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情淫梦】(16:组织)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下周暂停更新一周,祝各位假期快乐
***********************************
第十六章组织
「民国十年九月十三日,原江北刑侦队副队长,现独家侦探张海坤,送银饰
两件至南山藏物馆。经对此二物的材质纹理及打造手法等进行的鉴定,此二物系
清咸丰年间奇物烟云十一式之中」牛舌取蜜「和」白龙戏珠「两件。
在曹金山的府邸,我终于的从曹金山手中得到了南山藏物馆所保存的那两件
烟云十一式的背景资料。而很快,南山藏物馆前任馆长手书的调查报告,就证实
了我所猜测的一件事情。三十年前那件轰动山城的富家小姐杀人案,的确跟这烟
云十一式果然有着密切关系。
「本年六月底,山城晚报披露着名商人黎楚雄涉嫌谋杀江北女子大学教授梁
永斌一事,涉案动机不明。后此二物由涉案者丁某,委托张海坤已捐赠名义送至
藏无关。方知乃是银匠届后人为争夺烟云十一式所致。予本想讲此二物进行造册
后展出,然旬月之后,即传来张,丁二位先生先后被黎楚雄之女黎欣欣报复性谋
杀之事。虽黎欣欣亦在此案中伏诛,然予亦担心此二物仍会遭扰麻烦。且有故人
曾言烟云十一式乃不详之物,于是遂将此二物严加封存,以免为患后人。若非事
情需要,后人不可妄启,切记。」
我将这封短小的手术连读了两遍,然后放下了手中的信封,又立即拿起了旁
边的一个厚重的信封打开,从里面取出来了另外一书信。而信纸的标题让我更加
兴奋:「关于乙卯年山城连环凶杀案之记录」。
这同样是一封手书,但字迹却是另外一个人的笔记。跟武志忠相比,这封信
更像是在仓促之间写下来的。不光字迹潦草,就连文笔也不想武志忠那样一副老
学究的气息。
「七月十七日夜,我从山城监狱越狱逃出,至今已有超过三十小时。在这三
十小时里,辛亏有武馆长的帮助,才能让我将我知道的信息留下。」跟仓促的笔
记一样,这封信从一开始,就能隔着信纸让我感受到写信人当时的紧张。
「我的真实身份叫李赫,是民国山城银器名将黎强的大弟子李志之子。后黎
强之子黎楚雄,为继承家业,设局勾线家父,致使家父蒙冤被逐出师门郁郁而终。
乙卯年年初,我回到山城,化名赵小伟,同时联络上了当时同为被黎楚雄构陷的
二师叔华少钦。意欲向当年的谋害家父的黎楚雄复仇。」
「我曾向二诗书提出,要借他手中的烟云十一式之首」白龙戏珠「为饵,将
黎楚雄引出。但二师叔一直反对此事,当时我复仇心切,于是希望强行从二师叔
手中抢夺此物。然没想到,却提前掉入了二师叔设好的局。被当时的独立侦探张
海坤现场揭露身份。不过幸好,因为我的被捕,黎楚雄当年的丑事曝光,且谋杀
三师叔梁永斌的事情被坐实。于是就在当夜,黎楚雄同期被捕,而我的复仇一事
也告一段落……」
「然而然而就在前日下午,我得知了黎楚雄之女黎欣欣,涉嫌谋杀了二师叔
以及张侦探。虽然我身在监狱,但我可以肯定黎欣欣之行为,定然另有蹊跷。因
为在黎楚雄背后,还有一个叫和衷社的秘密组织。此组织在山城盘踞多年,一直
操控着诸多山城的地下生意。此组织势力庞大,且行事狠辣。据之前二师叔说起,
三师叔的死可能就系该社团所为。并且当时二师叔曾明确说过,最近他跟这个组
织有所过节。」
「而就在前日夜里,我的房间对面住进了几个行为异常的人。我总觉得那几
个被关进来的人是冲着我来的,果然,昨日早餐放风时间,我被这几个人带到了
一个角落,询问关于烟云十一式的事情。当时为求自保,我谎言称掌握了其他烟
云十一式的线索。而就在昨天晚上,我被监狱方面以转移刑房地点为由,被此几
人提调出狱。而那几个提调我的人,都一只手带着黑色手套,这与之前二师叔所
言的和衷社的特征相符。」
「我猜想,对方一定是想让我帮他们寻找烟云十一式的下落,深恐对方得知
我是欺骗于他们后,就将我杀人灭口。于是心中已经盘算了脱身之法。后来,我
假借如厕的机会,从歌乐山上的山坡翻滚而下,所幸九死一生。然山城虽大,却
只有武馆长之处可以暂且容身。今夜,我就会在武馆长的帮助下离开山城,于是
随将我所知信息留下。并叮嘱武馆长将他手中两件烟云十一式加以封存。但关于
二师叔及其他众人之死因,我亦无法了解其真相。目前只能暂且推断,或可能如
先前二师叔所说,是和衷社所为。」
「九月十八日。」
「什么想法?」曹金山见我将书信放下,于是问道。
「我挺想知道,这武志忠是何方神圣,为何他对烟云十一式的了解会如此深。」
我有些答非所问。其实这个赵小伟留下的书信表面有用,但其中的信息除了和衷
社的目标是在烟云十一式上面之外,也没有太多的有价值的东西。
「这我倒是不知道了,」曹金山说道:「不过听旁人说道,这个武志忠也是
一个奇人。虽然南山藏物馆规模并不大,但跟他收罗的那些奇怪玩意儿相比,武
