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03
「那么,明!欢迎来到母乳的异想世界!」丝兴奋的大喊,翠绿色的眸子兴
奋的另他看起来像是猫头鹰一样。
仔细一看,这个空间上上下下都安置着母乳罐还有向是饲料槽的东西,那些
饲料槽里面的草不是草,是看起来作的非常像的绿色巧克力。
「这些──都是泥作的喔!!」丝看起来兴奋到过了头,甚至还转起圈圈来
了。
「还有这些,这些器具,一应俱全!」丝越说越兴奋,手编不知道从哪弄来
了榨乳器具,扩张器,甚至还有许多明只在农业书籍上看过的用品,从家畜用的
大型浣肠针筒,到榨乳桶,以及让明很不安的,用来刺探乳牛直肠用的塑胶手套。
「你们真变态。」明说,眉头紧皱。丝、泥和泠缩起子,以为自己终於踩到
明的底线。然而,事实上,明却是一边脱下睡衣,露出了底下丰满的曲线一边说:
「我可不会因为梦里的内容很夸张,在现实中也上瘾的喔。听着,这是尽喂养者
的义务,可不是因为我很变态喔。」
虽这么强调,阴蒂和乳头却又充血到极限;心跳加快的明,猛吞口水;侧过
身体,遮掩两腿内侧的淫水,却挡不住从阴部散发出的浓烈香气。
丝、泥和泠都松一口气,终究,是明提议要於禁欲之后,在梦里玩些特别夸
张的。喂养者不会出尔反尔,只会营造出好像很难取悦的感觉,好让当下的氛围
与常识连续碰撞。
丝舔一下嘴唇,说:「明也真是的,到这时候还假装不比我们色。」
梦境里面,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农场,这次的梦境是丝主导的,而其中的变态
元素可真是另明大开眼界,丝大概是把所有的变态能量都一次榨出来了。
像是嫌这样还不够,丝还拿出了一套乳牛装,特别的凸显胸部,而且手臂套
以及袜子还有乳牛斑纹,质感摸起来非常舒适,像是天鹅绒般的滑顺。
「你们啊,到底是忍耐多久了?」明噘着嘴嘟囊到,丝只是兴奋的鼻孔微张。
明其实也相当的兴奋,他的乳头已经开始颤抖的溢出母乳,阴道口也流出淫
水,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肛门也兴奋的微微颤动收缩。
「既然你们这么期待,那么……那么我也不能让你们失望啰~ 」明看起来有
点不情愿,但是实际上他也已经春潮氾滥。
於是,明开始穿上那套看起来只会让变态程度有增无减的乳牛装,丝竟然还
准备了牛角还有尾巴,真是准备齐全,果然是想让他当乳牛很久了吧。
而丝跟泥竟然还穿着挤奶女工的连身裤装,这让明有一种真的要进入农场被
挤奶的感觉。
但是,还不坏!
