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二十章
翌日一早,秦天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双手紧了紧,入手还是
那熟悉的柔软,此时的狐九狸和炎朵儿如同八爪鱼般手脚并用的把他夹在了中间,
两对柔软的巨乳挤压在身体上,别说有多舒服了。
两张绝美的容颜,一左一右的躺在了他的旁边,秦天甚至都能感受到,从她
们嘴里呼出的热气。
「哎,难怪说温柔乡,英雄冢啊,这不比温柔乡爽多了。」
从两女的温柔乡怀中挣脱起身,秦天忍不住感慨起来。
「操,昨晚搞得太疯了,妈的腰子痛。」秦天一手扶着腰子,脸色有点难看。
虽说他天赋异禀,本钱雄厚,但在怎么强也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能干几个
少妇都已经很厉害了,但这千年的吸精妖精,还真有点不好对付。
「不行!这才二个,而且还只有一千多岁的熟女少妇,要是以后几万岁的,
来个七个八个的,我还不是当场去世?这还怎么开后宫?」
秦天暗自下定决心,等回到秦族怎么说也要强化一下武器了。
看着还在熟睡的两女,秦天也不去吵醒她们,随便穿了一条裤子,就走了出
去,这是宫宵月的寝宫,宫宵月为了方便跟儿子做爱,这里是没有任何一个下人
的,秦天也不怕被人看到。
来到外面,就看到了宫宵月双腿交叠的坐在了大厅中,秦天看到母亲回来,
就连忙走了过去。
「母亲,你回来了?」
「嗯,不过回来晚了,错过了一场好戏。」宫宵月微笑着说道。
秦天嘿嘿一笑,上前搂住了母亲的细腰,一手架起母亲的一条长腿,说道:
「那我现在就补偿回给母亲。」
「腰子不痛了?」宫宵月被儿子压在身下,并没有反抗,只是用手指戳了戳
秦天的腰子。
「嘶……」秦天一咧嘴,然后坚定的说道:「母亲这等美人,我这腰子不要了,
也要一亲芳泽啊。」
「你还是省省吧,你腰子没了,我以后用什么?我可不像你那二位娇妻,见
不到你就整天发骚个不停。」
宫宵月在秦天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后,轻轻的推开了秦天,然后将一碗汤端了
过来,接着说道:「我亲手熬得,你喝了会好受点。」
秦天一股脑喝完后,发现腰不酸,腿不软了,腰子好似重新焕发了活力,秦
天嗷呜一声,就扑向了宫宵月。
秦天一把扯掉了宫宵月的衣服,欺霜赛雪的肌肤闪闪生辉,胸前丰嫩的玉乳
若隐若限惹得秦天欲火剧增,二话不说,秦天就亲上了母亲的嘴唇,两人互相拥
抱着,享受着彼此的热吻。
许久之后,宫宵月双手推搡着儿子的胸膛,略微娇喘道:「真是一个小淫棍,
这么急色。」
秦天笑道:「谁让母亲你那么美,美得让我想要时时刻刻的占有你。」
「你都这么大了,还不懂的节制。」宫宵月说着,玉手就伸进了儿子的裤子
内握住了肉棒,然后她狡黠一笑,继续说道:「你还是给我消停一会吧。」
说着宫宵月握住肉棒的手发出淡淡灵光,随即秦天的肉棒居然软了下来,心
中的欲火也被扑灭,虽说看着母亲那绝美身段,但心中就是生不起色欲。
「呃……」秦天一愣,他这么都没想到,宫宵月还会这一手,这就好像看着
美食很想吃,但肚子是饱的,而没有半点食欲一样。
「呵呵,怎么样?娘这一手没想到吧。」宫宵月看着儿子那懵逼的表情,掩
嘴嗤笑道。
「这也太赖皮了!」秦天不满的说道。
「娘这也是为你好,你才多大,真以为你体质特殊能固本精元,你就可以操
遍天下女人了吗?你那两个小妖精昨晚就差点把你吸干了,别说其他人了,你还
偏偏喜欢年纪大的,要知道一些年纪大的老妖婆有的一辈子都没尝过男人的滋味,
你要是让她们尝到味了,怕不把你生吞咯。」
宫宵月将衣服穿好,摸着儿子的头说道,然后眼睛一眯,悄悄得说道:「你猜
这次娘出去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还有礼物?是什么啊!」秦天有些期待的看着母亲。
「吸取上次苏家的教训,我这次给你找了个你绝对满意的人选。」
「母亲,你怎么老是喜欢给我介绍女人啊?在我眼里任何女人都比不过母亲,
有母亲你陪着我不就好了嘛。」
「傻孩子,你也知道我是你母亲啊,你可是我落痕仙朝的太子,日后走出去
身边得有个能镇得住场子,配得上你的妻子。」
宫宵月认真得说道,宫宵月说的也有道理,作为两家顶级势力的传人,身边
的女人自然不能太差,狐九狸和炎朵儿的美貌和身材确实够资格,但她们出身微
末,身份太低,这要是带出去,说这是他秦天的正妻,虽然碍着落痕仙朝和秦族
的淫威,他们不敢多说什么,但难免暗地里会嚼舌头,这也是事关两家的名声面
子。
「好吧,母亲你这次找的又是哪位?」秦天认命了,就不知道母亲介绍的这
个,她母亲漂不漂亮,上次给他介绍一个苏琉璃,结果他把人家给搞死了,收了
人家苏家的主母还在怀孕的纪若嫣。
「你这小混蛋,是不是又在想去搞人家母亲啊!」宫宵月一眼就看出了秦天
心思,说着这事,宫宵月就有些无语,本来她看苏家大小姐苏琉璃长得很不错,
在加上苏家也是名门望族,而且还有求与她,就想让秦天去接触接触,结果秦天
去了一趟,把人家大小姐给弄死了,还收了人家的主母,顺带还把苏家也弄到了
手,宫宵月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了。
「你知道天武仙朝吧?」宫宵月道。
「嗯?」秦天一愣,一提起天武仙朝,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清漩女帝,他
兜里还有她的内衣呢,这可是一尊大帝啊!母亲这么厉害这都能给他搞到手?
