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姬淫唱】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战姬淫唱
人气偶像组合ZweiWing,天羽奏风鸣翼的演唱会热烈展开,两个偶
像美少女的热情歌舞掳获了观众的心
突然一声巨响轰然而起,一阵白光笼罩会场,突然的死寂降临在这片大地,
一群群的诡异生物正在虐杀人类
我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两名偶像身上的演出服挂彩站在这群怪物前
突然唱出两道优雅的歌声,两人被一阵光包围后出现了一套新服装包在自己
身上,像是角色扮演一样
眼前的怪物被两人轻松打倒,我目堵这不可思议的光景自嘲
[ 哈哈…骗人的吧…]
可恶,身体好痛,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突然耳熟的少女声音传来耳朵
[ 加油!!]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天羽奏在我眼前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啊…果然很美
[ 太好了,还活着!!]
突然我的胸口一阵刺痛被奏塞了什么东西
模糊意识中还听得到风鸣翼哭着喊叫天羽奏的名字
我的意识到此中断
醒来后一片白色的天花板映入我眼中
感觉身体各处像是发出强烈抗议的疼痛感一直无法消散,看来我被救了一命
那场演唱会的景象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住院一段时间后,回到只有我一个人住的公寓
在这之前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几天后身体渐渐产生奇怪的变化
首先是我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我以为是感冒发烧之类的,但是给医生检查
过确实完全正常,身体甚至可说是硬朗得很
之后一段时间我也习惯这莫名的嗓音
然后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我的身体逐渐变得光滑有弹性,胸部也大大隆起,四肢变得修长富有肉感外,
粗糙的脸跟五官就像是被人捏造般变得可爱起来,那脸孔甚至像是最近曾经看过
的人,但我一直想不到是谁
突如其来的身体变化让我慌乱了好一阵子,但想想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乾
脆的接受会比较好,甚至在家里尽情的爱抚这具女人的身体,没想到居然有一天
会对着自己的身体意淫,乳房柔软的弹性与触感令人爱不释手,底下的小穴也相
当的紧緻湿润富有弹性,我捏着阴道口上的小豆芽,一阵阵的快感潮流不断侵袭
着自己,没过一会我便累得在床上喘气
[ 哈啊…没想到女人自慰是这种感觉]
最近一出门邻居甚至投来惊讶的眼神,因为不知道隔壁原来着者如此一名美
少女的关系让他们惊呆了,偏偏家里根本没有适合我现在穿的衣服,只好在某一
天穿着原本的男用装硬着头皮跑去女装店购买内衣裤及简便的女用居家跟外出服
店员看到我的模样热情的向我推荐各种衣服
像是看到娃娃似的迫不及待想帮我换装
[ 小姐,这个请你务必试试!!]
期间甚至把身体贴了上来,说也奇妙,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变成女性的关系,
面对同为女性先前应该会兴奋的地方都没了
我回到家便穿起了一件又一件的内衣裤,看着镜中美丽的自己肉体,一股兴
奋感涌上,我便穿着内衣自慰起来,淫水拍打在内裤上,胸罩也被自己香汗染湿,
我将内裤脱下,女性热呼呼的现脱内裤在我眼前,我将遮掩阴部的布料凑到鼻子
前,一股酸甜的气味扑鼻,我甚至将脸贴上然后用舌头舔
虽然自己舔自己的内衣裤似乎有点奇怪,但因为是女性的身体所以没关系,
重点是这样很爽
当我手忍不住往下伸做出套圈的手势时才想起我的小弟弟早已不见,我只好
改以手指插入自己阴道抽动自慰
过了几周后,这应该是最后的变化我的脸孔再度变化,这一变让我自己都傻

我照着镜子看着倒影在镜子里的人朱红色的长发还有那曾经在我眼前最后的脸
我轻声喊出
[ 天羽奏!?]
意识到自己成为天羽奏这件事是走在路上的时候
[ 耶,你看那个不是?]
[ 该不会是本人?]
路上的行人纷纷对我投以不可思议的视线
让我感到浑身刺痛
突然两名看起来很要好的女学生挡在我面前
[ 耶你来啦…]
[ 还是你去啦…]
两人互相推扯然后不时的偷瞄我一眼
最后似乎达成协议,其中一名对我问候
[ 请问……你是天羽奏小姐吗?]
糟糕,这下该如何回答
我搔了搔一头朱红长发
[ 嗯…是……吧]
含糊不清的回应却让两名女学生顿时开心的跳起来
[ 果然是她!!] [ 太幸运了!!]
