泪都掉下来了,陈肇吓了一跳,忙问:
「芊芊是不是吃不惯这个味道?不喜欢就丢掉!」
芊芊擦了擦眼泪,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芊芊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太感动了。」
陈肇没接话,心中已经在暗暗叹息。
两根陈肇已经司空见惯的棒棒糖,一下子缓和的房间里面的气氛,两位侍女
终于在心理上接受了这位小少爷。刘月儿看着边吃边哭的芊芊,她心里很明白,
芊芊哭的不仅仅是嘴里那从未吃过的糖果,她还在哭自己遇上了一个心地善良的
主子,一想到未来要向这样一个以礼待人的主人托付终生,怎能不哭着感谢老天
给了自己一个好归宿?刘月儿想到这里,也终于露出了微笑。
等两人吃完之后,陈肇详细的问了两个人的身世,相当于好好深入了解了一
番,晚饭本来还想跟两个侍女在一桌子上吃,人家根本就不肯,明代家族的尊卑
制度注定不能让侍女跟主子在同一桌上吃饭,陈肇知道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已经
在她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想法,那就慢慢来吧。
晚饭之后,陈肇习惯性的就像自己洗漱一下就准备休息了,结果芊芊和刘月
儿根本不肯让他亲自动手,两个妹子在自己身边忙来忙去,有是洗脚有是擦身,
陈肇也没推辞,如果这种工作都推掉,两个侍女恐怕心里就要不安了。
夜晚降临,芊芊和刘月儿心里都有些打鼓,这个夜晚对她们这些侍女来说是
很特别的,不过她们预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陈肇只是单纯的给她们安排了房间,
然后就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两个侍女躺在床上之后,都没有睡觉的心思,各自睁着眼睛想着今天发生的
事情。
「月儿姐,少爷是个好心人。」芊芊缩在被窝里面,率先把心里的想法小声
告诉了临床的刘月儿。
「是。」刘月儿简单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芊芊其实还有一肚子话想说,但是她和刘月儿也不是那么熟识,想了想还是
没好意思说出口。
就在两个侍女进行简单交流的时候,陈肇躺在自己床上也在交流,只不过他
是在用意念交流,交流的对象也很奇特,是那位存在于他灵魂中的山水先生。
「陈肇,为什么不按照计划行事啊!」山水先生一上来就开始责怪陈肇。
陈肇撇了撇嘴巴说道:「我真怀疑你有没有良心,这两个侍女一个比一个可
怜,我可不忍心再对她们要求什么事情。」
在跟山水先生相遇的这三天中,陈肇具体了解了山水先生的兑换功能。
山水先生这里下到修补衣物的绣花针,上到能灭绝人类的原子弹,全都是可
以兑换的,只不过耗费的点数天差地别,绣花针这种简单造物一个点数就可以兑
换一大把,陈肇送给两位小侍女的棒棒糖也是用一个点数换来的,而原子弹这种
东西,耗费点数已经是天文数字。
陈肇在兑换列表里面总结了一下点数消耗规律,发现了一些比较有趣的规律。
第一个规律,越先进的东西,消耗的点数会呈指数量级增加,打个比方,一
块标准钢耗费10点就可以兑换,但是一块现代工业级合金钢则直接上到了50点,
距离这个时代越远,要求技术越高的东西就越贵。
第二个规律,构造越复杂的东西,消耗的点数同样会大幅度增加,最简单的
例子,一把现代P250手枪需要370 点点数,而所有的P250手枪零件,加起来也只
不过80点左右,如果陈肇会自己组装手枪,花点时间就能用80点得到370 点的P250,
而陈肇手上如果有加工零件的车床,那情况又不一样了,直接花10点左右把原材
料兑换出来,然后手动加工零件,再组装起来,还是那一把P250.