「天武仙朝每五百年一次的悟天碑,过几月就要开启了,你到时候去一趟。」
「悟天碑?」
「嗯,是的,悟天碑乃是混沌先天至宝,有缘人可悟天下之法,每个人领悟
的神通法术都不同,只要能够在悟天碑领悟神通者,都可以进去悟天碑的秘境之
中,里面的东西还挺多的。」
宫宵月向秦天解释了一番。
「这么好的事,天武仙朝就这么大方?」秦天有些不解的问道。
天武仙朝和落痕仙朝两国领土相邻,自古就大小战事不断,可以说两个仙朝
之间是彻彻底底的敌对关系,而宫宵月和清漩更是死对头,没少打架。
「那有这么好的事,任何在悟天碑领悟的神通法术都要拓印一份交给天武仙
朝,进入秘境所得的一切东西,要交给天武仙朝三成,那个婊子真的够精的!」
宫宵月说着不由得有些来气,天武仙朝靠着悟天碑不断的壮大,每开启一次,
天武仙朝的底蕴就厚上几分,可以免费得到神通和资源,谁不去啊?
而且那些天资卓越的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大机缘者,往往都能领悟到通天
彻地的大神通,越是去的天骄多,天武仙朝所能得到的功法神通就越多,这全都
清漩女帝的主意,一般人有悟天碑这种逆天法宝都是藏着掖着,但清漩却通过这
种方式来壮大自己。
有人想抢,天武仙朝也不是吃素的,而且由悟天碑向全道域开放,也没有必
要抢。
「这跟母亲送我的礼物有什么关系吗?」
「嘿嘿,那个婊子不知怎么得修炼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现在她是心魔滋
生,心智受损,要不是靠着一件异宝吊着命,估计早就被心魔所杀了,所以她就
只能来求我了,我寻思这个婊子虽然人不怎么样,但外貌实力都跟我不上下,我
这个好色的儿子说不定话喜欢,就跟她达成了一项交易。」
「你去帮她解决走火入魔的事情,她就跟你做爱,要是你能让她高潮,她就
同意做你的女人,要是你不能让她高潮,我们就免费帮她解决走火入魔的事情。」
宫宵月说完,看向了秦天,接着说道:「我想啊,不管你能不能让她高潮,
好歹也是一个大帝,能操个大帝怎么也不亏,我就答应了。」
「母亲,你就这么对我没信心啊?你儿子的战力你还不知道?你这个大帝都
被我操得服服帖帖的,那个清漩没问题。」
秦天不以为然的说道,但心中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之前为了骗苏浩出手
漏出马脚,就谎称清漩女帝练功走火入魔,为了活命就做了他的妻子,但现在这
句话居然成真了!
「你小子别太得意,我是心甘情愿让你操的,还尽量在配合你,要是娘不乐
意,你信不信你这玩意在娘里面插出火来,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宫宵月无情的打击着秦天,别说是大帝了,只要达到了圣人境,男女之间的
情欲就已经很难被影响到了,尤其是那种无情法、忘情道的女人更是如石女般,
别小看修真世界的女修了。
「我尽量……」被宫宵月这一说,秦天心中也有点发虚了,至于清漩女帝心
魔之事,他完全不用担心,他是谁?他就是这世间最大的魔,万魔之祖!只要是
魔,在他面前都得俯首称臣。
「咯咯,让你小子吃一下瘪也好,不然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好了,你也该
动身了,到时候娘跟你一起去天武仙朝。」
宫宵月将秦天的头抱在怀中,轻轻的抚着儿子的头,语气温柔而又动听。
「嗯,那我先走了。」秦天双手抱着宫宵月,在她嘴唇亲了一口后,就离开
了。
宫宵月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眼里流露出一丝不舍和担忧,儿子大了,需要
跟加广阔的世界和舞台,但秦天的身份又太危险,她很怕万一秦天的身份暴露,
那这个世界将再无他的容身之处,到时就算落痕仙朝和秦族也保不住秦天,最坏
的结局就是落痕仙朝、秦族与秦天一同赴死。
「天儿,你一定要快点成长起来……只有站在顶点,才能制定规则。」
……
回到卧室,狐九狸和炎朵儿已经醒了过来,秦天走了过去,将二颗珠子给了
她们,说道:「这是血脉进化珠,能帮助你们血脉进化。」
两女没有犹豫,服下后,两人身上开始发出了金光,一股恐怖的灵力如旋涡
逆流般朝着两人汇聚,在天空中突然乌云压境,轰轰雷神忽然炸响,一股来自灵
魂深处恐惧的威压狂欢暴雨般倾泻而下。
雷劫!