然后先跟我搭话的女学生递出笔记本伸到我前面
[ 那个……我们是ZweiWing的粉丝,你们的演唱会一直都有去看,
所以……]
见女学生似乎不好意思说下去,另一名赶紧插话
[ 请帮我们签名!!]
这就是大明星的感觉吗?
稍微能体会那些常常偷偷摸摸的偶像是怎么回事了
我随口答应对方,将笔记本拿起时突然惊觉一件事那就是我写字超丑的!!
怎么办怎么办两名女学生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也不好突然回绝没办法,只好硬
着头皮上了,突然,当我拿起笔落在纸页上时,我的手跟笔触就像练习过许久般
的熟练就这么在笔记本上飞舞起来,而两女生看着我的签名也大呼讚叹,一个连
我都忍不住惊呼的天羽奏美丽签名就这么印在白纸上
[ 非常感谢你!!下一次的演唱会我们也会继续支持的!!]
[ 嗯…嗯…]
留下还惊讶的我,两女生就这么转身开心的走掉
我收拾心情继续小心的在路上溜达突然一名少女从我身后出声
[ 奏!!?]
我一回头看,一名让我经验的美少女伫立在前,一头天蓝色及肩长发,发顶
上垂挂着一条短马尾,一袭黑色西装中间配上红领带,精緻小巧五官有着水灵般
美丽的眼睛,那熟悉的铃嗓跟身影正是ZweiWing另一位偶像- 风鸣翼
[ 奏,你是奏对吧!!?]
我整个慌了手脚,没想到居然遇到天羽奏的搭档但是我却又不是天羽奏本人,
正在我还在想办法该怎么脱身时,翼突然一把抱了上来,顿时一股少女特有的清
香侵袭着我,轻柔的身躯与曼妙的体香让我变得身心放松甚至忘了要逃走这件事,
然后两手忍不住回搂怀中的美少女
[ 啊…是我,翼酱]
突然少女将我分开盯着看
[ 翼……酱……?]
惨了,难道奏小姐本人不会这么叫吗?
得想办法圆场打混过去,我的这幅脸怎么看都是天羽奏吧,眼前又是她的好
搭档
我这么想着便试着利用这点
[ 咦?翼不喜欢这样叫的话就算了……]
如何
只见翼摇摇头
[ 不,偶尔这样也不错……]
然后少女再次抱了上来
[ 我好想你……]
之后翼把我带到一个诡异的地方,哪里像是秘密基地的巨大空间,还是在学
校底下
[ 我听说了,奏,还好你没事]
一个长相魁梧的红毛大叔对我这么说着后来得知他是翼的叔父弦十郎,似乎
是这基地的司令官
其他人有跑来跟我搭话,但老实说我根本不认识,说也奇怪,我的意识就像
已经在这地方相处了很久般,竟然可以一一见招拆招的自然回应,一点都不像外

然后也知道原来他们是一个对抗名叫?噪音?的诡异生物(大概就是演唱会
那天出现的怪物吧)的组织,而我(天羽奏本人)跟翼都是什么圣遗物的使用者,
我其实根本听不懂,但身体却能自然理解
我感到胸口内好像有什么东西,说起来那天的奏小姐似乎在我身上塞了什么,
难道是那东西在作祟?
然后一个令人更惊讶的事实,原来奏小姐在那次演唱会骚动中过世,难怪翼
看到我会这么激动,其它人也一幅我居然还活着的不可思议表情,不过这件事似
乎一般人不知道,嘛……毕竟是跟奇妙生物战斗的人,除非被拍到,不然正常是
不可能有人知道的吧?外界也自然认为出来部分民众死去外,其他人都相安无事
突然,室内警铃大作
[ 是噪音出现了!!]
一名工作人员紧张的说道,然后眼前张开一片大萤幕的立体投影,上面似乎
是标示了那些怪物的出现地点(这什么黑科技啊…)
我镇定的看着画面在内心吐嘈
接着弦十郎下令要我跟翼出动去对付那些傢伙
喂喂!不是真的吧!
好在这傢伙还有良心还稍微问我一下有没有问题
一旁的翼担心的看着我,此时不表现一下就不是男人了(虽然现在是女人就
是了)
[ 啊!交给我吧!!]
我装作气势十足的说着,用自认为帅气的脸面对翼看毕竟是同为女性搭档的
脸,翼的反应自然没有心动成分存在
她只是对我投以微笑然后牵起我的手
多么美丽的笑容啊…我的心思不小心神游了一下
此时心里想的是身体既然是奏了,那么剩下就是想办法跟翼小姐更加亲密,
我看向自己的裤裆为我可怜的小弟弟默哀一秒
到了现场,那天看到的怪物又出现在我眼前(这怪物该怎么对付啊…)
一旁的毫不畏惧的对着我说
[ 奏,要上啰!]
