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将(改)】(7:虐女将银环逞淫威 疼九妹双女终低头)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七、 虐女将银环逞淫威 疼九妹双女终低头
「嗯……」随着长长的一声呻吟,张金定睁开了眼睛,「啊……」紧接着就
是一声惊叫。
原来,张金定发现耿金花在自己对面,一双小腿被绑在钉在地上的一步宽、
与小腿一般高的两根木桩上,双手被绑在身后,由于是面对面,还不知道是如何
绑的,只能看见大臂,小臂完全看不到。
最令张金定吃惊的是耿金花身上不着寸缕,一对雪白的大奶子由于双臂被向
后捆绑的原因向前高高直挺,两个大奶头上被挂着两个小儿拳头大的铜铃。
张金定急忙想要过去看个究竟,谁知自己向前想迈步,却差点摔了出去,随
着自己身体的晃动,胸前还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急忙想伸手扶地,却发现自己
的手动不了了,但是自己虽然身体前倾,却还没有摔倒。
这才向自己身体一看,「啊……」地又一声惊叫。原来自己竟然和耿金花一
样地捆绑着,仔细地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小臂被叠在一起,在身后被绳子紧紧捆
住,连手指都动弹不得,怪不得自己在前面看不到耿金花的小臂。而刚才的叮叮
当当的响声也正是从绑在自己奶子上的那对铜铃发出来的。
张金定刚想对耿金花说话,就听耳边传来了一声大笑:「哈哈……怎么样,
你们两个贱货,竟然敢夜袭辽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而且竟然敢害死我哥哥,
哼哼!今天我就让你们这些个杨家的骚屄尝尝我的手段,定是让你们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骚屄,快点舔!操你妈的,不给爹爹我伺候舒服了,就让你给我们辽
国的战马操!」
张金定顺着声音的方向转头一看,一个大汉正大喇喇地坐在一张椅子上,面
前跪着一名女子,双手也是和自己一样地绑在身后,头部埋在大汉的双腿之间,
正上上下下地活动着。大汉的双脚搭在女子的头部两侧,不时地用双脚把女子的
头向自己的胯下用力地推动,随着女子的活动,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帐篷中回
响。
张金定仔细一看,那女子竟是自己和耿金花这次要来相救的杨九妹。杨九妹
此时竟是嘴里含着那个大汉那黝黑的大鸡巴,随着大汉双脚用力地按住她的头部,
那根大鸡巴更加地深入插到杨九妹的口中,看那大鸡巴的长度,绝对是已经深入
到了杨九妹的喉咙深处。杨九妹发出阵阵地干呕声,但是却不敢将那大鸡巴吐出
来,只能强忍着吐意继续吮咂。
「放开她,你这个辽狗!」张金定最是喜爱这个九妹,在杨家,任何人都知
道四十岁的张金定对十九岁的杨九妹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般,而三十七岁的耿金
花和张金定又最是要好,待杨九妹也更是非常疼爱。所以两人得知杨九妹被擒,
心急如焚,二人一拍即合,当天晚上就前来营救。
「哈哈!放开她?好啊,那你来给爹爹我舔鸡巴啊!」银环得意地大笑,对
着张金定说道:「看来杨九妹没有说错,你们杨家果然是满门大骚屄,看着别人
舔鸡巴自己都受不了,哈哈!别着急,今晚有你们骚屄吃的,哈哈……」
「放你娘的狗臭屁!操你妈的!你家才是满门大骚屄,你们辽狗都是大骚屄!」
耿金花怒喝道,胸前的铃铛随着身体愤怒地扭动响个不停。
张金定与耿金花由于性格泼辣,并且常年随军,也听惯了军士们有时候的污
