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出于蓝】(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苏诗倩的剑招来去真的很快,快到萧遥看着苏诗倩回剑入鞘时才看到自己的
鲜血喷溅而出,而且自己居然没有一丝痛感,死原来也不像别人说的那么痛苦。
「傻瓜,为什么不躲?」苏诗倩眼神里已经没有多少悲伤,反而是对萧遥的
关切。
萧遥听了苏诗倩的话,回过神一看,原来苏诗倩出剑没有斩向自己,不过是
斩杀了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自己身旁的一条毒蛇。
「我以为你要杀我,我完全没注意这鬼东西居然想咬我。」大喜过望的萧遥
忍不住冲着苏诗倩傻笑起来。
苏诗倩看到萧遥痴傻模样,也忍不住露出了笑颜。
「真是笨蛋,那个时候你药性发作,并不是你本意,而且我自身功力也是不
济,被老贼的迷香弄个失去了功力,这笔账要算自然也是找那老贼算。我岂能不
分青红皂白把你杀了,你把我苏诗倩当成什么人了?」看来这苏诗倩完全没意识
到是萧遥用了卧凤散才使自己功力暂时压制,这也难怪,这卧凤散本就是萧羽的
智慧结晶,妙就妙在无声无息,难以察觉,如今萧羽已经作古,天底下能识得这
种药性的只剩萧遥一人,只要萧遥自己不说,根本无人知晓天下还有此药。
「惭愧,惭愧,错怪姑娘心意了。」萧遥心里暗自窃喜,看来此事已然蒙混
过关。
说话间萧遥无意间看了一眼地上被斩杀的毒蛇,惊呼道:「苏姑娘,你救了
我一命啊!这毒蛇就是传说中」箭头七步「。」
苏诗倩问道:「什么是」箭头七步「?这蛇毒性很猛烈吗?」
萧遥说道:「我也没见过这种蛇,只是书上有记载和图样,这种蛇头像箭头,
浑身发暗红色,被此蛇咬中,七步内必倒,除非马上救治,否则倒地后浑身麻痹,
不出半个时辰必死。」
苏诗倩看萧遥说的头头是道,也是频频点头。
萧遥说完拿起死蛇,似是要用剑剥皮,说道:「来得真好,此地虽然简陋,
好在蛇肉鲜美,我们就拿它烤着吃。」
苏诗倩一听,吃惊的说道:「你要吃蛇肉?!」
萧遥说道:「苏姑娘不用怕,蛇肉我会剥洗干净,不会有任何怪味的,这东
西样子丑陋,吃起来却像鸡肉,细嫩无比。」
苏诗倩还是难以置信,只能看着萧遥剥洗蛇肉,然后放在火上烘烤。
不一会儿肉香扑鼻,本身已经许久没吃东西,一闻到肉香腹中更是饥饿难忍。
萧遥把烤好的蛇肉撕下来一段递给苏诗倩,说道:「苏姑娘,此地简陋,将
就着吃点吧。」
苏诗倩拿过蛇肉,心中还是有些抗拒,不过实在不好拒绝萧遥好意,也是自
己确实饿了,勉强吃了一口,感觉味道确实不坏,不过毕竟还是厌恶蛇类这种东
西,强忍着吃了两口。
萧遥看在眼里,不免心中偷笑,苏诗倩虽然武功不弱,毕竟还是个女儿家,
吃蛇肉比杀人还艰难的多。
想到这里,萧遥说道:「苏姑娘不爱吃蛇肉,就不必勉强了,等天亮我在这