「逆天之物,不可存在之物,诛!诛!诛!」
乌云之中轰隆间传出一道苍古之音,让人为之战栗生出一种不可忤逆的霸道。
「呵呵,雷劫啊,这可是上好的肥料啊。」
不知何时,在屋顶上站着一个老农,老农一身粗麻布衣,头戴破烂草帽,脖
子上还挂着一条汗巾,他单手伸出,五指成爪插入虚空,然后猛地一撕!空间就
好像一张纸般被他给撕开了,在上面的雷劫更是变成了类似从三维变成了二维一
般,老农往回一扯,被撕开的空间就像纸般被他抓在了手中。
「这下老头子我种的菜,肯定能长得更好咯,哈哈哈。」
老农哈哈一笑,将手中被撕下来的空间收好,在一挥手,将撕裂的空间裂缝
给修补上,然后消失在了屋顶。
秦天在屋内看向屋顶,对着老农消失的方向行了一礼,他知道这是落痕仙朝
的老祖出手了。
一会后,狐九狸和炎朵儿进化完毕,两人的修为也晋升到了聚日境,现在秦
天不开天魔真身,都打不过她们了。同时两人的血脉也得到了进化,狐九狸身材
变得更加性感火爆,修长的美腿,丰满巍峨的巨乳,尤其是那张脸,更是有着魅
惑苍天的威力,狐九狸变得比之以前更加媚了,一种看一眼就会硬的那种,而秦
天发现,狐九狸的美带着天生的魅惑,只要是雄性,都会不知不觉的被她所迷惑,
这可是相当恐怖的能力。
「系统,狐九狸现在是什么血脉?」
「叮,回宿主,是迷天九尾魅狐,是九尾魅狐进化而来,顾名思义,迷天九
尾魅狐可凭借美貌迷惑上天。」
现在的狐九狸已经可以凭借美貌和身材跟宫宵月掰一掰手腕了,但在秦天看
来,狐九狸的美太魅了,给人一种轻浮骚浪之感,在这个点上,宫宵月比不过狐
九狸,但在全面的对比下,宫宵月还是要更胜一筹。
而炎朵儿此时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一头红发如火焰般熊熊燃烧起来,身材变
得更加高翘、匀称,也变得更加美了,在她的头上有一顶由藤蔓和鲜花编制而成
的王冠,一股英武帝皇霸气,从她身上散发而开,屋内更是已经成了炎阳花海,
无数的炎阳花都在欢呼,迎接它们的王!
「叮,炎朵儿血脉进化,炎阳帝王花,血脉极其稀有,战力非常强悍,在炎
阳帝王花的统治下,炎阳花不在是路边的野花,它们会跟随它们的王,得到更加
强大的血脉,为它们的王征战!」
炎朵儿发丝如火,头戴王冠,一身绿色战甲,手持一杆霸王枪,她微微抬手,
一株株巨大的炎阳花破土而出,无数藤蔓飞舞着,巨大的花蕾绽放,这些巨大的
炎阳花就好像变成了一座座炮塔,秦天能感受到,在这些巨大炎阳花的花芯中,
有着巨大的能量。
在炎朵儿的加持下,这些炎阳花呈现了不同的形态,有了非常恐怖的战斗力,
不止炎阳花炮塔,秦天甚至看到了有炎阳花巨人,炎阳花刺剑等各种形态的炎阳
花。
两女惊奇的感受着自身的变化,这股来自血脉的强大力量,让她们为之惊喜,
修道之人的追求,无不是强大的力量,狐九狸和炎朵儿也不例外。
「夫君,你是怎么做到的?太厉害了,我现在感觉好棒!」狐九狸上前抱着
秦天的胳膊开心的摇着。
秦天的手臂被胸部夹住,看着狐九狸那祸国殃民,迷惑上天的绝世容颜,秦
天发现他有点抵抗不住狐九狸的魅惑了。
「咳咳,在可是为夫专门为你们弄的,当然好啦。」秦天暗自运起吞天魔功,
抵抗狐九狸的魅惑。
「操,这样不行。」秦天暗骂一声,然后内心呼唤系统,「有没有什么道具,
可以隐藏狐九狸的魅惑的?要是这样出门,怕不是寸步难行。」
「叮,回宿主有,遮天面纱,5000反派值。」
「买了。」刚搞死苏浩,反派值有的是,就是这么豪横。
「九狸,把这个带上。」秦天拿出一个半透明的黑色面纱。
「夫君真好。」狐九狸笑着亲了秦天一下,这一下差点没让秦天当场暴走,
狐九狸自己知道她现在可是非常危险的人物,带个面纱出门可以省下很多麻烦。
这种面纱是挂在鼻子上的,遮住半张脸,眼睛部分是漏出来的,但就算是遮
住了半张脸,狐九狸看着还是那么的诱人,还给了人一种神秘感,不过那种无时
无刻在散发的魅惑没有了。
这时炎朵儿也走了过来,身上红光散去,铠甲王冠消失,变回了正常衣物,
说道:「夫君,我现在感觉身体内有着很强大的能力,多谢夫君。」
「你人都是我的了,还谢什么,收拾一下,去跟母亲告别后,我带你们去秦
族。」秦天搂过炎朵儿,在她吹弹可破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好的,夫君。」
……
三人跟宫宵月告别后,也就踏上了去秦族的路程。
仙秦古域,乃是由秦族所掌控的一方道域,在这里秦族就是唯一真理,绝对
的统治者,越是靠近仙秦古域,所出现的道统势力就越是强大,很多远远望去就
发现霞光冲天,紫气盛盈,绵延数万里。
但不管是何人,什么道统,任何修为,只要远远的看到秦天一行人所乘坐的
飞云舟,就会立刻退避三舍,恭恭敬敬。
一路上,狐九狸和炎朵儿看到好几个无比恐怖,占据着亿万里疆域的道统,
竟然都会出来拜见,为其开路,一路远远的护送,甚至不敢靠近飞云舟。
这等情形,无不体现出秦天的身份在这里是何等的尊贵,而他背后的仙古秦
族又是多么的可怕!