言秽语,所以也就对这些粗口脏话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这样被人绑着,并且还是
张着双腿,露着骚屄和屁眼,晃着拴着铜铃的大奶子和男人说话还是第一次,所
以说完也是羞红了脸。
「哎呀!果然啊!杨家的女人果然是骚得够可以啊!」
银环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得意地笑了,双脚使劲地压了压杨九妹的头,好让
自己的大鸡巴能够更加深入地进入杨九妹的喉咙,感受着杨九妹喉咙里传来的一
阵阵地蠕动,眼睛看向张金定与耿金花二女,用手指着被自己的大鸡巴操着小嘴
而憋得满脸通红,干呕得眼泪与鼻涕直流的杨九妹,笑呵呵地说道:
「现在杨九妹在给本将军舔鸡巴,你们两个大骚屄张着双腿,露着那人人可
操的大骚屄和屁眼,晃着那对雪白的大奶子勾引我,却还骂我们辽人是大骚屄,
真是可笑到极点了!看来你们在宋国也是经常这样伺候男人吧!哈哈……」
「我操你妈!啊……」张金定听到这话,气愤填膺,直接就想向银环冲过去,
可是却忘记了自己是被绑在两根木桩上,身体虽然前冲,可是分开的双腿却是动
弹不得,不由得身体前倾,两个绑着铃铛的雪白的大奶子不停地晃动着,却又倒
不下去。
由于铃铛的重量较重,又只是很细的细线绑在了奶头上,所以晃动的时候把
两个本来就很大的奶子拉得又细又长。张金定被奶头上传来的疼痛不由得叫了一
声。
「怎么?这就等不及了?哈哈……不要着急,先看看你们的妹妹是怎么挨操
的,然后再把你们那流水的骚屄送给我操吧!」
银环说话间,也不理张金定与耿金花二女,把双脚从杨九妹的脖子上拿了下
来,笑呵呵地说道:「杨大骚屄,现在好好地伺候爹爹的大鸡巴,如果敢让爹爹
我有一点不满意,我就把那一整瓶的春药倒进你骚屄里,到时候就是马鸡巴都不
能让你满意了!听懂了么?」
杨九妹到现在骚屄里还是痒得厉害,那春药的药劲实在是可怕,她已经被这
种蚀骨的瘙痒彻底击溃了。听到银环的话,立刻吐出银环的鸡巴,只见一条晶莹
的唾液连接在了自己的嘴上和银环那黝黑的大鸡巴上。
杨九妹站起身来,看着银环那高高挺起的大鸡巴,怯怯地问道:「将军,给
我解开绑绳可好,那样我才能好好地伺候将军……」
「我操你妈!」杨九妹话音未落,银环一脚就踢到了杨九妹的还在流着淫水
的骚屄上。
杨九妹双手被绑在背后,根本无法用手去保护自己的骚屄。骚屄中传来的剧
痛使她只能夹紧双腿,在地上直跳。那对绑着铜铃的大奶子上下跳动,叮叮当当
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妈了个大骚屄!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忘记了该怎样称呼本将军了么?」
银环一边坐在椅子上欣赏着杨九妹跳动的奶子,一边恶狠狠地说道:「我操了你
妈的大骚屄以后是谁?你该怎样求我操你?这就忘了?看来你那个大骚屄还想多
来点春药啊!」
「别……别……别……」杨九妹一听银环如此说,不禁吓得小脸煞白,急忙
走到银环面前,再次跪倒在地,仰起脸做出淫荡的表情说道:「你是我亲爹,我
的大鸡巴亲爹,骚屄女儿的大骚屄痒死了,求大鸡巴爹爹使劲操女儿的大骚屄,
女儿就是个欠操的贱屄、骚屄、烂屄,求爹爹操女儿吧!」说着,又晃动起自己
那对雪白的大奶子来。
「九妹,你……」张金定和耿金花被杨九妹的表现惊呆了,眼前这个比婊子
还淫荡的女人简直让她们目瞪口呆。
在她们眼中,杨九妹虽然是性子比较泼辣,但是很是洁身自好,根本没有和
别的男人有过亲密的举动。怎么才被辽军俘虏了一天不到,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些从来不会在口中说出的粗口怎么现在那么流利地就讲了出来?
