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的淫荡冒险】(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其②骑乘准备
「喂,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我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胖老头,不快
的大声问道,我正要收拾那两个不良少年,却被他出手打断。
「和你一样,都是拥有并能够驾驭替身的人,」胖老头用手背推了推墨镜,
慢慢说道:「是替身使者!」
「我管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喂!」我伸手指着那两个倒地不起的不良少
年,一转头,却看见两人趁这机会,正提着裤子一路远远的逃开去了,当下想追
也来不及,转过脸就要冲那突然横插一脚进来的老头发火:「你这家伙!果然是
和他们的伙伴吧,没说错吧!」
「喂喂,这和我可没关系!」老头一见我真的发起火来,当即也慌了神,一
踩油门,机车轰鸣着就要向前冲去。
「别想跑,混蛋!」我大叫一声,身边的「恶灵」已经挥拳打出,不过这一
拳并不是打向那驾车想逃的老头,而是打向一旁的路灯柱。
「轰隆」一声,五米多高的灯柱已经斜着砸在前方的通道上,将那老头的机
车前进路线封锁得严严实实,他若是不想转身回来挨揍,除非从上面飞过去。
就在这时,那老头却将机车马力扭到最大,整个车身轰隆隆的震颤着,只见
他猛地松开手刹,机车的轮胎如同弓箭般猛地弹射起来,猛烈的撕扯着地面,向
着前方倾斜的路障猛冲过去。
眼看着机车加速冲向灯柱,却没有像我所想那般车毁人亡,只见那机车突然
腾空而起,竟从路障上飞驰而过,落在四五米远处的地方,那老头转身对我吹了
一声口哨,瞬间便消失在道路尽头。
只见一个和之前扭断困住两个不良少年的枷锁一模一样但是尺寸更大的金属
扳手就架在路面和灯柱之间,形成了一个斜面,原来那老头就是借着这个冲过了
路障的阻碍。
「什么啊,这家伙。」我眼睁睁看着机车开走,马达的轰鸣声也渐渐散去,
先前接连不断的高潮带来的疲惫感此时也被冷风吹散,我拿出纸巾擦了擦先前两
个不良少年留在我牝穴里和大腿内侧黏糊糊的精液,这才拖着疲惫但满足的身子
走回住处。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被两个不良少年轮奸导致的大腿酸麻感还没散去,这
让我整个白天上班都心不在焉的,心里对那突然出来搅局的老头更是又多了一份
恨意,打定主意要好好收拾他一番。
下午四点,今天值夜班的狭雾小姐终于来到,和她简单交待了一下情况,我
就匆匆要走,我已经打听到代代木公园附近几家大的机车维修行,看那老头的打
扮,多半就是在那种地方。
「今天的柯娜小姐看起来很不一样呢!」狭雾从柜台后面探出头,看着我诧
异的说道:「服装风格什么的完全不一样了呢!」
「啊啦,下班之后要参加健身运动,所以换上了运动装吧。」我这样解释道。
今天的我里面穿着一件红色的运动背心,外面披着阿迪达斯的帽衫,腿上则套着
条破洞七分牛仔裤,看起来确实很像要去健身的样子。但是我心里清楚,要和那
样的家伙对峙,是免不了一番苦战的,如果穿着行动不便的服装,便会落入下风。
告别狭雾小姐,我乘坐东京都的地铁又来到代代木公园,在代代木公园北入
口西北角处,有家名为「老杰克机车行」的,是涩谷一带最大的机车行,涩谷深
夜炸街的暴走族的座驾多半都出自这里。
远远看到老杰克机车行醒目的招牌以及扳手形状的Logo,考虑到对方也是拥
有被称为「替身」的替身使者,我没有贸然闯入对方的主场,而是远远的在周围
转了一圈观察,老杰克机车行是一栋红色外墙的双层L形建筑,中间的停车场上
到处都是等待维修的机车,车行里不时传出刺耳的电焊声,大功率的通风设备也
不住的轰鸣着,看来有人正在车行里工作。
借助名为「替身」的帮助,我轻易的攀着机车行后面的水管到了二楼楼顶,
此时我蹲在轰鸣的通风设备旁,而属于我的「替身」则站在我身后,昨晚泡在浴
缸里的时候我冥思苦想,终于为它想到一个不错的名字——「应招荡妇」。
应招荡妇挥拳打在通风设备上,它操纵棍状物的能力立刻发动,不断喷发出
电焊和机油味道的通风管道顿时产生了奇异的变化,原本笔直的金属管瞬间变得
如同蛇一般灵活的转动起来,这让我得以探着头,通过不断转动的管道窥视车行
内的情景——只见杂乱的车行里,那个昨晚趁乱溜掉的老头果然正蹲在昨晚骑的
那辆摩托车旁边,正用电焊在修补着车身,看来昨晚的飞跃,让他的机车也受到
了损伤。
旁边的工作台下面堆放着一堆崭新的机车排气管,如果这时我能用应招荡妇
的能力控制它们来锁住老头,应该可以轻易将他拿下,但是我距离那些管子有五
六米的距离,这已经超出了射程。于是我攀着房檐翻到天窗旁,轻轻的搬开窗户,
想要从二楼翻下去。
这时,那个可恶的老头竟然突然抬头向上看了一眼,眼神似乎在搜寻什么,
幸亏我及时闪进了旁边的杂货间,躲过了他的搜寻,为了不让他发现,我匍匐在
一堆空纸箱后面,身后是控制着整个机车行的电闸。他抬头看了一会,可能以为
响动是不断嗡嗡作响的电闸发出来的,于是又低下头继续焊接。
我这才发现那老头面前竟然插进地面一个细长的扳手,扳手的一端就贴近他
左耳边,在车行内的任何动静都会被插在地里的扳手扩大传到他耳朵里,原来那
家伙竟然用这样的方式监听着整个车行里的动静,没想到这家伙警惕性竟然这么
高!
