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学院的反逆者】(86、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86章:亚当斯之石
「我还以为这场比赛会由那个小姑娘出战呢。」
尤莉亚轻轻挥了挥手,在郑烨的面前召出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
「这是属于我的战斗,必须由我亲自去才有意义。」
「即使是以大庭广众之下和另一名魅魔交合的形式?」
看着在这句话之下,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的郑烨,尤莉亚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
一抹玩味的笑容。
「所以我才来向你询问亚当斯之石的使用方法。」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同样作为欲望的产物,理应能够以其他的方法解决掉魅魔。」
「我想,那位末代勇者应该也不是以性爱的方式去解决魅魔的吧?」
在郑烨的视线中,尤莉亚慢慢开口说道。
「你说的没错,同样作为从欲望中诞生的产物,勇者的确不需要以那种形式
去战胜魅魔。」
然而就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的时候,尤莉亚的下一句话,让他的表情
凝固了起来。
「但是,那是在圣剑亚当斯还未破碎的时候……」
「现在只剩下碎片的亚当斯之石,并没有那样的能力,还不足以彻底解决魅
魔。」
尤莉亚在说完之后,便静静地看着郑烨脸上的表情。
在发现他似乎并没有露出什么过于慌张的样子之后,她才微微歪了歪头,再
次开口。
「我还以为,你会更慌张一些。」
「如果亚当斯之石真的没有用处,你怎么可能这么看重它?」
郑烨盯着尤莉亚的脸,反问道。
「无聊的玩笑话已经说够了吧?也该进入正题了吧。」
尤莉亚那副仿佛什么都无所谓一样的态度,令他不禁感到了一丝烦躁。
听到了郑烨的催促,尤莉亚轻轻地摇了摇头,直言道。
「好吧,你说的没错,虽然亚当斯之石只是碎片,但是也一样能够给魅魔带
来伤害。」
「只是这个伤害的量,并没有达到致命的程度。」
「因此,你获得的并不是一把圣剑,而是一把匕首。」
「只有在合适的时候,才能够发挥作用的匕首,」「也就是说,我必须将魅
魔削弱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够将其用亚当斯之石杀死?」郑烨的眉头皱了起来,
出声问道。
「对,但是不全对。」
尤莉亚又摇了摇头,抬起手招了招,示意郑烨将亚当斯之石取出来。
「它并不是只能使用一次,因此不需要非得留在最后使用。」
「但是对应的,一旦你发挥出了它的力量,魅魔们会产生警惕心,你不一定
有机会使出第二次。」
看着郑烨手中那块银灰色的碎片,尤莉亚的手掌交叠在一起,放在了她那半
裸露的裙子上。
「现在的魅魔们只知道亚当斯之石可以让精力变得更强,因此你的体力状态
发生变化,完全在她们的预测当中。」
「但是,亚当斯之石足以杀死魅魔的事实,一旦在整个学院都会来观看的赛
场上暴露出来的话,你未来所要面对的困难要远比现在多得多。」
「就我个人而言,由维尔莉特去进行比赛,你在暗处积蓄力量,直到足以成
长为能够轻松杀死其他魅魔的状态,再暴露出来才是最明确的选择。」
然而郑烨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尤莉亚的建议。
「或许你的建议是对的,但是我已经决定好了。」
尤莉亚凝视着郑烨的双眼,像是要将他彻底看透一般,带着质问一般的语气
问道。
「即使你会死,让那个小姑娘孤独永生也一样?」
郑烨也看着尤莉亚的眼睛,没有丝毫退避的回答道。
「如果我连一只魅魔都杀不死,还谈什么当勇者。」
「我会活下来,绝不会留下维尔莉特一个人。」
伴随着他的这句话,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良久之后,尤莉亚才似乎是有些气愤地冷哼了一声。
「哼,那就随你便吧……」
那与其说是放纵,不如说是无奈一般的语气,让郑烨不禁有些惊讶了起来。
即使是在当初他威胁尤莉亚要烧毁书籍的时候,她露出的更多的也是愤怒和
冷淡,而现在却反而显得更像是有些咬牙切齿的无奈。
「将亚当斯之石拿起来。」
虽然对此抱有疑惑,但是尤莉亚的下一句话,让他不得不把精力集中了起来。
她从椅子上下来,慢慢地走到了郑烨的面前,那股随之而来的浓郁馨香让郑
烨不禁下意识地抖了抖,连同原本抬起来的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让那个小姑娘放缓一点,我已经尽可能地收敛起自己的气息了。」
