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腥传续】(07-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神雕腥传续
第七章、落尘红颜
「轰隆——!」
随着一声惊雷炸响,豆大的雨点从天空滚滚的乌云中倾盆而下,刹那间将整
个襄阳城淹没在一片雨雾之中——「太好了,终于下雨了……」
黄蓉像几天来一样,一丝不挂的裸着雪白如缎的娇躯,四肢大开的被绑在客
厅中央的竹椅上,分着她那双修长洁白的雪腿,一边熟练的收缩着自己小腹,使
插在自己粉嫩阴唇上的木质阳具不至于掉下,一边侧着头,眯着凤目,星峰窗户
望着窗外的雨幕出神……
雨天,原本这是黄蓉最讨厌的天气,因为湿滑的水汽,使她总感觉浑身上下
无时不刻不是黏糊糊的……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没雨的季节,黄蓉的身子也经常被另外一种腥臭的液体打
的湿乎乎的,但毕竟男人的精液和雨水不一样,男人精液很炙热而且很黏,虽然
打在自己的身上感觉有种异样的刺激感,与雨水那冰冷刺骨的感觉不一样。
但现在不同了,自从襄阳被蒙古人攻破,郭靖在护卫的掩护下突围,而自己
却因为断后而不幸被俘后,黄蓉便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如何逃出襄阳,而这雨水对
她的逃脱计划至关重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嘿嘿……你们这
些南人女子这身雪白的淫肉生的可真诱人,美人,尤其是这副分着雪腿,用蜜穴
阳具淫靡姿势,可比我们草原上那些野娘们好看多了!怪不得你们的皇帝会这么
喜欢酒池肉林的把戏!」
一阵粗糙的淫笑声从身下传来,将黄蓉翱翔天外的思绪拉了回来。
黄蓉低头向下身一看,只见一个赤身裸体,大概四五十岁左右,戴着中年壮
汉男子满脸奸笑着走了进来,只见他的一边端着杯奶茶酒细细品着,一边睁着牛
眼毫不客气的欣赏着黄蓉那雪白的身子和淫水横流的下体。
黄蓉见状媚然一笑,一边熟练的放平自己绝美的雪躯,配合着眼前这个男子
欣赏自己淫靡的身体,一边怒着小嘴撒娇道:「完颜良弼将军,您还想跟艳儿玩
什么吗?不玩就把艳儿解开好不好,艳儿的手有点麻了呀。」
这个叫完颜良弼的金人是蒙古大汗窝阔台的三子阔出的副将,因精通汉学,
阔出率蒙古军攻下襄阳后,便命他镇守襄阳。而化名艳儿的黄蓉便是城破后,阔
出赏给完颜良弼的家妓。
凭黄蓉的清丽出尘的绝世美貌自然逃不过完颜良弼的眼睛,很快就他从奴隶
群中挑了出来,放到后衙供他随时淫乐。
这个完颜良弼虽说汉学精深,但却没有丝毫中原书生的儒雅之气,是个十足
的性变态。
这半个月来,黄蓉那雪白仙体几乎遭到了非人的亵渎于凌辱——什么肛交,
乳交,舔脚,喝尿甚至还有一些更加重口味的性游戏他们都已经尝试过了,虽然
这对武功超绝,有的黄蓉来说这不算什么,但伺候这个精力旺盛金人,黄蓉感觉
比练十年武功还累。
「嘿嘿,大雨天的能有什么事,艳儿,我今天要在你这雪白的身上玩足三天
三夜!」
说到这,完颜良弼淫笑一声,拿着马奶酒走到黄蓉的裸体边,猛地脱下裤子,
然后握一边握着自己那脏兮兮的阳具拍打黄蓉那洁白的脸颊,一边淫笑道:「来!
