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魔徒】(03:好友的陷落)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第三章送上,看到评论说是类似日常的二次元世界其实并非如此,只是大概
前面一些章都是这些,毕竟在力量增强之后,调教正常角色的感觉会觉得有点假。
这本书可是叫二次元魔徒啊,魔徒啊,徒啊~ 请大家多点点红心啊,拜托。
***********************************
第三章:好友的陷落
「1,2,3,4,2,2,3,4 好!大家先休息一下。」拍拍手,指导
着大家舞蹈动作的混血美女优雅的宛如白天鹅一般,她是拥有俄罗斯血统的混血
美女学生会会长,同时也是缪斯中担任舞蹈指导的芭蕾舞者,绚濑绘里。
「唉~ 真是累死我了。」听到绚濑绘里的话,大脑一向直来直往的高坂穗乃
果立刻瘫坐在地板上,进入了省电模式。
「嘻,穗乃果,刚运动完不要立刻坐下啦。」严于律己的园田海未不由分说
的把她拉了起来,教训一番。这个做事有板有眼的蓝发少女因为做事严谨的原因
在缪斯中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存在,就连绚濑绘里都邀请二年级的她进入学生
会,打算让她接班未来的学生会管理工作了。
看了看唉声叹气的穗乃果和义正言辞的园田海未,绚濑绘里却最终走到了南
琴梨的身边:「琴梨,最近你是不是在家里也在练习啊?感觉你的柔韧度和体力
似乎都变得更好了起来呢。」
站在一旁笑看着伙伴打闹的南琴梨闻言表情一僵,旋即却浮上一抹动人的嫣
红:「是,是啊。我,我有在家特意练过的。」
绚濑绘里忽视了南琴梨奇怪的表情,点点头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真是很
用心呢。加油~ 」
进入南日和子最近刚刚批给缪斯的休息室,更换常服的时候,南琴梨身旁的
穗乃果却忽然夸张的叫了起来:「哇~ 」
声音非常响亮,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视线,接着顺着穗乃果的视线一下子投
在南琴梨身上。
「怎,怎么了?」南琴梨害羞的下意识捂住身前的春光,她刚刚脱去练习服,
正要换上常服,没想到却遇到这样的事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穗乃果却凑到她身前,显示捏了捏她的肌肤,然后忽然趁着她阻挡露出缝隙
的时候一只手灵活的绕开南琴梨阻挡的手抓在她的胸部上:「果然,琴梨你的果
然变大了呢。」
「哪,哪有~ 」
南琴梨羞红了脸下意识反驳,却没料到身后却传来了人声:「我也来验证一
下就知道了。」
抓胸狂魔,本来就有一对占据音乃木坂巅峰的巨乳的东条希坏笑着伸出双手
攻其不备的抓住南琴梨的双胸揉搓了起来。那种熟悉的感觉顿时让南琴梨双腿发
软,脸颊愈发的红了起来。
「咿呀~ 不要啦。」
「果然变大了呢。」看南琴梨用力挣扎,东条希索性放开了双手,笑吟吟的
看着道:「难道是有什么秘方吗?如果有的话一定务必要透露给亲爱的组员们哦,
尤其是妮可,她应该最需要的吧。」
东条希的话引得大家一阵嬉笑,远处的更衣柜被用力合上,一个看上去如同
萝莉,胸部一马平川的双马尾黑发少女气鼓鼓的看向她:「大胸变态。胸部这么
大可没办法把舞蹈跳的利落呢。果然只有我才能成为真正的偶像哦。妮可妮可妮
~ 」
「哦?貌似我们这里跳的最好的绘里里还有琴梨酱的胸部也都不小哦。」东
条希一句话将她噎了回去,看着双马尾都好像要跳起来的矢泽妮可掩嘴轻笑。
趁着队友们的哄笑快速换过衣服,南琴梨悄悄的打算溜走,却被身旁的园田
海未看到,叫住了她:「喂~ 」
南琴梨意识到了,脚下一停摆出一个小声的手势:「抱歉,海未,我今天还
