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同人——错位家丁】(完)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楔子
玄武湖边,春光无限,林晚荣斜座在湖畔的凉亭长椅上,嘴角上翘,对船傻
笑,那猥琐下流的笑脸,让亭子里的其他佳人才子极为不齿,再看看他一身贫寒
打扮,有几个公子哥骂骂咧咧的拂袖而去,早已躲得的他远远的,免得辱没了自
己身份。
而林晚荣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依旧是那般表情。望着湖中美景,呼吸着清
新的空气,感觉真是不一样,人生最美好的事情果然还是穿越啊,终于可以顶天
立地一回了。林晚荣回想前世种种,竟然生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叹。
在那个世界的自己,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无非和大部分人一样艰难的度过
一生,虽然衣食住行皆无大虑,但心中夙愿老死也无法得偿。所以林晚荣期盼着
穿越的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他深知就算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也必须有能
力抓住这个机会才行。
于是乎,别人工作,他工作,别人休息,他学习。像什么《诗词歌赋十万首》
《天工开物百万篇》都已了然于胸……博览群书,林林总总不下万集,当真是通
古博今、学富五车。为的就是在穿越之后能够完成自己心中夙愿——做一个游戏
人间风流人物。
但是这次穿越明显和自己心中所想出入很大,本以为是穿越 重生的,结果
却是个裸穿,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直接摔进了一间茅庐,浑身上下衣物尽毁。
想着这样幸福的悲惨遭遇,不禁有些失神起来。
「这位小兄弟,麻烦你让一下,我家公子要在这凉亭稍歇片刻」,一个清脆
的声音在林晚荣身后响起,伴随着一股胭脂香味飘来,竟是有人来赶他离开。
我他妈真在缅怀我的过去,这是哪家孩子这么不懂事儿啊?林晚荣恼怒的皱
起了眉头,霍然转身,正待出口成脏,将这些伪君子骂跑,却见一个俊俏的一塌
糊涂的小厮望着自己,正等待自己的回答,而这清秀小厮的身后确是一个脸如敷
粉的绝色公子,手拿折扇慢慢行将过来。
林晚荣的目光顿时被之吸引,只见这角色公子细柳眉丹凤眼,唇若点绛,目
如星辰,手拿小扇,身穿淡黄长衫,站如细柳扶风,真如宋玉再世,潘安亲临啊。
林晚荣心中十分惊叹,来着世界一个月了,今天真是开了眼界,望着那公子
哥走进凉亭,不自觉的出了神,盯着对方的面孔,看个不停。
林晚荣来到这个世界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一:肖青璇双修失身,玉若自慰吞巨根
话说由于肖青璇闯白莲囚室勇救林晚荣与萧家大小姐的时候一时大意,吸入
大量特制催情药——奇淫合欢散。
说起淫药奇淫合欢散的大名可谓人人皆知,传说中天下第一淫药,此药分为
多种,最常见的施毒之法是将药粉加入食物或者饮水当中,由于需要吃进肚子里,
待消化一阵才能随血液侵入四肢百骸控制人体情欲,起码要等上一个时辰以上。
肖青璇中的却是烟状淫毒,飘散在空气当中,被人吸入肺腑,无需消化,直
接进入血液流淌至全身,若非她功力深厚,早已压制不住,在逃亡的路途之上恐
怕就要淫毒发作,不可收拾咯。
肖青璇深知,若在短时间内没有找的合适的人选与之交合欢爱,那么她将欲
火焚身而死,死状何其难看下贱,但身边只有这无耻呆子一个,想想与之关系暧
昧,相交也算知心,正在两相为难之间却听见林晚荣在轻声呼唤。
「青璇,你怎么了?」林晚荣急切的问道。
