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绿王录】(25-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五章薇薇入门(六)
「为什么没生过?」
「不知道,就是怀不上,前辈能帮我看看吗?」
「……」我去,还真把我当医生用阿。「宗门没有人能解决吗?」
「没有,就算是极乐药,也没办法。」
「有找出原因吗?」
「……可能春风的体质关系吧。」金花站一旁说。「春风她是毒血体质。」
「……」我张大嘴「有毒?」
「前辈,别误会了,春风的毒是春毒,可以让肉棒在春风子宫一直射精水。」
春风急忙解释。
这么神奇?
「是阿,所以春风姐姐在宗门有个外号叫死亡肉穴,很多师兄弟在春风的肉
穴里面差点射的脱阳。」夏露爆料。
「你们都有被乳峰叮咬过?」金花扯开话题,「你们当初胸部都跟我差不多
大,现在一个个都比我大不少。」
「金花姊,你知道魔兽山脉的司马家族被魔兽灭村的事件吧?」冬雨身体恢
复的差不多了。「那时候我们姊妹接受内门任务去司马家族制作四季精糖糕,做
完没多久,魔兽山脉飞下来一大群乳峰,很多人被叮咬后,化作一滩滩乳水,那
景象真的是很可怕。」
「……男人也是吗?」我问。
「……是的。」冬雨肯定的点头。
「……」我无法想像阿,化成血水我还能接受,乳水……怎么化的啊?
「那你们怎么逃出来的?」金花不可思议地说。
「当时乳蜂来袭时候,我们离司马家族有些距离,所以袭击我们的数量就很
少,抵抗的时候还是被乳蜂叮咬到,以一,两次还可以运功抵挡,只是没想到那
群乳蜂里面竟然有乳皇峰,一时不察直接被叮咬。」
「是阿……」夏露心有余悸的说「……冬姐一面被叮咬,一面掩护我们逃走,
乳皇峰咬完冬姐就飞到冬姐的后门产卵,好在乳皇峰产卵的时候其他乳蜂不会过
来,不然我们的在劫难逃了。」
「为了压制蜂毒,我们在宗门里面休养好久,直到内门长老把我们降格,分
到这里做五年的肉便器。」冬雨说。
「降格!怎么会降格呢?」金花听了有些愤怒。
「金花姐,你知道我们姊妹为了救治冬雨姐,不惜到乱淫宗里面求药,结果
被伞花房的人告密,我们就分到这里来了。」秋水脸上也带些怒气说。
「有求到药吗?」金花问。
「没有!那群浑球只是一直玩弄我们,好在姊妹们的体质都很特殊,他们也
没有过多的採捕。」夏露说。
「到这里我们姊妹就制作精糖,只是少了冬姐,我们成名的四季精糖糕一直
做不出来,价钱一直再被打压。」夏露眼睛红了。
「……前辈,听到这个就射了春风一肚子精水,您让春风如何自处阿?」
相公房里一片笑声,把之前的的郁闷一扫而空。
「金花姐,你怎么认前辈当相公啊?」夏露拉着金花的手臂说。
金花把从相遇到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我没兴趣听,看向薇薇的地方,看到
薇薇双脚跨在两个桌角上,把阴道露了出来,阴唇上面的金环每个已经多了四五
个金环扣着,下方有个水桶,里面装着半桶的精液了。田丰五人站在旁边跟一个
男弟子收钱后,男弟子把肉棒插入薇薇的阴道里面,让薇薇的子宫套弄肉棒,看
样子薇薇的功力进步了不少,原本只能套龟头,现在已经能套半个肉棒了。男弟