志忠留下的那慢慢一大箱子的藏品调查记录,才是真正的价值连城。很多陈年往
事,在他那里都有详细记录。我想,如果此时这武志忠还在人世的话,先生定能
从他那里得到很多信息。」
「是啊,事情石沉大海的时间实在实在是太久了。虽然这几天我一直在让人
调查当时的事件,但直到今天,才算是有些结果。」
「哦?先生觉得这些书信对你有所启发吗?」
「不,能给我的启发人恰好不是这些书信,而是曹老板。」我见曹金山的眼
神中闪过意思惊讶,缓缓说道:「武志忠是死了,但曹老板却是在跟在下谈笑风
生。跟刘家世代传下来的几件银器相比,曹老板短时间内能得到这么多烟云十一
式的线索。不是跟让人起疑么?」说到这里,我讳莫如深的笑了笑。
而曹金山听了我这句话,终于也笑了,就像他平时那样,总是用着一种很爽
朗的笑声。但唯有这一次,在他的笑声中,我突然听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情绪。
那是一种苦笑,就像是人在无奈之下才能发出的笑声。
「说出来,先生可能会不相信。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你第一次跟我聊起这烟
云十一式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些即使这么多年被我掩藏得很好的秘密,也终究
会被先生知道的。」曹金山说道:「为了节省我们时间,我还是简单一点说吧。」
「三十年前黎家还是山城顶梁柱时,我当时还是一个跑码头的小头目。虽然
手下的十几个兄弟都是些有本事的人,但其实不过也就是勉强混个糊口,所接触
的人,也都是些干体力活的下人。然而,也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我认识了一个人,
可以说,是这个人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这个人一开始跟我联系,是因为当时我从一个本地的商人那里接了一宗运
输药材的生意,其实这表面上是运药材,其实就是运烟土。在当时,山城的各个
口岸的管控可没有现在这么严,所以只要是个有船的人,就能帮人搞点违禁物品
运输什么的。而当时我接到的订单,足足够我们兄弟两年的吃喝玩乐。于是这个
叫丁伯的老头找上我,说要我讲这些烟土扣下时。我第一次差点把他一棍子打走。」
「等等,你是说,找上你的人叫丁伯?」我好奇的问道:「就是雪琳的那个
宿管?」
「是,当时他还没去女子大学,还是在山城当时的铁路公司当技工。」曹金
山说道:「当时,这件事情就作罢了。然而没过几天,这个丁伯就又找上了我,
说他有一个方法,可以帮我瞒天过海,将这一批价值连城的货物私吞了。在当时,
虽然一开始我也没有当回事,但当我真正见到那十几箱足足在当时价值上万现大
洋的烟土时,我也心动了。」
「所以,后来他帮你私吞了这批烟土?」
「是,他帮我设计了一个方案,将一些麻药放在了烟土里面。在交货之后,
那些下游的烟土商人手下也都是些玩大烟的。所以他们的道这批烟土后,就急不
可耐的抽了几口。于是当时,已经有完没不在场证据的我们一帮兄弟,就杀了个
回马枪,堂而皇之从那批人手中又将烟土抢走了。下游的商人小弟们哑巴吃黄连,
不敢说是因为自己贪图造成的,于是就之好讲这件事情嫁祸给了麻匪。而这件事
之后,那个丁伯又帮我们将这批烟土,以市场价两倍的价格卖出去了。」
「听上去,此人也算是一个厉害人物。」我沉吟道:「既然如此,此人为何
终日以下人面目示人呢?」
「当时我也有同样的疑问,但是先生知道,在当时那种状况下。我们兄弟都
把这个丁伯当成一个神仙一样供着。哪还敢多问他一句。」
「那后来呢?这个丁伯当然不是这么发善心,想要帮曹老板一回吧?」
「当然不是,」曹金山说道:「大概过了一年吧,我们在这个丁伯的介绍下
做了几票大买卖。兄弟们也离开码头那种肮脏劳累的环境,我们兄弟开起了自己
的公司。而就在公司成立的那一天夜里,丁伯又找到了我。也是在那天晚上,这
个丁伯告诉我,他是属于一个在山城已经盘据了多年的秘密组织。」
「和衷社?」
「不错。」
「可是,之前赵小伟不是说,这个丁伯不是在跟这个和衷社对着干么?」
「这同样是我的疑惑。」曹金山说道:「实话跟先生讲吧,和衷社的生命力
恐怕比你们想象还要大。这个组织的内部很复杂,也很隐秘。直到目前,他们的
人也控制着西南地区很多的行业。政府,军队,医院,商行,到处都有他们的人。
就拿丁伯来说,当他出事之后,和衷社立即有新的人找上了我。」
「那曹老板,你是和衷社的人吗?」
「不,」曹金山说道:「这个社团只接受世袭制,而我,只能算是他们发展
的外围。他们提供我各种情报,而我把这些情报变成钱。然后,我们按他们六,
我们四的比例分账。虽然说这和衷社势力庞大,但是总有些事情是需要别的人帮
他们做。因此,他们就会在自己身边养一些外线,而我,就是一步一步从他们发
