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学院的反逆者】(61-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61章:午休时光
学年第一的维尔莉特犹豫了许久如何玩弄奴隶之后,以吐口水的方式赢得了
比赛。
那时的犹豫和迷茫被学院的学生们这样理解,并且深以为然了。
虽然过程中充满了槽点,但是不论如何,对于维尔莉特来说最为困难的第一
场比赛,还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
因为在之前的过程中犹豫了很久,所以维尔莉特所在的选手组其实是属于比
较靠后才决定出获胜者的了。
在她成功晋级没多少,剩下寥寥无几的其他组也都已经分出了胜负。
这也意味着,上午部分的比赛也就已经到此为止了。
原本以50名对半分开的选手们,也一下子只剩下了17名奴隶和10名学生了而
已。
到了下午的比赛结束之后,还会变得更少了吧。
学生赛之间的两两对抗,固定剩下5个名额。
奴隶赛的射精忍耐,则是以离开迷宫为主,但是以第一场比赛的难度而言,
恐怕并不会那么多人能坚持下来就是了。
三个?还是五个?
郑烨对此并不抱有什么太大的期望。
原本他还想在第一场比赛中保存一些体力的,但是激烈和危险程度却远远超
出了自己的想象,根本没有保留实力的余地。
中午短暂的休息时间,对接下来的比赛至关重要。
在主持人对于上午的比赛总结完之后,观众席上面的魅魔们也都散作一团,
要么跑到食堂去跟自己的奴隶进行供食,要么回到宿舍进行休息,或者干脆和同
伴一边在学院里溜达,一边讨论着比赛中的种种精彩。
对于他们这些晋级到了第二场比赛的奴隶们,学院并没有强制性地要求他们
一定要进行午间的供食活动,具体要不要进行,完全取决于其主人的想法。
也许那些对于奴隶晋级已经无望,自暴自弃的魅魔,会选择干脆大吃一顿来
缓解自己郁闷的情绪也说不定吧。
郑烨和其他奴隶一样,从选手席上离开了,跟随着人流慢慢地离开操场,穿
过走廊。
在台下的出口处,大部分的选手都已经重新换好了衣服,领着自己的奴隶往
回走。
是因为决出结果比其他组更晚一些么?郑烨倚在门口的墙边,静静地等待着
维尔莉特的出现。
原本还比较拥挤的人流也随着大部分的人离去而变得稀疏起来,只有三三两
两的学生惊讶地看着他指指点点,从他的旁边经过。
终于,他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紫色倩影走了出来。
她已经重新换上了校服,脚步轻快地朝着自己走来。
脚掌与地面接触的哒哒声似乎是在顺应着她的内心一般,发出了欢快的节奏
声。
她那似跑非跑的动作让那柔顺的秀发随着微风而轻轻倾斜起来晃动着。
她在已经空下来的走廊里迈动着步伐,连同那翩翩的裙摆和衣领都晃动着,
就好像玩耍的妖精一般。
那双眼在看到自己之后所展现出来的兴奋,即使是隔着很远都能够明显地看
出来。
而离近之后,那呼之欲出的得意和期待更是如同星星一般耀眼得让人下意识
地侧目。
那道倩影在跑到自己的身前便停住了,站在了那里,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
微微仰着头,看着自己的眼睛。
她的双手交叠在了背后,有些期待地互相搓弄着。
但是她只是停在了那里,继续用着那对琥珀色的眼眸看着他。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郑烨自然是完全理解的。
这小孩子一般的举动,让他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郑烨往前走出了一步,将两人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在他的身体走过来的时候,维尔莉特的双手便从背后伸了出来,环住了他的
腰。而他的手掌也抚上了她的前额,在头顶轻轻摩擦着。
「恭喜你晋级,做的很棒。」
她的脑袋在胸口处蹭了蹭,让郑烨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其实……你不用那么费劲地去想怎么触碰其他奴隶,我是不会介意的。」
「可是我不喜欢。」
维尔莉特嘟囔着。
「我不想你被其他人碰,但是实在无奈的话我也可以接受。」
「所以你不会介意,但是你也不想我碰其他人,应该是这样。」
郑烨在她手上抚摸的动作不禁一顿,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变了变。
「这是你的想法么……?」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下来,缓缓问道。
「嗯。」
维尔莉特点了点头,然后她便感觉从后背和头上传来的压迫感变得更加强烈
了一些。
虽然她并不感觉难受,反而还很舒服,但她还是抬起了头,疑惑地看着脸上
带着一抹莫名色彩的郑烨。
「我想的不对吗?」
「不,很对。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想而已……」
郑烨喃喃着,然后慢慢松开了维尔莉特。
「先回去休息吧,下午还有比赛呢。」
脱离了他的怀抱,让维尔莉特有些依依不舍地点了点头,然后跟郑烨一起并
排走向了返回宿舍的方向。
「我想要奖励。」
她拽了拽郑烨的袖口,然后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呢?」
郑烨看了一眼她之后,问道。
对于维尔莉特来说,自己好像除了被榨取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够当做奖励
的东西了吧。
她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微微皱起了眉头,一边跟在他的身边,一边在脑袋
里面想着。
自己这次做的很不错,应该要有一些特别的奖励才行吧?