[ 喔…喔…]
突然,从她嘴里吐出一段清唱
[ImuyteusAmenoHabakiritron]
然后一道光将她包围起来,顿时翼变得全裸,白洁无暇的身体在我眼前伸展
开来,那对小巧的乳房跟翘臀还有深间的略带耻毛的少女花园被我仅收眼底
我的下体此时莫名的躁动着
接着,翼身上变成一套蓝白为主色的铠甲战斗装扮出现在我眼前,大腿跟上
臂裸露外,手上多了一把精美的武士刀,值得注意的是那像紧身衣的服装底下的
高岔勒住她下体露出两条大腿沟看起来相当色情
难不成她都一直穿这种羞耻的衣服在跟这些怪物对抗
就在我还在发呆的时候,翼看到我还是原本的模样
[ 奏,怎么不变身!?]
[ 变身?对对对!!变身嘛,我马上变]
像翼那样唱歌就行了吧,突然我的唇自动开启
然后像翼那样流露出一段清唱
[CroitzallronzellGungnirzizzl]
接着跟翼一样全身被光包围后变的全裸
至后我也穿上了战斗装扮,下半身是黑色的腿部铠甲,两边手腕有着巨大的
拳甲,上半身则是近乎肉色的紧身衣,丰满的乳房被紧身衣柔软的包住,这奇妙
的装扮穿起来意外舒适,就像全裸般轻盈
此时我的下体又有了躁动
(其实很多动画变身画面只有短短几秒或一瞬间
才不会看到这些不该看的)
眼前,翼双手举起武士刀将眼前的噪音一个个斩杀
我吐嘈强成这样根本不用我出手吧
但是战场上是残酷的,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我就这样发呆看着翼在怪物群中跳
舞,突然在我视线死角一只噪音逼近,眼尖的翼朝我大喊
[ 奏,小心后面]
我「啊?」了一声转头,噪音的拳头(应该)已经冲向我
翼着急的一个箭步突围冲出闪到挡在我前面一刀送那只噪音回老家
然后翼转过身用像是怨恨的表情双眼带泪的看我
[ 奏……]
糟糕,我居然在打混实在是太丢脸了
翼突然抱向我的身体哭诉
[ 抱歉,你好不容易回来就要做这种事……]
嗯,是说战斗吗?我的确不太行就是
翼突然一连坚决的表情
[ 奏,我会保护你的!!]
咦?突然就说要被保护了
接着翼再次起身面对众多噪音
这么多,根本打不完吧!
可是下一秒我体认到我错了
翼突然双手着地将身体上下颠倒的倒立起来,两只立起的大腿就这么往左右
分开,我的眼睛没有放过这一瞬间的画面,被分开的大腿露出翼被战斗服紧紧包
覆的下体,两侧看起来相当柔软的臀部与似乎具有弹性大腿让我看得相当兴奋
[ 逆罗刹!!]
随着翼大喊,她旋转着张开的双腿,利用脚背上的锋利刀身武装往敌人冲了
过去,一大票的噪音在翼的旋转下一一被秒杀送葬,刚好到最后一只时,似乎用
上过多力量的翼一个不稳看起来就要倒下,我冲了过去想着要扶她
没想到翼身体一松下半身的美腿一往下倒,刚好被我的手从两腿股间托住,
变成我的手臂夹在她大腿内侧的模样但是翼面对我的举动不但不生气,还对我抱
以感谢
[ 明明说要保护你的,居然又受你帮助了奏]
我深深的感受到两人的羁绊有多深,连应该是猥亵的动作,翼都可以不改脸
色的笑着,我一定要好好利用这点变得跟翼更加亲密
我的股间再次莫名躁动起来
战斗过后,组织派了人马来收拾残局我跟翼在一辆车厢休息着,身上的战斗
装扮还没解除
我看着翼的装扮脑中想着刚刚那招倒立扫腿的模样,股间尽是露出的动作让
我难以忘怀,翼发现到我视线以后自己身上有什么往自己身上瞧却不知道有什么
问题
[ 奏,我身上怎么了吗?]
我赶紧回神面对翼,然后假装关心的问
[ 翼,你身体还好吗?看你身上多了不少伤]
说实在翼身上的伤顶多只是擦伤,那场战斗说是在虐菜也不为过
[ 呵呵我好的很,倒是奏……你刚刚发呆,是因为还有那天的记忆吗?]
记忆?
我思索了一下,翼说的是演唱会那天的事吧看来她似乎认为天羽奏本人在那
天事之后变得害怕战斗吧…
我摇摇头,说出了漫天谎言
[ 不,我是担心翼]
[ 担心我?]