肖青璇听着那满是关怀的亲切询问,眼中闪过一丝安慰,脸上却是火一般滚
烫,全身上下酥热无比,就连自己的耻处也传来阵阵舒爽,想来药力是要压不住
了,忍住羞涩将头附在林晚荣的耳边轻声说道:「去你住所,我要与你双修。」
「什——么?」林晚荣大惊失色,难道肖青璇贪恋我的美色,今日暴露出了
她的蛛女淫心?我还没有做好破处的准备啊,在这个世界我可是处男来的!!吃
惊之余转头望向肖青璇的面庞,只见她双目春情涌动,脸庞在就升起两朵红云,
鼻头与发鬓满是香汗,嘴角上翘满含媚态,这是肿么了?难道中了春毒?看来真
是这样了,林晚荣大概一猜便知道其中三味了。
再看看大小姐,虽然处于昏迷状态,双目紧闭,但也是面色潮红,但由于被
青璇左手夹在了腰间,无法感受到大小姐的体温是否也像青璇一般火热,一时也
不知道她中毒与否。
三人一路无语,疾奔不久进的城来,眼看萧府门楣已近,肖青璇用尽最后的
那一丝力气,一跃而起,跳进萧府,来到林晚荣的独立小院儿,方一进院门,便
失去了力道,跌进了花丛之中,林晚荣一手一个抄起两位美女用脚尖儿挑开房门,
急匆匆走到床边将肖青璇横放在床头,正待将大小姐送往女眷居住的内院,却听
见肖青璇媚意十足的一声轻唤:「林郎,要了我!」
林晚荣身子都听酥了,哪儿还管你大小姐的安置?直接扔在了床脚,转身望
着肖青璇那春情泛滥的身子,只见她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儿在不断的梦呓,身体也
不受控制的不断扭动着,双手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摸索着,那对波涛汹涌的乳房被
她自己揉捏的不断变形,加之肖青璇本为练武之人,体质上乘,时下乃是冬末初
春,她仍是薄衫薄裤,早已被香汗浸湿,乳房上的两颗凸起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两条大腿不断地摩挲着,这一切看的林晚荣食指大动、血脉喷张。
但是,这无套爱爱,要是闹出人命,岂不是会毁了我的风流大计?得想个办
法才行。
突然,林晚荣听到院外传来了脚步声,心里一惊,从窗花向外望去,只见一
个人影在院门处向里面探望,妈的,这是哪个倒霉孩子,居然来毁我春宵,迈步
出得门来,正要上前将其教训一番,却听见那人先出了声。
「三哥,三哥,是不是你回来啦?」一个猥琐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我靠,我
以为是谁呢,这不是那四德么。
「四德子,怎么还不睡啊,是不是又起来偷看丫鬟洗澡啊?」林晚荣打趣道。
「哎呦喂,真是三哥您啊,我奉夫人之命,在院外等候你和大小姐归来,刚
才我迷迷糊糊的坐在石墩上,听见从你屋里传来些响动,但又没见人进去,还以
为进贼了。」四德缩头缩脑的在门口说着,「我这就去告诉夫人,说你们回来了。」
说完就转头往内院奔去。
妈妈的,这精虫上脑,差点阴沟里翻船了,要是夫人知道我把大小姐弄到自
己床上了,那自己就死定了,关键时刻,还得靠脑子啊,先把四德子忽悠过去再
说吧。
「四德子,过来。」林晚荣出声叫住了四德,后者疑惑的看向三哥,「三哥,
我还得向夫人复命呢。」
「咳咳」林晚荣轻咳两声,整理了下说辞,继续道:「四德,今日我与大小
姐被两位高人分别救走,我先行回家一步之事,你切不可告知与他人,待明日大
小姐归来一起上报吧」四德点头答应,又听见三哥问道:「四德,你可知道避孕
之法?」
「三哥,平常我们去窑子里面,那些小皮娘都是让我戴鱼鳔,我不习惯那玩
意儿的腥臊味,就多出些银钱,他们自会事后用其他法子避孕,至于是什么方法,
我就不知道了」四德淫荡的说道。
林晚荣一拍手,对啊,可不就是鱼鳔么。
四德见三哥拍手淫笑,连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不由觉得好笑,出声询问:
「三哥,您问这个是……?」
