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辱女神】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是一个无数力量系统所混杂的世界,其中又以修真、魔法与科技所领导,
这三个系统各自成立一个国家,每个国家也分别信奉着自己的女神。
这三个国家平时争战不休,但是,只有在每隔一百年的女神降临祭,三个国
家都要各派代表前往位于三国中央的『降临石板』见证女神降临,由女神为他们
调解纷争,而今天,又到了那百年一度的降临祭……
——
「时间到了!」位于天空之上,洁白色的神殿之中,修真女神空月舞向另外
二名女神说道。空月舞有着瓜子脸,和一双漆黑的丹凤眼,五官比例完美,天鹅
般的颈项,身材纤细修长,黑发直垂小腿,与纤细的身材不符的,是胸前那两座
高耸山峰,几乎将祂身上穿的那件黑色古装长袍撑破,二十出头,面色冷艳,神
圣不可侵犯的气质,随着祂的一举一动散发出来。
「……嗯。」在空月舞的正前方,魔法女神蕊娜点点头,祂看来十六、七岁,
有一张鹅蛋的脸型,睁着一双银色大眼睛,看来精致的像个瓷娃娃般。
祂在听了后默默的点了点头,眼中看不出任何一丝波动,祂身穿一件以我们
的话来说,就是古希腊人所穿的服装,一顶桂冠戴在祂那如瀑的银发,和空月舞
比起来,祂的身材青涩,胸前那两团浑圆更是远远不及,但祂的腰肢更为纤细,
双腿也更纤细,完美的玉足也令人遐想,加之最引人注目的,是祂那身后大大张
开的雪白翅膀。
「嗯~这样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科技女神白零是一位看上去二十七
岁左右,有着一头令人称羡的闪耀金发,波浪状的金发长度到腰,穿着一件银白
色的紧身衣,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将祂那三人之冠的雄伟双峰,盈盈一握的腰身
以及丰腴的双腿完美展现出来,衬托出祂那挺翘的双股,虽然有着火爆的身材,
但相反的是祂脸上那清纯稚气的脸庞,湛蓝的瞳孔透露出一丝顽皮的神色。
「如果都准备好了的话,就准备下去了」空月舞轻声说,但是,一旁蕊娜拍
了拍空月舞的肩膀说「……下面的情况好像不太对劲。」
蕊娜轻触神殿的地板,随着一阵轻柔的波动,地板逐渐变为透明,三女神目
光朝下望去。
「怎么回事?」白零皱了皱眉。照以往的情况来说,三国通常会派出自己的
最强者,这次她们虽然的确有感受到强悍的气息,但是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大大小
小的力量聚集在一起。
三女神百思不解,虽说女神祭没有明确规定人数,但这次一反常态仍令她们
惊愕。
「先下去看看」空月舞说,其他二位也点了点头,纵身下飞去。
——
分别属于各国的强者各自领着自己的军队围成了一个圆,他们抬头看着天空,
若仔细看,会发现他们每过段时间就会忍不住吞下口口水。
三国都有各自属于自己的装扮,魔法一系是一件全身式黑色长袍,领头的是
一名阴沉的男子。修真一系普遍是一件长袍,由一名看来奸险的男子领军。最后
科技一系穿着紧身衣,是一个相貌猥琐的男性带领。
圣洁的白光从天而降,里面逐渐显现出三女神窈窕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空月舞冷着脸问道:「以往从没有出现过像这样的情况。」
