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世界】(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法理拜占庭
昏暗的烛火在帐篷里摇曳,紫色的帷幕笼罩在床边,整个帐篷的环境在烛光
的照耀下显的阴森可怖。
精致的金丝紫帷幕笼罩着一张大床,床上的被子枕头也都是用金线绣着花纹
的紫布制成,床上躺着一个沉睡的年轻人,深棕色的毛发,立体的五官,只是皱
着眉头,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一个也是深棕色头发的小女孩正趴在床边熟睡,眼睛红肿着,是刚刚痛哭过,
疲倦的睡着了。
「唔……」床上的青年呻吟了一声,眼睛半睁半闭,稍微动了一下身子,床
边的小女孩立刻就被惊醒了,看到青年醒来,小女孩立刻惊喜的叫了起来「醒了,
父亲醒了,快来人呐!」
旁边的侍女慌忙过来拉开帷帘,有的则出去找人,不一会,一个身着皮甲的
高大中年人就走了进来。
「狄奥多罗斯将军…」小女孩看了看来人,轻声问了一句,狄奥多罗斯会意,
点了点头,「殿下无需担心,红手卫队一直对陛下忠心耿耿,现在也并无骚乱。」
小女孩点了点头,有些忧虑的看了看在床上的青年,在侍女的帮助下,青年
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昏黄一片,脑袋也是疼痛难耐,巴西琉斯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刚
才还是钢筋水泥的现代世界,现在脑袋里突然出现的记忆则是关于中世纪里恢宏
的宫廷,嘈杂的军队,血腥阴暗的权利斗争,繁荣的港口城市。
「朕是……巴西琉斯?」巴西琉斯有些磕绊的开口,句尾还有些疑问,繁杂
的记忆让他的脑袋疼痛难耐。
「陛下!陛下!」一个雄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巴西琉斯睁开眼睛,看向声
音的来源,是个高大的男子,嗯,狄奥多罗斯,萨默斯将军,红手卫队的首领,
我最忠心的战士。
「朕无事…」巴西琉斯虚弱的说,挣扎的想要起来,旁边的侍女连忙扶起他,
又在身后垫上了柔软的枕头,让他能靠在床上。
「过了几天了…」巴西琉斯感觉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正在恢复,扭动了下身躯,
眼睛看着狄奥多罗斯。
「已经三天了。」狄奥多罗斯立刻回答道,「君士坦丁堡已经知道陛下昏迷
的事了,正在召集军队赶过来。」
「告诉他们,朕没事,撤回召集的军队,不要惊扰民众。」巴西琉斯皱了皱
眉,又问到,「我母亲那里怎么说。」
「丹莉尔大人只是说陛下您自然无事,还是在修道院等您。」
巴西琉斯点点头,看到了在床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女孩,笑了
笑,「西比拉,是不是又哭了?」
「没有,西比拉一直没哭…」小女孩还带着哭腔,鼻子一抽一抽的,巴西琉
斯揉了揉女孩的头,「都回去吧,留西比拉陪我就行了。」
狄奥多罗斯行礼,转身退了出去,他还要去安抚近卫军,把皇帝苏醒的消息
传达出去。
「父亲大人…」西比拉把头埋进巴西琉斯怀里,一拱一拱的,巴西琉斯伸手
把女孩抱到床上,左手搂住女孩的腰,右手轻轻排着女孩的脑袋。
头痛欲裂的感觉缓缓下去,巴西琉斯现在感觉自己身体前所未有的好,精力
充沛,神思敏捷。
「这三天,真是让你担心了。」巴西琉斯爱怜的看着怀里的女儿,偌大一个
拜占庭帝国,合法的继承人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母亲丹莉尔,现在在君士坦
丁堡附近的修道院当修女,一个就是面前的女孩,巴西琉斯唯一的子嗣。
唯二的继承人都是女性,而且西比拉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这就让帝国里
一些人蠢蠢欲动起来,这三天西比拉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君士坦丁堡召集的军
队,大多是为了想在此时控制住西比拉而来的,有的则也妄想着顺便囚禁住丹莉
尔。
巴西琉斯抱着西比拉出神,小女孩年少失母,本来就没有安全感,现在又这
么一刺激,更加不想离开巴西琉斯,也就躺在巴西琉斯身上,不做声。
原来的巴西琉斯,也不算是个野心勃勃的皇帝,只想着安心享乐,所以国内
的许多事情都交给了御前会议去管,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但他并不是一个无能的