第三个规律,一样物品如果被兑换过一次之后,这件物品的兑换价格会下降。
陈肇第一次主动兑换的东西,就是一盒十二支封装的瑞士莲巧克力棒棒糖,花费
了一个点数,陈肇无意间找到自己的兑换记录物品之后,瑞士莲棒棒糖的兑换价
格仍然是一点,但是一点点数能兑换一盒零一根棒棒糖了。
陈肇自己想了想为什么兑换过的东西会变便宜,其实很好理解,举个极端的
例子,如果陈肇有足够的点数,把整个现代的东西都兑换到明代,那么明代跟现
代就没有时代上的差距了,根据第一个规律,越是跨时代的东西越贵,既然没时
代差距了,兑换的东西自然就便宜了。
研究完兑换规律之后,陈肇自然开始兴奋的研究点数了。
点数分为两种,第一种为「江山点数」,这种点数的作用就是进行物品兑换,
第二种为「信仰点数」,这种点数可以在山水先生那里强化身体。
强化身体的选项非常多,小到改善骨质疏松,大到延长寿命,全都有,增加
力量、增加肺活量、增加性能力全都不在话下,但是强化的上限不能超越人体的
极限,也就是说,不论你怎么强化,你依旧是一个人,是一个比一般人更加强壮
的人罢了。
最贵的延长寿命比物品兑换里面的原子弹还要昂贵许多,这让陈肇认识到一
件事情,延长生命远比毁灭生命更加困难。
江山点数的获取山水先生已经对陈肇详细介绍过,山水先生会根据陈肇的性
兴奋程度、荷尔蒙分泌程度,以及做爱对象的相关数值来进行性爱评分,分数越
高给的江山点数就越高。
而信仰点数的获取山水先生并没有多过于介绍,仅仅说这个点数每天都会给,
至于给多少,要看有多少真正忠心于陈肇的人,对陈肇效忠的人越多,信仰点数
就会越多。
了解到这些之后,陈肇立刻就开始制定发展计划了。
首先是怎么获取江山点数的问题,陈肇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太小了,即便真的
尝试去做爱啊什么的给的江山点数也会很少,这一点已经跟山水先生交流过了,
山水先生也承认以现在陈肇的发育情况,并不能大量获得江山点数。
这三天中,陈肇每天都会偷偷摸摸的去水车磨坊那边,看看那对偷情佃户有
没有继续,然而现在正是农忙季节,两人三天仅仅在水车磨坊里面见面了一次。
看别人做爱一样能引起陈肇的性兴奋,但是通过这个手段获取的江山点数实
在是少得可怜,一次才3 点,两次看完陈肇的江山点数一共加了7 点。
7 点能买什么东西呢?陈肇草草看了看,一支他习惯使用的钢笔都要5 点,
一本《明史纪事本末》要3 点,一包他抽习惯的玉溪烟4 点,就是这些最基本的
最琐碎的东西都要花光全身家当。
既然自己亲自上伤身体还没什么大收获,那至少要找个能天天看春宫戏的地
方吧?虽然一次只有个3-4 点江山点数,那也聊胜于无嘛。
于是陈肇就打起了收侍女,让两个侍女表演磨镜子的主意,一想到两个如花
似玉的妹子裸体缠绵在一起,互相逗弄着对方下体花瓣和上面的一对未熟的小葡
萄,陈肇想想也觉得挺兴奋的,于是陈肇就花了一点江山点数买了棒棒糖,用这
种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糖果来收买人心,让两位小侍女乖乖听话。
但是事实证明,陈肇这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一见到这两个小侍女,就真的
没有那个心情对她们提这种有些变态的请求了,如果是两个肯收钱办事的妓女,
陈肇那肯定愿意花钱让她们表演,关键这两个小侍女跟着他以后,就把自己的终
生托付给了他,以后就是他的人了,那种对未来期待的神情,让陈肇根本无法开
口。
陈肇是个有良心的人,他不愿意做山水先生也拿他没办法。
陈肇脑子里面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没多久就倦意袭来,他知道自己还是个