「尊敬的女神。」奸险男走上前,伸出双手说「来自异界的魔族攻势越发猛
烈,我们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抵挡它们,所以我们今天齐聚于此,希望三女神能赐
予我们力量。」
空月舞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们没有办法让你们在一瞬间获得力量,只能
靠自己。」
「我们不用现在,我们只要后代强大起来就行。」猥琐男笑兮兮的说。
「……?」蕊娜歪头疑惑。
看到蕊娜偏头不解,猥琐男回答「有办法,而且很容易,只要能在后代混上
一点神的血统,我们想必只要没多少时间就能彻底歼灭魔族」
「……!」
「你们可别太过分!我们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亵渎的!」听懂了这句话的意
思,脾气火爆的白零怒火一上,随着祂抬手,一台大炮瞬间成形,无数光点聚集
在炮口,散发出令人心惊的力量。
「呜嘻嘻!你到是试试看啊!」阴沉男弹了弹指头,忽然扑天盖地的黑暗从
四面八方传来,那台恐怖的大炮在瞬间瓦解。
「……!」蕊娜睁大眼睛,同时祂也尝试调动力量,一把巨剑的雏形在祂头
上形成,但也和大炮一样在下一瞬间瓦解。
空月舞愤恨的瞪向三人问「怎么回事!」
「尊敬的女神,由于您们长期对我们置之不理,我们只好自食其力,这是我
们向魔族交易来的对神大阵,融合了无数力量体系,对付长期依赖神力的您们是
再好不过了。」奸险男掬了个躬说道。
「魔族!」白零愤怒的大喊「你们怎么敢这么做,你们这样是私通!」奸险
男并没有回答祂,只是继续看向空月舞。
「我知道了,那你想怎么做?」空月舞深吸了一口气,先答应他的要求,待
脱身后再想办法惩治他们-空月舞是这么想的。
「看到这样的情况还不明白吗?」奸险男向身后的士兵示意,四国的士兵立
时蜂拥而上抓住了四国的女神。
「……你们该不会……」蕊娜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大祂那银色的双瞳,惊慌
的看向他们。
「就是这样。」奸险男奸笑一声。「既然你们帮不了我们,那我们只好委屈
你们了。」
「放开我!放开你们的脏手!」
「快停下!」
像是理解了什么,白零和蕊娜开始挣扎起来。
「你不会在这里的」猥琐男淫笑的靠近白零,拿出个手铐锁住了白零的双手。
「抱歉啦!我可不想给大家表演。」猥琐男挥挥手,紧抓着激烈挣扎的白零
转向后方,丢出了一个仪器。随着蓝光闪过,两人便消失不见了,科技一系的士
兵也撑开金属制的翅膀,离开这座广场。
奸险男也不在意,转向空月舞和蕊娜说「那就只剩下我们了!」
「还有我…快点…我等不及了!」阴沉男搓了搓手,两人先分别让士兵在两
旁抓住祂们的双手,让两位女神的身体以『大』字型打开,两人双手在女神姣好
的身材上下游走,奸险男更是一手狠狠揉捏着空月舞胸前那一手掌握不过来的柔
软。
「你们…一定会有报应的!」空月舞和蕊娜奋力扭动祂们腰肢,试图躲开两
人的侵犯,但是祂们现在力量全失,根本抵抗不了那些男人,屈辱的神色反而更
提高了对方的欲火。自己身体也在男人的侵犯下渐渐升起欲火。
「哈…哈…!蕊娜女神…我好喜欢你…每次看到你的画像…在祷告完后……
都得自慰好几遍!」阴沉男把神情惊恐的蕊娜硬压在地上,大手搓揉着蕊娜稍嫌
青涩的胸部,另一手伸进祂的裙下探索着女神神秘的花园。从未尝过禁果的蕊娜
在阴沉男熟练的动作下,下身很快就透出了些许湿气。