「四德,三哥交代你个事儿,去帮我弄些大号的鱼鳔来,另外给我准备沐浴
的热水,我去洗个澡。」想着等下能够与青璇无媒苟合,心底乐开了花。
「好嘞,三哥,那鱼鳔厨房就有,至于热水夫人早就吩咐我们做好准备,您
这热水刚换过,就在您房里面」四德笑嘻嘻的说道。
「那你快将鱼鳔给我找来」林晚荣说完转身回房,那速度都快赶上受惊的兔
子了。
回到床前,发现青璇还是那般欲火焚身的情形,顿感邪火下蹿,借着月光寻
到了那澡桶,发现果然和四德说的一样,水温还刚合适,急忙退去衣物,滑进桶
内清洗起来。一边洗还一边吟诗作赋「春眠不觉晓,梦中衣衫少,夜来风雨声,
儿女正欢好。好诗啊,好诗。」
自从穿越以来,所遇之事真是匪夷所思,却又理所当然,真是既爱又恨,虽
然能满足自己风流潇洒小家丁的愿望,但随时有丢掉小命的可能啊,真他妈的累
啊。紧跟着就打了个哈欠,居然连燎原的欲火也随之而去,脑袋一歪靠着浴桶沉
沉的睡了过去。
-------------------
「三哥,三哥」四德左手提着一串鱼鳔,右手圈着嘴巴轻轻的喊着。三哥这
是咋的啦,叫我去拿鱼鳔过来,人却不见了。
久久不见林晚荣回应的四德子,撞着胆子悄悄摸进了卧房,被面前的一幕吓
了一跳,只见大小姐在床尾蜷缩着,好似昏睡过去了一般,床头那边还躺着一个
绝色美女在那里自摸呻吟,而他要找的林三哥却在浴桶里面睡着了!
四德将手里的鱼鳔随手挂在门撇上,蹑手蹑脚的走到林三面前伸手推了推,
唤了句三哥,见对方真的是睡着了,而且还很沉。转头看向床上,眼中的的欲火
早已喷射而出,双手紧握的走了过去。他看见床脚的萧玉若大小姐卷缩着昏了过
去,走到她的面前推了推,没见她有反应,伸手便抓向她的乳房搓揉一阵,并且
用舌头舔了舔她的嘴唇。
四德此时的心理真是他妈的爽啊,平时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大白兔真是带感。
果然比妙玉坊的那些小骚蹄子爽。于是掏出自己的那活儿准备大干一番。但看着
衣衫整齐的大小姐,这脱起来很麻烦,而且要是真干起来,把她弄醒了自己肯定
死定了,四德想想也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的小弟弟也软了一些。
转头看见横陈床头的那名薄衫女子还在自摸梦呓,显然是中了厉害的春药,
不如就用之泄泻火气也能救她一命啊。四德为自己找了个正当理由便扑了上去,
借着月光看清此女容貌身材之后,更是震撼无比,他认为此女比大小姐有过之而
不无极,特别是胸前的乳房都快赶上萧夫人的大了,而且在春药的作用下,乳头
坚挺着都快破衫而出了。
不在等待回头看了三个一眼,心里默默说了句三个对不起,就小心的摸了过
去开始退去肖青璇的裤子。
肖青璇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在如此烈性的春药作用下也是无力抵抗,身体不能
自已的扭动厮磨,特别是下体私处传来阵阵的酥痒,双腿不听使唤的用力夹磨,
双手也是不停地搓揉着自己的胸前,只等待林郎的到来。
当她感觉一双手伸向自己腰部的裤带,以为是林郎来了,更是迫不及待的抬
起臀部方便对方行事。等到裤子退到脚踝的时候,便被对方拦腰抱起,感觉对方
把自己翻了个过来,并让自己双膝并拢跪在床沿,只好双手撑床保持好平衡。
现在迷迷糊糊的全身也是乏力的很,只盼望林郎能温柔地对待自己。
还不待自己多想,便感觉一个火热巨物顶在了自己下体上面,顺着自己的水
槽滑进了金沟之中,也许是春药的麻痹作用,连一点破瓜的痛楚也没有感觉到,
随后停顿了一下便不停的抽插起来,此时自己也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般,下
体的那种愉悦酥麻顿时传遍了全身,大脑更是无法思想空白一片只,只有一种悬
在空中的感觉。
四德刚将肖青璇的长裤伙同内裤退到小腿的时候突然想到,万一在做的中途
此女睁眼看见我不是三哥岂不是要遭?
