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欧阳克】(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2章、若华蓉儿,肉体征服
此时这一晚上折腾下来,天色也已经快要大明,只是此时的欧阳克还没觉得
丝毫困倦,他还有件事儿要去做呢。
嘿嘿,他现在要找的就是梅超风了,这个梅超风是黄药师的弟子,原名梅若
华,这名字多好听啊,非给黄药师起了个名字叫梅超风,真是造孽。
而根据欧阳克的记忆,梅超风是黄药师当年暗恋的对象,只是黄药师有色心
没色胆,不敢娶女徒弟,结果被陈玄凤给撬走了。
这在欧阳克看来简直是愚不可及,要知道,他的那些姬妾也都是他的女弟子,
欧阳克还不是都操了?所以欧阳克只觉得黄药师简直就是一个傻逼啊!放着一个
漂亮的女弟子也不收了,傻逼。
而对于这个时候的欧阳克来说,已经把黄蓉那个小妖女给玩儿了,而她的师
姐,那个她爹最爱的女人,此时欧阳克当然也是惦记着的,一定要弄到手。
其实,白天的时候,欧阳克已经在此时的王府找过了,那洞穴本身也不是什
么太难找的地方,而欧阳克本身武功极高,要找到倒也是不难。
因此,此时的欧阳克,也该进行行动了。
此时虽然天快大明,可是欧阳克已经控制了整个王府,那些卫兵此时也不会
醒来,等他们醒来了,欧阳克已经这事儿办完,带着黄蓉、穆念慈等美女远走高
飞,金国又能把她如何?
此时,欧阳克来到那片阴暗无光之处,遍地都是荆棘,乱石嶙峋,有如无数
石剑倒插,他功聚双眼,前方地面不远处有一黑黝黝的洞口,心中一定,道:
「就是此地了!」
当下,欧阳克提气跃下,他轻功绝顶,此时缓缓而下,直至四五丈这才到底,
不想竟是一个极深的洞穴。欧阳克本在半空已然运劲,只待着地时站定,以免跌
伤,哪知双足所触处都是一个个圆球,立足不稳,若不是他轻功绝顶,反映迅速,
定要仰天一交跌倒。
待站定后,弯腰捡起一枚圆球,一触手竟吓了一跳,摸得几下,辨出这些大
圆球都是死人骷髅头,再细细摸索,头骨顶端果然有五个指孔,正好用手指插上。
欧阳克随手扔掉头盖骨,往前而行,行了数丈,斗觉前面一空,地道已完,
到了一个土室。
此时虽然欧阳克的轻功不至于被梅超风发觉,但他也不必提气行走,任由脚
步声发出,刚一进土室,忽然左边角落里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何人不请自来?」
欧阳克尽管料到梅超风可能就在此处居住,但斗然间听到这声音,语气冰冷,
犹如厉鬼,在欧阳克耳中却直是轰轰焦雷一般。
只听得那声音又阴森森的道:「进我洞来,有死无生。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话声正是女子,不过说话时不住急喘,像是身患重病。
欧阳克已然猜到,此婆娘即是那梅超风,便咳嗽一声道:「小爷我掐指一算,
知晓此处有人练功不甚,导致走火入魔,整个下身瘫痪,苦不堪言,若无人前来
救治,只怕过不了多久便命归魂兮。小爷我心慈不忍,只好前来拯救一番。」
「哪来的狂妄小儿,在此胡言乱语!?」梅超风虽不信欧阳克能算到她的窘
境,但心中亦是吃惊他如何知道自己走火入魔,下身瘫痪的事情。听他的意思似
乎能够救治自己,那么就且信他一回,先治还自己的伤再说,忙又道:「少年人,
你能治疗我的病根?你有什么条件?」
「条件就是,要你的身子陪小爷爽爽了!」欧阳克话音刚落,身子一晃,便
如鬼魅一般进入到土室当中,一把点了黑暗中的梅超风的穴道,他这番出手,虽
然看不清梅超风的位置,可是以他的武功,黑暗之中也可以大致摸准方位,而他