在穿过一道空间之墙后,终于他们来到了秦族祖地,此时,早就有一大群人
等候在山门前,毕恭毕敬垂着头等待着。
远远望去,秦族之地如同仙境,一座座仙山,氤氲之气缭绕,各种五彩霞光
直入云霄,瑞霞之气笼罩之下,宛如仙境,大气磅礴,仙意盎然。
狐九狸和炎朵儿本以为在落痕仙朝已经涨了不少见识了,但和眼前的秦族相
比,还是让她们瞠目咋舌,也在一次让她们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秦天带着两女下了飞云舟,路上两侧已经跪了两排仆人,让两女震惊的是跪
地迎接的仆人,她们居然都有着不俗的修为,这等修为要是放在下界,那都是一
方霸主,但在秦族却是最为低贱的仆人。
「九狸,朵儿,我带你们去见见父亲吧。」秦天笑着牵起两女的手,化作一
到流光已经进入秦族祖地深处,这里都是秦族重量级人物或秦族嫡系血脉才有资
格进入。
当然秦天想带人进去,还是很轻松的。
秦天身化流光,带着两女在一座宏伟大殿前停了下来,在殿外,站着两尊气
息恐怖的人影,在见到是秦天后立刻弯腰行李,态度恭敬无比,目光在狐九狸和
炎朵儿身上停留了一会,但并没有阻挠。
「回来了?」
在大殿之中传出一道温和的声音,秦天眼中划过一道异色,这到声音的主人
正是当今秦族的族长,他的父亲,秦皇天。
秦天现在不确定的是,他上了自己的母亲宫宵月,给秦皇天带了绿帽这件事
他知不知道,虽然秦皇天和宫宵月两人的关系因为他已经破裂,但两人还是名义
上的夫妻,这个便宜老爹对他还是很好的,秦天还真不想跟他翻脸,但为了母亲
他可以做任何事。
进入宫殿,就见到一位身材伟岸,面容俊朗不怒自威的中年人,不过秦天的
长相并不怎么像秦皇天,因为严格来说,秦天是宫宵月的儿子,但不是秦皇天的
儿子,秦天是世界意志将他的灵魂投放到宫宵月腹中的,直接跳过了秦皇天。
秦皇天站在哪里,就宛如一尊古老的神灵,周身宛如环绕着一层神光,无数
规则在其中演化,万般法则在里面吞吐,气息之恐怖,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
的。
「这两位就是你新收的小妾?」
秦皇天淡淡得说道,身为万古长青家秦族的当代执掌人,几乎可以说是站在
整个大千道域的最巅峰,不管是权势还是身份都鲜有人能相提并论,在同一辈中,
秦皇天就只输给过宫宵月,可见他的恐怖。
此时的他眼神温和,将身上的恐怖气息彻底收敛起来,如同以为普通的慈父
一般,上去拍了拍秦天的肩膀,笑道:「不错,不亏是我秦皇天的儿子,有本事,
我的儿长大了啊,哈哈哈」
「跟父亲比还差一点,嘿嘿」秦天笑了笑。
「你这方面可比我强多了,不过回来就好,你离开这段时间,几位老祖天天
都在念叨,如今你回来了,也能让他们安静一会了。」
秦皇天又看向了炎朵儿和狐九狸,说道:「你们既然嫁入我秦族,虽为小妾,
但从今以后也是我秦族一员了,你们修为尚且还太低,我也没什么好给你们的,
就个你们就收下吧,就当见面礼了。」
说着秦皇天一挥手,两道流光飞入到了两女的手中,光芒散去,是两块一模
一样的令牌,令牌正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秦字,背后写着,万古长青,长生不灭。
秦天解释道:「这是我秦族的长生令,持此令者,如见秦族,仙秦古域内所
有宗族势力都得听候调遣,这可是好东西。」
「多谢父亲大人……」两女虽然还没彻底的认识到秦族在大千道域代表了什
么,但她们心中也知道秦族的强大,那么这个长生令就显得非常的贵重了。
「呵呵,好,你们叫我一声父亲,也就是自己人了。」秦皇天高兴的笑道。
「你们先去我房间歇着,等会我在来找你们。」秦天转头对两女说道,然后
就让在外守护的强者带她们离去了。
两女走后,大殿之中就只剩父子两人,这时秦皇天开口道:「已经到窥月境
了吗?不错,以你的修为在同辈之中可称无敌,但天儿,你还要变得更强……为
了你自己……也是为了家族……」
「小天儿回来了!快让老祖我看看。」
「你这个老杂毛,猴急什么,是不是你那孙女又思春了,让你来当月老啊。」
这时大殿外,传来两人的争吵声,一路拌嘴,两个老人走了进来,一看到秦
天,两人就分别抓住秦天的胳膊往外拉,嘴里还分别说着。
「小天儿,回来也不来看看我老头子,我那有好东西给你。」
「去去去,你那有什么好的,来我这,我家那孙女天天在我耳边唠叨,你就
去看看,我那孙女长得好看,胸大屁股翘的,实在不行给你当个小妾也行,也省
得在我耳边吵闹个停。」
「十六祖、十七祖,你们别拽我啊。」秦天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这两位老顽童。
秦天不是一直待在落痕仙朝的,也经常回来秦族,其他家族势力,尤其是主
角待得的地方内部都是明争暗斗,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争气,就恨不得弄死人家,
但在秦族却是其乐融融,其他几脉的老祖都非常喜欢他,将他视为已出。
可能打他们孙子,他们不心疼,但你打秦天那他们就得跟你拼命,说句不好
听的,要不是秦皇天身为族长,实力还过得去,在加上秦天这一脉的老祖实力够
厉害,他们都恨不得把秦天抢过去当他们的孙子。
但他们也没有放弃,孙子当不了,那就当孙女婿嘛,其他支脉的老祖可是非
常乐意跟秦天来个亲上加亲,秦族乃仙人血脉,在加上修真世界,只要不是修炼
一些邪门功法,基本都是俊男美女,拥有仙人血脉的秦族子弟,美貌更是出萃拔
类。
在加上秦天也争气,不但生的人模狗样……呸……是风流倜傥,绝世无双,
翩翩公子,温如白玉,而且实力也是在年轻一辈中属佼佼者,当然这还是秦天表
面上的实力,虽然是好色了一点,但好色好啊,这在这些老祖眼里可是优点,好
色就喜欢女人,那他们的孙女就有机会了啊。
「呵呵,你就随老祖们去吧。」秦皇天笑了笑,朝秦天挥了挥手。
