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连结-『静水“流深”』】

『静水「流深」』
……
『红滴香冰融獭髓,彩黏腻雨上梨花。
凌波小袜晓痕轻,一钩浅印纤纤月。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
故将罗袜双钩玉,「静(径)」深流水一片春。
香奁八咏的诗拼凑而成;不愧是古人意境写得很美,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表示沉默……表示转场
主角(每个角色世界线独立的,与上一篇不是一个角色)终于不是哑巴了^^
摸鱼水平有待下降,再不然就不是摸鱼了。哼!在下的真实水平才没有这么
糟呢……只不过是没时间写罢了!(真烦人。jpg总有一天让你们的吉尔全部
爆掉)其实这个系列的作品故事构建还是很轻松的(废话,完全都是在啪啪爬)。
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写文都是慢热型的,如果有些时候车速不够快还请见谅。
还有除了《公爵情史》外,其他作品都不会做润色,还有写了一半的天国的
《舰R- 幸福的烦恼》也不会润色,估计明年过年的时候可能会发出来吧(苦笑),
总之加油加油加油!
一切还是以三次元的事情为主吧,为了未来能继续写下去,暂且牺牲当下是
必要的。]

——
∑∑
浴室的门被推开。轻盈的脚步,是赤脚踏在积水上的「哒哒」声。
「啊啦~ 这样的反应姐姐可是会伤心的哦?」
「太、太近了……静流姐」
「再这样叫我可要生气啦」
「姐……姐姐……」
「生气了哦」
「静流……」
「在呢,亲~ 爱~ 的~ 」
「好羞耻的啦」
「明明已经度过了一起睡了一晚,没想到佑还是那么腼腆呢~
……而且居然在新婚之夜放妻子鸽子,这样的丈夫真不称职~ !」
「对不起」
「明明是一家人了,太见外了哦~ 虽然新婚之夜没有做……但是只要佑想要
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哦」
柔软的事物贴在后背上。
「……」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啊啦~ 这里,立起来了哦」
「我、还没有准备好了啦」
「可是这里却很诚实哦」
不听话的家伙被轻轻弹弄了一下。
「嗯~ 别、别这样……」
「还是那么不情愿呢~ 作为佑的妻子可是会很伤心的?」
「今晚……」
「诶?今晚吗!?这可是佑说好了的哦,可不许骗人」
「知道了啦,我不想辜负静的期待」
「呜哇啊啊——佑,这么替姐姐着想,姐姐可是很感动呢……不过,你该不
会觉得姐姐是淫荡的女人吧?」
「不会,哪有的事,静在我心中可是最美的女人」
「佑,我真是爱死你啦~ ?像刚才那样再叫一遍我的名字可以吗?」
「嗯,静」
「呜呜呜~ 佑这么叫我,我好开心!!」
「不要在贴过来了啦」
「耳朵都红了哦,佑害羞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让姐姐帮你洗澡吧~ ?」
「不用啦……我、我先出去了」
「佑真是冷淡喔~ 」
……
「是为我准备的早餐吗?佑可真是贴心呢~ 好好吃~ ?」
「静流姐…静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
「不行——这可是作为妻子的义务,虽然佑做的比我好吃啦~ 」
「啊——佑不帮我分担一下,我可是吃不完的哦」
「嗯…嗯」
「不、不要都塞给我吃啦,静也要吃一点喔」
「吃多了会变胖的啦,别人说,新婚的夫妇很容易因为一时的松懈就变成那
样子……」
「而且佑君这么瘦,应该多吃一点才是……昨天参加婚礼一定累坏了吧」
「才不会呢……能跟静一起……很高兴,不觉得累」
「明明昨天很快就呼呼大睡了呢」
「呜、昨天是在我之后睡的吗」