可是什么才算是特殊的奖励呢?
自己已经基本每天都在榨取他了,再要求搾一整天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新
意诶。
那……三天?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啊。
自己最一开始,想要的是什么呢?
是让他从内心上屈服于自己才对,可是哪怕自己下达命令了,他会直接就这
样做吗?
而且,自己想要的那种屈服,好像并不是用命令要求的感觉。
更像是……怎么说呢……和第一阶段最后,郑烨主动抱自己时的感觉有点像
才对。
「怎么了?还没想好么?」
郑烨的声音传来,让她摇了摇头。
「没想好。」
「是么,那就先欠着吧。反正比赛还有四场才结束呢,这期间你要是再搞出
一整天待在床上什么也不干的事情出来,对比赛也有影响。」
「哦……」
维尔莉特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走在宿舍楼的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次维尔莉特又搞出了一件大新闻,而且某种意义上讲,其影响远比击败了
一个学姐还要大,所以引得周围的学生们也兴奋地谈论起来。
说起来,郑烨应该很讨厌魅魔才对……
环视了一眼周围要么坐在花园的长椅上,要么倚着魅魔雕像们叽叽喳喳的学
生们,维尔莉特心中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就像是自己讨厌其他魅魔触碰郑烨一样,郑烨一定也并不喜欢自己去碰其他
奴隶。
所以自己这次在比赛的时候才使用了吐口水、拿鞋子和袜子的形式。
可是如果郑烨讨厌魅魔的话,自己身为魅魔又该怎么做呢?
他厌恶魅魔,所以他也应该同样厌恶着一样是魅魔的自己……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和自己接触的时候,他也在厌恶着吗?
维尔莉特突然感觉心里变得压抑了起来,以至于刚才因为成功晋级而兴奋的
心情都慢慢消失了。
她看了一眼自己牵在郑烨袖口的手。
如果,这种程度的接触都感到讨厌的话……
那自己平时抱着他,榨取他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讨厌着呢?
可是他也一直都没有反对不是么?那么自己应该不会被他讨厌的吧?
「郑烨,你……」
从胳膊上突然传来的力道让郑烨停了下来,看向了脸上有些犹豫的维尔莉特。
「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郑烨脸上皱着眉头的表情时,她那股想要询问出答案
的欲望一下子便消了下去。
「不,没什么。」
维尔莉特摇了摇头,脚步也变得匆忙了一些,从原本和郑烨并排走变成了在
前面牵着他走。
「拿完了饭菜就赶紧回到宿舍休息吧。」
她下意识地想到,如果那个答案真的问出来的话,自己现在随便抱着郑烨、
随意榨取郑烨的生活很可能就会破裂。
至少……在他主动说出不愿意之前,自己就当他是愿意的吧。
她默默地想着。
*** *** ***
从食堂领到了自己的饭菜,郑烨一边坐在书桌前吃着,一边看向了正发出了
淅沥沥水声的浴室。
魅魔可以随时随地通过榨取精液来吃饱饭,但是他们却不行,尤其是上午还
进行了一遍高强度逃命。
虽然郑烨很想直接跑去床上好好睡个午觉,但是不吃饱饭的话,等醒来在下
午的比赛中就没有充足的体力面对那一大堆的陷阱了。
只是,维尔莉特突然转变的态度,让他觉得很奇怪。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她肯定会一直开心到今天晚上,然后借着势头用着喜欢
的体位把自己搾个痛快才对。
尤其是自己的胳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本来就喜欢以强烈的动作享受的维
尔莉特应该会更加兴奋才是。
但是在刚才的路上,她不仅没有紧紧贴过来,反而似乎还更加疏远了一些,
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希望不会又影响到了比赛吧……
郑烨把空了的盘子丢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似乎是听到了自己开门的动静,浴室的半透明玻璃后面那妙曼的倩影似乎抖
了一下。
那在暖色灯光下透出的曲线在水雾弥漫下充满了诱惑性,由于升腾的蒸汽,
那股香沐的味道带着湿热的气息在鼻间萦绕着。
那打在少女娇躯的水花发出了悦耳的声音,只是听着那少女将清水在自己滑
腻的肌肤上涂抹的声音,都能够想象得到那丝毫不逊色于初生新芽一般娇嫩的软
肉是何等的吹弹可破。
