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虎传】(04-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夜观星相
高俅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那老者一把按住。
「你被踢断了三根肋骨,不宜多动。」老者言简意赅道。
肋部传来的阵阵痛楚让高俅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一幕:王进迈着方步趾高气
扬的离开,只留下一道虚伪的背影,还有那句极其嚣张的言语:「既然如此,以
后别让我遇上,否则见你一次打一次!」
高俅想到此处便恨意难平,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连指甲都嵌入了肉中
也毫然不觉。
抬头看看眼前慈眉目善的老头,高俅又缓缓松开了拳头,继而问道:「是你
救了我?」
老者抚须笑答:「非也!非也!我只不过是一个老管家,救你的乃是我家夫
人!」
「敢问夫人尊名?为何要相救于我?」
「我家夫人乃是小王都太尉王诜之妻,更是当朝的公主。夫人平日里乐善好
施,今日在街上见你昏倒在地,便派我出手相救。」
「王夫人真乃侠义心肠!若非如此,我恐怕是早丢了性命!已此等大恩,日
后我高俅必当以厚报!」
「阁下若真有此心,不妨来我王府做个家丁,我家夫人见你可怜,有意收留
于你。」
高俅听后眉头微皱、半饷无语,他如今侥幸捡了一条性命,醒来后,高俅心
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当官!因为王进依仗着官位颠倒黑白之时,让高俅幡然醒悟,
深深地意识到了权势的重要性,只有当上了大官,方能挥手间翻云覆雨、言语间
掌控他人于无形!
虽然王夫人对他有救命之恩,但他高俅还是不甘心去做那区区一个小家丁,
故而久久没有应承下来。
老管家见高俅没有答复,便悄声合门而去,离开前留了句:「待阁下有了断
决,便来找我。」
高俅躺在榻上,看着桌上的烛火,陷入了沉思。他从不相信这世上有平白无
故的帮助,那王夫人废财耗力地救自己,也绝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的乐善好施。以
己度人,她应该是有所图谋!而自己身无长物,又有什么能让人家看上眼的呢?
不对,我也并非身无长物!高俅低头看了眼胯下,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
猜测:那王夫人定是相中了我的鸡巴,想要将我收入府中,以为禁脔!
高俅又想起街坊中的传言,说宝安公主生性淫荡,常与他人私通苟合。当朝
驸马、也就是小王都太尉王诜,早就看她不顺,奈何宝安公主甚受皇上宠爱,动
她不得,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去了。乍听此闻时高俅还不信,可如今看
来……
是了!是了!当日我在街上展露器物,定是让她看了去!
想通前因后果,高俅眉头舒展,不由得大笑起来,笑得脸上几个骚包都给挤
破了而不自知。
高俅心道:公主的禁脔,甚至比得上六品嫔妃,他日伺候好了公主,满朝官
职还不挨个挑?然而,此时高俅并不知晓,宝安公主的所做作为早被皇上看在眼
里,其实她在朝中根本毫无话语权。进入王府,却是高俅大祸临头的开始!此是
后话,暂且不提。
此时高俅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去找那管家,可不能让老人家等急了!
轻扣了几下房门,得到允许,高俅恭恭敬敬地进入了管家房中。老管家正穿
着白色衬衣坐在床边,看来是准备休息了。
「深夜前来,所为何事啊?」
「承蒙公主爱戴,乍听公主有心收留小人之时,小人受宠若惊,激动得说不
出话来!所以现在才来拜见,还望您老人家莫要怪罪!」说着,高俅双膝一弯,
「呯」地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牵动了伤处,疼得高俅直冒冷汗,高俅牙关紧咬,愣是没吭一声!
管家听罢,脑中念头百转千回。此子巧言令色,到是有一番口才;这么快就
想通了其中利害,如此年纪却也不易;说跪就跪,当真是能屈能伸;能忍伤筋断
骨之痛,更是狠辣非凡!如此后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实在得罪不得。
「快快请起!」老管家紧忙扶起了高俅,「阁下安心养伤便是,有需要的地
方尽管吩咐。」
高俅走出了管家的房门后,心情舒展,仰望星空,顿生豁达之意。
此时此刻,同样有一位算命先生打扮的须髯老汉正凝视星空,掐指卜算。
这老汉身材魁梧,气质非凡,双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实则本非算命先生,
而是逃犯洪信!
