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莲改编】(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吴娃儿与唐焰焰尾随杨浩来到了泗洲城。
这日,吴娃儿与唐焰焰一同听着老黑打探来的消息。
老黑自然一五一十向两位姑娘做了禀报。
吴娃儿既知杨浩此行下江淮的使命,对各地奸商的手段同样有所了解,听了
老黑的话,她沉吟片刻,胸有成竹地笑道:「姐姐,现在官人遇到了麻烦,我们
的想个法子帮官人。」
唐焰焰只是自小所在的环境,接触的人群,才养成了她直爽的性子,也懒动
心机,心智其实是非常聪明的,便颔首道:「不错,我们现在在暗,能更加方便
的帮到官人」
吴娃儿莞尔道:「现在,有官人吸引了那些本地粮绅却是好事。那些人晓得
他是乔装改扮打扮他们消息,就绝不会想到在官人之外还有一路人马也是乔装打
扮地来寻他们的把柄。我们可以趁此机会,让官人晓得我们也是可以帮他大忙的。」
唐焰焰双眼一亮,赶紧问道:「你是说……咱们也扮成外地粮商,诱蛇出洞?」
吴娃儿微笑颔首道:「正是!」
唐焰焰一听摩拳擦掌道:「要说做生意,我还真不是一无所知,冒充个粮商,
那是易如反掌。只不过……」
她迟疑了一下道:「你我俱是年轻的女子,乔装改扮的功夫又不到家,若是
女扮男装出面,马上就要惹人疑心。若是干脆以女儿身份抛头露面,恐怕更加叫
人觉得奇怪,这一计……只怕不成。」
吴娃儿蹙眉沉思片刻,说道:「此事倒也不难,咱们只消找个人来充作粮商,
咱们姐妹扮作他的妻妾从旁指点就是了。」
唐焰焰反问道:「这假冒之人使不得外人,咱们身边,可有这样伶俐的人物?」
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看向老黑,老黑站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一时激动
起来,肾上腺素陡增两百余倍,两条腿「突突突」地直转筋,脸庞都涨红了起来。
眼前这两个女子,在他心目中,那都是天上的仙子般不容亵渎,平时他都不
敢正眼瞧上一瞧的,虽说要扮这粮商,与她们只是假凤虚凰一番,可要是听她们
娇滴滴唤一声官人,那真是……让他马上投进洪泽湖去喂王八他都肯呐。
老黑立即把胸脯儿挺得高高的,满怀期望地看着两位主妇,等着她们点将。
唐焰焰和吴娃儿上一眼、下一眼,仔细看了半天,不禁双双摇了摇头。老黑
长得黑点也就算了,身材魁梧粗壮,微微有点驼背,满脸的横肉,一身的凶悍之
气,扮公差有那么点味道,扮山大王,倒有十分的威风,他充当打手惯了,哪里
像个和气生财的油滑商人?