皇帝,这次他昏迷后,君士坦丁堡竟然要主动召集军队,巴西琉斯可不认为他宫
廷里那些人有这样的本事。
看来帝国行省里有人起了歪心思,巴西琉斯想着,手却不知不觉伸到了自己
女儿的小屁股上,手指隔着丝绸在西比拉的屁股揉捏着。
西比拉感觉到自己父亲手上传来的热量,小脸一红,却没有说,而是把自己
的屁股向上拱了拱,脑袋就全埋在巴西琉斯胸口了。
自己怎么会想这么多…巴西琉斯一怔,自己只是刚醒来,不去想自己为什么
会来,怎么会下意识去思考这背后的权利问题,看来这具身体原主人对自己的影
响还挺大的。
巴西琉斯想着,下意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怀里的西比拉突然轻嘤一声,惊
醒了沉思的巴西琉斯,「嗯?」巴西琉斯看着女儿通红的小脸,意识到自己的手
放错了地方。
「父亲大人…」西比拉娇吟道,巴西琉斯尴尬的笑了笑,忽然脑袋里想起这
具身体原主人对女儿的调教,心头不仅火热起来。
「西比拉…」巴西琉斯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改检查身体了。」小女孩
低声应了一声,从床上站了起来。
拜占庭帝国皇室最喜欢的颜色是紫色,皇帝的子嗣也因此被称为紫衣贵族,
意为『在紫色帷幕中出生的人』。西比拉也不例外,女孩站在床上,轻轻脱下身
上的紫色绸缎衣物,露出自己光洁如玉的皮肤。
西比拉红着脸,在父亲面前趴下来,把自己稚嫩的屁股对准巴西琉斯,四肢
岔开,身体压在巴西琉斯身上,等待着父亲的检查。
巴西琉斯伸手抚摸女儿光滑的屁股,西比拉年龄还小,屁股并不丰满,巴西
琉斯也不在意,只是掰开女儿的两瓣玉臀,仔细观察中间粉嫩的菊花与小穴。
巴西琉斯右手拇指轻轻按压着菊花,感受着女儿肛门的紧闭,西比拉身子一
颤,低下头,咬着牙喘着粗气,强忍不适。
随着西比拉的呼吸,稚嫩的菊花也在不停收缩,巴西琉斯双手捧住女儿的屁
股,伸出舌头舔了舔菊花。
「唔……」西比拉羞耻的呻吟一声,低声说:「父亲大人…」,巴西琉斯没
有理会,而是伸出小拇指,想看着在口水的湿润下女儿的菊花能插进去多少。
没想到小拇指只是稍微进入了一点就被阻挡住,巴西琉斯满意的点点头,拍
了拍女儿的屁股,转而去检查小穴。
西比拉小穴周围皮肤光滑,没长一根阴毛,巴西琉斯用手指轻轻揉着女儿的
阴户,一边则掀开被子,露出早已坚挺的肉棒。
看到肉棒,西比拉下意识的就伸出小手握住了肉棒,女儿冰凉的小手让巴西
琉斯感到阵阵舒适,巴西琉斯也不再检查女儿的小穴,而是靠在枕头上,双手拍
打着西比拉的屁股,专心享受女儿的侍奉。
西比拉先是用小手好好撸动了一番肉棒,等到前端流出了淫液,女孩才低下
头把肉棒含进嘴里,女孩费力的长大嘴巴,不让自己的牙齿碰到肉棒。
「滋…滋……」的声音从女孩嘴里传出来,西比拉尽力张大嘴,想尽可能的
把肉棒多含进去点,等肉棒前端触碰到喉咙时,女孩又尽力吞咽着,用喉咙挤压
着龟头。
不止舔吸着肉棒,女孩还伸出手来挠着下面的睾丸,小手或者轻轻揉捏着两
个卵蛋,或者拂过表面的皮肤。
「噗滋…」在女儿的侍奉下,巴西琉斯惬意的闭上眼睛,在女儿小嘴里射出
醒来的第一发,西比拉熟练的吞咽着精液,但还是有些白浊从嘴边流了出来。
女孩伸手接住嘴边的精液,张开樱唇吞了下去,之后又握住疲软的肉棒,伸
出舌头舔去上面的残留。
「好了,检查完了。」巴西琉斯拍了拍女儿的小屁股,把女孩拥入怀里,大
手在女孩身上肆意抚摸着。
「陛下。」一声轻呼惊醒了巴西琉斯,拜占庭的皇帝陛下晃了晃脑袋,才意
识到自己睡着了,巴西琉斯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睡的正香的女儿,小心翼翼的从床
上起来。
周围的侍女围上来,为巴西琉斯穿上衣物,基于前几天巴西琉斯的突然昏迷,
在狄奥多罗斯的强烈要求下,巴西琉斯不得不穿上了一套软甲,再在外面套上了
奢华的披风。
巴西琉斯在侍从的跟随下走出帐篷,正是早晨,空气中的雾气将散未散,周
围的草叶上还闪着露珠,整个营地中人声鼎沸,是狄奥多罗斯下令准备出发。
看到卫队要出发,巴西琉斯让一个侍女去叫西比拉起床,之后就向着站在营
地前端的狄奥多罗斯走去。
「陛下。」见到巴西琉斯走近,狄奥多罗斯过来,吻了吻皇帝的胸,这是高
级官吏才能行的礼,低级官吏和外国使节只能吻皇帝的脚,甚至不能与皇帝直接
说话,由皇帝的侍卫传达。
「君士坦丁堡停止了召集军队,不过他们派了使者来问候您。」狄奥多罗斯
禀告道,巴西琉斯点点头,「让使者来见我。」
不多时,一个身材矮小,胡须浓密茂盛的武士来到皇帝面前,他恭敬的亲吻
了皇帝的鞋,之后跪在皇帝面前,表达了君士坦丁堡对皇帝安危的担忧与忠心,