这洪信原是殿前太尉。话说此前江南瘟疫流行,不久便传至东西二京,天下
名医束手无策,病人越来越多。皇上无奈,亲手书写圣旨一道,降御香一炷,命
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龙虎山,宣请张天师星夜来朝,祈禳瘟疫。
办完差事后,洪信四处游玩。在伏魔殿内,洪信不顾三清殿住持劝阻,执意
打开封印,放走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座地煞星。
大唐洞玄国师曾有遗言,这一百零八个淫星可撼江上社稷,出世后比将令天
下生灵涂炭!
洪信懊悔不已,自知惹下此等祸事怕是性命难保,便四处逃窜。
果不其然,皇上听闻此事后龙颜大怒,赐洪信死罪,降旨捉拿!正是一念之
错使得一位威风凛凛的殿前太尉沦为逃犯,不由得令人唏嘘!
洪信被通缉后只求戴罪立功,免被株连九族,又偷偷返回龙虎山,寻得张天
师拜求破解之法。张天师道:「骚星出而淫星黯,只有骚星转世之人方能破那一
百零八淫将。」遂传洪信观星之法,以寻骚星而破百将……
此后洪信夜夜以星为标,跋山涉水寻至汴京。
这晚,洪信仰观星相,口中微喃:「紫气西散,紫微星暗淡无光,看来皇上
命不久矣!北斗星群移位,伴有将星坠落,淫星已现!牛斗冲天狼,疑云相隔,
骚星闪烁,如若度过此劫,骚星定能散发璀璨之光,与北斗星群相抗衡!」
掐指一算,卜算的结果是:他洪信曾在途中遇到过骚星转世之人,洪信眉头
紧缩,成川字形:「你到底是谁?」旋即闭目回忆起来,一张张面孔闪过,最后,
一张满脸骚包的面容停在洪信眼前。
洪信想起了今天汴京集市上击败杨老汉的巨屌男子。
他,就是高俅!
第五章:奇耻大辱
高俅在王府足足修养了两个月才完全恢复过来。这两个月里,可谓是吃得好
睡得好,养得高俅都稍稍有些发福了。
洪信可就惨了!他虽然算到了高俅的住处,奈何王府乃是皇家重地,保卫森
严。作为一名通缉要犯,洪信只能守在外面,默默祈祷高俅有空能出来溜跶溜跶
……
而这期盼短时间内怕是要落空了。
是夜,高俅被传唤去见公主。
老管家将高俅带到公主房中,便关严房门迳自离开了。
高俅进屋后单膝跪地,抱拳拜道:「小的高俅,拜见公主大人,谢公主救命
之恩!」抬头一看,只见烛影摇红下,坐着一位粉衣美人,那美人眉清目秀,身
材娇小,看起来冰清玉洁,神思却颇有些慵怠。但即便是这慵懒的面容中,仍散
发着不可亵渎之气。
宝安公主闻声看向高俅,目光一凛,仿佛想要看穿高俅一般,逼得高俅不敢
于其对视。朱唇微启,一道冰冷得近乎没有感情的声音传来:「好吃懒做!你就
是这么来谢本宫的?」
高俅惶恐不已,忙道:「小人不敢,自当听候差遣。」
初闻音容,高俅只觉得身前的公主定是守身如玉之人,怕是自己多想了!