按理来说,一个同龄的年轻女孩与自己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半透明玻璃洗澡,
足以让任何还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感到心猿意马,呼吸粗重。
只是对于门后那个与自己已经发生过无数肉体关系的倩影,自己已经熟悉的
不能再熟悉,甚至对于对方那凝脂玉一般的娇媚肉体感到习惯了。
似乎由于自己的闯入,她原本洗浴的动作也变得迟缓了起来。
「我洗一下手。」
过了一会,那玻璃后面柔美的嗓音才缓缓传来了回应。
「嗯……」
正如自己所说的,只是洗完了因吃饭而沾上了油污的双手,郑烨便从洗手间
中走了出来。
关门的时候,虽然很轻微,但郑烨还是注意到了从浴室中传来了松了一口气
的声音。
他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躺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虽然维尔莉特能够理解人类的情感是一件好事,但是对应的,她的情绪和思
想也会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因为一些小事而胡思乱想,因为一些想法而犹豫不决。
自己作为导致她这样的罪魁祸首,应该为她的转变而负责……么……
郑烨这样想着,在第一场比赛中剧烈运动而传来的疲惫感也慢慢地涌了上来,
从浴室中传来的水流声就好像是助眠的小雨一般,让他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当只披着一层毛巾的维尔莉特打开门时,在床上睡着了的郑烨已经传来了均
匀的呼吸声。
那两只在热水中浸泡得白嫩白嫩的双脚也下意识地放慢了下来,如同猫咪的
肉垫一般慢慢地踏在了木色的地板上,在上面留下了还残留着少女妙曼香气的水
雾。
她从另一侧爬上了床,围在胸口处的薄薄毛巾由于她的动作而随着丰满的双
乳晃悠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直接脱落,将那粉嫩的小葡萄和还沾着水珠的小
腹完全暴露出来。
维尔莉特躺了下来,看着郑烨熟睡的脸庞。
她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指,想去轻轻戳弄着他脸上的皮肤。
那根手指上还未彻底擦干的水渍慢慢凝结成了水滴,从她停留在郑烨头顶,
犹豫不决的指尖上滴落了下来。
那股从脸上突然传来的清凉感让郑烨的眉头皱了皱,连带着发出了轻微的梦
呓。
「爸……妈……」
维尔莉特的眼睛瞪大了起来,原本还差不到一只手的距离就会紧紧贴在一起
的脑袋也立刻收了回去。
她的呼吸下意识地急促了起来,那对胸脯也剧烈地晃动着。
郑烨恨着魅魔,恨着夺走了他父母性命的魅魔……
也同样恨着那些杀死了许多人类的魅魔……
那么,曾经杀死了许多奴隶的我……
也是他恨着的魅魔中的一员……
第62章:陷阱屋
总感觉……维尔莉特是不是反应更大了?
郑烨看着坐在他们旁边选手席上的维尔莉特,皱着眉头想着。
不知道为什么,醒过来的时候,郑烨就发现维尔莉特不仅没有跟自己挤在一
起,反而更加疏远地坐在了书桌前,不知道一个人在想些什么。
这种状态,反而更像是最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跟维尔莉特谁也懒得搭理谁。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从宿舍楼一路走到操场,维尔莉特的态度也都是爱答不理的样子,让想去询
问她的郑烨也无从下手。
他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回了几乎占据了整个操场空间的二层建筑。
接下来他们这些奴隶就要走进里面,参加第二场的射精忍耐比赛了。
那里面,应该遍布着各种各样的陷阱等着他们吧。
密不透风的墙壁让他根本无法通过视线来判断里面的情况,只能根据规则中
对于不同陷阱的说明,来判断出每个奴隶所进行的通道应该都是不一样的。
这不就和什么都没说一样么……
郑烨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那些在观众台上,在午休过后多多少少精神了一
些的学生们。
这这场比赛中,建筑内的情况会通过一些魔法记录传播到外面,供她们观看。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过程都能够看的很全面,毕竟是17个奴隶同时进行比赛,
总会有转播不到或者看不过来的时候。
「嗨嗨,大家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感觉怎么样了呢?」
那个主持人依然带着活泼的语气,两只白花花的兔子耳朵调皮地晃动着。
