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小钰钰

「老公,睡了吗?」娟儿的电话来得很晚。

「还没呢,死妖精!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呀!」陈东正搂着王珺躺在床上,小
姑娘听到是娟儿,有些紧张。

「嗯!」娟儿轻声说着:「老公,我想你了。」

「在干嘛呢?」陈东在王珺的脸上的亲了一口,示意她没事,起身走出房间。

「他睡着了,我在沙发上。」

「他是累了吧,今天做了几次啊。」陈东想到这小妖精正跟别人的男人在酒
店里过夜,多少还是有些发酸。

「我不知道,反正……今天挺疯狂的。」娟儿想起下午跟江华的情景,脸有
些红了。

「疯狂?玩得太嗨了是吧。」陈东有些牙痒。

「老公,你还记得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吗,今天跟他就像那时一样。你知道吗,
我一边跟他做,一边就在回忆我们的那个时候,那是我们最相爱,最开心的时候,
是不是。」

「是啊。」陈东也想起了谈恋爱时,他跟娟儿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爱,
没日没夜,很疯狂,很甜蜜。

「等我回来了,我要你也像那时候一样,那么爱我,我们两个人就在家里,
哪也不去,什么也不管,就是做爱,一直做,做到天昏地暗,你想怎么玩都成,
我什么都给你,好不好。」

「好啊!」陈东也生出了向往,这两年来,虽说他跟娟儿也一样那么甜蜜,
但比起恋爱的时候,确实少了好多激情,对彼此的身体越来越熟悉,很多时候,
都需要借助花样,借助意淫。但是,现在好像不同了,两个人都尝试过了婚外的
人,这种坦坦荡荡的出轨,反倒令他们找回了那种感觉。

「你们不会就是在酒店一直做到现在吧。」陈东回过神,问道。

「怎么可能啊!就是……做了一下午,晚上吃了饭就出去逛街了。」

「还挺浪漫啊,逛街,是不是还挽着他,亲亲热热的跟情侣一样?」

「嗯……老公,今天我是挽着他在逛街,呵呵。」小妖精的话继续刺激着陈
东的神经。

「去哪逛了?」

「就是逛了几个商场,买了些换洗衣服,来得太急,什么都没带呢。」

「小骚货,那不是连胸罩内裤都要买?」

「是啊,老公,今天我们一起去买内衣,好好玩哦。」娟儿想起晚上跟江华
去逛街时候的情景,江华本就是大孩子心性,娟儿自己也放开了,两人在商场的
内衣区就拿着文胸内裤,嘻嘻哈哈的在身上比划,引得好多人侧目。

陈东真的有点吃醋了,想到在一起这么久,他好像还真没陪娟儿买过这种东
西,娟儿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这种事从来都不需要他操心,陈东只是提要求,然后
当天娟儿下班就会从自己的卖场带回来,他喜欢就留下,不合适就退换。

「小妖精,我吃醋了,我都没陪你买过内衣。」陈东有点酸涩的说着。

「谁让你不陪我的,平时拉着你去都不去,现在后悔了吧,你老婆今天里里
外外穿的都是别的男人帮着买的哟,哼!」

「好吧好吧,回来我也陪你,去你那卖场把你们的内衣一款一款的试给我看
好不好。」

「上千款啊,你要累死我啊!哈哈,老公,原来你也会吃醋啊!」娟儿现在
很开心,被爱被在乎的感觉太好了。对于她与江华的事,陈东一直表现得很理性,
除了最开始有过暴怒,之后更多的却是理解甚至鼓励。这样让娟儿在甜蜜之余难
免有些忐忑,忍不住的会想他是不是不在乎我了,现在陈东明显表现出来的醋意
让她安心了不少。

便对着电话腻声说着:「放心吧老公,你的亲亲老婆最爱的永远是你,我现
在真的好想好想你哦,老公,你在干嘛呢?」

「我……在家呢。」

「一个人吗,青姐还没回来?」

「没有,那个……宝贝,我要说我这边又有了一个女人,你会不会生气。」
陈东笑着说,有些无奈。

「啊!」现在轮到娟儿吃醋了,音量也提高了,撅嘴说道:「谁!是不是王
珺?」

「恩。」陈东苦笑,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

「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下午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心了,孤男寡女
的,你又喝多了,我还想提醒你呢,好讨厌啊你!小姑娘你都不放过,人家还没
结婚呢,以后怎么办!我不理你了!」