便急忙将肖青璇翻了个面儿,让她趴在床上然后双手握住她的细腰将屁股拉
到自己的身前,看着此女双手撑床,心想这女的还真是上道啊。
感觉到双手传来的那种如同凝脂温玉感觉,终于理解到福伯所说的偷香窃玉
是一种什么感觉了,再不犹豫的腾出一只手,握住自己引以为傲的阳具变顺着淫
水潺潺的玉蛤插了进去,刚进去三分之一便被什么东西阻挡了,笑了笑原来此女
还是处子之身,挡着的应该就是红丸了吧?
想不到自己这个萧府的下人家丁也有机会夺人初夜的机会更是兴奋异常,毫
无怜惜的用力一挺便是齐根而入,更让他想不到的时,此女婴女道如此之长,自
己六寸龙根居然被她吃尽?
想想自己能在妙玉坊免费寻欢,都是靠了他啊,小红还说过没有哪个女子不
会臣服在此龙根之下的,就算是秦仙儿尝过了以后也会再难离之分毫。
现在这种情况四德从来没有遇见过,就算妙玉坊的小红每次都会叫自己一些
房事秘技也未曾提及此种现象。
四德顿感打击,还以为自己阳具太过短小,但能与这种极品美女云雨一番也
算机缘造化了,便不再多想,快速的抽查起来,由于春药的作用,肖青璇穴内淫
水充足,肉浪翻滚之下四德极为享受,更加卖力的抽送,双手也腾了出来抓向肖
青璇胸前的巨乳,并不停的搓捏这乳头,上半身也俯在了肖青璇的背上,隔着衣
服也能嗅到一阵阵的肉香。
四德使出了小红授予他的床技——四百击,就是一次抽送都是大力整根抽出
插入,但是此女并未像小红一般的音声浪语,只是不断的发出呜咽之声,身体到
时不停地迎合自己,就在四德称奇赞叹之时,忽然感觉此女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四德还以为此女高潮来了,正想加快抽送与之共赴巫山之时却发现此女的的玉壶
里面发生了变化。
此时自己的龙根被肖青璇的蛤口紧咬住了难以继续抽送,而且穴内的肉壁更
是向他的肉棒挤压而来,还自行的蠕动着裹挟着,这一切还不算完,四德明显感
觉到自己的阴头被此女的赤珠玉口咬住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还来不及反应的
四德却是大惊失色,想要拔出自己的阴峰却发现抽不出来,被锁的死死的,四德
吓得脚都软了,紧张无比的四德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此女遽然开口轻声说道:
「林郎,速速运转你那图经红线上的功法与我配合,行那双修秘法。」
四德诧异的「呃」的一声,还没来得及继续搭话,便感觉此女肉穴内的蠕动
更加快速频繁,而且那赤珠玉口竟然含着自己的阴头上下左右的旋转吞吐起来,
这种刺激四德哪儿还稳得住,「啊」一声爽叫,顿时精关失守,元阳精液瞬间喷
进了对方的玉壶之内,同时也感觉到此女玉壶内也有大量阴精洒在阴头之上,一
种莫名的能量通过自己的阳具传至全身,让自己周身舒爽万分,顿时神清气爽。
而此女却是身体一震,低声愤愤的说了一句:「林三,你个混蛋。」便是一
头栽倒在床,昏了过去。
 四德哪儿知道肖青璇是要用玉德仙坊的一种叫姹女功的秘法配合林三的不知
名秘法阴阳双修的。那样可是双双都能得到莫大好处的,不仅仅可以提升双
方的修为,而且就房事本身也能更加的愉悦助兴。可是四德不知道啊,他只是接
受了肖青璇送出的部分玄功阴气,并未送出自己的至阳精气,导致肖青璇遭到功
法反噬昏迷。
四德看着刚刚昏迷的肖青璇,心想此女竟然被我搞得昏死过去了?无语的摸
了摸后脑勺,看了看自己依然坚挺的阳具,似乎还能再战一场?