「嗯…变态…放开…啊!」原本沉默的蕊娜完全没办法承受这样的挑逗,只
觉下身和胸脯在阴沉男的揉搓之下奇痒无比,白嫩的双腿扭动起来「放开我……
啊!。」
阴沉男看着身下,因为恐惧而拼命挣扎的蕊娜,只觉自己下身涨得再也受不
了,双手用力扯住蕊娜的衣领,在少女的惊叫声和衣服碎裂的声音中,蕊娜白嫩
纤细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
阴沉男吞了口口水,只见一对宛如艺术品的胸部映入眼帘,纤细的腰身更让
那对双峰看来更饱满了些,整体虽稍显青涩,但是比例完美,更有种凌辱少女的
快感。在阴沉男贪婪的凝视下,蕊娜将两条细长的双腿夹的更紧,但中间还是隐
约能看见黑色的阴毛,银色的双眸散发出不干和屈辱的神色。
阴沉男让士兵将蕊娜的双手压过头顶,一手交互在蕊娜失去防备的双峰上挑
逗,不时也捏一捏白皙胸脯之上的一点殷红,不时让蕊娜浑身颤抖,一手在双腿
上抚摸片刻后,硬是伸进蕊娜的双腿之间,中指和食指并拢,缓缓插入到女神的
蜜穴之中。
「啊…不要…救命…」蕊娜感觉自己的阴道似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闯了进来,
恐惧的大力挣扎,想摆脱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阴沉男无视祂的挣扎,手指在蜜
穴抽插的过程中,感受到阴道正强烈的收缩「呼呼,不愧是女神,果然是处女」
阴沉男淫笑着又将手指往里面深入了些。
「等一下…嗯…好奇怪的感觉…放开…嗯…」下身被男人粗糙的手指入侵,
却不断传来电流般的快感。下身和双乳都被一个凡人如此玩弄,让蕊娜流出了耻
辱的泪水。
「呜咽…呜…哈啊…」另一旁,空月舞也同样被压在男人身下,长袍早已被
奸险男从中间割开,一袭黑色纱质长袍像床铺般,大大的铺在身下,躺在黑色的
大衣上,将空月舞洁白光滑的肌肤衬托出来,失去所有防备的祂只能无奈的将更
胜蕊娜的性感身材展现出来。
比起蕊娜,空月舞的身体更有成熟的气息,硕大的乳房大上整整两个罩杯,
挺立的双峰随着奸险男的动作不时颤抖,连带着上面两点挺立的殷红随之晃动,
在脱下长袍后才显露出的双腿丰腴但不过肥,且奇长无比,几乎占了全身三分之
二,宛如大白桃的翘臀挺立,到了腰间却突然收缩的盈盈一握,划出了S型的身
材。奸险男一手在空月舞纤长的双腿上下游走,一手在祂早已有些湿润的蜜穴进
出,坚挺的下身在空月舞的大腿摩擦,恶臭的大嘴贴上了空月舞红润的嘴唇,让
祂感到有些难以呼吸。
「你们…嗯…一定…会有报应的…」空月舞愤恨的瞪着奸险男,咬牙切齿的
诅咒着他。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空月舞白皙的肌肤早已染上了情欲的红色,精
致的小脸憎恨的瞪着在祂身上的男人。
奸险男阅女无数,但从没看过这样的极品货色,再加上空月舞的瞪视,再也
忍受不住,觉得下身肿胀难耐,全身真元股动,一身衣衫震碎,将他那巨根曝露
在空气中,空月舞在看到后免不了的露出恐惧的表情。
「来,吃下去。」奸险男将他那粗黑的阳具抵在空月舞的双唇,硬是将那丑
陋的东西塞进空月舞形状姣好的樱唇中,抓起空月舞黑亮的头发,强迫祂为自己
口交「呜…呜噗…嗯…」奸险男满意的看着身下的女神,肉棒在空月舞的嘴中奋
力抽插,温润的感觉让奸险男爽得呻吟一声,偶尔舌头还扫过龟头前端,不时带
出些晶莹的口涎,滴在祂丰满的双峰上,顺着两乳的弧度流下。