宝贝!把嘴张开!今天爷喝的有点多,所以赏你点新鲜的黄汤!」
「讨厌!将军,你真把艳儿当马桶啊!」
黄蓉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媚笑着向完颜良弼的阳具张开了自己的樱唇,吐着
舌头痴缠道:「将军,这次要尿准一点啊,不要像昨天那样尿的艳儿满脸都是!」
「呵呵,你不说本将军还没想到,既然如此,那就给美人你来个黄尿洗脸!」
说完,只听哗的一声,一股腥黄的尿液从完颜良弼的马眼喷出,直接激射在
了黄蓉粉白无暇的俏脸上,激起了一阵黄雾,有的尿液甚至直接射进了黄蓉的鼻
孔里,呛得黄蓉直咳嗽——「咳咳,将军,你、你把艳儿的脸弄脏了,等会艳儿
怎么服侍您呀!」
「呵呵,没关系,老子今天不会再碰你这张脏脸了,反正美人你的大腿根里
还有个更可爱的地方,来!帮老子把它舔硬!」
说完,不顾黄蓉满脸腥黄的尿液,掰着她的脸颊猛的将阳具捅进黄蓉的嘴里,
直接刺到了她喉咙的深处。
对于这种阳具深入喉管的情况,黄蓉早就习以为常了,不但不会恶心,反而
可以游刃有余的滑动舌头抚慰口中阳具,于是黄蓉只用舌头随便滑了三两下,完
颜良弼那根的阳具便再次坚硬如铁了。
「娘的!受不了!老子今天要操烂你这小骚货!」
说到这,完颜良弼捏着黄蓉的分着的雪白大腿根肉用力一拉,黄蓉的娇躯便
被转了九十度,她的下体再次对上了完颜良弼那坚硬的阳具,只不过此刻,黄蓉
的阴道上还插着另一根木质阳具。使他不得其门而入。
「完颜将军,兀雷护送舍丹小王爷已经到前衙了,请您速速过去——!」
正当完颜良弼淫笑着准备再次亵玩一番黄蓉这雪缎般娇躯的时候,忽然卫士
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完颜良弼闻声一愣,不悦的皱了皱,犹豫了半天,最后叹了一口气,转身把
奶茶往沙发上一放,然后一边握着自己还挂着精液的阳具往外走,一边回头望着
黄蓉的雪躯淫笑道:「嘿嘿,艳儿,我先去面见小王爷,等我回来咱们再接着玩,
今晚老爷一定好好的疼疼你……」
说完,拉起转头哼着小调转身向卧室走去。
望着远去的完颜良弼,黄蓉不由的再次皱眉苦笑——自己每天晚上都被他像
肉玩具一样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肆意淫辱,这完颜良弼居然还不满足,真不知这些
金人是吃什么长大的,精力这么旺盛!
说实在的,黄蓉并不讨厌被男人粗暴的侵犯,而且自从上次跟小龙女一起跟
男人发生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性事之后,对于这方面,黄蓉也越来越看得开了。
从当初的青涩恐惧变成了现在的性感狂放,从当初连被男人抱着亲吻都会紧
张的脸红心跳到现在可以自然蹲在男人的胯下,荡笑着把他们肮脏的阳具当雪糕
舔的豪放,期间的心理变化过程连有时连黄蓉她自己都无法相信。
其实凭黄蓉的武功,假如她不愿意,这个完颜良弼就是想碰她一根头发那都
是办不到的,而现在黄蓉之所以心甘情愿的成为她的玩物,其中的原因除了黄蓉
对这些性虐游戏本来就不排斥,甚至有些喜欢这些重口味的性游戏之外,更重要
的是,这个完颜良弼跟她的逃跑计划有着直接的关系……
「啪嗒——」
一声熟悉硬物落地声子在黄蓉耳边响起,她抬头一看,发现插在自己粉嫩阴
唇里的电动阳具终于因为她淫水泛滥的湿滑阴道而掉到了地上。
黄蓉见状叹了口气,将雪白的酥胸一挺,使绑在椅背后面的纤手等够碰到绳
索,然后玉指轻轻一拨,便解开了绳扣。
因为黄蓉以前曾好几次被完颜良弼像这样绑起来淫辱过,所以她早就学会如
何自行解开身上的绳索了……当然,关于这点,她没告诉完颜良弼。
黄蓉光着脚丫,赤裸着被完颜良弼用精液弄得花白的曼妙娇躯,悄悄走到窗
边打开了窗户。
寒冷的雾气透过窗户吹到了她的娇躯上,使她感觉从自己脸上的尿液和娇躯
上精液散发出来的腥味比刚才更刺鼻了。
黄蓉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气,接着一把扯下耷拉在雪白纤腰上的那条,早就在
