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做出来的】(0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章
我躲在侍女屏风后面,望着卧床上面的两个身影。只见那结实的身影靠在枕
头上,长发飘飘散落在他古铜色的胸膛上。他那修长的手指缠绕着一缕青丝,嘴
角轻轻上翘,那并不是愉悦的表情。细细一看,原来是在嘲笑着。他用嘲笑的眼
神望着正在他巨根上不断呻吟的女子,一双雪白的双手在那起伏不断的胸上来回
摩擦着,时而用力时而轻抚。
女子头微微上扬,眼神迷离,粉红的嘴唇轻启,无力的喊道「爷,我。我真
的快不行了。请。求求爷。给我吧。」」这么快就不行了吗?我可是还没玩够呢!
「突然间男子用手狠狠的掐住女子的下巴说到。说完便用力的一挺,女子娇软的
一声,整个人从男子身上滑下。只见男子嫌弃的站了起来,看着床上的女子还在
怀念刚刚的快感。」
看够了吗?「男子冷冷的问着」还不出来吗?是要我抓你出来吗?」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我低着头不敢抬头。我望着我
那双雪白的玉足,十指尴尬的来回搓着。突然间一双大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用
手轻轻在鼻子上来回摩擦,那股刚刚释放出来的腥味,让我的鼻子不适应。我微
微抬起头来,那硕大的巨根并没有因为刚结束一场「战役」而软下来,反而冲红
的挺立着。我秒了一眼刚刚躺在卧床上的女子,直接她眼神还是迷离,」估计还
是在回味那个感觉吧「我没心没肺的想着。
「你不是想知道什么是爱吗?怎么,现在那么害羞。该不会。是想退出吧。」
男子俯视着我,把我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后,淡淡的说着。
「谁。谁要退出,原来爱那么简单。我做得比她好多了~」
我不肯退让的呛声说道。
「哦~那证明给我看。」
男子一边慵懒的说着一边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单手扶着头,另外一只手弯曲
起来敲着桌子,每一字,敲打下一下桌子,如同施了魔力一般,让我无法拒绝。
我慢慢的走向他的身边,每走一步,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心跳动了一次。身上
的轻纱,缓缓的从我的肩膀上掉落下来,我轻轻的拉开系在我胸上的蝴蝶结,轻
咬着嘴唇,我抚摸着我的秀发并且将发簪拔下,那细长的发簪在我的嘴唇划过,
我用力的一抛。随着发簪的落地,我身上的衣服也全部掉落。我直直望着椅子上
的那个男子,从慵懒的坐姿立马变成笔挺起来。
「怎么了~爷。
你紧张了吗~」
我用纤细的手指头划过他那结实的胸膛,嘴巴微开,幻想着他那胸膛的葡萄
在我的嘴里,我下意识的用手在他的胸膛画圈。
我望着他一脸没有表情的脸,我伸出我的舌头慢慢的品尝着他胸前的葡萄。
噗嗤,我笑着说道:「爷的味道~也不过如此。」
我用含情脉脉的眼神飘了他一眼。
继续低着头,望着我的手指慢慢的从他的腹肌滑下去,一直到他的森林,抚
摸着他那根已经红到不能在红的巨根。
我缓缓跪在他的面前,我张开我的樱桃小嘴,一点点的吸允着他的巨根。
那火热热的巨根,终于在我的嘴里找到了一池清泉,我用舌头挑动着他巨根
的四周,然后用舌尖轻轻的划过他的「眼」。
他终于有了反应!他把手抚摸着我的青丝,如同在抚摸着一匹上等的丝绸般,
轻缓,温柔的。
我突然有个邪恶的想法,大力的吸住他的巨根。「撕」他皱着眉头,我用挑
衅的眼光看着他,我的嘴巴缓缓吐出他的巨根,那一条条丝水好像不舍得离开他
的巨根,牵引着我的嘴巴跟他的巨根。
突然,他一个公主抱把我抱了起来,我慌了,我用手锤打着他的胸膛「放开
我,我可以自己走!」
我一边锤打一边说着。然而一点用都没有。
他狠狠的把我摔在卧床上,我有点愤怒的望着他。
我还没开始说话,只听一声娇喘的,「爷~我还没玩够呢。你怎么就找其他
人了呢?」