身法太快,梅超风就是在苦练三十年,双目健全也是躲不开的,轻而易举就被欧
阳克制服了。
梅超风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忽施偷袭,而对方出手太快。自己根本躲闪不
开,对方同时又封了自己的哑穴,便连叫也叫不出来了,不禁惊怒交加,可是却
毫无办法。
此时欧阳克抱起了梅超风,嘿嘿一笑,当下转身出去,不到片刻,便已经到
了外面。
他这个时候才看清楚梅超风的长相,但见梅超风三十多岁年纪,容色俏丽,
皮肤白皙,却是个出色的美人儿,虽不如黄蓉、小龙女那般倾国倾城,却也胜过
穆念慈和自己的不少姬妾了,当下哈哈一笑,说道:「果然是个美人儿,难怪黄
药师那么喜欢你……」
说着,欧阳克身形一晃,便展开轻功而去。
此时梅超风虽然目不见物,可是适才欧阳克的话也听到了,而此时又听欧阳
克笑声中满满都是淫秽之色,也知此人不怀好意,心里不禁惊怒交加,心想难道
这贼子想淫辱自己?如果是这样,自己是宁死不屈的,绝对不能让清白丧在此人
手上,可是此时便连动也动不了了。
此时梅超风目不见物,也不知道被这人带到了哪里,反正似乎是一间屋子当
中,而这人将自己带进来之后,就将自己扔在了地上,接着在自己身上拍了几下,
梅超风便人事不知……
过了不知道多久,梅超风逐渐恢复了意识,她只感觉到一只手抵在自己的后
心,然后梅超风就感觉一股极暖的暖气输入到自己的体内,登时那本来麻痹的双
腿,立刻就暖气十足,似乎恢复了动力一般。
但这还不是此时的梅超风最吃惊的,此时的梅超风最吃惊的是,接下来,自
己那早已经被柯镇恶打瞎的双眼此时忽然一阵刺痛,接着眼前一片光明,双眼居
然已经轻而易举复明了。
「这……这……」梅超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此时眼前所见确实是十
余年也未见过的光明,此时的梅超风,已经彻底惊呆了。
而这个时候的梅超风也看见了,自己是在一间豪华的房间里,而此时她的面
前,一个十五六岁的浑身赤裸的美丽少女正躺在她面前,一动不动,看起来似乎
是被点了穴道了,而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赤裸男子,正站在她的面前,淫笑看
着她,这个人,自然就是欧阳克了。
此时的欧阳克嘿嘿笑着看着眼前的梅超风,下身的阳物勃起的老高,看的十
几年没见那玩意儿的梅超风脸上大红,心想:「这……这人那下面怎么这么大?
比……比贼汉子那个……那个还大……」想起陈玄风,此时的梅超风又只觉自己
如今这样,实在大为不妥,可是却又动弹不得。
此时的欧阳克嘿嘿一笑,走上前去,在梅超风身上拍了几下,让她可以说话,
但是却无法动弹。
「哈哈哈……若华,你这身子又白又嫩,丰满性感,黄药师没睡上,真是太
悲剧了!」欧阳克此时抱住了梅超风之后,一把将手按在了她赤裸的乳房上,使
劲儿揉搓起来。
「啊!」此时的梅超风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此时周身衣裳,居然已经给脱
了个一干二净,那洁白的肉体,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浑圆的屁股,熟女的
嫩屄,无比都暴露在了这个男人的面前,只因刚才自己眼镜复明,震惊下竟然没
有注意到自己的衣服没了。
而她这衣服当然是欧阳克脱的,另外欧阳克还让自己的侍妾在她昏迷的时候
给她洗了个澡,不然她在那种地下洞穴呆了那么久,身子不知道多脏,欧阳克可
有洁癖,嫌弃啊!
