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逆穿越】(2.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文:thread-9591067-1-1.html
(22)骆冰淫传(下)
化身名妓『玉如意』的骆冰,俯伏于我身上,狡黠地眨眼轻笑:「小鬼,不
便宜奸王,倒便宜了你!只好赏你白嫖老娘一趟咯!」
「我、我现身替你解围,不是想……占你好处的……」看《书剑》小说也好、
影视作品也好,甚至是色文,我向来都对骆冰这人物不太来电,所以在这游戏世
界相遇以来,并没兴起追求她,让她加入我后宫的意思……
骆冰没好气地一瞥大床内侧,贴着墙壁卷起来的棉被里,正捆住被点穴封口
的乾隆:「你不顶替他先跟我亲热,怎好进王城去救香香公主出来?」
「那我立刻……起床就走好了……」
她的灵眸又悄悄扫向在床外侧站岗的白振及章进两人:「你都易容成那死色
鬼了,突然不嫖就走,铁定惹两只鹰犬起疑心。」
「还有,少给我假正经!」骆冰坏笑蠕身,小腹轻磨我微隆的裤裆:「都硬
了啦!」
你光着身子,仅穿一件轻纱依偎上来,是正常男人都会起反应呀!
「我刚刚才撮合沅芷跟你『留后』洞房,你也回气得挺快嘛!姓陈的,你还
想把周绮、霍青桐和香香公主都一并『吃掉』吧?就由我来代她们拈一拈,你有
没这个斤两?嘻……」
这、这算甚么理由?满嘴说得好像大局为重似的,其实是自己想跳下场来尝
尝我?跟其它大抵忠于原着性格的众女角不一样,这个骆冰绝对是做坏了!明显
是被我计算机里的《一代淫后》、《骆冰淫传》大幅影响了角色设定啦!
「喂!婊子!还磨磨蹭蹭的干吗?」立在几尺开外的驼背丑男章进,不耐烦
地一挥狼牙棒:「快干活呀!」
乾隆怕死,连寻欢都要有两个高手侍卫在旁守护,令场面等于无码A片,我
纵想借位迁就假嫖骆冰,也是绝不可能;阴差阳错,注定我要跟她……成其好事?
「是、是,别催嘛。」骆冰应了一句,直起身来,分腿跨跪于我上方;面目
俊美,肤色雪腻,乌黑长发蜷曲披散,当真意态撩人;更别说她只披着一片贴身
素净薄纱,从削肩、圆乳到细腰,玲珑线条,若隐若现……
只见如玉皓腕轻轻一拉,绑在纱衣腰间的幼细红带便松开了活结,衣襟略敞,
春光乍泄,露出深长白皙的乳沟……然后,眼前一红——咦?!
竟是骆冰卸了腰带,径往我眼上罩来;于脑后绕了一圈,又兵分两路,各令
我双手高举过头,左右紧缠手腕……如此一来,不单视野全红甚么也瞧不见,连
两手都动弹不得!
耳畔随即响起骆冰有别平常的磁性嗓音:「嘿!就要你看不见、摸不着,任
我鱼肉——」
「呼~~」凉风轻送,自是她在吹我耳洞;暖肉擦耳,是她的唇片吧?可恶,
瞎了似的,一切只能用猜的;但视觉被剥夺,触觉彷佛更敏锐,我顿时打个哆嗦,
起了鸡皮……
「啜……」耳珠被衔住,轻亲、浅含;继而是湿湿的舌尖,在舔我耳垂、耳
背;一阵异响,又暖又痒,是她的舌端伸入耳道来……呜!好痕,又好爽!