子在薇薇的子宫里射精后,拿出一个金环扣在一个金环链后面。之后男弟子满足
地走了。精液顺着薇薇的阴唇流入木桶,猴子拿着水瓢,捞起一瓢精液放到薇薇
的嘴边,薇薇张口就喝。
「到此为止!早上新人招待结束,中午要用请早,新人要去上课了,请各位
师兄见谅。」田丰拍拍手喊道。
后面一长串的男弟子失望地离开了。
「薇薇辛苦了,来!这是你的。」田丰把钱袋塞入薇薇手上。
「田丰你们也辛苦了。要不要来一发?」薇薇拨开阴道说。
「……不用了,薇薇你还要上课,我们不能耽误你的时间。」田丰摇摇头。
「……上课重要。」和尚说。
「薇薇来,补充一下身体。」猴子把精液捞到薇薇嘴边。
「我还想射一发阿。」胖子走上前。
「胖子走开。」薇薇伸手堵住阴道口。
「为什么?」胖子一愣。
「你每次都要射很久,耽误大家时间。」薇薇说。
「射很久不是错啊!」胖子大喊。
「问题胖子每次都秒射。」薇薇双腿合拢夹着胖子的肉棒上下搓揉。
「……喔!」胖子射了,射的薇薇全身都是。
「看吧。」薇薇又把双腿张开,「进来射!」
「喔喔!」胖子一颤一颤的把肉棒插入薇薇的阴道里「喔~」胖子脸上舒服。
感觉胖子快结束了,忽然看到薇薇顽皮地笑了一下。她把子宫套上去,迅速
的套弄起来……
「……喔喔!!」胖子又射了。
「死胖子!!」田丰三人把胖子拖去围殴。
「真是的。」猴子摇摇头伸手压了薇薇的子宫,把精液泄到木桶里后抱起木
桶,又捞出一瓢喂薇薇。
「猴子。」薇薇伸出手指在尿道那捅了桶。
猴子看那四人一眼,把肉棒插入尿道,继续喂着薇薇喝精液。
薇薇喝完,猴子拿着布帮薇薇擦拭身体。
田丰一行人清理完现场,带着薇薇走了。
「薇薇妹子真不简单。」春风坐在一旁看着说。
「……」耶?刚刚不是春风在我身上吗?现在是谁?一看是金花。
「相公阿,您真宝贝薇薇呢。」金花套弄我的肉棒说。
「那是当然的阿。」
「那相公能不能宝贝我呢?」金花媚笑说。
「可以啊!女人就是要来疼的。」
「疼?」金花抱着身体「……哪种疼啊?」
「……」我忘了这世界词彙匮乏。「金花阿,我是你们的相公,代表呢我会
很头疼。」
「……相公为什么头疼?」
「因为想你们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睡好,可能在哪边不小心怀了别人的种,
担心你们的安危,种种的原因令我头疼阿。」我开始忽悠。
「相公……」金花很感动,从来都没有人关心这些问题。
金花感动就算了,你们四个感动啥?四季姊妹们也是泪汪汪了。
「……」四季姊妹们互相看了看,一起在我面前跪下。「请前辈收我们做您
的小妾。」
我张大嘴,这样也行?
金花带着我走入广德堂的一个小暗道,马的!怎么到处都有暗道阿!一路来
到了一间小房间,一样有个玻璃挡着,里面只有十几张椅子排成一圈,椅子上有
个木制肉棒,长短不一。
「相公,这是入门教室,只要有刚入门的师妹,这间才会开启。」
「……是这样啊。」我盯着那些木制肉棒看,黑黑的感觉跟发霉一样。「那
个木棒本来就这个样子吗?」我指了指木棒。
「那个上过药了,才会这么黑。」金花说「……当年奴也被这个折磨得要死。」
「折磨?」我吓了一跳。
「一种烈性春药,第一次接触的女弟子会很想找人操穴,当年奴也是呢。」