「怎么样?我等一下就要用这个东西插进你的小穴喔。」奸险男笑着摸了一
把空月舞的下身,将淫水涂在空月舞的脸上,失去力量的女神无法反抗,只能眼
睁睁看着自己被羞辱,双目也有些湿润了。
「呜…噗哈…等下…呜…」另一旁,早已被剥成白羊的蕊娜也被阴沉男强迫
口交,阴沉男将放弃挣扎的蕊娜的小嘴当作蜜穴抽动,透明的口水被搅成泡沫,
透明男看着正被自己强迫口交的女神,正用屈辱的眼神看着他,阴沉男再也忍不
住,将阳具从蕊娜嘴中拔出,双手夹住祂的纤腰。
「好!起来!」在蕊娜的尖叫声中,阴沉男把蕊娜抬起,两人体位互换,阴
沉男躺在地上,两手放在蕊娜纤细的腰上,蕊娜则跨坐在阴沉男的双腿之间,阳
具抵着祂娇嫩的阴唇。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蕊娜又开始挣扎,试图离开阴沉男的
掌握。「放开我…不要插进来…啊…」
「嘿嘿,你可以继续叫!」看到蕊娜惊慌的样子,阴沉男不再忍耐,按着蕊
娜的腰,一点一点的,将他那早已青筋纠结的阳具插进女神娇嫩的蜜穴中,没过
多久,阴沉男就感觉到一层薄膜,「嘿嘿,女神大人,你可要记住,我是你的第
一个男人!」
阴沉男用力一挺,在蕊娜的惨叫声中突破了那层薄膜,一丝鲜血在两人的交
合处流出,温暖的蜜穴紧包住侵入的肉棒「好紧啊!」稍为感受了下身传来的快
感后,阴沉男藉着淫水与开苞后的处女鲜血,自下往上大力抽送起来。
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次,还是被强迫的,让蕊娜下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剧痛
「啊…好痛…块拔出…来…啊!」
估且不论实际年龄如何,蕊娜的身体是实打实的少女体态,尚未完全成熟的
身体让蕊娜痛苦万分。阴沉男感觉下身被紧紧锢住,温暖又湿润的蜜穴裹住他的
肉棒,这种感觉又让他挺动的速度加快,当他往上一看,被他干的四肢发软的蕊
娜无力的撑在他的身上,青涩的胸部一上一下的晃动,淫水从正被肉棒侵犯的蜜
穴流出,交合出发出淫靡的声响,银色的双眼也止不住的流下泪水。
原本画像中的女神大人现在正在眼前被凌辱着,平常只能在教堂虔诚的下跪
祈祷,如今,女神却在眼前,双腿大大的张开,蜜穴任由长相阴沉的男子强暴,
两人性器交合处流出淫水,俏丽的脸蛋高高仰起,双颊浮现一抹嫣红,形状姣好
的双唇不时呻吟出声。一旁的士兵看着这淫靡的画面,都觉下身麻痒难耐,甚至
已经有人解开裤子,在自己的女神前撸弄自己的下身。
「将军,请问我们也能加入吗?」终于有一名士兵鼓起勇气上前问道,阴沉
男一笑「都来吧!」士兵们再也忍不住的冲上来,蕊娜早已被干的浑身无力,也
没多反抗,首先提问的士兵立时将他的肉棒塞进蕊娜的小嘴中,将好听的呻吟声
堵住,接着左右有人各抓住祂精巧的小手为自己的肉棒撸弄,后面士兵一看没位
置了,都沮丧的捶下头。
看到没抢到的士兵的模样,阴沉男笑了笑「女神的后面,还没人呢。」一旁
士兵眼睛一亮「将军!那就失礼了」他走上前去,看着蕊娜被干的上下晃动的雪
臀,吞了吞口水,在阴沉男和蕊娜的连接处摸了一把,带出满手蜜液,将那些汁
液都涂在了蕊娜雪白的两股之间。
「嗯…嗯…呜嗯…」感受着众人的轮奸,蕊娜也发觉到肛门被侵犯,恐惧之
余也不禁疑惑对方到底要做什么,好奇的往后一看,只看到士兵将祂的肉棒抵在
了祂娇嫩的菊花上。「不会吧…那里不行!绝对没办法的…啊…」
