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情淫梦】(14:驿路)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第十四章 驿路
「好美的一条乳沟!」
这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当我回忆起那天下午林茵梦的外套在我面前爆
裂开的时候脑子里唯一的画面。此时因为警服的瘦小,林茵梦不得不将以前穿在
衣服里的那件衬衣脱下。贴身的警服包裹之下,一件黑色的西式胸衣紧紧的包裹
着女人的身体,而因为这件胸衣的款式,一条深邃的乳沟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了我
的面前。
跟陈凤姐妹胸前强行挤出来的乳沟相比,林茵梦的前胸更加自然丰腴。由于
上一次的偷窥,我对女人胸前的美景一直是一种心驰神往的状态。而此时,我就
站在女人身后几乎跟女人相贴的位置,凝视着女人胸前的那一道深邃的沟壑。
「别看……」这是此时女人在慌乱中说的说的唯一两个字。而被我的眼神「
视奸」着的女人,急忙用手想要去扣住自己胸前的扣子。甚至连手中的两件银器
也因为女人的慌张而滑落脱手。若不是我反应迅速一把抓住,两个檀木盒子早已
经摔掉在了地上。
「在下并非有意为之……」接着弯腰抓木盒子的机会,我给林茵梦微微弯了
下腰表示歉意。虽说是浪子行径惯了,但在女人面前我却不敢造次。虽然语气里
其实没有半丝歉意,但还是不敢一直盯着女人的前胸。
「东西已经到手了,我们赶快离开吧。」说完这句话,女人急忙开始往门外
走去,从她那急促的步伐带来的臀部有节奏的扭动中,我竟然会在一瞬间产生了
一种想要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强奸林茵梦的想法。
不过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在离开商行之前,我假意当着「检察员」
的面夸了牛子一番,其实是暗中吩咐他不要将我们此行的目的泄露出去。以为在
高层前面的到了表扬的牛子当然是一脸兴奋,虽然我们已经上了车,还是坚持小
跑着将我们送到了路口。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却突然注意到了一个让我整个人一下子比起刚才
带林茵梦在众人面前差点出现破绽时,还要让我紧张的一幕。就在跟牛子分开的
街拐角上的一个房屋外的土砖上,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符号。
这个符号,就是几天前我在徐飞调查的那一张纸上看到过的那个六芒星。而
且从图案上的痕迹来看,这个六芒星应该是在制作土砖的时候就铸造在上面的,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我的车正好在路口停了一下,我也很难注意到这个已经被风霜
侵蚀的图案。
「怎么了?」林茵梦也注意到了此时我的表情变化,我却来不及跟他解释。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只能发动着汽车,用一种很缓慢的速度顺着小路往前开,
其实是在暗中注视着那个房屋的一切细节。
这是一排在蓉城很普通的商户门店中最左边的一件,门口挂着一个有些破旧
的「胡记绸缎铺」的牌子。此时正是一天中购物的高峰时间之一,而这个门铺却
门窗紧闭。让人看不出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先生有发现什么端倪吗?」林茵梦知道我不会平白无故的对这样一个不起
眼的店铺感兴趣,只说说道:「可惜此次小妹没有来,不然以她在蓉城的势力,
先生有任何不方便打探的消息她都可以代劳。要不,我们去我们家在蓉城的军械
厂找点人来帮忙打探下」
林茵梦的建议不无道理,不过眼下虽然刘忻媛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但以刘家
的蓉城军械厂在此地的势力,在这周围安插几个暗哨自然不是难事。只是此时出
现的这个和衷社的印记,是否意味着这里就是谋害刘宪原的那个神秘组织在此地
的联络地点,这个消息我却不能告诉女人。
眼下,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的一举一动都需要十分的小心谨慎。不过幸好,
眼前还有一个人可以询问。一个任何人都不会在意的那个天天蹲在垃圾堆边上,
靠刨垃圾为生的一身恶臭的疯婆子。