张金定和耿金花转念又一想,九妹一定是遭受了非人的虐待,要不然以九妹
那刚烈的性子,一般的刑罚是不会低头的。二人不由得流下了心疼的泪水。
「操你妈的大骚屄!转过去,把你那不要脸的大白腚撅起来!」银环站起来,
揪住杨九妹那对被铜铃拉得长长的大奶头说:「本将军要看看整天在马上喊打喊
杀的杨门女将的屁眼是不是和骚屄一样的骚!」说着揪着杨九妹的奶头使劲的一
转。
「啊……爹啊……啊疼死我了……奶头要掉了……啊……」杨九妹被银环这
一转,一下子转过身去,随着叮叮当当的铃铛的响声大声地惨叫着:「疼死我了……
求爹爹轻点啊……骚屄的奶头要掉了……啊……那样爹爹就没有大奶子玩了……」
「哈哈……」银环望着满脸眼泪的杨九妹,指着绑在一边的张金定和耿金花
说道:「怎么会没有?那里不是还有两个么?我看她两个的奶子一点也不比你小
啊!」
「她们奶子是和女儿的奶子不相上下,可是她们没有女儿骚啊!」
杨九妹这时为了保护两位嫂嫂尽量的少受辽人的侮辱,毅然决定自己把这一
切承受下来,摇着自己那对雪白的大奶子说道:「大鸡巴亲爹,骚屄女儿的大奶
子才是最好玩的,她们比不过我的,骚屄女儿的奶子可以让大鸡巴爹爹随便地捏、
揪、揉,女儿保证会让大鸡巴爹爹爽得飞上天的!大鸡巴亲爹,女儿的贱屄痒死
了,求大鸡巴亲爹操我骚屄吧!」
「九妹你……」张金定听到杨九妹这一番淫词浪语,心中已然明白了她的意
思,心中顿时一阵疼痛,于是大声说道:「九妹,别这样,嫂嫂不怕这些辽狗!
辽狗,放开她!有本事来操我!老娘要是哼一声就不是杨家女将!」
「果然是感情深厚啊!」银环笑呵呵地说道:「张金定,别看你现在嘴硬,
一会本将军会让你求着我操你那个烂屄的!哼!」
银环说完从旁边的桌子上取来一块牛油,在自己的鸡巴上涂满。然后又用食
指挖了一小块,左手抓住杨九妹绑在身后的小臂向上一抬,杨九妹就弯下了腰,
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露出了那淫水泛滥的骚屄和紧致的屁眼。
银环用食指将牛油在杨九妹的屁眼上涂抹了几下后,一下就将食指查了进去,
并且使劲地抽查起来。
「啊……疼啊……啊……裂了……屁眼裂了……轻点啊……」杨九妹那未经
人事的屁眼哪里受得住这种粗暴地抽插,不由得惨叫起来,并且身子向前猛地窜
了一下,想要挣脱银环的手指。无奈手臂被银环死死抓住,根本逃脱不了。只有
疯狂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那对挂在大奶子上的铜铃更是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
「哈哈!看来你这个大烂屄的屁眼还没怎么被人操过啊!还是很紧的吗!等
会爹爹给你好好通一通!」银环说着,又在杨九妹的屁眼里加入了一根中指,飞
快地抽插着。
听着杨九妹的惨叫,张金定和耿金花不约而同地骂了出来:「辽狗!放开她!
有本事冲我来!辽狗!畜生……」
「不要着急!你们两个骚屄,本将军会好好让你们爽的!」银环一边继续抽
插着杨九妹的屁眼,一边对张金定和耿金花说:「本将军会将你们杨家这些个骚
屄贱货一个个地操得服服帖帖,让你们永远成为我的奴隶!到时候本将军让你们
露屁眼,你们都不敢露骚屄!哼哼……」
「放屁!辽狗!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们杨家的女人是不会屈服的!」耿金
花大声说道:「放开九妹,我让你操!操哪里都行!看老娘夹断你这辽狗的鸡巴!