就在这时,张牛儿懒洋洋地走了进来,有气无力地道:「两位夫人,咱们要
是想在泗州住上几日,还得进城去住才好,要是一直这么住在船上,停泊久了,
要引起有心人注意的。」
唐焰焰和吴娃儿一见他进来,登时双眼一亮,吴娃儿便轻轻俏俏地起身,走
过去背着小手,绕着张牛儿慢悠悠地打量起来,看得张牛儿莫名其妙。
张牛儿本是「媚狐窟」的一个外管事,「媚儿窟」是吴娃儿当家,宅院都是
「媚狐窟」自己的产业,只有这保镖护院的伙计自成一路人马,这些人的头目称
为外管事,就像「如雪坊」的赵吉祥一样,负责保镖护院,同官府、地头蛇、同
行们打交道。
张牛儿就是这外管事之中的一位,负责迎来送往、答对客人,这人生得五短
身材,其貌不扬,一张有些市侩的脸庞长着两撇鼠须,属于扔人堆里就找不着的
那种,不过他在「媚狐窟」做了这些年的管事,倒是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
鬼说鬼话的本事,为人精细,能说会道,又兼南来北往的客人见的多了,各有风
土人情了然于心。
吴娃儿越看越是满意,盈盈地绕着他转了两圈,向唐焰焰回眸一笑:「姐姐,
你看此人如何?」
唐焰焰笑道:「像,像极了,给他换套衣裳,便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了。」
张牛儿愕然道:「夫人,大夫人,你们在说甚么?」
吴娃儿咭地一声笑,调皮地道:「我们在说,您该更衣了,官人。」
老黑垮下肩膀道:「那我呢?」
唐焰焰向他扮个鬼脸,笑道:「你嘛,做管家护院正好,嗯……连衣裳都正
合适,换都不用换!」
就这样娃娃和焰焰将自己二人装扮成张牛儿的妻妾,打算逛周望叔一把。暗
地里帮助自己的官人。
三人乔装打扮一把,张牛儿天生一脸富贵相。一打扮还真像一个巨富之人。
他以应天府来的大豪商赖老爷的名头开始走访本地有名的大粮绅。不到两天
就和大粮绅周望叔成了忘年之交,此人正是杨浩的重点查访对象。娃娃和焰焰自
然格外的关注。命令张牛儿尽快取得他的信任,为杨浩破案提供可靠的证据。
「我说赖老弟啊。本来老哥以为老哥家里的八个妻妾已经是人间绝色了。但
是一看到伴赖老弟左右的唐夫人和娃娃姑娘才知道老哥那顶多算是美人而已。离
绝色差远了。」
周叔望陪着张牛儿游自家的后院,一脸淫笑的看着吴娃儿和唐焰焰说道。眼
中的色欲瞎子都看的出来。他也不怕被张牛儿所扮演的赖员外看见。毕竟听张牛
儿介绍唐焰焰和吴娃儿只是他的妾而已。现在大宋朝的风气,是妾只是玩物远远
不能算是自己妻子。拿来送人玩也是经常的事情。富贵人家互相换妾玩已经快变
成一种习俗了。可见当时女子的地位是如何。当然如果是正妻的话周叔望就算在
眼馋唐焰焰和吴娃娃也不至于当着假扮他丈夫的张牛儿的面露出这幅摸样。不然
非结仇不可。
「呵呵老哥过奖了。老哥的几位妻妾也是人间少有的美人儿,小弟看的也是
眼馋的很。再说这两个丫头哪里有老哥说的那么好。」张牛儿一手拥着唐焰焰一
手抱着娃娃说道。双手偷偷的摸着两个美人儿娇美至极的身躯,这可是杨大人的
女人啊。自家的夫人平时哪里有机会这样轻薄,不占便宜简直对不起自己。就算
两位夫人怪罪自己就说为了大计演戏而已。想来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而且还是
两位夫人自己提出假扮自己的妻妾的。
「哦。赖老弟也对老哥的八位美人儿有兴趣,那好,老哥就将她们全部送于
老弟好了,就换老弟的其中一个妻妾如何,八换一,老哥没有亏待你吧?」周叔
望大喜的说道。一副大家同道中人的摸样。搭着张牛儿的肩膀说道。
「这……」张牛儿大惊,这如果真是他的妻妾他是求之不得 .一换八啊。但
是这可是自己家夫人啊。他哪里敢做主。
「怎么老弟,一个妾而已,哪里比的上咱们兄弟之情,老哥就算你右手边的
那个,大家玩玩而已。这总不会舍不得吧。」周叔望一见张牛儿犹豫,顿时像受
了侮辱一样的说道。这倒也是,毕竟当时风气是朋友远重于妾,富贵人家更加是
如此。朋友向你讨个妾玩玩就不给,也实在是伤人的很。甚至让人怀疑张牛儿是
不是真的是大户富贵人家出身,将一个玩物看的比朋友合作伙伴更加的重。
唐焰焰一看不对头,如果因此两人生怨的话,自己帮杨浩的计划不是破产了。
连忙暗暗和吴娃儿商量了起来。「妹妹看来我们今天不牺牲点色相是无法完
全取信于他了。不过我又怕这样做对不起官人。这个周叔望真不是东西竟然把本
小姐当货物。而且换的还是你,本小姐就那么让人看不上眼吗?」
「姐姐哪里的话,除了官人珍惜我们女人,别的男人都是这样的。所以为了
官人我们做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难道不是吗?」吴娃儿露出甜美的笑容说道。
她倒不在乎是不是换妾玩,反正她是妓女出身,以前虽然是名义上卖艺不卖
身,不过暗地里为了满足一些权贵也不得不以身相侍的。只是这些事情,杨浩自
然不知道。而且今天自己所做都是为了官人,想来官人也不会怪自己。所以反而
开始劝说唐焰焰。
唐焰焰这个傻大姐一听也是,只要能为官人做好事情,区区的一个身子算什
么、以后自己不告诉官人就是了。当下凑到张牛儿耳朵边暗暗的吩咐。张牛儿一
听唐焰焰的吩咐,当下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动了起来。夫人竟然说自己可以随
意处置她们。这可真的老天都在赏赐我张牛儿啊!