完颜良弼侵犯她的时候被扯成了条状,早就失去了保护她乳房作用的真丝肚兜,
用它擦拭着完颜良弼喷在她眼睛和鼻子上的那些腥黄的尿液,转身向身后的铜镜
走去。
来到镜子旁,黄蓉接着将手中的肚兜往旁边一扔,便半裸着布满精液的椒乳,
赤身裸体玉立于镜子前,伸出玉臂用手擦了擦眼前被水雾朦胧的镜子。于是一个
倾国倾城却又淫艳绝伦的赤裸美人,便出现在了镜中——镜中的黄蓉大概二十三
四岁,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散在雪白的裸肩上,洁白无暇的瓜子脸上是一对灵秀
动人的凤目,高挺的鼻梁加上殷红的樱唇,精致的五官仿佛鬼雕神塑一样完美无
瑕。
再加上薛雅婕下身那两条魅惑无限的修长美腿,以及踩在地板上那双在雪白
的纤足,镜中的薛雅婕整个人仿佛与从雪山走下的轻灵仙子,洛河中升出的映雪
女神一样清丽绝伦,美的让人窒息——但同时,此刻镜中的黄蓉的裸身除了清丽
绝伦而又显得淫靡异常——雪绒脂蓄般洁白丰满的椒乳上布满齿痕,那是昨晚完
颜良弼将它们握在手里,用嘴咬玩的结果。
尤其是乳尖上的那两点娇嫩欲滴的嫣红,几乎被精液和口水布满了,而被折
腾的更加不堪入目的是她的下体原本洁白纤细的曼妙身体,在被男人拼命揉捏亵
玩一晚上之后,已经变得肮脏不堪。
粘稠的精斑糊住了她那原本雪白的大腿和诱人粉嫩的下阴,此刻被冷风一吹,
竟然化成一串串水珠,并顺着我那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最后与她那同样水洗般
的雪白纤足粘在了一起。
黄蓉从镜中看到自己淫靡的身体后顿时浑身燥热,刚刚熄灭下去的欲火又有
点抬头的意思。
于是黄蓉连忙摇了摇头,转身回到视窗,赤身裸体的站在窗户前,凝目向不
远处的一个豪华马车望去——就是那辆马车!襄阳城破后,能够自由进出襄阳城
的,只有那辆马车,而据黄蓉观察,那辆马车只在下雨天才来,这也是黄蓉为什
么期待下雨的原因!
「唉……艳儿,把衣服穿好,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正当黄蓉望着远处的马车若有所思的时候,完颜良弼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登时吓可她一跳。
被人无声无息的走到背后黄蓉居然不知道,这对武功高强的她来说简直是件
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怪她刚刚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黄蓉猛然回身一看,只见完颜良弼耷拉着脑袋,灰头土脸的拿着件鹅黄霓裳
裙站在门口,满脸的沮丧,以至于敏感他竟然没发现黄蓉竟然已经自己松绑从竹
椅上站起来了。
「好……好的,将军,把衣服放那吧,艳儿洗洗身子马上就出去。」
完颜良弼目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目无表情的放下衣服转身走了出
去。
看见他消失在门口,黄蓉舒了口气——如果他知道自己能松开绳子,搞不好
将来会用铁拷绑自己,那就不妙了。
想到这,黄蓉再次把目光望向那间小木屋,不由的再次皱起了秀眉……
第八章、蒙古王爷
「踏、踏,踏……」
伴随着马蹄踏水发出的悦耳声,一袭鹅黄色纱衣,仿如天人般冶艳绝伦的黄
蓉,玉腕上戴着木枷,娇躯慵懒的轻倚在马车的窗旁,迷蒙着凤目,似百无聊赖
望着的车窗外那戒备森严的襄阳城——两边的城墙上是摆满了联排的床子弩(注:
一种能把三米巨箭射出一公里远的铰链式巨型弩机)。
襄阳主干道上日夜都有两队蒙古铁骑射兵来回不停的巡逻,每个蒙古铁骑射
兵都能在任意移动的情况下准确射杀十米远外另一个也在任意移动的生物。
而襄阳每个房屋的门口,都驻守着一个皮甲步射兵,这些步射兵射出的箭雨
密不透风,似乎能将世间的一切都射成刺猬。
射箭!就是射箭!在进攻时射箭!在防守时射箭!甚至连撤退时都在射箭,
这些草原上出生的蒙古野兽们似乎随时随地都可以准确的把箭射向他们的敌人!