却听宝安公主又道:「本宫今日行路甚多,脚有些脏了,可本宫不想沾水,
你说该怎么办啊?」
高俅稍作思索,眼珠一转,谄媚笑道:「小的这就舔个干净。」
见宝安公主没有反对,而是闭上了双眼,高俅心中便有了底气,跪爬了过来。
高俅蹑手蹑脚地褪下了宝安公主的鞋袜,露出了一双白嫩精致的玉足,那美
足晶莹剔透,丝毫不见脏处。高俅暗暗鄙视道:「这浪蹄子真够能装的,要我舔
脚还说得跟禅语似的。」
双手捧过美足,高俅从小母脚趾开始舔起,先是用舌尖轻点,转而在脚趾缝
中进进出出,又用嘴依次包裹起每个脚指头吮吸了一遍,弄得宝安公主咯咯直笑。
见火候差不多了,高俅将舌头完全伸了出来,平贴在宝安公主的脚掌上来回
滑动,这让宝安公主没有产生太痒的感觉,而是有了莫名的酥麻之意。
这酥麻之意从宝安公主的脚底顺着经络一直传到大脑,娇弱的身躯无法控制
地颤抖了一下。高俅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下颤抖,心中得意道:「再高贵的女人落
到老子手里还不是得变成了荡妇?让你他妈装高冷,等下老子非得把你日得哇哇
叫!」
高俅微微抬头,见宝安公主依然逼着眼睛,胸脯的起伏却变得明显起来。事
情,正向着预期方向发展……
宝安公主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从她娇唇中呼出的香气,无时无刻不刺激着
高俅进行下一步行动。
高俅撩起了宝安公主的长裙,洁白纤细的美腿脱摆而出。高俅顺着小腿里侧
一直舔到宝安公主的大腿根部,一边舔还一边左右摆动舌头,待舔到私处毛发之
时,高俅的舌头触碰到了一丝不属于自己唾液的湿润。
宝安公主的裙子里面,根本什么也没穿!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高俅借坡下驴,灵巧的舌头穿过那片黑森林,向宝安
公主的蜜穴探去。
「啪!」宝安公主狠狠地扇了高俅一巴掌,道:「放肆!本宫让你碰那里了
吗?」
这一巴掌很是突然,直接将高俅打蒙了,打得高俅有些怀疑人生了,此时的
高俅内心只剩下一个想法:不装逼你他妈能死吗?
若是换做寻常男人,受了如此侮辱还被扇耳光定会满脸铁青,胆小者甚至可
能会被吓得一蹶不振,从此不再能行房中之事。
而高俅神色稍有凝滞,瞬间又绽放出如菊花般的笑容,扇着自己的嘴巴说道:
「小人不对、小人该死、小人不对、小人该死……」
高俅的反应可谓是波澜不惊,远非宝安公主所料,而宝安公主恰恰不喜欢这
种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觉。
「你不是喜欢舔穴吗?去躺地上!本宫让你舔个够!」说着,宝安公主蹲在
了高俅的脑袋上方。
由于正躺在桌子的阴影之下,高俅眼前一片漆黑。
等了半天,也不见宝安公主贴过穴来,只听潺潺水声响起,一杆尿液呲进了
高俅嘴里。
高俅心中泛起一阵厌恶,他虽然喜欢女人,可还没下贱到喜欢喝尿的地步,
心中忍不住狂骂道:操你妈的小贱逼,皇上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变态?
其实,宝安公主的变态也并非无因,她天生娇瘦,却是胸小胯大,寻常男人
根本无法满足她的肉体需求,更别提她那阳物甚小的驸马了。久而久之,宝安公
主便只能寻求精神上的变态刺激来达道肉体上的高潮。
至于直接被肏到高潮,对于宝安公主来说只能是奢望,真可谓可恶之人必有
可怜之处!
如见将高俅带入府中,并不是因为对他抱有很大希望,而是听说他鸡巴大,
一时兴起收了个禁脔罢了!
但高俅的鸡巴到底有多大,宝安公主并不知晓。没错!实际上老管家对高俅
说了谎,宝安公主压根就没去过集市!堂堂一国公主,又怎会随随便便去那市井
之地?
话又说回来,假如她真去过那场集市,如今也不会拿高俅当尿壶用……
宝安公主屄大尿粗,又咸又腥的液体片刻间将高俅的口腔灌满了,而高俅只
有两个选择:一是咽进去,二是吐出来!
这一瞬,高俅心中百转千回,最后他想起了王进的模样,把心一横,咕咚咕
咚地把尿咽进了肚里!