并请求皇帝立即返回君士坦丁堡,以此来稳定人心。
「稳定人心,」巴西琉斯皱了皱眉,感觉有些不对,看来自己昏倒之后,他
在君士坦丁堡的附庸有了别样的心思。
虽说君士坦丁堡是他的直属领地,但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普世牧首,巴洛缪
斯三世,与自己一直不和,时常有矛盾。
主要原因是自己的母亲,丹莉尔,本是一个因美貌得到自己父亲宠爱的小贵
族,没想到还是一个知识渊博的神学大师,想到这里,巴西琉斯不禁扯了扯嘴角。
当年巴洛缪斯邀请一位圣徒来宫廷,是为了十字军收复耶路撒冷的事,本来
是想让拜占庭当前锋,最后丹莉尔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与那位圣徒当年辩论,把圣
徒批的哑口无言,之后圣徒甘拜下风,承诺拜占庭只需要提供一些食物与饮水,
而他去加洛林家族那里召集军队,而拜占庭帝国将会获得与亲自参战的人一样的
名誉。
经比一事,普世牧首巴洛缪斯颜面无光,从此痛恨上丹莉尔,连带着丹莉尔
的儿子,巴西琉斯也恨上。
之后巴西琉斯成为皇帝,丹莉尔就去君士坦丁堡附近的一个修道院隐居,但
她的声明与事迹还在流传,好事者甚至把丹莉尔称为女圣徒。这次巴西琉斯就是
出来打猎,顺便再去拜见自己的母亲。
「朕知道了。」巴西琉斯冷淡的摆摆手,那浓密胡子使者也不再说什么,弓
着腰,倒退出去,直接回君士坦丁堡了。
「牧首的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在旁边狄奥多罗斯皱着眉,不满的说着。
巴西琉斯冷笑道,「怕不是还有御前会议的放纵。」近几年,御前会议那几
位除了『忠心耿耿』的完成巴西琉斯的任务外,也是大肆滥权,好处他们吃下去,
黑锅当然就让皇帝背了。
只是御前会议中大多是强力封臣,家族势力在拜占庭根深蒂固,轻动一个帝
国政坛就会掀起大波澜。
摇了摇头,巴西琉斯不去想这些惹人心烦的事,转而观察起周围的环境起来。
整个营地熙熙攘攘,红手大队是巴西琉斯用帝国税收尽力维持的几个职业军
团之一,由于其成员来源的特殊性,成为了巴西琉斯最亲近的军队。
红手大队成员来源要求严格,必须是军队战死军人的遗孤,而且要保证对皇
帝的忠诚。
狄奥多罗斯也是,他的父亲也是一位将军,在战场上战死,上任皇帝就认命
当时他为巴西琉斯的亲卫,二人也有十多年的交情了。
「狄奥多罗斯卿。」巴西琉斯开口叫道,「陛下…」身后的狄奥多罗斯上前
一步弯下腰来,「朕记得前几年曾经举办过武斗大会。」
「是的,陛下,那场大会上有许多以一敌百的勇士。」
「其中排名前三的勇士朕记得都赐了庄园与奴仆,就在君士坦丁堡附近,是
么?」
「是的,但陛下,只有第一的冠军西塞罗还居住在您赐予的庄园里,其他人
…」
「走了么。」巴西琉斯皱了皱眉头,「也好,你派人去西塞罗的庄园,问他
愿不愿意祝我一臂之力,如果愿意,就到修道院去找我。」
「如果不愿意,」巴西琉斯瞥了瞥弯着腰的将军,「帝国的刺客知道怎么去
做。」狄奥多罗斯恭敬的回答着,「您的意志,陛下。」
巴西琉斯点了点头,看着红手大队的士兵们打理好行装,开始上路,巴西琉
斯也骑上自己英俊高大的白色母马,在军士的护卫下向修道院走去。
——
那是一个恢宏似宫殿的屋子,房屋高大,用12根白色大理石柱子支撑着,有
着几扇巨大的窗户,窗户本来是有着由彩色玻璃形成的圣母画像的,但自从圣像
破坏教流传以来,就连这扇巨大的窗户都免逃碎片的命运。
自从那位原来是皇后,现在是太后的女子住进修道院后,她下令把所有的玻
璃换成了透明,当然,以现在的技术,只能是尽力找那些气泡少的玻璃安上。
换成透明的玻璃后,明媚的阳光灿烂的照耀着整个屋子,在屋子的大圆顶下,
正对着复杂绚烂的浮雕,坐着一个身披修女袍的人。
从轮廓不难看出,那是一个身材丰盈的修女,只是那人面前正摆着一盏镶着
钻石的金色酒杯。
那人伸出白玉似的手臂,端起酒杯缓缓摇晃着,奢华的酒杯里粘稠似血的猩
红液体微微翻滚着。
那人端起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一道猩红从嘴角流下,顺着下巴滴到洁白
的修女服上。
「丹莉尔大人。」在门口站立的侍女欠身进来,「陛下已经到了。」
丹莉尔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露出远长于常人的犬齿,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
角,对这次的饮品甚是满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