面对这种暴风骤雨般的箭阵,任你的兵阵如何坚如磐石,任你的武功如何超
凡入圣,只要在蒙古人的箭阵射程之内都难逃万箭穿心的下场。
黄蓉清楚的记得,襄阳城破时,几个轻功超绝的武林高手杀出重围,试图越
墙而出,没想到刚刚跳起,便被箭射成了血葫芦,那悲惨的场面至今让黄蓉心有
余悸。
所以虽然黄蓉有自信只要她将她的贴身武器——雪绸铃,在玉女心经的催动
下飞舞至极致,应该能够抵御掉所有箭枝,安全的杀出城,但若要带着受伤的过
儿,她实在不敢冒险,于是只好暂时委身于完颜良弼,再图后事。
「到了,艳儿……唉,说实在的,我真舍不得把你献给舍丹那个蒙古小王爷!」
不知何时,马车停了下来,完颜良弼那粗糙的嗓音带着哀怨与不干从身下传
来,将黄蓉翱翔天外的思绪拉了回来。
黄蓉低头向下身一看,只见完颜良弼穿着身金边华服站在车下,正用幽怨的
目光的欣赏着黄蓉那娇柔妩媚的身子。
黄蓉见状定了定神,转瞬间一边熟练的放平自己绝美的雪躯,配合完颜良弼
欣赏自己美丽的身体,一边皱着秀眉随口问道:「将军,这个舍丹小王爷是什么
人?」
「他是窝阔台大汗的兄弟——术赤的孙子,要不是受汗位之争的牵连被扁到
这当了百夫长赎罪,像我这种金奴就是想巴结都巴结不上。
美人,他可是蒙古最尊贵,最有权势的王爷之一,你委屈一下,帮我好好服
侍服侍她,将来发达了本将军肯定好好疼………「这时的黄蓉已经没听到到完颜
良弼在说什么,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到良弼刚才说的那七个字上——最尊贵,
最有权势。
凭黄蓉的江湖经验,自然能够深刻体会这七个字的意义,所以她知道,这个
王爷一定有那个权利——出城……
没错,就是出城!