疯婆子的身上很臭,所以没有人愿意接近疯婆子。当然,也绝地不会有人认
为,一个疯婆子能看到他们那些并不想被别人看到的事情。更何况,就算她看到
了也未必会说,就算说了,也没有人相信。
但偏偏事情就是这么巧,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有人去问这个疯婆子,而疯婆子
竟然也说了。好处,不过只是一只烧鸡,加两个红糖饼子。
「那一伙儿人啊,大概是一年前就开始来这里的。」疯婆子的嘴里说的那伙
人,就是从一个不景气的药材铺子的老板手中,盘下了那个铺子然后挂上了胡记
绸缎铺招牌的人。
「他们平时是什么时候开门?」我问到。
「其实平时很少见到他们开门,」疯婆子一块烧鸡下肚,说话竟然十分利索:
「很多附近的人都好奇,这个新老板是怎么做生意的。每天这个时候都是门户紧
闭,一点生意都不做。但老婆子却知道,这里的老板是做大生意的。」
「大生意?」
「是啊,每隔一段时间的半夜里,就有一辆汽车来到这里。到那个时候,这
个店铺才会开门,老板伙计将汽车上的好几口大箱子从车上抬下来。好家伙,每
一口都是沉甸甸的,足足要四个精壮汉子才能抬得动,这不是大生意是什么?」
「那个老板是什么样子的,你还记得么?」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
从那个疯婆子贪婪的眼神中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中衣兜里掏出来了两张钞票,
又塞在了她的手中后,她才欢天喜地的说道:「这个老板呀,一看就不是简单人
物。他长得虽然不算高大,却是凶神恶煞的。在他的脸上,有一道从左边眼眶贯
穿到右边鼻梁的刀疤。每到夜晚,就像吃人的夜叉一样吓人。」
我心中又是一惊,疯婆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我已经从她的描述知道了这个
人是谁。这张脸庞,是在西南地区每个地方的警察档案中都详细记录的一张脸庞。
就算是你不知道这个人的具体长相,但是从他头上那条贯穿眼眶的刀疤,你也知
道,这个人就是蓉城附近著名的麻匪头子,「刀疤脸」胡老三。
几年前,这个胡老三带着自己山寨的手下,在蓉城西北面的铁路沿线做下的
几件杀人越货的大案,让这个人成为了本地政府通缉的重点任务。然而因为他是
在本地山区长大,就算政府动用军队征剿也是无功而返。
而此时这个胡老三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绸缎铺的老板。
从这个绸缎铺的位置来看,他的目标跟我们一样,也是冲着这蓉顺商行来的?在
这个警方旗下的商行中,难道说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甚至说这个在蓉城
啸聚山林的麻匪,也卷入了数百里外的山城那一场纷争。这是否意味着,在他的
背后也还有有着更重要的一股力量在操控着他?
「这位老爷,我看你大方,夫人也是好福气。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事情吧。
这一伙人啊,不光是做着大买卖,而且手中还有着命案。」疯婆子的话,让我的
思绪被打断了。
「命案?」
「对呀,也是最金几个月吧,每一次他们除了从车子上搬下箱子来以外,还
有几个麻袋。每一个麻袋,都有,嗯,,,都有人那么大。然后每次这里都只看
得到人进去,却看不到人出来。你说,他们不是犯了命案,在里面埋死人,是在
干嘛?」
「这倒是奇怪了。」对于疯婆子的臆断,我顺嘴说了一句,没想到疯婆子却
在自己满脸枯瘦的脸上露出来了一副鄙夷的表情说道:「哼,你们这些大人物,
当然不会相信老婆子说的。但老婆子可以告诉你,就在前几天夜里,这里来了另
外一辆汽车。」
「另外一辆汽车?」
「是啊,跟以前拉土包的那种卡车不一样,这个汽车,黑漆麻乌的,头还挺
大,看上去,就像是个活王八。」
疯婆子的话一说完,再次让我心中如同闪电划过。因为这个老婆子里嘴里的
活王八,其实是一种因为四面加装了钢板,而看上去很异样的车。而这种车,只
有一个地方有,就是山城用来替各大银铺,银行等押韵贵重财物的押运车。
「渝GM—223」我的脑海中,立即闪过了曹金山名下消失无踪的那一辆
运钞车。
那个消失的运钞车,竟然来了这里。然而当我再次问这个老婆子的时候,吃
完了东西的她,却想是又回到了疯癫状态一样,又是一通胡言乱语。显然,要从
一字不识的她嘴里知道那个汽车的车牌是不是就是那个「渝GM—223」,是
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先生,我虽然不明白你刚才注意到的那个图形来源于什么组织,但对于这