谷底四处转转看看有什么能吃的,再来做给你吃。」
苏诗倩听到此言,心中一暖,说道:「让萧少侠见笑了,浪费你一番心意。」
萧遥说道:「这算什么,苏姑娘不必介意,看来离天亮还有些时辰,苏姑娘
不妨歇上一会儿,我守着你。」
苏诗倩确实感觉累的都快虚脱了,前半夜忙着逃避洪久公的追杀,后半夜又
跟萧遥「野战」,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苏诗倩毕竟出身名门,在旁人面前,顾念仪态,只是双腿盘坐,微微垂
手,似是打坐入定。
就在苏诗倩似睡非睡的时候,感觉有人把自己拦腰抱入怀中。
苏诗倩睁眼一看,正是萧遥,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旁,把自己搂入怀中。
萧遥含情脉脉的看着苏诗倩说道:「苏姑娘,就躺我怀里睡吧,刚才有些话
没说,是怕你不高兴,我萧遥对天发誓,定要守护你一辈子,苏姑娘做我的女人
好不好?」
苏诗倩仰望着萧遥真情流露的脸庞,说道:「你怎么还叫我苏姑娘。」说完
脸颊绯红,把头埋入萧遥怀中。
萧遥一听,大喜过望,柔声说道:「倩儿,你能答应,可真是我几辈子修了
的福气,睡吧,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天就亮了。」
苏诗倩在萧遥怀里叮咛一声,悄悄的握住了萧遥的手。
天刚蒙蒙亮,苏诗倩就醒了过来,萧遥看着苏诗倩刚睡醒的粉脸,忍不住又
亲了两口,手上更是没羞没臊的去捏苏诗倩的粉臀。
苏诗倩毕竟是刚破瓜的黄花大闺女,一时之间还是害羞的紧,慌乱中坐起身
来,说自己要去河边梳洗。萧遥也不好拦着,只好耸耸肩去找吃的去了。
且说苏诗倩回来后,看到地上的又多了两只箭头蛇,心中不禁感到宽慰,知
那萧遥昨晚定时专心一意的护卫自己,而且疼惜自己,一定都没惊扰自己休息。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萧遥就回来了,一见苏诗倩就高兴地说:「诗倩,看我给
你找了什么好吃的。」
苏诗倩定睛一看,萧遥手里拿的东西自己从来没见过,像是从土里挖出来的。
满脸疑惑的问道:「萧少侠,这是什么啊,是吃的吗?」
萧遥一听,哈哈直笑,说道:「看来你从来没下过厨房,这是野番薯,烤着
吃,味道好极了,我马上烤给你吃,你等下,我先拿到河边洗洗。」
苏诗倩看萧遥的举止像个得到宝贝的孩童似的,心里也跟著明快了不少。
萧遥洗过番薯回到篝火边,看到苏诗倩正在打理自己的头发,优雅的编著发
辫。
「倩儿,你真美」
「是吗,你别哄我了,我现在破衣烂衫的,样子一定很狼狈。」苏诗倩说话
时,侧低着头,手上的动作轻盈而柔美。
「真的,你穿什么都很美,你是老天爷赐给我的礼物。」萧遥现在的表情,
跟个呆瓜没两样,谁能看到美女不犯傻啊?