虽然完颜良弼官职现在是一个蒙古军将军,但她毕竟是金人,没有大汗金令
也是不能出城的,否则也是死路一条,所以服侍他只能暂时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却无力出城逃生,如果自己把这位蒙古王爷服侍舒服的话,那说不定……
想到这,黄蓉的心情变好了,于是只见她嫣然一笑,伸出玉臂,望着身下的
完颜良弼说道:「将军,艳儿答应你了,快把艳儿的枷锁打开吧,戴着木枷怎么
伺候……」
黄蓉话还没说完,便看见身下的完颜良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对包裹
在薄如蝉翼的胸衣里的坚挺丰腻的雪白乳房,显然他是想起自己把玩黄蓉这对雪
白椒乳时的情形,一股邪火蒸腾有点刹不住。
黄蓉见状扑哧一笑,或许是心情出奇的好吧,黄蓉竟然有意将自己的椒乳挺
的更高一点,放荡的挑逗道:「怎么了,将军,艳儿的胸前的这对东西你不是每
天晚上都放在手里把玩吗?怎么还急啊,要不要艳儿先撩起胸衫,让您先用它们
让您发泄一下啊?」
听到黄蓉难得说出挑逗的话,完颜良弼差点就忍不住了,但刚像黄蓉的胸前
一伸手,还没摸到黄蓉的胸部便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反手拦腰将黄蓉抱了起
来,扛在了肩上,然后隔着丝裙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嘟囔道:「你这小淘
气!今天是怎么回事,平,心气这么高,要把你的身子弄脏了,舍丹王爷会杀了
我的,我告诉你,艳儿,你要小心点,这个舍丹王爷可是……」
完颜良弼一边说着,一边扛着黄蓉便向襄阳的后衙走去,而黄蓉虽然屁股上
挨了一下,但她根本不在乎,笑盈盈的趴在完颜良弼的肩头,眼神则四处流转,
寻思着该怎么征服那位蒙古王爷……
更加浓烈的腥臭味从这座豪华硕大的蒙古包中里迎面扑来,虽然黄蓉已经闻
过这种臭味,但是如此刺鼻,还是让黄蓉忍不住皱眉捂住了鼻子,而更令黄蓉心
惊的,则是蒙古包中那惨烈的场面——只见精雕花纹的蒙古包的正中央摆着一张
硕大昂贵灰色熊皮粘毯,两具被人蹂躏的浑身伤痕累累赤裸女尸赫然摊在粘毯四
周,她们凝脂般雪白的肌肤浸泡在撒了遍地的马奶酒里,形成一片骇人的惨白。
位于东面这个女尸大概二十岁左右,相貌娟秀清丽,颇有一番江南美人的气
质,只不过与她的隽永美极不相称的是,此刻她却赤条条的,四肢大开的将自己
的白嫩娇躯展现在空气中,因为死后僵硬,她分开的那双雪腿无法闭合,只见她
稚嫩的阴道不知被什么捅烂了,透过外翻的阴唇,只见她下阴的血尚未凝固。
而躺在西边的则是一个拥有小麦色肌肤,面容姣好,赤裸着健美身材的蒙古
女孩,她大概也二十三岁左右,拥有草原上特有的健美身材,曼妙玲珑,因为浑
身赤裸着,小麦色肌肤上布满了点点伤疤,只不过不像新伤,而是旧伤,而最引
人瞩目的,是在她丰满圆润的左乳上,赫然刺着一个青色的苍狼。
黄蓉曾在完颜良弼的将军幕府内看过这种左乳上刺狼图的侍女,据完颜良弼
说,她们是与窝阔台争夺汗位,最后被窝阔台毒杀的成吉思汗四子——拖雷的族
女。
虽然二女民族不同,但死时身上都披着被扯成碎片的鹅黄色的纱衣,头戴波
斯头饰,跟此刻黄蓉身上的打扮一样。
更诡异的是,此刻在大帐中央,一个浑身铁青,身形硕大无比仿如怪兽般的
巨人正抱着马奶酒瓶呼呼大睡,鼾声震天,想来这就是那位尊贵的蒙古王爷——
舍丹了。
「这,这些赤裸的侍女是怎么回事?」
望着大帐内的惨象,黄蓉愕然的向身后的完颜良弼问道。
「这……这是舍单小王爷的嗜好,借着酒劲奸杀美人,太好了,王爷睡了,
艳儿啊,你捡了条命,咱们快回去吧!」
「等等!」
完颜良弼见舍丹酣然入睡,登时舒了一口气,连忙一把拉着旁边黄蓉的玉臂
就想往回走,没想到黄蓉无动于衷,反而反手将他拉了回来。
武功超卓的黄蓉知道凭自己深厚的功力,一般的男人想只凭着撕咬抽插她的
性器官就奸杀她那是不可能的,再说,她也绝不会放过这么唯一一个逃出城的方
法。
被黄蓉拉回来的完颜良弼登时一愣,他没想到这娇滴滴的美人力气竟然这么