有事,回家的话就不跟你们一起了哦。」说着小跑着离开了休息室。
园田海未看着她有些欢快的跑动的身影,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奇怪,已经
连续几天了。琴梨究竟有什么事呢?而且她身上的变化也的确……」
喜欢思考的她被伙伴的不同寻常勾起了好奇心,看着交谈甚欢的众人,趁她
们不注意,也悄悄的离开,快速追向了南琴梨离开的方向。
音乃木坂学园门外,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停在那里,车门外黑衣保镖站立如
松一动不动。南琴梨眼见车子的出现,嘴角微翘,露出欢乐的神情,竟然一反常
态的一蹦一跳的小跑着来到车门前面。
「小姐,请。」保镖躬身做出请的手势同时打开车门。南琴梨只低头说了声
谢谢就钻进车子里。这时候园田海未赶到,却只看到刹那间似乎自己的好友钻进
了一个肥胖臃肿的丑陋男人的怀里。
车子开头,园田海未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应该是看错了吧。一定
是的。」
话虽如此,她却还是将视线投向那辆渐渐远去的车子:「这个方向是回她家
的方向,或许是她家的亲戚吧。一定是我看错了,或许只是琴梨在撒娇吧。」话
虽说着,心中的好奇与一抹不好的预感却还是促使她也向着南琴梨家的方向走了
过去。
车上。
「主人……」喘着粗气,一脸恋恋不舍的松开小嘴,南琴梨的嘴唇已经被我
吻的微微肿了起来,唇上也是亮晶晶的晶莹唾液留下的痕迹。
「小骚货,上学的时候,跳舞的时候,跟伙伴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渴望着被
我操干吧。」我笑着把玩着她的胸部,常服早就被我解开了扣子而里面竟然是空
空如也根本没有胸罩,显然她早已经准备好了:「你看,乳头都这么迫不及待的
翘起来了。注射了药物后,胸部明显大了一个size,伙伴们很羡慕你吧。」
「哪,哪有……」南琴梨似是迷醉的恍惚着低声回答:「刚刚穗乃果她们还
在谈论这个话题,真是羞死人了。」
「嘿,这是在羡慕你。女人的哺乳工具,只有大了才能养育出健康的孩子,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美的标志,越大越是如此哦。就像你妈妈的尺寸,已经在我的
努力下大了两个size呢。」我笑着捏起她的乳头,些微的疼痛刺激之下,她并没
有呼喊,反而双腿向内搓动,露出一副急不可耐的神色。
「怎样?想不想尝尝妈妈的乳汁?你上次品尝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应该好怀念吧。「
「不,不要说这么变态的话,主人。」捂住自己的脸颊,南琴梨弱弱的回应:
「我,我才没有想喝……」
「这样啊,真是遗憾呢。看来只好找几个精壮的男人代替你去给你妈妈吸奶
了。要知道乳汁太多的话,那对大奶子可是会涨疼的呢。」我一边说一边同时将
探手伸进她裙下的内裤里。
这个动作让南琴梨颤了颤身体,忍不住娇呼了一声。身子一直,接着完全瘫
软了下来:「那,那还是我来帮妈妈吧。毕竟……」
她抿抿嘴无奈的道:「妈妈这么完美的人,除了主人,如果还有别的男人碰
到的话……她的生活会陷入困扰的。」
「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呢。」我淫笑着,两根手指在少女的阴道内进进出出:
「可为什么在我说起让男人去吸你妈妈的奶子的时候,你的小穴却在咬我的手指
呢?小骚货,果然在潜意识里还是渴望着妈妈被蹂躏时候凄惨的样子吗?让妈妈
知道的话,她可是会伤心的哭泣呢。」
「不,我,我没有……只是……只是……」南琴梨娇喘着无力的抗议。
「只是什么?」