那女的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从床沿爬到男子的腿边,一边恶狠狠的看着我。
「哦~是吗?但是我已经玩够你了」那男的冷冰冰的说着,那冷冷的声音好似一
阵冷风,女子颤抖着她的双肩。等她抬头的那一刻,直接一双水汪汪的凤眼,痴
情的望着男子。
我冷笑着,脑子一转,立马跪好着。
只见我左手大力捏着大白兔,右手抚摸着自己的森林。
因为左手的力气太大了,导致一道道红印在我的大白兔上留下痕迹,我的右
手从森林里慢慢的往跟深处抚摸着。
「爷~您不教我了吗?我。
我可不想……啊。
我不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了我的手。
「我无力的说着。
眼神满满的迷离起来,只见我胸前的大白兔上下浮动的越来越厉害了。」
啊。
爷~「我一边说着,一边轻咬自己的嘴唇。
我在赌,我会赌赢的,我一边想着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
爷~「那女的急促的喊着,是啊,她一定要打断爷的目光,不然等等离开的
一定是自己!那女子张开嘴巴急切的想要含着那个刚刚才从她身体最深处抽出来
的巨根。」
啊~原来,原来自己摸自己那么爽啊「我的语气越来越轻快,这是我第一次
抚摸着自己的花蕊,那愉快的感觉让我舍不得把手指头拿掉,我无力的坐在自己
的腿上,但是手却还是加快着速度。
那个男子,望着我的表现,他的脸无比的黑。
他大步的跨到我的身边,大力的把我的手撇开。」
这样你就受不了了,我还没有上场呢!「说着,他用那硕大的巨根大力的挺
进我的花蕊,」嗯~疼。
好疼!「他不顾我的叫喊,再一次大力的挺进,那热热的巨根填满了我的花
蕊,我的花蕊分泌出了蜜汁,包含着他的巨根,一点点的吞噬着他的热。」
爷~你。
你好厉害。
我。
我的花蕊好湿。
「我愉悦的说着。
只见那男子突然愣到,没有任何反应。
我身子一番,我坐在他的身上。
只感觉他的巨根更加深入的插进我的花蕊,我紧紧的夹住自己的花蕊。
只听那男子皱着眉头」嗯「了一声。」
放松,你夹太紧了。
「只感觉我的耳朵热热的,我轻咬嘴唇,满满的放松。
他带领着我,一上一下,三浅一深。
他用手捏着我的大白兔,我用手抚摸着他的蛋蛋。一切是那么的顺利。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时的愉悦心情……
第2章
距离上次已经过了三天了,在这三天里我都不能遇到他。我百般无奈的趴在
栏杆上,手上的鱼食洒落在池塘中,看着那一群鲤鱼为了食物争夺着。「好无聊
啊,天气这么热」我另外一只手拼命的拿着扇子扇子着风。但是扇子的风却无法
浇熄我的热。也是心里的热,扇子怎么能浇灭呢。「怎么,你是想撑死我的一池
锦鲤吗?」
一声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故作矜持慢慢的拍了拍手上的鱼食「原来是爷啊。我还以为是哪个无耻之
徒呢?」
我换了个姿势躺在贵妃椅上,我的轻纱披肩从我肩膀上滑落,那抹胸连衣裙
却也无法遮住我的半个酥胸。若隐若现的曲线让原本闷热的夏天更加炎热。
「除了我,你觉得这个地方还有其他男人?」
他一边说着,手不安分的在我的小腿上来回摩擦,那粗粗的手掌,在我柔软
的皮肤上留下红色的痕迹,从小腿慢慢到大腿。
随着他越摸越上去,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我轻咬嘴唇固执的不要喊出
来。看看着我的表情说到「还以为你真的那么矜持,连底裤不穿。看来是巴不得
我上你啊!」
说着便用力的用两跟手指头插进我那干涩的阴道中。「嗯~」
我呻吟着「你也说了…这个地方只有你…一个男的,就算我脱光…光,也是
安全的」我无力的说。
「你还知道顶嘴,这汉服是从哪里来的,如此轻盈,确实适合这炎炎夏日。
不似那旗袍,那么繁重庄严。你很适合」男子面无表情的说着,如果不是他的手
指速度加快,否则我也无法确定,他的内心是不是像他的脸一样那么平静。
「难得爷有空,您就是为了跟我讨论汉服跟旗袍吗?」
