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孽海】(2.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二章、春雨
转眼之间,陈卓回到天都已有两个多月,如今到了冰雪消融、万物生长的初
春时节,比起到处光秃秃白茫茫的寒冬腊月要养眼得多。
陈卓翻开黄彩婷从江南道寄过来的书信,看到纸面上娟秀的文字,脸上不自
觉浮现出笑容来。
他看得很慢。
事实上,他与其说是在看信,更不如说在听信。
佳人的声音犹在耳畔。
「公子,我家庭院里的杏花已经开了不少,含苞待放的时候朵朵艳红,如今
花朵舒展绽放的时候,却又白得欺霜胜雪,放眼看去,艳态娇姿,胭脂万点,漂
亮极了。我禁不住想起了同你一起赏梅的时候……倘若你也在江南便好了,一起
看看江南的杏花烟雨,正好家父也对公子很是欣赏,常常念叨着让公子来江南做
客呢。」
看到这里陈卓会心一笑,抬头望了一眼窗外。
书院早已修缮完毕,他回到天都后便没有再居住于黎阳楼,而是在离天玄书
院仅有一墙之隔的清水别苑内住下,这里环境很好,窗外就是飞簷翘角的亭榭,
还有一湖碧波荡漾的春水。
这清水别苑曾是天玄宫里的一处景致,天玄宫被废后却是保留了下来,如今
书院重建,但与天玄宫有关的事物却所剩不多,陈卓不太想待在书院里,而是选
择了这处别苑。
身为客座院长的他若是不在书院内也不大说得过去,好在清水别苑与新建的
书院不过一墙之隔,所以朝廷也就同意了陈卓住在这里的打算。
看着窗外一派生机勃发的景象,他不禁也向往起了江南的春景。
天都并没有江南的那种别緻细腻,此前去江南道的时候不巧正是严冬腊月,
大雪飘零的寒冬体现不出江南的美感,而今春暖花开,江南那儿满城的春芳争相
绽放,应该很美吧。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那道红裙倩影抑制不住的在他心头浮现。
「光顾着与公子说江南春色了,正事差点给忘了。公子让我多盯紧江南邪道
的动向,我一直谨记在心。一个月前朝廷遣使出使南罗,如今南罗也回派了使者,
准备前往天都朝圣,并献上贡礼。邪道那边得到这个消息后,便一直蠢蠢欲动,
此前便有邪道在岭南道和江南道出没的消息,如今怕是要打南罗使者的主意。
不过公子还请放心,如果我帮得上忙,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若是还有徐鸿的
消息,也会第一时间告诉公子。「
陈卓看到这里,心头微微一暖。
这也是黄彩婷最教他佩服与喜欢的一点,细緻体贴,他想到的没有想到的,
她都一并想到了,让人感到非常舒心。
「公子一认真起来,便容易废寝忘食,希望公子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彩婷最
近时不时便会梦到公子,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有时候彩婷常常想着,如果
睁开眼后,第一个看到的人便是公子,那该是多好的事情……」
陈卓看完信后,心中思绪万千。
这段日子以来,书院的事儿也不少,磕磕绊绊的时候,咬一咬牙也就过去了,
不过这时陈卓就会分外怀念黄彩婷相伴左右的时候。
那时候但凡有拿捏不定的事情,只要请教黄彩婷,都能够迎刃而解,如今却
都只能自己琢磨,好在离开天都之前,与黄彩婷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之下,便已
经有了一些经验,如今做起来还能像模像样。
只是……这又如何比得上佳人在旁?想到这里,陈卓也开始拈笔撰写回信。
每次写完信之后,陈卓都会认真的检查一遍,回味一番,便在他一字一句读
下来的时候,忽然听见「吱呀」一声,当即心头一跳,将书信藏了起来。
陈卓望向迎面走来的美丽女子,苦笑道:「师姐,你又不敲门就直接进来了。」
何薇薇来到天都后,便和陆金风住在一起,虽然天天两头跑,不过数千里之
远的天都都来了,这位师姐自然不会介意这一点奔波,只要能够腻在师弟的身边,
便让她觉得十分值得。
陈卓知道何薇薇不喜欢黄彩婷,这两个多月以来,他频繁收到江南道的书信,
已经引起了何薇薇的疑心,这位师姐已经明白的表达过她的不满,如今若是叫她
看到书信里的内容,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何薇薇尽管心思不及黄彩婷细腻,不过还是察觉到陈卓有些异样,她狐疑的
问道:「你刚才在干嘛?」
陈卓尽可能平静道:「在想书院的事。」
何薇薇看了他一会儿,直把陈卓看得心头发毛才冷哼一声,若无其事道:
「该用饭了。」
她转身便走了。
陈卓有些不安,往日何薇薇还会在屋内腻上一阵,这回却有些反常,果然还
是让她看出了一些什么……他打开了手边的抽屉,将方纔情急之下放进去的信又
拿了出来,目光有些複杂。
幸好,那位神监司的沐掌司也已经两个多月不见了,否则按照沐颖动不动就
喜欢往自己榻上躺的性子,还有何薇薇进门从不敲门的习惯,她们两人很可能撞
到一起,那才叫真正的麻烦。
他忽然发现,凡是与女子有关的事,都很麻烦,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子。
……江南道,临江。
初春后的第一场雨在午后的时候落下,下得缠缠绵绵。
躺在榻上闭目小憩的美人琼鼻微微张阖着,一袭秀发如云般在榻上散开,她
只披着一件粉红色的薄纱,因此更显迷离动人。
