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孽海】(2.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六章:富贵险中求
当马车忽然停下来的时候,听到动静的黄彩婷睁开了眼睛,撩开窗帘往外看
了一眼,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日落,四周又都是密林,看着十分昏暗,根本分辨
不出身在何处。
正当她蹙起眉头时,只听到徐文然在外面唤了自己一声。
黄彩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厢门打了开来。
经过两个时辰的调息之后,她现在已经恢複了大半,徐文然若是生了什么歹
心,她也有自保的能力。
徐文然没等多久,便听到马车上传来的动静,抬眼一看,便看到黄彩婷走下
马车,他笑道:「黄姑娘你可算出来了,再不出来我都要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
了。」
黄彩婷冷笑一声,正想讥讽一句,但想到徐文然也算救了自己,而且这里荒
郊野外的,只有她与徐文然两人,倘若将这满肚子龌龊心思的登徒子给惹急了,
没准儿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于是她语气稍微一缓,问道:「这是在哪儿?
你怎么在这里停下来了?」
徐文然闻言露出几分惭愧,道:「算起来还是在下的错,此前为了将那些邪
道甩开,慌不择路之下,竟然将马车给开往岭南道的方向去了。我反应过来后,
便想往东北方去返回东阳郡,不曾想前方无路走不通,于是只好继续往南边绕。」
黄彩婷眉头蹙得更紧,面色不太好看。
徐文然继而道:「在下对这边也不熟悉,不认得路,加之天色已暗,更加难
以分辨方向,心想再走下去怕是要迷路,于是干脆先停下来,想着先跟黄姑娘合
计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黄彩婷看了他一会儿,却无法从徐文然的神色中看出什么端倪,问道:「所
以现在到哪儿了?」
徐文然道:「在下将马车停下来,也是为了先将位置弄清楚了,省得跟无头
苍蝇似的乱窜。」
黄彩婷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留在这里,我去附近看看。」
徐文然应了一声。
……黄彩婷就近找了一处高地,放眼望去,藉着落日的馀晖看到了不远处一
条由北向南蜿蜒而下的小河后,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她认得这条河。
这条河名为饶河,为江南道的河流的一条支流,过了饶河便是岭南道。
她能够从这里看到饶河,便说明现在所处的位置,确实距离岭南道不远了。
……黄彩婷离开马车不久之后,已经在马车旁将篝火升起来的徐文然望了一
眼黄彩婷离开的方向,又望了一眼敞开的车厢。
不愧是黄家大小姐的车驾,车厢内壁尽是上等檀木,软塌边上的角落还摆着
一只凋刻着镂空纹饰的铜制檀香炉,檀香还在里头烧着,几缕紫烟缭绕而出,与
车厢的奢华内饰相辅相成,极有美感。
徐文然舔了舔嘴唇,不知想到了什么,心跳都快了几分。
他从怀里摸了一摸,然后找出了一小瓶药粉,喃喃感慨道:「得亏这回没忘
记把玉女软香散带出来,富贵险中求,今个儿拿下这位大小姐,可就全指着你了。」
徐文然又望了一眼黄彩婷离开的方向,然后一熘烟便钻进了车厢,看了一眼
那檀香炉,又忽然念起了陈卓,手上稍微迟疑了一下,但旋心中一狠,一不做二
不休,将瓶中的玉女软香散全部添进了香炉之中。
做完这些,他便从车厢内退了出来,若无其事的在篝火前坐了下来。
火焰不断升腾,柴禾发出?啪的声音,一如他此时躁动不平的内心。
他方才洒在檀香炉内的玉女软香散可不是等闲的迷药。
此药对女子阴体尤其有效,而且无色无味,不必服下,只需吸入药效便可发