我慢慢的趴在地上向那堆排气管接近,就快要触及的时候,那老头竟然突然
丢下电焊站起身来,眼看要被发现,我猛地向前扑出,应招荡妇已经顺手抓起一
根排气管标枪一般掷向老头,我本想让排气管在空中变成U形,将老头的身子固
定在墙壁上,却没想到那老头转过身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扳手,
不偏不倚,恰好卡住掷过来的排气管的中间。
「嗯,是你?」老头一看是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不快的皱眉大叫道:
「你这个小妞怎么还上门找麻烦的?」
「你昨天帮那两个不良少年逃走,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伸出手指着他说
道:「今天就要好好收拾你!」说着,应招荡妇已经快速冲向他,双拳飞快的打
出。
「喂,给我适可而止!」老头慌张的左躲右闪,一边挥着手大叫道:「昨天
我只是路过,又不知道前因后果!」
被应招荡妇的紧逼不舍,老头慌张的随手掷出两个巨大的扳手,但都被应招
荡妇挥拳打飞出去,弹飞的扳手撞塌了堆在墙角的十几个汽油桶,铁皮圆桶在地
上来回滚动,给我和老头之间的追逐战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那老头虽然上了年
纪,但身手仍十分矫健,在四下乱撞的圆桶中来回闪躲,让我们几次扑了个空,
更过分的是,偶尔在滚动的油桶外壁上凸出来的金属扳手,也让我接连绊了好几
次。
「喂,老东西,不把你打到哭,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啊!」被滚动的油桶和
扳手绊得踉踉跄跄,这下无异于火上浇油,我指着东躲西藏的老头恼火的说道,
与此同时,应招荡妇抄起一根排气管,瞄准那狡猾的老头,准备给他狠狠地来一
个教训。
然而就在应招荡妇手里的排气管掷出的瞬间,我只来得及听到一声炸响,顿
觉双腿一软,背后冲出的巨力在我腰间一顶,瞬间就将我向后掀翻撞在矮桌上,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脑重重磕在桌沿的剧痛让我一阵发晕,我刚想挣扎着站
起,才发现摊开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插进桌面的扳手禁锢在桌面上。
而那辆原本停在矮桌后的摩托车,此时竟无人驾驶的保持着启动的状态停在
我面前不远处,引擎仍在隐隐的轰鸣,显然就是它突然冲出,从背后将不备的我
撞翻。
「那个就是你的替身!」我不甘心的试图抽出手来,但立刻就被一双粗糙的
大手死死的抓住了手臂,同时一股成年老男人特有的汗臭味迎面扑来,原来是那
老头将我压在桌上。
「没错,这就是我的替身——准备骑乘!」老头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奇
怪的话,在反应过来这是替身名前,我的脸已经瞬间涨红起来。
这情景不能怪我无端联想,此时我身子后仰,躺在放满了机修工具的矮桌上,
由于矮桌的过低的高度,我的双腿几乎是全打开着才能支撑住身体——不用去看
都知道,这样的岔开双腿,让身体弓起的姿势,简直就像是在邀请男人来尽情侵
犯,更何况那老头为了压住随时可能会暴怒跳起的我,几乎和我脸贴着脸,一条
满是肌肉的大腿还要命的顶在我的双腿间。
「呼哧、呼哧……」刚才还被我追得慌不择路的老头,气喘吁吁的压在我身
上,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看着他不断起伏的胸膛,也不知道这老东西是被累到,
还是单纯被我此刻摆出的姿势所吸引——不仅是他,就连此时的我,也被他身上