大,竟一把将身形健硕的他拉住了,不过还没等他疑问,黄蓉就已经先行伸手向
帐篷里一指,说道:「将军,那幅画上画的是谁?」
只见大帐的正中央,挂着一副跟黄蓉同样衣着,美丽只比黄蓉稍逊半筹的金
发女郎。
半透明的鹅黄色纱衣包裹着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缩的像薄膜一样裹在她
的娇躯上,以至于将她精妙绝伦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观者的眼前。一件
雪丝胸衣除了领边的白绒还算厚实,其他部分近乎透明,明亮的光线下,可以清
晰的透过她胸前薄纱胸衣看到她乳峰上的两点嫣红。
完颜良弼很少见黄蓉如此专断,于是一时忘了谁是主奴,抿了抿嘴指着墙上
的画说:「她叫脱脱,拖雷王爷的族妹,蒙古草原上最美丽的一朵鲜花,从小跟
舍丹王爷一起长大,据说舍丹王爷从小就非常爱他,后来拖雷王爷因与窝阔台…
…哦,不,是我们伟大的大汗争夺汗位,拖雷被赐毒酒死后,在大汗下令族灭拖
雷家族时,舍丹王爷曾想冒死把朵朵郡主救出来。
没想到脱脱郡主没有跟随舍丹王爷,并说只有世间最强的男人才能救她,于
是在刑者到来时她提出一个遗愿,就是希望刑者能把她赤裸着包裹在一个羊毛毯
里,敬奉到窝阔台大汗面前,然后由大汗亲自举刀杀了她。
刑者同意了,结果当刑者把包裹着朵朵的毡毯送到大汗帐前,窝阔台大汗打
开毡毯,看到毡毯内的朵朵帖木儿那美丽的裸身时,竟然被迷的下不去刀,思量
半天最后竟然赦免了她,还封她做了皇妃(注:即后来的乃马真皇后)。
唉,艳儿,舍丹王爷以为是她背叛了她,一直记恨着她,所以经常找些跟她
想象的女奴,让她们穿上她的衣服,然后再把她们……唉,都是孽缘,艳儿,趁
王爷没醒,咱们快点走吧。「刚才完颜良弼在讲这幅画的故事的时候,黄蓉一直
默不做声的一边沉吟一边思索,当此刻完颜良弼讲完故事,再次拉着她的手要走
的时候,黄蓉忽然默不做声的甩开了完颜良弼的手,然后转头对完颜良弼神秘的
一笑,说道:」呵呵,将军,你不是想飞黄腾达吗?这么一个安慰王爷的机会怎
么能错过呢?「
说到这,黄蓉转过身来,高耸酥胸深吸一口气,对着迷迷糊糊的舍单娇诧道:
「舍单,你个懦夫,给本姑娘转过头来!」
完颜良弼没想到黄蓉竟然敢大骂舍单,登时惊的魂飞魄散,一把拉住黄蓉的
手焦急的说道:「艳儿,你疯了!你怎么敢……」
「嗯……」
还没等完颜良弼把话说完,毡毯对面的舍单竟然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醉眼
蒙星的转过头来。
「我的妈呀!」
还没等舍单看清楚他们,完颜良弼便一声尖叫,丢下黄蓉,转身一溜烟跑出
了毡帐。
望着逃跑的完颜良弼,黄蓉气定神闲的媚然一笑,对着还满脑朦胧的舍单大
喊道:「舍单,你不是想见我脱脱吗?我来了!」
舍单闻言眯眼一瞧,登时满眼血丝,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
「呵呵,是我,你不是要惩罚我吗?虐待这些侍女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对
我……」
「你这个贱人!」
还么等黄蓉把话说完,只听舍单一声怒吼,忽然间奔雷般闪到黄蓉身边掐着
她的蛮腰用力一举,登时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旁边的粘毯上,黄蓉轻盈的娇躯一
沾床便被弹了起来,但是还没等她回顾身来,气急攻心的舍丹便窜起身来向床上
的扑了上去,一把就坐压在了黄蓉柔软纤细的小腹上。
柔弱的黄蓉双目一张,娇哼了一下,不过舍丹没给她喘息的机会,接着伸出
巨掌,一手毫不犹豫的撕扯着黄蓉身上的丝衣,并同时用力揉捏她从丝衣里露出
来的柔美稚嫩雪肌,而另一只手则毫不客气的拽着她的丝裤裆部用力向下拽,使
黄蓉稚嫩雪白的小腹和稀疏的阴毛……
黄蓉看到舍丹拽自己的裤子,顿时秀美一翘,一边伸出玉臂拽着自己的裤边,
一边花容失色的娇喘道:「呀——!王爷,艳儿知道你有需要,艳儿会配合你!