看到郑烨那浑身都因为自己的靠近而变得颤抖起来的身体,尤莉亚的眉头不
禁皱了起来,开口说道。
她将郑烨手中的亚当斯之石拿在了自己手里。
与其说那是拿,倒不如说是掉还更合适。
仅仅只是被她那柔软得如同温暖的牛奶一般的肌肤触碰到,郑烨便感觉整个
胳膊都不禁一软,将亚当斯之石掉在了她的手中。
「也难怪你急匆匆地跑来问如何使用亚当斯之石了,即使有生命链接的帮助,
被连番压榨,得不到缓冲的身体已经开始朝着报废的边缘靠近了么……」
看着他直接跌坐在了椅子上喘气的样子,尤莉亚似乎是有些恨铁不成钢一般
叹了口气。
「如果只是这样都反应强烈的话,好好地屏住呼吸。」
还有些喘气的郑烨看着尤莉亚手中的那块亚当斯之石被淡紫色的魔法阵环绕
了起来,随着她轻轻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块尖锐扁平的碎片也如同一团
空气一般被挤进了他的胸口。
然而尤莉亚那整张小手都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贴在自己的胸口上,所传来的
快感也源源不断地让他的身体逐渐产生了仿佛是燃烧一般的情欲。
尤其是在这种距离之下,尤莉亚那娇小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浓郁馨香更是如
同浓雾一般将他包裹了起来,哪怕是下意识地晃动头部,也只能不断地吸入从如
同水蜜桃一般散发微微粉色的白皙肌肤上所分泌出来的催情体香。
「咕……」
在那身体本能的上涌之下,他发出了一丝痛苦的闷哼声,那原本就已经几天
没能有所休息的身体强行榨干能量,在情欲之下化作精液,想要喷涌起来的快感
在早已经筋疲力尽的神经中肆虐起来。
那宛如肌肉酸痛一般,让他的全身都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而在数天里遭
到压榨、没有休息的肉棒,也在持续不断传来的酸麻感觉下高高地挺立了起来,
自顾自地开始颤抖了起来。
仿佛肌无力一般地酸胀感让他难以控制自己射精的冲动,让如同漏水的管道
一般的马眼里开始微微渗出了晶莹的液体。
时间的模糊感让郑烨根本难以判断这个过程究竟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
还能坚持多久。
直到那只贴在自己胸口上的柔软小手分离开来,以及那股不断撩拨着全身神
经的甘甜香味逐渐远去之后,他才感到那股在大脑里肆虐着的快感开始逐渐散去。
他有些无力地瘫坐在了椅子上,浑身都已经因为与那股快感相抗衡变得大汗
淋漓了起来,让身上的衣服紧紧地黏在了皮肤上,带来了又潮又黏的不适感觉。
「……结束了?」
郑烨一边喘着气,一边有些愣愣地看着重新坐了回去的尤莉亚。
「结束了,本身就只是个将亚当斯之石放进你体内的过程而已,之所以反应
那么大,纯粹是因为你根本没有休息过的身体已经开始经受不住魅魔所带来的快
乐而已。」
听到了尤莉亚的话。郑烨也下意识地抬起了依然还有些颤抖着的双手。
似乎是已经知道他此时心中的疑惑,尤莉亚再次出声道。
「同样都是从欲望中诞生的产物,当你心中产生足够的情感和想法的时候,
它自然就会浮现出来。」
在尤莉亚的指示下,郑烨也看着自己的手掌,默默地在心里开始回想起亚当
斯之石的模样。
下一秒,那块碎片便重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让他的眼睛不禁睁大了起来,
看着那块静静地躺在自己手中的碎片。
随着他心中的想法一动,那块碎片又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这个碎片在具现出来的时候,会被抢走么?」
郑烨抬头,问向了尤莉亚。
「那只是个投影罢了,你想让它变成什么形状都行。」
「真正的亚当斯之石仍然在你的体内,除非和我刚才一样,直接将其从你的
体内剖出来,否则是不会被夺走的。」
随着郑烨心中的想象,那手里的碎片也变成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的样子。
他放在手指上轻轻一拉,却如同触碰到了一团空气一般,让那道刀锋穿过了
自己的手掌,令他不禁眉头皱了起来。
「毕竟本质依然是欲望的投影,只是一块碎片的话,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看到郑烨脸上似乎是出现了不满的表情,尤莉亚也开口解释道。
「它对于魅魔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因人而异。或者,你也可以去找维尔莉特尝试一下。」
