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列克星敦《碧水柔波》】 (04)  心动

第四章心动
「早上好,亲爱的。你的咖啡。」
舰娘的身体不可谓不惊人,列克星敦在夜战一晚的情况下仍然能在第二天早
起为家人准备早饭。舰娘能有这样的精力,只有用海神的恩赐方可解释。萨卡昨
晚围观了一晚爱人与别人的运动,精神状况自然也谈不上多好,这时爱人奉上一
杯提神的咖啡,刚好唤起尚在沉睡的躯体。
「早上好,谢谢……你怎么穿上这件了?」
兴许是咖啡的香气有提神的功效,萨卡回过神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家的舰娘
衣着有些不太一样。黑绸缎上描绘金丝,大胆开到大腿根的旗袍被列克星敦落落
大方地穿在身上,稍有海风吹开裙角就有走光的风险。但是今天的列克星敦看起
来并没有那么抵触出门穿上它。
「怎么?不好看吗?」
列克星敦反问道,目光从眼前的萨卡转到一旁红到耳根闷头吃饭的礼。不知
在问两个人中的哪一个,又或许两个都在问。
「好看是挺好看的,一直没看见你在外面穿过。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今天想穿出来,我要去演习了,下午见。」
「嗯,下午见。」
说着,列克星敦洋溢着自信而优雅的笑容压下门把手,门打开那一瞬间海风
从外吹开旗袍的裙摆,坐在沙发上的萨卡刚好能从这个低视角看到爱人那私藏的
秘密。他不禁有些奇怪,今天的列克星敦究竟为什么变化这么大。
也许是礼让她变得开放了?还是自己的心意感动了列克星敦,让她放下心防
去放心大胆去勾引外人。不论是哪个原因,对萨卡来说都是极好的。
想到这里,萨卡兴奋地搓手,他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形式让列克星敦放下无
聊的礼教,沉迷于更开放的欢爱。
他扭头看去,礼一直在餐桌旁直勾勾地盯着列克星敦穿着无比色气的旗袍走
出大门,在察觉到萨卡的目光后,他立马低下头来,如一只埋入沙中的鸵鸟,两
耳不闻窗外事。
这孩子还没有到说谎的年纪,萨卡难得起了玩心。他明知故问,就是想看一
下这孩子到底会有什么可爱的反应。
「礼,你觉得今天的列克星敦姐姐漂亮吗?你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她穿这件旗
袍吧。」
「……」
听到这里,礼的头埋得更低了。他实在羞愧于他跟列克星敦趁萨卡不在时进
行的欢爱之事,这也是列克星敦昨晚与他做爱后对他的要求,让他隐瞒这些天发
生的事情。面对萨卡的问题,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支支吾吾地糊弄过去。
萨卡见礼不答话,有点无聊。他躺在沙发上,看着屋内的时钟一点一点地转
动到下午舰娘的演习结束。
在这个下午,镇守府的广场上迎来了无比的欢腾。恐怕这是人们印象中第一
次传出如此大规模的欢呼。
不是因为别的,列克星敦穿上的高叉旗袍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个时候引起围
观人群的震动不亚于镇守府被深海袭击。
列克星敦的性感旗袍在演习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被战火波及,衣服上有一部分
出现了些许破损,纤细白嫩的肌肤从碳化开裂的破洞中露出,人们甚至能若隐若
现地看见她胸部肉粉色的边缘,这份犹抱琵琶半遮面半遮面的美感让全镇守府的
色狼们都不禁兴奋地咽着口水。
与列克星敦站在一起的舰娘听到人们的欢呼和议论不由得脸色羞红地低下头。
声若蚊呐地发出自己的抗议。
「列克星敦姐姐,你的打扮是不是有点太……」
忽然间,从她的位置刚好能看到披散布条下的那一抹嫩粉,她的脸「嘭」的
一下变得通红。
【这何止是不检点,简直是有伤风化。】碍于彼此是同事的关系上,她没有
把后面那句话说出口。而敏锐的列克星敦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心思,无奈地笑了笑,
对同事说道:「让你们困扰真是抱歉,但我也有这样穿的理由。」
当天晚上,港口辖区风俗街的营业额达到了一个小高峰,憋了一下午的色狼
们在这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舰娘。也不知与一起他们寻欢作乐的风尘女子要是知