十岁的小孩子,精神状态还没有成年人那么好,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稍有炎热大明春末,夜晚还是有些许的凉意,远不如现代舒适的古代床铺让
陈肇睡的有些不舒服,凌晨时分做了一个梦,感觉自己全身凉飕飕的,陈肇心想
该不会是自己蹬了被子吧,突然陈肇醒了过来,朦胧的月色之中,刘月儿穿着一
身粉红主腰(流行于明代的内衣),正伸着光洁的玉臂给他盖被子呢。
「少爷,我吵醒你了?」刘月儿看到陈肇睁开眼睛,便小声问道。
「嗯……做了个梦……」陈肇说着,思维却全然不在对话上面了,刘月儿的
主腰实在是太诱惑了,两条本就不怎么贴身的肩带挂在肩上,胸前的乳沟已经露
了出来,一对已经发育了不少的乳房把前胸上的布片顶了起来,下面的肚兜勉强
罩住刘月儿的小肚子,三根红绳绕过她的细腰,跟现代的情趣内衣都有的一拼。
刘月儿注意到了陈肇略显饥渴的目光,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就穿了内衣,刘
月儿轻声「呀」了一下,然后赶紧用手捂住胸口,红着脸小跑回了卧室,把身体
藏在门后面之后,又探头对陈肇说道:「少爷还小,等少爷再大些吧。」
陈肇咽了咽口水,有些愣神的点了点头,刘月儿吃吃轻笑了一下,说了句
「少爷盖好被子,莫染上风寒」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
陈肇有些意犹未尽的躺倒在床上,心理上感觉自己满足极了,也就是在古代,
才有侍女肯这样夜里面还要起床看看自己少爷有没有盖好被子,别看刘月儿脸上
有些冷淡,话也不多,但是她的付出都是悄无声息的。
第二天起床之后,两个侍女一早就起来了,陈肇发现自己昨天穿的衣服已经
被洗干净了晾在了外面,芊芊手里面拿着一个湿毛巾,一进屋看到陈肇醒了,马
上微微一福,对面外的刘月儿喊了一声「月儿姐,少爷醒啦!」,两位侍女立刻
开始服侍陈肇起床,陈肇有些受宠若惊,默默接受了两位侍女的好意。
「现有江山点数6 点,信仰点数15点!」陈肇完全清醒之后,立刻就听到了
山水先生的汇报,陈肇一愣,15点信仰点数?!
「等等,信仰点数昨天不是比江山点数还低么,我记得只有五点啊,怎么突
然暴增了10点啊!」陈肇赶紧问山水先生。
「因为那两个侍女呀!她们对你肯定是忠心无二的,因为这种赤城之心实在
是可贵,在现代社会根本找不到,因此她们提供的信仰点数是很高的。」
陈肇心中一喜,说道:「山水先生啊!那我多找几个侍女,岂不是要发达了?!」
山水先生哼了一声说道:「你在找几个侍女,你身边的这两个侍女还会像现
在这样对你忠心无二么?」
陈肇一听,顿时就明白了,是呀,现在刚刚收了两个,转眼又要收,这两个
小侍女心里会怎么想?
不过陈肇还是没有灰心,毕竟来日方长,先把关系打好,以后再收也就不难
了。
15点信仰点数能强化的项目已经有不少了,比如「微弱提升左臂力量」,
「微弱提升韧带柔韧性」等等等等,全身上下各种强度都可以微弱提升。
现在正是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间,陈八女和三位姨娘外加四位姐妹
都在,陈肇一进来,陈八女就用暧昧的目光看着儿子,三位姨娘也都笑着看他,
唯独妹妹陈璇的眼神很是幽怨,想来是昨天被陈肇骗了那一下,现在还没有缓过
劲来,陈肇给长辈们行了礼,便一边坐在桌子上吃饭,一边翻看信仰点数能兑换
的东西,心情显得很好。
「哥哥,你傻笑什么?」陈璇坐在旁边,昂着脸问陈肇。
陈肇看了陈璇一眼,说道:「哥哥没傻笑,璇儿赶紧吃了早饭,预习一下功
课吧,再过两个时辰就要上课去了吧?」
陈璇瘪了瘪嘴巴,继续埋头跟早饭战斗,陈肇摇了摇头,继续看,突然,他
看到了这么一项「略微提升对鼠疫、痢疾、白喉等烈性传染病的抵抗力」,陈肇
一愣,继而脸色大变!