在郑烨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善之前,尤莉亚便再次说道。
「但是不论造成的伤害会有多少,当你挥下的时候,都会让魅魔再也无法将
你视为一个完全无害的奴隶。」
「而且,你究竟能够发挥出来亚当斯之石多少力量,都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你也不知道亚当斯之石到底能够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了?」
郑烨的疑问,让尤莉亚轻轻摇了摇头。
「那是魅魔所无法使用的东西,连使用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知道其他的情
况呢。」
「同样都是欲望的产物,你们却无法使用么?」
郑烨的表情不禁变得疑惑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勇者死前的怨念导致的,也说不定呢。」
尤莉亚轻轻地摇了摇头,有些感慨地说道。
「不论如何,你最好都小心一点,如果你死掉的话,亚当斯之石可不一定还
能再回到我的手里。」
她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
「那样的后果,我想你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不仅仅是像你父母那样遭受袭
击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多,原本的界限也将不复存在。」
「不论是再次拿到亚当斯之石,还是再培养出一个奴隶,都已经没有那么多
富余的时间了。」
「我也不打算就这么死在那个魅魔手里。」
郑烨看着手里静静地躺着的碎片,轻轻一握,让它消散了下去。
「希望明天之后,还能再看见你的样子吧。」
尤莉亚轻轻挥了挥手,将那掩藏在层层书架之后的出口展现了出来。
「回去别再和维尔莉特进行交合,静等着亚当斯之石将你的体力恢复好,否
则明天的比赛……」
「我知道,她也知道。」
郑烨打断了尤莉亚的话,让她在略微沉默了一会之后,便将视线放在了自己
的书桌上。
而他也在说完之后,朝着门口的方向离去了。
但是在推开门之后,他的脚步不禁顿停了下来。
「那个……」
郑烨微微偏过了头,看向了坐在书桌前的尤莉亚。
「虽然是互相利用,但是……」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至少给了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看到尤莉亚似乎并没有回答的意愿,郑烨也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图书馆。
「活下去的理由么……」
尤莉亚喃喃着,将那本厚重的书籍翻到了下一页。
——「你回来了?」
当郑烨回到宿舍时,维尔莉特已经醒来了,正坐在书桌前喝着一杯橙汁。
「嗯,亚当斯之石已经成功埋进我的体内了。」
听到这句话,维尔莉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一下子站了起来,似
乎是想要立刻将他拉到床上去。
但是在站起来之后,她又愣在了原地。
「今天不能做……」她脸上的惊喜也渐渐退了下去,有些失落地喃喃着。
看到维尔莉特似乎有些委屈的样子,郑烨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走上前,将呆立在原地的维尔莉特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抱歉……结束之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郑烨感受着她那柔顺的长发依偎在脸颊上的触感,轻声说道。
倚在肩膀上的小脑袋轻轻晃了晃,让郑烨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是啊,维尔莉特。
你是我活下去的另一个理由。
第87章:擂台赛开始
学年第一当众给了返校的毕业学姐一巴掌,成为了这两天里面所有学生都津
津乐道的话题,毕竟几乎除了一小部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缺席的学生和教师以
外,几乎所有人都是亲眼看见维尔莉特走过去亲手扇的翠丝塔,根本不可能有什
么造假博眼球的情况。
但是紧接着,第二枚重磅炸弹,让学院里面所有人都沸腾起来了。
那就是在比赛上出场的不是维尔莉特,而是她的奴隶。
一个奴隶,要在本来已经变得火药味十足的友谊赛上,去和一只魅魔进行对
决?