混着机油和汗臭味的男性气息所冲昏头脑,呼吸不由变得急促起来。
「你这小妞……」他忽然急喘着气这样说道,我低头看时,却见经过刚才一
番激斗,外面的连帽衫几乎都滑到手臂以下,里面红色的运动背心更是被汗水沾
湿,圆润的奶子间乳沟半遮半露,急促的呼吸更让它在背心下面凸显出致命的轮
廓来,加上满是破洞的漏洞牛仔裤让赤裸的肌肤不偏不倚的抵在老头胯下硬邦邦
的地方,先前的挣扎几乎白让那老头享受了一番腿夹交的服务,怪不得这色老头
红着脸,一副尴尬的模样:「我都把替身给你看了,我放开你的话,不要再——」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抬腿狠狠的撞在老头已经下流的勃起的胯下,遭到重击
的老头顿时痛苦的蜷起身子,我另一条没有受限的腿则灵活的缠住了老头的腰,
稍微一用力,老头整个人便压在了我的身上,胡子拉碴的脸更是直接拍在了我的
胸上。
脸所触及之处,都是软绵绵的雪白奶子,发情的青春女性的气味令那老头顿
时慌张起来,但当他慌张的撑起身子,媚眼如丝的我已经尽力的抬起脸,张嘴吸
住了老头的嘴唇,不给他抗拒逃脱的机会,舌尖已经捅进了老头的嘴唇里,在他
充满烟酒味道的口腔里贪婪的探求起来。
「唔唔——」老头显然没料到我竟会用这般方式对他展开「攻击」,顿时被
燥得面红耳赤,想伸手推开我,却被我向前一挺胸,顿时将那酥软的奶子抓个满
把,我放开他的嘴唇,一边将舌尖探到他的耳垂下面贪婪的舔舐,一边用我最骚
媚的声音轻声撩道:「操我!」
老头显然愣了一下,但心里的火也被彻底撩起,他咬牙切齿的盯着我不断起
伏的雪乳,恨恨的骂了一句:「骚母猪!」双手扯住我的运动背心下摆,猛地掀
起到腋下,虽然刚才早已经抓了满手,但当我那两颗圆润的奶子颤抖着蹦出来的
瞬间,他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紧接着一把扯下沾满机油的裤子,那根让我期待
已久的大肉棒瞬间挺立在我的眼前——若不是双手被锁,我应该已经兴奋的握在
手心里把玩起来。
「不愧是外国人呢!」我两眼放光的打量着老头那硬挺的肉棒,尽管已经是
五十多岁的老头,但是常年的劳动让他的肌肉保持着发达的状态,加上欧美人种
的先天优势,我十分期待眼前这根足有七寸、黧黑的龟头上满是暴起的青筋的肉
棒能带给我超过昨天那两个毛都没长齐的高中生带给我的强烈刺激:「大叔的肉
棒真有精神呢,平时没少用过吧!」
此时我已经主动岔开了双腿,老头的肉棒就直挺挺的顶在我的身前,他三下
五除二的将我的破洞牛仔裤扒了下来——当然我也乐得主动扭腰配合他粗暴的动
作——当我的裤子被褪到小腿上,那粉嫩的牝穴完全暴露在老头的眼前时,老头
明显兴奋的咽了口口水,双手按住了我不断扭动的腰,将我的双腿扛起夹在臂弯
里,硕大的龟头抵在了牝穴口处。
「尝尝这个吧,你这母猪!」老头喘着粗气,双手扯住我的腰用力一顶,我
只感觉到两腿间一涨,硕大的龟头便将湿润的牝穴突然贯穿,被滚烫的肉棒在里
面猛地一撞,双手被钳双腿悬空的我只能反弓着腰,身子紧绷起来,紧咬的牙关
里发出一阵倒吸冷气的嘶嘶声。
「咦啊啊啊啊——」老头的肉棒一冲到顶,接下来却是一连串疾风骤雨般的
连续冲刺,他的身体里充满了狂暴的力量,比起昨天的两个高中生简直像头怪兽,
不光是那硕大的龟头,就连青筋暴起的棒身也带给我不一样的刺激,每一次冲顶
都好像要把我的两腿撕裂般,他壮硕的小腹不断撞在我岔开的双腿内侧,让我大
腿根部不断传来触电般的酥麻,因为后仰而挺起的奶子更是被他粗野的力量撞得
不住翻腾。
我感觉好像被卷入大海中一般,翻滚的巨浪让我的身子一次次被顶上天空,
虽然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面前淫叫出声十分羞耻,但是此时强烈的刺激让我的
大脑一片空白,无暇再去理会什么廉耻,双腿夹紧老头不断冲顶的屁股,感受着