当下对一旁生闷气的周叔望道:「周大哥,这是什么话,你老看上这两个贱
妾,我怎么好拒绝呢。娃儿、焰焰你们过来。」
「是,官人,我们一定会侍奉好官人和周老爷的,一脸妩媚的唐焰焰和娃儿
同时娇声到。
唐焰焰随即也宽衣解带,留下了杨浩所设计的红色内衣裤,以及穿在腿上的
肉色透明长袜,看得张牛儿二人心猿意马、目不转睛,身下的巨龙似欲挣脱束缚,
破裤而出。周叔望盯着唐焰焰修长的丝袜美腿,咽了咽口水道「唐夫人,你这腿
上穿着的这薄入蝉丝的透明长袜是何物啊?」
唐焰焰见那周叔望痴迷于自己穿着的长筒丝袜,心理不由一阵窃喜,于是妩
媚的轻声道「周老爷,这可是京都一笑楼中」女儿国「出品的,叫丝袜,穿着能
让女子的腿更加修长迷人,现在在京都可流行呢!周老爷看奴家穿着这丝袜,好
看吗?」
「好看!好看!」此时周叔望已被唐焰焰迷住了心神,这道一个劲的说好看。
一旁的吴娃儿看着,调笑道:「姐姐,你怎这般心急,这么快就宽了衣!你
看,周老爷都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了!」
「娃儿!」
唐焰焰不依的道。
「喀喀!好姐姐,今天就和人家一起做一回婊子吧!」
吴娃儿也退下了衣物,里面是一套迷人的黑色内衣裤,腿上亦是着了一双黑
色的长筒丝袜,娃儿满脸淫欲的摸着自己的大腿根处,脸色通红,眼神挑逗的看
着两个男人,另一只手抚摸着穿着丝袜的修长美腿,嘴里叫春的声音更加是要人
老命,张牛儿一见主母当着他的面这样,胯间的鸡巴竟然直接顶破了裤子露出了
硕大的一颗乌龟头。看的吴娃儿和唐焰焰一阵心悸。周叔望也不输。一手掀开自
己下面的带子,接下衣裳,露出老而不衰的身躯,胯下的怒龙又黑又粗壮。多年
吃虎鞭的效果就是如此的。
随即吴娃儿媚眼望向张牛儿和周叔望二人,嗔道:「两位老爷,还不快来!」
二人一得美人应允,眼神一交会,便各自迎上目标,张牛儿找上吴娃儿,周
叔望则是找上唐焰焰;接触的第一时间,双方都选择了热吻。
第一次和相公以外的男人热吻,唐焰焰既害羞又兴奋,吴娃儿虽已不是第一
次,但此时也是兴奋不已。
那粗糙的大舌头在美人的樱桃小口中肆意作乱,舔、咬、吸、回,在加上有
意无意的深入口腔,诸多技巧让见多识广的吴娃儿也赞叹不已。
已然动情的二女侍奉二人宽衣,当看到完全脱困的粗大巨龙时,不免一阵惊
叹,那般粗大的阳物连杨浩也自叹不如。
唐焰焰见到如此巨物,可不敢帮周叔望吹箫,周叔望也不以为意,退下唐焰
焰的红色内裤后,便开始用舌头逗弄粉嫩的花蕊,品尝那汩汩而出的花蜜,而双
手则不断地抚摸那嫩滑的丝袜美腿,惹得唐焰焰阵阵春啼,浪叫不已。
一旁的吴娃儿则是开始吸舔起张牛儿的黑色巨龙,还不忘回头向周叔望说:
「周老爷,你可要好好服侍我们焰焰,他可是西北唐家的大小姐呢!」
「哎……喔……娃儿你真坏……这时候还……还拿这说事……喔……就是那
儿……你真棒!」
唐焰焰一边浪叫,一边埋怨;周叔望知道自己招呼的美丽少妇竟是唐家大小