「只是在主人说的时候,想到了我自己如果也在分泌乳汁,被主人吸吮的样
子,所以才……才有了反应。都,都怪主人啦。」
少女的撒娇带着几分的淫靡,我只觉得胯下一紧,肉棒顶的裤子高高的隆起:
「妈的,真是个小骚货。还真是会撩呢。来,赏你吃你最爱的东西了。」
我利落的解开裤子,任凭肉棒弹了起来,四十厘米长度的大肉棒直接弹在南
琴梨的脸上,打的她喔的发出声来,却并非是疼痛,她的眼神满是痴迷,一双小
手握住我肉棒的根部,小嘴巴张开熟练的开始舔弄起我的龟头和马眼来:「肉棒,
肉棒的味道,精液,精液的味道。虽然没有混合妈妈的淫汁,但是还是很美味,
太美味了。」
「哼,还是喜欢吃你妈妈骚逼中渗出的淫水吗?真是恋母的变态女儿呢。」
我按住她的头,不无得意的说着,操纵着南琴梨一上一下的认真吮吸起来。
车子很快驶到南琴梨家的楼下,只是由于我的操干,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走出
车子,好一会儿后我才发射了一发直入少女的娇嫩小嘴,然后给了她吞下和清理
肉棒的时间,这才稍微让她整理了下衣衫一起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的是,经过这么一耽搁,园田海未都比我们还要早的到达了南家的
楼下。
「明明乘车怎么这么慢?」远处的树丛后面,园田海未看着脸色通红有些古
怪的南琴梨还有她身边猥琐的搂着她腰肢的胖大叔,心中的狐疑越来越重了。眼
见两人进入了大楼,她稍稍等了一会儿,估算着电梯上去之后又下来了,这才悄
悄的摸了进去。
园田海未不知道的是,她毕竟缺乏追踪的经验,我这样的大人物又怎么可能
没有保镖,就在她接近南家所在的公寓大楼的时候,我的保镖已经发现了穿着音
乃木坂校服的她,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我。
「这样的话,就给你一个机会好了,好奇的小猫。」听到保镖对少女样貌的
形容我就知道那是缪斯中与南琴梨穗乃果一起组成三人组的园田海未,我贴心的
悄悄将我手中南家钥匙丢在门口的脚垫上,抱着南琴梨一起进入了南家关上了房
门。
「主人~ 欢迎您回来……」身穿裸体围裙的南日和子恭敬的跪在地上俯身行
礼,光溜溜的翘臀还淫荡的晃了晃。她的一对大奶子在药剂的催化下已经成为了
E 乳,只是摇晃胯部,乳房也跟着好像两只鼓胀的气球一样晃荡了起来,分泌的
乳汁立刻打湿了围裙的前襟。
「母狗,看来你的乳汁今天还没有处理啊。」我笑着一拍南琴梨的小屁股,
后者痴迷的趴在地上,四肢齐动爬到母亲的身边,双手抓住她的大奶子。
「啊,疼。琴梨~ 不,不要~ 」南日和子呻吟道,被亲生女儿抓住自己的一
对胀满母乳的乳房,这种禁忌的羞耻感让她俏脸通红,羞的几乎欲死。
「嘿,这可是你女儿的一片心意,心怀感激的接受就好了。」我说着一拍她
的臀部,她几乎本能一般的马上翘了起来,我笑呵呵的身后伸手探进她泥泞湿润
的小穴:「啧,果然是母女,跟对方有关系的时候总是湿的格外的快呢。啧,也
夹得格外的紧哦。」
说着抽出肉棒来:「上面还有你女儿的唾液呢。来尝尝滋味吧。」说着猛的
插入她的小穴中。
「喔……」南日和子身躯一颤,脸上露出享受的神色:「好,好涨,果然主
人的肉棒,最,最棒了。」
她的身前,南琴梨已经躺了下来将头探到母亲的身下,一只手揉搓着母亲南
日和子的一只乳房,另一只乳房的乳头则已经被她衔在了口中开始用舌头舔弄吸
吮起来:「姆……妈妈,我,我也会努力,努力让妈妈开心的。咕,咕咕咕咕…
…「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喝着南日和子的母乳乳汁,南日和子的乳汁分泌的
很多,有的竟然溢了出来,从南琴梨的小嘴两侧滑落染的她头发上都是白色的母
乳。
「母乳喂养,加上我的药,双重滋养下的琴梨酱,真是值得期待啊。」我哈