「你……你这恶贼,你……你放开我,混蛋!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此时的梅超风真是惊怒交加,她那本应该只有丈夫才能享用的身子,居然被眼前
这个可恶的男人这般轻薄,真是让梅超风愤恨不已,可是此时的梅超风的穴道受
点,武功根本施展不出来,除了口里叫骂之外,其他也无法而说。
「哎呀呀,你要将小爷碎尸万段?那小爷更要在被你碎尸万段之前摸你个够
了!」欧阳克淫笑着一边说,一边将梅超风的身子压在地上,双手狂热地抚摸梅
超风的白嫩乳房,展开手法更加厉害地将这奶子任意变换着手法玩弄,额头低头
亲吻着梅超风的小嘴儿脸颊。
「恶贼……混蛋……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此时被
欧阳克压在身下,任意玩弄,梅超风惊愤交加,可是除了叫骂,梅超风却是别无
他法。
而此时的欧阳克肆意地玩弄着梅超风的身子,也不理会她的叫骂,大手任意
地抚摸着梅超风滑腻的肌肤,娇嫩的玉体,虽然梅超风年近四十,可是保养的还
很好,外加长年居于黑洞,皮肤更是比一般女人更白,欧阳克是越玩儿越欢喜。
可怜梅超风年近四十,在武林中赫赫有名,居然在这里受人轻薄,真是羞耻
无比,可是她已经多年未曾行房,此时遇到欧阳克这等调情高手,不到片刻便被
欧阳克挑逗的大有情欲,虽口里依然叫骂不休,可是那下身小穴却不争气地湿了
……
「哎呀呀……看起来黄药师的女徒弟,也就这骚样了……」梅超风的下身阴
毛不多,年近四十却还粉红可人,被欧阳克这番挑逗,便已经湿了,欧阳克自然
是对这女子如此放荡十分欢喜。
「你……你这淫贼……我……嗯……」此时的梅超风可以说也是羞耻无比,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十余年未有房事的肉体,在此时这个男人的挑逗下,居然
如此轻易便动情,身子似乎被这个男子亲摸几下,便燥热难当,梅超风自然是不
知道,欧阳克身具魔种之力,还道是自己身子不争气,因此此时言语之间倒也是
软弱了不少。
欧阳克眼见梅超风已然动情,当下淫笑着将一旁的那个裸体少女抱了起来,
伸手在她身上拍了几下,解开了她被封的穴道。
「啊……你这恶贼,放开我,放开我……」那少女一得自由,立刻激动大叫,
可是欧阳克将她牢牢抱住,压在身下,双手抓捏着她的椒乳搓揉,笑道:「蓉妹
妹,你不要再抵抗了,你如今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还抵抗什么?哥哥今日在让你
销魂一次!」说到这里,欧阳克熟练地伸出舌头,喊着那少女椒乳上的粉红豆丁,
吮吸舔舐,双手更不住熟练地玩弄着这少女白羊一般的身子。
梅超风十余年没看到过任何东西,此时陡然而见这等香艳之事,当真面红耳
赤,而见这少女明艳无方,容色之美生平从所未见,她本是丧夫之妇,为人又心
胸恶毒,此时见这少女受辱,心里倒也不怎么为她难过,只是想起这恶贼侮辱完
这少女之后,又会来侮辱她,思之令人不寒而栗,想要运劲冲穴,可是却无论如
何无法成功。
而那少女很明显,在欧阳克这等风流手段之下,没抵抗多久,便已经在无力
反抗了,气喘吁吁,脸颊晕红下,身子动也难动。
「哈哈哈……蓉妹妹,你怎么不挣扎了?下面的小骚屄还这么湿?是不是想
哥哥我肏你的小穴?」欧阳克见这少女已经是无力抵抗,而且周身火热,情欲已
起,更是得意。
「啊……你这坏蛋……淫贼……想怎么样……怎么样随便你……啊……好热
……我好热……」这少女本就已经情动,可是嘴上却不愿意服软,只是身子被欧
阳克的魔种撩拨,此时若不得那巨物解渴,当真是越发生不如死。
欧阳克爱极了眼前的少女,立刻笑道:「好妹子,我知道你难受,这便来让
你舒服!」说着,欧阳克掰开了她的玉腿,肉棒对准那少女圣洁美丽的肉穴就是
狠狠地干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哎呀……啊……」那少女已经不是个清白的姑娘
了,此时被欧阳克奸淫,登时被一股股难以想象的快感包围,周身情欲越发激烈,
欧阳克压着她身子,不过冲刺了几下,她已经舒服的无法控制自己,主动搂抱着
欧阳克曲意迎合。
「哈哈哈……蓉妹妹,你说你身为东邪黄药师和她夫人冯蘅的女儿,此时和
我男女欢好,是不是觉得很刺激?」欧阳克此时的性技可以说是天下无双,收拾
这小豆芽菜还不是小菜一碟?而这番话,自然是故意说给梅超风听的了。
「什么?!」梅超风听到这句话,立刻惊呆了,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前这个受辱的少女,居然……居然是师父和师娘的女儿?!这怎会如此?