我生气的将他的手撇开。内心的燥热并没有因为他刚刚怜惜而降温,反而越
来越燥热。
他举起他的两根手指头,那上面还有刚刚从我花蕊中带出来的淫水。
他似笑非笑看着我。
我慢慢靠近他的手指头,伸出舌头,从指腹舔到指中。
「咸的,不好吃」我嘟着嘴巴说着。
他望着我,眼中似有带火。
霎时间,我突然感觉胸前一凉,原来他将我的抹胸裙撕碎如同撕纸一般撕扯
着。
只见我的红色肚兜上的鸳鸯戏水交颈。
那双红色的双眼比我的肚兜更加红上一层,他扯开我的肚兜。
雪白的胸部一览无遗,他含住我那粉色的小珠子,舌头灵活的上下移动着。
我忍不住轻吟着,身体不安的摇晃着说:「我要…」
我双手迫不及待的扯开他的裤带,裤子一脱,那巨大的物体出现在我面前,
我迫不及待的将他含在嘴里。当他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徘徊时,我安静下来,就像
瘾君子找到了他的罂粟慢慢品尝着。我时而进时而出,大力的吸允着。
我看着他的鸡巴被我的口水填满并且那淫丝牵动着我的嘴巴跟他的鸡吧。我
傲娇的看了他一眼。
他二话不说,直接把我抱起,让我背对着他并且坐在他的身上,他靠在贵妃
椅上。那巨大的鸡吧迫不及待的冲入他的领地,他双手捏着我的胸部,「轻点,
疼」我望着我的胸部,有一哒哒红斑,他什么时候咬的。我红着脸想着。
「你个小骚货,水那么多,害怕疼!三天没见你,反而越来越骚了。比起第
一次,你反而熟练了。」
我前后移动着,听到他那么说,我整个人靠在他的胸膛上「那也要多谢你的
调教」说完便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他更加卖力的抽动着,「啊~爷。好爽,求求你不要不要停。」
我不过形象的叫喊着,那一次次的抽动着简直是要我的命,那鸡吧几次将我
的花蕊顶到底。淫水不停的流着。「你个骚货,求我」说完,他用手拍打着我的
屁股。那淫水不停的搅拌,那啪啪声不停的响起。
「求你爷求你给我这个小骚货吧。」
我的目光慢慢的迷离起来,只见他意犹未尽,将我摆正。原来刚刚只是前菜,
现在主菜才要开始!
他把头贴在我的胸前,大口吃着我的葡萄,鸡吧不停的顶着我的顶端,一手
抱住我的腰,一手挑逗着我小便的露珠。
「不行了真的不行,我想要小便!」
由于他的挑逗让我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一边享受着高潮一边忍受着想要小
便的感觉。「嗯~忍下我也要好了」他闷闷的说着。
「爷我真的真的不行了啊~嗯……好好舒服爷小骚货好爽好舒服。」
我无力的呻吟着。他听完我的呻吟后,快速的抽插着。
终于在过了十分钟后,我们都到达了顶峰,只见地板上有一摊水迹,那是从
我的花蕊慢慢流出来的。
第3章
我用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雨景,雨水拍打着池塘的荷花,房檐上的水珠陆
陆续续的下滑着,形成一扇珠帘。远方的雷电交加反倒成了一场交响曲。我傻傻
的想着,屋内的檀香,香烟袅袅,让原本已经很闷重的心情更加闷重。
「去把这檀香换成梨花落吧,天气那么闷,我在闻下去那可要憋死了。」
我挥挥手让碧荷,也就是我的侍女。自从凉亭那日之后,我不仅有了侍女,
也有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庭院。「离他也不远,只是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嘟着嘴巴,手指缓慢的敲着那楠木小桌子。
「小姐可是闷得慌,如果是,可以到爷的书房中看看。那里的书籍较多,可
以打发下时辰。或者去那荷花喂喂锦鲤,出去走走也比闷在屋里强。而且~爷前
几天送来了那几套汉服,小姐也可以穿穿。不然压着箱底,甚是浪费。」
碧荷一边麻利的换着香炉一边轻快的说着。想起那日,我的衣裳被他狠狠撕
碎在地,耳朵微热。脑子响起那句「你穿汉服很好看,以后就多穿点吧!这样…
我撕着也很过瘾。」
「神经。」
我小声说着,回过神来对着碧荷说到「去把那件青色的儒裙给我拿来,我们