明抬高右边眉毛,说:「过一阵子后,我要让露也穿上这件衣服。」
丝点一下头,开口:「挺适合她的。」
泥也使劲点头,问:「明也会希望蜜穿看看吗?」
「还是明觉得蜜当狗就好了?」泠说,语气平静,却让其他人都倒抽一口气。
明强调:「我才没那么说!」
不过泠的确说到重点了,等一下,她要奖励他;现在,他代替她失去形象,
得到一点补场也是应该的。
丝一边用次要触手拍泠的屁股,一边说:「我要跟蜜讲。」
「呜呜──」泠缩着头,但眼中的光芒没有缩小。
一反往常的,泥表现得最为积极,竟主动帮明换上乳牛装。
母乳从醃红的乳头中持续溢出,随后变成夸张的喷溅,而她又距离明最近,
自然是早就张大嘴巴;先享受被白色喷泉浇灌的感觉,然后再一口含住两边乳头。
「呜───!」
用舌尖感受乳头弹跳的滋味,然后使劲呼气;刹那间,扮演农家女的泥,竟
然比明还要像头乳牛。
或者其他牲畜,丝想,跳到明的左手边;先让姊姊吸个够,自己就负责把明
头发、肋间等处的乳汁给舔乾净,这是好妹妹该做的。
泠只是慢慢前进,可一对舌头迅速伸出;一根缠住明的雪白乳肉,连续蠕动,
把乳汁挤出更多;泥根本来不及吞,而从嘴角溢出的乳汁,全都落到泠的另一根
舌头上。
明抓着看起来向栏杆一样的东西,撑着自己的身体,雪白的双乳不断的被丝
跟泠挤压变型,喷出大鼓大鼓的奶汁。
「明!叫哞!」丝似乎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你现在是一头牛喔!」
明听了之后,尴尬的试着叫了几声,「哞……哞?」
虽然教的尴尬而且有点毫无感情,但是这似乎让泠还有丝更兴奋了,泥则是
更用力的吸吮着明的乳头,她以灵巧的舌尖舔弄着明的乳头,明可以感觉到那湿
滑柔顺的触感。……
而丝也不打算跟姐姐抢明的母乳喝,她更有兴趣的地方在於明的屁股上,她
来到了明的臀部,并且用舌尖轻舔明那粉红色的肛门口。
「呼噜──明的屁眼,还是……呼噜,这么美味呢~」丝陶醉的说到,明娇
叫了一声,肛门口被丝舔弄得快感让她的双腿剧烈的忏抖了一下。
长期以来被针对的开发,明的屁眼早就已经成为了明的敏感带,而丝早就摸
透了明的肛门哪里最敏感。
「那么,要来作直检啰~屁股抬高!」丝一面舔一面说到,同时还给右手带
起了直肠检查用的橡胶手套,虽然实际上根本就不需要,梦境中的明,直肠乾净
的根本就不需要这种东西。
但是这种气氛已经让明兴奋到一个不行,她已经开始吸舔着泠的主要触手,
并且享受着那强烈又特殊的气味。
内心挣扎是难免的,可现在让他们为所欲为,以后也更放心对他们予取予求;
下一次,给丝和泥都戴上项圈,再逼泠穿得像是二十世纪初的管家;喂养者绝对
是尽心尽力的,可在付出的同时,这种计算也是在所难免;谁主动,谁就会表现
得比较过分;此外,让自己显得卑鄙一点,反而更能进入状况;说到性爱,明的
计算始终很正确。
「噗呼──」明几乎是一边笑,一边抬高臀部含住泠的主要触手;用齿缝按
摩触手末端,让颤动的舌头与喘息配合;强烈的刺激,让泠差点大叫。
明很有成就感,而在这同时,她也仔细感受丝的触手头发;先磨蹭肛门,把
唾液尽量抹开;然后,由上而下的用手指慢慢挤开花朵般的肛门。
已经不会很紧张了,但连皱摺都被看得一清二楚,还是会让明忍不住咬牙;
那不是阴道,唉──为什么老对那么髒的地方有兴趣呢?丝的热情,明有时很难
跟得上,但也只是热身所需时间的差异而已。
丝面带疯狂的笑容,手指将明的屁眼称开,甚至连皱摺都要被拉平的程度,
里面渗出了肠液,丝舔了一口,明的肛门微微颤抖,一开一合,「呼呼,呼呼呼。」
丝浓重的喘着气,随后猛然的把鼻子贴在明的肛门上面嗅闻。