而这少女自然是黄蓉了,她此时已经安全被欧阳克控制,随着被欧阳克奸淫,
下身的小蜜穴被一股股剧烈的强大快感包围,令她意识迷乱,竟然不由自主地呻
吟道:「啊啊……啊……是……好刺激……啊……你这坏蛋……用力点……啊啊
……顶到里面了……啊啊……啊……」
「你……你是小师妹?你真是小师妹?!」此时的梅超风激动地大叫道,眼
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是啊,这个女人,就是你的小师妹黄蓉,可是现在,她是我媳妇儿!」欧
阳克此时玩儿地激烈,兴致大好,于是将黄蓉摆弄成女上男下,自己坐在地上,
让黄蓉骑跨在自己的肉体上,双手将黄蓉雪白的少女粉臀捏揉着,下身上下蠕动,
而又更让黄蓉也如此挺翘着腰部和屁股和自己如此做爱。
而此时的黄蓉,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抵受不住太大的诱惑,此时在身
子舒爽快慰下,早已经忘记了羞耻和仇恨,只想要这激烈的快感继续让自己舒服,
因此这十五六岁的少女,年龄如此幼稚,居然在欧阳克的身上能够颇为熟练地扭
摆着迷人的洁白屁股,伺候的欧阳克舒舒服服,倒也是颇为诱人。
「哈哈哈……蓉妹妹的技术可要比那穆念慈好多了,真不错,这胸部真美,
屁股真嫩……」此时的欧阳克尽情地享受着和黄蓉交合的刺激,此时一面用手捏
揉着黄蓉不住蠕动的洁白屁股一边笑道,「蓉妹妹,你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你的
师姐梅超风吧?也就是梅若华,今日你们师姐妹一起陪我同床,也是缘分……」
「啊啊……啊……好棒……是……爽死了……啊……啊……哎呀……」欧阳
克此时给黄蓉说梅超风的事儿,只可惜此时的黄蓉已经陷入到极乐的刺激中,只
知道享受快乐,哪里还管什么梅超风?而看到这小师妹如此淫荡,梅超风一时之
间也是看呆了眼,难以相信师父的女儿,会是如此不知廉耻的淫荡少女……
黄蓉和欧阳克很明显属于一回生二回熟的情况,虽然黄蓉的心里依然痛恨欧
阳克,可是在这肉体欢愉上,黄蓉的内心终究斗不过她的欲望,因此此时一得快
乐,便毫无廉耻地迎合,欧阳克也是激动难忍,此番二人大战数合,各种姿势都
做遍了,黄蓉做的没力气了才罢休。
「看到了吧?梅超风,你的小师妹被我搞的多淫荡啊?你要不要尝尝滋味儿?」
此时欧阳克虽然和黄蓉大战良久,可是体力丝毫未衰,此时看着梅超风笑道。
「你……你这恶贼,休的碰我,啊!」梅超风看了半天活春宫,此时情欲也
自大动,可是她却不愿意受辱于这恶贼,可是谁知此时才刚说两句,欧阳克却是
一把压在她身上,下身的鸡巴狠狠地就这样在梅超风毫无心理准备地情况下,刺
入到了梅超风那十几年没被男人操过的小穴。
「啊啊……我被别的男人奸污了……贼汉子,贼汉子,我对不起你!」在欧
阳克这般突然袭击之下,梅超风的脑子一片空白,一时之间屈辱难忍,泪水大流,
竟然连叫骂都忘了,如行尸一般任由欧阳克摆弄。
可是,此时的欧阳克才不管那么多,这女人虽然年近四十,但是多年未曾行
房,下身紧凑如处子,而身材却又是成熟而有韵味,外加她又是黄药师最喜欢的
女人,欧阳克奸淫她实在是人生极乐。
「啊啊啊……啊啊……哎呀……啊啊……啊啊啊……啊……」而梅超风忽然
被欧阳克袭击,失去了贞洁,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行房,本来内心绝望,是不
会叫出声来,可是哪里知道欧阳克的魔种之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梅超风被干了不
