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丹毒尊】(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5章:李玉雅的无奈
「怎么样欧阳宁大师?我夫君情况怎么样?」在紫霞宗天象峰一处厢房内,
一名绝美妇人正忧心忡忡的问着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
这名老者是欧阳世家最厉害的医师,在林云山脉欧阳宁都享有很高的名气,
以为他总是悬壶济世、无偿的帮助其他人医治各种疾病,在林云山脉也被人尊敬
的称呼为医仙。
见欧阳宁一只手搭在王长老的脉搏上,眉头皱的很紧,却一句话也不说,在
旁边站着的一名年约12的小萝莉着急的对欧阳宁问道:「哎呀。王爷爷,你就说
说爹爹现在这么样了吗,爹爹都昏迷好几天了,我都担心死了」
「心儿,不要胡闹」李玉雅对自己的女儿王心儿责怪了一句,随后对着欧阳
宁说道:「小女年幼不懂事,望宁前辈不要见怪」
「无妨、无妨,只是令尊的情况非常不好」欧阳宁一脸凝重的说道。
「啊,我夫君到底是怎么了?」李玉雅听到欧阳宁的话,一时心直接跌落了
谷底,但她还抱有一丝希望,也许医仙欧阳宁有办法救活她夫君。
欧阳宁捋了捋胡须,开口道:「王长老是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势,他体内的
五脏六腑不但都出现了移位和破损,最主要的是王长老体内有一股我不知道的东
西在他体内破坏着,我想不出五日王夫人你就得准备一下令尊的后事了」。
李玉雅听到这话急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这让李玉萧那张本就娇艳的美颜
多了几分怜惜,李玉雅起身跪在欧阳宁面前,说着:「宁前辈,你一定有办法救
夫君的是吧,求求你救救他把」
看到母亲这样,王心儿鼻子也忍不住的一酸,眼泪夺眶而出跟着母亲一样在
欧阳宁面前跪了下来,哽咽的说着:「宁爷爷。你。呜。你就救救我爹爹吧」
欧阳宁看着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王夫人你快起来,
不是老头子我不救而是没办法救,令尊的伤势实在是太过诡异,我也没有办法,
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老头子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啊」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这样说爹爹不就死定了吗?呜呜。我不要爹爹死。
娘你想想办法啊」
王心儿流着眼泪,抓住李玉雅的手臂晃着,她现在还小她不想就这样没了父
亲,她本来有一个圆满的家庭,现在居然要失去疼爱她的父亲,这让王心儿一时
接受不了。
听到女儿的话,李玉雅也在伤心的抹着眼泪。
「唉」看到眼前哭的凄凉的母女,欧阳宁内心也不忍,奈何他能力不足,不
能帮助她们,但欧阳宁貌似想到了什么,开口对李玉雅说道:「对了,炼丹大师
林云不是在你紫霞宗当客卿嘛?你可以去找他看看,说不定他那里有能医治你丈
夫的灵药也不一定」
听完欧阳宁的话,李玉雅眼里重新升起了希望。
李玉雅说着:「谢谢宁前辈的提醒,我现在就去找林大师」
欧阳宁叫住李玉雅:「王夫人,不要着急,你可能没听说过这林大师的规矩,
找他交换东西也叫问仙,只要手持问仙令的人就能去他的住所交易一次,这问仙
令你在宗门内打听一下应该就能拿到,问题是你该那什么东西来跟他交换?」
李玉雅暗叹一声,说着:「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总得去试试」
欧阳宁点了点头,说着:「也是,既然这样老头子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做
了,就先告辞了」
「劳烦宁前辈了」
「宁爷爷您慢走」
李玉雅和王心儿把欧阳宁送走后,李玉雅就对女儿说道:「心儿你在这里照
顾你爹,我去找林大师」
王心儿也很懂事,点了点头眼里还闪耀着泪花说着:「嗯,妈妈你一定要带
回能就爹爹的灵药啊」
李玉雅摸了摸女儿的头,说着:「放心,妈妈一定会带着灵药回来的,你不
是一直想要一只灵兽吗?等爹爹好了我和你爹爹一起带你去灵兽宗,给你选一个
灵兽怎么样?」
王心儿抹了抹眼泪,露出一丝笑容说着:「那就这样约定好了,倒是我们一
家三口一起去灵兽宗给心儿选灵兽」
李玉雅在吩咐了女儿几句就出门了,只是她不知道她打算进隐仙洞的那一刻,
迎接她的将是一个永远无法爬出的欲望深渊。