作,莫说是黄彩婷,便是他这样的老江湖,也难以察觉,教人防不胜防。
除非修为到了神念境,否则女子吸入这玉女软香散之后,体内气脉将会阻滞
不顺,无法调动真元,浑身也会发软,但手脚动作却不受影响,若只是迎合欢好,
倒是绰绰有馀。
虽说药效只有三个时辰,但三个时辰也足够徐文然做很多事了。
玉女软香散的妙处还在于有催情之效,一旦吸入,便要欲火焚身,通体变得
敏感无比。
再加上他修习的双修秘典《合欢参同契》,他不信黄彩婷在食髓知味后,还
能够拒绝得了他。
要得到女人的心,到底还是得先得到她的身子才行。
黄彩婷没有离开太久,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回来了。
徐文然一见到她便露出笑容,问道:「黄姑娘,不知我们现在何处?」
黄彩婷说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就在江南道与岭南道的交界之地。」
徐文然闻言歎了一口气,惭愧道:「是在下把事情给办砸了,竟然将马车赶
到了这个地儿,如天色也晚了了,该如何是好?」
黄彩婷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目露思索。
徐文然抬眼看她,建议道:「邪道的人可能还在找我们,我们若是摸着黑赶
路,将会很危险。」
黄彩婷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说的不错,现在这里将就一夜,等天一亮
我们就动身返回东阳郡。」
说完黄彩婷又补充道:「从原路返回,别再乱走了。」
徐文然脸上的愧疚之意更甚,道:「只能如此了,让黄大小姐这么个千金之
躯在荒郊野外过夜,实在是对不住了。」
黄彩婷见他说得诚恳,尽管不知道有几分真假,不过她的神色还是微微一缓,
道:「此事也不能全怪你,我先回马车了,你就在外边吧,若是有什么情况再告
诉我。」
徐文然目送着黄彩婷回到车厢,当听到车厢内传来的一声清脆的上锁声后,
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回过身他便在篝火旁坐了下来,心中暗道:「区区一道锁怎么能拦得住我?
黄大小姐,等着我给你一个惊喜吧……」
黄彩婷回到马车当中后,便将厢门给锁住了。
但即便如此,她依旧不能彻底安心下来,像徐文然这样的人,一道锁怕是拦
不住他。
为了以防万一,她决定以打坐调息的方法度过这个长夜,等此间事了,回到
东阳之后再去睡个舒服。
香炉内点的紫檀香,馥郁绵长。
车厢内紫气缭绕,黄彩婷坐在软榻上,犹如身置缥缈云烟之中,妩媚的姿容
被衬得更为动人。
呼吸之间,紫气从肺腑而入,随功法运转,进入丹田。
与此同时,在她不经意之间,还有一些极细微的粉末随着香气钻入了口鼻,
渗入经脉。
黄彩婷浑然未觉,只觉这一缕缕的紫烟,就像是一片片羽毛,在她柔嫩的肌
肤之间穿过,就像是羽毛在身子上轻轻抚过。
羽毛撩开了裙裳,划过紧致修长的玉腿。
然后从纤细的蛮腰、饱满的玉峰、白皙的鹅颈处轻轻掠过,抚上她的脸颊,
最后在她耳畔厮磨。
她的呼吸急促了几分。
有一团火烧起来了。
篝火正在熊熊燃烧。
夜风在山间吹袭,火光随风摇曳,透过马车的帷裳映照而入,照在她的俏脸
上,照得雪靥生春,分外迷人。
黄彩婷的脸开始烧红,觉得脖颈有点发痒。
马车里的香气逐渐浓郁了,她身子也变得更热。
感受着身子传来的一阵阵酥麻,黄彩婷不由嘤咛了一声,红潮不断蔓延开来,
自颈间到锁骨,再到胸口,乳沟间沁出点点晶莹的汗珠,然后从光滑如玉脂的乳
肌上慢慢滑下,让她感觉越发瘙痒,玉手不由自主的抚摸而下,追逐着在乳沟之
间滑下的汗珠。
那汗越滚越快,竟是直接滚落到了手指触及不到的襟内,瘙痒难耐的她不自
觉解开了衣衫,将手伸进了亵衣。
终于抹掉那滴汗珠,感觉止住了痒的刹那,黄彩婷霍然惊醒,香汗打湿了她
的亵衣,衣裙凌乱不堪。
紫烟依旧丝丝缕缕的从檀香炉中散发而出,外面的篝火里干柴与烈火交织,