「喂喂喂!听我解释啊!这个真的是意外,呐……」陈东在电话里将王珺的
情况给娟儿说了。

娟儿耐着性子,静静地听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叹了口气:「哎!怎么
会这样啊!珏珏也是,我怎么觉得跟旧社会一样,什么父母之命,指腹为婚的,
珏珏我还以为是个别的的呢。」

「呵呵,政治婚姻嘛,咱们这些人,一生下来就背袱了太多东西,别说中国
了,西方的那些政治家族还不是一样。」

「老公,你们这样算不算私奔啊,哇,好浪漫哦。」娟儿被王珺的故事感动
了,设身处地的想着,神经有些脱跳。

陈东苦笑着说:「傻丫头,哪有那么简单,她还是要结婚的,这个可不是我
有能力左右的。」王珺的婚事涉及到两个不逊于陈家的家族,更多的是政治的联
姻和结盟,别说他,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哎!好可怜哦,算了老公,我原谅你了。」娟儿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我的宝贝最善良,最通情达理了。」陈东将马屁赶紧送上。

「可我现在心情还是不好,我觉得我们越来越乱了,我有点害怕,老公,你
还爱我吗?」

「当然爱了,你是我最爱的小妖精啊,在我心里,没人比得上你,相信我宝
贝。」

「恩。」娟儿答应着,还是有些不甘,尽管知道这事怪不了陈东,但这种事
又怎么能不在乎。

「要不要跟她说说话?」

娟儿想了想,轻声说:「还是算了吧,别弄得她受难,让她开开心心地过完
这两天吧,你也别告诉她我知道了。」

「那好吧,宝贝,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好像没心情了,本来还想给你说说我们怎么做爱的呢。」娟儿脸上现出些
恶做剧的调皮。

「那说啊,我喜欢听。」陈东一下来了兴致。

「不想说了,谁让你又找了一个。」

「小骚货,互意逗我是不是!」

「咯咯咯……就是要逗你,哼!」

「不说我生气啦!」

「你敢!我都没生气呢!你看你,又是张青,又是王珺,说不定还有我不知
道的其它女人,太花心了你,老实交待,还有没有!」娟儿皱着鼻子,翘起嘴。

这下倒真把陈东问住了,还有个珏珏啊,虽说还没发生什么,但刚才抱着珏
珏的时候,他还确实有了些反应。

陈东把心一横,既然问起来了,索性也不瞒了,如果跟珏珏真的发生什么,
两家住这么近,关系又这么好,不可能瞒得过去,便说:「还有一个不知道算不
算。」

「啊!真有啊!」娟儿刚刚调整得差不多的心情一下子又郁闷了,憋着嘴,
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个……是珏珏,还什么都没发生啊!就是赵墨不愿回家了,让我帮帮他。」

「帮什么?」

「珏珏不是在那方面挺冷淡吗?」

「有没有搞错!这种事也让你帮忙,太荒唐了吧,赵墨把你当什么了!」娟
儿生气了,这可是我家老公,又不是鸭子!

「就是嘛!」陈东深表认同。

「你答应了?」

「没办法呀!赵墨那小子彻底不回家了,把珏珏丢给我,她一个人在家里,
天天哭,我不能不管啊。」

「哎呀!我的妈呀!你们太乱了!」

「谁说不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头都是大的。」陈东还真觉得有些委屈
了,招谁惹谁了我!

「我不管了我不管了,你爱怎样怎样!讨厌,不跟你说了,烦!」娟儿准备
挂电话了。

「别别别!你不管我谁管我啊!你是我老婆啊!」陈东连忙叫住。

「我怎么管你啊!我管得住吗?」娟儿咬牙切齿的说。

「老婆我错了!」陈东的态度很诚肯。

「你错哪啦!」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错了!我改!」

娟儿骂道:「改个屁!花心大胡卜!」

「是是是!」

「是你个头!」

「呵呵,宝贝,亲亲老婆,别生气啊。」

娟儿叹道:「哎!命苦啊!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东西,想当年,多少人追我
啊,我怎么就看上了你,真是瞎了眼!」