来啊!」耿金花激动地晃动着身子,浑然不觉那对绑着铜铃的大奶子也随着晃动
着,叮叮当当的铃声反而让银环更加兴奋!
「果然是骚屄啊!现在就想着本将军的大鸡巴了!哈哈!你现在不让我操行
么?你还能反抗么?」
银环也不生气,只是笑嘻嘻地抠弄着杨九妹的屁眼,并且已经伸进去看两根
手指,一边使劲地抽插着手指,一边对张金定和耿金花说道:「你们的骚屄和屁
眼想来也是经常被男人操的,而杨九妹的屁眼很显然还是个雏儿,我当然是要先
享受一下新鲜的肉肉了!像你们这两个不知已经被多少个鸡巴操过的烂屄我不是
很有兴趣,所以你们还是耐心地等着爹爹吧!一会有你们求我的时候!」
「操你妈!辽狗!我们是不会求你的,我就是让畜生操也不会求你的!」张
金定气得满脸通红,身体颤抖,一对大奶子随着身体的颤抖而晃动着,一对铃铛
也随着叮叮当当地脆响。
「哈哈……好!不愧是杨家大骚屄!竟然喜欢让畜生操!好,一会本将军会
如你所愿的!」银环用手抠着杨九妹的屁眼,操纵着杨九妹走到了张金定和耿金
花中间,拔出了手指,双手向杨九妹的大屁股使劲一拍,说道:「骚屄,把你那
淫荡的大腚给本将军撅好,等着本将军给你那骚屁眼开苞!」说完,竟是转身向
后走去。
三女正在思忖,却见银环搬了一个一人高的三角木架过来。
木架由一臂粗的木桩制成,四根木桩组成支架,两两呈三角形钉在横在上端
的一根木桩上。顶端的木桩上垂下六根粗麻绳,两根麻绳拴着一块五寸宽,一尺
长的木板,仿佛一个秋千,只不过除了木板,还有四个和木板一般高的钢制圆环。
银环将木架摆放在张金定和耿金花的中间,在张金定和耿金花的叫骂声中将
杨九妹面向下,手腕锁在前面的两个圆环上,而后面的两个圆环则是锁在了杨九
妹的膝盖上方,并且将膝盖上方的两个圆环分别固定在木架的两侧,杨九妹的腹
部正好放在木板之上。
这样,杨九妹就形成了一个弯曲的X型。两个绑着铜铃的雪白的大奶子垂向
地面,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翘起,由于双腿被分开固定住,杨九妹的骚屄和屁眼便
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外。银环在后面轻轻向前一推,杨九妹便像荡秋千一般摇晃起
来,两个大奶子摇摇晃晃,铃铛叮当作响,煞是有趣。
「辽狗!你不得好死!有本事杀了我们,这样折磨女人算什么本事!」张金
定看到杨九妹被如此羞辱,心中疼痛万分,却又无能为力,只有破口大骂。
「哈哈……」银环大笑对张金定和耿金花说道:「别着急,你们两个大烂屄
也有助兴的节目哦!」
说着。把张金定和耿金花的两个大奶子与杨九妹的大奶子用一根细绳索牢牢
地系在了一起,本来已经由于铃铛的重量垂向地面的大奶子被扯得又向前挺了起
来,铃铛的重量加上绳索系在一起的力量使张金定和耿金花不由得口中发出「嘶……
嘶……」地声音。
「怎么样,两个烂屄,奶子舒服不舒服啊?哈哈……只要你们求本将军操你
们,本将军就把你解开!」
「辽狗休想!啊……」张金定破口大骂,但是由于激动,身子一晃,奶子被
扯得剧痛,不由得大叫一声。由于三人的奶子被紧紧地拴在一起,那边的耿金花
和杨九妹也同时发出了一声痛呼。
「哈哈……你们真是感情深厚啊!连奶子都一起舒服啊!看来你们在杨家没
少在一起互相摸奶舔屄吧!」