个图形,妾身却是略知一二。」坐回汽车中的林茵梦,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我看
得出,此时她也意识到,这个胡记绸缎铺可能跟自己丈夫的死因有着关系。因此
相比起刚才「偷东西」的紧张,此时的女人表现得更加忐忑。
「嗯,夫人是说,你知道这个图形的来历?」
「稍微知道一点吧。」林茵梦说道:「妾身曾经看过一本写西洋符号的书,
这种六芒星的图形拆分开的两个三角形,其实是一男一女。男人在上,侵犯着女
人。而女人在下,用……用自己的体腔,承受着雄性动物的进攻。也就是说,在
西洋里,这种符号象征着男女之间的结合。」
虽然林茵梦的话语已经尽量的委婉,但我也听得出,她所说的这个六芒星的
含义,在西方的文化中代表的就是男女之间的性爱结合。只是在眼下的这个环境
中,我却无暇在意女人跟我谈起这男女性事的反应。本来,我应该为这次歪打正
着的行为中,发现的进一步的线索而侥幸时。然而当我看到两边路人麻木的表情
时,不知怎的,我的脊背突然冒出了一股寒意。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处的坏境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案件焦点的几个东西,
刘家消失的烟云十一式,曹金山失踪的运钞车。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刘家失踪的那
一批巨额的财物。这些东西似乎都在这里找到了一个交集。但偏偏,又是在这个
并非在我势力范围之下的地方。
因此眼下,我必须要尽快赶回蓉城这个是非之地。然后指派可靠的人来调查
这个事情。想到这里,我立即发动汽车,往大蓉情的方向疾驰而去。我很担心在
这个期间,陈氏姐妹那边还有什么闪失。不过让我宽慰的是,我很快就见到了换
回小西装,在老板的安排下喝着茶等着我们的两个少女。
我没有解释为什么我此时的表情如此凝重,只是匆匆让两姐妹把钥匙放回了
正在酣睡如泥的两个男人的衣服里,就急忙带着三女离开了蓉城,甚至连林茵梦
身上的警服都来不及让她换下。
一路上,虽然我没有催促陈凤,但一直到我们的汽车驶离了蓉城三十里后,
我才松了一口气。身边心事重重的林茵梦,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言不发,开车的陈
菲,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跟女人一样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倒是一直比妹
妹要成熟稳重的姐姐陈凤,此时显得十分兴奋,竟然难得一见的如同连珠炮一样,
给我们讲述着今天下午我离开之后的事情。
「这么说来,你……」当我从陈凤的嘴里听说她并没有真的让顾洋淫行得逞
时,虽然心头一宽,却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顾洋也算个老油子了,既然进了
他的房,要想能够完璧归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光是我,妹妹也是一样啦。」陈凤笑着说:「先生小看我们两姐妹了,
老爷找人教我们的,可不是只有如何侍奉男人,还有如何去应对这些事情。」陈
凤这样一说,我才明白今天早上,当我支支吾吾的提出需要陈凤两姐妹去色诱一
下顾洋二人时,她们两为何会答应的如此干脆。看来,在一开始,她们应该就已
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哈哈,看来,我们的两个小仙女,也算是人精了。」我这句话表面上在调
笑两个少女,但其实有一半却是真心的。就这两年的时间,这对姐妹花已经给了
我足够多的惊喜。无论是两人的身手,还是在床上的表现,倘若真的身边有此二
女,那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先生,我是认真的嘛。妹妹都还没有给先生那啥,怎么会让别的男人赞便
宜。」经历过昨晚和今天的两番性事,陈凤对我的态度也有所转变。虽然依然是
尊敬,但在言语中已经大胆随和了不少。
「姐~」在被陈凤说破了心事后,这个难的半个多小时没说一句话的陈菲终
于忍不住娇嗔了一句。在我的心中,这两姐妹虽然长相如同同一个人,但性格却
有许多的差别。跟活泼开朗的陈菲相比,还是陈凤这种沉稳知性的性格,更讨我
喜欢多一点。在我内心深处,我更多还是把陈菲当成一个小孩子,如果说昨天晚
