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尸潮】(02-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到二楼以后,我看了一下,现在所里一共有12个人,分别是王大爷和他孙
女,刘所长和四个协警,两名女记者和一个男摄影师,还有那个欧洲女人和他老
公,欧阳琪和夏凡应该还在旁边整理,刘所手里拿着电话焦急的来回踱步,嘴里
说着:「110,119,120全都打不通,市局的电话也没人接,到底是出
什么事了?」
我走向窗户向外看去,只见街道上狼藉一片,地上大片的血迹和尸骨,满街
的车都撞成了一团,整个城市显得格外的安静,白冰洁说到:「早晨我们来的时
候还好好的啊,怎么一下子成这样了,呜呜呜……」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摄
影师在一旁安慰到:「没事没事,也许是恐怖分子搞袭击,我们只要等等,等政
府把事情解决了再出去就行了!」听他说到政府,我眼前一亮,赶快拿出手机准
备上网看看,然而等我打开手机一看,网络无法访问……这是怎么回事?正在我
疑惑时,只听窗外传来一个声音:「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们啊!」
大家急忙向窗户走去,只见街道对面的拉面馆屋顶上站着几个人,双手挥舞
大喊着,而拉面馆楼下聚集了有30多个人,他们像蠕虫一样想从房子墙边上去,
拉面馆的玻璃门已经被挤破,后面的卷帘门也已经变形,我大概数了一下,屋顶
上有三男两女,应该都是拉面馆的员工和老板,刘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问到:
「小赵,对面的拉面很好吃吗?为什么这么多客人?」
我回到:「我觉得味道一般啊,听说都快倒闭了,老板最近不是准备把店盘
出去吗?」摄影师打断我们说:「什么顾客啊,你看那些人,把墙皮都快扒掉了,
哪里像是要吃拉面的样子,而且看求救的那些人,应该是和我们一样遇到了什么
情况,不然为什么大喊救命?」
刘所长听完思考了一下,问旁边的协警小徐,让他统计一下所里还有多少食
物,小徐下去一楼转了一圈,上来说到:「刘所,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们还有8箱方便面,2箱火腿肠,外加五个西瓜」刘所如释重负的
松了口气,问到:「那坏消息是什么?」小徐不紧不慢的说到:「坏消息是,我
们所里停水了,仅剩的两桶桶装水,一桶已经被欧阳琪洗漱用完了!」
夜幕马上就要降临,刘所吩咐我带着2名协警下楼再检查一遍窗户和门有没
有锁好,我检查完毕后又去看了看铁栅栏,发现王磊已经被捆在了栅栏上挣扎着,
嘴角不断流出血水和口水的混合物,胡浩和其他几人缩成一团在角落里已经睡了,
我又去一楼库房看了一下库存的食物,然后准备回二楼休息,然而当我刚把脚踩
在台阶准备上去时,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急忙
拿出手中的左轮,带着两名协警向会议室走去,当我打开会议室门的时候,我们
三个都傻眼了,本来记得要处理郭子的尸体,然而,现在尸体居然没了!
我急忙转身,带着两名协警向楼上赶去,就在我刚到二楼的时候,只听「嗷」
的一声嚎叫,从户籍办公室传出,刘所长和王大爷闻声也跑到楼道里,如果我没
记错的话,那间办公室安排给了欧洲女人和他的丈夫。
刘所长一脚踹开门,只见一个身影破窗而出,碎掉的玻璃掉了一地,地板上
躺着欧洲女人的丈夫,脖子上的伤口就像峡谷一样深不见底,献血向外喷射在一
旁欧洲女人的身上,欧洲女人抱着她的丈夫哭到:「坚持住,你注射过抗体,你
会没事的,dear唐,你不能扔下我一个人!」
男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回应到:「这是我的报应,我不想那样活下去,我不想
成为怪物」说完便拿起一旁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而一旁的女人已经泣不成
声,我急忙走向窗户,看到玻璃上还留着几根黄头发,心里知道刚才伤害这个姓
唐男人的凶手就是郭子,但是为什么郭子还没有死呢?女人说的抗体又是什么东
西?男人嘴里说的怪物是什么?