「这么不禁痒哦?」银铃般的一笑,骆冰放过我耳朵;嘴上蓦然一软一甜,
是她改为亲我了!唇揩、舌扫,教我张开了口,想跟她舌吻,但她却恶作剧地回
避开去,大吊我胃口……
「好想亲我?」倏地,一样温软物事舐上我舌根,是她终于大发慈悲,跟我
舌吻;香舌既尖且灵,百般盘缠,弄得我舌面舌底都非常舒服;已休夫的人妻吻
技,莫说大胜我一班处子红颜,就是同为人妇的黄蓉,亦望尘莫及:「雪、啜…
…」
「雪、啜……」从两舌纠葛,到被骆冰引导我吻成四唇互迭,都是她主导进
攻,我一味配合承受……好强势的『淫后』风范,深吻得我快透不过气来……
「啜、啜……」骆冰一心二用,边吻边解,三扒两拨便脱光我上身衣服;胸
前突然有两个凉凉重重的肉球俯压下来……是她的乳房!肌肤好滑,份量十足,
在徐徐上下磨擦我胸口,又划着圆圈,围绕打转……
只听得那白振低声称赞:「是『波推』啊!这妞儿够上道,看来懂得全套的
莞式工夫呀!」
喂!你这是甚么脱离时代背景的对白……喔!胸前两点,被另外两点软中带
硬的小肉粒印上了,它俩在蜻蜓点水地推挤我乳首,旋磨挑逗,好美妙的触感:
「这招叫『心心相印』。」
骆冰活用岭上双梅,像在帮我乳头按摩,她的乳蒂亦自得其乐;互惠互利下,
我俩的胸尖四点,俱变得挺立如柱。可惜我被腰带幪眼,无法看见她的丰胸形貌,
乳首色泽……
呜,不愧是《书剑》色文的第一把交椅,单只和她接吻厮磨,已令我肉棒彻
底勃起,困在裤里,万分难受……
『淫后』见微知着,善解人意地探手替我褪下内外裤子,释出分身;白振又
大出意料地低叫起来:「奇事啊!王爷今天居然这么快就硬得起来?以他那早淘
空了的身子,近来那话儿都总是疲疲软软的呀!」
这么大声批评主子的性能力,你这奴才当乾隆聋的吗?不过,原来奸王早就
嫖成了肾亏?活该!
白振说话间,只感觉骆冰从我身上往旁一翻,转而侧卧于我右方;我后脑被
托起,枕在她耦臂上:「来,第一回合!看你比奸王强上多少?」
柔软发丝拂过胸口,似乎是她埋首我胸前;又听得她轻啐两声,像是吐了两
口唾沫;下一刻,我右胸乳头便被雀舌撩拨,龟头也落入一处湿滑的掌握——
噢!骆冰在大舔我的乳头!还有下面,是她吐了口水的掌心,正圈着我的肉
棍,缓缓套弄……上下两处都备受服侍,好、好呀……
「啜……啜……」她不止舌舐,还合起唇来,吃奶般连亲我乳首;下方的玉
手亦四处游移,将唾液抹满阴囊及茎身,加强润滑,大打手枪:「嗤……嗤……」
乳头被她啜得更硬、更大了;肉杆在她五指把玩下,更是又圆又胀;我明明
刚跟李沅芷做过爱,理应憋得更久才对,但却骤然冒起想射的感觉……不,不可
以!太快败阵,岂不让她小看,我要忍住!
可旁观的白振又来了:「奇怪!王爷今天好持久!」
连章进亦语带思疑:「简直换了一个人似的!若非一直亲眼监视,真怀疑这
个主子早被人暗中掉包!」
骆冰闻言,停吻我胸口,凑头于我耳际贼笑:「看,惹他们起疑啦!还不快
快先泄一次?」
根本是想我先输这回合……岂有此理,双手被绑,不能用『性精神指令』来
作弊死不发射……
「雪啜~~雪啜~~」骆冰落井下石,再次快吮疾舐我乳头;柔荑亦变本加
厉,紧包男根,如风起落握捏;胸尖、棒头累积的快感分秒攀升……快、快要忍
不住了!
关键时刻,两排贝齿,乍然出击,连环轻啃我乳头;拇指微尖的指甲亦用上,
慢刮缓拂最要命的马眼裂口——
两式奇招突袭,终教我难锁精关,失守发射:「呃!」
耳旁传来骆冰的得意轻笑,赢了一仗的她无微不至,口舌保持轻舔我胸膛;
兰掌也继续细挤子孙根,体贴地助我舒畅射出最后一滴阳精……
吁,好爽,果然是『淫后』,这『五姑娘』的本领,完全盖过双儿当初生涩
的手技十倍啊……
管不住一张嘴的白振又跟章进窃窃私语:「喔,王爷射啦,可以打道回王城
啰!以他近来的体力,眼下是再硬不了的……」
乾隆你的身子是有多虚啊?一般来说,男人十五钟过后就能再当一尾活龙吧!