上,在那个小旅店里留下来陪我的时陈菲而不是陈凤,我还真不知道我是否会立
即就接受这就想个小孩子一样的妹妹的投怀送抱。
不过此时,在这漆黑一片的山道上,当众人注意此时陈菲难得一见的娇羞反
应后,就连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林茵梦,也发出了一阵笑声。
「我来开一会儿吧,妹妹你休息会儿。」毕竟,是在自己姐妹敬若神明的人
面前,陈凤虽然是第一个调笑陈菲的,却也舍不得让自己的妹妹一直这样保持着
囧态。于是借口说交换开车,想要让自己的妹妹好放松一下紧绷的内心。
不过这时,我心中的顽皮心却突然一动,补充着说道:「是啊,休息一下吧,
来后座爷的腿上,让爷好好慰劳一下你。」其实,我说这句话一半是为了调戏陈
菲,另一半,是为了试探一下林茵梦对此的态度。
从见到女人的第一刻起,我就一直很想搞明白,这个高冷的女人,是不是真
的就像她的外表一样不食人间烟火。我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对男女性欲完全
冷淡的人。倘若一个女人对你冷漠,甚至是抗拒,那只能说明你还没有打开这个
女人的内心。今天下午女人关于那个六芒星的言论,虽然不能说明女人已经原因
跟我谈论男女之间的话题。不过,这却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虽然,我的身边并不缺少女人,可以让我不必对她的身体表现得如此饥渴。
但同时,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倘若她对我这样四处沾花惹草的行为嗤之以鼻,或
者什么因此感受不到我对她的渴望时,那恐怕我想要得到她的身体就更加困难。
但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来看,无论是今天的妓院之行,还是跟陈氏姐妹的多番
调情,她对我的这些举动似乎并不太排斥。甚至昨天晚上,她还公然鼓励陈凤陪
我上床。也是由于这个原因,眼下的举动对我来说也成为了一次难得的一箭双雕
的试探机会。即是试探林茵梦对我的态度,也是想试探,我跟林茵梦之间到底还
有多少的可能性。
因此,当我将娇羞的少女抱在我怀中时,林茵梦并没有想要挪到前座去的举
动,让我的内心一阵狂喜。虽然她的头已经扭过去,假装看着外面月光下昏黑的
路面,但其实车里现在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上下其手的行为正把未经人事的陈
菲弄的呀呀气喘。林茵梦这样的行为,显然说明她并不介意我在她面前的放浪形
骸,而对于一向端庄大方的女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了。
「告诉我,今天你们是怎么全身而退的。」我双手悄悄溜进了陈菲的衬衫,
在她细腻光滑的肚子上摸索起来,然后又嘴唇在少女柔嫩的脸颊上亲上了两口。
跟姐姐相比,陈菲在我面前一直更加直接,这一点,单从称呼就能听出来,一个
叫我先生,而另外一个称呼叫着我叫爷。
「回爷的话,嗯,在我们出来的时候,老爷给了我跟姐姐两支迷幻药,说,
说如果我们真心想跟爷好,那也就罢了。倘若我们不愿意而爷要,」陈菲心里犹
豫着要不要说这话,因为毕竟这事儿说出来有些好笑。但偏偏此时我的嘴,一直
不老实的在她纤细的脖颈处亲吻起来。
陈菲的反应,果然跟昨晚的陈凤一样,被我这熟练的挑逗方法迅速弄的失去
了说话的语气。前排的陈凤,此时体现出了孪生姐妹独特的一面,虽然开着车,
却好像能感应到妹妹内心一般,替陈菲说道:「老爷跟我说,说你是他的发小,
也是至交损友。昨天老爷给先生最后说的那番话,其实有一半是…」
陈凤噗嗤的笑了一声说道:「其实老爷有一半时想要捉弄先生的,倘若我们
不愿意而先生要强上,老爷就让我们用这迷幻药来对付先生。这种药物,是老爷
从苏联弄来的,给男人注射后会产生强烈的幻觉。我们在」大蓉情「,就是用这
种药物,来对付那两个人的。」
「我肏!果然这小子没安好心。」听了陈凤的话,我立即想到了阿虎那张在
我面前嬉皮笑脸惯了的脸。倘若他此时在我面前的话,我定然一拳头打在他的鼻
梁上。
「当然,为了让局做得更真一点,」更敏锐注意到我表情变化的陈菲相比,
懵然不知的陈凤兀自继续说道:「我们还是让那两个人发泄了一会,只是,当然
是在注射了药物后,戴着手套给他们解决的。只是刚才妹妹,被你那个好像很久
没碰过女人的部下时,在泄身时弄到了脸上,妹妹觉得对不起先生,因此刚才才
有些不高兴。」
听了陈凤的话,我这才明白刚才陈菲一直一言不发的原因。这两天,我对两
个少女的态度正在一点点变化,从一开始的完全无所谓,到慢慢开始把两个少女