转头看了看萧玉若大小姐,随即摇摇头打消了侵犯她的念头,转过头来看向
玉体横陈的肖青璇,虽然只能借着月光观察,但自己刚射进她体内的精液混合着
淫水缓缓流出的景象还是看的一清二楚,四德发现自己的视力似乎比以前更加犀
利了,这么黑都能看得清楚?
不再多想便脱掉了自己的长裤,爬上了床榻,将自己依然坚挺的肉棒插入了
趴在床上的肖青璇肉穴中,此时四德坐在肖青璇的大腿上,感觉到她那细腻光滑
的皮肤,更是兴致大盛。虽然这样肉棒并不像刚才那样整根没入,而且也许是因
为此女昏迷的原因,肉穴也没有刚才那种紧致的体验,但是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自
己的阴头每次都插进了此女的赤珠玉口。
奇了怪了,刚才怎么一直感觉不到此女的玉壶,现在却能次次深入其中?四
德的屁股坐在软玉之上,双膝跪于肖青璇双腿两次,不停地耸动着,始终感觉没
有刚才那种致爽的感觉。忽然,他想起了妙玉坊小红教他的一招——蹲马拉车,
正适合现在的交合姿势。
顾名思义,蹲马拉车,就是像送木炭的老翁一般,每次拉动板车的时候,都
要腰马合一再双手用力拉动满载木炭的板车。只是在房事上妙用了一下而已。随
即,将肖青璇的长裤彻底脱掉,四德深蹲腰马,双手将趴着的肖青璇一双脚踝反
手扣压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时的肖青璇体姿已经被拉成了一个平躺「?」状,两
腿长腿也被撇成了对折的菱形。
肖青璇被这样弄得腰腹一下都离开了床榻,由于上半身受力挤压,胸前的两
团巨乳早已被压扁,而这样拉伸过后的斜下身体导致整个玉壶往腰腹退去,而婴
女道的肉壁也能在拉伸下变得紧致异常。四德迫不及待的再次插入,那种肉浪叠
峦的感觉再次袭来,虽然不会自己蠕动裹挟,但是要比刚才爽多了。
不多时就进入了状态,更让四德欣喜的是,每次抽送的时候此女居然鼻中都
会发出轻微的「嗯」「啊」之声,居然在昏睡之中也能被自己的房事秘法搞得舒
爽万分,真是一个淫体,随即更加卖力起来。
由于这个姿势对于男性来说需要很大的力气,并且每次抽插发出的动静也会
比较大,导致整张床榻都震动开来,本来昏迷不醒的萧玉若慢慢的居然被摇醒了。
当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眼前的情况,吓得又闭上了眼,再虚着眼睛看清了对面
的人在做什么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瞬间的烧烫起来,就是身体也随之滚热
躁动不堪,等看清那男的居然是家丁四德的时候更是吃惊,本来火热的身心如同
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身体下意识的一震。
突然四德停下耸动转头看了大小姐一眼,摇了摇头继续埋头苦干。
萧玉若虚着眼睛,看着四德与肖青璇交合的下流姿势心里便是一阵鄙夷,这
对够男女居然在林三儿的房中做这种苟且之事,而且姿势也是不堪入目。玉若瞥
了眼正在水桶中酣睡的林三也是一阵无语,你的红颜都被人奸污至斯了居然还睡
得着。
再看向四德与肖青璇,那巨大的肉棒在肉穴中带着「噗嗤噗嗤」的声音不断
地抽插,玉若刚平复的内心再次躁动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一只手居
然伸进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下体,身体越来越热,那里越来越难
受,终于忍不住自己一手轻轻搓揉这自己的乳房一手摩挲着自己的下体,仿佛隔
着衣服不能感受自己的双手一般,便更加用力的搓揉着摩挲着。
而她并不知道,虽然肖青璇吸收了大部分的春药,就连她自己也沾染了些许,
由于被敲晕在先并未发作罢了,而此时醒来入眼的一场活春宫彻底勾起了那细微
药力,作为一个普通人那是无法遏制的,也只能迷迷糊糊的动作起来而已,她虚
着眼看着四德与肖青璇交合的场面,自己也不停地自慰起来,却不知道四德再次
转头看向了她。
四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自己的感官如此敏锐起来,他在操弄肖青璇的
时候感觉到了大小姐的异动,第一次转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现在才发现果然如
此,大小姐已经醒了,但是为什么会眼神迷离的看着我自扣起来?难道她也中了
春药之毒?