丝的整只手不断的深入,深入,明可以感觉到丝那细嫩的手指还有手臂正在
翻搅她的直肠,一种前所未有,跟以往肛交不一样的充实感冲击着明,真是变态
的孩子,明想,同时扭动着臀部,摇摆着臀肉配合着丝的动作让她深入。
突然间,似乎是想要给明一个惊喜,丝整只手猛然的直接没入了明的直肠,
真的非常深入,丝的手臂直到肩膀几乎都被明的肛门吞没,「唔哦!」这强烈的
刺激让明突然腿软了一下,随后她稍微哼了一声,下体喷出了透明的水柱,
水柱洒在泥的肚子上,而泥则是津津有味的喝着明的母乳,并且将肚子撑的
已经有如怀孕四个月般的大小。
置於泠,他则是被明交代要尽量的粗暴,於是他双手按压着明的头部,明高
潮的时候的深深吸吮刺激着泠怒张着的肉柱,他已经快要射精了。
而丝在深入明的屁眼之后,戏谑的刺探着明的直肠深处,这是丝第一次这么
作,她好奇的抚摸着明的直肠,「很细緻呢,明的肠道,而且跟我想的一样,很
贪心呢。」她讚叹着,并且试着隔着肠壁握捏一个明体内深处的一个器官,「像
丝绸一样的滑顺,而这个,应该就是我们平常最喜欢待着的地方,对吧~」
丝陶醉的说到,泥则是忽了一口气打了个饱嗝,泠则是用力的做最后的冲刺,
带动着明雪白的胴体前后摇晃。
过不到几秒,泠大叫;主要触手陡然伸长,插入明的胃袋并且射出大量的白
浊精浆,而几乎同时的,一堆雪白而且香甜的乳母也灌入泥的喉头;明的肛门全
力收缩,与腰臀的瞬间紧绷,让子宫的位置稍为上移;牵动直肠,也改变丝的手
指方向。
现在,丝是隔着肠壁,抚摸明的子宫;好温暖,而泠的精液,也令明的体温
升高。伸长脖子的泥,四肢全贴在明的身上;后者的肌肉慢慢放松,而前者也感
受到许多细节的变化。
有不只一瞬间,四个人彷彿融为一体。
泠大量的精液还有精液囊涌入胃袋,甚至灌入肠道中;膨胀的肠道使的明的
肚子怀孕般的鼓胀起来,一开始还有肠道凸起的形状,而后当精液均匀的充斥在
肠道内之后,明的肚子形成一个浑圆的淫猕腹球。
「噗噜」、「咕啰」,如果不是身在梦中,应该会有些难受;而泠果然也是
触手生物,明想,当泠的主要触手褪出喉咙之后,明张大嘴巴;吞下最后一口精
液,服务性质的学牛叫;如果是反射性的,会更自然;然而,混着一点精液,在
避免呛到和感受快感的同时,那一声「哞」,还是让丝兴奋到使劲咬牙。胀大的
雪白腹部,紧贴泥的胸腹;果然,明还是最适合当孕妇;现在还只是肠胃里有东
西,晚一点,连子宫内都会非常精彩。
明用力收缩着紧窄的肛门,肉洞儿像鲤鱼嘴一般的一松一紧地抽搐着,肠道
内洪水泛滥,淡褐色的肠液不断地汨汨流出,肛门开始痉挛,火热的淫肉紧紧地
吸住丝的手臂,肠壁剧烈地蠕动着,不断地收缩,再收缩,有规律地挤压。
同时,明再度紧紧咬住泠的阴茎,滚热浓稠得白浆以及精液囊重新源源不绝
的灌入明的喉咙,胃袋,以及小肠,当精液囊已经将大肠以及直肠填满的时候,
丝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精液的热度以及浓稠。
而丝的手堵住明的菊门,也让明大腹便便的肚子里面的精液越来越多,明的
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持续的胀大,像是怀了双胞胎一样,而精液以及丝的手臂
也刺激了明的直肠,那强烈的蠕动声让丝兴奋的近乎失控。
「明!要拔出来啰!」丝如此说道,并且开始将手向后拉,但是不是一次拔
出,而是拔出一点点后又伸进去,丝的整只手臂到肩膀完全被明的肛门以及直肠
吞没,发出了咕啾,咕噜的声响。
明的肚子则是发出了阵阵水声,随着丝手被的抽差不断的前后摇晃甩动着上