但这也好,既然奸王的体力应该无法再战,那我就顺势抽身,离开进宫去救香香
公主……
「别急着走,老娘还未尽兴哦!」骆冰彷佛看透我的心事:「奸王已成俘虏,
香香公主在宫中无风无险。而且,你爽一回就够了么?不想多尝我的本事?」
嗯,听来好像挺有道理的,乾隆既在此被捆成一条热狗,那另一边喀丝丽的
贞操自是全无威胁;反正时间多的是,我又被绑住了,只能躺着任由你骆冰处置
啦……
「咦?王爷不走?」白振持续担当解说役:「章进你看,玉如意坐起身来了!
床尾处原来有个小小的木抽屉?她拿了两杯甚么出来呀?」
「来,第二回合!」骆冰把我双脚分成八字,好像跪坐其间,再依稀听见她
似在……喝水?
刚射精缩小的阳物被她扶起,下一瞬间,小弟弟便突然置身一片——暖烘烘
的小小汪洋?
「王爷有得爽咯,是『冰火两重天』!」
哗!骆冰饱含温水的檀口,暖洋洋的泡得我发射后的命根子无比惬意;龟头
龟颈沾满的黏稠精水,经此一浸骤觉清爽不少;但『淫后』像决心把它清洁到底,
舌面一振,便舔起棍来——
呜……何等灵动的舌头!彷佛嫌弃暖水洗涤不够,一根蛇舌,走遍我杆顶杆
底,将精污全拭擦一空;除了彻底舐净棒头表面,舌尖更毫不畏脏地潜入包皮里
侧,转弯抹角,搜括出剩余残精……这口活的深入层度,着实大幅抛离任盈盈、
双儿、程英、陆无双和李沅芷……
暖水变凉,骆冰咕的一声,竟是干脆连水带精,一并咽了;这才吐出我的阳
具,刚听得她又呷了两口水,便再将我的命根子纳回小嘴,换成一池冰冻来袭—
—她改含冷水了!
倏然一阵寒意,直教我打个哆嗦;按常理是热胀、冷缩,但我的小兄弟突遭
此刺激,反而变硬;骆冰自然感受到口中的变化,乐得哼了一声,便利用冰水,
再施口技,舌头时而上顶,弹舐茎干;舌底有力下压,拍打龟冠……
冻液中的蛇舌,如蛇得水,径化水蛇,蛇身缠绕雄茎,没完没了;蛇头掀动
水浆,兴波作浪,冲击龟首亵玩;更别提那新添的吮水浪声,啜啜作响,倍添淫
媚;不过是区区一小口冷水,可落入淫后嘴里,却如翻江倒海,没几下功夫,就
吹得我软棍重硬,又想泄射……
骆冰却及时吞下冰水,让我临崖勒马;再改饮暖汤,又来一遍口穴温泉招待;
接下来连环冰火交替,寒暑变易,反复浸得我小弟弟越绷越紧,想射难射,欲望
溢泻——
「呀……!」我不禁从床上仰起腰来,猛摇臀胯,狂操骆冰嘴巴喷发;好个
淫后,面对我的乱插,竟没噎住呛着,从容不迫地嘟紧樱唇配合,连啜肉棒,舌
接来精,全部喝光:「咕~咕~」
屁股跌回榻上,我二度泄精,连同几个时辰前在李沅芷体内播种,这已经是
半日内的第三趟发射,真的腰都有点酸了……
白振大出意外:「能射两回?王爷今晚吃错药么?」
章进:「总之绝对再硬不起来了!我们可以收工打道回府!」
白振:「慢着!玉如意一脸『你爽了两次,轮到老娘了!』的神情?她还不
打算放王爷下床呀!又拉开那个小抽屉?这一回拿出来的是……吃的?」
隐约听到骆冰似在嘴嚼甚么;她同时两手一搬,抬起我双脚,令我腰往上竖,
臀部朝天……后庭立马感到一阵湿润来袭,一样暖软物体,将一批细碎东西,送
入我的……菊道?!
「哗!章进!是『毒龙钻』啊!还加上『爆炸糖』呢!」
毒龙钻?!爆炸糖?!骆冰摆布得我向天『M』字开脚,不单在用香舌舐我
的肛门,还将一颗又一颗,尖尖硬硬的小糖米推塞进来?!