问仙令在紫霞宗内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稍微打听一下花点灵石就能拿到手,
李玉雅没多久就站在隐仙洞外,握了握手里的问仙令,下定决心的走了进去,此
时这位绝色美妇还不知道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
李玉雅进入隐仙洞跟林紫山第一次进来一样,对这里的环境很吃惊,花花绿
绿的药田精致的二层阁楼,这跟李玉雅的想像中的场景完全不一样,她还以为这
里面全是石头呢。
李玉雅走到灵丹阁门前,伸出手指敲了敲门,从这点看来李玉雅还是很有修
养的,要知道林紫山和刘天明都是直接推门进来的。
一进门李玉雅就看见坐在桌子后面的林云还有站在林云身后面脸红红的林紫
山,要是仔细观察还能时不时看见林紫山的身体在微微发颤,空气在有一股异样
的味道。
李玉雅耸了耸鼻子,一时也猜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味道,便也没有过多的追究
下去,只是林紫山裙子下面那扩开的小穴还有从小穴里顺着大腿流下来的白色液
体证明刚刚这里的不平静。
林紫山对李玉雅会到这里来一点也不惊讶,他丈夫重伤卧床不起,在医治无
果后多半是会找到这里来问仙,就跟当时的她一样。
李玉雅来到桌前,坐下后直接把问仙令拿了出来,说道:「大师,我是来求
药的」
这一次林云并没有检查问仙令的真假,直接把问仙令收了起来,他的目标是
眼前坐着的美妇,他都打算要是她不来这里,就去亲自上门的,不过李玉雅还是
来了。
林云看着眼前坐着的美丽人妻,一张祸国殃民的娇艳面容,修长的身段,冰
肌玉骨的雪白肌肤还有那最吸引人的那双好似要撑破衣衫的丰满巨乳,又大又圆。
林云那毫不掩饰充满侵略性的目光扫视的让李玉雅羞愤不已,感觉自己在这
目光下被剥的精光赤身裸体坐在这个男人面前一样,这一点让李玉雅很不自在。
她和她丈夫都是修真者,丈夫常忙于修炼,自己也清心寡欲他们夫妻之间已
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欢爱过了,所以就连空气是散发的精液味道李玉雅也不知道
是什么东西,现在自己尘封平静已久的心居然被一个陌生人的无礼的目光开始有
点松动。
李玉雅这个年纪真是性欲最旺盛的时候,平时就算了最多晚上自自慰,像这
种寂寞人妻只要被人挑逗一下就会受不了。
林云看了一会,就对着李玉雅说着:「夫人还是真是天姿国色看的我都有些
痴了」听到林云这样直白的调戏之言,李玉雅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说道:「大
师说笑了」林云调笑道:「在下才没有说笑,要是能早生几年我一定会赶在你丈
夫前面娶你的,像夫人这样的倾国倾城的美人,谁不想要?」
李玉雅平时生活实在是太过清心寡欲,如今被林云稍微调戏一下那个沉浸已
久的芳心不争气的开始跳动起来。
李玉雅面带羞涩,开口到:「林大师不要在说这些了,我是来为我夫君求药
的」
站在林云身后的林紫山也不得不佩服自己少爷的本事,才见面就让一个清心
寡欲的仙女露出媚态,那离上床还会远嘛?
林云说道:「让夫人见笑了,我们说正事吧」
随后李玉雅将欧阳宁检查出来的状况跟林云说了一遍。
听完李玉雅的话,林云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王长老体内不断蚕食他内脏
的是天煞魔宗的一种毒蛊叫血肉蚕,这种毒蛊它会在人的体内潜伏靠吃内脏为生
在体内不断的产卵繁殖,时间拖得越久血肉蚕的数量就会越多,到时就会从里到
外全部吞噬的一干二净,是一种比较歹毒的手段。
而且要治好血肉蚕,林云也有办法,但是他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告诉李玉雅。
林云=手捏着下巴故作沉思着,装出一副正在思考的神情,这样在一旁的李
玉雅看的是心急不已,又不敢出声打扰林云生怕惹恼了林云。
看样子装的也差不多了,就开口道:「这种情况我有点眉目,但还需要进一
步的确认,我这有一颗【冬寂丹】,能暂时保住你丈夫的性命,其余等我进一步
检查在做结论」
李玉雅高兴的摀住嘴巴,开心的说道:「真的太好了,请林大师一定要救救
我丈夫」
林云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不知道夫人打算用什么来换【冬寂丹】?」
李玉雅深吸一口气,看着林云缓缓的说着:「玉雅来时已经做好准备了,林
大师要什么你尽管说,只要我能拿的出来的我一定会给」
林云邪邪的一笑,盯着李玉雅那丰满的巨乳,说着:「我对灵石法宝不敢兴
趣,我想你家也拿不出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东西,不过我很喜欢夫人你,只要你答