纱中透出一双雪白的藕臂,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薄雾般的轻纱遮
掩不住那粉酥而娇嫩的肌肤,触目只觉得光滑紧致,似乎吹弹可破。
黄彩婷算着日子,今天差不多便该收到陈卓的回信,因此便一面躺在榻上听
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一面等着天都传来的好消息。
不知为何,她现在的心里面已经全是那个少年,想着他那张俊美的脸,想着
他执笔写下的规整的字,彷彿这一切,比江南道的十里春光还要让她沉迷。
她明白自己已经彻底动了春心,比外头满城的春意还要盎然。
不过这不是正好吗?陈卓年少有为,天资和心性俱是绝佳,不仅是天离剑剑
主,还是天玄书院的客座院长,前途不可限量,她甘愿就此「沉沦」。
她想着少年,进入了梦香。
许是春天到了,香甜之中还多了些教人欲罢不能的旖旎。
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原来星眸微闭,嘴角带着甜美轻笑的大小姐忽然蹙眉齧
齿,轻嘤了一声。
酡红浮上玉靥,细密的汗珠蒙上白皙的肌肤。
她浑身燥热,想要伸手去擦香汗,白皙的手指从细雪般的额间到白皙光滑的
脖颈,再来到双乳之间,不自觉滑入其中,轻捏住丰美的乳房。
黄彩婷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贝齿轻咬着红唇,玉手上的动作也由缓到急越
来越快。
暧昧的绯红悄然浮上这具优雅的胴体,淋漓的香汗将她通身浸润。
屋外春雨淅沥,衣内香汗淋漓。
晶莹的汗珠滑过精緻的锁骨,滚入饱满双峰之间的沟壑,香汗逐渐浸透了薄
衫,那傲人的雪白开始变得若隐若现,半透明的轻纱下两点凸起愈发明显,乳晕
开始发胀,乳尖更是红艳欲滴。
她是含苞待放的花,渴求着露水的滋润。
「公子……彩婷……想要做你的人……」
她红唇轻启,呢喃了一声。
原本搁在乳房上的手开始下滑,穿过腰肢一路往下,最后来到了已经湿润不
堪的私密之处。
她只穿着一袭薄如蝉翼的轻纱,内里根本没有亵衣,手指轻而易举的便探到
了花唇。
抚摸着又嫩又水的阴唇,揉弄着因为兴奋而充血俏立的阴蒂。
接着指尖探入花穴,穿过滑腻的淫水,缓缓摸索起来。
可她无法满足。
不够粗长,亦不够深入。
窗外的春雨逐渐急了,黄彩婷的呼吸更是急促了几分,一只手抚上乳房,一
只手探入股间,两处同时动作。
便在她下意识开始扭动腰肢的时候,忽然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嫣红的眼睑,
露出一双仍带着迷离,却又有几分惘然若失的眸子。
她通身湿透,本就若隐若现的窈窕胴体变得更加诱人。
鬓边的丝发被汗水打湿,结成绺,凌乱中带着几分淫靡。
呼吸还很急促,身上酥麻得厉害,想要坐起来,却软在了榻边。
她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已经氾滥成灾的花穴,然后看了一眼沾满粘稠
爱液的手指,指尖微微张开,还能看到拉成丝线的湿滑液体,直让人脸红心跳。
仔细看了一眼,发现其上并没有任何血丝存在的痕迹,下体除了又湿又热之
外也无任何不适感。
黄彩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感觉脸红耳燥。
这是她一次做春梦。
尽管这只是梦,但她依旧感到羞涩无比。
不仅是因为自渎,更是因为她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抹强烈的渴望。
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渴望见到陈卓,然后扑进他的怀中,抵死缠绵,
合二为一。
便在这个时候,侍女轻轻敲了敲门。
黄彩婷的睫毛微微一动,眸子亮了几分,稍作打理后,轻声道:「进来。」
侍女没有让她失望,果然送来了一封信。
她正想着他,他就来了信。
黄彩婷看着信,难以自抑的露出笑容,一想到自己刚做的事情,还有梦中的
羞人画面,芳心顿时乱跳不已。
侍女看了她一眼,感觉自家小姐今天好像哪里不一样,变得更加香艳动人了。
黄彩婷耳根烫得厉害,有些不自然道:「你先下去吧。」
心中好奇的侍女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这两个多月的书信来往不少,起初陈卓还比较拘谨,谈的大都是公事。
到了后来,他也会在字里行间里透出对黄彩婷的思念,就好像「你若是在身
边便好了,许多地方便可以问你」之类的话。
每一次的微妙变化,都令黄彩婷感到欣喜,有时候还会因为陈卓在信里面表
现出的一点关心而感动。
「书院的事尽管已经安定下来,但也耽搁不少修行的时间,我会闭关一阵子,
待到出关之后,我便会去江南道见你……我也想你。」
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黄彩婷的嘴角微微扬起,正趴在塌上看信的她,不
自觉翻了翻身子,被薄纱遮盖住的玉腿露出了大半,两条浑圆白皙的大腿正不自
觉的夹紧,一双玲珑秀美的玉足也轻轻的绷着,足趾上嫣红的蔻丹煞是诱人。
她攥着手里的信,然后将其紧紧贴在自己傲人的胸脯上,轻声呢喃道:「公
子……我等着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