过十几下,虽然身上无法动弹,可是肉体上的刺激终究是无法抵抗,因此在欧阳
克的奸淫下,虽然内心不愿,可是也不得不叫出来……
「哎呀,你还说你不想要,你这不是想要了吗?叫的真淫荡啊,估计你和你
的死鬼丈夫陈玄风做的时候也没这么骚吧!」此时的欧阳克正将梅超风两条大腿
扛在腰部,身子半悬空地奸淫她,看到梅超风呻吟叫床,心里更是欢喜。
「我……我是个淫妇吗……怎么会……会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男人给……
给奸污出快感?他……他那东西,可比贼汉子大多了……好舒服……难道我很久
没做了,竟然如此想要……」
被欧阳克如此奸淫,梅超风口里无法控制地呻吟,而那饥渴了十余年,正是
如狼似虎年纪的肉体更是被干的舒爽无比,那顶级的快感,是以前陈玄风不能给
她的,她不知道自己其实遇到了性爱强人欧阳克,还道是自己天性淫荡,才会如
此不堪,正因怀着这样的心思,梅超风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因此她很快也就认
命,尽情地在欧阳克胯下享受作为女人的幸福!
而梅超风,也就是梅若华这个迷人的桃花岛女子,一旦抛开了心结,愿意投
入到这性爱之中,倒也是十分诱人,欧阳克玩弄她良久后,她已经欲仙欲死,欧
阳克于是解开她的穴道,但让她施展不出武功,这女子在快慰下,迷糊之间似乎
回到了自己和陈玄风在桃花岛偷情通奸的甜蜜,此时竟然主动投入起来。
而在梅超风主动顺从以后,欧阳克的欲火更加膨胀,鸡巴也更大了几分,而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梅超风强烈地感受到了下体内那阳具的粗壮火热,比起刚
刚的那根阳具更加涨大了几分!
「苍天,嗯……呀……」
此时梅超风鲜红的樱唇已让欧阳克封住,这个极品淫贼趴在梅超风两条白嫩
修长的大腿间,耸动着屁股,阳具更加大力地抽送起来!而已经进入状态的梅超
风摇起浪臀,配合着欧阳克的活塞运动,将肥臀直往上挺动,并将那香舌伸入欧
阳克的口中,去吸吮欧阳克的舌尖。
此时欧阳克趴在梅超风雪白滑腻的肉体上,品嚐着属於成熟美妇的那种饥渴
与娇荡,那么热情地回应,销魂的阴道裹夹住自己阳具的力道好紧,吞吐着迎送
着,房间里充满了浓浓的淫靡浪叫声,此时这已经动情的桃花岛女弟子拒还迎的
销魂呻吟,柔弱无骨的胴体瘫软在大床上任由自己摆布,真是太也刺激了。
而欧阳克那强大的技术,也把梅超风推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梅超风从来没
有经历过如此兴奋的高潮,只觉得脑海中一片迷乱,这样使人欲仙欲死的高潮竟
是一个自己还不知道名字的男子施加给自己的,自己是在背夫偷情,这让梅超风
羞耻之余,却也更加亢奋的淫哼浪叫着,修长的雪白四肢缠紧了身上的欧阳克,
连泄数次,搞的筋疲力尽,香汗淋漓有气无力……
而一旁已经累瘫的黄蓉,眼见梅超风和欧阳克激情大战,也自看的目不转睛,
兴奋无比……
就这样,在欧阳克这般手段下,这桃花岛的师姐妹最起码在肉体上是被她征
服了,而这番大战完后,欧阳克也要立刻撤离,于是他当天中午便集合所有姬妾,
带着武功被封的梅超风、黄蓉、韩小莹、穆念慈,以及不懂武功的王妃包惜弱撤
离赵王府,临走前还第一,顺走了梁子翁的大蛇,第二卷走赵王府不少金银珠宝,
第三,走之前一把火烧了赵王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