他临死前为什么说是自己的报应?满腹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只听楼下「哐当」
一声,刘所喊道:「糟了,大门开了!」我们立即跑下楼,只见一个混混用匕首
定在王大爷孙女的脖子上,边开大门边说着:「没想到这小妞还挺念旧啊,被我
上过一次我都快忘了,居然还能来救我,哈哈哈哈!」一旁的胡浩冲我们喊道:
「谁要敢开枪我们就杀了这小丫头!」
说完便挟持着王大爷的孙女向外面走去,王大爷在一旁焦急的催促我们去救
人,然而还是没人敢跟出去,直到胡浩一行人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刘所长急忙过
去继续把大门锁住,此时的王大爷已经向一个软柿子一样瘫倒在地,我和两名协
警把王大爷扶了起来,我们继续向楼上走去。
3。原来是病毒
回到二楼以后,两名女警正在帮助欧洲女人收拾她丈夫的尸体,从夏凡和她
的攀谈中得知,这个女人是英国人,名叫丽萨,也是从事生物制药工作的,来到
Z国后认识了她的现任丈夫唐先生,两人共同在这边工作,几名协警为了防止她
丈夫像王磊一样尸变,将尸体包裹好之后又用绳子进行了固定。
两位女记者还在一旁不停的尝试打电话,但是可能是整个通讯网络中断了,
无法联系到任何人,夏凡焦急的想联系老家的孩子,边留着眼泪边念叨着希望孩
子没事之类的话,欧阳琪帮忙完后一个人躲在墙角哭泣,毕竟今天的遭遇对她来
说打击太大了,而其他人却目睹了一切,正在这时,刘所长打破了沉默说到:
「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还有2个小时的时间,大家分头用钉子和柜子把窗户堵
死,小赵下去查看一下王磊现在什么情况!」
说完后,原本像无头苍蝇一样的人们全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果不做好防
护工作,那么晚上再有郭子一样的人偷偷进来就麻烦了,而且我们还要面对随时
会回来复仇的胡浩一干人,真是腹背受敌,必须早点开始谋划。
其他人纷纷开始准备「封楼计划」,而我在楼下查看王磊的情况,通过观察
了近一个小时我发现,随着太阳落山,王磊的狂躁程度越来越明显,为了防止绳
子断后他跑出来,我又从外面将铁栅栏再次反锁,看着暗下来的天色,我不禁陷
入了回忆,我的父母很早病逝,这些年一直都是我的女朋友孙瑶在照顾我,她在
一所中学当语文老师,身材高挑,五官秀美,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胸,只有A罩
杯而已,但是听说她们学校追她的男老师也很多,都被她拒绝了,平时这个时间
正是学生们放学,她来所里找我的时间,而今天,我却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也
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边想着我边向楼上走去。
突然,从仓库传来了一些微弱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悄悄走到仓库门口
一看,只见摄影师一只手掐着白冰洁的脖子,下面的裤子已经褪到了鞋上,白冰
洁的双手被手铐反拷在后背,嘴被摄影师的另一只手捂住,黑色的丝袜裆部已经
被撕破,摄影师的连白冰洁的内裤都没有脱,只是将阴部旁边的内裤扳开,他那
只有10厘米的鸡巴已经在白冰洁体内开始抽插,白冰洁的黑色热裤已经被不知
道扔到了哪里,嘴里只能发出:「嗯嗯啊啊啊」的声音,「在电视台我就知道你
是个骚货,听说你就说靠给台长舔鸡巴才进来我们单位的,是不是!?」摄影师
咬牙切齿的问到,白冰洁一边挣扎,一边摇着头,嘴里骂到:「像你这种屌丝,
除了来硬的,还能有什么本事?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摄影师一阵猛烈的冲击打断了,我蹲下仔细看了一下,白记
者的逼已经发黑的厉害,但是这种馒头型的逼听说操起来很爽,正在我犹豫要不
要打断他们的时候,只见摄影师恨恨的说到:「我让你不承认,看来你要吃点苦
头才行」。
说完拿出身旁的麦克风,径直捅进了白记者的阴道内,白冰洁被这冰冷的东
西吓了一跳,双腿发抖,小便也失禁了,摄影师用两根手指沾了点顺着麦克风流
下的尿,将手指捅进了白冰洁的屁眼,并说着:「反正老子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
还能活多久,不如快活一天算一天!」
白冰洁疯狂的拧动着腰肢,想要摆脱麦克风和摄影师的手指,却被摄影师越
捅越深,突然,「哐」一声,我脸旁的门被一脚踹开了,只见刘所长带着王大爷
风风火火的冲了进去,两人几下就把摄影师制服了,摄影师的脸被按在地上,但
是他还哈哈大笑着说到:「这个婊子你们也想上是不是?来啊,我们大家一起来!」
说完后,王大爷一脚踢在了他的下体,摄影师痛苦的流出了眼泪蜷缩成一团,
王大爷骂到:「我在上面干活,你小子在下面快活,还他妈的玩的是霸王硬上弓!」