当成自己身边的人。再到刚才陈凤的一番话,让我看着楚楚可怜的陈菲时,心中
竟然升出了一阵对顾洋等人的恶意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开始真正的疼爱起这两
个身世坎坷的小姑娘了。
当然,眼下对于陈菲来说。最好的疼爱的方式,还是向我这般,熟练的用手
解开她洋装前襟的纽扣,然后将手伸进她的内衣,在她柔软细腻的玉乳上轻轻的
揉起来。
我的每一下挑弄,都伴随着陈菲的身体的一下颤抖。虽然此时身上的女孩牙
关紧闭,但此时车内任谁听了她那粗重的呼吸,也知道此时她的反应。都是女人,
陈凤和林茵梦,当然内心也不可能对这种场景完全波澜不惊。
陈凤故作矜持的认真开着车,目光却经常偷偷借着后视镜,窥探后排黑暗中
的情景。而此时,在我身边的林茵梦,虽然眼神依然看着窗外一动不动,但我已
经能借着月光,看到她胸前不断深呼吸形成的起伏。而咫尺之遥的那一对更加丰
满圆润的双乳,竟然成了我此时的禁区。
今天下午,被女人不经意摩擦过的手背,还有在不经意间抓了一把的下体上,
好像依然存留着女人的火热。也许,当女人默许我在她身边轻薄另外一个少女时,
我就可以肯定,林茵梦是不会拒绝我的,而我,只是需要寻找机会,一点点的摧
毁她内心的防线。
我有心要挑逗林茵梦,于是,此时身上的少女就成为了我发泄情欲最好的对
象。很快,陈菲胸前的衣服很快就被我完全打开,将少女娇小而坚挺的双乳,暴
露在了淡淡的月光下。我知道,此时虽然林茵梦在看着窗外,但眼角早已经偷偷
的溜了过来,看着我,故意在她面前,将舌头完全伸出来,用舌尖挑逗着陈菲胸
前的那颗微微凸起的乳头。
「吱~~唔~~~」我的喉头,故意发出一阵饱含唾液的声音,就像是在品
尝一颗美味的蜜桃一样。在我的轮番攻击下,陈菲的下体已经被我的偷偷从身后
溜进去的手指弄得春潮犯难了。
「夫人……」激情深处的陈菲,突然勉强的从喉头挤出来了一句断断续续话
道:「对……对不起……我……夫人可不可以……我想……我想要爷要了我……」
当陈菲说完这句心里的话时,了解妹妹心思的陈凤,已经悄悄将汽车开近山路旁
的一块空地处,然后从前排下了车,想要帮林茵梦打开车门。
月光如水,洁白的洒满了蓉城去往山城的这一段崎岖的山路。春夜里的空气,
一如既往的带着一丝丝的凉意,而这样洁白的月光,让春夜的寒意更加来的料峭。
然而在此时,这个隐蔽的小山坳里的空气,却因为一辆停在路边的小汽车里所发
生的情景而显得有些燥热。
燥热不是因为气温的变迁,而是这辆正在有节奏的跳动的山城警车里,正传
来一阵阵让任何人听了都会面红耳赤的声音。
初尝禁果的陈菲,此时正浑身赤裸的躺汽车的后排座上,让同样浑身赤裸的
我,用下体火热的肉棒在她尚且不能完全适应性爱力度的柔嫩小穴中忘却的冲刺
着。精通格斗术的陈菲,双腿比起陈凤还要结实,虽然比不上如同豹子一般矫健
的刘忻媛,却依然坚实有力的缠在我的腰间,让我可以更加深入到少女的身体。
虽然因为位置关系,我只能悬空着下体进行抽插,但这并不妨碍此时我心中所的
感受到快感。
此时,陈菲刚刚发育而成的双乳,正在情欲的刺激下不断的变大。然而,正
在挑逗着的那两颗坚挺乳头的手指,却不是来自于我。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这
双手跟陈菲扶着我腰间的手一模一样,如果你再仔细一点,就会惊讶的发现,在
汽车后座的黑暗处,同样浑身赤裸的陈凤,正将初尝禁果的陈菲抱在怀中,用手
指挑逗着陈菲的双乳,来讨好着自己妹妹身上的男人。
姐妹双飞,本是男人最极致的体验,尤其是这样心灵相通的一对孪生少女姐
妹花。然而此时,我虽然在陈菲身上恣意发泄着内心的欲望,但我的注意力却只
有一个,在汽车的前排座椅上,有一个女人本来应该回避眼前的香艳场景的女人,
正紧紧的将自己的后背贴在驾驶员的座椅上,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座位发生的一
切。
此时的女人一只手紧紧的捏着汽车的方向盘,而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捏
着自己旗袍的裙角。女人知道,掌心的汗水,早已经让自己裙角丝润了。然而,
这一切对于女人来说,也同样不重要。因此后排那个那人注意的,只是自己的脸
上被一个银质面具保护下的脸部表情。
林茵梦,此时正喘着粗气坐在前排,她的脸上,带着的是今日从蓉顺仓库得
到的那一副叫做「戏蝶觅香」的银质眼罩。这一副眼罩,就像是为林茵梦量身定
做一半,与她完美的脸庞融为一体。也是这一副眼罩,让她可以在男人的淫行面
前有了一层属于自己的隐私。
就在刚才,当陈菲鼓起勇气的向林茵梦说出了自己心愿时,林茵梦做出了一