「……有什么用啊?」
「相公,插进来。」金花把阴唇拨开。
肉棒插入一杆到底。
「喔!相公小点,太大没办奴没办法解说阿。」
运功把肉棒缩小。
「……再小点。」
把肉棒缩到退出金花的子宫。
「相公,这春药主要是让女弟子的阴道变得紧凑,因为有些刚入门的女弟子
在外面被人操得过了,肉穴松的很,所以要用这个药来让肉穴变紧,这样在宗内
比较多人照顾。」
「喔!」难怪……金花的肉穴到现在都还紧的跟少女一样。
「只是第一次会比较难受点。」金花有点意味深长的笑着。
田丰五人带着薇薇到教室门外,已经有几个入门女弟子站在里面,男弟子全
部站在教室外面,许多人流着口水看着薇薇,纷纷跑到薇薇那里展现雄风,却被
田丰他们挡着。
「田丰,不要这样嘛……好东西要给跟朋友分享。」男弟子甲跑到田丰那边
装熟。
「去!谁跟你是朋友,别乱打关系。」田丰把男弟子甲推开。
「田丰啊!我们来交换怎么样?」男弟子乙说。
「免谈!」
一时间门口吵了起来。
「你们这些人没事干了吗?」门口走进一个荫喜婆婆「干干婆婆怎么样?」
荫喜婆婆对他们抛了媚眼。
「婆婆你忙!我们还有任务要做,先走一步了!」众男一哄而散。
「真是的。」荫喜婆婆摇摇头说。
「婆婆好。」教室里的女弟子对荫喜婆婆行礼。
「免了。自己找位置坐。」荫喜婆婆摆手。「对了,上面抹了点药,坐下后
没我的命令不可以起来。」一巴掌拍到一旁的墙上,墙壁登时裂开「不听话的就
这样,懂了吗?」
「是……」众女说。
「很好,来找位置坐吧…记得只准顶到子宫口。」
「是……」
女弟子的纷纷在椅子的棒子上比对着,薇薇倒是不在意的找了最短的的坐上,
肉穴套上木棒,椅子和金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薇薇稳稳的坐着不动。其他女
弟子看到也一个个把自己的肉穴套上去。
「啊!」一个女弟子发出惨叫,「好痒啊!」正要起来看到荫喜婆婆的手掌
举起来,咬牙又坐了回去。
其他人也差不多,只有薇薇一个人端坐着。
「坐好!运起心法,用你们的小子宫解痒,解药在木棒里面,用子宫把头扭
断才有。」
看着女弟子们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真的很折磨啊。
「你叫什么名字?」荫喜婆婆走到薇薇面前。
「弟子叫薇薇。」薇薇平静的说。
「双腿张开,给婆婆看看。」
「是……」薇薇把双腿张开,下来已经是洪水氾滥成灾了。
「没感觉吗?」婆婆手指沾了点淫水放到鼻子前嗅了嗅。
「有,很痒。」
「你之前有用过吗?」
「没有。」
荫喜婆婆疑惑的走开看其他大呼小叫的女弟子。
「壮观吧。」金花说。
「呃…」
「相公,奴来了。」冬雨带着春风三人走到我后面。手上提了一个篮子。
「冬雨带什么啊?」金花把肉棒抽出来,走到冬雨旁边。
「相公因为奴的事还没用餐,所以奴就和姐妹们做了一顿给相公。」冬雨有
些不好意思的说。
「吃的!」我心里泪流满面,来到这都没吃上一顿好的,存粮快没了。
冬雨把篮子打开,里面装着小菜还有一些肉,嗯?没米饭?好吧……这样也
行。
「相公,请用。」夏露走到我面前,把阴唇露给我看,一个竹筒插在里面。
我把竹筒抽出来,一股饭香瀰漫着。竹筒里面装的居然是白米饭!