银环见到三女的模样,不由得兴奋起来,把自己的大鸡吧对准杨九妹的屁眼
说道:「现在我就开始让你们这几个大骚屄一起快乐一番!」说罢,将自己那粗
大的鸡巴抵住杨九妹的屁眼,使劲地操了进去,竟然借着牛油的润滑,一下子把
鸡巴尽根操进了杨九妹的屁眼里。杨九妹那未经人事的屁眼竟然是一下子裂开了
一个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由于屁眼乃是人体末梢神经最为密集的地方,所以感知疼痛也是最为敏感,
杨九妹被这一下子操得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啊……」杨九妹一下子把头高高仰起,嘴中发出了仿佛野兽一般地惨叫声,
被锁在圆环中的双手像溺水的人一般胡乱划着,想要向前摆脱银环插在屁眼里的
大鸡吧,却由于双腿被固定在木架上,又挣脱不开,竟是把木架挣得一阵晃动。
「啊呀!真她妈的紧啊!这杨家骚屄的屁眼果然和别人不一样啊!箍得本将
军的鸡巴都要断了!」银环用大鸡吧死死抵住杨九妹的屁眼,感受着这种对自己
鸡巴的压迫的快感。
「妈呀……疼死我了……快……快拔出去……我屁眼要坏了……救命啊……
求求你了……拔出去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大鸡吧亲爹啊……求你了……
女儿的屁眼完了……操死了……啊……大嫂……三嫂……救命啊……我真的受不
了啊……」
「啊……九妹……啊……」张金定和耿金花在杨九妹挣扎的同时由于她们的
奶子牢牢地拴在了一起,被杨九妹这一挣扎,她们的奶子一下子被扯得也是剧痛
无比,不由得是痛呼出声,这边却还心疼杨九妹,大声说道:「辽狗!放开她,
要操就操我!放开她!」
「哈哈……放开她……你们这个态度我很不喜欢……你们求我啊!只要求得
本将军高兴,本将军就放开这个骚屄!」银环说话间,大鸡吧已经开始在杨九妹
的屁眼里快速地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都带着殷红的血迹。
「啊……啊……啊……疼死我了……啊……救命啊……大嫂……我实在是受
不了了……你们快救救我吧……」
杨九妹不断地 「真是太不禁操了!这样就装死了!操你妈的,看本将军给你操醒过来!」
说话间,银环的操弄速度明显加快起来。
「将军……求……求你别操了……来操我吧……我……我是个大骚屄……我
想让将军操……」
银环一下子停了下来,心中一阵大喜,原来杨家的女人的弱点在这里,她们
之间的感情太深了,为了对方竟然可以牺牲自己,银环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谁?刚才是谁说话?本将军没有听清楚,再说一遍。」银环看着张金定和
耿金花说道。
张金定刚才看杨九妹实在是太痛苦了,所以已是情急,求情的话脱口而出,
这时看着银环的眼神,竟然又说不出口了。
「不说是吧,好!我就把这个杨九妹操醒过来再说!」说着,大鸡吧在杨九
妹的屁眼里又狠狠地操了起来。
「别……别……」张金定急忙大声说道:「将军……是……是我说的……」
银环放慢了操弄杨九妹的速度,只是慢慢地把大鸡吧抽出只剩一个龟头在屁
眼里,然后再缓缓地插到底部。抬头看着张金定说:「是你说的?你说的什么?