[ 嗯…看着你战斗,我忽然想到会不会哪天你会消……]
[ 我哪都不会去的!!]
我靠真是吓死我,翼突然激动大叫然后身体整个贴了过来,我的心脏突然砰
砰乱跳
然后翼将脸搭在我肩上搂抱着我身体
我身上的丰满乳房贴着她小巧的酥胸,令人沉醉的体香再次扑来,然后她用
那对美丽的水灵大眼注视着我,柔软的小嘴在我眼前,脸上也传来她的鼻息
到了这边我已经是忍不住,突然就将我的脸贴上她的唇
[ !!!!]
翼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她原本作势要推开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我是奏的关系力气不是这么大,也就是应该要拒绝却又期待着的意识
之后我感觉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放松的交给我
这下我更不客气的伸出舌头
[ 嗯…!!]
翼皱了一下眉头,突然被自己的同性搭档舌吻对她而言是第一次吧?从以前
我就很喜欢ZweiWing两人,眼下有这机会染指风鸣翼我自然不想放过
两人深吻了一段后才慢慢分开,翼癡迷的看着我,脸上抹上一片潮红,这青
涩的模样看起来可爱极了
[ 抱歉,我突然就……因为翼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
我说出来肺腑之言同时也是为了试探两人的感情
[ 嗯…没关系的,奏,我也想要跟你多亲密些]
没想到翼居然这么说,然后
[ 那天,你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我真的好怕,我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我才知道,奏你对我多重要,所以……]
翼抚上我胸口
[ 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
翼说着就这么害羞的低下头,连耳根子都红了翼真是太可爱了,虽然不是对
着身为男人的我而是对女性的奏说这句话让我觉得很可惜就是
我们两人重新看着彼此,刚刚接吻似乎还没消退
翼一脸渴望的盯着我瞧然后渐渐把脸凑近
两人的唇再次重叠彼此缠绕着舌头
下体再次躁动起来……
融入了天羽奏的身分后,我告别了那没有丝毫留念的家,直接住在天羽奏原
本的房子,奏小姐似乎也是独居,偶尔翼会过来她家打招呼
奏小姐的房间被整理的相当整洁,可以看出奏消失的期间,翼依然维持着原
样,就知道翼对奏小姐怀抱着什么感情,似友非友,说是姐妹也不为过
奏小姐似乎因为组织的事没有在上学,平常除了在家就是在基地内待命,总
之现在的我可以说是非常自由我平常最爱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拿出奏小姐的内衣
裤,一边替换看着镜中美艳的自己一边闻着奏小姐的体香自慰着
奏小姐被内衣裤就像她一样火红热情,当初看到的时候真的让我惊艳不已,
从蕾丝到丁字裤各种看起来昂贵的名牌内衣,甚至像是在谜片上才出现的情趣内
衣都有,到底是要给谁看啊…我不禁吐嘈
不过不得不说奏小姐的身材真的很棒,坚挺丰满的乳房,柔软紧緻的大腿,
浑圆饱满的翘臀,看着镜中自己的美丽肉体越是满意,一边替换着内衣欣赏起来
而平常在基地内,只要没有出任务的时候,翼就会帮我做战斗训练,毕竟她
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而这也是我自己要求的,看到我满腔热血的样子,
翼自然二话不说为我展开训练
我算是比较理解这战斗装是怎么回事了,它不是看起来像角色扮演这么简单,
一但变身后,身体能力还会大幅提升,我的着装叫堩古尼尔,武器是长枪,翼则
是天羽羽斩武器是武士刀,我花了点时间掌握战斗要诀,在原本的身分我也算是
个重度游戏玩家,所以接触过类似的东西,不出一会我的动作变得俐落,而翼看
着我的表现不禁讚叹起来
偶尔我跟翼会实行模拟对战,当然只是点到为止,基本上两人几乎都是平手,
但其实是我故意放水的,每次在翼露出破绽时我会故意做出大幅度的动作引诱她
反击然后在巧妙的时间点四两拨千斤,但是她完全没发现这件事,还很开心的以
为我身分没退步
然后,绝对不是翼太弱,而是我太强了,我甚至在训练时有意无意的用武器
打破她底下的衬衣,让翼露出更多的肌肤让我欣赏,这装备似乎只要不是破损太