姐,兴奋得更硬了。
张牛儿有些羡慕周叔望的运气,于是对吴娃儿低声道,「夫人,我这肉棒硬
的发胀,可否也让我舒坦舒坦!」,只见吴娃儿狐媚的看他一眼,朱唇一开,竟
将张牛儿的巨阳整根吞入,湿润而紧凑的口腔让张牛儿嚎叫了一声。
吴娃儿的一双玉手则在阳具根部来回,更让张牛儿平添不少快感。
「喔……夫人……你这只狐狸精可真厉害……从没有其他女人……敢整根吞
下的……好爽……」
张牛儿一边抚着吴娃儿的头,一边说道。
唐焰焰见到娃儿竟将那巨物整根没入口中,不禁有些害怕的盯着周叔望,但
心中不甘示弱,提起一双秀足往周叔望的身下伸去,一双丝袜小脚在周叔望的阳
具上面轻轻按摩蠕动。
「哦……舒坦啊。赖老弟的这个小妖精真是让男人送命啊,这丝袜小腿摸着
可真舒服。真羡慕老弟天天可以享受到这种待遇。」周叔望一手握着吴娃儿的小
脚在自己的阳具上上下蠕动说道。其肉棒顿时更加的粗壮。
「哪里……老哥……一人拥八美人才叫幸运。」张牛儿说道,他总不能说自
己也是第一次享受夫人的这种待遇吧。
一旁的唐焰焰听罢,害羞的低下了头,含羞带怯的表情让周叔望色心大动,
提起黑色巨龙在水濂洞外不断游移着,还小心翼翼的问唐焰焰:「唐夫人,我可
以插进去了吗?」
久旷的唐焰焰哪堪如此挑逗,回应道:「你进来吧,不过先不要整根没入,
奴家会怕。」
得到美人首肯,周叔望的巨龙顺着湿滑的阴道,直抵深宫。
不过仍谨记唐焰焰的吩咐,留了一节在外,饶是如此,粗壮而丰实的感觉,
仍让唐焰焰一阵哆嗦。
「喔……真粗……真棒……快……解开我的胸罩吧。」
第一次遇到胸罩的周叔望一时间手忙脚乱,百思不得其解,让唐焰焰一阵好
笑,特意将身子贴了上去,指导那双大手解开身上最后一道伪装,一对玉兔跳了
出来,才让周叔望松了一口气。
看见男人手足无措的样子,唐焰焰笑了笑,轻轻的吻上周叔望的脸颊,那温
柔的神态彷佛面对的是初恋情人,让周叔望是一阵发呆:「唐仙子,你真美。」
「如果觉得我美,就好好的爱焰焰吧!」
简单的称赞让唐焰焰乐开了花,此时放开道德束缚的她,全身心的投入欲望
的解放。
一旁的吴娃儿仍旧在帮张牛儿吹着箫,但嘴中传来的酸麻感觉让她有些撑不
住了:「这张牛儿怎的如此厉害,若是官人早已让我用的一泄如注了。」
看见周叔望已经开工的张牛儿也是一阵着急,果断的将吴娃儿拉开。
缓过气来的吴娃儿媚笑着:「怎么?官人撑不住了?」
张牛儿涎着脸说道:「不是这样的,狐狸精夫人。你看那边都已经开始了,
我们是不是也……」
吴娃儿转头看去,果然看见二人已尽情的交欢,俏脸一红。
脱下胸罩后随即恶狠狠的要张牛儿躺下,一手握着凶狠的巨龙,一手掰开早
已湿润的粉嫩小穴,要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吞下这条巨龙。
「官人,看奴家的龙宫吞下你这条巨龙。」
吴娃儿得意的笑道。
「狐狸精的穴不是狐狸穴吗?怎又变成龙宫了?」
张牛儿不解的问。