陈璇偷看了哥哥一眼,也吓了一跳,问道:「哥哥,你脸怎么白了?」
陈肇猛地撂下筷子,对一桌家里人说道:「孩儿有些事情,等一会儿再来吃!」
说罢也不等家里人回话,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自己房间里面芊芊和
刘月儿正搬着小凳子围在桌子前准备开饭,一看少爷怎么急急忙忙的又跑回来了?
「少爷,怎么了?」芊芊赶紧站起来问道。
「你们俩吃,我回屋里面找点东西!」陈肇一把把芊芊按回到凳子上,一溜
烟的回到自己屋子里面,还把门给关上了。
两个侍女面面相觑,全然不知道这位小少爷又在搞什么事情。
「山水先生,快!给我查一查明代江浙地区的疫情情况!」陈肇赶紧唤出山
水先生。
山水先生慢悠悠的说道:「本系统不提供查询功能,话说你不是一个历史学
家么,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很了解吗?」
陈肇一拍大腿,急道:「哎呀,我虽然是个学历史的,但是主要研究的重要
的历史事件,怎么会在意明朝万历年间什么时候发生过大规模流行性瘟疫啊,要
命要命!在这个医疗条件底下的年代,遇见瘟疫都是要靠求神拜佛的,万一真的
来一场大鼠疫,我这一家子全都要性命不保啊!」
山水先生满不在乎:「一册《明代瘟疫于明代社会》论文,江山点数3 点,
换不换?」
陈肇心想这个时候谁还在乎点数?赶紧就说换了换了!
江山点数瞬间少了一半,一本现代论文瞬间出现在陈肇手中,陈肇顾不得心
疼点数,赶紧坐在桌子前,翻开了论文的目录,寻找明代被记录进来的瘟疫流行
年代。
不过其然,陈肇的担心是正确的,在万历三年,就有那么一场疑似痢疾的流
行性疾病在江浙地区爆发了,有上千户受灾,上万人感染,数十万人被迫背井离
乡,有上香拜佛的,有自残挖肝救母的,还有纵火烧村的,可以想象这个乱景,
实在是太过于骇人。
万历三年,还有不足三年的时间,痢疾就要通过一艘南阳货船流传到江浙来
了!
陈肇这个时候心里面还是有些庆幸的,幸亏没有马上就要爆发疫情,至少给
了陈肇缓冲周旋的时间,如果现在就要爆发瘟疫,陈肇如何能说服家里的一家老
小外出避难?就算成功说动了他们,真的发生瘟疫之后家里人岂不是要把他当成
未卜先知的神仙?