道自己是某位舰娘的替代品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同一个夜晚,不同的地点。在萨卡家中,演习之后的列克星敦化身豺狼虎豹,
拼命地压榨着身下的少年。如之前几次一样,萨卡依然会到监控室内偷偷欣赏,
看到这一次异常主动列克星敦不禁有些错愕,不知是什么改变了她。
「啊,啊啊……列克星敦姐姐…………啊,唔,今天怎么这么……用力……
……」
「下午演习结束后,被那么多人看,不自觉的,就兴奋了……我们继续吧…
…」
「可是,可是我……」
「没事的,我会点到为止的。」
肉体的碰撞声越来越大,频率越发的激烈,列克星敦对身下少年的索求更加
强烈了。
身为舰娘有强大的肉体,但是同时身体对这方面的渴望也异常强大,一般人
很难驾驭住身为舰娘的爱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萨卡的身体素质能让舰娘折服
也是能从侧面说明他身体的强壮。
身下少年被不断榨取,现在已经一滴都没有再剩下,再这样下去,只是列克
星敦自己一个人的狂欢。她停滞了扭动的身体,身下被弄的生疼的少年。愧疚感
让她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一边安抚着少年,一边又在哀愁他没有真正满足自己。
【我们已经连着这样做了好几次了……】她明明不想这样,但是不知不觉间,
列克星敦逐渐被这样的生活吸引。这并非淫荡,而是一种呼唤,唤醒她隐藏的一
面。
在哄睡了一旁的少年后,她看向屋内隐藏摄像头的方向,透过电子器件,萨
卡看到了列克星敦渴求的双眼。少年根本就没有让她高潮,能满足现在的她只有
萨卡。她舔了一下嘴唇,那欲求不满的神态直接让萨卡下体一硬。
萨卡也发现如今的列克星敦与以前相比温柔贤惠那一面更少了,在她的身上
多了几分独属于美国舰娘的热情火辣。
他推开门,走到主卧门前。
有的事情,还是需要自己主导……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萨卡家,夜晚变得格外刺激。
有了列克星敦的允许,少年每个夜晚都在与列克星敦的寻欢作乐中度过,少
年的技术也在列克星敦的教导下进步得突飞猛进。
或许是考虑到丈夫有淫妻癖,列克星敦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她与少年做爱
的时候不再戴上眼罩假装无意出轨。她主动接受丈夫为她安排的出轨好戏,这不
仅仅体现在迎合,她变得主动起来,变得更加有心思。每次做爱之前,她都会为
礼的晚饭加上一些壮阳的食物。看着礼吃饭的样子,列克星敦纵使本身不是那般
放荡的女人,但是想到吃完这些食物后,夜里做爱时少年的阳具会更雄伟,她没
来由地产生了一些期待。
就这样,日子过去了七八天,变化总是来得那么出乎意料。
「什么?你父母要来接你回去?」
在一天早上,少年郑重地告知萨卡夫妇,他要走了。
「嗯,是的,很,很高兴萨卡哥哥和列克星敦姐姐能在这几日照顾我。我也
是刚刚收到的消息。」
「这就走了,我还想让你在这里多住上几天……嘶——」
看着沙发对面的少年,萨卡有些遗憾他住在这里的日子有些短暂,以及思考
接下来该怎么让自己家的舰娘能再次出轨,以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毕竟这样的
机会可是很难再有了。谁知他刚刚想靠在沙发背上,列克星敦在茶几的掩护下,
手掐住萨卡的大腿,让他一下疼的吸了口气。
「也是呢,亲爱的,礼也才刚刚适应这里的生活,不是吗?」
看到列克星敦皮笑肉不笑的深邃表情,萨卡不知道这时是否该符合。想来想
去,或许这个时候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啊,时候不早了,我该去上班了。」
萨卡不着痕迹的拉开了列克星敦对自己施暴的手,站起来整理了衣服上的褶
皱。匆匆忙忙地跑到门口换鞋准备出门。
看到丈夫落荒而逃的样子,列克星敦确实被逗笑了,她转过头来,看着心事
颇重的礼,轻声说道:「礼,事情我们知道了。你先收拾一下,别有重要的东西
落在我们这里。过几天就是庙会了,这也是这附近人们难得的节日,到时候去完
庙会再走吧。」
「好的,列克星敦姐姐。」
列克星敦点点头,看到玄关处准备出发的萨卡,列克星敦急忙站起身快走到
萨卡身旁。
「等一下,亲爱的,我送送你。」