「是的哦,佑君的睡颜,意外的可爱,让我忍不住想要吃掉呢~ ?」
「吃掉也太可怕了吧,昨晚你没对我做什么吧……」
「突然一脸担心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啦,佑君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不会强迫的
啦」
「呼~ 我还以为在梦中被夺走了童贞……」
「真是糟糕的丈夫,新婚之夜明明应该主动一点才对」
「那个时候,很紧张,还没有准备好啦」
「呜呜~ 佑是在害怕我吗……?」
「没、没有的事,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然后
……」
「真是的!佑早说嘛!姐姐会教你的啦,让我主动一些也不是不可以哦~ ?」
「啊啦~ 佑君又脸红了,是想到什么了吗??」
「没、没有啦」
「很可疑哦~ ?」
「唔呜——」
……
「是佑呢……突然这么从后面抱住我,姐姐可是会害羞的」
「……佑第一次这么主动呢」
「花,跟静一样美呢」
「多亏了佑的功劳,这些花才能这样美……」
「在农场生活,还习惯吗?」
「只要跟佑一起,在哪里我都会很高兴哦~ 」
「佑真是选了个很不错的地方,像这样生活在一起,就没有人能够打扰我们
了呢……」
「是啊,这里有羊群,有田地,有花有草,最重要的是,有静呢」
「等、等等——疼疼,静真是的,再开心也不要突然将我扑倒啦」
「听到佑的话,已经忍不住了,对不起喔佑~ 现在可以吗?……?」
「等、等一下,别这么扯我的裤子啦,会扯坏的……」
「啊啦~ 这里软软的好可爱?~ 」
「静……」
「在呢~ 佑也想做了吗~ ?」
「至、至少去木屋里啦」
「这么说佑是答应了吗!?好高兴……那、那就开始吧」
「完全没有在听我说话呢……静」
「没事啦,不会有人的,可是这里……呜~ 明明洗澡的时候还很精神呢」
「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啦」
「真没办法……这样总可以了吧~ ?」
一对雪兔从下拉的领口蹦跳而出,在空气中晃了几晃。
「快遮住啦,被人看到怎么办」
「都说啦没事的,嘿嘿,这里……已经变大了呢~ ?」
「不要乱摸啦,我会、嗯~ 忍不住的」
「我就是想看一下佑忍不住的样子,好可爱喔~ ?」
「呜呜——」
「已经这么硬了,这样……就可以了吧」
「嗯~ 静,好舒服……等等,可以了是……」
「接下来就要进到里面去了哦~ ?」
「嗯啊!好痛!那么大的东西……就这样……呜嗯~ 进到我身体了呢」
「静的身体,好烫……那里流血了……对、对不起」
「没……没事的啦~ 嗯啊!疼」
「要不、要不就不做了吧,我不想看到静那么痛苦……」
「才没有感到痛苦呢……能和佑结合在一起,姐姐现在很幸福?」
「可……可是」
「如果想让姐姐舒服起来的话,佑也要主动一点才行哦?嗯啊~ 」
「要怎么做呢……静」
手腕被温柔地带向眼前那片柔软的物事。
「是……这样吗……?」
「嗯,被佑这样摸着,姐姐好高兴?」
「啊,啊……呜啊~ ?啊……嗯~ ?啊……」
「……静,好些了吗?」
「嗯~ ?嗯、已经不那么痛了」
「……啊嗯~ ?……佑忍着也很难受吧,我、我会加油的!」
「静里面……好舒服~ 」
「佑、佑君,喜欢吗?」
「嗯啊~ 嗯,喜欢」
「啊嗯、呀啊啊?、嗯~ ……呜嗯~ ?」
「……突然、动起来了……真是的,让姐姐服侍你不好吗?」
「抱歉……身体,控制不住了」
「嗯呜呜?……嗯嗯~ ?……这样激烈的话……唔嗯?~ 」
「静的里面好舒服~ 停不下来了——嗯啊~ 」
「呜咕?……嗯嗯、唔……咕呜、这样下去、这样下去的话!」
「静,静!」
「呜啊啊——佑!我要出来了,一起……嗯啊、一起!」
「嗯——我也要——射出来了」
「啊嗯、唔嗯~ ?要、要去了……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柔软的身子伏在身上,还散发着阵阵馥郁芳香。