蕊娜拼命挣开周围的士兵大叫,其实因为身为女神从不用排泄,所以祂的肛
门比起一般凡人女子还更娇嫩,祂完全无法想像肛门有异物撑开的感受,再度开
始挣扎,但是在阴沉男及时的狠插猛干下,又让祂的注意力再度分散,身体继续
被众人开发。
士兵藉着淫水的润滑,随着鲜血流出,缓缓的将肉棒插进女神娇嫩的肛门。
「啊…好痛喔…这个真的不行…拔出去…啊…」蕊娜的身躯痛苦的僵直着,口水
不断流出,但身后士兵管不了祂,开始在女神的后庭耸动着,比蜜穴更紧密的肠
道锢住了士兵的肉棒,士兵兴奋的和前面阴沉男合作,一前一后的大力猛干,最
直接的证据就是女神那挺立晃动的青涩胸部。
同时,一旁士兵看见蕊娜在被干的前后乱摇的同时,身后洁白翅膀也跟着扇
动,有种异样的性感,两名士兵上前去,将蕊娜的翅膀卷起,包裹自己的阳具,
温热的皮肤与洁白的羽毛骚动士兵的龟头前端,就这样,蕊娜被迫承受恐怖的奸
淫。
下身是阴沉男在祂的嫩穴中暴力抽插,后面一名士兵兴奋的侵犯祂的肛门,
本该痛苦惨叫的嘴却被另一名士兵用肉棒塞住,两名士兵紧抓祂的小手为自己的
阳具泄欲,连像征纯洁的双翅也被污辱,蕊娜闭上眼睛,无声的痛哭起来。
奸险男看着一旁早已热闹起来,也不再顾得自己的形象,将肉棒从空月舞的
嘴中拔出「噗哈…咳咳…」空月舞刚得到解脱,正向地上猛咳,像是要将肉棒的
腥臭味咳出来似的,但奸险男也不等祂喘口气,把空月舞丰腴的娇躯翻过来,让
空月舞双臂跪趴在祂的衣服上,狗交般的姿势让奸险男的肉棒顶在空月舞的两唇
花办之间。
「等一下…我们是你的女神,你真的要这样做?你一定会后悔的!」空月舞
感觉到身后两腿之间有一个异物,那异物仿佛铁棍般坚硬,却比铁棍灼热,好像
要将祂烫伤似的,祂再也没办法保持以往的清冷高傲,两手撑起上半身想要逃离,
双手撑起娇躯往前爬动,但是奸险男紧抓住祂的纤腰,将肉棒对准祂正一开一合,
还缓缓流出淫水的蜜穴。
「之后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现在放过你,我绝对会后悔到死!」
奸险男死命抵住蜜穴,用力顶上空月舞的花蕊,在空月舞的惨叫声中,奸险男用
力的一口气突破处女膜,直没入根。
『噗滋』在这样的一声轻响中,奸险男完全不顾初尝禁果的空月舞,开始舒
爽的大力抽插起来。
「不愧是女神大人,光这份小穴的紧致度就比凡人女子要远远不及」奸险男
满意的点了点头,下身加速挺动,早已湿润的蜜穴让奸险男的抽动更显顺畅,胸
前的巨乳也随着抽插的节奏晃动,显示着自己的美好。
「啊…啊…好痛…居然…这么痛…啊…」空月舞感觉到肉棒在自己的蜜穴内
抽插,龟头不时扫过阴道,被破处后的鲜血,从双腿之间,混着淫水沿着长直的
大腿内侧流下,不时也因为肉棒的抽动往四面喷溅出来。
「嘿嘿!怎么样啊?再继续用高高在上的眼神看我们啊!」奸险男不顾空月
舞的痛苦,粗大的肉棒在空月舞的小穴中狠力猛干,将流出的淫水都搅成了白色
的泡沫「嗯…不要啊…放过我……」空月舞开始感受到身下传来,一波比一波更
强烈的快感。
堂堂修真女神却被一介凡人压在身下,四肢像母狗般跪在地上,圆挺的雪臀
高高翘起,像是正欢迎身后男子的侵犯一般,胸前丰满的双乳止不住的晃动,在
空中划出雪白的弧线,而身后的凡人正用畜牲交配的姿势,在自己温润的小穴中
抽插,强暴着祂最柔软的部位,想到这一点,空月舞感觉到一丝变态的快感,双
腿夹的更紧,开始发出微微的喘息声。
「哈…哈嗯…哈…你放开…啊…我…」空月舞瞪向身后的奸险男,说道「你
如果…不放开…啊…我们一定…会报复的…啊…」空月舞强忍着两股之间的快感,