展的小的外线走到现在的。」
「也就是说,曹先生现在收益的六成,也会落入他们的口袋?」
「那倒没有,」曹金山说道:「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我们分成的比例也在逐
渐调整。从前年开始,我们的分成已经变成了他们二,我八。并且最近,我还打
算跟他们谈一下。」
「既然如此,那有没有可能刘家也是他们的外线?」我的猜测不无道理,世
袭制,烟云十一式,商人,这些关键词组合在一起的话,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
点。
「我曾经也这样想过,」曹金山说:「但是后来,我通过多番打探,否定了
这个想法。和衷社做事情一向严密,所以涉及到他们的财务走账,都需要按照他
们的要求在几家银行来会转移几次。这样才能避免被人发现他们的线索。而这一
行为,跟刘家那种喜欢用现金交易为主的世袭作风大相径庭。」
曹金山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光如此,我也曾经问过接替丁伯跟我联络
的人,在山城是否还有其他的势力是他们的外线。对方虽然没有告诉我答案,却
明确否定了刘家跟他们的关系。虽说他们的外线很广,但其实外线也要分三六九
等的。向我这种级别的外线,他们只会在同一时刻经营一家。只有他们控制的那
一家出现了异常情况后,他们才会从已有的外线中选者一个接替者。」
「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道:「曹老板之前的人选,应该就是黎楚雄。」
从刚才曹金山说起被「和衷社」发展成为外线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三十年前商
业帝国突然坍塌的黎楚雄,就是曹金山之前的一任「和衷社」的摇钱树。
曹金山叹了口气,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哎,这些年,和衷社帮我赚了很多钱,也让我们一帮兄弟从码头上的那一
群小工,出人头地到了现在这番光景。然而这些事情,就像是那些大烟一样,会
让人上瘾的。随着财富的增长,我对他们手中无所不触及的商业信息越发的依赖。
甚至有时候为了换取那些信息,我甘愿做很多并不想做的事情。之前黄泥磅的那
次械斗,其实就是为了去迎合他们的需要。」
曹金山虽然说是一方枭雄,但对手下的人有义气却是世人皆知。说起之前的
那次械斗,尤其是当时死的一批曹金山的手下,这个雄霸一方的山城霸主也有些
黯然神伤。
「人在一个位置呆久了,就会变腻。我在山城逍遥了二十五年,得到了很多,
也欠下了很多债。有感情债,有兄弟债。我原本以为,只要我这样一直维系下去,
那一班跟我出神入死的兄弟,就定然会得到应有的补偿。然而现在,说真的,并
非我贪恋财富,只是倘若我一倒下,被牵连的这一帮兄弟,处境定然会比我还要
惨。先生也是在警察带着一帮手下的人,我的心情,先生应该理解。」
也许之前,在跟曹金山这一类商界大亨对话的时候,我都是带着怀疑的眼光
去重新审视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但眼下,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坐拥山城最高额
财富的人,其实也有他的无奈。
「好了,这些虚头巴脑的闲谈就到此为止吧。」曹金山说道:「先生,我讲
我跟和衷社的关系对你如是相告,不是别的原因。而是我想说,最近和衷社的人
告诉我,似乎冒出了另外一批打着和衷社旗号的人,最近在山城活动。」
「另外一批人?」
「是的,」曹金山说道:「和衷社方面说,这些人的做事风格,跟和衷社的
行事风格十分相似。因此他们怀疑,这波人中间,应该是有以前老和衷社分裂之
后的遗留下来的后代。」
曹金山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之前之所以跟先生这么快的建立合作关系,其实
就是想看看从先生那里,能不能帮我找出一些端倪。直到目前为止,我可以百分
百确信,和衷社要找的这波人,跟绑架刘宪原的人应该是同一拨人。而且我还可
以告诉先生的是,我怀疑这些人的目的,并不是冲着刘家的财富去的,他们应该
是另有目的。」
「此话怎讲?」
「如果是冲着刘宪原的财富去的,那他们绑架一个刘宪原,哪有绑架一个刘
宪原的老婆孩子有用。太太死了争着抬,老爷去世无人埋,这个到底先生自然是
明白的。」曹金山说道:「但是如果不是冲着刘宪原的财富而去,那弄死刘宪原,
最大的受益者是谁,我也不用说了吧。」
曹金山说的后半段话才是关键,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些人绑架并杀害刘