「狐狸穴早被大水淹了,等你这条恶龙住进来,不就变龙宫了?」
张牛儿闻言大笑:「我这可不是巨龙,而是定海神针。」
说罢的张牛儿双手握住吴娃儿的细腰,猝不及防的用力往下压,那粗大的
「定海神针」就深深的顶进了「龙宫」的深处。
吴娃儿只觉一阵刺痛,仿若初次破身的感觉让她冷汗直流,身子倒是真正的
被定住了。
「狐狸夫人,我这定海神针如何阿?」
张牛儿得意的笑着。
吴娃儿狠瞪他一眼,蹙眉说道:「痛死我了,你不许给我动,不然你就和自
己玩好了!」
作茧自缚的张牛儿一脸苦相,只得不断的爱抚吴娃儿,以期减轻她的疼痛。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周叔望不由得的想着:「等会一定要好好尝尝这吴娃儿
小妖精的滋味!」
唐焰焰已渐渐的被干出快感,看着娃儿那疼痛的样子,让她又害怕又期待,
渴望重温初次破身的感觉。
「插进来吧!」
下定决心的唐焰焰要求着。
「什么?」
仍沉醉在唐焰焰紧嫩的穴中的周叔望一时没反应过来。
「奴家要你……整根插进来嘛!」
周叔望闻言大喜,但看见唐焰焰的神色仍带些惧怕,于是建议唐焰焰背对着
他,降低她的紧张感。
周叔望一边逗弄着可爱小巧的菊花,一边提枪重新进入唐焰焰的身子。
唐焰焰只觉得巨龙慢慢越过杨浩到过的深处,往仍未被开垦的神秘地带探去,
旋即一阵刺痛袭来,让她想起初次破身的情景。
唐焰焰双手紧捉被单,嘴里咬着枕头,眼角的泪不自觉的流出,呜噎的哼声
既令人怜惜,却也更欲罢不能。
被张牛儿弄的欲念又起的吴娃儿,终于鼓起勇气动了动,原先疼痛的感觉已
化做酥麻的滋味,妙不可言。
先苦后甘的吴娃儿双手抵住张牛儿的胸口,迅即扭腰摆臀了起来,并从口中
发出阵阵的淫叫。
「哎……好大……好……嗯……舒服……」
发浪的吴娃儿此时散发出狐媚的气息,发挥了颠倒众生的本色。
张牛儿知道主母已进入状况,大喜的搂着她的腰配合作动着,让吴娃儿又是
一阵浪叫。
「哎……官人……你不是……定海神针……怎可以……随……随便乱动……」
吴娃儿艰难的提出疑问。
「狐狸精夫人,我的棒是定海神针,提着这个棒的我可是孙大圣阿,且看我
大捣龙宫。」
犹有余力的张牛儿淫笑着,用力进出吴娃儿的浪穴,插的她娇喘连连,讨饶
不断。
「阿……喔……别……又……又要到了……哎……」
刚高潮的瞬间,张牛儿又一直顶着吴娃儿的敏感带,彷佛不受到阴道高潮收
缩的影响,让吴娃儿头一次生出讨饶的念头。
另一边的唐焰焰也早已快感连连,原先的枕头早已不知去向,背对着周叔望
的屁股被大手抓着上下作动着。
「唐夫人,周叔望侍奉得你舒服吗?」
周叔望恶意的笑着。
「嗯……好……舒服……又大……又硬……又深……喔」
「那比起你官人又如何?」
唐焰焰一呆,看见周叔望扣住自己的腰,不让自己动作,迅即回首讨好道:
「我官人没你大、没你硬、没你持久。」
「既然我这么棒,你该叫我什么?」
「好哥哥?」
「错!」
「好宝宝?」
「更错!」