面的汗水,泠还在射精,雪白的腹球顶着泥的肚子,上面有着几条若隐若现的灰
色妊娠纹,而明的肚脐还在泥的面前突了出来。
「真是美极了……」泥模模糊糊的想着,并且将脸颊贴在明如同临盆般的肚
子上,听着明肚子里面咕噜噜,还有啪搭啪搭的流动的黏稠水声。
终於,丝似乎已经冲刺到最后了,她在一次将整只手探入明的直肠当中,力
道之猛让明根泠都摇晃了一下,而这摇晃让明的肚子以及奶子都剧烈的为之晃荡。
「要拔出来啰!」丝喊到,明则是闭上眼睛,准备享受丝拔出来的瞬间。
在梦里又被弄大肚子,说像乳牛真是客气了;胃里的精液若凝固大半,体内
的声响会更为複杂;如果都在子宫里就好了,明想,觉得那样比较正常。
在现实中,触手生物不那么偏重於消化系统;除明的偏好之外,大概也是为
避免危险;和怀着胎儿的子宫不同,肠胃其实更为脆弱。
如果胃里的精液,有机会进到乳腺或卵巢中的话,那一定很好玩;很诡异的
幻想内容,却在明的脑中反覆出现;显然早就期待已久,而身在梦里,正适合实
现。
「嘶噜」、「啾啪」声响起,丝的手已经离开肠道;上面满是黏稠的雪白精
浆以及淡咖啡色的肠液,指尖通过肛门的感觉,让明忍不住大叫。
「哦──喔喔──!」
丝好像还抓住一堆精液囊往外抽,明想,觉得这是错觉。
事实上,先噗溜的一声通过肛门的,是一堆跟水一样稀的精液;跟着丝的手
指画出漂亮的白浊丝线,甚至在明的屁股周为起雾;接着,才是一长串的精液囊;
是在大肠中凝结,却黏着直肠;明非得要用点力,才能把它们给排出大半。
「喔───喔喔喔─屁股……我的屁股……要裂开了……唉──啊啊──」
明深吟着扭动着雪白的臀肉,被丝撑开的肛门口变成了一个胭红的肉洞,不断的
淌流出浓稠的混着淡咖啡色的精液,而深处则是有一枚白如凝脂,大如棒球的精
液囊正被括约肌缓缓排出。
明的肛门口收缩了几下之后,先是闭合起来,随后在丝的面前整个鼓起来,
肛门口缩成了一个小小的洞,而洞口还有个白色的小点,彷彿一朵盛开的肉色菊
花,理面的硕大精液囊撑起了明的肛门,丝露出笑容,舔弄着满是肠液还有精液
的手指之后,将舌头贴在明那明显被精液囊撑的整个鼓起来的肛门,一边舔一边
说到,「明,真是变态呢,屁眼被这样撑起来这么爽吗!你这头母牛!身为丈夫
的我要用我的手好好的教训你的屁眼!」丝似乎已经完全暴走,连用词都粗俗了
起来。
明被丝这样一骂,内心只有一种满满的罪恶感以及猛烈爬升的快感,「啊…
…丝,丝……」明闭着眼睛,留着口水,然后用力的挤压并且收缩括约肌,紧接
着,一声如同香槟瓶塞被打开的声响。
啵!的一声,那颗如同棒球般大小的精液囊从明的肛门喷了出来,并且在丝
的脸上爆裂开,弄的丝满脸都是精液,还没完,带着强烈乳香的精液以及母乳的
混合物从明的肛门口暴喷而出!
「啊──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要裂掉了……喔噢噢噢!」明仰头
大叫,泥则是坏心的用手还有触手按压着明的腹部,而她的触手则是含住了明的
肚脐,并且将她腹中已经部分凝固,向乳酪一般的凝块灌进了明的肠道以及子宫
当中。
「子……子宫里面,也有……肠子已经满了啊啊──泥!好棒!太棒了!好
孩子!」明留着口水,母乳如同喷泉般涌出,喷洒在泥的身上以及泠的脚踝上,
形成了冒着奶汁蒸气的小池子。……
而接下来,已经失去理智的丝,则是臀部上长出了两条如同乌贼般的触手,
并且眼睛冒着绿光,主要触手变成了许多看起来装着许多小夹囊的物体,她留着
口水,靠近明并且用舌头舔弄着明的背脊,而变型的主要触手则是抵在明的肉穴
上,随时准备插入!