「爱丽丝还是这么元气慢慢的吗?」
「是啊,她的精力仿佛是用不完一样,上次也是把我按在地上不断骑乘了好
几个小时。」
似乎是因为主人是同年级的缘故,不少高年级学生的奴隶也都认识那个主持
人,小声谈论着。
「不得不说那个兔耳朵随着打桩的动作一蹦一蹦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把持不
住了,要不是被主人发现了的话,我可能真的会被榨干也说不定。」
「喂喂你的主人不会有意见吗?和其他魅魔交合的话少不了一顿惩罚的吧?」
「她正因为比赛没晋级失望着呢,没心情管我。」
「啊,不过确实好像她在体育祭上找了不少奴隶偷吃来着。」
「我懂我懂。毕竟那件偶像制服太色了啊,用肉棒蹭着她的腋下然后插进胸
部的缝隙里什么的,想想都很爽的吧。」
「别太兴奋了,接下来的比赛可是要忍耐的,现在就勃起的话,待会简简单
单就输了的话,小心活不过今晚。」
「怕什么,反正也就是被搾死不是吗,被愤怒的主人直接搾死总比冷冰冰的
榨精机器好吧?」
在名为爱丽丝的主持人讲解规则的时候,郑烨这边的奴隶们也在小声地交谈
着。
只不过谈论的内容,让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只有一小部分奴隶是真心想要获胜避免被主人责罚,而大部分更多的都是已
经抱着怎样都好的态度来比赛了。
「让我们来请出奴隶赛第二场比赛的选手们入场吧~」
听到了爱丽丝的声音,郑烨也和其他奴隶们一样,顺着通道走到了操场上。
那些在她的话语之下魅魔们发出来的欢呼声,与其说是对于选手的加油和鼓
劲,不如说是对于赌博的马儿一般的兴奋更合适一些。
是啊,与其说他们这些奴隶是在参加比赛,倒不如说是以比赛的形式供学院
的魅魔们取乐还差不多。
他们排成了一列,分别站在了那巨大建筑的17个入口处,等待着站在台上的
爱丽丝的命令。
「各位奴隶听好了哦,要是先跑的话,就要在操场上公开处刑啦~」
郑烨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选手席上的维尔莉特,她在和自己的目光对视了
一下之后,下意识地撇开了视线。
自己都知道她现在有些刻意回避自己了,为什么还要特意看她一眼呢……
如果她像第一场比赛的时候那样,给自己比个大拇指的话,也许自己会更安
心一些吧。
安心……我在瞎想什么呢。
郑烨摇了摇头,将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比赛上,和其他奴隶一样,做出了跑
步的预备动作。
「预备……开始~」
和爱丽丝的话语一同响起的,是观众们由于兴奋而喊出来的声音。
包括郑烨在内的17名奴隶,也在微小的差距下全部进入了建筑当中。
明亮的环境一下子暗淡了下来,空旷的操场也被昏暗的墙壁所替代。
那些昏暗的灯火在墙壁上静静地燃烧着,将漆黑的通道照亮了一些。
郑烨一边小跑着前进着,一边皱起了眉头。
虽然视线受到了一定的阻碍,但是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任何陷阱的迹象。
是因为还处于入口区域,所以还没有出现么?
他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眼睛也开始向着地板等方向张望起来。
这个地板……
郑烨看着整齐地铺着三个地砖,向前延伸的通道,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踩在了两道地砖的缝隙上,然后慢慢地往前走去。
啪嗒——中间的一块地砖突然分开,像打开的门扉一样让整个下面空了起来。
半边脚掌突然悬空的感觉让郑烨的身子顿时一歪,下意识地在仿佛悬崖一般
的斜角蹬了一脚,整个人扑倒了斜对角的地面上。
「呼,果然是地砖陷阱么……」
郑烨回过了头,看着那空出了一块的地板下面,是一片雾蒙蒙的粉色。
虽然算不上很深,但是爬上来还是比较费劲的,而且由于运动也会吸入大量
的粉色气体。
郑烨用脚想也能知道,那绝对是催情的气体,虽然不知道具体吸入多少会产
生反应,但是他可没有想要尝试一下的想法。
就在他想要爬起来时,从头顶传来的细微声音让他下意识地往前跨出了一步,
从原地躲开。
「这是……内裤?」
扭头看向刚才自己停留的地方,郑烨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那地上正摆着一块薄薄的纯白内裤,刚才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似乎就是这个
东西。
啪——从头顶落下来的东西让郑烨眼前一黑,同时一股浓郁的幽香从脸上柔
软的东西上传来。
他下意识地将其从脸上扒了下来,看到的是自己手上似乎还带着温热的暗红
色内裤,那上面充满了雕刻成花朵的蕾丝边。