「相公这是夏露的阴竹饭。」夏露把竹筒拨开,用手搓了一点放到我的嘴旁。
张口吃掉,有点鹹鹹的。春风夹起菜喂我。啊…天堂啊…菜是用水烫过而已,
配饭的鹹度刚刚好。冬雨捧着乳房,乳头靠在嘴边,我吸了一口,还是那香甜的
乳汁。
「奴的乳汁好像没有变回去。可能是还没完全好吧。」冬雨担心的说。
我看了一下,在冬雨乳房的蝌蚪已经同化了那个圆球,圆球缓缓的吸收冬雨
体内的内力,再排出乳汁。
「有什么不适吗?」我问。
「没有。」冬雨摇摇头「很舒服。」
联系蝌蚪,蝌蚪的反应是把冬雨的内力和一些混杂的气分开,圆球在吸收混
杂的气。
「嗯…你们和别人操穴的时候很容易让别人的内力混入体内,冬雨也算因祸
得福,得到一个可以吸收混杂内力的……」我想了一下。
「的什么?」金花问。
「乳丹。」掰一个词吧。
「恭喜冬雨姐姐。」春风羨慕的说。
「冬雨的修为的确有落下了,正好有这个……乳丹,修炼可以快些。」金花
说。
「哼!还不是那些老头,要不然冬雨姐怎么可能就只有小武将。」夏露有些
气愤的说。
「夏露,已经过去了,先把相公喂饱。」冬雨安抚夏露。
夏露喂我吃饭,春风夹菜,冬雨喂奶,秋水在我身上用肉穴套弄肉棒,秋水
的水很浓,阴道很紧,她只是缓缓的套弄,像是在按摩一样。
这个饭吃的很饱,冬雨替我擦擦嘴,春风收拾盘子。夏露把竹筒捏碎,洒在
地上,秋水继续按摩……金花从头到尾就充当一个肉枕。
吃饱了,有点想睡。
「金花,薇薇结束了叫我,我想睡一会……」我躺在地上,地上有竹筒的粉
末,还有一点香味。
「相公安心的睡吧。」金花把我的头放到大腿上,自己靠墙。
「你们去吧,我看着相公。」冬雨对其他三女说。
「冬雨姐不跟我们回去报讯吗?」夏露说「不用报了,那群老头肯定会想用
检查身体的名义,对冬雨姐插插弄弄的。」春风说。
「冬雨姐也很久没出现,就这样吧…」秋水说。
「喔!那我们先走了 .」夏露说。
三女走了,我搂着冬雨,凉凉的肉体真舒服……
第二十六章薇薇入门(七)
「相公,相公!起床了。」薇薇温柔的叫着我。
「薇薇啊…」我伸手正要摸她的脸,画面一转,变成荫喜婆婆的脸。
「喔呵呵!相公啊~」
妈呀!猛然坐起,头撞入一对乳房里,冰凉的触感让我瞬间镇定下来。
「相公,没事吧?」冬雨一脸担心的问。
「没,没事。」我在冬雨的乳房上擦擦汗。
「相公,奴叫床反应也不用这么大吧。」金花有点无辜的说。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做恶梦了。」
「梦见什么呢?」金花靠上来。「跟奴说说吧!」
「呃…」想到荫喜婆婆那张脸,打了个寒颤「薇薇呢?」
「去包厢服务了。这个可没有暗道可以看。」金花双手一摊。
「包厢?」
「是啊…入门弟子要学的东西很多,现在才刚开始。」金花说。
「那去那边做什么?」
「学习基本喂食与排泄处理。」
「呃…排泄是指……」不是吃翔吧…
「就是客人想放尿,女弟子要学怎么让客人顺利在子宫排放。」金花说。
「喔!」只是放尿啊…
「那是第一课。」
放下的心凉一半了。
「之后呢?」
「相公,吃屎和用子宫处理那些,本宗是不会让女弟子做的。」金花掩笑。
不会做?那母亲的遭遇该怎么说?