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笑话一般,是远比在性爱对决当中把对手弄得失神无
力,甚至当众辱骂对方更加严重的侮辱。
这已经不是看不起对方的程度了,这是完完全全在心里将对方当做了与奴隶
同等地位的存在,才会去这么干。
她简直就是疯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这么觉得的时候,学院长居然欣然同意了这无比荒唐的举
动。
在从教师们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学生们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是不是坏了。
但是既然学院长玛莉提丝都已经亲口这么说了,无论有多么难以接受,这场
友谊赛都一定会继续下去。
于是,一个奴隶与一个魅魔之间的对决,这种在她们看来想都不会去想的事
情,就这么在今天发生了。
本该是并没有太大悬念,只是为了场面而举行的友谊赛,却成了整场体育祭
当中最荒谬,最离谱,也是最令人充满了期待和兴奋的比赛。
爱丽丝几乎什么都不需要说,随着比赛时分的逐渐临近,那些早已因为这些
消息而兴奋起来的学生们便已经在观众席上按捺不住地坐了下来,兴奋而又激动
地与周围的同伴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站在通道内的郑烨一边听着从头顶上传来的喧嚣声,一边静静地等待着时间
的流逝。
就好像在那个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夜晚,伴随着房间里的时钟一点一点地挪动
着脚步,将那命运的时刻推移到了他的面前。
叮铃铃——闹钟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让他睁开了眼睛,那耳边熟悉的铃声也
重新变回了犹如工地上嗡嗡作响的机器一般恼人的噪音。
该走了。
从心中响起的声音,究竟是谁的?
爸?妈?郑璐?尤莉亚?维尔莉特?还是他自己的?
郑烨分不太清,他只是遵照着那句话站了起来,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一步
一步地向前进着。
随着他在走廊上迈动的步伐,一个身影也渐渐地浮现了出来,双手抱胸地在
半空中静静地等待着他来到自己的面前。
「有什么事情么?」
郑烨平静地问着海莉,对方显然是不可能打算趁这个时候来给自己一点教训
的。
「你和尤莉亚之间究竟谈论了什么,老实说我还不是特别清楚。」
她的脸上难得带上了一丝严肃,缓缓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她跟你说了什么,才让你一个看魅魔如此不顺眼的奴隶愿意为她
干活。」
「但是最好记住,那个八婆总会有一些隐藏在背后的想法,你所知道的,并
不一定是她的原本目的。」
郑烨平静地看着海莉的双眼,出声问道。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因为你和维尔莉特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你们两个所带来的惊喜比其他任何
人还要多。」
海莉的嘴角慢慢地勾起了一丝笑容。
「我很期待你们在未来还能带来什么样的幺蛾子出来,因此让你就这么傻傻
地被那个老太婆当成枪使,然后丢掉,实在是太过于浪费了。」
她缓缓飘了起来,开始融入了墙壁当中。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有底气去和一个魅魔进行对决,但是如果真的能够成
功的话,那么一定非常有意思吧。」
她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总之,别死了啊……」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郑烨也无法再从那实心的墙壁当中看到她的身影。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一个魅魔来告诉我……」
郑烨喃喃着,轻轻摇了摇头之后,便继续朝着操场的方向走了上去。
随着被建筑物所遮住的阳光重新照耀在了他的身上,郑烨也感受到,来自耳
边的喧嚣声变得更加巨大了起来。
魅魔们的视线聚焦到了他的身上,或是唱衰,或是鼓舞,或是尖叫,或是喃
喃。
不论她们在说些什么,对于他来说,都是连聆听都无比浪费的聒噪罢了。
他一步又一步地走向了位于中心的擂台,在台子上面,一只红发的魅魔正带
着恼火和怨恨的目光看着自己。