与此同时。
秦天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秦族,所有人都在恭迎秦天的归来,除
了秦天这一脉是当今嫡系主脉外,秦族内还有二脉,背后都有数位大帝老祖在祖
地最深处沉睡,其影响力比起秦族主脉只强不弱,还有其他大大小小散落在外的
分支实力也不容小视。
所以秦天的一举一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原因很简单,秦天作为万古长青家,秦族的嫡长子,将来继承大统的唯一传
人,在加上还是落痕仙朝的太子,至今尚未有婚配。
不单单外人惦记着秦天正妻的位置,就连其他三脉和其他大大小小支脉分族
的人,都想着找机会,将自己家容貌美丽的女儿或孙女,往秦天身边塞。
哪怕争不到秦天正妻的身份,当个侧室小妾,一样能让他们满足,这也是身
为超级大反派的优势,秦天在家族内的地位稳如泰山,根本无人能够撼动,其他
同辈兄弟姐妹相处也很和睦。
虽然以前有过想挑战秦天的年轻族人,但无布例外都被秦天狠狠得打了一顿,
甚至有不少族叔族姨,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自己的儿子被秦天揍,可高兴了。
秦天穿越前是个孤儿,一个孤儿最为渴望的无不就是亲情,虽然秦天在外很
是嚣张跋扈,性格纨绔,但他对自己的族人却非常的好,就算有人要挑战他,也
是一边揍一边指出他的不足和问题,小时候也经常帮他们出头,在加上秦天深得
各脉老祖的喜爱,简直就是整个家族的族宠。
谁要是敢欺负秦天,不用秦天自己动手,那些老祖分分钟提着西瓜刀就上门
砍人了,至于落痕仙朝那边,以宫宵月对秦天的绝对溺爱,其他皇室成员,屁都
不敢放一个。所以秦天继承人的宝座稳得一批。
十六祖嘿嘿一笑说道:「小天儿,我这次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个好东西,我知
道你这小子就好女人这一口,这修真世界的女人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打铁还
需自身硬,老祖我给你升升级。」
十七祖也笑呵呵的摸了摸胡子,说道:「我这也有个好宝贝……」
秦天被两个老顽童带进了屋内,秦天看了一眼,发现……呃……要是秦天没
有看错的话,屋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鞭,秦天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难道这是
要让他吃?吃啥补啥???
秦天一手撑着柱子,表情难看的说道:「老祖,您不会是让我吃吧?」
嗯?柱子?
秦天看了一眼手边的柱子,又用手拍了拍,好奇的问道:「老祖,你屋内什
么时候多了一根柱子?」
「这可不是柱子,你抬头看看。」
秦天抬头一看,「我操!」
这他妈那是柱子啊,这就是一根巨大的某种灵兽的鞭。
「我的乖乖,这么大?」秦天不由咂舌问道。
十六祖得意的说道:「这可是一头千万年大帝修为的古龙的宝贝!」
「十六祖,你不会真去宰了一头大帝古龙吧?」秦天有些吃惊的问道,龙这
种生物可是非常厉害的,同样是大帝,一条狗和一条龙,龙族大帝基本上能打五
个狗族大帝,这就是血脉优劣的差别。
「哎,大帝古龙杀起来太麻烦了,万一要是翻车,自己也得搭进去,我是给
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那老龙寻思了一会,他现在儿孙满堂,再加上年岁已
高,这玩意留着也没用,就寻思搁着也是搁着,干脆就卖给我了。」
……
这一下给秦天整无语了,只能说着老龙也是性情中人,对自己够狠。
「看好了,这就是老祖我给你的礼物,百鞭丹!」
十六祖一声大喝,大脚一跺,顿时虚空震荡,大地轰鸣,一尊炼丹炉轰然显
现,只见十六祖双手一抬,屋内的各种大补之物都飞进了炼丹炉内,顿时地火喷
发,丹炉旋转,在十六祖高超的练丹手法下,很快一颗金闪闪的丹药就出炉了。
秦天接过丹药,用怀疑的语气问道:「老祖,这玩意很厉害嘛?」
「何止是厉害,保证你御女三千而不到啊。」十六祖得意的说道。
「还有我的。」十七祖说着就掏出了一本秘籍,说道:「这是我翻遍各大遗
迹,才找到的古双修法,《阴阳合合决》,有着百鞭丹和阴阳合合决,别说御女
三千了,御女三万都没问题啊。」
「这么厉害?」秦天接过功法,看了左手的百鞭丹,又看了看右手的阴阳合
合决,问道:「那么能搞定一个大帝不?」
「噗……」正在喝水的十六祖听到秦天的话,一口水喷了出来。
「小天儿!你胃口也太大了吧?大帝修为的女修,你就算把她给操烂了,都
没有用啊。」十七祖也有些汗颜。
「切……」秦天不屑的撇了撇嘴,「算了,还以为有多厉害,我走了。」
两老顽童,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看,十六祖犹豫了一会道:「要不咱们在
研究研究?」
「研究个屁啊,你自己都是大帝,你难道不清楚嘛,这小天儿啥时候看上了
一尊大帝的?也不知道是哪位道友,咱们认不认识。」十七祖表情也有些怪异。
「看上有什么用,修为达到圣人境,就能斩断七情六欲,要是只是圣人境,
我还有点办法,但到了准帝就能道心永固,大帝更是恐怖,一点办法都没有。」
十六祖嘴角一抽,表示让秦天自求多福。
秦天走在外面,随手就将百鞭丹吃下,那本阴阳合合决就交给了系统,花费
了些反派值就完成学会了,现在的秦天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不当在丹
田中凝聚了一股阴阳两气,他的肉棒也在发生变化,边的更为粗壮,而且血管如
同破土而出的树根般,在肉棒上形成了凹凸壮,而且乍一看居然有点像一条龙!