看到眼前的画面,泥忍不住吐槽:「丝,你真是我们之中最像怪物的。」
正确的说,都是怪物;可和其他人比起来,丝的确是最夸张的;可都已经特
地连接梦境,谁要是还维持原状,就是不解风情了。
所以,除了丝之外,泥也跟着挺腰;两人的主要触手,都抵着明的阴蒂。
终於停止射精的泠,是唯一需要稍微喘口气的。他慢慢拔出主要触手,并在
明有更多反应之前,就主动蹎脚;把唾液和精液都擦在她的额头、脸颊、眼皮、
鼻粱与头发等处,能够让他觉得非常畅快。
罪恶感很快就与其他的情绪混合,令明的表情不再显得难过或无力;连装都
装不像,毕竟没有什么痛苦之处;能够在睡梦中娱乐他们,身为喂养者,可是五
脏六腑都暖呼呼的。
然而,一旦明的表情沉静──显现出成熟的光芒──,丝和泥自然也是看傻
了眼。这可不行,明想,要稍微催一下。
「不是才吃开胃菜而已,这么快就想休息了吗?」明说,主动用双手拉开阴
唇;无论指甲怎样保养,光泽也绝对比不上阴唇。
几乎同时的,丝和泥都吞下一大堆口水。接着,她们同时动作;与现实中不
同,两只主要触手不只是并在一起,还交缠为麻花状;与其他的次要触手配合,
一同挤开阴唇;进入阴道,撞击子宫口;露不在,子宫里空荡荡的。
泥跟丝挺动着腰部,丝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口中还留着口水,她的侵犯要
猛烈的多,而且毫不留情,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被激烈的摇晃着,而且屁眼
还在不断的喷出精液跟精液囊,发出噗噜~噗噜的声响,丝跟泥每抽动一下,精
液以及母乳混合的水柱就会爆喷一次,弄得满地都是母乳以及精液。
如果在现实中断然不可能如此浪费,但是这是在梦中,而丝为了增加兴致,
还用触手将好几瓶的奶汁给打翻,蜜的,明的,甚至还有泥的母乳都留的满地都
是,温热的淹没到了脚踝,把所有人都弄得浑身都是奶水。
明紧抓着牡牝台,咬了几口巧克力牧草,大腿张得很开,两片肥臀分了开来,
毫不保留地将股间的神秘三角地带展现出来,微弓的腿让硕大的腹部和双乳更凸
显出来,玫瑰色的阴唇被撑到极限,粉红色的菊穴依然噗噜噗噜的喷出母乳还有
精液囊。
「让我尽情的操你吧!明!」丝似乎已经很喜欢用这种较为粗俗的字眼来增
加情趣,一开始她还很抗拒,到后来似乎已经完全上瘾,看着明晃动着如酒囊般
充满乳汁的丰硕乳球,摇摆她挺在身上的大肚子,张合着两片雪白的圆润屁股,
香汗淋漓的扭动着腰,丝觉得自己的主要触手上的小夹囊快要爆发出去了!