本来肖青璇和萧玉若是被平行放在床上,一个床头一个床脚,林三想好了的,
免得她在和青璇亲热的时候碍事。却没料想到现在这个情形。四德操着肖青璇看
着大小姐自慰更是兴奋,早已忘了自己还是人家的家丁,可谓是精虫上脑什么事
都干得出来。
为了让大小姐看的更加清楚,他一边操逼一边拖着肖青璇变换着位置,让自
己和肖青璇的交合之处面向萧玉若,而且还大胆的移动位置到了萧玉若的面前,
抽插的更加快速卖力,肖青璇的「嗯」「啊」之声也急促起来。
萧玉若此时已经意乱情迷,看着向她移动过来的二人更是期待无比,因为刚
才的位置肖青璇的大腿时不时的挡着那交合之处,现在看的清楚以后自己更是兴
奋异常。
待到四德和肖青璇的交合处移动到自己的面前,此刻那「噗嗤噗嗤」的声音
更加响亮,那巨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带出的淫水都已经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她感觉兴奋莫名,居然本能的将在外摩挲着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面,并且在
自己的玉蛤出不停地用手指摩挲着自己那早已坚挺的谷实。
甚至还不过瘾,在摩挲的同时用中指进一步的在玉女关口扣挖起来,此时的
萧玉若早已迷失自我,竟然自己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和他们成了一条直线,只是感
觉她需要那根肉棒,居然将自己搓揉胸部的那只手探向了四德的龙根,用玉手一
把握住了四德肉棒的根部,并且不停地用手转动着。
四德肉棒够长够粗,萧玉若的一手居然没能握住,而四德的精囊甩动着,本
来是撞击着肖青璇的坚挺谷实,这是却被大小姐的玉臂挡住了去路,不停地撞在
她的小手臂上,一次一次的撞击如同撞击着萧玉若的那身下的玉壶之心,萧玉若
居然毫无顾忌的轻吟了一声「嗯~ 」,仿佛那根巨大的肉棒是在他的肉穴内抽插
一般,让她无比的满足。
四德惊疑不定的感受着这一切,他甚至感觉到大小姐想他去操弄的愿望,这
种刺激的情形一在他脑海中产生,变向泰迪附体一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更加卖
力的抽查着肖青璇的肉穴,肖青璇虽然昏迷但身体好像感受到了四德肉棒的愉悦
一样,竟然又像刚才一般穴内肉浪翻滚不停蠕动起来,赤珠玉口也是将四德龙头
一口吞下旋转吞吐着,人也渐渐的清醒过来,轻声说道:「林郎,快与我一起施
决。」
四德哪儿会啊,只感觉和刚才一般无二的情况再次发生,他这次也被这香艳
的场面震撼住了,兴奋的如登仙境,竟然不顾肖青璇的言语,也没有停止抽插,
虽然肉棒被肖青璇的肉穴裹挟着无法动弹,臀部还是如同打桩机一般的运转着,
此时肖青璇感觉这死人只是知道自己爽而已,根本就没有运转功法秘诀,正要出
言责骂一番,却感觉自己肉穴里面的肉棒好像还在不停地抽送着,大惊之下正要
收回自己施展的姹女功,却是完了一步再次昏厥了过去。
为什么肖青璇会再次昏死?因为四德会什么功法,更不会什么怜香惜玉,现
在如同一只发情的公狗一般只知道不定的抽送自己的阳具,眼睛布满了血丝,他