哈笑着摆动着腰胯,带着水声的撞击,引发南日和子浪叫连连。
「啊~ 啊……思考……已经……不能思考了……哦……好~ 好深……主人…
…还有……女儿……感觉好奇怪……可是也……好棒啊……「昔日音乃木坂
睿智温柔的理事长,此刻就如同发情的浪兽一般,满口淫荡的话语,肢体也满是
淫靡的味道。
「什么声音?好奇怪啊~ 」另一边,来到南家门前,犹豫隔音效果很好,园
田海未只能听到门内传来隐约的声音却根本听不真切,但心中却隐隐有不好的感
觉,促使着她的心跳慢慢加快着。
她下意识想靠近一些,脚却提到了一个东西发出叮的一声,她低下头,却刚
好看到地上亮晶晶的反着光的金属钥匙:「这是……」
门被轻轻的打开,客厅里早已经无人,园田海未好奇的四下打量,确定不会
被发现,才迈步进了屋子。
「诶~ ?」但脚下才迈出脚步,她却险些跌倒,好在学了舞蹈后平衡性增加
了不少,她很快维持住了身体的平衡看向脚下,那是一滩白色的液体,看上去有
种莫名的熟悉感。
「是什么东西打翻了吗?」园田海未好奇的蹲下,一股乳香味扑鼻而来。
「原来是牛奶啊。」似乎有了答案,她小心的站了起来,聆听屋内的动静,
终于确认了是卧室方向发出来的。
「咕~ 」不知为何,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她小心的挪着步子走向卧室,那声
音也越来越清晰起来。
「啊……啊……主人……好~ 好坏……妈妈……也要欺负我吗……你们……
啊……「
「这是……琴梨?」她惊讶的捂住嘴巴迫使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耳朵中听
到的声音分明是自己的好友发出来的,却又完全不像是她能发出来的一样。虽然
园田海未身处女校,但这种声音的辨识她还是知道的,分明是……南琴梨在做一
些不好的事情。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耳听着好友的娇吟,大脑却在做着抵抗,鬼使
神差的,她抓住门把手轻轻向下拉,然后将门推开了一条小缝,入眼的分明是刚
刚与南琴梨一起回来的丑陋老男人光溜溜的身体还有胯下娇喘的好友以及抓着好
友玩弄着的……她的母亲,南日和子理事长!!!
「这……」
眼前的一幕让少女脑海一片空白,她不禁退了一步却撞在什么人的身上。
「看够了吗?小姐。」
园田海未急忙回头,却看到一身黑衣的一名保镖正站在那里,手中的一物发
出噼啪噼啪的蓝色电光,然后按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不知多久,意识似乎回归了,眼睛却还是沉重的无法睁开。园田海未只听到
迷迷糊糊之间耳朵里传来这样的话。
「如果让她把看到的消息带回音乃木坂的话,琴梨,你的人生可就完了哦。」
恶魔一样的话语让南琴梨小脸一白,她身子一抖却还是抿了抿嘴摇摇头:
「我,我相信海未,她,她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真的百分之百相信吗?如果真的说出去的话……高二女生与自己母亲共侍
一夫的淫荡派对,这样的话题可是会完全毁了你的哦。」
「我,我相信海未!所以,请饶过她吧,主人。」南琴梨的声音虽然底气不
足,却似乎还是坚定的相信着自己的朋友。
迷迷糊糊的,园田海未竟然涌起满满的感动:「琴梨~ 竟然这样相信我吗?」
而南日和子的声音却比起南琴梨来更加坚定甚至有些冷漠的响了起来:「我
不相信!」
她说着,伸手阻止了女儿的发言,眼神冰冷的看了眼园田海未,扭头看向我,
最后看回到南琴梨的身上:「抱歉,我是不会把女儿的性命押在任何人身上的。
琴梨,舆论与人心有多可怕你根本想象不到。一旦让人知道了……你会死的。
所以……我不会相信她的,也不会相信任何人的。「
「呵呵,不愧是南日和子。」我宠爱的抚摸着南日和子亚麻色的长发赞赏的