「相公,请用膳。」春风上前,手中捧着一碗饭。
夏露和秋水乳房上放着小菜,菜餚直接放在上面,秋水上面是凉拌,夏露是
热炒。冬雨还是冰乳。啊…废人的生活啊…
吃饱喝足,这次冬雨和春风她们一起回去。留着金花陪我。
「相公走吧。」金花拉着我。
「去那?」
「去看你那宝贝薇薇啊。」
「不是没暗道吗?」
「谁说监视只能在暗房的?」金花给我一个白眼。
也是,谁叫你们暗道到处都有。
走出暗道,正午弟子大概是饱暖思淫欲了,路上没人,一旁的草丛很多人。
绕过他们,到一颗树下,很普通的大树啊…
「相公,上去吧!」
「呃…跳上去?」我有点头大。
「是啊!」
「金花啊…跟你透个底哈。」
「什么?」
「我呢…不会武技。」
「相公你开玩笑吧?」
「说真的,我现在真的不会任何武技。」
「那你怎么修上来的?」
「忽然就有的,你信吗?」我双手一摊。
「……」金花默默的看我。「相公,我要一个解释。」
解释?好吧…小说里面很多啊…
「我啊,被一个前辈看中,那时候前辈已经快死了。为了不让自己的道统消
失,把一身的功力传给我。」
「那个前辈的名号是什么?」
「什么皇之类的,功力传给我之后就死了。」拿绿皇出来顶包。
「那相公怎么承受的住啊?」
「不知道,为此我还昏迷三个月,让薇薇担心死了。」
「有没有什么问题啊?」
「有一点点。」
「什么问题?」
「不能让女人怀孕了。」
「相公,那奴怎么怀上了?」
「可能还没融合好,所以才怀上的。」
「……」
瞎扯一阵之后,金花带我上去,从树叶的缝隙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薇薇坐在一
个男弟子身上,肉穴套弄这肉棒。噗滋噗滋的水声在我这还可以清楚听到,为啥
呢?这个所谓的包厢,就是在树里最茂密的地方做一个凉亭,情境相当不错,我
和金花在他们正下方。
「嗯嗯嗯嗯…啊!嗯嗯!」薇薇摇着屁股,频率很快。
「喔喔!薇薇你的肉穴真是太棒了,我忍不住要射精了。」男弟子说。
「都射给薇薇吧…全部都……喔喔!」薇薇浪叫着。
「好!全部都要是吧……」男弟子肉棒一挺,精液射进薇薇的子宫里,射完
「再给你这个。」男弟子在薇薇的子宫里放出了尿液。
「嗯嗯!好多,好烫啊!多谢师兄。」
「不用客气。」男弟子淫笑「再让师兄射一次就给你这个。」男弟子掏出金
环。
「师兄,都给薇薇啊!」
抽插了好一阵,男弟子终於射了。把金环挂上后,从一个走道中离开。这时
我才看到薇薇,她身上有许多菜渣,阴道一抽一抽的流着精液与尿液的混合物,
拿起一块布擦了擦身体,没擦完下一个男弟子走进来。
「薇薇师妹,麻烦你了。」
「好的,人屠师兄。」
人屠!我看上去,一头黑色短发,脸上有个垂直划过眉心的疤痕,脸上杀气
腾腾,身材也是十分魁梧的人,肉棒比田丰还长了一些,也粗了一点。
薇薇擦了一下椅子,人屠皱了眉头,霸气的坐上去,薇薇把肉穴套上,却被
人屠一把抓住金环链,用力拉扯。
「去!才第一天!田丰那些人又在走歪路,还是拿掉吧!」说完用力一拉,
却没拉到什么东西。
「这些都是其他小男人给薇薇的,人屠你这么做好吗?」薇薇不知道什么时
候已经站在一旁,旁边站着荫喜婆婆。荫喜婆婆阴阴的说。
「我只是教她不要跟田丰那群下流人种在一起,他们不配!」人屠压抑怒气
说。
「看来你脑门中剑,心绪也乱了,喜欢闹事了,很多人都跟婆婆说了,婆婆