在最应该被遮盖的私密部位,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布料存在,只有两根轻飘
飘的细丝连在一起,让人下意识地想到穿着这间内裤的主人被两条红绳扒开的蜜
穴。
刚才那个细微的声音开始变得多了起来,郑烨也看到周围的天花板上,越来
越多属于少女的贴身衣物从上面掉了下来。
各式各样的袜子,胸罩,还有他手里的内裤,一件一件地落在了地上。
原来如此……
不仅不能落入地板的陷阱里,还不能被那些掉下来的内衣内裤所诱惑,吸引
注意力么。
郑烨丢掉了手里的那条蕾丝内裤,无视了那些时不时从头顶掉下来的衣物们,
接着学着刚才的方式往前走着。
这次有了心理准备,面对突然消失一半的支撑点,郑烨也不像是第一次那样
脚步不稳了。
只是那些从天而降的衣物们实在是过于烦人了。
如果是在自己的必经之路上的话,踩在上面很容易就会打滑,然后不小心落
入塌陷的地板当中。而且如果在刚好经过陷阱的时候从头顶落下的话,也会遮挡
住自己的视线。
不仅仅是作为障碍,也是作为时限而设计的关卡。
要是在此停留太多时间的话,那些不断掉落的衣物们就会将地板的情况给掩
盖住,这条通道也会变得越来越危险起来,也逼得郑烨不得不提高了自己的速度。
但是即便没有直接接触到那些隐藏在地砖下的催情气体,满目都是女孩子充
满诱惑力的贴身衣服,还是时不时从头顶掉下来,夹杂着馨香的温软触感,郑烨
的下体也在无意识地慢慢膨胀起来。
那鼓起的肉棒让他在地砖之间的缝隙中很难保持平衡,行进的速度也变得慢
了一些。
让选手产生先拿这些衣服泄泄火,然后再集中精力前进的想法么。
郑烨瞥了一眼已经越积越多的衣服,忍着拿起那柔软衣服包裹住肉棒使劲撸
几下的冲动,接着一点一点越过那些时不时咔的一声打开的地砖。
他已经能够看到不远处那扇通往下一个区域的大门了,而那里也有明显和地
砖完全不一样的,结实的地板。
而且,塌陷的地砖也从最一开始的时不时打开一个,到现在要么一个要么两
个同时塌陷。
照着这个势头,最后的几个阶段肯定是……
郑烨用脚踢开了那挡路的淡绿色胸罩,分别在自己前面的两块地砖上踩了一
脚。
在其中一块地砖塌陷之后,郑烨便绕过了那块空洞,走向了另一边。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各色的衣服把地上几乎都铺满了,连带着各
种女孩子身上诱人的气味也都混杂在了一起,不断地往自己的鼻子里灌。
还差一点了……
他不断伸出脚试探着,慢慢地找出了那些陷阱,靠近着下一个区域的大门。
还有三层地砖吗?
看着最后那如同九宫格一般的地板,郑烨的表情闪过了一丝犹豫。
他旁边的两个地砖都已经被试探过了,只有最边上,也就是自己站着的这一
个是正常的。
但是他并不确定接下来的三排是否还会有空余地方。
干脆直接越过去吧……
郑烨弯下了腰,将周围的几件内裤和胸罩捡了起来,忍着那些从手上传来的
温软和光滑的感觉,将其一一扔到了那最前面空旷的地方。
看来那里是没有陷阱了……
看着没有发生任何问题的地面,郑烨后退了几步,然后踩着他脚下的地砖往
前跳了过去。
咔吧——从下方传来了门扉打开的声音,让郑烨知道自己的想法猜对了。
他在落到地上之后又带着惯性打了个滚,然后才爬起来,看着背后那已经完
全塌陷下去的九个格子。
而且他刚才确认的没有问题的那个,也一并塌陷了下去。
一旦再次用脚去提前尝试,就会连最后一个支撑点也一并落下去么。
郑烨的脸上闪过一丝庆幸,然后把地上那几件他丢过来的内衣扔到了那一大
块空缺里面。
这样,应该就能进入下一关了吧。
郑烨站了起来,甩了甩头,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些。
他又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确保自己没有再遗漏其他的陷阱。
然后,郑烨注意到了,在门的正上方,有一个不太容易被发现的小孔。
一个孔,和需要扭转把手的门啊。
大致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陷阱的郑烨走了过去,将自己的胳膊抻得笔直。
他只有四根手指搭在了门的把手上,整个身体都往后倾着。
咔吧——随着郑烨转动了门把手,他便立刻整个人迅速往后跑去。
那刚才被他发现的小孔发出了嘶嘶的声音,比地砖下面还要浓郁了一些的气
体顿时喷了下来,将整个门站立的地方完全都覆盖住了。
那刚才明明被自己用力一拽,却还是慢慢向后的移动的门扉让躲在了边缘处
的郑烨明白过来。
哪怕自己想要在开门的一瞬间跑进去也是不可能的,那个门缓缓往前开的速
度连伸进一只胳膊都来不及,就会被那催情的气体喷到。
还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啊……
被那么浓烈的催情香气喷到的话,恐怕就会在满脑子的恍惚中把三次精液全
部都射出去的吧?