「不如你自己说,人家猜不到。」
唐焰焰撒娇似的扭了一下腰,让周叔望吸了口气才忍下射精的冲动。
「叫我主子,你要称奴婢!」
周叔望此时才显出他强硬的态度。
唐焰焰一呆,顿时勃然大怒,想自己的身份,哪曾被这般侮辱过?就是自家
的官人也不曾如此对他。
迸发出来的杀气让周叔望打了个冷颤,硬挺的阳物也缩小了一些,勉强开口
道:「这只是在床上增添情趣用的,公开场合不会照着称呼,还请夫人见谅!」
唐焰焰一听,怒气消了大半,想着只是增添床上情趣,倒也无伤大雅,旋及
温柔的道:「主子,奴婢知错了,请主子惩罚奴婢吧!」
周叔望听见美人儿开始配合,顿时心花怒放,板起脸孔要唐焰焰起身到墙壁
那边去。
只见唐焰焰恋恋不舍的离开周叔望的肉棒,双手撑着墙,白皙的屁股搭配玲
珑有致的身躯,配上一双修长的丝袜美腿,真是十分迷人。
啪!一只手掌毫不留情的打在白嫩的屁股上,默默承受的唐焰焰发现自己竟
然有快感,俏脸更加羞红了。
啪!啪!又是几下巴掌,雪白的屁股已然透出红色,唐焰焰又回头看了周叔
望一眼。
明白过犹不及的周叔望,再次将重新挺立的巨龙送入唐焰焰的淫穴中,边操
边说:「你这淫荡的小女奴,被打屁股还有感觉,真是下贱!」
被说中心事的唐焰焰衣时慌乱,连忙否认道:「奴婢没有……没有……」
「还否认?」
周叔望又送上几记巴掌,舌头又舔上唐焰焰香汗淋漓的背,让唐焰焰颤抖不
已。
周叔望随即跩过唐焰焰的身子,说道:「看着你的妹妹,承认你是淫荡下贱
的小女奴!」
唐焰焰看着同她一样被从后面干着的吴娃儿,忍住羞涩的喊道:「妹妹!奴
家……焰焰是淫荡下贱的小女奴,是个喜欢被主子打屁股的小女奴!」
说罢的她,又迎来了一个小高潮。
张牛儿此时也打着吴娃儿的屁股,还用力的在她身上捏来捏去,白皙的乳房
留着红红的爪印,有些地方还呈现青紫色,但吴娃儿却更似乐在其中,不断的喊
着用力点。
张牛儿冷笑着,说道:「骚货,你的好姐妹都对你坦白了,你这做妹妹的难
道不用多做些表示吗?」
痛并快乐着的吴娃儿,也望向唐焰焰喊道:「姐姐,奴家是骚货、是婊子,
她被大鸡巴干得好爽!官人哥哥,你真厉害。」
张牛儿得意的拉过吴娃儿的头,对着红唇热吻一番,说:「夫人,没想到我
张牛儿居然有幸能操到你,我真是太幸运了,你是第一个能让我玩得那么尽兴的
女人,真是个不错的骚货。」
吴娃儿媚眼如丝的道:「既然喜欢,就多玩几遍,喂饱我这小骚货吧!」
张牛儿大笑一声:「如你所愿!」
杨浩的两位娇妻此时面对着面,十指相扣着,身后各站着一个男子,粗黑的
肉棒在彼此的小穴中不断进出,带出淳淳的春水。
一波波的高潮早已让她们的双脚酸软,若非互相靠着,早已不支倒地。
两人的玉乳在撞击中不断摇晃着,更不忘和对方舌枪唇剑一番,交流着肉欲
的快感。
「哎……骚货娃儿……我好像……要尿了」
「女奴姐姐……嗯……你真是淫荡的小女奴……不过……我好像也要尿了…
…嗯……张牛儿哥哥……骚货想尿了……能否让骚货……喔……先去小解?