「呼呼,对不起……静,射进里面了」
「没事……呼、呼……身为佑的妻子,为佑怀上孩子才是最幸福的」
「刚才做的太激烈了……还疼吗?静」
「呜呜~ 佑这是在关心我吗?好开心~ ?」
「很舒服呢!不过佑刚才可是一点都不留情~ 」
「抱歉了,静的里面,太舒服了」
「我就把这当成是对我的夸奖吧~ ?好啦,让我来帮你清理身体喔~ ?」
「清理身体是……唔呜——」
「下身可要好好清理干净呢」
「那里……很脏的啦……不要舔啦」
「嗯啾……咝、嗯嗯?……才不脏呢,佑这里,很好吃呢~ 」
「哈啊、嗯……咕啾?、啊呼、哈啊啊?……」
「呜呜——还有一股血腥味……啊唔?、咕啾、嗯……」
「快、快停下来了……这样下去……」
「啊啦~ 小家伙这么快就恢复精神了~ ?」
「嗯嗯……呼啊啊?、啊唔……咻?、嗯啾……」
「才刚刚射出来——又、唔嗯~ 」
「想再射出来的话也可以哦~ ?这次就射再姐姐嘴里吧~ ?」
「静,又要射了,忍不住了,啊啊啊——」
「呜呜——咕噜、咕噜、咕噜?……哈啊,哈啊,这么多……」
「嗯唔、啾啪?……」
「谢谢你,静,太……舒服得过头了……」
「不客气……很美味呢~ ?」
「才、才不美味呢……静,全都咽下去了……」
「嗯」
「不要把舌头射出来……我相信你啦,不要再炫耀了啦」
「那是……豆雁吗?飞走了呢——呜呜~ 刚才和佑做的好事都被看见了呢,
它是什么时候落在屋顶上的呢……」
「静也会害羞的吗……好可爱喔~ ?」
「呜呜~ 人家也是女孩子啦!佑真是的!」
……
「哈~ 佑,回来啦~ 」
「这是……给我买的吗……不要乱花钱啦!」
「……静,不喜欢吗?」
「不是不喜欢啦~ 佑也要勤俭持家才行,乱花钱是不可以哦~ 」
「对不起……静」
「原谅佑了啦~ 为我……带上项链吧」
「嗯」
「好看吗?」
「嗯」
「不要突然凑进来了啦!」
「静,太漂亮了……」
「真是的,做过一次之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呢,感觉……佑变得H了」
「静,不喜欢做那种事情吗?」
「佑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喔~ ?」
「但是,晚餐特意为佑君做了蛋糕呢」
「我想把静和蛋糕一起吃掉呢」
「真是贪心……作为妻子有这么一个孩子气的丈夫,还真是头疼呢」
「……但是,不讨厌哦~ 就满足佑君的要求吧~ ?」
「不要突然抱得这么紧啦,好啦好啦~ 」
「静想到方法了就快点开始吧」
「不要太猴急了啦……!」
她靠后坐在餐桌上,踢掉了穿在脚上的平底凉鞋,露出雪白的脚丫子,然后
将蛋糕上的奶油揭下来,涂在了自己的衣服上、大腿上,塌落下来的奶油自然也
拉断细丝,覆在同样白腻腻的脚背上。
「咿呀~ 不要舔脚啦~ ?哈哈哈、痒死啦~ ?」
「好甜呢,还有沐浴露的香味,是洗澡了吗?」
「呜呜~ 本来想要吃完蛋糕再……是佑太心急了!」
「不要舔了啦,那……那只脚上没有奶油啦」
「明明大部分都抹在胸口了……真是的……」
「滋溜滋溜~ 」
「咿呀~ 不要~ 痒死了~ ?」
「呜呜——佑君的舌头,好H~ ?」
「静的那里……湿了哦~ 」
「讨厌~ !因为太喜欢佑啦~ !唔嗯~ ?」
「呼呼~ 裤子都已经撑起来了,快脱下来
……姐姐教你一个更好玩的方法哦~ ?「
「是这样子吗……」
香喷喷的小脚搭在我昂扬的事物上,来回搓弄起来。
「静的脚心……好柔软,好温暖」
「嘻嘻,舒服吗?佑」
「嗯」
「那——我要加快速度了哦~ ?」
「等、等等静,突然这样、嗯啊~ 」
「呜呜~ 佑呻吟的样子也好可爱喔~ ?」
「不许再说我可爱啦……嗯~ 哪有这样子形容男人的」
「就算是佑的妻子,我也是佑的姐姐哦~ 这样说弟弟怎么啦?嘻嘻~ 」
「咿呀~ 把我的脚放开啦……让我自己来……」
「不行,我只想按自己的方式动」
「在脚上这么弄……呜呜~ 佑真是H」
「现在还敢说我可爱吗?」
「这样的佑也很可爱哦~ ?」