个每个人都大吃一惊的举动。原本众人以为会下车回避的女人,竟然从一直放在
自己膝盖上小心保护着的盒子中,取出了那件「戏蝶觅香」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然后,一言不发坐到了驾驶员的位置上去。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女人此时的举动是想要一窥我跟陈菲的
淫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对女人发出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情欲共识。然而
直到后来,当我了解到「戏蝶觅香」的真相时,我才明白整个故事的开端,只是
一次美丽的误会。
这一件「戏蝶觅香」,表面上只是一个饰品,但实际上,却有着一处巧夺天
工的设计。在面具的里层,有着几十个细小的突起,这些突起中,包裹的是许多
经过特殊药水浸泡之后的银丝。当与人体的肌肤接触时,这些药水的气味就会挥
发出来,形成一种对女人有着强烈催情作用的淡淡的香味。所以,这个面具才叫
「戏蝶觅香」。
其实从得到这两件烟云十一式以来,林茵梦的心中都对这两件素未谋面的银
器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因为以刘宪原的精明,完全有可能只是将两个复制品寄存
在蓉顺仓库以掩人耳目。她本想讲两个银器带回去后一一研究,但归途中的一段
不期而至的情欲表演,让她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机会。
此时,除了「戏蝶觅香」之外,另外一件银器「玉蚌珍珠」,却是套在我的
下体上。这个「玉蚌珍珠」的贝壳打开,里面的蚌肉竟然跟女人的下体长得十分
相似,就练蚌肉一头的那颗珍珠,也是根据女人的下体花蕾位置来设计的。
从林茵梦那里得知,这个银器,是为了解决男女宫位不和而制成的。我心中
明白,男女交合时宫位不和是常见现象。这个由软银制成,可以随时根据男女运
动的力量而改变形态的银器,对性爱双方的下体进行辅助按摩,以增强宫位不和
者的性爱快感。
虽然我跟陈菲没有出现宫位不和,但毕竟少女是初次破身,经不起我的猛烈
冲击。带上了这个「玉蚌珍珠」后,我竟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冲击着陈菲的下体,
而没有出现昨晚陈凤那样稍微重一点女人就会疼痛的感觉。
我曾经以为,这烟云十一式都是男人用在女人身上的银器。因此虽然之前接
触到的无论是「彼岸花露」还是「金玉翠蝉」,我再叹为观止的同时也只是觉得
赞叹有加而已。
然而此时,当我真实自己感受到了这件「玉蚌珍珠」的妙处时,我才理解到
这其中的惊为天人的设计。跟紧紧随着我运动而变化的「蚌肉」相比,「蚌肉」
顶端的那颗珍珠才是这件银器的最完美的设计。经过了少女体温和蜜汁滋润过的
那一粒珍珠,竟然开始随着每一次抽插而滚动起来,在我的阳具根部不断的按摩
作用。
不得不说,这个银器的设计者林觉远,真的是天底下最懂床第之术的奇才。
那一粒珍珠按摩的位置,正好是男人的精关,通过按摩精关,可以让男人的下体
更加坚硬。那些有早泄现象的男人,在性爱时为了延长自己的时间,就会通过按
摩精关来进行调理。而这珍珠的妙处,就在于不光能够按摩男人的精关,甚至还
能让男人感受到只有在射精时才会有的快感。
一阵极速的抽插后,我将沾满了陈菲处子血色的肉棒,从已经瘫软在后座,
只能在喉头发出一阵阵哀嚎般嘶鸣的少女身体里抽了出来。随即,又立即进入了
陈凤那已经被我开发过,却依然娇嫩如新的下体。
这一次,我的动作比刚才慢了许多。不光是因为我担心陈凤还会像昨天晚上
一般不堪伐挞,也是因为,此时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让我假意抓着前排椅背的
手,其实是想要偷偷溜过去,试探性的触碰一下前排那个看上去同样意乱神迷的
女人。
让人向往的纤腰,就在咫尺之遥的距离。掩护我的不光是黑暗,还有那个娇
喘连连的少女。虽然我的举动可以瞒得过林茵梦,但却瞒不过躺在座椅上的陈凤。
虽然已乱情迷,但少女却完全知道我想干什么。于是陈凤乖巧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然后一下子从后座上坐了起来,钻进了我的怀中。
这一下举动,表面上是少女自己春情难忍,但我已经明白,陈凤这是在帮着
我调整侵犯女人的角度。我的下体,在少女湿润的秘洞中快速抽插了几下,算是
对陈凤的行为最好的奖励。而就在陈凤喉头发出的一阵阵娇柔的呻吟中,我的手