愤怒的说道。
奸险男不屑一笑「报复?你还不死心啊?你就好好看看你的同伴吧!」奸险
男稍微站起,架起空月舞的两手手臂,将空月舞的娇躯挺直,周围的士兵吞了口
口水。
被提起的身躯让周围的人更能清楚的看到女神嫣红的面颊,往下天鹅般优美
的脖颈,浑圆的锁骨,再来才是两粒高高挺起,上下甩动的雪嫩乳房,纤细的腰
肢,以及挺起后才能清楚看到的白嫩大长腿,更衬托出那浑圆挺翘的雪臀,与这
些相反的是,双腿中间却有个奇怪的臭陋黑色突起物,在两办娇嫩的阴唇中做着
活塞运动,淫水随着每次的插入从中流出,胸部也向上猛的一震,仿佛其实这跟
黑色的突起物才是身体的主导一般,修长的双腿无助的在半空中晃动。早已有士
兵看着眼前的活春宫脱下裤子自慰起来,奈何奸险男向来小气,没人敢问他能否
加入这场春宫戏,只能粗红着眼,干瞪着眼前。
且不提一旁的士兵,空月舞还无暇因为众人看着自己打手枪而羞耻,就听到
奸险男在耳边一笑「看!这就是你的『同伴』!」奸险男转向一旁正被轮奸的蕊
娜,好让空月舞能更看得清楚蕊娜的样子。
「…!」空月舞颤抖的看着眼前的蕊娜,娇小的身躯却被多人占据,微微的
颤抖着,阴沉男从下而上挺动蜜穴,让蕊娜跟着一上一下,享受女神在他身上的
一起一落,下方的蜜穴水流成河,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淫水,双手搓揉祂小巧的双
乳,一边将两人交合处的淫液涂抹在上面,闪烁着淫靡的反光。除此之外,嘴巴
也有名男子当作小穴抽插,噗滋噗滋的声响随着每次插入发出,顺带将口水溅了
出来。
空月舞更惊恐的是,他们连肛门也不放过,粗大的肉棒一下下插入,让蕊娜
被强迫口交的小嘴发出痛苦的呻吟,双手只能无力的抓住两旁男人的阳具,试图
支撑自己,女神帮忙打手枪的快感让男人直舒凉气,微凉滑嫩的小手另有一番风
味,就连翅膀也被用来包覆粗硬的肉棒,本该高飞的翅膀被卷成一圈,男人在上
面涂了大量淫水,就这样在那里顺畅的进出。全身都被男人的阳具占据,自己的
同伴就这样像三明治一般被夹在中间。
「啊…不行了,女神大人太厉害了!」
「我也是」
士兵的经验似是比不上阴沉男,一个接一个交出了自己的精液,占据嘴巴的
士兵最先投降,在几下猛力挺动后,用力按住蕊娜的头,好让阳具能插到最深处,
接着开始浑身抽蓄,过了几十秒才往后退开,拔出那沾满口水的阳具同时,精液
从蕊娜的嘴中流了出来。
得到解脱的蕊娜连忙大口吸气「咳咳…」没等祂喘息,左右两边负责翅膀和
双手的人也交了货,大量的精液喷在了蕊娜的全身,顺着光滑的肌肤流下,连身
后洁白的翅膀,羽毛都因为精液而糊成一团。
「将军…我也差不多了!」在蕊娜的肛门中耸动的士兵说道,他也感觉自己
到极限了,紧致的包覆感让他也没能撑多久「好!那我们一起射在里面!」阴沉
男嘻嘻一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虚弱的蕊娜无法抵抗,只能继续让他们开垦祂
青涩的身体,扁扁的乳房压在阴沉男身上,阴沉男也感觉的下身涨大,有什么东
西朝龟头顶端汇集,生物的本能驱使他更大力的强暴身上的女神。
「啊…啊…不要啊…至少…不要射在里面…」蕊娜感受到了身下肉棒涨大,
知道这是要射精的前兆,拼命摇头求饶,希望他们可以射在外面,但是那又有什
么用呢?「啊…啊…」阴沉男与士兵一前一后越插越快,一阵阵的波动自身下传
到乳房,弄的胸前一颤一颤的,蕊娜全身颤抖,两腿向内紧缩成M字型,连一旁
的空月舞都能明显看出其中正流出大量的淫水。