「哞啊……好厉害……好大的……坚硬且灼热……啊…让它进入……好大的
鸡巴……插在肉穴……天啊……丝,泥!!射进来!尽情的塞满我的子宫!」明
用力的喊到,并且摇晃着肥嫩的屁股,试着将丝跟泥的主要触手整个吞没到子宫
里面去──
泥的气势终究压不过丝,有不只一瞬间,前者的存在感几乎比泠还低。
而明早就发现,这不过是突显出,泥倾向於将更多的精力用於全身的细部动
作上;乳汁不能只是浪费,特别是之中的脂肪,要集中起来。
大部分都落在明的背上,泥想,舔一下右边嘴角;用鲜奶油妆点,看起来就
像是蛋糕。
在明的胃里,精液渐渐减少,却并非都往外流;泠看得出来,有些进到乳腺
中,有些甚至混入汗腺;还有不少,是直接落入卵巢深处;子宫可能是体内的最
后一站,他猜,毕竟要容纳丝和泥的触手。
明的子宫口快张得比阴唇还开,又好像快和嘴巴一样灵活;在现实中,这是
不可能的;可身在梦境里,每个人的妄想、执念都多次交缠,构成一幅多彩而鲜
活的景象。
也非常不道德,泥想,用力眨一下眼睛;丝执着於服装和自身的变化,那其
余的部分,就很有可能是原自於明。
四个人之中,泥和泠的口味确实算是较为清淡的;而这不表示,这两人没有
乐在其中。
「明……明!!!!!」丝咆哮到,同时主要触手拉者着泥的触手贯穿了明
的子宫口,直达子宫的深处,子宫口的紧窄嫩肉咬住了丝跟泥的主要触手,泥娇
喊了一声,而丝则是发出了野兽般的尖叫,主要触手上的夹囊喷射而出。
「啊──丝!好……好厉害!子宫……子宫要坏掉啦!」明被丝的触手夹囊
刺激到了子宫深处,那种活生生的大量生物在子宫内游动的感觉就向是真的怀孕
了一样,而泥的精液混着母乳从她的主要触手内迅速的住满了明的子宫,她们吐
出舌头,口水滴在胸前的雪白双峰上,泠吻着明的唇瓣,舌头跟明的舌头交缠在
一起。
「啊──啊──受……受精了!我要!我要怀上丝跟泥的宝宝了!啊啊──」
明呐喊到,阴道口因为高潮喷出了大量的淫水,而她的子宫里面,那些触手夹囊
在跟泥的精液融合之后变成了如同鱿鱼或章鱼般的小生物,在子宫里面不断的快
速游动,丝跟泥可以看到明再度胀大的如同临盆般肚子表面不断的上下起伏弹动
着。
「姐姐!我们的孩子!很活泼呢!」丝趴在明的背上,幸福的说到。
「对啊!丝!」泥兴奋的舔着明的肚子,舌头挑逗着明的肚脐,明不断着抽
蓄着,阴道口没有任何一滴精液流出,丝跟泥将她的阴道完全填满,而且还在不
断的射精。
「等一下拔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要看明生出小宝宝啰!」丝将脸贴在明的脸
颊上说到,陶醉着舔着明的脸颊,「一定……乎恩……一定很美。」明回应到,
脸上也映着幸福的笑容,她的胸部又喷出大鼓的母乳,丝跟泥则是贪婪的吸吮着
她的乳房,而泠则是用舌头挑动着明的不断抽蓄的肛门,还偶而伸进去舔弄几下。
终於,来到了最后的阶段,丝跟泥准备要拔出主要触手,让明生出一大堆的
小触手。
这种画面,大概是绝无仅有了吧。 ……
瞇起眼睛的明,对丝说:「你这个变态。」
「对、对──」丝说,吐一下舌头,「我是变态,而我会变成这样,明也要
负很大的责任喔!」
「泥呢?」明睁大双眼,再次开口:「你要是不说话,就承认自己也和她一
样喔。」
泥一边摇头,一边结结巴巴的说:「像、像只动物、成、成为禽兽,真的,
好幸福。」
泠呼一口气,说:「都没救了,也真不愧是姊妹。」
连续的吐槽攻势,配上大量的性刺激,让丝和泥的高潮都很难止住;精液不
断混合,更多的精虫迅速发育,在明的体内进化。
