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虎传】(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破釜沉舟
在老管家看来,他这辈子恐怕是不会再见到高俅了,因为夫人向来说一不二。
看着高俅麻木地收拾衣物,老管家打心底替他可惜,这后生虽不如其他家丁俊俏,
却是个有些手段的人物,奈何时运不济!
高俅收拾衣物的同时,默默回想着他的过往。
儿时,其父常年在外花天酒地,留恋烟花之所,独留娘亲在家空受活寡,瘙
痒之情多年不得解。后来,父亲变本加厉起来,甚至将青楼女子领入家中,还霸
占了主卧,高俅和他娘亲只能在偏房中相拥而泣。
娘亲的哭泣,深深地刺激到了少不知事的高俅,高俅打心眼里想让娘亲快乐
起来,自那时起,他下定决心:既然父亲不能给娘亲快乐,那我便来满足娘亲!
于是当天晚上就把还在熟睡的娘亲给肏了。
高俅的娘亲被肏醒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刚开始她是不愿意的,但伴着肉体所
传来的快感和有违伦理的刺激,让她到了多少年来从未抵达的云端……
尝到了个中滋味,此后两人不能自拔,终日在家行那苟且之事,不料被高父
撞见,高父怒不可歇,一顿棒打,并扬言要清理门口、将其母子二人沉塘,以正
家风。
面对此事,高俅将责任一人担下,说是自己强迫娘亲,方筹成大错,跪地苦
苦相求。
高父冷静下来后,念及血脉之情,只把高俅清出门户。可几日后,高父又觉
心中不顺,遂将高俅告上官府,害得高俅吃了两年官司。
出了囚狱,高俅就如野狗般混至街头,想谋个差事做,结果到哪儿哪儿不要,
因为他曾犯过案!直到被一位药铺掌柜收做了徒弟。
那药铺掌柜自称黄帝内经的传人,其实只学了一丝皮毛,靠卖壮阳药为生。
但这老家伙见识不浅,他认得高俅的器物乃是骚根!骚根者,遇骚则涨,以为淫
根,可谓万年不遇,来历非凡。
那药铺掌柜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好奇心太重。为了卜算高俅的前世今生,
他开坛做法,却被一道天雷劈死当场。
打那以后,高俅又过上了漂泊无依的日子,直到进入王府,才有了安稳的生
活。可在高俅心存希翼之时,却被扫地出门了!这让他怎能甘心?
正所谓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高俅恶向胆边生,趁管家不留意,偷
偷将一把菜刀贴入怀中,又对管家道:「承蒙公主相救,小人感恩戴德,临行之
际,自当再次拜谢,还望管家大人多多通融。」
老管家并不通晓高俅的心思,还抚须颔首,赞其有礼,遂引入公主房中。
正是皓日当空,公主看清了高俅的容貌,心中更是厌恶,暗道:「我最近是
怎么了?竟委身于这种货色!」
正在思量间,不料高俅徒起,从怀中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高俅把刀架
在宝安公主脖子上,厉声喝到:「不许叫!敢发出声来我弄死你!」
宝安公主何曾见过这种场景?当即吓得小脸俏白,哆哆嗦嗦地说:「有话好
商量,你要多少银子我都给你,只要你放我性命。」
高俅戏谑道:「你当我傻啊?把你放了,我拿着钱能走出王府吗?」
「那你到底想怎样?」
「不怎样!就是临死前想做回风流鬼!」说着,高俅一把将宝安公主的衣衫
撕裂,露出了里面的小奶子,高俅肆无忌惮地把玩着,与之前那晚判若两人。
宝安公主好歹是皇家出身,恢复了冷静后,对高俅冷道:「胆敢如此对我!
你这恩将仇报之徒不得好死!」
听到「死」字,高俅微微一颤,鸡巴也软了几分,他知道自己现在犯的罪有
多大!此事若是败露,天下再无他容身之所,即便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入天牢
受尽刑苦,死后方能解脱。
然而高俅冒着如此风险行事,是有着三分把握的。受辱那晚,高俅舔过宝安
公主的骚屄,回房以后高俅总觉得那屄奇特,自己好像在哪儿听说过,但与十大
名器相较却毫无吻合之处。后来他幡然想起,那是他便宜师傅曾提过的世间第一
奇穴—鲲鹏穴!