列克星敦这时主动贴过来从后面搂住萨卡的腰,轻轻在他的耳边呼着热气,
手上的动作也不老实,可是隔着裤子摩擦起萨卡的股间,感受着萨卡的下体逐渐
硬起来。列克星敦也在暗自苦恼,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般荡妇模样。
「今天怎么了?」
萨卡有些疑惑,列克星敦从没有这样送过自己,更别说给自己这么好的福利
待遇了。
「嘘,小点声。」列克星敦在萨卡耳边轻声说着,她在萨卡身后,看不清表
情,「今天晚上我要和礼做最后一次……」
「真的!?」
萨卡一听这话,兴奋确确实实地写在了他的脸上。列克星敦虽然没有看他的
脸,但她肯定猜到这个时候他脸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高兴表情。一股哀怨的无名
火在这个女人心底里突然爆燃。
萨卡刚想转过身去感谢自己老婆能理解自己的时候,列克星敦却直接把他推
出了门外。
他回头看去,发现列克星敦背着他把大门缓缓关上。
「如果想看的话,就快点回来。」
她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随后「咔嚓——」一声。
大门紧闭。留给萨卡的是一扇光秃秃的大门。
屋内,列克星敦有些无奈的捏着眉头,她再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自刚才那股无名火,现在莫名其妙的挫败感再次涌上了她的心头,她神色黯然,
表情阴晴不定。
「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她感觉自己正在变成一个私生活糜烂的风流
荡妇。
列克星敦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这两天自己演习,家务都没有做,最重
要的是得要赶紧把明天的备用床单洗出来。
事情总会有超出控制的时候,就好像现在的萨卡。他这一天的工作都格外地
繁忙。他从早上开始到晚上下班就都没有闲下来过,好在身边的同事一起陪他弄
工作。同事们也都发现今天的萨卡工作格外拼命,但是今天的工作量太大了,正
常情况下实在是干不完。
当众人手上的工作全部完成时,已然是晚上九点多了。
「萨卡,今天辛苦了,要不是你在这,我们今天非得熬夜加班不可。怎样?
晚上一起喝一杯?」
「不用了,今天家里刚好有点事情。我还要急着赶回去。」
「哦,难怪你今天这么拼呢,好的,明天见。」
「嗯,明天见。」
结束了超额完成的工作,萨卡婉拒了同事的邀请,一路飞奔到家内,不顾一
身大汗打开房门。一进屋就听见屋内有男女呻吟声,他今天紧赶慢赶,可惜还是
来晚了一步。
他放轻脚步,一步一步悄声走到了主卧门前,门没有关紧,仿佛是特地为他
留了一道可以偷窥的缝隙。这缝隙不大不小,刚刚好足够一只眼睛的宽度,很难
不让人怀疑这是有意为之。
萨卡也顾不得那么多,他顺着门缝看向屋内,此时自己的爱人——列克星敦
趴在床上,紧致性感的桃臀正对着屋门,而少年则在她的身后,握着她纤细的腰
肢,将年富力强的肉棒送入列克星敦体内。
仅仅是进入那一瞬间,阴道挤进来的龟头给予了最高规格的欢迎,最敏感的
部位相互结合,让少年一进来就感受到了无比的快感。
「姐姐,我进来了…………啊,嗯……好舒服…………」
「呀啊……啊……啊……这种事……不用说的……啊……」
沉迷于交合的两人没有发现借着门缝偷窥的萨卡,仍然在做着令他们快乐的
事。列克星敦的声音越发的暧昧,随着少年抽插的方向而不断调整着位置。确保
少年进来的每一次都让他落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
今天少年的兴致格外高涨,或许是知道自己即将离开,所以更加珍惜每一次
和列克星敦姐姐做爱的机会。
「姐姐,啊,啊,我喜欢……啊,啊……我好喜欢姐姐……」
他舒服的口齿不清,一味地重复着同样的语句。
「嗯,嗯,我也,喜欢礼……所以,今晚,要不留遗憾,嗯啊,唔嗯……」
床上的列克星敦呻吟着说出这话,体态也越发娇柔,从下身那里传来的充实
感令她感到莫名的舒心。虽然力度和经验不如萨卡,但是在她这段时间的磨合与
教导后,少年在床上表现得越发的熟练了,可以说能够独当一面了。
面对少年床技的进步,列克星敦的内心有竟然一丝淡淡的欣慰,但这欣慰很
快又被负罪感冲走,与之相伴的是更大的矛盾感。
不知不觉间两人开始的动作开始白热化,速度不断加快,少年抽插的力度不
断加大。