「这回不怕搞得太狠,腰子痛了。」秦天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没法搞定清
漩女帝,但以后跟炎朵儿和狐九狸做,定能杀的她们丢盔卸甲。
「见过神子!」
就在秦天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前方被一群人给挡住了,仔细一看,都是跟他
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少女,他们见到秦天,大多都流露出一丝敬畏之色。
这些人也是秦族的族人,跟秦天一个辈分,要不是他被钦定为神子,秦天也
要跟他们兄弟姐妹相称的。
「嗯,你们皮又痒了?那老规矩,你们一起动手吧。」秦天露出一丝坏笑,
但下一刻从他身上爆发出极其恐怖的气息,刹那间将眼前这群家族天才,都镇压
在地,然后秦天摊开双手,如恶魔般朝他们走去。
基本是一面倒的碾压,不一会这些人就都七倒八歪的躺在了地上,小脸煞白,
浑身颤抖,他们在外都是不可一世,光芒万丈的绝世天骄,但在家族内,在秦天
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
「神,神子,你怎么又变强了,我刚领悟了一个神通,还想着能跟你打一打
呢。」
「你下手就不能轻点?我这张俊脸都被你打成猪头了。」
「臭弟弟,你就不能让让你姐姐我啊?我屁股都让你打肿了。」
几个家族的少年少女都纷纷大吐苦水,但都没有憎恨之意,其中一个相貌艳
丽,容貌娇俏的女子,一边摸着屁股娇嗔了一句,她是秦天的堂姐,也是另外一
脉的某位祖老的亲孙女,天赋容貌皆是万中无一,本来她是绝对有资格成为家族
继承人,获得神子称号的人,但可惜是遇到了秦天。
两人也是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的很,秦玲玲还从小就说长大了要嫁给秦天,
秦天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到也一直没动她。
「是你们太弱了,继续加油,被我揍不丢人,要是出门在外被别人揍了,那
就丢人了,不但给自己丢人,还给家族丢人。」
这十几个人,看到秦天那副如长辈教导晚辈的模样,就全体的翻白眼,他们
被秦天打的满头大包,也没感受到憋屈或耻辱,他们都习惯了,自从秦天出手后,
在秦族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他们小时候最常听到的话就是。
「你们瞧瞧秦天那小子,再看看你们,你们什么时候也能给我们家长长脸啊,
你们要是有秦天那小子三分本事,老夫我都含笑九泉了!」
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
秦天离开之前,他朝堂姐秦玲玲走了过去,上前抬起她的下巴上上下下打量
了一番,露出一丝笑容,然后直接强行夺走了她的初吻,秦天也不客气,一手搂
过她的细腰,嘴中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与她的小香舌缠绵着,亲吻许久后,在秦
玲玲娇羞欲滴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而在暗处,一双双眼睛,将刚才秦天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其中一个老祖
激动的跳了起来,要不是小说类型限制,他这个时候估计都要开一瓶香槟了。
这人正是秦玲玲的爷爷,「奶奶滴,这小子终于开窍了,知道咱家孙女的好
了,哈哈哈,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啊好啊。」
其他老祖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但心中却是嫉妒不已,都在想自己这一脉有没
有容貌不俗的孙女曾孙女,哪怕是单身的女儿什么的,让她们去跟秦天多接触接
触。
秦天没有在去拜见其他老祖,因为他怕麻烦,这要是去一趟铁定要找各种借
口留他过夜,到时候晚上在给他床上塞几个漂亮的堂姐堂妹什么的,就挺烦。
秦天想了想并没有回去,而是来到一座云雾环绕,仙气沉浮的水池处,秦天
对这里的负责人说道:「给我准备一份最好的重铸肉身的材料。」
「属下明白。」负责人行礼后,就离去了,不一会就准备了一份最好的重铸
肉身的材料。
秦天挥退了所有人,这里是秦族重铸肉身的地方,铸仙池。
秦天轻拍腰间的养魂玉,许久未曾出现的云霄再次现身。(ps:更新间隔太
长,怕大家不知道是谁,灵霄登场第三章,林凡师尊。)
「公子,灵霄请安了。」
此时的灵霄已经在养魂玉中温养了许久了,虽然还是魂体,但却凝实了很多,
身体的曲线和五官的轮廓都已经清晰可见,身上也散发出雄厚的魂力,比之在林
凡身边的时候强上百倍不止。
灵霄是属于丰满类型的,这不单单是胸部丰满,是整体的丰满,但千万不要
搞混,这不是胖,该有的曲线,灵霄同样也有,但看着就非常的有肉感,这种类
型的女人,身体软软绵绵的,操起来非常的舒服。
当然现在的灵霄还只是一道魂体,秦天也做不了什么。