不断发出?啪的声响。
她觉得很热,身子很烫。
腹中如有一股炽烈无比的火焰在燃烧。
她羞耻的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夹紧了双腿。
夹得越紧,便越是快意,偶尔不经意的摩擦,更是让她舒服极了。
黄彩婷隐隐明白过来了什么,芳心开始不安的跳动起来,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便在这时,厢门处传来一声异响,原本被锁住的厢门竟一下子被推开了。
徐文然。
他的手扶着厢门,低着身子,面带笑容的望向黄彩婷。
黄彩婷的身子不自觉往后一缩,抬手遮挡不住起伏的胸口,紧紧盯着徐文然,
问道:「徐文然,你想要干什么?」
徐文然回望向她,这位大小姐的玉靥此时正透着醉人的红晕,她的肌肤上覆
着一层细密香汗,额间的三瓣红梅此时就像刚被露水打过一般,红得惊艳,红得
妖冶,让人禁不住心生採撷之心。
他嘿嘿一笑,故意露出几分关切之色,道:「黄姑娘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
在下想帮黄姑娘看看。」
「你给我滚开!」
便在徐文然靠近的时候,黄彩婷拔出身边放着的佩剑,颤抖着身子指着眼前
这个色胆包天的登徒子,咬牙道:「你若再过来,我便不客气了。」
徐文然没有妄动,只是看着她。
四周很安静,可以将山风的吹袭声,柴禾燃烧的?啪声,还有她越加急促的
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黄彩婷几乎全身都被被香汗打湿,乌黑的长发丝绺贴鬓,有些凌乱地黏在雪
靥上,发梢犹挂晶莹的水珠,衣襟半开,清冽的锁骨一览无馀,内里的亵衣若隐
若现。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徐文然,贝齿紧咬着薄唇,手中的剑在微微打着颤。
山风吹入帷裳,拂动了她的发梢。
那滴晶莹的汗珠滴被吹落。
她的身子也跟着一颤。
手中的剑无力的落了下来。?噹的一声响起,令她面色微微一白。
很快的,因为害怕而变得苍白的俏脸上又浮起了春意盎然的红晕。
徐文然顺势往前走了一步,将剑身踩在脚下,看着秀靥越发红润的黄大小姐,
道:「看看,你现在连剑都握不住了,在下若是不闻不问,岂不是禽兽不如?还
是让我为你看看身子吧。」
他反手关上了厢门,一步步逼近黄彩婷,黄彩婷奋力想要起身反抗,但刚从
软榻上站起来就被徐文然抬手把她推了回去,她顿时仰面跌在了厢尾的软塌上。
徐文然腾出手先将自己的衣服解了,脱去袍子,一步欺到榻边。
车厢内的软榻并不小,被逼得无路可退的黄彩婷大半身子都在榻上,只剩下
一条玉腿露在外头。
感觉身子越来越软的黄彩婷羞愤的望向光着上身的徐文然,心中虽然害怕但
她还是强作镇定道:「徐文然……我喜欢的是陈卓你知道吗?而且公子也已经说
过,等到他出关之后,便要来江南寻我,这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公
子对你不薄,你觉得这么做对得住他么?」
徐文然身子往前倾,笑了笑道:「黄姑娘喜欢陈老弟,但他对你有没有意思
谁也不好说啊,至于事后我怎么与他交代,你就不必操这份心了。」
黄彩婷听他说得这般没心没肺,更是又羞又怕。
眼见徐文然不由分说的欺身上来,慌乱之下,她抬起两条长腿就朝着徐文然
胡乱的踢蹬过去。
徐文然躲了一下,然后反手就抓住了她的右脚脚踝,手指稍微一用力,便将
穿在上面的绣鞋脱了下来,直接露出一只光滑细腻的赤足,小巧玲珑,几乎一掌
可握,如玛瑙般的趾甲上涂着红艳勾人的蔻丹,美妙至极。
「你给我松手!」
黄彩婷羞愤欲绝,抬起另一只脚就朝徐文然踢来。
「黄姑娘倒是挺主动,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徐文然如法炮制,将黄彩婷的左脚也抓在手中,只往上一提,还待挣扎的黄