陈肇感觉自己头很痛,果然穿越不是一件简单的差事啊!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陈肇这个时候光顾着头疼了,他没有想
到,就是这么一场痢疾瘟疫,让他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地主少爷,摇身一变成为了
远近闻名的陈小神医,中一次彩票可能引发一场夫妻离婚,同样,一场大灾祸也
伴随着机遇,只不过陈肇现在还没有发现罢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之后已经是万历二年。
陈肇已经穿越过来一年了,这一年间,他跟两位侍女的关系变得愈发深厚,
两位侍女已经对陈肇毫无防备,把他当做了至亲之人,陈肇已经用日常的行动告
诉了她门,自己是一个值得她门侍奉的好主子,每天吃过饭,陈肇总喜欢「偷拿」
一点桌子上的肉菜、糕点带回自己房间,给两位小侍女加加菜,偶尔还会带她们
上县城里面溜达溜达,给她们购置新衣服,看看外面的景致。
芊芊和刘月儿因为营养跟了上来,脸色也越来越好看,身体发育的更快,然
后两人相隔一个月,都迎来了自己的初潮。
两个侍女毕竟是服侍过女人的,对待自己的这种状况她们也很清楚,这是成
熟的标志,女性独有的那种妩媚感一天比一天浓厚,对待陈肇也越发温柔起来,
就等着陈肇那一天能够临幸自己,做一回真正的女人了,而陈肇依旧坚持原则,
最多在晚上的时候在她们身上过过手瘾也就算了。
当然,陈肇如果整天吃吃喝喝过过手瘾不努力追求上进,那他就做不成我们
的主角了。
陈肇已经想好了在不全家搬迁的情况下,抵御万历三年将要到来的痢疾瘟疫。
在万历元年的夏天陈肇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央求着老爹陈八女要去学
医,陈八女是一个头两个大,他心里面对自己儿子未来是有些规划的,毕竟自己
就这么一个儿子,未来的家族大业还是要靠陈肇来主持,因此陈八女想早早的就
带着儿子熟悉身为一个地主要做些什么事情,各位看官可别小瞧了地主这个行业,
地主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一样整天躺在家中收收地税,买卖土地就完事了,地主
要跟农名打交道,还要跟官府打交道,起到一个协调农民和官府的重要作用,如
果一个地主不会做人做事,很快整个家族就会入不敷出,然后官方就开始来收土
地,卖给其他会打理的地主家了。
儿子嚷着要去学医,虽然医卜在明朝的地位处于中游顶尖的位置,但是陈八
女内心还是希望儿子能跟着自己干地主这一行的,陈八女熬不过陈肇的哀求,心
想估计儿子只是临时起兴,学不了多久就会感觉到辛苦,多半就要放弃了,最后
不还是要回到你老爹我身边跟着我干?再加上陈八女现在还是年富力强的年龄,
也不怕儿子多任性两年。
陈八女心中算盘打得啪啪响,大手一挥就让陈肇学医去了。
陈肇身份摆在那里,拜师按理说是要找一个杭州府里面顶尖的医生来学医,
但是陈肇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不顾跟着他的马管家的反对,找了一个二流郎中
来给他当学徒。
这位不怎么有名的二流郎中名叫钱飞,自号捻药医师,在杭州府混了小半辈
子也没混出什么名堂,陈肇刚一接触这个人,就把他的脾气摸了个通透,钱郎中
性格有些马虎,做事情也不拘小节,给人家抓药看病不是特别严谨,凭着望闻问
切的第一感觉就给人家开药单子,因此他的病人的治愈率并没有几位名医那么高,
不过钱郎中毕竟也治愈过不少病人,加上收费较低,名声还算是好的。
钱飞一听陈肇要来当学徒学医,一开始是打算拒绝的,虽然他名声一般,但
是想到他这里来学一门手艺的穷人孩子还是有很多的,但是一听说陈肇是杭州府
仁和县大地主陈家的大公子的时候,钱飞就动心了。
陈肇也是个懂事的人,他知道自己最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家中的金银了,上
门拜访的时候就提了五斤极品五花肉,两段彩绸,一坛陈年好酒当见面礼,钱飞
笑呵呵的就收下了,然后照例钱飞稍微考验了一下陈肇的医学天赋,陈肇可是活
了三十多的老社会了,钱飞的问题他对答如流,还能时不时的举一反三,钱飞被
陈肇的天赋惊的无以复加,立刻就动了收徒的心思。
注释1 :看官们可能比较奇怪,怎么古代的女孩儿也能上学了?「女子无才
便是德」确实是古代比较普遍的价值观,但是要知道并不是整个明朝的人全都近
乎变态一般的追求女性「三从四德」,三国时期蔡文姬就是个文化人,南宋的李
清照已经非常出名了,历史中的明代,女子上学已经不是新鲜事情,但是这些能
上学的女子,大多数都是书香世家或者地主阶级的后代,学的也大多是一些皮毛,
让她们知书达理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