点点头,更进一步的说道:「而且一旦真的曝光了,可不只是琴梨你的人生哦。
整个音乃木坂也会陷入舆论的风波里,到时候我的资助就会变质,也会被迫
停止,现在的一切大好形式都是被推翻。那可不是学园偶像可以翻盘的东西。那
是音乃木坂的死刑哦。所以……你真的还愿意赌吗?或者……「
我指了指门口的位置:「你回去你的卧室休息一下吧,琴梨。这也是为了你
好。」
「我……我……」南琴梨的声音低落了下来,紧接着似乎颓然放弃一样低下
了头:「我知道了。」她说着,像是再也不敢看园田海未一眼一样,转身垂首走
出房间并且将房门牢牢的关上了。
「嘿,好,南日和子,现在你就是我的助手了,那么,调教开始。嘿,刚好,
拘束皮衣的更多功能,我还没有用呢。」我狞笑着走向园田海未,少女有规律律
动的眼皮证明了她即将全面的苏醒,毕竟只是电击枪,就算击中刚好的位置,因
为设置电压的考虑,也不会让人昏睡太久的。
「我的小睡美人,准备醒来吧。我们可有的玩呢。」我笑着伸出手按在早已
经在昏睡中更换了拘束皮衣的园田海未的乳房上面。她的乳房并不大,在好事粉
丝的排名中在缪斯里是倒数第三,仅仅微高于星空凛和平板电脑矢泽妮可。不过
少女玩的就是这种青涩的味道,所以并不会让我感到有多么的失望。
并没有使用药物和媚香,对于这个意外的闯入者,我打算呈现不同的玩法。
一面把玩着园田海未的奶子,我熟练的在拘束皮衣后面的接口住接入电线,
紧接着按动开关。
「呜呜呜呜呜!」半睡半醒之间的园田海未只觉得一股电流从后方腰部传入
体内,电的她四肢乱颤,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只是那种清醒却并不好过,持续的
电流让她摇摆的如同风中荷叶,尽管被束缚在了椅子上,却还是因为颤动而弄的
椅子不断的磕碰地面发出嘭嘭的响声。
眼睛里眼珠痉挛似的战栗着,口水眼泪鼻涕随着电击涌了出来,几乎无法思
考的大脑中只是不断冒出:「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的绝望念头,她只是个
孩子,别说电刑,就连父母的呵斥都很少遇到,这种濒死感觉的突然出现几乎瞬
间让恐惧击垮了她。
哗啦啦啦啦。
浑浊的黄色液体从裸露的小穴流淌而出,失禁的小穴好像蚌类生物一样微微
张合着,还不是一股一股的喷涌着。
不错,对于这种理智系的少女,我可不打算用情欲那招,果然只有酷刑调教
才是更适合的方法,果然只有摧毁她的理智,才更让人有成就感。
叮!定时指针终于达到了0 的位置,电击也在瞬间消失。园田海未颤跳的四
肢终于一下瘫软了下来,却还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又一阵残余的抖动。
「嘿。」扒开她的眼皮看看无神的双眼,我得意的笑着解开她的绳索:「去
带她清理一下,然后把屋子收拾一下再继续好了。」
「是,主人。」看着园田海未的凄惨样子,南日和子不由叹了口气,接着抱
起园田海未走向浴室,这个女孩她认识,是南琴梨从小一起的朋友,之前也经常
来家里玩,但是被调教之后的她真的不敢赌,更不敢赌上自己女儿的声誉甚至命
运。
「落在这样一个魔鬼的手中,就是命运吧。」轻轻抚摸园田海未变得黏糊糊
的蓝色长发,南日和子眼中闪过怜悯,却更多的是某种意味不明的东西。
温暖的水流冲刷着身体,那舒服的感觉让紧紧皱起的眉毛悄悄的舒展开来。
园田海未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雾气的浴室,
这让她的精神一阵恍惚,揉了揉眼睛:「果然,刚刚的只是梦而已吗?真是好奇
怪,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你醒了?」
南日和子的声音传入耳中吓得园田海未一个激灵,刹那间清醒了过来:「咦?