宪原,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他的死对头曹金山。就包括我自己在内,当我得知刘
宪原失踪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先调查曹金山。
「我对刘家没兴趣,而对于刘宪原我可以说巴不得要他死了。就算没有跟刘
家的密约,如果他们选择跟我正面交锋,我亦有至少七成的胜算。实话对先生讲,
一开始我主动向警局报案刘宪原的失踪,不过是因为和衷社方面要我避免节外生
枝。也是后来,当先生代表着刘忻媛来跟我谈判时,我才真正开始正是先生的作
用。」曹金山看了我一眼,突然说道:「但是,今日之后,恐怕曹某就又会有很
多事情,是真正的想要托付给先生了。」
「曹老板此话何意?」
「最近我发现,好像有人想要接触和衷社,并且取代我的位置。」曹金山说
道:「虽然我跟我的接头人谈起过此事,但和衷社素来规矩森严,就算我怎么诱
导对方也是只字不提。但无论对于刘家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是几天后的那场拍卖。
和衷社的人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都过于暧昧,以至于反而让我有所提防。」
一瞬间,我明白了曹金山的焦虑,一旦有人取代了他在和衷社的地位,那他
将失去自己最大的靠山。三十年前黎楚雄商业帝国的坍塌可谓历历在目,如果和
衷社真有曹金山说的那种手段,那他们做掉曹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曹老板有知道这人是谁吗?另外,每次跟你联络的和衷社的人,是什么身
份」我没有立即给他答复,而是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是谁在背后搞阴谋我还还不太确定,目前来说,周敬尧的可能性很大。」
曹金山顿了顿说道:「至于跟我联络的人的身份嘛…不瞒先生,我也不知道,自
从丁伯死后,我们之间一直是单线联系,并且是通过电话的方式,所以我一直不
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有求必应,我甚至会怀疑他们这个组织是否
真的存在。」
对于曹金山后半段的话,我自己是有所语气的。不过倒是他对周敬尧的怀疑,
让我有些意外。周家在山城盘踞多年,资历比刘家还老,但生意场上却一直是中
上水平。如果他们想要投靠和衷社,应该早就不是现在的状况了。然而有件事情,
周敬尧手中的两件烟云十一式从何而来,为什么选择在这样敏感的时间又大张旗
鼓的要搞一出晚会,这样的行为也不能不说十分可疑。
「所以,你希望我帮你调查周敬尧?」曹金山要委托我做的事情,已经不言
而喻了。
我在曹金山的家里,又坐了很久。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没有再发表我
的看法。面对曹金山不断试探的要我帮他调查周敬尧的想法,我却没有立即跟他
答复。虽然我内心,的确也已经开始关注周敬尧这个人了,但眼下有些事情依然
不能立即答复曹金山。就想当初很多事情我没有立即答复刘忻媛一样。
从曹金山的府邸回到办公室,我拿起电话给了阿虎,直截了当的告诉他,我
想要约见周敬尧的想法。阿虎当然答应了我的要求,打算以跟我核对会场的保安
工作为由将周敬尧约到山水庄园相见。
只是巧合的是,阿虎说明天玉蓉会送一批王记的饰品到他那里,他拿来宴会
当晚结交其他到场权贵使用。因为王记跟周记的竞争关系,阿虎要我假意说玉蓉
是我的助手,以避免周敬尧不悦。
我没有去纠结为什么玉蓉跟阿虎相识,甚至还知道玉蓉是我曾经的下属。我
只是在好奇,阿虎是否已经知道这两天玉蓉身边的助手就是雨筠。不过从刚才的
对话里来看,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嫂的存在。所以明天那种场合,我晚上
还是叫雨筠不要去算了。
等我挂掉电话后,苏彤端着专门给我的午餐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这几天,
因为四处奔波,我对这个小姨子冷落了不少。接着吃饭的时机,我简单跟她聊起
了这两天局里下面的事情。
我跟王局之间微妙的擦枪走火的消息,还没有开始在局里蔓延。很多人并没
有意识到王局让手下接管刘宪原命案的真实目的,反而在私下抱怨王局那批人做
事的拖沓。其实王局的这个「拖」字诀,倒也不失为高明之举。刘宪原的命案拖
得越久,那些容易被怀疑的对象就越是不安。而这样,王局从中间的获利就更多。
和平旅店的那一批人已经被如数放了回去,但凤巧爷的那两个倒霉徒弟至今