传说鲲鹏穴史上只出现过一次,该穴主人不详,只知道她被庄周干过,庄周
与其翻云覆雨后灵性大发,写下传世之篇:《逍遥游》。文中提到:「北冥有鱼,
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
千里也。」这里庄周使用了夸张的手法描绘了鲲鹏穴的浩大!
那庄周也是奇伟之人,他戏称与自己的器物比,鲲鹏穴里的水还是太少了,
深度也太浅了,于是又写道:「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复杯水
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总而言之,只有巨屌方能降服那鲲鹏之穴!降服了鲲鹏穴也就降服了宝安公
主;降服了宝安公主,再大逆不道的行径都将化为笑谈。
所以此时,高俅可以称得上是破釜沉舟!不争功便成仁!他要征服眼前这位
身怀奇穴的女人!让她也尝尝胯下之辱!
想罢,高俅将裤带一松,露出了胯下的器物,他粗暴地想将阳具塞入宝安公
主嘴中,奈何宝安公主奋力抵抗。
高俅把心一横,菜刀在宝安公主的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痕,道:「不想死就好
好伺候老子!」
宝安公主只得乖乖听命,将那淫物含入嘴中,吞吐起来,同时心道:「且先
让你得意一时,等完事儿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骚根者,遇骚则涨,以为淫根」,随着口舌的刺激,高俅的鸡巴越来越大,
渐渐溢出了宝安公主的小嘴。到最后,宝安公主只能勉强含下龙头!
宝安公主年芳二九,十八年来,她何时见过此等天造之器?神色也柔和起来,
舔着舔着,便面泛红霞、目射淫光、心猿意马、不能自已!无需高俅的吩咐,宝
安公主自是使出浑身解数,应承那淫邪之物!
「我的好哥哥,你这鸡巴怎生得如此之大?」
「嘿嘿,你若舔我屁眼儿,它还会变得更大呢!」
高俅此言绝非一时兴起,而是存在两个目的:其一,为报前日受辱之仇;其
二,他想考验一下宝安公主的态度。
结果宝安公主听罢只是娇嗲了一声,便心甘情愿地俯下身去舔舐那门户之所!
高俅见到此情此景,终于放下心来,把刀一扔,拦腰抱住宝安公主将其扔在
床上。
宝安公主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地褪尽了衣物,看向高俅的眼神早已泛出桃花,
舌头更是在嘴唇间游荡,显然是迫不及待了!
高俅飞身扑向床榻,赤身压在宝安公主娇躯之上,两人唇枪舌战,迂回交锋,
吞含吐弄,忘乎所以。就连高俅那满脸骚包的面孔,在宝安公主眼里也变得耐看
起来……
高俅鸡巴一挺,穿进了宝安公主的淫穴,这下竟让宝安公主感觉到了丝丝疼
痛,这种被肏出来的痛楚她多少年来日思夜想,如今方能得偿所愿!
「公主大人感觉如何?」高俅戏谑道。
「舒服……舒服极了……还有……不要叫我公主……叫……叫我王夫人。」
看到高俅不解,宝安公主又解释道:「我……我想提醒自己是有夫之妇……
这样……这样能让我更舒服……」
「王夫人你可真够浪的!」高俅猛力抽插起来,而王夫人很配合地大开双腿,
只为那鸡巴能肏得更深。
骚根遇鲲鹏,如此旷世大战无法用世间言语所描述,唯有以诗相诉: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
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
风雨过后,高俅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胸膛上的王夫人婉转依人,似乎想诉
尽衷肠……
高俅知道,自己成功了!漂泊多年的生活终于结束了,拿下王诜之妻只是个
开始,他将来还要在朝廷上大展拳脚,谋权得利。
真可谓:
龙潜海角恐惊天,暂且偷闲跃在渊。
待到风云齐聚会,飞腾六合定乾坤!
打这以后,王夫人日夜传唤高俅,二人如胶似漆,同餐同宿。
一日,王诜身旁之人向王诜禀报道:「老爷,高俅又去夫人房里了。」
此人正是那位老管家。
王诜犹豫片刻,道:「高俅这厮甚受夫人喜爱,可正所谓过犹不及,如此狼
子野心之徒留之不得!去叫来一干侍卫,本王要将他当场斩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