明晓得,这种现象,是自己造成的;希望玩些更刺激的,最好连精虫的轮廓
都能感受到;一点追求花样的心理,再配上孕育新生命的欲望,使梦境出现更多
扭曲现象。
她是该负责任,而等一下,她会用最直接的方式,来回馈她们。
「要出来啰,接好喔。」明说,表情和语气都尽可能冷静。在经历又一波高
潮后,丝和泥都抽出触手,连泠也停下动作。
「呜恩……嗯嗯嗯───!」明闭上眼睛,感受着丝跟泥的触手从阴道口抽
出的瞬间,当他们拔出主要触手的瞬间,明可以感觉到体内的躁动,那些虚构的
小生命正在不断的朝子宫口前进,他们卷起的精液还有母乳的漩涡让明的腿又抖
了一下。……
她咬紧牙根,肚子开始出力用力的推挤子宫,这跟那次分娩很不一样,数百
的小生命开始钻出子宫口,但是还不够多也不够快。
「丝!掰开我的屁股!丝!」明喊到,丝立刻照作,她的手抓住明肥嫩的屁
股,而且还又舔了舔明的屁眼,随后她的右手又伸了进去。
「喔!丝!丝!在伸入一点!对!那里!抓着我的子宫!」明向是一头发情
母兽般的大喊,「哞──哞──」似乎是为了服务他们,也或着是现场的气氛已
经深入骨髓影响了明,明发出了母牛生产的叫声,阴道口先是喷出了大量的精液,
精液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随后更多的精液喷出,而那些大如手纸的精液乌贼还
有章鱼也跟着喷了出来!
噗噜!咕噜!噗噜噜噜!!!
内脏还有肠道跟子宫发出的蠕动声非常响亮,而且还有噗哩,啪哩的水声,
明的奶水在肚喷洒而出,她一边分娩出小触手一边喷奶,而斯继续用她的手抽插
并且挤压着明的子宫。
「出!出来了!丝跟泥的精液宝宝!出来了!哈啊啊啊啊──!」明仰头大
喊,阴唇先是像颗球一样的鼓起来,紧接着噗拉的一声,大量的小触手以及精液
团块狂喷而出,泥躺在明的肚子下面,用嘴巴盛接着精液形成的小触手以及母乳
跟精液的混合物,满足的笑了。
而泠的主要触手继续朝着明的口中喷入类似催产素的液体,并且抓着明的牛
角饰品用利的挺动着腰部。……
随着小触手的生产潮即将再度爆发,丝又将手臂差到最深处,而泠也将主要
触手伸入明的食道进入胃袋,泥则是将脸贴在明的阴道口附近,准备近距离迎接
生产潮。
「明!生出来吧!你的屁眼跟肠子真的太棒了!!!」丝大喊,同时将整只
手臂拉出明的肠道,肛门甚至在丝的拉扯下被拉出了一小断支后随即弹了回去。
「明!明!」泠低喘到,并且设出了大量的催产素,明的胃袋立刻被填满,
亮绿色的不透明催产素一下子就直接穿过了整个消化系统直接从明的肛门口喷出!
「呜──呜呜呜呜───!!!!!」明张大眼精,这刺激感时在太强列,
她又迎接了一次高潮,同时失禁喷出黄色的尿水以及半透明的淫水,屁眼不断的
喷着亮绿色的过量催产素,而小穴口则是瞬间喷发出一大堆的白色小触手跟精液
团。
喷发持续了将进半分钟,明的肚子才消下去一点就又积满了没喷完的精液,
母乳还有催产素等等的液体,明整个人跪趴下来,她的肚子压到第面的时后,又
是一阵喷发,「咕呜───噗噜噜噜──」明的肚子终於开始慢慢的消了下去,
最后她的屁眼以及阴道口都成了两个肉洞,足以让丝的拳头整个塞进去,而她发
出了满足的喘息。
「乎……乎……乎……」明因为极度激烈的高潮而落泪,那些小触手到处穿
来钻去,有些还从她的屁眼爬了进去想要在她的肠道里冒险,或从阴道口爬入,
想要返回她温暖的子宫里面。
这是一个直得纪录起来回味的经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