彩婷便彻底失去平衡,再次躺倒在了软塌上。
徐文然嘿嘿一笑,帮她将左脚的鞋子也一并脱下,此时两手各自握着一只纤
盈的玉足,他还伸出右手的手指头轻轻挠了挠黄彩婷娇嫩的足心。
黄彩婷如今中了玉女软香散,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变得极其敏感,更何况是
足心这样的地儿,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触碰到玉足的她,顿时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
声娇吟,身子骨都软了下来。
便在这个当口,徐文然忽然松开了手里的两只玉足,趁机压了上来,黄彩婷
想要挣扎,但徐文然伸手按住了她,低头看着她,额头顶着她的额头,鼻尖对着
她的鼻尖,强烈的男性气息随着呼吸肆无忌惮的落在她的脸上,然后他一手捧着
她的脸颊一手沿着玉颈和锁骨一路摸了下去。
黄彩婷身上的薄衫已经被她自己解开了一半,徐文然只是将她腰间的丝绦抽
开,她的胸前便彻底敞开,被饱满玉峰撑出两团诱人起伏的亵衣直接暴露在了徐
文然眼底,他的手从锁骨上滑下来扣在她柔软的乳房上,用力地揉着摁着,黄彩
婷有心想要反抗却奈何浑身没剩下多少力气了,只能靠双手勉强推拒着徐文然,
可这根本只是徒劳。
徐文然一边对黄彩婷上下其手一边露出淫猥的笑容:「大小姐,你身上可真
是烫,身体明明已经这么不适了,还要强忍着不说。在下要不帮你解决了,第二
天还怎么上路?」
无计可施的她只能紧咬银牙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可恶面庞,道:「徐文然,
我是江南道黄家的大小姐、烟雨阁阁主的弟子,你若是将我玷污,你可知道你的
下场会如何?你现在停手,我便既往不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黄大小姐,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还劝我回头?」
徐文然对于黄彩婷的威胁根本不以为意,「放心吧,黄姑娘,徐某人在床上
的功夫可算是天下一流,保准儿你尝过之后再也舍不得我。」
言罢徐文然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疯狂的亲吻着身下的美人儿,从娇艳的脸
颊,到白皙的鹅颈,再到优美的锁骨,肆意品嚐着,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隔着
薄薄的亵衣不住的揉捏抚摸着那对饱满而柔软的乳房。
黄彩婷凹凸有致的玉体被徐文然肆意轻薄着,这让她羞愤无比,但她已经被
徐文然撩得欲火焚身,张口就是嘤啊的娇吟之声,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她不想自己被徐文然玷污了身子,毁了她与陈卓的姻缘,然而令她感到羞耻
的是自己现在已经起了反应,双腿开始不自觉的交错摩着擦,私处变得更加湿润
了。
腹中的邪火越烧越旺。
她担心自己被小腹中的这股邪火给吞噬,从此便栽在这个登徒浪子的手上,
只是现在的她,又能做什么呢?徐文然眼见她的反抗逐渐弱了,得寸进尺的将手
探入到亵衣之中,手指轻易的就捉住了已经硬挺充血的乳头,稍微用力一捏——
黄彩婷顿时起了反应,檀口中发出「哦」的一声娇啼,玲珑曼妙的玉体登时弓了
起来,涂着诱人蔻丹的脚尖儿也紧紧的绷直了,然后整个身子就像是脱力一般彻
底软了下去。
这一下似是彻底让黄彩婷失去了的反抗的力量,徐文然见状趁势拉住她的裙
头,然后往下一带,那一袭红裙便滑落在地。
紧接着,一件红底金边的亵衣也飘然落地。
在散落的衣裙之间,一封信纸静静的躺着,隐约可见两行未完的字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