在广播当中喧闹的声音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吵了,他根本
什么都听不清。
郑烨不由得缓缓地抬起了头,环视着那观众席上宛如杂虫一般的魅魔们。
直到他看见了其中一个紫罗兰色头发的少女,那如同漠视一般的视线才终于
顿住。
明明是与其他大小几乎一致的身影,却让他的双眼无法挪动位置。
他看到了那渺小连砂砾都不如的樱唇微微蠕动了起来。
打败她。
在周围这么吵闹的情况下,那连针尖落地都不如的叮咛,却如同面对面一般,
在他的耳边清晰而又明亮地响了起来。
伴随着这句话,那一直都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噪音,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比赛的两个人都已经来到了操场上,一方是我们的翠丝塔学姐,而另一方,
则是维尔莉特的奴隶,郑烨。」
爱丽丝的话,从广播当中传出。
虽然她已经尽可能地以比较活跃的语气去进行介绍,但是那不论是身份还是
地位之间的巨大差距,都让她的内心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以至于她甚至都不太敢
在二者之间加一些过多的措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维尔莉特同学会让自己的奴隶去进行比赛,但是翠丝塔
学姐可是非常强的哦,作为维尔莉特同学专供奴隶的郑烨,恐怕会享受到远超想
象的巨大快感吧。难道也正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决定去惩罚他嘛?」
「到了郑烨同学被搾死的时候,维尔莉特同学会不会选择上场呢?」
「啧,那个学妹……」
听着爱丽丝那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是讪笑着进行的解说,翠丝塔的脸色也
变得相当不好起来。
但是碍于几乎全场的学生都在看着这边,她也不得不强撑起了一个还算和睦
的笑容。
只是当众被打的那一下,依然在她的脸上产生着火辣辣的感觉,让她心里的
怨气和愤怒也变得越来越强。
尤其是当她发现郑烨正直直地看着台上的维尔莉特,简直就是丝毫没有把自
己放在眼里一般时,她的双眼当中也不由得闪过了一丝恼火。
这么喜欢去看你的主人是吧……
她的眼神变了变,嘴角也渐渐勾勒起了一丝笑容。
虽然和一个奴隶进行对决实在是太过于掉价,但是如果是调教,那可就另当
别论了。
既然你主动把你的奴隶送了上来,那我就不客气地接受了。
当我把你的奴隶调教成我脚下的一只狗,一边嘴里诉说着辱骂你的污言秽语,
一边谄媚地冲着我射精的时候,你究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呢?
在这样的期待下,翠丝塔感觉自己脸上那股火辣辣的刺痛感似乎都有些消退
了下去。
她环视了一眼来自周围观众席上学生们传来的那夹杂着一丝异样的视线,在
心里默默地说道。
等着吧,这些讥讽和看热闹的目光,在比赛里会统统转移到你的身上。
「你是叫郑烨吧?」
翠丝塔的脸上带着魅惑的笑容,一边轻轻扭动着那纤细的腰肢,一边带着妩
媚的语气轻吐红唇。
「别担心,姐姐会让你接下来体会到远比那个小丫头更加美妙的快乐的。」
但是她的话语却似乎并没有产生任何作用,郑烨就好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只是静静地仰望着观众席。
和那个高傲的学生一样惹人讨厌……
翠丝塔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意,但是又被很快地压了下去,重新挂上了妖艳
的笑容。
「放心吧,姐姐今天心情很好,你可是个幸运儿呢~」
听到了这句话的郑烨,终于慢慢地转过了头来,让翠丝塔脸上的笑容变得更
加灿烂了起来。
「要知道,能让姐姐玩弄的机会可不是随便一个奴隶都能有的呢。」
她轻轻弯下了一些腰,让那被一条纤细的皮质抹胸所勒住的双乳荡漾出了醉
人的弧度,而那白皙的手掌,也慢慢地在那如同凝脂一般的大腿上有意无意地撩
拨着。
「幸运儿……幸运儿……么……」郑烨喃喃着的样子,让翠丝塔的眉头不禁
微微皱了起来。
她能感觉到,虽然郑烨的目光的确是放在了她的身上,但是却并没有停留在
自己那些煽情的身体部位,更像是直接透过去,完全没有感受到以往奴隶们眼中
那火热或者是贪婪的情绪。
「是啊……一切都是从这句话开始的。」
郑烨慢慢转过身来,与翠丝塔面对面站着。
他看着翠丝塔眼中那透露着一丝疑惑的眼神。
在那里面,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说是熟悉或者回忆的情绪。
是啊,对于即兴而起、想换就换的食物来说,有什么需要记忆的必要么?