指,终于触碰到了林茵梦腰间的衣料。
然而,对于女人的试探,也就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感受到我的手指的林茵
梦,突然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如梦初醒般的将身子从我的手指间挪了开了。几
乎就是的相同的时候,女人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手边,在我的手背上掐了一下。
如同怒涛一样翻涌的春情,因为林茵梦的这一下动作而突然停止。虽然这一
下并不让我多疼痛,但是此时女人的反应,以及她扭过头来后,我透过面具看到
的冷漠的眼神,让我心中的欲望之火在一瞬间就被扑灭。
失落的心情,不光是从我的内心涌起,也很快的传递给了怀中的少女。陈凤
很快从我的下体感受到了我此时内心的失落。下意识的夹了夹自己的下体,想要
讨好失落的我。
其实在陈凤的内心也知道,以她自己的身份,别说劝诫一下陷入了沉默的我
们两,甚至连抬头看一下林茵梦此时表情的勇气都没有。一瞬间,激情也开始在
少女的身上退却。此时的陈凤,只觉得心中有一万种委屈。如果说,自己的身体
可以让我好受一点,那陈凤此时宁可自己变成一个最卑贱的性奴,也要来奉迎着
我。
但我的内心里的女人不是陈凤,虽然对她充满了怜惜和疼爱,甚至她也相信
我发泄在她身上的情欲时真的。但陈凤知道,只有眼前这个自己高不可攀的女人,
才是我心中想要得到了。一瞬间,陈凤的表情变得十分凝委屈她很想哭,很想将
自己的委屈,随着眼泪一起挤出来。
然而对于少女来说,更加残忍的是她突然意识到好像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只
能默默的看着自己跟男人那慢慢开始软掉的下体结合处,尚且还发着点点晶莹光
芒的银器发着呆。今晚的激情,也许就到此为止了,陈凤只能默默的等待,等待
我叫她穿好衣服的命令。
车中的空气,此时凝重到了极点,但很快,不知所措的陈凤却发现,那根还
在自己体内的肉棒,竟然又重新坚硬了起来,而且,不光坚硬,甚至达到了一种
前所未有的滚烫。就在这时,男人伸手扶着了她的腰,在自己的臀上轻轻拍了两
下,乖巧的女人,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意思,充满兴奋的从男人身上爬了起来,然
后顺从的像一条小狗一样趴在了后座,将自己的下体对着了男人。
原来就在刚才,也许是林茵梦注意到了陈凤的委屈,也许是女人看到了我表
情中的委屈。本来一脸寒霜的女人,突然手指了指后排,又将自己殷红的小嘴撅
了一下。
我立即明白了女人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林茵梦没有因为我的冒犯而发作,
反而让我换一个姿势去干陈凤,就让我心中悬着的大石立即松了下来。而这一次,
当我意识到女人并没有责备我时,心中的欲望,一下又复燃了起来。我不光按照
林茵梦的指引,让陈凤趴在了后座,还教已经瘫软的陈菲,钻到姐姐的身下,将
自己姐姐的身子抱了起来。
火热的下体,重新进入了陈凤的体内。而这一次,就像是在跟背后的女人表
现着作为雄性动物最原始的本事一样,我在陈凤的体内,开始了最猛烈的抽插。
这一次,我没有用双手扶着陈凤的腰肢,因为陈菲已经在我的指引下,帮助自己
的姐姐做好了身体的固定,我将双手张开,肆无忌惮的横在车厢里扶着两个前排
的座椅,让身后的女人,可以清晰的看到我常年锻炼而形成的宽厚肩膀。
这一次,我的举动终于奏效,这一次,我终于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奖励。
一双今天已经触碰过了几次,却从未表现得像现在这般动情的女人双手,从
我的腋下环了过来,轻轻的用指尖挑逗着我胸前敏感的乳头。而在同一时刻,我
能感受到,两面带着火热气息的红唇,开始如同蜻蜓点水般,在我的背上一下一
下的触碰起来。
终于得到了林茵梦的恩赐,但这一下,我却没有继续唐突的去触碰女人。看
得出,女人此时的心中防线,让她只是用手指间,以及没有伸出舌头的红唇,给
我最大的慰藉。然而,这种举动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在女人的配合
下,我的情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漆黑无人的马路上,汽车的震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勉强恢复了一点力