苏诗倩听萧遥这么说,脸上微红,别过脸去,也不说话了。
萧遥此刻心里美滋滋的,用手里的木棍不停的拨弄着柴火。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萧遥熄灭了篝火,用木棍挖出埋在木柴灰里的番薯,挑
了一个,用手剥掉烧的发黑的皮,递给苏诗倩。
「赶快尝尝,味道很好,你一定喜欢。」
苏诗倩接过番薯,端详了一下,咬了一口,发现味道甘甜可口,就放心的吃
了起来。
萧遥也给自己剥了一个,也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萧少侠,你怎么会烤番薯的,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这就要从小时候说起,我有个小伙伴叫狗子,他教我的,原来他自己从外
面带几个番薯来找我,我们就找个地方偷偷烤着吃,后来我们发现我家的园子里
居然也有种,就偷来吃,不过这种野番薯,我也是头一次吃,味道不太一样,不
过也不赖。」萧遥说着话好像回忆起跟狗子一起玩闹的美好时光来。
苏诗倩听得津津有味,又说道:「那你小时候一定很开心吧?有小伙伴跟你
一起玩闹。」
萧遥吃了一口番薯,点头说道:「你呢?你小时候没有小伙伴陪你玩?」
苏诗倩摇摇头,说道:「我很小就被家里送上峨眉拜师学艺,师父虽对我也
很好,但我每日都专心练武,不敢松懈,怕愧对师父的栽培。」
萧遥体听了点了点头,说道:「怪不得你剑法这么厉害,你不仅有个好师傅,
你自己也用心,练功那么刻苦,你看我,武功比你就差太多了。」
苏诗倩赶忙说道:「萧少侠太过谦了,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身陷虎口,而且
你能硬接那老贼一掌还能安然无恙,就连我也办不到的。」
萧遥无法说出自己身怀「蛰龙眠」这种奇功,只好另找话题,略加思所后,
说道:「其实你们峨眉剑法已经浑然天成,不过我在旁边观战,我觉得以你的剑
法如果略加修改套路,对上洪久公那老贼说不定有胜算。」
苏诗倩半信半疑的问道:「萧少侠,此话当着?!」
萧遥明白苏诗倩质疑自己对于剑法的理解,也不好说明,说道:「倩儿,你
不信我的话也是对的,毕竟你们峨眉的剑法是武林一宝,可是剑道也是人道,我
不是要你改你们峨眉的剑招,而是说对付洪久公的时候因人制宜。」
 苏诗倩记起师父当年叫自己学剑的时候也是说过这句话的——剑道及是人道
。如今萧遥居然也说出这句话来不禁心中的对逍遥的评价又高了许多。随即
说道:「愿闻其详。」
萧遥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你们峨眉剑法讲究攻守兼备,后发制人,对于
一些简单的对手无往而不利,但是对付洪久公这种功力暴增的对手,防守不能自
已,自然进攻也无从谈起。」
苏诗倩觉得萧遥说的有理,点头称是。
萧遥继续说道:「洪久公只想生擒与你,不想伤你,所以他只能胜你手中的
剑,不能伤你的身,你大可利用这点去跟她周旋,用的身体去护卫你手中的剑,
你的剑只要不离手,他就一辈子都不会得逞。」
苏诗倩点点头,又问道:「但他招式来的刚猛,我手中的剑又无法招架他的
弯刀,而且他招招紧逼,无法退让,这该如何与之周旋。」
萧遥随即说道:「这点我也想过了,他逼你无法退让时,你大可放手反击,
使出与他同归于尽的招式,那老贼惜命而且不想伤你,必然退让的是他自己,再
有你的剑招比他快,真要硬碰硬,还说不定谁吃亏。」
苏诗倩听了萧遥的话,心中甚有感想,不知不觉中拿起了手中的剑,想象着
与洪久公对战时的情景,演练了起来。