「看到灵霄前辈的真实模样,这重塑肉身的事看来要抓紧了。」秦天笑道。
「按公子的意思来就好。」灵霄说完,露出了一丝羞涩,要不是她现在是魂
体,估计脸上已经发红了吧,重塑肉身后要做什么,灵霄自然是清楚的。
「这里就是我秦族的铸仙池,你进入池中,我帮你凝聚肉身。」
「多谢公子……」灵霄化作一缕青烟,进入到了铸仙池之中。
同时秦天也将所有重铸肉身的材料都投入铸仙池中,接下来只要静静的等待
就是了,闲来无事,秦天让系统打开了面板。
【宿主:秦天】
【年龄:16岁】
【体质:(明)大道源流体,(暗)太初天魔转世身】
【境界:(明)凝神境初期,(暗)窥月后期】
【功法:仙秦宝典、斩天玄剑录,葬天经、吞天魔功、三千魔域杀、斩天玄
剑录第一剑:开天】
【宝物:飞云舟、祖龙枪、天机图、世界碎片X6、天魔不死铠、远古魔尸
(圣人王境界)、神甲傀儡(踏天三步境界)X8、血脉进化珠X1、异世界召
唤X1】
【反派值:881000】
「是时候升级一下了,不然去到天武仙朝,面对清漩大帝,多少要有点底气
才行。」
天武仙朝的悟天碑大会,到时候一定会有各个道域的天骄俊杰前来参加,大
千道域,总共好几个道域,秦族和落痕仙朝再强也不可能让所有道域都畏惧,所
有他这一次出去还是有一定危险的,有秦族在,老一辈的是不敢出手,但大千道
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任由年轻一辈争,老一辈不允许出手。
这可不是下界,也不是在秦族和落痕仙朝的管辖范围内,出了这个门,就没
办法打不过叫老的来了,当然这也没有规定死,要是同样是两家超级势力的传人,
其中一人让长辈出手,那么最大可能就是两家展开大战,而且还是先叫人的哪一
方比较吃亏。
但要是这事发生在主角身上,好像就非常的常见,很多主角不都是打了小的
来老的,打了老的来更加老的。直到灭人全家。
「升级。」
「叮,宿主吞天魔功升级,达到后期境界。」
「叮,宿主仙秦宝典升级,达到九重境界,领悟神通:玄天大道印。」
「叮,宿主斩天玄剑录升级,达到中期,领悟第二剑:遮天。」
「叮,宿主修为提升至聚日境后期大圆满。」
就一眨眼的功夫,秦天的修为就提升至了聚日境后期大圆满,这就是有系统
的好处,不用苦修,动动手指点一下就好了,同时秦天也将自己明面的修为,提
升至了化魂境。
化魂境在同辈之中,都是十几岁的年纪下,已经是处于最为出类拔萃的一批
人了,这个修为不至于被人小看,也不会太过惊世骇俗,刚刚好。
这一番升级,也让秦天的反派值直接清零了,他现在开始想念主角了,不知
道悟天碑大会,会不会有主角来,不过想来应该也会有,这种可以白嫖的东西,
主角没理由不来。
就在秦天等待的时候,铸仙池灵气汇聚,如同鲸吞般朝铸仙池内涌去,在铸
仙池上形成了一个旋涡,在旋涡之中一道赤裸的身影缓缓显现,灵霄一手捂着胸
部,脸上有些羞红的走了出来。
灵霄不是像狐九狸、炎朵儿那种高挑的类型,个子不高,但身材却是很有肉
感,但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肉,该有的曲线都清清楚楚。
「公子,别这样盯着我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灵霄低着头,一手
捂着胸,怯怯的说道。
她也是几百岁的人了,但在一个男人面前光着身子,还是第一次,这种羞耻
感让她一时无法适应。
「挡什么挡,日后不穿衣服的日子多了,要习惯。」
秦天上前抓住她的手拉开,顿时一对雪白的巨乳呈现在了秦天眼中,秦天也
不客气的抓了上去,顺势就将灵霄搂在了怀中。
「公子,我们去屋内吧……」
「不用,就在这,不会有人来的、」
说完秦天就抱起灵霄就一阵狂吻,两人的舌头互相交缠着,抱起她就压在了
池边,秦天双开她的双腿后,挺着早已经勃起的肉棒抵在了小穴上,秦天一看,
发现自己的肉棒确实大了不少,刚好也实验一下,十六祖,十七祖的东西这么样,
说着秦天也运起了阴阳合合决,顿时就感觉在小腹中凝聚出了阴阳二气。
在一阵前戏后,灵霄的小穴已经湿透,秦天握着肉棒就插了进去。
「啊!!公,公子……好痛……」
「没事的,一会就不痛了,忍一忍。」秦天插进去后没有立马动起来,而是
在小动作轻微的在动,让灵霄尽快适应肉棒的尺寸。
灵霄这肉嘟嘟的身体操起来果然很爽,软绵绵的,在秦天的努力下,灵霄很
快的就适应了,秦天也不在客气,开始了激烈的抽插,就这样两条雪白的身体以
天为被,以地为床,干了起来,男女动情的呻吟声响彻天地,久久不散。
良久后,灵霄喘着香气枕在秦天宽大的胸肌上,虚弱的说道:「公子,你好
厉害啊,这种感觉好美,而且我发现我的修为好像有所突破了。」
「我可还没尽兴,我们继续!」秦天嘿嘿一笑,再次将灵霄抱起挂在了身上,
肉棒也再一次得插进了她的小蜜穴中,随着灵霄的一阵浪叫,秦天身影一闪,消
失在了原地。
等秦天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房屋内,在屋内的狐九狸和炎朵儿,看到到秦
天抱着一名女子,一边操着她一边朝她们走来,两女相互一看,也脱了衣服,加
入了进去。
十六祖和十七祖给的东西还真挺好用,这一次加入了灵霄,他秦天一人独战
二位美妇外加一为大姐姐,竟然能杀的她们丢盔卸甲,连连求饶。