「是啊是啊!瞎了眼啊!」陈东深表认同。

「讨厌!」娟儿笑了。

「宝贝我爱你,真的!」陈东心里涌起对娟儿深深的爱意,这就是我最爱的
老婆啊,这么大气善良,不管生多大气,轻轻一哄,立马就好。

「嗯,老公,我也爱你!」

跟娟儿说完,陈东又给张青打过去,这妖精估计还在什么场子里,身边很是
嘈杂,在电话里说还得几天,那边几个场子的股份都不是小数目,她退得又突然。

打完电话,陈东回到房间,王珺看着他又躺到身边,靠过来偎进他的怀里,
轻声地说:「我现在挺内疚的,娟姐对我那么好。」

「傻瓜,该内疚的是我,别乱想了,开开心心的,好吗。」陈东将搂着她,
柔声说着。

…………

娟儿却缩在沙发上,皱着眉发呆,想着王珺和珏珏,还有张青,照说对她们
应该是怨恨的,特别是王珺,自己对她那么好,可她却一直在打自己老公的主意!
但娟儿却发现自己很难提起这种情绪,对她们更多的是同情,还有祝福,相比她
们,自己真的好幸福,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还能……跟心动的人出出轨,娟儿
痴痴地想着,微笑渐渐爬上脸庞。

身后传来脚步声,江华过来了,挨着她坐下,吻过来。

「什么时候醒的?」娟儿抬起脸,迎合着江华吻。

「有一会了,刚才给他打电话了?」江华的手搂住了娟儿的腰。

「嗯,你介意吗?」娟儿有些担心。

江华轻笑一下,说:「感觉有点怪怪的。」

「是啊,怪怪的,我觉得对你有点不公平,我跟你这样的同时,还在给老公
汇报,你会不会不开心。」

「有一点吧,我挺吃醋的,我觉得挺奇怪,明明吃醋的应该是他,可现在,
却是我。你的心总是在他那里,对吧!」江华的手放到娟儿的胸前,隔着睡衣,
握住里面的柔软。这件玫红色的丝质吊带睡衣是他挑的,穿在她身上,分外诱人。

娟儿闭着眼,享受着江华温柔地爱抚。

江华接着说:「我现在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了,只要你开心,他也会开心,他
知道我只会爱你疼你,不会伤害你。就像我,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会更开心,那
我也只会开心,这就是爱吧,不仅仅是占有,如果我以后还能找到一个也让我这
么爱她的女人,我想我也会这样去对她。」

娟儿却始终觉得这样不好,皱着眉说:「傻瓜,你不怕人家变心吗?」

「那你会变心吗?」

娟儿笑着摇摇头:「我不会。」

「太直接了吧。」

「咯咯,很奇怪是吧,我在你怀里被你抚摸着,却还在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对
我的老公变心。」

「正是这样,你才值得我们去爱啊,姐,我爱你!」

「说了不许爱的。」

「控制不了,爱一天是一天。」江华笑着说。

「哎……」娟儿叹了口气,无奈之余,也有甜蜜。

江华伸进了睡衣下摆,探进娟儿股间,呼吸开始沉重,他只是在腰间围了条
浴巾,娟儿能看到那里已经顶起,伸出一只手指,按在那里,笑着说:「又想要
了?」

「恩,抱着你就想要,姐,你老公是不是也是这样。」江华的手贪婪地伸进
她的内裤。

「他呀,跟你不一样的。」娟儿的脸开始发红。

「怎么不一样。」江华拉掉了浴巾,露出狰狞。

「他没你这么直接,他喜欢慢慢玩,好多花样,弄倒我受不了,求他,才肯
给我,很讨厌。」刚才的电话影响着娟儿的心情,不由地说起了这些,皱起鼻子,
脸上现出了娇媚。

江华听到更加兴奋,起身将娟儿抱起,喘息着问:「你很喜欢他那样玩你是
不是?我也想那样。」

「不要!那样我会受不了的,你这样我也很喜欢啊,不要学他,他最坏。」
娟儿的小手伸到两人之间,握住江华坚硬的阴茎,轻轻套动着。

「姐,我想试试,教教我。」江华拨开她睡衣的肩带,娟儿配合着,让丝质
的柔滑从身上滑落。

娟儿羞红了脸,嗔道:「这种事怎么教!」但是,但是江华接下来的爱抚亲
吻让她有些动情了,不自主地接着说:「反正……就是慢慢地刺激我,刺激到我
受不了了,我就会很乖,很听话,啊!」江华褪去了她的内裤,抱住她,将阴茎
探入腿间磨动着。

「我知道了,姐,让我也看看你很乖很听话的样子,好不好。」江华抱起她,
走到床边,将她放到床上。

娟儿喘息着,闭起眼睛,自己真是疯了,居然想让江华像陈东那样玩弄自己,
可是,又真的有点期盼,陈东那样更能激起她内心深处的欲望,她展开了身体,
喘息着说:「好啊,慢慢地挑逗我,让我乖,让我听话!」