去书房走走吧,或许可以遇到他。
穿过那九转长廊,瞬间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怎么会这样呢。我轻蹑的打开木
门,探进头四处望着,幸好没人。关门房门,环顾四周,倒是如此的简洁。桌上
只摆放着文房四宝,乳白的宣纸上面写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突然,一股仓促的脚步声吓坏了我,我立马从太师椅上起来。躲进离我不远
的耳房中,放下卷帘。心砰砰直跳,我果然不适合做坏事。
只听「彭」的一声,好像有重物撞击门声,「铿」,这是花瓶被撞到的声音,
「哗啦」,文房四宝散落满地,那乳白的宣纸毅然是一片狼籍。
身穿粉色旗袍的女子,躺在桌上,双脚悬空紧紧夹住男子的腰上,头上的珠
钗四落,双手紧紧抓住桌沿,淫乱的咯吱吱笑着「爷~那么久…您您都没来看我。
这次妾身可不能让您那么快走。」
男子低头看着此时身下的女子,丝滑般的肌肤,胸前因为自己刚刚的啃咬而
微微泛紫。
红肿的双唇,让人更加想要肆意揉拧「居然还有力说话」霎时间,整个房间
想起了猛烈的撞击,那是桌子跟椅子的相撞,珠钗跟玉镯上的相碰。
跌宕起伏的娇喘声,那一丝丝弥漫在空气中的腥味并没有让我感觉到炎热,
反而有一丝丝凉意。
我望着自己胸前那淡淡的粉色,那是他留下的痕迹,好不容易淡了点。
但是此时却显得突兀。
我掀开卷帘,只见那男子瞟了我一眼后,继续卖力的耕耘着。我抬头挺胸,
扭着那纤细的腰走到他的背后。我从背后抱着他,双手不安分的摸着他的胸部。
双峰紧紧贴着他已经出汗的后背,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从嘴里吐出一口气,在他耳边轻启「爷…我湿了。」
我坏坏的笑着,望着桌上那个用恶狠狠看着我的女子。一不留神,一双粗糙
的手抓住我的手臂,只听彭的一声,我的腰部撞击着桌沿,那个罪魁祸首而还是
面无表情的掀开我的裙底,准确的用手指头插入的我的花蕊中,我轻吟着,但是
那手指不安分的在搅乱着我的花蕊,里面的蜜汁,越来越多,可以听到那清晰的
水声。我用手撑着桌子,双脚无力的靠着桌腿。
「不要…不要停~嗯。好舒服,我我还要。」
那不是我的声音,但是却又是从我的口腔出蹦出。那娇弱的喘息,那红润的
脸颊,如同被春雨浇灌好的鲜花,只差任人采撷。
男子将他的巨根抽出,把我抱起狠狠按在墙上,我不甘示弱,双腿盘在他的
腰间,双手紧紧环抱着他的脖子。
男子畅通无阻的进入我的阴道,我轻哄一声,大力的咬着男子肩膀上的肉。
那硕热的巨根在我的体内抽插着,渐渐缓解了我蜜水过多的问题。
他一次次的深插,让我的花蕊一次次的被强迫涨开,那置于高出的那个点如
同被瘙痒着,一直无法得到缓解。
最后我败下阵来,迷离的眼中看到刚刚被我咬得破皮的肩膀。
我将头靠墙上,双手无处安放的搬动着。
我的汗水浸湿了背后的画作。
男子抓住我的双手,他的胸前也是起伏不定,突然他温柔的亲吻着我的脸颊,
脖子。
动作慢慢的缓和下来。
我脚无力的垂落下来,他却不肯罢休,将我反转过来。我的双峰被迫紧贴在
冰冷的墙壁上,再一次我的双手被抓住。他的巨根再一次抢入。汗水浸湿了我的
鬓发,他在我的耳畔吐了一口气,很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腥味。「果然是极
品的穴巢,够骚,那天不是叫的很爽吗?怎么今天不叫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我的翘臀。
我倔强的紧咬双唇,或许是我的倔强,让他觉得受到了挑战。他再次肆无忌
惮的冲刺着,一次次顶开我的花瓣,品尝着我的蜜汁,撞向我的花蕊。「爷。我
我受不了了,小小骚货不行了。求您了。」
我示弱了,与此同时噗呲一声~我喷潮了,脸上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
是因为得到满足,久久不能散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