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巧壳-爱露蜜娜处女丧失】

此剧情发生在工业国偷袭主角失败,爱露蜜娜和帕蒂尔娜被俘后,爱露蜜娜
的处女不是黄毛拿下的让我很惊讶,特此补完
爱露蜜娜·艾克斯被八名士兵押送着走在森达库斯的街道上。她的双手被反
绑在背后,双脚也被脚镣限制着,手铐和脚镣都是经魔力强化过的。这样一套装
备让这个押解小队行进得很慢,但他们不得不这样做。普通的手铐会被爱露蜜娜
轻易撬开,她挣脱手铐的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倒了看守她的四个士兵,若
不是碰巧路过的莫库兰用魔法击晕了她,爱露蜜娜现在已经逃之夭夭了。
押解小队来到一幢装饰华丽的房屋跟前,爱露蜜娜这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
掌管森达库斯所有娼馆的老板娘莉莉艾达正在门前抽着长烟斗等待他们的到来。
押解小队的队长走近莉莉艾达,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莉莉艾达点点头,之后注
意力转向了押送来的敌军女将。
「哎呀,不错的孩子呢。」莉莉艾达轻柔地抚摸爱露蜜娜的金发,口中吐出
一团烟雾,熏香的气味钻进爱露蜜娜的鼻孔,但这香味却让她感到一阵恶心。
「头发真柔顺,皮肤也不错。」黑色长手套包裹的手指点上了爱露蜜娜俊俏的脸
蛋。「别碰我!」爱露蜜娜怒喝一声,莉莉艾达收回了手。「真是不听话的孩子,
不过会让你变温顺的。」她冲爱露蜜娜露出驯兽师般的微笑,之后带领一行人进
入了娼馆。
士兵们把爱露蜜娜安置在一个房间里,随后离开了。这是一间用金色和粉色
装饰的很华美的房间,仍然带着手铐和脚镣的爱露蜜娜打量四周,寻找出逃离的
办法。她明白自己被带到这来意味着什么,那个令人讨厌的变态金发一定是想对
自己的贞操下手。就在她努力思考之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爱露蜜娜吃了一
惊,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但更令她吃惊的是,进来的不是她一直讨厌的森达库
斯领主,而是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男人。他穿着森达库斯军队常见的单衣,
额头和脸颊上都有伤疤。
「你是谁?」吃惊之余,爱露蜜娜立刻警觉起来。
「我是弗莱·加林特,」男人开口了,「还记得我吗,爱露蜜娜·艾克斯?」
爱露蜜娜在记忆中搜寻面前这个人,但什么也想不起来,这也难怪,经历过
无数次战斗的她,怎么可能把每个对手都记住呢。
「你果然不记得了。」男人笑笑说,「还是我让你想起来吧,我一直是威斯
海德大人的亲卫队员之一,那天晚上你来偷袭的时候,我正担任大人的警卫。正
当你要攻击大人背后的时候,不是有个人跳出来挡住了你吗。」
「啊!」爱露蜜娜想起了这个家伙,那天晚上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会能从背
后至威斯海德于死地,却被一个士兵挡在眼前。虽然她的双刀立刻划开了拦路者
的胸膛,但威斯已经转过来面对自己了。
「你就是那个碍事的家伙?我那两刀居然没杀死你。」爱露蜜娜说,她的刀
刃已经切到骨头,留下活口的可能性很小。
「的确,那种伤一般是治不好的,但多亏了迪纳斯提的魔法师,我的伤口很
快就恢复了。」说着弗莱脱掉了上衣,胸前交叉的两道伤疤暴露在爱露蜜娜眼前,
她羞得别过脸去。「不过这也多亏我能撑到救援到来,今天我就用这强壮的身体
好好满足你一番吧!」
「下流!无耻!」爱露蜜娜又气又羞,不敢直视弗莱裸露的上身,「谁要你
来满足!」
「哈哈哈,」弗莱爽快的大笑起来,「你该不会是想着威斯海德大人会来这
宠幸你吧,真是让你失望了啊!」
「什……」爱露蜜娜脸上的红晕更重了,「那个金发混蛋如果敢来,看我不
扭断他的脖子!」自己的想法竟然被这个男人猜中让她很气恼,更何况自己没抱
着那样的期待!