江华拉着她的双手,在头上合起,按在床头,从她的耳垂开始轻轻的舔动,
经过脖子,一路吻到了她的乳头。他知道这是娟儿除了阴蒂之外最敏感的地方,
这次他很耐心,轻轻地舔着,舌头在这团小突起上转着圈。

娟儿的手被控制着,这让她生起了些被强迫,被征服的感觉,身子慢慢地发
热,从乳头直到整个乳房都开始发胀,泛起了一片绯红。

江华细细地品尝着她的两个艳红的乳头,然后到了乳晕,范围还在加大,直
到整个乳房,再顺着乳房的边际,舔到了娟儿的腋下。

「啊……不要!不要舔那里!」娟儿想合起手臂,但手被江华紧紧的按着,
她扭动着身子,却躲闪不开。

这里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平时她会很喜欢,但现在却很羞涩,这些天太
忙了,没顾上修剪那里,已经生长出一片短短的绒毛,这两天她都不敢穿无袖的
衣服,对着男人露出腋毛,让娟儿觉得比露出乳房还要羞涩。

「姐,我好喜欢,一直以为你这里是干干净净,原来你也会长毛啊。」娟儿
的腋毛跟她的阴毛一样也很稀疏,并不明显,下午江华还没有细看,现在,小腋
窝里的短短绒毛让他很是兴奋,他用牙咬住几根,轻轻的扯动。

「好变态啊你!不要,求你了。」娟儿羞得都快哭出来了,陈东有时候也会
这样玩,她还觉得无所谓,但现在是江华啊,自己在他面前一直都很注重形像的,
可现在,却被人家玩弄着腋毛,形像一下子全毁了。

「姐,我就喜欢真实的你,就像现在不化妆的样子,真的好美。还有,你的
毛毛,我真的好喜欢!」江华继续舔动着她毛绒绒的腋窝,兴奋得连阴茎都在跳
动。

娟儿无奈地放弃了挣扎,江华粗暴的控制和温柔的激刺让她的羞涩褪去了,
腋下传来的快感让身体的反应变成了迎合,呻吟着说:「好啊!我给你舔,让你
舔我的毛毛,啊!好舒服!」

直到将两个腋窝全部舔湿,江华才开始顺着娟儿的身侧向下,舌头轻缓地经
过她的腰部,跨部,到了大腿外侧。

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娟儿的身子扭动得更加厉害,从喉咙里挤出阵阵娇喘,江
华终于松开了她的手,娟儿却没有合上双臂,保持着刚才被控制的姿势,死死地
抓着床单,忍受着江华对她双腿的吮吸,她感觉她的爱液正一阵阵的涌出。

江华还在向下,到了小腿,然后,脚背,脚趾。

「啊……好舒服!」每次江华将她的脚趾含进脚里的时候,娟儿都能感受到
强烈的快感,那是爱怜,陈东很少这样,倒是在她兴奋的时候老是喜欢把他的脚
丫伸进自己嘴里,当然,那种带着调戏的玩弄也会令她很兴奋。

江华捧着她两只精致美脚,将每个指头都温柔的舔遍,脚部的神经对温柔的
触觉更加敏感,娟儿的面色开始潮红,理智渐渐失去了。

她主动的分开腿,展现出股间的美好,干干净净的嫩红外阴激刺着江华视觉,
那里开始泛滥了,晶莹的爱液在股间流淌,无声地述说着对爱的渴望,江华被吸
引了,娟儿的淫水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喜欢去品尝
一个女人阴部的味道。

他放下了娟儿的脚,凑过去,张开嘴,将那一片嫩肉连同上面沾满的爱液,
整个含进了口中。

娟儿猛地挺起了腰,颤抖着说:「好舒服啊,舔我……用力……舔我的小骚
逼。」

江华的动作有了一丝停顿,之前和娟儿做爱,他总是很直接,在娟儿开始要
的时候就会进入,她的渴望总是那么直接,让他不忍拒绝,所以,只见过她放荡
的样子。但现在,他的娟姐真的开始不一样了,小骚逼这个词他在以前无论如何
也不敢想像会从娟儿的嘴里说出。

他还想再听,便问道:「姐,我在舔你的什么?」

娟儿已经迷失,只会在陈东面前现出的床间本色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你在舔我的小骚逼……舔我的小嫩逼!啊……好爽啊,你喜不喜欢舔啊!」