阿,阿姨。「紧接着方才的一切记忆全都涌现在了大脑里,让她的头都涨的
微微发疼。
「既然醒了,那么就继续刚才的调教好了。」南日和子的脸上挂上一抹病态
的微笑,不着寸缕的完美身躯靠近园田海未。
「不,不要……」园田海未慌张的摆着手,刚刚的电击是她一辈子都没想到
的酷刑,才不过16岁的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在经历一次了,而且,想到南琴梨,她
眼前一亮:「南日和子阿姨。难道你就想这样一直下去吗?琴梨她也是不想的吧。
不如……我们一起逃出去报警吧。他只有一个人,我们三个人只要齐心的话
就一定可以……「
「哦?要逃出去报警吗?」南日和子似笑非笑的搂住园田海未,虽然是同性,
接触的炽烈感觉却让园田海未直起鸡皮疙瘩,南日和子笑着低下头凑在园田海未
的嘴唇边上:「真是个~ 不错的主意呢。」
「对,对吧,只要我们……唔……」园田海未听到南日和子的话心中一喜,
正要回答,嘴巴却被南日和子的唇完全堵住,接着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对
方湿滑的舌头就熟练的探入少女的檀口之中肆意的勾弄起她的舌头来。
「讨,讨厌~ 不要这样啊……」俏脸通红,园田海未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因
为对方并不是那个可怕的人而且自己刚刚受过电击四肢无力而显得无比柔弱。
很快,南日和子的手滑过园田海未的双峰之间一路滑向她的肚脐,白皙温润
的手在少女的肌肤上触碰而下,那微弱的痒感显得格外的刺激,让园田海未的呼
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怎,怎么办?这种感觉好奇怪,我整个人也慢慢变得奇怪起来了。明明是
琴梨的妈妈……明明不是书上说的异性,可是这吻,竟然……让我觉得好舒服…
…心也跳的好快~ 怎么办?要,要振作,要逃,逃出去才行。「严于律己的
个性让园田海未依旧没有放弃大脑的运转,她努力的想要摆脱那种旖旎的感觉,
伸出无力的手想按住南日和子的手,但却依旧慢了一步。
「咿呀~ 」感觉那只手忽然加快速度,竟然划过肚脐和小腹探入了双腿之间
的位置,园田海未身体一颤,带着哭腔喊出声音:「那里,那里不可以的……」
一边说着,园田海未一边努力夹紧双腿,这个动作却变相的将南日和子的手
指推的更深,直接将原本触碰阴唇的手指顺势推入阴道了一截。
「啊……」触电般的感觉让她身体猛的一僵,练习舞蹈后灵活的娇躯挺的笔
直,然后像是完全没有了力气一样软了下来。
「嘿。看看,你妈妈还挺能干的嘛~ 」此时的我像是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着
南琴梨坐在沙发上,大电视中正播放着浴室中的景象。此时的我已经全面接管了
南家,在各个角落都有着摄像头,这是为了方便拍摄我奸淫这对母女的画面,浴
室自然也不会放过。
「海未……」南琴梨的表情像是哭泣又像是愉悦,我的肉棒撑开她的菊穴,
那种剧痛虽然不如开苞时那般剧烈,却还是跟舒服并不沾边,但进过我的调教,
少女已经将疼痛与快感混淆在了一起,再加上菊穴本就娇嫩,已经可以让我慢速
的勉强抽插了。
「还在想着你的朋友吗?她很快就会来陪你的。」我凑在南琴梨耳边淫笑着
说着,然后吮吸着她小巧的耳垂,少女迷离的扭头看向我,乖乖的伸出舌头与我
的舌头交缠。
半晌,舌头分开,她才迷迷糊糊的说:「陪我?不,主人,请,请放过她。
我,我愿意更努力的伺候您,求您……「
「真是个不乖的女孩子呢。这话你妈妈听到会伤心的哦。」我并没有给予她
惩罚,反而温柔的抚弄着她的头发,然后指了指电视屏幕:「看看吧,这一切是
你妈妈主导的呦。园田海未如果安然离开把事情传出去的话,她恐怕再也没法做
人了呢。而且……」
我揉搓着南琴梨的双乳低声道:「你难道不快乐吗?女人的快乐,一定要分
享出去才行哦,就让你的朋友,也像你这样吧。这不是很好吗?她得不到这样的
快乐的话,为了你选择这样去做的妈妈会受伤,你也会受伤,而她得到快乐的话,
就会有三个快乐的人了呢。」
一边说着,我的肉棒一边缓缓抽动,手指也在南琴梨泛滥的小穴中不停的抽
插,手指微微勾起,每一次抽插都会搔到她敏感的G 点,让少女原本清纯的俏脸