「有我在你该感到幸运才是。」弗莱猛地将爱露蜜娜推倒在床上,「告诉你
吧,威斯海德大人本来打算把你送给所有将士们乐一乐,不过我想,与其让不知
名的小兵夺走你的处女,还不如让我来更好。」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爱露蜜娜愤怒地大喊,「结果我还不是要被
你们这些肮脏下贱的人玷污!」这个无耻的金发竟然如此看不起自己,让她沦落
为供下等人发泄的工具!
「话可不能这么说,」弗莱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爱露蜜娜·艾克斯,你在
战场上美丽而英勇的身影深深吸引了我,不得不说,我的心中充满了对你的爱意。
所以我在听说了威斯海的大人的打算后,请他让我成为你的第一个男人。」
「你……」爱露蜜娜气得无话可说,这样也能算是爱?
「不过,如果你答应效忠威斯海的大人,加入森达库斯的话,不光我不会动
你一根手指,你还能恢复过去的地位和名誉。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原来又是一个来劝降自己的,爱露蜜娜怒火中烧:「什么名誉和地位?答应
你们就相当于毁了我毕生对抗梅尔奇亚的信念!回去告诉那个变态金发混蛋,就
算是死我也不会屈服,失去贞操这种区区小事算得了什么!」
「真是可惜啊,」弗莱叹了口气,「本来我还想堂堂正正的追求你,结果你
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接受我的爱啊。」
「首先就是这麻烦的衣服。」爱露蜜娜的铠甲早已被除去,只剩下伊·加索
尔的制服,弗莱有力的手轻易的撕碎了她的衣服,印花的内衣和雪白的肌肤露了
出来。
「下流!无耻!」爱露蜜娜奋力挣扎,无奈弗莱压在她身上,又被手铐和脚
镣绑着,只是弄得铁链哗哗作响罢了。
弗莱用手扶住爱露蜜娜的下巴,用嘴把她骂声不断的嘴堵住,激烈的吻着,
舌头也使劲往爱露蜜娜的嘴里钻。浓烈的男性气味熏得爱露蜜娜喘不过气来,她
紧闭的牙关稍微放松了些,弗莱的舌头就钻进了她的口腔,激烈地搅动着。过了
好一会,弗莱才把嘴拿开,爱露蜜娜终于得到机会,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战场之下的你也真是如此美丽啊。」弗莱把手移到了爱露蜜娜胸前,一把
扯断了胸罩带子,开始揉弄她挺拔的乳房。
「啊呀,不要碰我!」爱露蜜娜尖叫着,但完全不起作用,弗莱的一双大手
有节奏地揉搓着那对雪白的双乳。在三剑客中,爱露蜜娜的大小远不及露依奈,
只排在第二位,但这丝毫不能掩盖其柔软度和丰满程度。不如说这样的大小和形
状刚好衬托出爱露蜜娜的气质,如果把露依奈比作味道浓厚的荤食,爱露蜜娜就
是荤素调配的可口菜肴,令人感到舒适心安。
「好痛!快放手,不要捏了!」爱露蜜娜露出痛苦的神情,这和弗莱想象的
不同。他改变策略停止了揉弄,手转而伸向了爱露蜜娜的下体。他刚碰到爱露蜜
娜的内裤,她就立刻用力把腿夹紧。但弗莱的腿早已挡在爱露蜜娜两腿之间,让
她始终露出空隙。爱露蜜娜又想要挣脱开,但弗莱的另一条腿牢牢缠住她的腿,
她的两只脚也被脚镣绑着,处在一个进退不得的状态。弗莱的手指开始隔着内裤
抚摸爱露蜜娜略微湿润的下体。私处传来的刺激使爱露蜜娜的身体颤抖起来,喉
咙里也开始发出呻吟声。
「呜……啊……呜嗯……把手拿开……啊……」
弗莱把手伸进爱露蜜娜的内裤里,直接抚摸她几乎无毛的阴部,同时舌头也
开始在爱露蜜娜的胸部、腹部和肚脐之间游走。「呜……快……快给我住手……」