刚才本将军只顾着操这个杨家骚屄的屁眼,没听清楚,再清楚地说一次。」
看着昏迷中的杨九妹,张金定已经顾不上自己的面子了,何况自己和耿金花
已经落到了辽军的手上,自然逃不过被凌辱的命运,不如就顺着银环的意思来,
这样,九妹还可以少受一点苦。
想到这里,抬起了头,忍着自己那对大奶子上传来的疼痛,淫荡地甩了几下,
微笑着说道:「将军,是杨家大骚屄张金定的骚屄痒了!看见将军威武的大鸡吧
都把九妹给操晕了,大骚屄也想让将军的大鸡吧操了!求将军可怜可怜我这个大
骚屄,让大骚屄舒服舒服吧!」
「哦?你是谁啊?」银环戏谑道。
「我是杨家大骚屄张金定!」张金定淫荡地说道。
「你说你是大骚屄就是了?可是本将军不这样想啊!」银环转过头看着耿金
花说道:「她说她是杨家大骚屄张金定,你说是么?」
「是……是……」耿金花与张金定关系最为密切,自然是了解到了张金定的
想法,所以也就明白了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是什么啊,别跟本将军遮遮掩掩。」银环看着耿金花说。
「是……是杨家大骚屄张金定……」
「哈哈……那你是谁啊?」
「我是……是杨家三骚屄耿金花……我虽然是三骚屄……可我比大骚屄还要
骚……还要贱……我最喜欢将军这样的大鸡吧操……」耿金花也放开了自己,心
中想:如果自己表现的骚一些,银环就会先来操自己,这样张金定和杨九妹就会
少受一些苦了。
「哈哈……」银环不禁大笑起来,心中对张金定与耿金花的想法也是了解,
所以就继续这猫捉老鼠的游戏,看着张金定说道:「她说她比你这个杨家大骚屄
还要骚,那我就先操操她这个烂屄好了!」
「没有……将军别听她胡说……在杨家没有比我再骚的骚屄了……杨家有几
个家丁都操过我的屄……有时候还是两个一起操我……一个操我嘴……一个操我
骚屄……家丁都说我比窑子里的窑姐都骚……」
「哦!你个大骚屄还真是够不要脸的!」银环从杨九妹的屁眼里拔出了自己
那沾满鲜血的大鸡吧,走到了张金定的面前,解开了绑在张金定大奶子上的铃铛,
双手捏住她的两个被铃铛已经拉得长长的大奶头,用力向前一拉,说道:「那本
将军就先尝尝你这个比窑姐还骚还贱的杨家大骚屄!」
「啊……嘶……将军……轻点……好舒服啊……将军的手一点也不比鸡巴逊
色……揪骚屄的奶头骚屄都舒服死了……将军快点操我大骚屄吧……大骚屄太想
将军的大鸡吧了……啊……舒服啊将军……骚屄的奶子就是给将军玩的……将军
慢慢玩吧……」
「哈哈……好……本将军现在就试试你这烂屄到底什么感觉!」说着,就向
张金定的身后走去,但是眼睛却是看着耿金花。
果然,还没等银环转身,耿金花就急急说道:「将军且慢,这个大骚屄根本
没有我骚!」
「没有你骚?可是我觉得她已经够骚的了,难道你还能做出比这个贱屄更骚、
更贱的事情来么?」
「是……是的……我……我……」耿金花由于害羞,胸膛快速起伏着,脸和
脖子一片通红,连那对大奶子都泛起红晕。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我
和丈夫一起和家丁操过屄!」
「哦?」银环一听耿金花这话,顿时提起了兴趣:「你不是胡说八道吧,把
详细情景说与本将军听听,要是有半句虚言,本将军定要将让这张金定与杨九妹
承受我大辽战马的鸡巴操!」
「别……将军……贱屄没有半句假话!」耿金花着急地说道:「将军且听骚
屄慢慢说与你听……」
「那日,我与丈夫刚刚行完房……」
「嗯!」银环走到耿金花的面前,一把揪住了她的两个大奶头,使劲向前一
拧一拉,然后一脚踢在了耿金花的骚屄上,「操你妈的,什么叫行房?本将军听
不懂那些文绉绉的话!再不好好说话,本将军定要你们好看!」
「啊……妈呀……疼死我了……将军……骚屄错了……贱屄一定好好讲话!」耿金花
的奶头一阵剧痛,骚屄又传来抽搐般地疼痛,眼泪直流,赶忙对银环哀求道:「将
军……请……请……放手……骚屄一定不会再犯错了……一定会好好说话……」
「哼!」银环放开了揪住耿金花奶头的双手,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这些骚
屄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胆敢再说错,就把你们的大奶子割下来喂狗!」
「是……将军……」耿金花强忍着奶子上和骚屄中传来的剧痛,心中知道银
环是想让她说些淫词浪语,好借机再次羞辱她,但为了使自己的姐妹少受些苦,
也就放下了所有羞耻心。于是晃着自己那对大奶子淫荡地说道:「大骚屄一定会
让将军听得满意的!」
「将军,那日,我丈夫刚刚操完我的骚屄,我们夫妻两个在床上聊着天,由
于我的大骚屄还没有被大鸡巴操舒服,就让我丈夫用手指继续抠着我那个还流着
丈夫精液的大骚屄,我一只手自己揉着这对大奶子,一只手摸着他那个已经软下
来的大鸡巴,抱怨着他:『夫君啊,人家的骚屄还没舒服啊,你再操操人家吧!