上很快弥漫上充满情欲的红霞。
「快乐……我~ 我不要妈妈受伤……我……」
「你也要海未快乐~ 」我笑着再次重复。
「海未,快乐……啊……主人,好,好舒服……主人……啊……」南琴梨的
呻吟声随着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大,很快,什么园田海未,什么朋友,一时间全
被欲望打败,被她抛到了脑后。
在她的直肠射出一发,我抽出肉棒,白色的精液顺着菊花流淌而出,少女瘫
软在地毯上,身体在高潮的余韵中一颤一颤。我轻轻扒拉了一下她的头:「怎么
样?这样的舒服~ 是不是值得分享呢?」
「分,分享……海未~ 也想让海未这样舒服……」失去意识一般,南琴梨的
小脸只残留着高潮的春情,小声的回答着。
此刻的浴室。
南日和子低头吻在园田海未两腿之间已经流出汁液的小穴上,然后笑着看了
眼双手捂脸的少女:「嘻,蓝色的阴毛剪的很整齐啊,看来海未平时也很在意下
体是否好看,期待着被人观赏呢。」
「没,才没有呢。我……我只是……唔……南日和子阿姨,放,放过我吧…
…快,快要尿出来了……不要……不要再舔了啊。「园田海未凄厉的娇吟声
回荡在浴室里。她面对的是被我调教之后的肉奴,更是一个一心想拖她下水好保
护自己女儿名声的母亲,双重加持让南日和子淫荡的本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使
出浑身解数在对付眼前这个毫无经验的少女。
「想尿的话,就尿吧。反正刚刚也尿过了。阿姨不会介意的。嘻~ 对阿姨来
说,你和穗乃果就跟自己女儿一样呢。」南日和子的脸上媚色更浓,浅笑着说。
园田海未呼吸沉重的喘着气,双腿无力的夹紧又分开,然后再夹紧,仿佛不
知道要如何做才好一样:「好害羞……就连妈妈,也,也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呢~ 」
「可是……很舒服不是吗?」南日和子重新用手指开始抽插园田海未的小穴,
嘴巴一路从下吻了上去,然后捏住园田海未的下巴与她对视。
「不……」
「不舒服吗?」
「不是……舒……舒服……」
看着少女认输似的表情,南日和子开心的笑了起来:「果然是个诚实的好孩
子呢。这是对你的奖励~ 」说着吻住了她的唇。
「怎么……会变成这样……」园田海未有些幽怨的想着,心中无比懊悔自己
今天贸然追踪南琴梨的举动。她的肉体开始贪恋起南日和子的爱抚,未经人事的
她,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屈从于了快乐。
事实上从她被我使用电击酷刑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在我的计划中了,从肉体和
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到爱抚下从未经历过的快乐,这让变得敏感的园田海未有着格
外清晰的直观对比,让原本理智的她更加的容易为『舒服』的事情而屈服,也为
『可怕』的事情而恐惧。
「舒服的话就闭上眼睛吧。接下来或许会有一点变化,可能会有一点疼,不
过比起之前的惩罚来要轻的多哦。所以,闭上眼睛吧,乖~ 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
了哦。」南日和子的声音仿佛催眠,在加上她话语中提起之前的惩罚让园田海未
回忆起刚刚的经历,她就好像一个怕鬼的小孩子用被子捂住头就以为什么都安全
一样,马上紧闭了双眼,与此同时我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浴室之中。
南日和子对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继续吻起园田海未的唇来,那种快乐让她
的眉毛一颤,似乎想要睁开眼睛,但下一秒下体却传来了一阵撕裂的疼痛感。
「好,好疼~ !好疼~ !救,救命~ 」眼角渗出泪珠,园田海未却依旧没有
睁开眼睛,她就好像做噩梦的孩子一样在哭泣着喊着,却不敢睁眼面对现实。
红色的血从少女破瓜的交合处流出滴落在浴池的水中晕成淡淡的红色,接着
消失不见,我无声的抱起园田海未,接替南日和子的位置吻住她的唇。