还被扣在局里。想到凤巧爷这两个徒弟,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问题。眼下横竖也
没有事情,我迅速扒了几口饭后,借着中午这个点没人,带着苏彤悄悄来到了
「软禁」凤巧爷那两个徒弟的房间。
「长官…」这已经是唐五,韩胖两人第二次见我。跟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的轻
松随意相比,这两个青年看上去木讷了许多,又疲惫了许多。显然,这几天的看
守所生活,已经快要把他们两折腾崩溃了。
「行了,我今天不问那些你们已经说过很多次的问题。」我大大咧咧的在二
人面前坐下说道:「今天来,我只是问你们一件事。你们师父的手已经废了,那
他是怎么教你们打银器的?」
「回长官的话,」说话的,还是那个口齿更加清晰的唐五:「我们拜入到师
父名下的时候,其实多少都有一点底子的。韩胖以前干过铁匠,而我家里是木工。
所以基本打金属器的锤法我们都懂,而剩下的东西,老板也不需要跟我们演示,
只需要口述就好。」
「既然你们各家都是传承,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去跟一个手已经废了的老头学
银器呢?」我的问题一针见血。
「实话告诉长官吧,当初也是巧爷告诉我们,只要两年期满,他们就可以让
我们去山城最大的几家银器铺子从中级工开始做。长官是知道的,打铁,木工,
都是体力钱。倘若能进到那些最大的首饰行,稳定不说,这中级工一年的收入,
就要比打铁高三四倍。」说完这话,唐五的脸色又突然流露出一阵失望说道:
「然而这一年多,其实我们也没学到多么高深的技法。如果不是因为看到王记的
老板对我们老板还算客气,我们估计早就走了。」
「那在你们之前,你们有之前的师兄去了王记吗?」
「王记没有,就王记的老板是老板以前的大徒弟。反而去周记的有好几个。」
唐五的话,让我有些意外。
「哦?你们跟周记有来往?」
「是老板有来往吧,老板虽然手废了,但在这行的名头还在。老板教的都是
手工打制的方法,这种方法品质上限高,但效率低很多。因此比起王记的那种流
水线形式的生产过程,我们这样的产量要低很多。也就只有坚持手工打制法的周
记,会从我们这里招人。不过,这也只是听说而已,我们跟那几个师兄也并无联
系了。」
「嗯,你们将那几个师兄的名字说一下。」我让苏彤将这些名字一一记录下,
虽然不确定这份名单是否有用,但多一点准备总是好的。
「对了,你们是哪里人?」我随口问道。
「我们都是荣县人,跟凤老板是同乡。」
「那他在荣县还有家里人吗?」
「嗯,这个倒不知道了,不过听薇薇姐说过,好像他们家的其他亲戚也死的
死,断的断,没什么联系了。」
随后,我又问了他们几个问题,见没什么进展,于是便我回到了办公室,舒
服的躺在了苏彤的怀中,享受着女人在我肩头的按摩。今天苏彤腹中有些不适,
我只能将头靠在她的腿上,而这个举动,正好让我想起了那条双腿修长而矫健的
母豹子,不知道此时的她,正在做什么。刘家的守灵应该已经结束了,估计她此
事可能还在补觉。
正在犹豫要不要给女人去个电话的时候,桌上的电话机却先自己响了。而电
话的另外一头,竟然是林茵梦的声音,低沉而疲惫。在匆匆告诉我半个小时后在
高升戏院等我后,女人就挂掉了电话。
这一次跟上一次刘忻媛白天约我私下见面的情况的不同,林茵梦约见我的时
机,会更加敏感。我不知道她又使了什么金蝉脱壳的法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就是现在一定又出了什么状况,才会让她不得不如此焦急的想要见我。
果然,下午当我走进高升剧院的二楼时,林茵梦脸上的忧虑表情,证实了我
的疑虑。此时女人虽然若无其事的坐在我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楼下舞台上的戏
剧。但认谁也能看出,这个身处二楼昏暗阁楼中的女人,此时的内心定然是心绪
不宁,要不然,她也不会连自己的手肘已经将茶杯打翻都不知道。
「怎么了?」我用一种温柔的语气问着女人。其实我跟女人分开还不足四十
八小时,但竟然会产生一种许久未见的感觉。也许是女人今日反常的疲惫跟沉默,
让我在稍微有一点陌生感的同时,更会想将这个美丽的妇人抱在怀里,去抚慰她
此时眉头的微蹙。
然而,跟刘忻媛这种已经跟我挑明着表达过爱慕的女人相比,就算有那一天
晚上的激情一度,女人对我的态度始终不明不晰,因此我也不能对她过于放肆。
林茵梦沉默了很久,但我知道,越是这样,她接下来要说的内容,就会越让我意
外。
「刘宪中提出,刘家要退出跟曹金山的角逐,并放弃在西南的全部买卖。」
我当然知道刘家的这个决策已经是早就订下了的,只是我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个