郑烨的眼神看的翠丝塔有些不舒服,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
不过她也并没有在意,郑烨对于她来说,只不过就是一个用来报复维尔莉特
这一巴掌的道具而已。
等维尔莉特的脸上因为愤怒和颜面尽失而恼火的时候,自己再在这个奴隶的
谄媚当中将其搾死,才是对于她最好的报复。
想到这,翠丝塔的视线也不由得从郑烨的身上移开,看向了位于台上的维尔
莉特。
你也就现在还能看看他了。
随着她的嘴角勾勒起来一丝微笑,爱丽丝的解说声也再次响起。
「两名选……选手都已经就位,那么我宣布,体育祭的最后一个环节,友谊
擂台赛,正式开始!」
伴随着台上学生们爆发出来的议论和尖叫声,翠丝塔也带着一丝微笑,包裹
在皮靴下的修长美腿迈动着优雅的步伐,朝着郑烨走了过来。
她就如同戏弄耗子的猫咪一般,看着郑烨一边在自己前进的步伐下慢慢后退,
一边挪动脚步移动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起来。
「怎么?不打算主动攻过来嘛?姐姐的身体可是已经忍耐了很久了哦~」
她用指肚轻轻抚摸着在自己皮裤前端的拉链,将原本便已经敞开了一半的它
再次向下微微推下一点,在白皙的小腹末端露出了一抹微微的粉霞。
「既然不主动攻过来的话,那么姐姐就要主动攻上去了哦~」
「作为礼物,你想让姐姐用哪个部位玩弄呢?」
翠丝塔轻轻拨弄着在皮质抹胸上凸起的小点,发出了令人酥麻的喘息。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她那半遮半掩的媚眼看着面前在她宛如表演一般的自慰下,股间慢慢膨胀起
来的郑烨,微微弯起了一点弧度。
她要的并不是仿佛碾压一般毫无悬念的胜利,而是一场如同戏剧一般的演出。
郑烨坚持的越久,才越能凸显出她的存在。
所以你可一定要撑得久一点哦,小奴隶……
她在隔着皮布摩挲了一会乳头之后,便将手指从自己的下乳当中穿了上来,
像是将那并拢的手指当成了肉棒,不断地上下抽插着,将那被紧紧束缚起来的双
乳如同波浪一般晃动了起来。
「嗯~哈~要是被肉棒这么使劲抽插的话,人家又软又滑的乳房一定会蹭的
要坏掉的吧?」
「要是胸前的皮带再紧一点的话,恐怕就会和小穴一样又紧又滑,把整个粗
壮的肉棒都不留一丝缝隙地裹起来搓揉的吧?」
「还是说,你更喜欢我的双腿呢?被这两条美腿夹住的话,不论是什么样的
男生都会立刻瘫软下去,被结实匀称的大腿挤压出投降的精液出来的吧?」
翠丝塔并拢了双腿,随着她如黑猫一般的步伐,前后轻轻弯曲了起来。
她的双手从背后撩拨着自己赤红色的长发,将那光洁的腋下和修长的柔藕完
全展示了出来,就好像是将这里当成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一样,不留余力地展示着
自己身体那妖娆的曲线。
那双勾魂的媚眼看着郑烨一点一点地靠后的动作,原本不断发出娇弱喘息的
红唇也勾勒了起来。
在从观众席上传来的惊呼声中,她一下子如同猎豹一般,直接抬起了那纤细
匀称的大腿,直接踢向了面前的郑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