牝穴被他的大肉棒不断顶出他的形状来。
「你这头淫荡的母猪,怪不得大半夜到公园里和不良少年野战!」老头一边
大力的顶撞着我的牝穴,将我向上弓起的腰肢撞得乱颤不住,一边满意的称赞道:
「牝穴里面夹得真紧,你这头母猪!」
老头架着我的双腿狠狠的冲刺了几分钟,每一次都让我头向后仰起,翻着白
眼大叫出声来,一连串的淫声浪语更是从外表文静的我的嘴里倾泻而出:「大肉
棒顶到最里面——哦哦,不行——要被大肉棒操死了呀啊——」
老头操了一会,看着我那两颗雪白的奶子被顶撞得不断翻滚——没有哪个正
常的男人在看到两颗软腻香滑的奶子在眼前乱甩而不动心——不过他双手得抓住
我的腰,让我下身悬空,头贴在矮桌上,这样才能让双手被钳制的我张开双腿让
他的肉棒捅入,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奶子啪啪的甩出响声,老头哽着喉咙,喘着粗
气羞辱道:「你这母猪的一对骚奶子真够劲!」
「抓住它,捏爆人家的奶子!」我两条悬空的美腿缠住他的腰,两只脚更是
爽得紧绷起来,听到他喘着粗气的赞叹声,忍不住淫叫起来:「用你的替身能力
啊,臭老头!你的扳手呢!」
老头被我的一番话提醒,果然他一挥手,地面上凭空出现了两根足有我小腿
长的扳手,恰好架住我悬空的双腿,这下老头双手得空,淫笑着向我那两颗甩个
不住的奶子抓去:「让我来修修你这一对大车灯!」
牝穴里被肉棒顶塞得满满胀胀,胸前两颗奶子被他布满老茧的手抓握,香滑
的脂肌从他岔开的手指间浮凸起来,他粗糙的手指更是捏住我那两颗兴奋凸起的
乳珠又搓又捏,敏感的乳珠被他这般刺激,更是激得我全身不住的哆嗦起来,连
声颤抖着叫道:「快,再大力点,使劲捏人家的奶子!」
「看来得好好修理修理你这母猪了!」老头见我被人把玩奶子时愈发露出兴
奋的模样,便淫笑着一挥手,顿时一股强力的挤压感便从被老头把玩的奶子上传
来,我诧异的看去,却见那老头手里竟然又出现了两个有着巨大扳唇的扳手,竟
然用大开的扳唇从侧面卡住了我的两颗浑圆的奶子,老头一边继续挺腰让肉棒在
我的牝穴里大力冲撞,一边转动手里的扳手,布满凹痕的扳唇紧紧的卡住我娇嫩
的肌肤,每次转动都带来一阵又疼又凉的异样刺激,幸亏这老头还没有变态到过
分用力的地步,只是将我的奶子扭得轻轻颤几下,否则我一边享受着他那粗大的
肉棒带来的强烈满足之余,还得担心他会不会用力将我的奶子整个撕扯下来。
「嗯啊!」我突然感觉正被肉棒插得火热的牝穴里突然一凉,紧接着便看见
那老头竟然带着恶作剧般的淫笑,伸手在我因为充血而挺立起来的阴蒂上卡了一
柄十分袖珍的扳手,敏感的阴蒂被他这般玩弄,冰凉的扳手轻轻一挤,我便在极
度羞耻的状态下喷出来一大股淫水。
「你这个变态的外国臭老头!」我一边爽得翻着白眼,一边流着眼泪对他大
声斥责道,但我嘴上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开的双手已经主动的伸到老头壮
硕的身子上,一边用手指用力的掐住老头的手臂,要不是指甲都快抓破老头的手
臂,此时我身子里快要爽得飞天的强烈刺激还没处释放呢,我吐著舌头,快活的
叫了起来:「用力插进去……插到最里面……啊啊喔……爽、爽死我了!」
「哦,你这个日本骚母猪!」老头也不甘示弱,虽然被我双手掐的手臂上一
道道淤痕,但他依然挺着腰狠狠的撞击着我的身子,牝穴和插入其中的肉棒激烈
交合的部位,不断渗出的淫水已经被挤成一股白色的泡沫,沿着我悬空的双腿内
侧汩汩的滴落下去,矮桌上原本放着不少修车的零件,此时已经被两人激烈性交
撞得全都滚落到地上,一些散落的零件掉在洒了一地的汽油里发出啪叽啪叽的声
音,不过此时我和那老头都已经快要爽翻过去,谁还在乎周围发生了什么,老头
一边用力挺着肉棒在我的牝穴里抽插,一边腾出手抓住我的双手:「你这淫荡的
母猪,你快把我的手臂抓烂了!」