那浓郁到变成了紫色的气体持续了十几秒之后,才停了下来。而那扇门也已
经完全打开,停在了那里。
郑烨绕着打开的大门,看了一眼门框后面应该是没有了别的陷阱,才慢慢地
走了进去。
和刚才的通道不同,第二个关卡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小房间。
里面几乎除了一扇大门和一个墙上的圆形缺口以外,都只有不留一丝缝隙的
墙壁。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郑烨还是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摸索着,没有直接去接近
那看上去就很可疑的圆洞。
出乎郑烨意料的,似乎这个房间真的没有任何其他的陷阱存在,甚至地板和
天花板都除了散发着光亮的灯以外没有任何特殊的迹象。
「大哥哥,看完了吗?」
郑烨回过头,看到了那原本黑漆漆的圆洞当中,一个少女的脸颊出现在了那
里。
但是由于洞口非常狭小,让他只能看到那个女孩的嘴唇部分。
奇怪的是,明明那个小女孩在说话,那个嘴巴依然没有任何张合的动作。
「检查完了的话,就来接受人家的提问吧,只有全部回答正确,才能够进入
下一关哦~」
第63章:真理之口
郑烨并没有如小女孩所说的那样,直接到那个小洞的位置,而是扭头又摸了
摸那扇门,确信了没有任何能够打开的方法之后,才走了过去。
「真是的,大哥哥的疑心病还真是重呢。」
郑烨皱了皱眉,离近之后他才发现,那个声音是从那个洞更上面一些的位置
发出的,只是隔着一层墙壁,显得有些沉闷。
「大哥哥还愣着干什么呀,快点把肉棒掏出来,塞进人家的小嘴里面嘛~」
没有任何动作的郑烨似乎让那个墙后的声音有些着急,仿佛撒娇一般地说着。
而那张小女孩的嘴巴,也张开来,露出了里面粉嫩嫩的口腔,那条小舌头轻
轻晃动着,就像是在跳舞一样。
果然还是得这样么……
看到这个洞和嘴巴的时候,郑烨就已经隐隐有这种预感了。
「大哥哥,你要是再磨磨唧唧的话,人家的问题可就要从5个变成10个了哦。」
那个童音生气地说道,让郑烨无奈地将肉棒从裤裆中掏了出来,慢慢地伸进
了那个小洞里面。
那只幼小的嘴巴顿时迫不及待地咬住了龟头,将肉棒像雪糕一样往嘴巴里面
吸了进去。
那股剧烈的吮吸感和潮湿火热的触感让郑烨顿时下意识地嘶了一声,也不由
得往前蹭了两步,将挺立起来的肉棒完全顶进了洞里。
「欢迎大哥哥来到真理之口的游戏啦~」
那个声音欢快地说道,而含住了龟头的小嘴巴里,那条湿湿滑滑的舌头正在
上面轻轻摩擦着,带给人痒痒的感觉。
「规则很简单,人家总共会问出5个问题,如果大哥哥全部回答完的话,那么
通往下一个区域的门就会被打开啦。」
「回答完……不是全部回答正确么……」
郑烨压抑着被小舌头舔着龟头的快感,微微喘息地问道。
「当然,只要大哥哥回答完就可以了,但是回答错误的话,人家就会用软软
的小嘴巴噗噜噜地把大哥哥的精液全部搾出来哦~」
她天真的语气下却说着十分淫荡的话语,笑嘻嘻地回答着。
「当然,大哥哥喜欢的话,人家也不介意多舔舔肉棒,让大哥哥的精液牛奶
多射出来一些哦~」
射精忍耐比赛……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看来第一个关卡只是自己取巧而已,往后的比赛就不得不在忍受着刺激的情
况下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了吧。
而且,要是真的被那个天花板上的催情香气喷到的话,自己现在恐怕会不顾
一切地在这张小女孩稚嫩的嘴巴里抽插,然后直接把三次射精的机会全部都浪费
掉吧。
「知道了……赶紧问吧……」
虽然那个舌头只是在龟头上打着转,没有直接开始剧烈地刺激,但是郑烨才
刚刚吸进了大量的体香,又和各种女孩的贴身衣物接触了半天,兴奋度已经渐渐
地往上升起来了。
「唔,明明浪费时间的是大哥哥自己呢。嘛,算了,那么大哥哥,请听清楚
第一题哦~」
是关于什么的呢……
现实中的问题?还是魅魔的知识?还是脑筋急转弯?
虽然那在冠状沟上像吮吸乳汁的婴儿一样厮磨的柔软樱唇让腰部微微有些发
软,但是郑烨的大脑依然还在不断思考着,准备迎接墙后女孩的提问。
「大哥哥龟头上的弱点在哪里呢~」
什么?