人家的大骚屄痒死了』!」
「还要啊!为夫实在是不行了!都已经操了你三次了,你这个骚屄什么时候
能饱啊!」我丈夫抠着我的骚屄说:「看来我一个人是满足不了你了,要不然你
也像大嫂那样,找几个家丁操操吧!」
「这是你说的啊!我真去找的话,你可别到时候后悔啊!」
我摸着丈夫的鸡巴说:「你忍心看着你老婆被家里的下人操啊,你杨三将军
不怕戴绿帽子啊!」
「怕什么啊!笑话,大哥都不怕我怕什么?再说了,你和大嫂被这几个家丁
操得还少啊!」我丈夫用力地抠着我的骚屄说道:「你们这些骚屄也够辛苦了,
我们常年在外征战,你们也是寂寞得很,所以大哥和我说过大嫂的事情,我们兄
弟觉得只要是在杨家这个大院里,也就无所谓了。我们也警告过那几个操过大嫂
骚屄的家丁,必须要守口如瓶,不然就割去他们的舌头和鸡巴!」
「夫君,真的是谢谢你了!你真的是能替我们着想!」我使劲地撸了撸夫君
的大鸡巴,看着他说道:「骚屄想要啊……夫君……人家的大骚屄想要大鸡巴操
啊……夫君……你就操操奴的骚屄吧……」
「现在就要么?真是个骚屄,等一下。」只见我丈夫对着门口说道:「你们
都进来吧!」
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从门口一下子进来三个人。我定睛一看,竟是平时操
过我大嫂和我的三个家丁。三个人一定是在房外听了很久,大鸡巴隔着裤子都能
看出已经硬挺挺地。我一下子把头埋进了丈夫的怀里,害羞地说道:「夫君……
这……这……」
「好了!别装了!」我夫君一把把我的脸抬了起来,「你平时和她们操屄的
时候可是非常放得开的!他们几个都已经跟我和大哥详细地说了,为夫和大哥也
都认可了这件事情,而且我们也挺高兴的,毕竟都是自己家的人么。现在你就别
捏着骚屄装圣女了,为夫想看看你和他们到底是怎么操的!」
「夫君……这……这也太羞人了……哪有……哪有……」我骚屄就算再痒痒,但是在
丈夫面前也还是要克制一下自己的。
「算了!我和大哥都已经知道你和大嫂跟这几个家丁的这些事情了,我们也
都允许了,你还装什么装?」我丈夫一把就把我推到了地上,笑着对那几个家丁
说道:「你们三夫人刚才骚屄就痒痒得受不了了,你们刚才在外面已经听到了,
我已经操了她三次,她还不满足。就按我们今天说好的,现在就把你们平时操她
的精神拿出来,让我好好看看这个骚屄究竟能骚成什么样子!记住,不准在我面
前藏私,你们以前怎样现在只能比以前更厉害,不然的话,以后你们休想再碰她
和大嫂一根手指!」
「是,三将军!」几个家丁立刻就朝着露着大奶子和大骚屄的我冲了过来,
一下子就把我抬起来放在了桌子上。一个家丁分开我的大腿,三根手指直接就抠
进了我的骚屄里。另一个家丁则是双手使劲地揉捏着我这两个大奶子,还有一个
竟然没等我说话,就一下子把他那个早就坚挺的大鸡巴直接操进我嘴里。
通过刚才我丈夫的话,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他们早就谋划好的,后来我知道
了也是丈夫对我有一定的愧疚,也想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找人操屄的时候别再胆
战心惊。既然已经这样了,我索性也就放开了自己。
「啊……啊……杨三……你轻点抠啊……我骚屄疼死了……操你妈的……你