「谁让你要放开我的手!」我娇喘着回应道。
「你以为扳手只是为了不让你逃跑吗?不,那是让你这头母猪屈服的!」老
头喘息着淫笑道:「不过现在你已经臣服在我的大肉棒下了吧!」
「应该说……你的替身能力一次最多就只能召唤五个扳手吧!」我突然这样
说道。
「嗯……什么?」老头显然愣住了,就连插在我牝穴里的肉棒也停滞了一下。
「摩托车的五电器——那就是你替身的秘密吧!」我双颊绯红,全身仍处在
高潮的余韵之中颤个不住,慢慢的说道:「你所召唤出来的扳手,其实就是你那
个摩托车替身「准备骑乘」的五个电器部件对吧!」
「你想干什么——」老头诧异刚喊出声,只听远处啪嗒一声炸响,只见从刚
才就一直不见的应招荡妇从角落里抄起一根排气管,向着远处电闸开关猛地掷去,
被打爆的电闸噼里啪啦的爆出无数火星,这些火星落在满地的汽油里,顿时燃起
熊熊烈焰,将整个老杰克机车行笼罩在其中——在被老头召唤的扳手锁在矮桌前,
应招荡妇最后掷出的排气管正是对着旁边的汽油桶掷去的,溢出的汽油沿着管子
流在地上,不过那个时候老头正在我的牝穴里肆意驰骋,那还顾得上这些。
我和那老头顿时陷入火海之中,就在我全身都被周围的烈焰带来的炽热所包
围的时候,从老头和我的牝穴紧贴的部位,一大股相对冰凉的液体喷射了进来,
我带着得胜的笑容看着那昂着头眯起眼睛的老头站着将一大股精液喷进了我的身
体:「臭老头,这下总算报了你昨天害我的仇!」
老头喘着粗气,裸着身子抱着同样赤裸的我冲出了正在熊熊燃烧的机车行,
一直冲到附近公园的绿地里才停下,这时天已经黑了,街上也没什么行人,我们
两个赤裸的男女躲在公园的灌木丛后,眼看着呼啸而来的消防车围着燃烧的机车
行灭火。
「喂,你这母猪,你把我的机车行和里面的几辆机车全烧毁了!」老头瞪着
惊讶的眼睛看着一边得意的笑着的我吼道。
「嘻嘻,老头,这下我们就算扯平了!」我凑到老头身边,故意将赤裸的奶
子在他手臂上蹭来蹭去,一边偷偷伸出手在老头垂在双腿间刚刚射过精的疲软肉
棒上轻轻掐了一把,挑衅似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也让你爽了一次啊!怎么,
难道你还想再要一次吗?」
「不了不了,年龄大了,再来就受不了啦!」老头被我的手抓住肉棒吓得一
哆嗦,急忙挥手求饶道:「我以为我们米国人在床上都很厉害,没想到你们日本
人才是世界第一!」
这时,应招荡妇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手里拿着刚才被老头扯下来的衣服,在
老头惊讶的注视下,我得意的慢慢穿上衣服。穿好衣服,我突然弯下腰,用嘴唇
在老头湿漉漉的龟头上飞快的亲了一口,接着便一边挥手告别一边在赤裸着身子
没有衣服可穿的老头的注视下衣装整齐的走出了绿地:「有空我还会来找你玩哦,
臭老头!」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地铁的屏幕里播放着代代木公园附近一家机车行失火的
新闻,新闻上报道说失火的机车行里地上发现了被烧焦的衣服,不过暂时没有发
现人员伤亡的情况,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里,我忍不住偷笑起来。
***********************************
替身使者:老杰克(Jack the elder)
替身名:骑乘准备(Going to ride※)
替身能力:摩托车形状替身,能在所有凸起物上召唤出扳手。
替身数据:
性能力:C
性经验:A
腰力:B
敏感度:D
持续力:B
※《Going to ride》是pre-dia演唱的里番《孔中窥见真理之貌ova》主题曲。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