协议会从刘宪中的嘴里说出来。
不过眼下,我也无暇思考这个问题。我首先要做的,是安抚一下林茵梦的情
绪。这段时间,她都一直把打赢这一场跟曹金山之间的仗作为自己一直以来的目
标,所以我能够预料到当知道这个消息后,她此事心中的愤怒和不安。
「那这个事情,也是你们那几个叔叔辈的想法?」
女人摇了摇头,「其他几个叔叔辈的想法不清楚,但三叔自然是对这个自己
的亲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人一唱一和,以山城生意这些年逐渐出现颓势,而
在湖广一带的生意,又确实发展迅猛的说法为由,要我跟三妹放弃这一次跟曹金
山之间的竞争。而且,看起来不光其他几个叔叔辈的,也接受他们的这一番说辞,
让我没想到的是,三妹竟然也被他们的说辞说动,赞同了刘宪中的想法,甚至,
甚至还主动表示可以交出自己手中的」金玉翠蟾。「
「啊?」我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山城的生意不是你们刘家的祖业么,
虽说我不是商界之人,但也知道你们这行,不是最重视守业吗?如此草率的放弃
你们在山城耕耘了几代的地盘,又是如何的用意?」虽然前因后果已经了然于胸,
但我却还是只能先顺着林茵梦的情绪说。
「这也是我不能接受的地方,虽说我不过只是刘家的媳妇,但亡夫这二十多
年的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我却是一直陪着他经历过来的。为了刘家这份祖业,
亡夫一直在苦心经营,因此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亡夫几十年的努力,就这样被
别人一句话就废了。小妹那边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但二哥那边,说实话,我是不
放心的。」
这是第一次,林茵梦在我面前用到了自己是刘家的媳妇的成为。从认识林茵
梦开始,林茵梦和刘宪原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我内心回避的话题。再加上在此之前,
林茵梦也从未在我面前表达过对刘宪原之间情感,所以当我此时听女人说出这一
番话时,心中竟然冒出了一股强烈的酸意。
我原本以为,我对林茵梦的渴望,更多是因为女人美妙的身材。然而知道现
在,我才突然意识到,对于我自己来说,林茵梦的刘家大奶奶的身份所带来的那
种独有的气质,才是让我对她充满征服欲的根本原因。
感情不需要回报,但是征服欲却需要反馈。我忽然觉得,倘若那天晚上的驿
路之上,林茵梦最后没有选择给我一些身体的诱惑,估计我会很快就会放弃对她
的支持。不过此时林茵梦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我嘴角的一丝诡异的颤动,兀自继续
说道:「然而,目前我们却失去了跟刘宪中竞争的最有利的筹码。」
「哦?怎么说?」
「先生知道,几天后的拍卖会,最后两件烟云十一式的归属,将成为曹刘两
家这一场赌局的最关键一环。我原本以为,刘宪中会以这次拍卖作为机会发难,
于是才请先生帮忙,提前将蓉城的两件烟云十一式拿到手中。但是现在看来,他
不光目标不在于此,甚至因为他的接手加上那些长辈的附和,我们甚至会放弃参
与这一次的拍卖。」
我点了点头,失去了家族的支持,这一场拍卖会,林茵梦一方可以说已经完
全没有了胜算。就算她凭借个人在家中的影响力强行参加,面对刘宪原留下的那
几个空空如也的保险柜,林茵梦已经没有能力再做竞争了。
「哎,家事纷繁,夫人也不必泰国焦虑。」为了打消女人的自责情绪,我只
能将刘宪原兄妹跟曹金山之间的那场秘密约定,有选择性告诉了林茵梦。果然,
只有得知了这件事情,女人的情绪开能开始慢慢放松。在得知了这一个想法竟然
是源自自己的丈夫时,林茵梦的眼神中闪过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种情绪很熟悉,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时的那种哀婉跟酸楚。让人产生了
一种强烈的想要抚平她眉宇间犹豫的冲动。如果说这个时候曹金山站在我的面前
的话,我说不定会拔出配枪一枪把他崩了来取悦身边的女人。
「我知道,夫人跟曹金山之间有仇。但夫人也需要从刘家的角度冷静想想,
眼下的选择,也许是对这个家族最好的选择。」我一边继续劝说着女人,一边又
对林茵梦心猿意马起来。虽然我跟她之间还隔着一个小茶案,但我的手却若无其
事的扶在了女人的椅子靠背后,用指尖偷偷撩拨着女人紧紧束在头上的发梢。
「但是我只能答应夫人的是,无论夫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只要不违背法律