等等!裤子我自己来……呀——!」
还没等黄蓉说完,舍丹便拽着她的丝裤用力向下一扯,只听刺啦一声,黄蓉
丝裤就顺着她的裆部就被扯下了一大条,于是只见黄蓉那粉红诱人的阴唇便在稀
疏的阴毛的映衬下赤裸裸的展现在了舍丹的眼前。
黄蓉低眉看了看自己两条美腿间被撕破的裤裆以及淫靡敞露着的阴唇,顿时
兴奋的满面娇红,于是本能的伸出玉臂去遮,但是舍丹没给她这个机会,舍丹反
手拍开她的胳膊,恶狠狠的说道:「哼,从今以后,你就是舍丹的肉工具了,最
好听话点!」
说到这,舍丹握着自己的裤子连着内裤向下一拉,噌的一声,他那根粗硬冒
着青筋阳具登时就蹦了出来,然后他撸了撸自己热腾腾的阳具,接着用力一拍黄
蓉的粉臀,说道:「呼——来!用你的小手握着舍丹的阳具!」
黄蓉直愣愣的望了舍丹那粗硬的阳具,淫荡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樱唇,然后放
软自己的娇躯,抬起玉臂,用颤巍巍的纤手紧张的握住舍丹抵在她肚脐上的阳具,
轻轻的上下撸弄着。
「王爷的这个,真大!」
感觉到自己的阳具被一双纤手温暖包裹住后,舍丹的兽性被刺激的更旺盛了,
舍丹向身下一看,发现黄蓉胸前的雪绒胸衣已经被舍丹揉变了形,她的一对白嫩
丰满的雪乳半遮半掩的被从胸衣里挤了出来,两颗粉红的乳头带着晶莹的汗珠在
空气中颤抖着。
「哈哈,这奶子真水灵啊!我要吃了它们!」
说完,舍丹一弯腰,将阳具抽出黄蓉的小手,将身体压在了黄蓉那香汗淋漓
的娇躯上,紧接着双手用力捏住她胸前两枚粉嫩雪白的椒乳用力向中间一挤,张
开大嘴,将她的这对椒乳连乳头带胸衣一起含进了嘴里,开始吸允起来。
「呀——王爷,呵呵,温柔点吸啊!」
身下的黄蓉不知是是哀叫声从身下传来,舍丹也能感觉到她娇躯在颤巍巍的
涌动挣扎,不过酒精过头的舍丹已经没有了人性。
舍丹肆意的揉捏把玩着她稚嫩的椒乳,直到舍丹的口水布满她雪白的乳间,
才大吼一声,挑下了床,立在了她胯间,然后一边撸动着舍丹坚硬如铁的阳具,
拍打着她从胯间丝裤破洞中露出的雪白大腿根,一边命令道:「来,贱货!把腿
打开,老子今天要操烂你的下体!」
黄蓉见到疯狂的舍丹娇躯一颤,颤巍巍的捧住自己的柔嫩健美的大腿根,向
着舍丹缓缓的掰了开来,然后一边抓紧时间,用手指揉着自己稚嫩的阴唇尽量使
自己的下体湿润,一边荡笑道:「呵呵,王爷,时间还很长,咱们慢慢……呀—
—!」
还没等黄蓉把话说完,只见舍丹伸出一双巨掌,用力捏住黄蓉的那双美腿左
右用力一掰,登时便将黄蓉的美腿分到最大,使她从丝裤破洞中露出的下体清晰
无比的向舍丹敞露出来,紧接着舍丹握着阳具拍打了两下他的阴唇,腰身向着黄
蓉的粉嫩胯间一挺,只听扑哧一声,舍丹的阳具应声便深深的刺进了黄蓉稚嫩的
阴唇里。
