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丹毒尊】(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0章:妒火攻心
就在这时紫霞宗响起一阵巨大的钟声,咚……咚……咚连续响了三声,嘈杂
的人群一瞬间全部安静了下来,随后来的是比刚才更大的声响,响彻天地,因为
他们知道正戏就要上演了。
天机堂的四当家双手环胸说着:「这血河魔尊还真是害人不浅啊」「嘻嘻嘻」
天煞魔尊的第六天魔尖锐的笑声传来,「就可惜了他身上的血河宗传承了」烈剑
候斜着眼睛看了第六天魔一眼说到:「你要是想修炼血河宗的功法,老夫可很乐
意帮你向血河魔尊要来」
「哈哈哈,烈剑候你说笑了,连云山脉上谁不知道这血河宗的功法修炼不得,
这些年血河魔尊收的徒弟个个都爆体而亡,我可还没活过啊」随后第六天魔眼里
露出了一丝恐惧,接着说着:「还有当年的那场雷劫,要是修炼了这血河宗功法
谁会知道三百年前血河宗的惨案会不会在发生」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当年那场雷劫对他们这些亲身感受过的人影响太深了,
这种气氛没有维持多久,就被更加嘈杂的人群打破了,就只从紫霞宗内一只队伍
正浩浩荡荡的走进广场走向处刑台。
在队伍的后方一道虚弱身影在慢慢的出现在人们眼前,正是血河魔尊!
人群沸腾了,一个个都在嘶吼着、咒骂着、嘲笑着……
「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啊你也会有今天,当年的嚣张呢?当年你杀我
师尊时的霸道呢?」
「小师妹你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痛快、痛快我一定要好好看着你是怎么死了」
类似于这类的话语滔滔不绝,场面都有点控制不住这时紫霞宗太上长老起身
喝到:「聒噪,要是谁还嘈杂就不要怪我紫霞宗无理请你出去了」伴随在话语一
阵强大的灵力威压从太上长老身上爆发出来,这股威压让一些修为低的修士吓得
双腿发软,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刚才的嘈杂截然是二个局面。
第六天魔用那双细长的眼睛看了一眼心想道:「这老家伙的实力居然又有所
精进,现在恐怖只有大哥才是对手了」
各大门派势力的代表人也都忌惮的看着大发神威的紫霞宗太上长老,各自心
里都打着不为人知的算盘,见现场都安静了下来,紫霞宗太上长老非常满意从新
坐了下去。
此时的血河魔尊已经跪在了处刑台上,身边站着几位实力高强的执法堂长老,
紫霞宗宗主萧承安率先打破这沉静的局面开口对血河魔尊说着:「你还有什么遗
言要说吗?」
血河魔尊抬起头在台上扫视了一圈,用一种恐怖的语气阴沉的说着:「哈哈
哈,你们还真是可笑,以为杀了我血河宗就永远消失了吗?总有一天血河宗会从
新君临连云山脉,到时候你们都得死」
「哼,这个世界上在也没有血河宗,你也别在做你春秋大梦,今日我就用我
紫霞宗镇派之宝紫霞剑斩落你的顶上人头」说完萧承安一步跃起落在了处刑台上,
手一翻一把带鞘长剑被高高的举起。
轰……这一声雷霆在人们心中炸响,就来了战台上的大人物也都吃惊的站了
起来一脸的惊愕之色。
烈剑候也沉不住气了开口说着:「这……这怎么可能,紫霞剑不是已经遗失
几百年嘛?」
欧阳家家主也开口了:「这难道是真的紫霞剑?想当年次剑饮的血恐怕比人
喝的水都要多」
第六天魔也心里暗骂着:「该死,该死,该死,紫霞宗几百年都没消息如今
怎么突然就找到了,我的尽快把这个消息告知宗门」
天机堂四当家还是比较沉得住气,深吸一口气说着:「恐怖这个血河魔尊脱
不了关系啊」也只有林云比较淡定,依旧风轻云淡的看着这场好戏,站在处刑台
上的萧承安把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底的舒爽便不用说了。
萧承安一把抽出紫霞剑,顿时一道惊天紫芒爆射而出撕裂天地,紫霞剑那谈
紫色的剑身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剑吟声,这就是极品法器紫霞剑!