不同的感觉与气味让园田海未的眼皮抖了抖,她却还是没敢睁开,身躯却在
我双手之下上下起伏起来。
「疼~ 好疼~ !好疼啊~ 爸爸妈妈救命……南日和子阿姨救命……穗乃果~
琴梨~ 大家……救命……我……我快死掉了……」口中呼喊着,被南日和子早就
激发起欲望的小穴中的蜜汁却已经浸湿了我的肉棒。
「很快,很快就没事了。马上就会舒服起来了,痛苦也会消失,并且永远都
不会在回来了。我的孩子,要坚持,把一切交给我吧。这样就好,交给我的话,
一切就都没事了。」南日和子轻轻擦拭被我用手托着上下操干的园田海未额头的
汗珠,一边娇媚的鼓励着。
而我却在后面无声的笑了起来:「嘶~ 好紧。比琴梨的小穴还要紧致,这是
因为没有南琴梨那样的柔韧性,反而会更紧的吗?还真是美味的小点心呢。」
而另一边,园田海未却好像得到了指示一样,依旧不敢睁开眼睛,只是口中
喃喃念着:「不疼,马上就不疼了。会~ 会好的~ 会……舒服起来的。」或许是
因为南日和子的暗示而放松了肉体,这样一来她果然感觉不那么疼了,脸上痛苦
的表情也渐渐舒展开来,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脸上那动人的红润也渐渐的扩散
开来了。
不知抽插了多少下,我忽然听到园田海未的小嘴里呼出了一声细微的呻吟:
「啊……」
这顿时让我笑了起来,肉棒抽插变得更加富有技巧,同时将她抱到浴室大大
的镜子前面。
在整个缪斯之中园田海未虽然是三人组中最为理性的,却有着不会隐藏情绪
的设定。这就意味着,她是绝不会将做爱产生的快乐藏起来的那种人,看着镜子
中的她,脸上泛起的红潮,嘴角带着因为快感而翘起的愉悦,即便是做贼心虚的
闭着眼睛,这也是根本掩盖不住的。
「这样的话,就让你的愉悦更加禁忌起来吧。」我笑着终于在浴室第一次说
出了话。
接着,浴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凉风进入的感觉加上我刻意停止的抽插让园田
海未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视线中,全身赤裸的南琴梨欢快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一脸幸福的看向她:「嘻嘻~ 海未……海未也果然幸福了起来呢~ 主人……主人
……人家~ 人家想跟海未一起变得幸福~ 要一起才行呢~ 因为人家与海未是一辈
子的好朋友哦……」
(发布账号(Wangxiaowei )是朋友借我玩的,也算是我在常用)
2018/9/23 发表于:首发Sexinsex字数:反正一万多字懒得细数啦。
第三章送上,看到评论说是类似日常的二次元世界其实并非如此,只是大概
前面一些章都是这些,毕竟在力量增强之后,调教正常角色的感觉会觉得有点假。
这本书可是叫二次元魔徒啊,魔徒啊,徒啊~ 请大家多点点红心啊,拜托。
第三章,好友的陷落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再次走马灯一般闪现出来,甚至原本模糊甚至没被注意
到的记忆也变得无比的清晰。
南琴梨变大的胸部,悄悄的离开,钻进车子里臃肿男人的怀里,门外听到门
内的做爱声,脚下的钥匙,南日和子与南琴梨和一个男人的做爱,恐怖的电击,
南日和子的吻和手指,还有身下传来的撕裂,和现在舒服的感觉。
园田海未呆呆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小穴,小穴被肉棒撑开的非常明显,湿
润的淫液混着残留的血渍依旧清晰可见。她迷蒙的抬起头,透过镜子看着我那张
满是笑意的丑陋面容,又扭头看向一脸病态愉悦的好友南琴梨。
她的眼神忽然变得空洞起来,仿佛被绝望彻底击垮了意志,嘴角忽然颤了颤,
露出一个有些夸张的笑容:「舒服……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呢……没事的~ 一
切都会没事了~ 爸爸妈妈……一切都会没事的……」
接着她的娇躯便被我推到镜台上,变换了的姿势让我更加方便抽插,我大笑
着加速摆动,将崩坏的少女插的如同案板上的鱼一般无力的颤抖着。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