就这样秦天在家里过了三天,这三天秦天基本就在屋内和三人做爱,这可苦
了她们三了,以前还能镇得住秦天,现在她们到有些受不了了。
这一日,秦天在路上闲逛,秦天遇到了一个熟人,仔细一看,正是被他夺走
初吻的堂姐,秦玲玲。
「神子弟弟,你回来后这么都不来找我们玩啊,我听说你还带来了两个美人,
什么时候让我也见一见,看看她们哪里比我强……」
说道一半,秦玲玲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就一脸的沮丧和悲愤,眼中甚至已
有泪水在打转。
秦天眉头一皱,难道有人欺负秦玲玲?不应该啊,秦玲玲在秦族的身份只在
他之下,谁敢欺负她啊,然后秦天注意到,秦玲玲身后跟着一个人。
此时正低着头,看上去有些唯唯诺诺,一副受气包的样子,但仔细一看对方
五官俊朗,眉宇间暗藏着一抹英气和坚毅,此人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也绝
对不像表面所表现出那种懦弱被人欺辱的人物。
「这位是?」秦天不做不解的问道。
但秦天的嘴角却忍不住的往上扬,他已经猜到这人的身份了,真的是孩子饿
了,娘来了,他才刚用完所有的反派值,这不就有人给他送上门了嘛。
秦玲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委屈的说道:「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而已,但家
中老祖让我嫁给他……我和爷爷怎么拒绝都没有用。」
秦天听完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加大了,废物、入赘、被人看不起,这不妥妥的
主角!
而且还是一个忍者神龟,听到自己的妻子当着别的男人面侮辱他是一个废物,
不给他一点面子,他都能站在原地,表情都不变一下。
「这才几日,玲玲姐就成婚了?」
「哎,神子弟弟,我不和你说了,族老让我带这个废物去拜见家主。」
看的出来,秦玲玲对这桩婚事,是千般不愿,万般抵触,但迫于家中老祖的
淫威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她现在可以说是恨死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丈夫了,她
和秦天从小一起长大,爱慕已久,好不容易秦天开窍了,开始吃窝边草了,还亲
了她,这让她高兴了好几天,她认为她终于有机会嫁给秦天了。
但这一切都被眼前这个可恶的废物给毁了!但这也是世家弟子的悲哀之处,
婚姻大事何止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家族的各大老祖来决定的。
秦玲玲的父母和爷爷都极其的反对,但她们这一脉的老祖不知道是怎么得就
非要秦玲玲嫁给眼前这个看似毫无修为的废物。
「你就是秦族的神子,秦天?」秦玲玲的夫婿抬头看了一眼秦天,问道。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还有你有什么资格称呼神子弟弟的真名?」
秦玲玲听到他说话,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反手就给了他一个狠狠得耳光,
直接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红手掌印。
「是,我错了,神子大人。」他唯唯诺诺的低头道歉。
「啊!你真是一个废物,我为什么要嫁给你这样的废物,气死我啦!」秦玲
玲真的越想越气,一跺脚,扭头走了。
而他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秦天一眼,
虽然并没有刻意表露和出现任何敌意,但他的眼神比起其他人流露出的那种敬畏
不同,此人给秦天的感觉,很冷、很傲!
看见两人离去,秦天淡淡的说道,「系统,给我调出此人的资料。」
【检测到主角……】
【主角:萧淼】
【套路:赘婿流】
【境界:无】
【天命值:80000】
【全知全能插件运行中……】
【滴!滴!滴!警告,此人身上有东西阻挡了系统对于其未来的探索,全知
全能运行失败。】
「哦?看来这个萧淼身上的金手指不简单啊。」
「赘婿流吗?有意思,没想到入赘都入到我家来了,本想着这些主角都很无
趣,没想到现在遇到一个有趣的,到是可以期待一下了。」
秦天笑了笑,转身离去。
既然确定了新的天命主角的身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虽然萧淼身
上有东西挡住了系统的探测,但赘婿嘛,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他们的妻子下手,这
种有受虐倾向的主角,明明都有很高很强的修为和背景,但偏偏就要当个赘婿,
天天受气,被人辱骂,被人打。
然后再来个什么三年时间已到,恭迎龙王回归,然后让娘家人都震惊跪服,
悔恨不已,请求原谅的老套戏码。
「新鲜出炉的韭菜,我来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