在场的人全部都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没出剑威力就如此恐怖真不敢相信这把
剑的全部威力是怎么样的。
这紫霞剑只有紫霞宗的独门心法紫霞功才能将其拔出,所以虽然血河魔尊得
到了紫霞剑却一直使用不了,不然也不会被抓住了。
在场的紫霞宗弟子都感觉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一个个抬头挺胸
好不雄武,太上长老也呵呵的笑着,一只手捏着胡须一边点着头他非常满意这个
效果。
「时辰到了,你能死紫霞剑下也是你的造化」说完萧承安便一剑斩向血河魔
尊的脖颈,回剑入鞘,人头落地。
随着血河魔尊的死亡,屠魔大会也就告了一段落,相当于底层修士的欢喜不
同一些连云山脉的顶级势力的代表人都阴沉着脸快速的回到各自的宗门禀报今天
所看到事。
在回去隐仙洞的路上,林紫山像一只小鸟一样围着林云叽叽喳喳的说着,说
的无非都是一些屠魔大会上的事情,这小姑娘以前那见过这么盛大的场面啊。
「少爷,少爷你说着血河魔尊到底是怎么被抓住的啊」
「少爷,少爷今天你好威风啊!想不到少爷你居然这么厉害」
「少爷、少爷那把紫霞剑好漂亮啊,要是我也有一把就好了」
*** *** ***
林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也太多话了点,主仆二人走了没多久,就看见
在回隐仙洞的路上有一人直直的站着路中间,用恶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看起来非
常和谐友爱的主仆二人。
林紫山率先看清了对方的样子用冰冷的声音说道:「萧河你来做什么?」
原来是萧河,自从那天被林云一掌拍飞后就消失了一段时间现在突然出现拦
路也不知道是为何,林云玩味的看着萧河并没有出声,他倒要看看着家伙要做什
么。
萧河对林紫山说道:「紫山,我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离开他跟我走,
我会不计前嫌,还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的」
林紫山双手抱住林云的胳膊,用行动来回答萧河的问题,「萧河你还没死心,
这紫霞宗漂亮的女弟子这么多,你没必要缠着我不放」
看着林紫山对林云做如此亲密的动作,萧河眼睛都红了喘着粗气吼道:「为
什么,我有那点不好,你为什么偏偏要跟他,就因为他会炼丹?」
「哼」林紫山冷哼一声接着说着:「这点不用你管,我已经把身子给少爷了,
我现在是少爷的女人,请你别在纠缠我了」
「什么!」听到林紫山这句话萧河在也忍不住了大声吼道:「你个贱人,居
然你这么喜欢男人,那我就让你好好尝尝我的厉害,贱人等我抓住你我让你好好
享受一下」
说完就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符纸,阴沉的笑道:「你个贱人,等我杀人你这
姘头,再来好好幸宠你」说完双指夹着符纸就往里面输入灵力激发符纸上的法术,
只见在萧河催动后符纸上爆发一道道蓝色的电弧缠绕在符纸上,萧河疯狂的大笑
着:「哈哈哈,这可是我从师傅那里偷来的二阶雷电符,你今天死定了」
林紫山见二阶雷电符居然有如此威力不由也惊呼一声:「啊……少爷小心,
快躲开」
「哼」林云非常不屑的看着萧河说着「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就在林云
说完的瞬间正夹着符纸的那只手突然冒出了一个个的紫色斑点,紫色斑点大小不
一很快的就布满了萧河整条手臂。
萧河看着手上紫色斑点惊恐万分,他想动,但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听自己
的使唤,就一直保持着持符的姿势动弹不得,他惊恐的对林云叫到:「你对我做
了什么?」
紫色斑点不仅使萧河身体动弹不得连体内的灵力也一样运转不起来,失去灵