郑烨顿时一愣,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居然会是这个。
但是很快地,他便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点。
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虽然能够解决掉第一个问题,但是往后下面的嘴巴一
定会更加积极地往自己肉棒上的弱点进攻的吧。
但是说谎的话,被身为魅魔的对方含在嘴巴里面,对方随时都能够试探出自
己的真伪。
「里……里筋呃——」在郑烨最终还是决定直说,将那个词刚刚脱出口的时
候,那原本只是无意识在厮磨着的嘴巴一下子仿佛活了起来。
那条小小的舌头顿时纠缠在了肉棒的里筋部分,用舌尖在上面来回滑动着,
那剧烈的刺激让郑烨顿时颤抖了起来。
「嗯嗯,原来是里筋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那个女孩子开心地说着。
「毕竟是男孩子呢,大部分肉棒的弱点都是在里筋这里诶~」
「龟头下面这个看起来丑丑的、皱皱的地方,其实非常脆弱呢~哪怕是小小
的女孩子,只要伸出软软的舌头轻轻舔一舔,顿时腰都软了起来呢,对不对~」
「你看,大哥哥被人家亲着这里的话,肉棒都一抖一抖了呢,被比自己年幼
的小女孩亲亲肉棒什么的,男生都喜欢这样的吧~」
「少废话了……快点第二题吧……」
身下的嘴巴抿住了龟头下面的里筋亲吻着,那轻轻的呻吟声和亲吻声不断地
和那个小女孩甜甜的声音一同传入了郑烨的耳朵里面。
「诶~大哥哥不要着急嘛~而且~」
「第一道题,大哥哥回答错误了哦~」
在脑海中冒出疑惑与惊愕之前,那条只是执拗地舔弄里筋的小香舌一下子变
得粗暴起来,张大的嘴巴把龟头完全含了进去。
「不要那么惊讶嘛~毕竟大哥哥的确是回答错误了呢~」
「你看,人家的舌尖撑开马眼,在大哥哥的尿道口打转的时候,大哥哥的腿
都在抖了吧~」
「小小的牙齿在冠状沟上轻轻挤压的时候,那股激烈的刺激让大哥哥都差点
跳起来了吧~」
「人家肉嘟嘟的小脸在龟头表面摩擦的时候,大哥哥发出了快要被融化的呻
吟了吧~」
「明明这么多弱点,大哥哥却只说了里筋,这不就是回答错误嘛~」
该死,被摆了一道么……
郑烨喘着粗气,那含住龟头不断吮吸的感觉让他的双手撑在了墙上,才能避
免发软的双腿一下子松掉。
那只嘴巴虽然不如维尔莉特仿佛魔腔一般的口穴,但是更加柔软娇嫩的口腔
和狭小的嘴巴也给郑烨带来了不小的刺激。
下面的嘴巴随着舔弄的动作,也发出了小女孩梦呓一般的呻吟声,就好像自
己真的在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嘴巴里面抽插一样,带来了强烈的背德感。
尤其是这个嘴巴同时还具有与其天真可爱的外表完全不符,能够让风流男子
都难以把持的淫荡口技,那股反差感和小女孩的淫语混杂在一起,让郑烨的兴奋
度越来越高。
「嘻嘻,人家的口舌侍奉,大哥哥还满意嘛~要不要直接先射出来一发比较
好呢~」
「赶紧说第二问吧……」
郑烨喘着气,忍受着下体上源源不断传来的温软触感。
他现在只想赶紧把剩下几道该死的问题答完,然后快点通过下一关。
「好吧好吧,既然大哥哥这么坚持的话……那么第二问~」
「大哥哥被人家的小嘴巴舔得的开心嘛~」
「开心……很开心……」
「诶~可是大哥哥到现在还只是把腰往后撤呢~真的开心嘛?」
这个家伙……
郑烨咬了咬牙,慢慢地把腰往前挺了挺,用完全被唾液浸湿的龟头把下面那
张幼小的嘴巴完全顶开。
那只稚嫩的小嘴完全无法彻底含住男性下体的庞然大物,只能大大地张开了
嘴巴,任由着肉棒在整个柔软的嘴巴中来回抽插。
那狭窄的束缚感甚至比起蜜穴也不逞多让,未成年少女的支吾声不断从身下
传来,让主动挺起腰往前顶着喉咙的郑烨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嘻嘻~大哥哥很喜欢用自己的大肉棒塞满小女孩纯洁的嘴巴里面呢~」
「能够在萝莉少女稚嫩的小嘴巴里随意挺动肉棒的机会可是微乎其微呢,不
在未经人事的处女喉咙当中留下自己白白的子种,大哥哥也会感到很遗憾的吧~」
「在小女孩的身体里灌上满满的精液牛奶,看着她脸上的纯洁一点一点被自