爱露蜜娜羞耻的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
弗莱爱抚了爱露蜜娜半天,可她还是不像进入状态的样子。弗莱皱了皱眉,
看来前戏进展有点不顺,他暂时离开了爱露蜜娜。
得到释放的爱露蜜娜略微放松下来,自己一直在抗拒着快感,似乎起了效果。
可是下一秒她的脸颊就被弗莱的手捏住,逼迫她张开嘴,不等她反应,一个细长
的瓶子就抵到了她的喉咙,一股液体直接顺着食道流进了胃里。
「咳、咳……」爱露蜜娜呛了一下,嘴里感觉到丝丝的甜味。「你给我喝了
什么?」她大声质问弗莱。
「当然是让你变得坦率的东西。」弗莱一脸坏笑。
「卑鄙的混蛋!」爱露蜜娜想到了那液体的真面目,但为时已晚。她的身体
渐渐有了反应:呼吸粗重起来,双颊也越来越红,双腿违背自己的意愿相互摩擦、
扭动着。这是莉莉艾达秘藏的媚药,不但能让女性的身体变得十分敏感,还能夺
去其大部分力气,而且能够补充营养以便应对长时间的「战斗」。
「你还是老老实实接受我的爱意吧,我会让你爽上天的。」弗莱再一次吻向
了爱露蜜娜的唇,这次他的舌头轻易的深入了她的口中,爱露蜜娜的香舌无意识
中回应着弗莱。热吻当中,弗莱的手也不闲着,大胆抚摸起爱露蜜娜的下体,她
浑身使不上力,只能任凭弗莱处置。药液的作用立竿见影,爱露蜜娜的下面很快
就湿了一大片。弗莱把嘴移到爱露蜜娜的胸部,含住乳头使劲吸吮。「不要……
不要吸啊!」爱露蜜娜大声哀求,却抑制不住激烈的快感。弗莱玩弄着爱露蜜娜
身体的同时,手指伸进她的阴道快速抽插起来。「啊……呀……不行……不要碰
那里……啊啊啊!」爱露蜜娜控制不住自己,大声浪叫起来。不一会,一股股液
体从她的下身喷射出来,她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爱露蜜娜大叫着,身体大幅度后仰,她很快就瘫在床上
失去了力气。
「正戏开场喽!」弗莱将爱露蜜娜碍事的衣服全部除去,不容易脱的地方就
被他直接撕开,纯白的内裤也被他一把撕碎,最后只剩下了一双过膝长袜。被高
潮冲击的晕乎乎的爱露蜜娜没有发现自己的脚镣是何时被解开的,等她回过神来,
弗莱已经分开了她的双腿坐在其中间,那根又黑又硬的巨棍正贴在她腹部,她能
够感觉到那东西的热度。
「怎么会……这么大……」爱露蜜娜不禁瞪大了眼睛。弗莱淫笑着,将巨物
移向爱露蜜娜春潮泛滥的洞口。「不要!进不来的,我会被撑坏的!」弗莱不理
会爱露蜜娜的哀求,慢慢硕大的将龟头送进她体内。「啊——!」爱露蜜娜的下
身传来灼烧般的疼痛,身体像要被撕裂一般。弗莱慢慢深入她的体内,冷不防突
然捅破了她的处女膜,直插到深处。「啊啊啊——!」失去贞操的爱露蜜娜痛苦
地大叫,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弗莱身体前倾,口含住她的乳头吸吮起来,双手
也开始抚摸她的全身,尤其是长袜与大腿皮肤的交界处。由于有药的作用,爱露
蜜娜的疼痛很快转变成了快感,身体随着弗莱的爱抚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娇喘
声。
「呜……唔嗯……嗯哼……」
弗莱见状便集中精神开始了活塞运动,他抽插的很有节奏,爱露蜜娜在他的
进攻下不断发出甜美的呻吟声。「怎么样,我说过会让你满足吧。」弗莱向爱露
蜜娜炫耀道。「啊……怎、怎么可能会……啊嗯……满足什么的……嗯……别胡
说了!」爱露蜜娜还在嘴硬,但口中漏出的娇喘声已经出卖了她。「看来还是不