只想挣脱肖青璇肉穴的束缚,他害怕这种诡异的情况,所以他感觉不停地耸动就
能摆脱掉这一切。
从行动上来说,他是摆脱了,因为他虽然还能感到肉壁和赤珠的裹挟,但是
真的能再次抽动了,但他并不知道原因,只是抽动着想要在这极度香艳的情境下
来一发,终于在自己的不停抽插和大小姐玉手的不断套弄下射出了这一发,精液
狠狠地喷入了肖青璇的玉壶之中,这一刻肖青璇身体再次的颤抖起来,甚至可以
用抽蓄痉挛来描述。
借着月光四德看见肖青璇不停抖动的身体,那脑袋偏躺着,眼泪和着口水流
了一滩在床上,口还在不停地张合着,仿佛是在无声的「嗯」「啊」着,四德用
肉棒死死的抵住肖青璇的肉穴,感受着肉壁收缩和玉壶阴精浇注的滚热。
而此时的萧玉若握着阳具的玉手感受到了四德气势磅礴的喷射,竟然仰起头
来一口含住了他的精囊,另一只手也在不停地抠挖就像想和四德一起高潮一般,
但是并未能如愿。
四德感觉到了大小姐含住了自己的精囊,两颗牛丸轮换着在她嘴里进出着,
这种酥爽的感觉真是要了他的老命,感觉到肖青璇的肉穴还一直裹挟着自己的肉
棒,四德准备将已经射完精液的肉棒拔出来。
抽出的同时四德吓了一跳,以为他的肉棒带出一筒肉壁,甚是吓人,自己本
来还是坚挺无比的肉棒瞬间萎了下来,而那吸附这肉棒的肉壁也缓缓滑落,掉在
肖青璇的胯下一甩一甩的很是诡异,四德缓缓的将肖青璇的双脚放下,看着那筒
肉壁竟然有缓缓的收进了肖青璇的身体才放下心来,本来还扎着马步的他也放松
下来跪在了床上。
当萧玉若看见那根耷拉下来的肉棒时一把抓住套弄起来,本来含着精囊的小
嘴儿也迎了上来含住了四德的肉棒吮吸套弄起来。
四德本来一惊一吓的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吮吸骇了一跳,待看清自己胯下眯着
眼睛吞吐自己肉棒的俏脸时,身体一哆嗦,居然尿了出来,尿液和着肉管内的残
留精液一起涌入了大小姐的口中,而萧玉若此时居然全身僵直的一挺,嘴中由于
含着肉棒吞咽着精尿发出「呜呜~ 」的声音,竟然离奇的高潮了,然后翻了个白
眼居然昏了过去。
原本还尿这得肉棒在大小姐的吮吸瞎依然恢复了点挺拔,从她口中滑出的同
时向了肖青璇的玉蛤处,尿的不多,击打在了刚刚从肖青璇肉穴中流出的精液
……
四德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愣了一会,想到:「不好,必须赶紧离开三哥
的房间,别等到三哥醒来,自己就死定了。」
四德轻手轻脚的下床穿好自己的裤子,先将大小姐脸上的尿渍擦去,并将她
放回原位,用手探进她的衣裤里面一阵摩挲,揉了揉她的胸部才恋恋不舍的收回
手来。
再将肖青璇的下体大概的清理了一下将她的长裤穿上,放回原位躺着,草草
的打扫了一下战场,看了眼三哥,心里说了句对不起,便向外走去,走到内屋门
口的时候,看见那一串鱼鳔,暗叫侥幸,幸好走的慢,不然忘了这东西还在这里,
三哥醒来看见必定知道自己进来过了,也不好交代不是。
提着鱼鳔关了房门,走到院子里面想了想,又将鱼鳔挂在了院门口的门栓上,
这才慢悠悠的向自己的小窝走去。
四德走后不久,萧玉若悠悠的醒来,想起刚才的一幕幕,羞愤不已,自己竟
然还吞食了自家下人的污物,想起来就是一阵恶心,要不是还有母亲和妹妹需要
自己照顾,自家的产业需要自己维护,真想先去杀了四德那家伙再悬梁自尽了。