「咿呀——不要在这么激烈啦~ 脚心子都快被你磨破了……」
「对不起~ 对不起!放过我的脚吧,佑,那样被抓着很难受呜呜——」
「对不起,静,现在停下来我可做不到」
「今晚的佑莫名其妙地很有男人味呢,姐姐我……唔呜……嗯啊~ ?要、要
不行了?……」
「我要射出来了,静,嗯——」
「可以哦,姐姐会用脚全部接住的~ ?快、快给我~ !」
「啊啊啊——」
「嘤嗯~ 射、射出来了,好多……」
白浊的精液从脚心中一窜而出,落在纤细的小腿上、淡青色的家居服上、腻
白的胸口上,还有一缕挂在淡紫色的秀发上,摇摇欲坠。
「静的那里,湿透了哦」
「因为今晚的佑……今晚的佑……呜呜,又流出来了……」
「别、别——佑,不要舔那里!脏死了」
「才不脏呢,静的身体,不管是哪里,我都很喜欢」
「呜呜~ 漏得停不下来了……嗯啊~ ?不要啦~ ?」
「很香哦~ 静的那里,我很喜欢……」
「呜嗯~ 在这样舔的话、嘤嗯~ ?」
「不要~ 要漏出来了,佑,我要、我……呜啊啊啊啊啊?!!」
「舒服吗?静……现在的你好美」
「不、不要再说啦,今晚的佑绝对、绝对很奇怪!」
「唔——」
「对不起啦~ 这是反话……这样的佑让我更心动了,作为佑的妻子还真是幸
福呢?」
「静舒服的话,我也很开心哦~ 那里,很甜呢」
「那这次,就用佑的小弟弟,来吃掉我这里吧」
她往后挪了挪,纤细的玉手抱住修长的雪白大腿,用手分开腿根间那抹晶莹
晶莹剔透的嫩红,那可爱的小脚丫在溜入屋里的清凉晚风中轻轻摇曳着。
「静!」
「咿呀!太急了啦,佑~ !」
「因为,静的话……很色情呢」
「呜~ 居然这样说自己的妻子!」
「对、对不起」
「原谅佑啦~ !」
「嗯啊~ !佑…才刚刚去过一次,温柔一点啦~ ?」
「是,静流殿下」
「嘻嘻~ 佑也很会奉承人呢……嗯啊~ ?」
「才不是奉承呢,喜欢静才这么叫的」
「嗯啊?~ 咿呜?~ 我、嗯、嗯嗯?……、知道的啦!」
「奶油也要一起吃哦,唔——」
「奶油,和静一样好吃」
「呜——不行~ 肯定是我比较好吃啦~ 嗯唔~ 嗯、呜啊啊?」
「嗯,静的里面,好舒服~ 我、我快停不下来了」
「讨厌~ 佑、佑变得更大啦~ ?嗯呜呜、怎么会、这么~ 唔啊啊啊~ ?」
「静!静!我要……出来了」
「一起、佑、啊呜、嗯~ ?一起!」
「静——!!!」
「呼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佑……」
「呼呼~ 怎么啦?静」
「哈、哈……嘤嗯~ ?这么激烈的话,可是会……怀上孩子的……」
「静不想要孩子么」
「当然想要啦,所以才想知道……佑喜不喜欢小孩子」
「喜欢,静和静的孩子,都喜欢」
「讨厌,呼呼~ 我可是想要独占佑的爱呢」
「静,不论如何,我都会爱着你的」
「呜呜呜——爱你喔~ ?佑」
「等等、马上就变得那么精神了吗!?」
「托佑的福哦……佑的精液,一点都不能浪费呢」
「嗯——就混着奶油一起吃掉吧~ ?」
「等、等一下、静」
「嗯咕、咕嘟……嗯、嗯啊……咕噜……?」
嘴上还挂着一抹残留的黏液,红嫩嫩的嘴唇向上勾起,她流露出幸福而淫靡
的笑容。
「谢谢你,静」
「不是哦~ 」
「嗯?」
「是多谢款待才对」
「多、多谢款待!」
「不客气哦~ ?」
Tobecontinued……?
∑∑
深夜时分,结束得有点潦草了,非常抱歉!!!
但是经过将近10天的摸鱼,终于摸出来啦,太太太太太太累了……呼呼呼
——
暂时停笔啦,《公爵情史》那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总之我膜,我就疯
狂地摸。
下期预告:最后一个登场的角色是谁就不用我说了吧?摁?(战术后仰)
顺便一提,总之,记得点赞哦?!!!!既然不能用爱发电,那只能用H发电了。HH
HHHHH
时间戳:2020年7月11日23:59:09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