「呀——!」
而黄蓉的阴道受到舍丹这凶猛的一击,她顿时被刺激雪白的小腹向上一弯,
撕心裂肺的叫出声来。
其实在进入她体内的一瞬间,舍丹便感觉她的阴道异常的紧,不过舍丹没细
想,也没有跟黄蓉适应的时间,酒精已经使舍丹变成了一头凶猛的野兽。
只见舍丹双手用力左右分压着黄蓉雪白的大腿根,使她的那双美腿的最大限
度的向他分开着,同时一边疯狂的摆动自己的腰肢,用阳具在黄蓉稚嫩阴道中来
回穿刺,一边望着身下被干的脸色惨白的黄蓉狂叫道:「哇塞!贱货!没想到你
的下体还这么紧,好像处女一样!箍的老子真他妈舒坦是……」
被舍丹用阳具穿刺几十下,身下的黄蓉终于从疼痛中缓过气来,一边本能的
用手顶着身上舍丹的肩膀,一边摆动蛮腰配合道:「王爷,尽量来吧,就算弄碎
奴家也……啪——!」
还没等黄蓉说完,只听啪的一声,黄蓉黔首一歪,乌发纷飞,俏丽的脸颊上
忽然一个出现一个硕大的巴掌印,兴奋中的舍丹竟然扇了黄蓉一巴掌。登时打的
她乌发纷飞。
望着身下的娇娘,舍丹反而咧嘴咧一笑,说道:「嘿嘿,怎么样,还敢跟王
爷我挑衅吗?」
黄蓉闻言满脸娇红的一舔嘴边的巴掌印,竟然缓缓的将自己的美腿分到最大,
然后用一边纤白脚掌拍打舍单的屁股,一边捏着自己的一只粉白的椒乳荡笑道:
「呵呵,王爷,光打奴家的脸有什么意思,您不想再在奴家的大腿,阴部,或者
乳房上来几下吗?」
听到黄蓉这么说,舍单先是一愣,接着嘿嘿一笑,大喝道:「好!那王爷就
看看你这贱货能忍到什么程度——!」
说到这,舍单猛的握着她雪白的纤足,将黄蓉的一双美腿扛在了肩上,然后
疯狂的拍动腰肢将阳具在黄蓉稚嫩的阴道里穿刺——「呜啊——呀——疼啊——!」
二十下、三十下、四十下,整个房间里除了黄蓉的哭泣声就是舍丹阳具进入
她阴道是,阴囊拍击她下体的啪啪声——最后,舍丹忽然感觉到一阵发凉,于是
用力向着黄蓉的阴道一挺,扑哧一声,一股粘稠的精液从马眼激射而出,直接喷
洒到了她的阴道深处。
「呀——!」
似乎是感到舍丹喷洒在她阴道里的炙热,只见黄蓉娇躯一阵痉挛,发出了一
声似哀叫似呻吟的声音。
射精后的舍单一下子就瘫躺在了黄蓉的身边,呼呼大喘,而黄蓉等舍单射完
精液,顾不上自己狼狈的样子,连忙蹲到舍单的胯下,扶着舍单的阳具,开始舔
弄清理上面的精液。
等清理完成后,只见黄蓉撑着玉臂,一边赤裸着雪白的娇躯靠在舍单身边边
沿,拽过胸衣的碎片擦拭自己俏脸上的精液,一边侧过俏脸满脸骄傲的娇喘道:
「王爷,奴家能让你满意吗?」
舍单闻言一把将黄蓉揽进怀里,然后一边伸手捏着她的右乳房把玩着,一边
冷然道:「从今天起,你是本王的,知道了吗?」
黄蓉闻言诡艳的一笑,低声说了句——「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