够啊。」弗莱加大了力度,龟头一下一下撞到爱露蜜娜最深处。「不要、不要啊!」
一阵阵的快感传遍了爱露蜜娜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大声叫床,「呜啊……啊啊…
…嗯啊……不……啊……不要再动了……嗯啊啊……快拔出去啊!」爱露蜜娜的
哀求不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激起了弗莱的欲望,他抽插的更卖力了。
「叫的很舒服啊,我的技术不错吧。」
「啊……嗯……那、那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弗莱抓住爱露蜜娜的腰使劲顶着,同时不断加快速度。在他的猛攻下,爱露
蜜娜的理智逐渐被快感淹没,开始喊出她平时羞于说出口的话,「这是什么……
啊嗯……好……舒服……脑袋一片空白……呜啊……太、太棒了……啊啊……有
什么……要来了!」
「我也差不多了……」弗莱集中精神开始做最后的冲刺,他双手各抱住爱露
蜜娜的腿,巨棒在她的肉穴里飞快的进出,「你就好好接受我浓浓的爱意吧!」
弗莱的话让爱露蜜娜稍微清醒了些,「不要!」她惊恐地叫道,「不要射在
里面!求求你不要啊!」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停下啊!」弗莱狠狠地将黑又硬的巨棍捅入爱露蜜娜最
深处,直到整根没入,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热流的刺激下,爱露蜜娜也达到了高潮。
被弗莱放开的爱露蜜娜瘫倒在床上,「卑鄙下贱的东西……」余韵感还没过,
她就从嘴里挤出骂声,「这下你满意了吧!」
「哈哈哈!」弗莱大笑道,「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爱露蜜娜向弗莱的
下身看去,惊讶的发现那里依然坚挺。
「不、不是吧……!」
「这才刚刚开始呢!」弗莱抓住爱露蜜娜,把她翻转过来,抬高她光滑圆润
的屁股,从后面一口气插了进去。
「不要啊——!!!」爱露蜜娜想要抗拒,却只能发出香艳的喘息声。弗莱
抓住她的腰和屁股激烈地干着,很快又让爱露蜜娜高潮了,他也再次将浓精注入
爱露蜜娜体内。但这还不算完,弗莱不断变换着姿势,这次他抱住爱露蜜娜的一
条腿,从侧面干她(未完全被丝袜包裹的饱满的大腿真是让人欲罢不能);下一
次他让爱露蜜娜坐在他上位,抱住她的腰抽插,也让她享受自己运动的快感;之
后又抓住她的头,让肉棒在她失去力气的口中进出,射精在她嘴里;又让两人对
坐着,在他们同时高潮的时候接吻……不知过了多久,爱露蜜娜已经被弗莱中出
了八、九次,她也达到了无数次高潮,身下的床单早已被两人流出的体液浸得湿
透。弗莱终于离开了爱露蜜娜,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此时的爱露蜜娜像一滩烂
泥一样倒在床上,柔美的金发凌乱不堪,全身在不断抽搐着,瞳孔向上翻,嘴角
留下的涎水打湿了她美丽的脸庞。意识微弱的她仍然能听见弗莱说的话:「真是
一段愉快的时光哪,爱露蜜娜·艾克斯。接下来你还有很多人要应付呢,不过我
敢说这回你不会忘了我的,也许我们下次还能见面。」
弗莱拉开门走了出去,透过打开的门扉,爱露蜜娜似乎听见了外面走廊上男
人们喧闹的声音。不论她是否接受,自己的命运已成定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