张牛儿两人知道身下的美人快被干出尿来,一时间得意不已,但却不愿答应
她们的请求,反而干得更加用力了。
两人想的也很简单,他们要美人在自己面前完全抛弃羞耻心,要她们更加沉
沦于肉欲,这样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
「喔……妹……妹妹……姐姐……憋……憋不住了……尿了!」
「好姐姐……你真没用……娃儿……娃儿也……也尿了!」
只见两位娇妻的尿水和着淫水,缓缓顺着双腿而下,就连干着她们的男人也
不能幸免,纷纷被那滚滚黄河开了支流。
正当吴娃儿二人正舒爽于解放的快感时,却被各自的男伴拉开训斥:「好骚
货(女奴),竟敢尿在官人哥哥(主子)身上,看我怎么惩罚你。」
张牛儿二人赫然一招火车便当式,便将二女挂在半空,只得双手搂住男方脖
子,双腿紧夹充满野性的腰。
肉贴肉的感觉让四人又是一阵快意,对于这未曾体会过的体位,姐妹二人是
期待万分。
当张牛儿将二人背对背靠着,新一轮的奸淫再度开始,唐焰焰只觉今日是她
这些年来最欢愉的日子,双腿夹得更紧。
周叔望见得自己的女奴越发骚浪,又更加卖力了,还不忘调笑道:「好女奴,
你今天侍奉爷儿真舒服。」
「喔……都是……主子……干……干的好!」
沉沦于肉欲的唐焰焰仍不忘恭维。
「看你今天这么乖,主子决定要让你怀上我赖家的种,准备接着主子的精液
吧!」
周叔望又再次露出他邪恶的笑容。
唐焰焰一听此言,便从无边的情欲醒了过来,怒道:「你不可以这样做,快
拔出来。」
接着便是剧烈的挣扎,然而当唐焰焰发现四肢早已酸软无力,无法使出武功,
紧贴的身子也无法借力时,她真的慌了。
一边请求张牛儿帮助、一边以服软的语气要求条件交换,却让周叔望更加下
定决心要射进去。
无计可施的唐焰焰只得哭喊道:「娃儿,救我阿!我不要给别人生孩子啊!」
听得唐焰焰呼救的周叔望嘿嘿一笑,低头咬起了唐焰焰的乳头,一阵刺痛的
她终于停止呼救,只是低声饮泣着。
被张牛儿肏干的吴娃儿自然也听见了唐焰焰的呼救,不过显然她更为沉溺于
这场性爱中:「嗯……官人哥哥……你甚么时候射?……快点射给我这骚货狐狸
精吧!」
张牛儿看着千依百顺的吴娃儿,心中是百般得意,淫笑问道:「你那姐姐可
不愿意让我们射里面呢!你这骚货难道想帮我生一窝小狐狸?」
「嗯……只要你……干得我舒爽了……快活了……让你射进来……又何妨…
…张牛儿。「
吴娃儿眼中除了浓浓的情欲外,竟还带着一丝丝情意。
那温柔的眼神看得张牛儿心中一动,示意周叔望一同转身,却是让两位美人
再度面对面。
「让你的好姐姐见识我俩恋奸情热的样子。」
张牛儿对吴娃儿说。
「让你的好妹妹见识你被我强奸凄苦的样子。」
而周叔望则对唐焰焰说。
天使与魔鬼、姐与妹、强奸与和奸,看似强烈的对比,却在同一时空里呈现。
随着巨阳在阴道中越发膨胀,张牛儿二人已管不住射精的欲望,惟有更加努
力的冲刺,以期在射精之前再让女伴攀上高潮。
吴娃儿的淫叫是越发狂浪;唐焰焰则是停止抽泣,感受下身的舒爽快感低哼
了起来。
只见张牛儿先一声低吼:「骚狐狸,接收哥哥的精液吧!」
坚挺的巨龙深入花心,龙头一吐白色的生命精华,灌溉了整个花房。