气的陈菲,按照我的要求用舌头在陈凤胸前的双乳上来回轻吻着。我的双手,用
力的握着少女丰满弹软的臀肉,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这一次,身后的女人已经不在因为我放下的双手而选择将自己的双臂收回去,
两条浑圆光滑的雪臂,正从我的双肩上绕过,在我的胸前交叉着环抱在了一起。
凑到我后脑的女人,终于伸出自己丁香般的舌头,在我的耳根轻轻的舔了起来。
火热的气息,一下下的喷在我的耳朵上,此时身下少女动情的淫叫,已经被
我的神经所屏蔽。此时我的注意力,只有林茵梦在我耳边发出的,虽然十分微弱,
却又十分清晰的呜咽。
下体的抽插速度,终于在此时达到了顶点。精关的酥麻,让我知道我已经到
了爆发的临界点。就在我想要将下体从陈凤的体内抽出,准备在林茵梦面前让她
看一看我精液爆发的情景时,女人环在我胸前的手,却突然勒得很紧,甚至连女
人那被光滑旗袍包裹的身体,也一下在我背上贴了上来。
「不要拔出来……」林茵梦在我耳朵边上柔声细语的五个字,让我已经明白
她此时是要我直接将阳精射在陈凤的身体里。虽然我有过不少的女人,但一直也
算是个还算负责任的男人。因此,在以往每次的交合中,除了那些青楼妓女意外,
也就是在跟苏彤发生第一次关系,在明确了女人处于安全期时,我才在女人的体
内出过精。即使时昨晚上,面对甘心成为我性爱奴隶的陈凤,我也没有如此做过。
不过此时,林茵梦的话语,成为了一道圣旨一样,别说要我去淫辱身下的少
女,恐怕就算让我做出更过激的事情,我也会不假思索的去完成。更何况,此时
身下的陈凤,好像也明白我的意思一般,更加激烈的扭动着自己的下体。
就在这是,环抱在我胸前的双手,突然松开了。林茵梦突然低下了头,冷不
丁的在我的肩膀上结结实实的咬了一口。而就在同一时间,一股阳精终于冲破了
精关,火热的洒在了陈凤的身体内。
漆黑的车厢,狭小的空间,一股淫靡的气味,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我
只觉得头脑中一阵晕眩,也不知道倒在的时陈凤还是陈菲的身体上,舒服的喘着
粗气。
当太阳划破晨昏时,我们的汽车终于回到了山城。此时,激情早已经散去的
车厢里,四个人都鸦雀无声。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还在回忆着昨天晚上的那
一场激情。尤其是体内依然能感受到我的火热的陈凤,几乎瘫软的躺在副驾驶的
位置上看着身边这个竟然还有力气开车的男人。
其实此时,我的身体也已经累得快要散架了。从那天晚上在雨筠背上发泄开
始,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我竟然跟不同的女人连续四天发生了关系。尤其是因
为林茵梦的存在,昨晚的驿路激情爆发了如此强的力量,以至于现在我踩离合器
的脚,用力都有一点虚。
不过,我当然不会在女人面前表现出这一点,在将眼神中流露着各种恋恋不
舍的陈氏姐妹送回了山水庄园后,我还故意在林茵梦面前装出了一副精力充沛的
样子。
「夫人,要去吃一点早点吗?」我知道,昨天晚上的激情已经表明了一切。
林茵梦的内心,已经在我不断的冒犯中开始挖掘。她也是女人,这个女人也会有
自己的欲望。也许因为她的身份,她目前还无法直面自己的内心。但从今天开始,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去开始一步步的征服女人。
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对女人反而没有那么着急了。甚至连伸手在我变速杆旁
边几尺远的女人腿上摸一把的行为都没有了。
「不了,快回去吧。今天府里还有要紧事,我必须要赶在其他人起床之前赶
回去。」林茵梦此时的语气,又恢复了平常的状态,似乎也是在告诉我,她已经
需要恢复自己刘家大夫人的身份。
「对了,如果先生不着急的话,不知能否在刘府逗留片刻。」林茵梦说道:
「刚才听刘才说,三妹病了,如今卧病在床。先生不知道能否去看望一下三妹。
之前妾身所说的患病是推诿之词,但三妹的这病却是真的。」
一听说刘忻媛病了,我虽然心思在林茵梦身上,但还是忍不住替刘忻媛担心
了一阵道:「好,我这就送夫人回去。」
「嗯,三妹对先生有情,先生应当知道。我也知道先生是有未婚妻的,只希
望先生不要委屈了三妹的这一份情谊。」林茵梦看着窗外,若无其事的说了这么
一句话。
「那夫人呢?」我的话,同样也是有些装的若无其事,却如同一块石头,坠
入了一汪平静的池水。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