之前双儿的泡姬奉侍,也曾舔过我菊花,但处子小丫环作的一切都来得既害
羞又生涩;当下换成淫后上阵,全半没点臊意,对我肛口大舔特舔,纵舌钻探;
爆炸糖逐一没入屁眼,贴附黏膜,介乎刺激与不适之际,红花会总舵主的舌根便
适时而至,一一舐溶糖米,细舐菊壁呵护……
反清龙头、女中豪杰,正双手捧住我的屁股,埋首吻弄……我虽然看不见,
但只幻想一下这画面,射累了的小都敏俊,就又再三度昂首复活!
「嘻!」骆冰见状,亦加把劲变招,派出闲着的一对玉手加入战团——右手
五指,裹住阳根,上下撸动,回旋转圈;左掌食中两指并合,深入浅出,抠挖菊
穴;唇舌则转移阵地,虫行蚁咬般搔痒阴囊,半含春丸:「啜~啜~」
哎……肉竿又被她撸至全硬了;肉袋袋皮遭她吻得湿淋淋的,蛇舌隔囊狎玩
内里春子,玩得不亦乐乎;更休提那在菊门里探险的两根葱指,彻底地教人体会
到何谓前列腺快感……
「噢喔!王爷举阳第三次?!奇迹呀!」By白振。
骆冰得意地吹个口哨,两手掌心各按上我膝窝,我仰天的大腿骤添重量……
来的也是两条腿,是她整个人……跨坐了上来?
又感到她的素手扶直我阴茎,把它纳入两片肥美、热暖、湿润的所在……是
她的私处?她主动和我欢好?而且用的还是非一般的豪迈女上位——
我头至腰卧床,下肢却被她扳起朝天,双脚大开,供她劈腿坐好,纵向吞没
我的分身……高高在上、坤天干地的体位,尽显淫后主导主攻的强势:「小鬼,
来啰!给老娘撑久一点哦!」
骆冰两握我双脚足踝发力,娇躯便缓缓起坐,花园就徐徐吞吐起我的阳具来
……大小合宜的饱满唇肉,夹得人好舒服;花径里头紧致又起伏,全方位地按摩
着整条男根;甚至蜜汁的温热、黏稠,亦属恰到好处,甫一交锋,已让人心知这
是不负淫后称号的交欢名器……
「拍~拍~」玉腿有劲地蹬高、坐下,细嫩柔肌不断厮磨我双脚;耻毛蜷软,
就连重复揩擦鼠蹊也是享受;女上位的动静绝不止于单调起落,时而深蹲鲸吞整
根,时而仅止浅尝棒头;阴臀除了高低挪移,更会前挺后缩,还懂悠悠转圈,咬
住龟冠,控棍划圆……
「呵……荷……唔……咿……」休夫少妇毫不扭捏,鼻息嗓音坦荡放松,纵
情享受;一代淫后也不只图自己快意,一边保持蜜穴吐纳男根,一边腾出两手,
一只前俯,甲尖挑我乳首,一只后伸,指掌揉我春袋;还低头湿吻我小腿脚板,
五只趾头逐只舌舐唇含,仔细吮食:「雪啜~雪啜~雪啜~」
好诱人的呻吟……她好会玩我的乳头……阴囊被她搓摸得收缩结实……五只
脚趾接受她的口交,好痒好湿好受用……尚有那快上快落,夹得紧紧的阴道,分
身从头到根都招呼到……这各方面都太刺激、太爽了!
腰臀禁不住向上使劲突刺,我好想射第三次!骆冰当然瞧得出来,蓦地牝穴
膣内夹至最紧,臀腿起坐更重更急,背后的纤指从肉袋爬往会阴,又钻入肛门抽
抽插插:「又想射啦?嘻~就赏你射第三回吧!」
菊穴肉棒,前后受敌,我硬生生被骆冰坐得爆发,一连三仗败下阵来,溃不
成军地在淫后的名器内乱吐白沫……
嗄、嗄……这爱做得既看不见又摸不着,满足感却一点也不逊色,这就是一
代淫后的本事,好惊人的战斗力……
骆冰伏下身来,戏谑地轻咬我耳珠低语:「小鬼,回去多练练,以后有机会,
姐姐再和你玩玩。」
「我来扣住奸王……你快滚下床,进王城去救香香公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