「真是条贱狗!连尿都喝!」说着,宝安公主把还在流淌着尿液的骚屄狠狠
地压在高俅嘴上,来回摩擦,弄得高俅脸上满是秽物。
高俅的选择显然是正确的,宝安公主的变态心理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尿过之
后,娟娟淫水从宝安公主屄里渗出。高俅自是不敢怠慢,当即卖力舔弄起来。
舔屄的功夫,高俅并不擅长,于宝安公主的其他禁脔比较,可以说是相差甚
远。
宝安公主招来的奇人异士虽说阳物大过常人,可对宝安公主的无底洞来说,
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为了迎合宝安公主的肉欲,他们纷纷转练舌功,个个身怀绝
技,或是「见缝插针」、「拨芯探蕊」,又或是「翻江搅海」、「吞吐风云」……
而高俅只会对着阴处一顿猛舔,好在他不嫌脏不嫌累,大舌头不分轩轾地舔
遍了宝安公主骚屄的每一个角落。
宝安公主并不满意,她干脆骚屄上移,将高俅鼻子怼在其中,同时双手抓着
娇臀往外掰,硬生生的把屁眼儿张了开来。
无需言语,高俅便领略其意,舌头顺势顶了进去。宝安公主身子一颤,菊花
一紧,死死将高俅舌头夹在其中,小屁股一顿乱扭,放荡至极。
下面的高俅滋味并不好受,他舌头都被夹抽筋了却不敢拔出来,鼻子也被屄
堵住,几乎窒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只怕再过一会儿就没气了……
欲求中的宝安公主只想着自己舒服,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她被自己的淫穴
支配着,无情地侮辱着身下的男人:「你个贱狗,谁让你呜呜叫的?能为本宫效
劳是你祖上积了德!还不好好尝尝本宫的屁眼?狗不都喜欢吃屎吗?刚好如厕后
还没擦干净呢!真是便宜你这贱奴才了……」
随着淫声浪语脱口而出,宝安公主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情到高处,宝安公主劈开双腿露出了高俅的脑袋,她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扇
在高俅脸上,一边打还一边说:
「贱狗,快……快给本宫舔屁眼儿!」
「把舌头全都伸我屁眼儿里!」
「对……对……就是这样……就……就这么舔……」
「啊……啊……好舒服……屁眼儿好舒服啊……」
一股骚水磅礡而出,宝安公主转过头,隔着窗户看向小王都太尉王诜的住处,
低声叫到:「相公……我……我不守妇德……我领回来个野男人……我还让他…
…让他舔我屁眼儿……我……我又给你带绿帽子了……可是……可是这样真的好
爽啊……」
说着,宝安公主两腿一阵痉挛,毫无规律地抖动起来,终于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宝安公主重整衣装,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端庄典雅。
她冷冷地俯视着高俅道:「你回去吧!」
高俅舔着脸道:「小可还能让大人更加快乐,达到真正的巅峰!」说着,就
要松开裤上的腰带。
「本宫让你滚!听不懂人言吗?」宝安公主厉声喝道。
「是!小的这就告退。」
关门的时候,宝安公主又道:「此事若使他人知晓,本宫取你狗头!还有…
…你的功夫真的很一般!」
回到住处后,高俅照了照镜子,摸着脸上一道道红痕,反思良久……
这次虽然让宝安公主到了高潮,但他认为自己是失败的。一是舌功不到位;
二是宝安公主压根没有给自己亮剑的机会;三是最后的纠缠引起了公主的反感。
「唉!」高俅不禁叹息,以后怕是难以得到重用了!
正如高俅所料,打那以后宝安公主就再也没召见过他。
又过了几天,老管家来找高俅,意思是让他即日搬出王府。
听到这个消息,高俅大脑一片空白!这对高俅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搬出
王府?开什么玩笑?出去以后再去睡大街、和那帮地痞厮混吗?他还梦想着有一
天让王进跪在自己脚下呢!哪怕仅有一丝可能,高俅都想全力争取!
「大人,我有地方做的不周,您该说就说,该骂且骂,可……可不能把我扫
地出门啊!上次见公主,确实是我发挥不好,惹恼了公主,再给我一此机会吧!」
「这就是公主大人的命令!」
「……」
管家看高俅失魂落魄的模样,摇头叹道:「唉……时也……命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