总是一上来就猛抠……轻点啊……抠坏了你们就没有屄操了……」我费劲地吐出
嘴里的大鸡巴,对着他们说道:「反正你们三将军已经让你们随便操我了,你们
还着什么急,不能轻点啊……哎我操……轻点捏我奶子……杨青……你每次都把
我奶子捏得发紫……你他妈不会慢点啊……啊……越说越来劲了……以后这对奶
子不就是你们的了么……哎呀……疼啊……骚屄……骚屄……不行了……要来了……
啊……」
我被杨三用手指就抠泄了身子,还没等我说话,就觉得骚屄里一阵涨疼,原
来杨三已经借着我的淫水,一下子把他的大鸡巴操了进去,「哎妈呀……操你妈
……你疼死我了……你个大鸡巴杨三……啊……啊……不告诉一声就操进来……啊……」
「三夫人,你的骚屄真是紧啊,每次操都是这样舒服,既然以后三将军允许
了,那小的就一定不会让三夫人再空虚!小的一定会时时刻刻让三夫人的骚屄里
都有大鸡巴操的!」说着,这个杨三就发了疯似的操着我的骚屄。
「啊……啊……操死我了……啊……骚屄……骚屄……舒服啊……使劲操…
…操死我……我骚屄就是给你操的……啊……啊……好杨三……大鸡巴杨三……
我骚屄太舒服了……爽死了……啊……不行了……屄里面酸啊……麻了……啊…
…」就这样,杨三操了我半柱香的时间,又让我泄了一次身子。
随后,杨青和杨路根本没有给我喘息的时间,没人又把我操泄了一次后,被
我丈夫喝退了下去。
在我喘息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也大概能站起身了,便又坐到了丈夫的身边。
丈夫笑着对我说:「每次都是这样的么?」
「嗯,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只是为了满足一下,时间都不长。」
「以后不用紧张了!只要你们别和府外的一些闲杂人等胡来,我和大哥都不
会说的。放心,我干菜看着还挺有意思的。」丈夫扶着我的手向下摸去,「怎么
样,现在我要再操你一次,我还没操过别人刚操完的骚屄呢!」
「哎呀……你这个绿毛龟……看别人操你老婆你还能硬成这样……」我向床
上一躺,双腿就分开放在了头两侧,笑着说道:「来吧……操死你的骚屄老婆吧
……你老婆我就是个被人随便操的大骚屄……大烂屄……快来操吧……就这样,
我和丈夫就又操了一次屄才休息。将军,你说我是不是个大骚屄?将军是不是应
该现操我的骚屄啊!」
银环听到这里,不由得是浴火焚身。他没有想到杨家的女人会这么的淫荡,
杨家的男人会这么随便的就把自己的老婆就送给家丁去操,这真的是让银环又惊
又喜。
「哈哈……杨家的骚屄果然名不虚传啊!」银环大笑着说道:「那我就先体
会一下三将军的老婆的骚屄,看看是不是已经被家丁操得松松垮垮了!」说着,
就向耿金花走去。
「报……」只听得帐外一声小校的喊声。
银环停下脚步,回头问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萧元帅请将军到大帐议事,说是事关重大,请将军即可前往。」
「嗯,知道了!马上就到!」说着回过头看了看三女,笑着说道:「骚屄们,
等本将军回来后再尝尝你们杨家的骚屄喽!」说完,仔细检查了一下三女的绑绳
后,转身离去。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