跟基本的道德,我都会站在夫人的这一边。」我的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但其实手
上的举止已经是越发的轻浮。只是这一次,林茵梦并没有躲避我这样轻佻的行为。
甚至当已经看到我手的不怀好意时,女人反而媚眼如丝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将
自己的头,轻轻靠在了我的手背上。
「哎,真不知道,如果没有先生在,茵梦现在还能做什么?」女人这话一说
完,我的心跳立即加速起来。不光是因为林茵梦的语气中,透露着一种强烈的暧
昧。更因为林茵梦对自己的称谓,已经从妾身变成了自己的本名。
我不知道女人这样的称谓变化,是不是想要在我面前刻意回避着自己的自己
的身份。但我知道的是,此时我的手,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女人用绳子束起的
头发上抚摸起来了。
漆黑的阁楼中,悄无声息,只剩下楼下戏台传来的夹杂着一阵阵戏迷吆喝声
唱腔。那日在蓉城回来路上的激情之夜,再一次浮现在我脑海里,我的手虽然一
直没有动,却开始慢慢的用力,想要将女人的红唇推向自己。我目不转睛的看着
女人,也看着她同样因为紧张而不断丰满胸部。
「先生,现在还不行。」激情,在女人的红唇离我不过几寸的距离,再一次
破灭。女人还是摆脱不了自己的身份,从我本以为将女人牢牢掌握的手心溜了出
去。而这一次,我的心中,突然迸发出一种强烈的失落,而这种失落,竟然让我
难以抑制的对女人射出一种夹杂愤怒的目光。
林茵梦被我四目相对,立即也被我这从未在她面前表露出来的眼神吓了一跳,
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颤抖了一下。虽然这只是一瞬间的举动,但我的内心
却飞过了许多画面。从认识林茵梦一开始,女人吸引我的就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自
己的容貌,女人身上那种高雅,端庄而又恬静的气质,才是让我在最近午夜梦回
中浴火焚身的主要原因。
我渴望占有女人,去征服她内心的那一处平静得就像是湖面内心。然而,当
看着女人惊慌失措的样子,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当下,我只能收回自己的目
光,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看了女人一眼。
而此时,林茵梦已经站起了身来,似乎就要离开。
我没有阻拦女人,因为我跟她终究还会见面。但我此时内心却十分的忐忑,
我不知道当林茵梦走出这个房间之后,我跟她的关系,是不是就只剩下了合作。
然而很快,我就意识到,好像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因此走到我背后的女人,并
没有离开这个阁楼,而是在我身后停了下来。
「先生,你的心茵梦一直知道,茵梦对先生的心思,先生,也应该能感受得
到才对。」一双温柔的小手,却从椅背伸了过来,将我的双手拉向椅子后面说道:
「也许有一天,茵梦终究会向先生投降。就算现在茵梦还做不到,但是,希望先
生不要放弃茵梦。」说完,女人的手中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根绳子,将我的
双手在身后的椅子上反绑起来。
我当然不会对女人这样的行为做出反抗,只要是女人主动的身体接触,对我
来说都是一种享受。只是当女人用自己随身的方巾盖在我脸上的前一瞬间,我惊
讶的发现,女人脖子上的那一粒旗袍扣绊,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解开了。
白皙脖颈的美景,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然而,当双眼失去了光明后,我的
六识反而更加敏锐,甚至即使是在楼下唱戏的声音中,我也能听到此时女人加速
的呼吸声。当然,我也知道这一切不过只是开始,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才是如
同上次驿路风情之夜一般,女人给我送上的始料未及的煨肉。
女人纤细的双手,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前,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女人已经小心
翼翼的解开了我腰间的皮带,并且生涩的将我的亵裤从腰间拉开,让我已经肿胀