萧遥看着苏诗倩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就背靠着大青石,睡了过去,毕竟几乎
一晚上没合眼。
等萧遥再一睁眼就是已然是太阳当头照了。
苏诗倩看到萧遥醒了,就递过来些野果子说道:「萧少侠,我刚才在谷里转
了转,找到一些山果,味道还不坏,你也吃一些吧。」
萧遥一看这些野果,说道:「这是无花果啊,看来你不认识,我小时候跟狗
子经常上树采来吃。」
萧遥结果无花果一边吃一边说:「你发现出谷的路了吗?」
苏诗倩摇摇头说道:「没有,看来是出不去了。」
萧遥满不在乎的说:「别怕,没有出谷的路,我们就爬上峭壁。」
苏诗倩吃惊的说:「我们轻功再高也没办法攀爬这么高的峭壁吧?」
萧遥又说道:「不用担心,我想好了,我们可以用轻功先爬上峭壁丈许,在
哪里挖出一个落脚点,等准备好了,就再上去再挖,费些时日,总能上去的。」
苏诗倩听完眼前一亮,说道:「萧少侠,多亏有你能想出这种办法。」
萧遥听完努努嘴说道:「倩儿,你是不是也该改改对我称呼了,这么叫感觉
很生分啊。」
苏诗倩一听红着脸点点头小声说道:「嗯,萧郎。」
萧遥一听,心花怒放,说道:「对吗,早就该改口了,来,倩儿,让我看看
你新演练的剑法。」
苏诗倩应了一声,起身舞剑,剑法套路多了一些开合,少了一分收敛。
看罢萧遥不住点头,说道:「这套剑法对付洪久公那老贼虽然不敢说能手到
擒来,肯定是够他难受了。」
苏诗倩却说道:「能不能对付洪久公我不敢保证,可是我是看出萧郎你必是
个用剑的奇才,这么短时间就能看穿我的不足,看出洪久公的破绽,你若好好练
剑,一定能成一代剑术名家。」
萧遥一听,心中有些飘飘然的说:「倩儿,其实我还真想出一套剑法,就是
不知道你能不能陪我演练。」
苏诗倩一听,随口答道:「萧郎要练剑,我自然奉陪。」说着单剑収与背后,
摆了个起手式,说道:「来吧。」
那知萧遥心中一阵坏笑,伸手除去了自己衣衫,用手拨弄了两下自己弹起来
老高的阳具,说道:「倩儿,这就是我剑。」
苏诗倩哪里会想到,萧遥会有这种举动,忍不住看了两眼萧遥那条青筋暴起
的阳具,羞臊的背过身去,说道:「萧郎,不要胡闹。」
萧遥趁势强步上前,一手搂住苏诗倩,一手滑进衣衫,捏住玉乳不停的揉捏,
嘴上不停亲吻着苏诗倩的粉颈。
苏诗倩红着脸用手推推嚷嚷的说道:「萧郎,这大白天的,羞死人了。」
萧遥哪里管的那么多,说道:「倩儿,我这剑法就是我在男女欢好时悟出来
的,所以你说了陪我练剑,可不能说话不算哦。」
萧遥一把握住苏诗倩的粉臀使劲的往自己的阳具按,另一边挺起阳具就在苏
诗倩的小腹摩擦。
苏诗倩此刻也没了矜持,只能任由萧遥摆布,感受着萧遥阳具上传过来的一
阵阵的热力。
萧遥剥开苏诗倩的衣裙,又褪掉自己衣衫,用手抬起苏诗倩的一跳大腿,一
挺小腹,这两腿之间的肉棒好像长了眼,不偏不倚的刺进苏诗倩的玉洞之中。
萧遥一手搂着苏诗倩的细腰,一手拉着她的大腿不停的抽送着,苏诗倩此刻
被销魂的快感所淹没,两手抓着萧遥手臂身子却不停的向后仰,后仰的萧遥都看
不到了苏诗倩的脸庞,只剩两颗玉乳在萧遥眼前随着肉棒的节拍晃动着,晃得是
那么诱人,晃得又是那么销魂。
忽然!萧遥也弯下腰,跟后仰的苏诗倩几乎是脸贴着脸的距离,这时萧遥两
只眼直勾勾盯着苏诗倩好像吃人的野兽,下身的肉棒也是越插越猛,一点没有因
为姿势的改变有所影响。
苏诗倩也是妩媚的看着此刻已经化身野兽的萧遥,眼神中充满的挑逗,而且
苏诗倩居然还在后仰,萧遥居然也能保持这种距离慢慢弯腰,如果这两人是一般
人这会儿可能早就摔倒在地上了,但是即便是武林高手能做出这样的姿势,但绝
不可能有人在这种高难度的姿势下还能让自己肉棒像自己活了一样一下下都准确
的刺进对方花心里,这应该就是萧遥自己说的新领悟的剑法,使自己「剑」