力的催发萧河手中的符纸重新平静下来,林紫山睁着那双美目崇拜的看着林云,
心里想着:「少爷真的太厉害了」林云牵着林紫山走到萧河的面前,在萧河面前
把林紫山搂紧怀里,用一种在萧河眼中很贱的笑容对萧河说着:「你不是喜欢紫
山嘛?可惜你得不到,而我每天晚上都能享受她那紧凑的小穴,告诉你哦,紫山
的小穴真的很舒服,我都不知道在里面射了几发了,紫山在床上很放荡的」说着
当着萧河的把手伸了林紫山衣服里,在里面肆无忌惮的揉捏着紫山的娇乳,大嘴
直接印上了林紫山的小嘴。
「不……」看着眼前的景象萧河整个仿若疯魔,巨大的嫉妒和愤怒充斥着他
的全身,心里就像有把火在不断的燃烧着,「噗……」的一声萧河直接妒火攻心
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都倒在地上抽搐着,那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
云,其中说蕴含的愤怒和不甘林云的看的清清楚楚。
林云看着倒在地上的萧河冷哼一声:「这就是招惹我的代价」说完看着萧河
还有一口气林云蹲下身子在萧河耳边轻轻的说着:「你知道为什么紫山一心跟我
嘛?,因为你没用,你拿不出【筑基丹】,而我有」
「噗。」萧河又一次吐出了一口血,脖子一歪就在也没有动静了。
林紫山羞红着脸把头埋在林云怀里,嗔怪一声:「少爷你真的是,在别人面
前这样欺负紫山,要是传出去我怎么见人啊」
林云拍了拍林紫山的粉背,指了指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萧河说道:「你
觉得他还能在开口说话吗?你可是我的私有品,敢打你主意的人都得死」
听林云说自己是他的私有品林紫山小脸都红扑扑的霎时可爱,林云笑了笑松
开林紫山对她说着:「执法堂的人应该要来的,等会你不要出声,我来应付即可」
果然话音未落就有几道遁光降落在林云面前,来的四人都是执法堂的弟子,
为首的弟子皱着眉看了眼现场在怎么看都是林云出手杀了萧河,不过林云的地方
特殊他也不敢妄加猜测,他恭敬的问着:「林大师,您看您是不是得跟我们说下
事情的原有啊,这样我们也好定夺」
林云点了点头说着:「没问题,事情的经过很简单,萧河应看着我和我的丫
鬟亲热,妒火攻心而死的,他还想杀我来着,你看他手里的二阶雷电符」
「呃……」执法堂弟子对林云的这个说法简直是无语了,最后为首的弟子说
着:「林大师这事因为牵扯到您,我无法定夺,我马上请天罚峰的长老过来,还
有萧师兄他是地灵峰萧战长老的侄子倒是萧战长老也会通知一声,请林大师就地
稍等一会」
随后留下一个弟子在现场,就以最快的速度飞行了天罚峰,不得不说执法堂
办事就是效率,不一会刚刚通报的弟子就带着人过来了。
最先倒得是一个精壮的中年人,他一落地就飞快的往萧河的方向而去,他抱
起躺在地上的萧河,悲伤的喊着:「河儿啊!你醒醒,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啊,
这让我怎么面对你母亲啊!啊啊啊」
这时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名老者,他看了一眼萧河来到林云面前问道:「大
师,这是怎么回事?」
林云无辜的耸了耸肩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听到林云的解释萧战第一个不
接受喊道:「怎么可能,河儿自幼聪慧,心志坚定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就妒火攻
心而死?」
林云说:「萧长老多说无益,你可以去检查一下萧河身体,要是是我动手杀
了萧河他体内肯定会有创伤的」
在执法堂专业的检查下得出的结论,萧河是气血攻心而死也就是像林云说的
是妒火攻心而死,对于执法堂的检查结果萧战也无法怀疑这事只能是不了而知,
最后萧战抱着冰冷的萧河,林云抱着温暖的林紫山各回各的住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