应跟我双修一次,我就出手救你丈夫」
李玉雅听到林云的话慌张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畏畏缩缩的说着:「林大师
不要说笑了,我是一个有夫之妇,我还有一个女儿,怎么能入得了林大师的法眼」
林云嘿嘿一笑:「像你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有感觉,放心等我救治好你丈夫
我们才开始,之前我是不会动你的」
李玉雅已经开始往后推了,嘴里坚决的说着:「你……你……你这么能这样,
我是有丈夫的人,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
林云耸耸肩,无所谓道:「我是没关系,不过你不对不起你丈夫你就得但寡
妇了,嘿嘿,夫人你觉得要是你丈夫死了,你们母女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你不
会天真的觉得紫霞宗会保护你们吧?」
李玉雅听完林云的话一下瘫坐在地上,摀住脸哭着,她自己也很清楚,她们
母女实力低微要是身为筑基修士的丈夫一死,她们母女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
林云见自己的目的达成,继续说道:「你丈夫身为筑基修士还是长老得罪的
人应该不少吧,要是你丈夫一死你落到你们仇人手里,你觉得他们会这么对你这
么一个绝色的美妇呢?还有你女儿……你女儿应该长得不比你差吧」
李玉雅崩溃的哭着,大声喊道:「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答应你,我什
么都答应你。呜呜呜呜。」
林云就是要这样效果,起身走到李玉雅面前,一只手狠狠的抓向李玉雅的巨
乳。
「啊」李玉雅痛的惊呼一声,「呜呜。好痛」
林云的一只手用力的捏着李玉雅的巨乳,五根手指深深的陷入了乳肉里,这
种感觉很林紫山的完全不一样,李玉雅的胸部很大很沉非常的柔软林云一只手只
能抓住三分之一而林紫山的胸部小而坚定,摸起来很有弹性林云一只手就能全部
掌握在手中任由他玩弄。
林云一把扯掉李玉雅胸前的衣服,顿时一对巨大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林云
一只手揉捏着巨乳的前端,另一只手从下而上托着李玉雅的另一只巨乳,手感真
的是太棒了,林云爱不释手的揉捏着。
林云看着在手指中摇晃的珍珠般美丽令人怜爱的粉红色乳头,有一股想吸吮
地冲动。
林云低下头,将头埋入李玉雅丰盈香馥馥的巨乳中间,一口咬住了李玉雅珠
园小巧的的乳头,林云犹如婴儿喝奶一般的用力吸吮起来,林云一边吸吮一边用
舌头舔着李玉雅那敏感的乳头,时不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咬住。
李玉雅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她开始主动的用纤纤玉手抚摸着林云的头发,
绝美的娇颜轻轻的泛红,芳口微张:「啊……哦……嗯……林大师……轻点……
咬痛我了……呜呜。相公对不起……玉雅不是一个好妻子」轻声呻吟哭泣着,艳
红的乳头在林云的嘴中渐渐地变的更硬。
听到李玉雅的呻吟声,林云知道李玉雅的性欲被他全完的勾引了出来,林云
解开裤子把那早已硬的的通红的肉棒释放了出来。
李玉雅看着如此巨大的肉棒,内心也忍不住的一荡,看着林云的肉棒在对比
一下自己丈夫的肉棒,发现自己的丈夫根本没法比,简直就是牙签与?面杖的区
别。
林云想要的不只是像他对李玉雅承诺的那样双修一次,为了在以后永远拥有
这个绝色美妇,他要好好利用这只有一次的双修机会,现在还不是时候。
林云双手把两对巨乳挤压在一起,挺起火红的肉棒插进了李玉雅的乳沟中。
李玉雅这个良家哪有玩过这样的花样,一时也呆住了,就看着巨大的肉棒穿
过她乳沟顶在自己的眼前,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过淫乱。
李玉雅看着眼前不断在自己胸前抽插的肉棒,那巨大的龟头时不时的就会顶
到她嘴边,李玉雅张开小嘴任由林云的肉棒穿过胸部在进入到她嘴里,就这样李
玉雅的胸部和小嘴形成了一个小穴,那双巨乳就是阴道,小嘴就是子宫。
林云兴奋的双手按住李玉雅的头,而李玉雅自己用双手夹紧自己的巨乳任由
林云抽插。
在抽插一段时候后,林云也到了极限,把肉棒从李玉雅的嘴里抽了出来,一
股股浓稠的精液喷射在李玉雅的脸上还有胸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