不管在多艰难的情况下都能找到自己的「剑鞘」。
就在苏诗倩的头都快要贴到地面的时候,萧遥说了一个字:「翻!」
苏诗倩听了果然向后翻起了身子,一连翻了十几个后空翻,可是萧遥居然贴
着她的身子跟她一起做起了空翻,而且在做空翻的同时,肉棒还在不停的在苏诗
倩的蜜穴中进进出出,插得苏诗倩的蜜穴水花四溅,肆意流淌。
苏诗倩还是不服输,又翻起了身子,苏诗倩沉沦在交合的快感中,忘我的翻
着身子,更是把大腿上流淌的蜜汁也甩的到处都是,甚至有些蜜汁甩在刚刚熄灭
的木炭上,发出了「呲呲」的声音。
苏诗倩和萧遥二人也不知翻了几个空翻,萧遥的肉棒在二人空翻的时候一次
也没停下,总是不偏不倚的插进苏诗倩的蜜穴之中。
萧遥道:「怎么样?倩儿,我的剑法不错吧。」
苏诗倩回道:「哼,那也未必。」
说着苏诗倩一飞冲天,萧遥也跟着飞起,两个在崖壁的上岩石上,飞来飞去,
最后落在一片竹林之上。
就算二人练过轻功但是一根竹子怎么能撑得住两个人重量,被压得东摇西晃,
弯来弯去,但是萧遥像是完全不在乎,在这艰难的环境下,自己的肉棒还是不停
的在苏诗倩的体内进进出出,一手拦着苏诗倩的腰,一手抱着大腿,还是不是用
嘴吃一下苏诗倩胸前的两颗粉葡萄。
苏诗倩此刻除了双手用力抓紧萧遥手臂之外,就只能用一条腿在细细的竹子
上勉强保持的平衡,更要命的萧遥胯下的阳具还不在不停的刺激的自己,而且听
着竹子被啪啪作响,好像马上要折断了似的,但是萧遥却满不在乎,在这种在危
险的刺激之下,苏诗倩彻底的被爽上了天,嘴中发出了轻呼,也管不得脚下的竹
子了,被至高的快感刺激的放飞了自己。
萧遥明显感觉苏诗倩的身子毅然不再轻盈,马上就要从竹子上掉下去,赶紧
搂住苏诗倩一纵身落在旁边一课大叔的树干上。
两人落在树干上以后,苏诗倩赶紧搂住树干,勉强站起身子,但是蜜穴的蜜
汁缺像喷泉一样一股一股的喷着而出,苏诗倩咬着嘴唇,抱着树干,双腿还不停
的打着晃,撅着的粉臀中不停的向后喷射着蜜汁,溅的身后的萧遥满身都是。
萧遥看此销魂情景,不由的肉棒涨的生疼,从身后搂住苏诗倩屁股,挺枪而
入,用自己的阳具堵住了苏诗倩身上的缺口,借着苏诗倩蜜汁的润滑玩命的冲刺
着苏诗倩的玉洞。
苏诗倩本身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没想到萧遥又从身后干起了自己,顿时被肉
棒干的升上了天,只能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双手抱紧树干,咬着嘴唇体会着欲仙
欲死的快乐。
萧遥此刻也是几乎到了极限,双手从身后握住苏诗倩的一对玉乳,身下的肉
棒更是狠狠地的在苏诗倩的体内进进出出,阴囊更是随着节拍用力的拍打在苏诗
倩的粉臀上,噼噼啪啪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不绝。
萧遥知道自己快要把持不住精关,赶紧搂住苏诗倩降回到地上,随着自己
「啊啊~ 」的一阵怪叫,眼看阳精已然把持不住,就在这个时候,一块巨石从天
而降,落到了谷底水潭之中,水花溅起老高。
萧遥正是在紧要关头,却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所打断,顿时一屁股吓坐下了地
上,但是精关已泄,坐在地上的同时,阳具还一股一股的喷着浓浓的阳精。
苏诗倩回身看了一眼吓呆了的萧遥,又看了一眼不停的喷射着阳精的肉棒,
关切的说道:「萧郎,你没事吧?」
萧遥一听到苏诗倩的话,回过神来,一脸凝重的说道:「倩儿,马上有人要
下来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