玉若看了眼依旧在浴桶里面打着鼾声死睡的林三,又看了眼刚才被四德奸污
的肖青璇,轻轻地叹了口气,悄悄地也离去了。
没过多久,林三也醒了过来,也许是浴桶中的水凉了的缘故,还打了一个喷
嚏。揉了揉鼻子,看向床上时,发现萧玉若居然已经不见了,想来是醒了便悄悄
离开了。我艹,我特么睡了多久啊,我的青璇还等着我去解救呢。
想着刚才青璇的表现,内心就是一热,下体也是有了反应,起身拭去身上的
清水后,便急切的走向肖青璇,此时的肖青璇依然是气若游丝了,静静地躺在那
里,林三一见这种情况也是大急,暗恨自己蠢货,居然在青璇最需要自己的时候
睡了过去,那奇淫合欢散必须双人交合才能解除,否则必死无疑啊,难道我的青
璇就要香消玉损在这天地之间。
其实他哪儿知道肖青璇的淫毒早就被四德给破了,肖青璇此时因为两次功法
反噬昏迷过去,自身功法正在周天运行,自行修复损伤的经脉丹田罢了。
林三儿也不再多想,多想无益,提枪上阵,万一青璇被我这么一艹活了过来
呢?
为了赶时间林三儿直接退去了肖青璇的全身衣物,两个赤条条的身躯快速的
结合在一起,也不在意四德为何还不送鱼鳔过来,顾不得什么避孕不避孕了,林
三只觉得肖青璇的肉穴只是轻轻一滑就进去了,而且里面淫水潺潺顺爽无比啊,
想着青璇说的要和自己双修,便在抽插的同时默默运行着那魏老爹授予知己的不
知名功法,果然是神功啊,都特么抽插了一个小时了,还能金枪不倒。
此时林三感觉肖青璇的身体越来越烫,而且肉穴里面的肉浪翻滚裹挟蠕动,
自己的龟头也好似被她的子宫口吸住了,强烈的刺激促使林三即将射精,就在这
时,肖青璇居然醒了过来,睁看眼睛看见自己的林郎还在操弄自己,简直无语了,
但是感觉到这次他用了那不知名功法,知道此事应该配合林郎双修,便说道:
「林郎,我要。」
林三见肖青璇醒来大喜过望,开心说道:「青璇你醒了?我还以为你……」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肖青璇娇媚的瞪了他一眼说道:「恩,你我快快施展秘诀,尽那双修之功。」
心里却想:这个浑人,前两次差点被你害死了,只知道自己的肉欲爽快,倒
是忘记了我这初经人事的身子受不受得了,现在还要梅开三度,要不是我从小苦
练内家心法与一身武艺,只怕换个其他普通女子早就被你操死了吧!
林三不疑有他,爽快的说道:「好嘞,娘子,你们双修吧……」
说罢,两人互拥一起抵死缠绵。
又是一番云雨过后,身乏力竭的林三将肖青璇拥入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而
肖青璇却在回味着四次的云雨妙处,前两次真是爽翻了自己,而后两次却并没有
前两次的激荡,看来后两次林郎也是累坏了吧。想着想着自己也沉沉的睡去,只
是那双玉莲此刻正放在一处精液与尿液之上……
而这死人都不知道的是,在这屋外一只有一个人隐匿着,他就是魏贤,此刻
的他内心却想着:皇上,看来计划有变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咯。随后施展身法
出了萧府,三两下就不见了踪影。
【完】
(本文已停止更新)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