也看到了。」荫喜婆婆走到人屠旁边,一手点在人屠的胸口。「看在过去的功绩,
婆婆还对你能容忍,只是人屠你真让婆婆失望啊…」
「那又怎样?碍於规则你又不能对我动手。」人屠还是很嚣张。
「动手的确不行……」荫喜婆婆风骚的摸了自己的阴道「这里就可以。」
我吐!为了不被发现我忍着……
「……」人屠脸色发白,转身夺门而出。
「薇薇。」
「是……」
「好好学习吧,婆婆会看着的。」荫喜婆婆摸摸薇薇的头,飘然离去。
「是,婆婆。」
「金花,规则是什么意思?金花?」我看了金花一眼发现她在发呆。捏了一
下她的乳头……
「痛!相公你干什么?」金花把我的手拍掉。
「你在发什么呆啊?刚刚叫你都不应的。」
「第一次看到婆婆有那个表情。」
「那个?」
「风骚。」
想到那个我又想吐了……
「对了,那个规则是什么?」
「好像是有关於战功方面的,奴也不清楚。」金花摇摇头。
「战功?去那边才有的?」
「听几个相公说过,是去什么人魔战场杀掉魔人才会有的。不过人都已经死
了。」金花露出一点感伤。
战场?这个世界难道还有专门杀戮的地方吗?想了想,想不透还是专心看着
薇薇吧…
薇薇已经把肉穴套上一个男弟子的肉棒,咬了一口饭团,递到男弟子的嘴里,
两人双嘴相接,舌头你来我往的,好一会两人分开,男弟子吞下刚递过来的食物,
薇薇吞下多余的食物,接着在含一水一样也递上去。饭吃不到一半,男弟子已经
射的腿软了。
「薇薇,这个给你,师兄不行了……」
「师兄,还没吃完呢……」薇薇有些不甘心的说。「让薇薇喂完师兄好吗?」
「不劳烦师妹了,师兄已经饱了。」男弟子把金环扣上,灰溜溜的跑了。
薇薇拿着剩下一半的饭团,从阴道挤出精液,接到饭团上然后吃掉。
吃到一半,一个猛男进来,身上没带任何东西。
「师妹,师兄没带午饭,这个就给师兄吧。」那猛男盯着薇薇的身体两眼发
光。
「师兄请。」薇薇微笑的看着猛男。把指间的精液偷偷舔掉……
猛男入席,薇薇套上肉棒,把手中精液口味的饭团,一口一口的喂给猛男。
喂完,薇薇也让猛男射进子宫里。
「薇薇啊,什么饭团这么好吃阿?」猛男意犹未尽的说。
「有沾薇薇淫道里的东西才会那么好吃阿……」薇薇诚实的说。
「原来如此,明天再来嚐嚐。」猛男走了。
薇薇的阴道不只淫水啊…
这智商……唉,有种莫名的杯具就此诞生。
第二十七章薇薇入门(八)
薇薇整理一下之后,离开了这个凉亭。
金花跳下树丛,单脚落地,转了一圈,漂亮!耶?啊我嘞?
「相公,下来吧!」
「怎么下去?」
「内力包住全身就好了。不会痛的。」
这样啊…好吧。把真气佈满身体,我跳!显然我小看了物理规则,想学金花
那样,一脚伸出,结果头重脚轻头向下,急忙张开双手,风托起身体,还没转好,
屁股先落地了。碰!我的屁股啊!金花在一旁笑的抱肚。
「啊哈哈哈哈哈!相公您这是闹那样啊!笑死我了。」
「……」摀着屁股揉了半天才感觉好一些。
在揉的过程中,真气修补的地方结实了一些,感觉下次屁股着地的时候不会
受这样的痛苦。该不会是自虐型修炼吧…看着金花考虑要不要把她的屁股干开花
……
「相公?」薇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抬头看,真的是薇薇。
「薇薇啊…你相公我屁股刚刚摔成两半啊…」我揉着屁股看着薇薇想求个安
慰。
「相公,奴的屁眼正在被马师兄用着。」薇薇的乳房一摇一晃的。
我往她后面看去,是那个马脸男在操她屁眼,嗯?屁眼?