刘所急忙阻止住王大爷,白了我一眼问到:「小赵你在这里多久了?」我回到:
「我刚来啊,正要进去你们就冲进来了」刘所说:「像你这种强奸犯,最少也要
判10年,今天我先把你关起来!」
「10年?你们又不是法院,凭什么给我定罪,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还把自
己当回事了!」摄影师在地上回应到,刘所长一时语塞,想了一下说:「小赵,
我们确实没办法给他定罪,这样吧,你把他和王磊关在一起好了」我心说这他妈
比判死刑还严重,但是领导的命令不得不服从,将白冰洁的手铐解下给摄影师带
上后,我把摄影师带到了铁栅栏关了进去,摄影师进去后,王磊的狂躁更强烈了,
我急忙关上门向二楼走去,「你们别让老子出去,老子出去了你们都得死!」摄
影师在后面咒骂到。
二楼上一群人正在争执着什么,我走进一听,原来是刘所长正在拟定救援计
划,按照刘所长的计划,我们先去救对面拉面馆的人,然后可以带一些食物回来,
将派出所作为大本营打阵地战,几名协警都赞成刘所长的办法,然而王大爷却提
议出去打游击战,在游击的过程中打到哪住到哪,顺便找找他的孙女,两名女警
和两名女记者都赞成王大爷的办法,毕竟虽然分险大,但是能找到大部队或者政
府组织,就能有更好的生活和环境,大家见我进来后停止了争吵。
刘所长问我的意见是什么,我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丽萨,显然她还没有从
失去丈夫的悲痛中走出来,不想发表意见,我用了半个小时向大家仔细分析了一
下两种方案的利弊,几位女性看我分析的这么透彻,纷纷投来崇拜的目光,最后,
我决定,用抛硬币的方式选择我们方案,在我将硬币抛向空中的时候,我感觉王
大爷和刘所长恨不得把我吃了,硬币显然选择了富有挑战性的那个方案,王大爷
嘴角露出微笑,念叨着:「乖孙女,等着爷爷去救你!」刘所长无奈的摆了摆手,
命令到:「大家今天都很累了,全部休息,所有男人夜里每人一小时在楼内巡逻,
明早六点我们收拾武器,出发!」
本来我们以为这个夜里会很难熬,没想到除了楼下王磊的嚎叫和摄影师的咒
骂,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大家拆开了一箱方便面,用旧椅子点了火,在方便面
里放进了火腿肠,好好饱餐了一顿,仅剩的一桶水也被用去了一大半,所有男人
将剩下的食物打包,准备第二天背着上路,刘所长夜里找丽萨谈了谈,只问出了
好像这次的事件是因为某药厂生产出了一种兴奋剂,但是没想到兴奋剂的副作用
就会让人狂躁、失去自我意识,用丽萨的话说,像王磊这样被病毒感染的人,他
们称之为「僵尸」,药厂为了挽回局面,生产了一批可以抵抗病毒的药物。
但是还没来及发布,就因为病毒大面积爆发而中止了,当时厂里的研究员有
5个人,除了丽萨的丈夫唐先生已经死了,还有四名研究员,对于唐先生为什么
被咬后会死,丽萨的解释是因为心脏受损,如果唐先生当时不自杀,他是不会死
的,那些感染了病毒的人如果心脏和大脑受损,就会真正的死去,至于唐先生口
中所说的怪物,丽萨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对于精疲力尽的人来说,夜,总是太短,我感觉自己还没有休息好,就被刘
所长叫了起来,大家每人吃了一根火腿肠后,刘所长将队伍分为两组,由刘所长
带协警刘飞和协警张涛、王大爷、丽萨、白冰洁、夏凡为一组,由我带协警王凯
和协警谭建、王丽丽、欧阳琪为一组,刘所长从所里找出了四个对讲机分配给我
们,由于电量有限,我们要用完就关,只在失去联系的时候使用就行了,一切准
备就绪,我们便将大门打开,向外走去。
道路上安静的有点吓人,大家一边走一边收集着尸体身上的水和食物,现在
我们手中一共有四把枪,分别是刘所的64和3把警用左轮,除了我和刘所的两
把,剩下两把交给了两位女警,我们沿着街道向前走去,慢慢走到了昨天的拉面
馆附近,刘所示意大家停下来,由王凯过去打探一下情况,王凯慢慢的走到拉面
馆周围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挥手示意大家过去。
我们慢慢的向前走去,一直走到拉面馆门口,发现里面一片狼藉,一个人影
也没有,就在这时「啪」的一声,一个啤酒瓶摔碎在了我们面前,正当我准备问
谁这么不小心的时候,只见二楼上探出了几个人的头,正是昨天求救的那些人,
「嗷呜」一阵嚎叫,从面馆后面的巷子瞬间涌出大量的僵尸向我们走来,「哈哈
哈,谢谢你们来救我们啊,希望你们玩的愉快!」
楼上的两个男人大笑着说到,「快跑」刘所长冲我们喊着,我一看周围四面
八方涌出了不少僵尸,根本不知道网哪跑,刘所长用手指向前面说到:「上那辆
大巴车!」我和两名协警飞快的跑向了大巴,刘所那组人由于离大巴较近,已经
全都上去了,我回头看了一眼,王凯和欧阳琪都紧跟着我,我四处找了一下,没
有看到王丽丽和谭建的身影,眼看僵尸离我只有50米了,我一咬牙,飞快的冲
进了大巴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