得发烫的下体,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这是我第二次在女人面前展示着自己的肉棒,然而,上一次在车里激情的时
候,虽然我一直刻意的将自己的下体对着林茵梦,女人的眼神却一直在回避着我
的挑逗。但这次,当女人主动将我的下体释放出来的时候,从女人的呼吸变化,
我就能想象得到她此时的样子。
突然袭来的突破禁忌的快感,让我的下体忍不住挑逗了几下。一只温柔的手,
握着我的下体套弄了起来,然而,终究让我失望的是,林茵梦此时手上,还带着
她那一双手套。虽然薄薄的蚕纱,并不妨碍我感受女人掌心的热度。但毕竟不是
肌肤直接的接触,此时我下体感受到的快感,并没有那么强烈。女人给我带来的
快感,更多还是内心的那种征服后的满足。
虽然,这样略带生涩的套弄带给我的刺激甚至还没有上一次女人从身后抚摸
我的上身来的强烈。然而,真正走进女人内心世界的那种感觉,却不是当时多少
有些被我胁迫的状态能比的。
我分开双脚,让女人可以用最方便的角度给我服务。虽然双目不可见物,但
我却能想象出此时女人杏目半闭的娇羞样子。在这密闭的空间中,周围的一切时
空,在这一刻都已经停止了。此时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正在努
力讨好着他的女人。
「先生,是不是这样不太舒服。」林茵梦的套弄,持续了很久,但我的下体
却一直兴奋。其实此时,我下体的酥麻快感已经十分强烈,甚至连喉头都不能说
出话来。但许久没有出现的持久状态,却显然让女人误会了我此时的感受。
「嗯…再有几日,亡夫的头七就要过了,而那一次拍卖会,茵梦也会参加。
在那几天里,先生请耐心等待…茵梦…茵梦一定让先生得偿所愿的。而即使在这
之前,茵梦也会尽力讨好先生,除了最后的入身,茵梦会尽量给先生做其他所有
的事情。」在女人说出这一番话时,握着我下体的手已经松开了。而就在我以为
女人的服务已经到此为止的时候,我脸上的方巾,却突然在女人的行动下滑落了
下去。
就在一阵炫目的同时,林茵梦的手,已经重新握上了我的肉棒。然而这一次,
女人手上的手套已经被取了下,整齐的放在了一边。终于,林茵梦直接用自己冒
着香汗的手心,开始在我的下体套弄了起来。
而更加让我血脉贲张的是,此时女人胸前解开的扣绊,已经不只是脖子处的
那一粒了。几乎整个前胸的旗袍都已经被解开,露出了被黑色胸衣紧紧包裹的身
体。
虽然,春光不过只是一抹,但女人双乳的风情却不是这件紧身的胸衣能够包
裹住的。一大片胸前丰满的雪腻,直接的展示在了我的面前。林茵梦此时,竟然
卑贱的跪在我面前,低着头面对着我火辣的目光。虽然不敢跟我四目相对,但女
人反而挺着胸部,让我可以更好的欣赏这难得的春光。
情欲,迅速在女人的诱惑中爆炸,比起那一次在林茵梦更衣时的偷窥,这样
的挑逗虽然含蓄,却更加的真实,真实得让我的下身,立即有了一股强烈的想要
射精的感觉。
我不断将自己的身体从椅子上往前滑落,虽然双手的捆绑让我并不能如愿地
捏住林茵梦的双峰,但我却一点一点的尝试着,将自己的下体尽可能的凑到女人
的脸前,伴随着女人逐渐开始熟练的节奏,放肆的扭动起自己的跨部。
「先生坐好,这样会累着,让茵梦来吧。」当意识到我的情欲已经陷入疯狂
时,林茵梦伸出了另外一只一直用来维持平衡的手,将我按在了椅子上,而就在
几乎相同的时间,女人已经伸手在自己胸衣开口处用力一拉。
我的双目一阵眩晕,一只肥大浑圆的乳房,就像是一只突破了牢笼禁锢的狡
兔一样终于从胸衣的束缚中跳出来了。我即使用尽了所有我理解的词汇,也很难
描述出当我看到如此完美的一只乳房,直勾勾的展示在我面前时心中的震撼。唯
一此时能表现出我内心悸动的,就是此时我下身,终于抑制不住情绪喷射而出的
那一股火热的阳精。
在射精的一瞬间,我可以的将自己的「射击目标」对准了女人的玉乳,而这
一次,林茵梦也理解了我内心的想法,竟然托着那只乳房凑到了我的面前,让我
可以肆无忌惮的将阳精射在上面。
虽然到最后,我也没有成功的用自己的下体去触碰女人的乳房,但当我看到
被我白浊腥臭的阳精玷污的乳房上面,那一粒若影若现的嫣红乳头。我知道,林
茵梦的那一道心理防线,已经被我撕碎了。与以往在泻身之后每每会有的那种空
虚的感觉相比,这一次当我走出高升剧院的时候,步履中竟然是难得的轻盈跟畅
快。
女人的芳踪已经不见,但体内的激情却并没有因此而散去。正当坐在汽车里
的我打算享受下难得的春风时,一辆警车停在了戏院的前面,而从车上走下来的,
竟然是一脸严肃的老蔡跟苏彤二人。
「头,幸好苏彤知道知道你在哪儿?」
「怎么了?」我的心中立即冒出一个不好的预感。
「上次你让我调查的那个蓉城的布料铺有眉目了…」老蔡说道:「而且,今
天晚上他们会有个大行动。」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