「这词我想到的,是不是比你废物相公厉害?」马脸得意洋洋的说。
「啊!马师兄不准你说薇薇相公的坏话。」薇薇生气的说。
「废物!还没滚啊!」田丰从旁边钻过来。「早点回家,让薇薇早点解脱。」
「什么意思?」我问,有点生气了。
「早点回家和薇薇解除关系,薇薇才能真正在这里得到快乐。」田丰蹲到我
旁边。「懂吗?废。物。」
「喔!」一只脚直接踹在田丰脸上,田丰又飞出去了。为什么加个又呢?这
次连牙齿都飞了几颗。「什么时候我宗的弟子变得这么伟大了?」
金花抱着胸,怒气沖沖的站在一旁,踢人的脚缓缓收回。马脸傻眼。金花瞪
过去,他急忙把肉棒抽出薇薇的屁眼。
「师姐,您这是在做什么?」田丰被猴子扶起来。
「是啊!师姐干嘛护着外人啊?」胖子在一边喊着。
「……」和尚站一旁表示相同态度。
「相公,没事吧?」薇薇把我扶起来。
「还行。」
「我和陈师兄带着薇薇进门,路上我看到的是什么?是对我宗的仇恨。你们
知不知道?」金花怒气爆发了。
「谁啊?得罪师姐让我们去灭了他们!」胖子叫着。
白痴……金花不是说这点啊。金花手一挥,胖子飞了。
「我阴阳宗开宗以来,受世人爱戴,女子抛家弃子,世人只会惊羨. 」金花
顿了一下,怒气又更大了。「一路上我看到的是什么?是世人对我宗的不谅解,
是仇恨!是一种对我宗门的不信任,我还在想是那里有问题,看到你们我忽然明
白了。」
「门规总纲是什么!」金花怒吼。
「……」田丰等人面面相觑。
「夫妻同修,不离不弃,心同力强,壮我阴阳。」一旁钻出人屠大声的喊道。
「很好,门规第三条是什么?」金花点头。
「夫废妻修,妻同人妻,夫得同栖。重妻轻夫,处以极刑。夫死,人死。」
人屠大声说道。
搞啥?说相声?只看到田丰那群人脸色发白。围观党越来越大。
「很好,你们知道你们犯什么错了吗?」金花两眼一瞪。
「……」田丰他们软下来了。
我想想……以往的套路是有人要挨罚,就有人出来救场,这不是来了吗!从
人群中走出一个猥琐老头。
「传功长老来了!」围观党说明来人身份。
「什么事啊?」猥琐在女弟子身上东抓一把西扣一洞,末了还放在鼻子前闻
闻。
「长老!」田丰等人看到救星。
「哎呀!这不是小金花吗?怎么有空来啊?」猥琐老头双手摸向金花的乳房,
跨下的肉棒在金花的肉穴上顶了顶。
「长老,奴在教训犯错的师弟,先让奴处理好吗?」金花无奈的说。
「喔…」老头放下手,转过身来,对着我「是你吗?」
「长老,他是薇薇的相公。」
「薇薇?」猥琐老头看到我身旁的薇薇。
「奴叫薇薇。长老安好。」
「喔…不错不错!」猥琐老头两眼放光。
「你是本门弟子?犯了什么事?」老头对着我说。
「长老,他不是本门弟子,还是个废物!」田丰见机不可失喊着。
「喔!」老头转到田丰那,「田丰啊…你们犯什么事啊?」
「我们是为了薇薇着想,要请他相公去把关系解除而已。」田丰无辜的说
「为此我还被金花师姐踹了一脚,指责我犯门规。」他指着脸上的伤痕。
「第几条?」那老头装作糊涂的问。
「第三条。」
「这样啊…」老头一副为难的样子。
忽然蝌蚪们在我体内迅速游走,老头一掌抵到我胸前。
「既然为了这小事争吵,那本长老就把破坏本宗和谐的人处理了。」话说完,
他内力一吐。
蝌蚪们在长老抵住的地方结出一块薄薄的瓦片,内力冲过来,撞破瓦片,我
也飞了好远。
「相公!」薇薇哭喊!
「长老!」金花气的眼泪掉出来。
「好了!」老头拍拍手,「不安的因素处理完了。」
「长老英明!」田丰他们送上马匹。
「老王八蛋!」人屠走了。
「薇薇是吧…」老头看着薇薇淫光闪闪。「跟本长老走吧,本长老要好好问
问。」
「长老,薇薇是我们……」田丰看到老头要把薇薇带走,但是看到长老的脸
就说不出来。
「什么啊?」
「没事。」田丰缩了。
「没事啊…看来你们太闲了,用你们说的嗯……屁眼写门规一百次之后交给
小金花检查。」老头叹口气说。
「是……」
「相公。相公!」薇薇跑出去。
「哎呀,不要随便乱跑。」老头一掌劈在薇薇的颈部,「别让老人家多跑一
段路嘛。」
薇薇晕了,被长老抗走。金花挡在长老面前。
「金花啊…还有什么事啊?没事别挡本长老回去休息。」说完拍拍薇薇的屁
股。
「长老你太过份了!」金花怒道。
「啥?本长老最近听力不好,晚上来本长老房间好好说说?」
「你……」金花气沖沖的离开。
-----------------------------------------------------------
要END了吗?请个为大大剧续猜测吧XD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