滚烫的精液让吴娃儿又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喔,官人哥哥,你怎会那么多?我的子宫都被你灌满了!」
吴娃儿看着生命中第二个射在她体内的人,又惊叹、又着迷。
而周叔望此时轻咬着唐焰焰的耳垂,低声道:「我的美人女奴,准备给我生
孩子吧!」
唐焰焰看着已被内射的吴娃儿,心知已逃不过被中出的命运,缓缓的闭上眼
睛,接受无法摆脱的命运。
「又收缩了,你这女奴嘴里说不要,身体还是骗不了人的。喔,射了!」
周叔望得偿所望,得意不已的将精液射进唐焰焰的嫩穴之中。
再次高潮的唐焰焰身躯一软,同被张牛儿放下的吴娃儿坐落地上,即便地上
仍留着她们的尿水,却也已经不想动了。
唐焰焰靠在吴娃儿的肩膀上,有些凄苦的问:「娃儿,我以后要是怀孕生出
别人的孩子该如何是好?」
吴娃儿一愣,才知道唐焰焰在担心什么,喀喀轻笑:「好姐姐,我们修习的
阴阳双修功法,事后只要运转功法,自有化精的作用,被内射是不会怀孕的。」
唐焰焰一愣,才知道又被吴娃儿摆了一道,娇嗔道:「好你个娃儿,你怎能
这样阿!害我提心吊胆的。」
「那你跟妹妹说说,被强奸的滋味如何阿?」
吴娃儿饶有兴趣的问道。
「就像一只无法抵抗大野狼的小羔羊,只能默默承受大野狼的蹂躏。」
唐焰焰回忆着。
「那大野狼弄得你舒不舒服阿?」
吴娃儿又逼问着。
「我不知道!」
唐焰焰羞红的脸早已出卖了她,又说道:「两条野狼又来了。」
吴娃儿看着早已恢复过来的张牛儿二人,一边惊讶他们的回复力,一边又对
仙儿说:「要不要换着玩阿?」
避开怀孕阴影的唐焰焰嫣然一笑,回道:「好阿!」
「你这小妮子!」
周叔望听罢,立刻抽出被唐焰焰的肉穴紧紧夹住的肉棒,一丝没有被子宫完
全吸收的精液涌了出来,滴落在地上,张牛儿此时也听到了两女的谈话,顿时他
也将肉棒在吴娃儿的肉穴里面抽出。由于得知能操到另一个美娇妻,两人刚刚射
完竟然又硬了起来,立马互相交换了伴侣。
这可是杨大人的正妻啊。比玩娃儿夫人更加让张牛儿兴奋不已。这女人平时
可没有机会玩到,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夫人摸样现在还不是要在自己胯下被自己
的肉棒狠狠的抽插。
一发狠,胯下肉棒狠狠的顶进了唐焰焰还是湿漉漉一片的肉穴里面。「哎呀。,
死牛儿那么用力。」唐焰焰双被张牛儿扛在肩膀上,全身都使不上力气,双手胡
乱滑动的喊道。下体被啪啪啪的干的只响,本来被周叔望拍的通红的屁股顿时被
撞击的更加红了。胸前的两个奶球也是上下晃动。
另一边的周叔望也已经骑在了吴娃儿的身上,肉棒深深的插在其双腿之间。
将这个童言巨乳的花魁,杨浩第一个爱妾,如同一只小狗一般的用狗儿交合的姿
势骑在胯下,每撞击一下就迫使吴娃儿像小狗儿一般向前爬动一步,不一会娃儿
已经绕着亭子爬了一圈。身后的周老爷依旧撞击着,将娃儿身子上白嫩的皮肉撞
的一阵抖动,挂下的双乳如同抛物线一般,比唐焰焰抛的还快,几次两个大奶子
都撞到自己的小俏鼻上面。
两女在这无人的周家后院,肆无忌惮的呻吟着,两个俏丽姑娘的子宫里被射
了一泡又一泡,小肚皮都被撑园,而天,才刚入夜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