「喜欢,姐,我好喜欢听你说这种话,我好兴奋。」江华感到自己的阴茎一
阵抽动,从马眼里涌出了一股粘液。

「嗯,我也好喜欢说,是不是我越淫荡你就越喜欢。」

「是啊,姐,你好淫荡,爱死你了!」

「啊……我就是淫荡,我就是骚货,江华哥哥,我要你,哥哥,我要你的鸡
巴,给我好不好,我要你的鸡巴插我的小骚逼。」

「啊!」江华听得也爽得叫出了声,险些走火,娟儿的淫叫杀伤力实在太大
了,但他还是忍着没有进入,继续舔着娟儿的阴部。

「哥哥!小骚货受不了,骚逼里面好痒好痒,求求你了,快来插我好不好。」
娟儿此时哪里还有平日的半分干练泼辣,完全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小骚货。

江华继续忍着,将娟儿的阴蒂吸入嘴里,吮吸着,舔动着。

强烈的刺激令娟儿越发失控,她开始哭泣,哀求。

「求求你了,江华哥哥,我要,给我……给我。」

「说你爱我!」江华颤抖着说出。

「啊……你好坏。」

「快说,小骚货。」江华说出这个词,马眼里又涌出了一股白液。

「我爱你!我爱你!」娟儿受不了了,喘息着说。

「啊!好爽!你终于肯说爱我了。」

「是啊,我好爱你,江华哥哥,小骚货好爱你,快点给我,好不好。」娟儿
娇声说着,眼色迷离。

江华也实在忍不住了,起身压在娟儿身上,挺着腰,阴茎连根没入了娟儿已
经泛滥了阴道。

娟儿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将腿盘上江华的腰,用力勾住他的脖子,扭动着,
迎合着。「用力,江华哥哥,我的亲亲哥哥,插我的小骚逼,用力插……啊…
…好爽啊!小骚货被你插得好舒服……江华哥哥!我好爱你!」

此时的娟儿像八爪鱼一样,死死地缠在江华身上,拼命地挺动着腰,让阴茎
在体内进出,摩擦。然后……江华泄了,很尴尬很无奈的泄了,娟儿在此时的浪
荡让他完全控制不住,没坚持几下,就缴了枪。

感觉到体内的坚硬开始变软,被自己挤出,已经失去理智的娟儿皱着眉,一
脸委屈地瘪起嘴,孩子般地哭着:「呜呜呜……我好难受,你好坏啊!都不管人
家。」

江华更加不知所措了,陈东都被这小妖精弄出过吃药的想法,何况是他,满
头大汗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忍住。」连忙用手去刺激娟儿的阴蒂,他
倒是想去舔,但此时那里满是自己的精液,实在是下不去口。

娟儿闭着眼,感受着江华手指的刺激,但始究还是差了一点,渐渐的,理智
开始恢复,看到江华冒着汗,一脸的尴尬愧疚,噗嗤地笑出了声。

「咯咯咯……叫你学坏,叫你不学好,哼!」娟儿笑着用手去逗弄他软绵绵
的阴茎。

江华被她弄得哭笑不得,缩着身躲着。

「我错了姐,我真的想忍来着,没忍住。」

「知道错了吧!呵呵!我刚才是不是很不讲理呀!」娟儿媚笑着问。

「哪有,我好爱你刚才的样子,太可爱了,就是……弄得我挺自卑的。」

「哈哈哈!」娟儿笑弯了腰,说:「算了,放过你了!今天也累坏了吧,咱
们洗洗睡!」

江华呵呵的笑着抱起她,说着:「姐,你刚才说爱我了,我好喜欢。」

「刚才的话可不能算数!」娟儿否认着,想到被陈东这样玩弄的时候,更加
的羞人的话都说过,脸又开始发烫。

「反正我以后知道怎么爱你了,下次我一定忍得住。」江华抱着她向浴室走
去。

娟儿微笑着说:「其实你平时那样就很好了,我跟他是在一起的时间长了,
对彼此太熟悉,有时候会觉得平淡,所以才需要加点刺激。」

「呃……」江华沉吟着说:「我们也在熟悉,那我们激情过后,也会平淡吗?」

娟儿想了想,轻声说:「肯定是免不了的,我们终究只会是彼此生命中的过
客,只要我们在一起快乐过,就足够了,对不对。」


[ 此帖被八神苍月在2020-01-20 23:19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