己白浊的液体所替代什么的,简直就是毒品一样让人上瘾不是嘛~」
「别废话了……这样就行了吧……赶紧,下一题……」
郑烨从紧咬着的牙缝里发出了颤音,让那个墙后的小女孩似乎有些不满。
「明明只是一个被未熟少女的嘴巴舔得神魂颠倒的变态大哥哥而已……」
「那么第三问来了哦~大哥哥可不要因为被萝莉的舌头舔得太爽听错了哟~
人家可不提供第二次的机会~」
「大哥哥,想不想要被人家的嘴巴搾出精液来呢?」
「小小的,幼幼的,软软的,香香的萝莉口穴,想要射出来的吧~想要被紧
紧的喉咙榨取出精液来的吧~」
那张嘴巴随着她的话语,包裹着肉棒的口腔也微微蠕动着,吞吐着被唾液完
全打湿的肉棒。
又是这种题……
不论选择哪一种,都可以反过来理解的题目……
「……想……所以下一题……」
「是嘛是嘛,果然大哥哥也是喜欢被萝莉的口穴榨取的变态呢~」
那个少女无视了郑烨的话语,笑嘻嘻地说着。
「明明是强壮的男生,却希望被柔弱的小女孩舔弄肉棒,一边发出没出息的
声音,一边颤抖地射出精液什么的,真是个大~变~态~呢~」
那明明被肉棒撑得仿佛要裂开一般的小嘴巴却激烈地前后套弄着肉棒,舌头
仿佛一个凸起,在肉棒的下面像挠痒痒一样从根部的输精管一路划过里筋。
那被顶在了狭小咽喉处的龟头被光滑的喉肉卡住,如同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紧
紧抓住一般,就像是拧螺丝一样,带动着黏膜在龟头上蹂躏着。
那从少女小巧的鼻子中发出的呼吸就像是调节节奏一般,让喉间的软肉在龟
头上挤压的动作充满了舞蹈一般的步伐。
一松,一紧,一松,一紧,那深入了花朵的中心一般咽喉的龟头就像是泡进
了名为快感的蜜罐当中,铺天盖地的柔软触感让肉棒仿佛是在暴风雨中飘摇的小
船一般,迟早会沉沦于这片极乐的汪洋当中。
「不过毕竟是大哥哥的心愿嘛~人家还是会很好心地满足大哥哥下流的想法
哦~」
「第……第4问……」
只是短短几个字,却让郑烨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了出来,下面那仿佛漩涡
一般紧紧吸入的快感让他除了喘息和呻吟以外几乎什么都做不到。
「嘻嘻,明明被小女孩的深喉含的这~么舒服,还在坚持答题嘛~」
那个女孩轻哼着歌谣,心情十分愉快地说着。
「那么为了给诚实的大哥哥一些奖励,人家就好心地开始第四问了哦~」
「人家的第四问就是……」
她那故意拉长了声音,笑嘻嘻地问道。
「人家的嘴巴和维尔莉特的嘴巴,到底哪一个更舒服呢?」
是要我直接说好话么……
果然,这个提问根本就是乱七八糟,只是为了哄对方开心罢了……
「你的嘴巴……更舒服……」
至少,现在还需要顺着她的心情来,否则她只是凭着心情,都能够把自己判
为不合格,直接失去进一步的资格。
身下的嘴巴蠕动的动作似乎变得缓慢起来了,这让郑烨不由得松了口气。
果然,提问只不过是作为调味剂的一种罢了,在忍耐着射精的同时满足对方
的兴趣,才是通关的关键。
就在他的表情松懈了一些的时候,小女孩憋笑的声音突然出来。
身下那个小小的嘴巴一下子向前顶了起来,将整根肉棒一口气全部含了进去。
那股紧致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只黏滑的小手死死地攥紧,而龟头也彻底被狭窄
的喉咙完全吞入,就像是顶入了狭小无比的子宫一般。
「大哥哥你是笨蛋嘛~」
「人家怎么可能比学年第一的维尔莉特还要厉害呢~」
在小女孩悦耳的娇笑声中,郑烨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被压抑了许久的精液在这一下子激烈的撸动下彻底喷发了出来,在那张相比
青筋暴起的肉棒显得娇小无比的小小嘴唇中涌出了白浊的液体。
乍一看似乎是巨量的精液冲击着弱小的嘴唇,但是那耸动的颈部,女孩的娇
哼,蠕动的樱唇,都像是吞食猎物的蟒蛇,将那比自身庞大了许多倍的肉棒牢牢
地锁在口中,贪婪地吸食着其中的液体。
年幼女孩那本应纯洁无暇的小小幼唇,却俨然变成了能够将强大的男性肉棒
缴械投降、无助地吐出代表着败北的白色液体的魔性洞口。
她饥渴地榨取着尿道口残存的体液,哪怕是它已经近乎干涸,依然像小孩子
一样不知疲倦地挑逗舔舐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