「啊…啊…不行…不可以…我不要怀孕…啊…放…放开…啊…啊…啊…」仿
佛到了极限,阴沉男和士兵在某一次抽插中用力一顶,肉棒完全插入女神的小穴,
蕊娜在惨叫声中高潮,阴沉男和士兵都感受到强烈的吸附力从蜜穴深处传来,像
在催促着他们两人「斯…」两人的阳具一松,蕊娜清楚感受到一股股温热的液体
打在自己的子宫和肠壁上。
两人拔出自己泥泞的肉棒后,精液分别从蜜穴和后庭流了出来,沾上了身下
的石砖。蕊娜无神的看着天空,趴在石砖上绝望的哭了起来。
「……」空月舞惊惧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祂惊的不只是蕊娜的遭遇,更因为
自己再度感受到了一丝被凌辱的快感而恐惧,事实上,在看过刚刚那个由自己同
伴主演的淫靡场景后,空月舞的小穴更加湿润,将铺在地上的黑袍染的湿透了,
淫水从蜜穴深处涌出,润滑着阴道,让奸险男能更大力的在其中抽插。
「怎么?兴奋了?别忘记你现在的处境!」奸险男感觉到身下女神的小穴在
刚才更加紧密,分泌出更多淫水来,控制不住开始大力抽插,紧致的蜜穴一吸一
放的吞吐不定。
「哈嗯…啊…哈…哈…」空月舞感受到两腿之间那侵入祂身体的异物再度开
始抽动,忍不住叫出声来,纤腰扭动,想要摆脱身后男人的控制,却不知道这样
反而让他更爽快,蜜穴推挤着侵入的肉棒。
时间慢慢过去,奸险男的肉棒奋力抽动,空月舞发觉自己的蜜穴逐渐发麻,
身体深处有什么东西好像就要出来「不是的…我是被强奸的…我是被强奸的…不
是的…」空月舞在心里尝试说服自己,没有意识到身后那根肉棒悄然涨大了一号。
空月舞的蜜穴像刚下完雨的小溪,流出大量淫水,往下汇聚成河,让奸险男
的抽送越来越快。
「女神大人,我要射在里面了…」回复到狗交的姿势,奸险男开始加快下身
的速度,一手搂着空月舞的腰,一手像前紧捏祂丰满的乳房,令一只没被抓着的
乳房则曝露在空气中,加快前后晃动,诱人至极。
「疑…不要啊…不要在里面…」空月舞试图挣脱开来,但身为没有力量的女
子,祂完全没办法比得过男性,只能继续忍受奸险男的强暴,两条修长的双腿往
内夹紧,大量的淫水从两腿之间沿着大腿内侧流下,蜜穴一张一缩,显是快要高
潮了。奸险男双手紧抓空月舞的腰,大力撞击在那白嫩的雪臀上,发出『啪啪啪」
的声音。
「哈…哈…哈嗯…不…别…啊…嗯啊…不…啊…啊…啊…啊…啊…」在奸险
男暴雨般的抽插下,空月舞高潮了,俏脸仰起,上身高高挺立,胸前两点嫣红让
众人都看得清楚,纤细的腰肢被奸险男紧抓着,同时,呈现一个S型。奸险男也
舒叫一声,下身不停抖动,千万的子孙遗留在空月舞的子宫中。
奸险男拔出肉棒,头也不回的离开,任由空月舞摔在地上,空月舞绝望的趴
着,两腿中间两片阴唇被干的一时合不拢,缓缓流出白色的精液,祂的衣服在刚
才的激战中,被淫水弄的变成半透明,精液从蜜穴中滴落,浓稠的白色精液滴在
了黑色的长袍上。强忍眼中的泪水,空月舞抬起头来,想看看蕊娜的状况时,祂
看见了…
「啊…啊…」蕊娜纤细的右脚被高高举起,一名士兵在祂的身下兴奋的抽插,
另一名士兵跨坐在蕊娜身上,肉棒用蕊娜青涩的胸脯做着乳交。蕊娜伸出手,看
向空月舞「救…命…啊!」。
「怎么会…啊!」空月舞震惊时,也感受到自己身后突然被插入,因为先前
精液的润滑让肉棒毫不费力的就插进去,直顶到子宫。
「什么时候才要结束?」这是空月舞在一根肉棒塞进嘴中时所想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