严重都可以马上修好,所以我整个人可以说是玩上瘾
而翼似乎也发现我的实力其实已经超出她许多而显得沮丧
[ 奏,你不但恢复了还进步好快,明明我说过要保护你的……]
我安慰她的摸摸头,然后假装自己多需要她
[ 才没那回事,因为有翼在我才能变强,所以不要认为自己比不上我]
然后故意露出愧疚的表情,翼担忧的抱着我道歉,最近我也渐渐懂怎么跟这
美少女相处了,只要展现出自己柔弱一面,身为天羽奏搭档的翼不可能不管,然
后就可以藉此对着她搂搂抱抱的,然后只要再轻唤翼的名字,她就会整个人失心
般的贴上
顺着像初次战斗完那天的气氛,翼便闭上眼等着我起初这方式对她还不怎么
奏效,但是我知道平常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一直很介意那天的事,不时的偷看
我的脸跟瞄我的唇,然后我一回看她,她就会马上转过头掩饰害躁
然后我常常故意将脸靠近她,起初我也是很害羞的,毕竟这么近距离观看偶
像美少女的可爱脸蛋任谁都会心动,但没想到翼比我更紧张,因为这样反而让我
鼓足了胆子再藉由天羽奏的样子,跟她似有似无的亲密起来
我像小孩般撒娇或是进入懒人模式
翼就会像老妈或是女朋友一样对我唠叨起来
最后就是拿我没辄的放任我
然后我再笑笑的说
[ 翼对我最好了,最喜欢翼了]
[ 笨……笨蛋!!奏真是的……]
在基地的时候偶尔这样的互动让大家看得有点傻眼,而翼的叔父弦十郎也是
一脸苦恼的看着我们,但是最后撇下一句
[ 唉…感情好总是不错的,算了]
其它人似乎也接受了司令的想法之后虽然还有一小段时间,渐渐大家也习惯
我跟翼这样的行为了
我甚至开始假借各种名义对翼性骚扰起来
像是用手指戳她腰身搔她痒
[看我的~看我的~]
[ 等……啊哈哈!别闹了奏!!]
像小猫一样突然就跳到她大腿上侧躺享受膝枕
然后再用手再充满肉感的大腿上游移抚摸
或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从背后往前抱住揉胸
翼发出可爱的呻吟毫不抵抗的任我摆佈
[ 不行啦~等,嗯…]
然后又气鼓鼓的骂我笨蛋奏最讨厌之类的话
然后我就抱歉然后说讨厌这样的话下次不会再做了
翼一听又突然修正说
[ 也……也不是不行啦…偶尔开开这种玩笑我不介意……吧]
真是,她到底多喜欢天羽奏啊
我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拉着翼到基地隐密的角落
[ 奏,到这里干嘛?有什么不好说的事吗?]
翼以为我是有什么话想要对她私下讲
然后违反她的期待,我一手摸上她那可爱的脸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翼脸上
染上一片抹红
[ 奏……?]
然后我将嘴慢慢逼近她,翼理解了我的目的她身体颤抖的闭上双眼,但此时
我没有更进一步动作
期待着我的翼失落的看着我
[ 抱歉,突然就这样……是我不好]
我装出愧疚的模样对翼道歉
而翼像是失望般的苦着脸然后笑着说
[ 没关系的,奏,我不介意]
然后嘴唇紧闭的偷看我
翼此时不知道
自己正在一点点的被我教化成我理想的模样
两人在基地准备出任务时我故意跟她站在最后面
弦十郎司令严肃的做着作战会议,而此时翼的脸上泛满潮红,额头还流下斗
大的汗水看起来一脸苦闷,而我则是在她旁边一手抚上翼的屁股在那上面揉捏着,
然后假装关心的问
[ 怎么了翼酱,身体不舒服吗?]
翼一脸愤恨的看着我然后用只有我听得到的音量
[ 奏……别这样,现在在作战中嗯…?]
翼极力的忍耐屁股一扭一扭被不出声,虽然试着抵抗我的骚扰却反而因为臀
肉的摇摆更增添了屁股柔软手感,身体虽然微微颤抖,但是认真的她却依然能够
认真听着司令的声音并适时的回应
[ 是,我知道了!!]
翼一边大声回应一边在我手势下忍耐着
终於在作战会议结束时,翼跟我为了开始作战而出击
[CroitzallronzellGungnirzizzl]
[ImuyteusAmenoHabakiritron]
两人同时唱出变身的歌曲,翼仍处在身体还搔痒着的余韵中
[ 奏……你这样太过分了啦!]
翼虽然责怪我刚刚的行为却没有更加斥喝
原本羞红的脸瞬时换上战斗的表情
我在内心讚叹翼那高尚的意志力,同时更加激起我调教她的欲望
我跟在她身后跑着,看着那将战斗装陷入沟内摇晃的性感屁股一边想着各种
调教戏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