在观赏两人交合的过程中,萨卡也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现在的列克星
敦叫床的声音虽然不如和自己在一起时那般淫弥,但现在的她在跟礼做爱的时候
却也丝毫没有敷衍,她确确实实为爱而发出呻吟,下体被少年的阳具贯穿而流出
蜜液正濡湿床单,增加明天家务的工作量。
也不知道是列克星敦教得好,还是少年还是天赋异禀,在这方面有超过同龄
人的能力,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在与列克星敦做爱的过程中,少年不仅没有落得
下风,反而一直在列克星敦面前表现自己,想要让她看到自己男子汉的一面。
【或许这也是那位提督想到利用这个孩子让全镇守府的舰娘都出轨的原因吧。
】看着自己老婆与别人相爱甚欢,萨卡隐藏的变态爱好让他的下体又来了精神,
一天超额工作后带来的疲惫仿佛已然全都不见了,有如此旖旎的画面得以欣赏,
萨卡忍不出解开腰带脱下裤子,想要趁着这大好风光释放一下。
兴许是萨卡动作的声音太大,也兴许是屋内的列克星敦对声音十分敏感,又
或许是夫妻间的心灵感应,正当萨卡解下腰带抬起头时,屋内的列克星敦也抬起
头顺着屋内镜子的倒影与萨卡视线相对。
这一瞬间,萨卡的呼吸都停止了,列克星敦的呻吟也断了。两人通过镜子互
相看着对方,这一瞬间相对无言。
正当萨卡不知接下来的该如何圆场时,列克星敦下一刻又重新回到了与少年
的运动过程中来。列克星敦的呻吟更加淫乱,下面夹得也更紧了,让身后的少年
也在突如其来的紧致中舒服的升天「列克星敦,姐姐,好紧,啊,好紧。」
「好宝贝,夹,夹得紧才能更爱你,快,快,满足我。」
列克星敦声音听起来有几分颤抖,似乎是兴奋又似乎是害怕,传统的道德与
肉体的欢愉让她左右为难,她现在明确知道,自己在丈夫旁观的情况下出轨。声
线的颤抖并不意味着她本人的退让,令她本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兴奋了,
在被人看到出轨的情况下更兴奋了。不知不觉,她扭动着色气无比的翘臀,紧紧
吸住少年的肉棒与他一同来到了高潮。
「姐姐,好爽,啊,啊,要,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
两人如共鸣般的呻吟一同将这场做爱的歌剧演到了高潮,列克星敦低下原本
高昂的螓首,低下头来喘着粗气,另一边少年则在第一轮战斗中交出了自己今晚
的第一份存量。他再射精后疲惫地倒在床上,但他那个肉棒还直挺挺地立着,威
风十足。
他本想抬起头看向列克星敦,但是列克星敦担心他看到门外的眼睛,所幸直
接吻了上去,一番充满热情的亲吻后,少年发现自己最爱的大姐姐此刻正骑在他
的身上。她手正轻轻撸动着身后那刚才令她险些失了分寸的肉棒,眼里尽是渴望。
「那里还是挺雄壮的嘛,但是姐姐还没有满足哦,礼还愿不愿意再和姐姐接
着做?」
「我,我愿意,我一定会满足姐姐的。」
「乖孩子,那接下来就交给姐姐吧。」
说罢,她握住少年的手,两人十指紧扣,随着她提起腰,从上落下,将属于
少年的那一部分,塞入自己的身体当中。
少年虽然能力很好,但是现在的他正常情况下还不足以满足舰娘体质下的欲
望。与往日只做壮阳食物不同的是,今天的列克星敦在做菜时稍微用了加了一些
别的东西。她出门买菜的时候,「一不下心」跑到了「奇怪的商店」买了一点补
品,晚饭时加到了少年的果汁里。
在临别之际,她想为少年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
「啊,啊,啊……」
列克星敦骑在少年身上,她变得更加兴奋,尽情地挥洒着作为女人的那一面,
身下的少年在这样被动的引导下紧跟着列克星敦的节奏,龟头与宫口的每一次接
触都会让少年被这快感冲击的的短暂失神。
「姐姐,姐姐,我,嗯唔,啊,我又要……啊!」
「唔嗯,乖孩子,射吧,把你的都给姐姐,嗯啊!」
在蜜穴中,两人的爱液相互融合随着重力顺流而下。渐渐的,列克星敦不再
简单满足于下身的进出,她开始向少年不断地索求,牵着他的手,引导他爱抚自
己的乳房,列克星敦成熟而美丽的胸部让少年流连忘返,一下子迷失其中,他起
身靠墙,揉搓着她的美乳,伸出舌头舔弄她的乳头。
胸前的酥痒让列克星敦不自觉地放大了自己的呻吟声,她先是让肉棒达到自
己的最深处,在上面与下面都来了一次最结实,最绵长的亲吻。被同时进攻的少
年一下子失了神智,欲望控制了他的身体,舔弄着列克星敦娇美的身体,让今天
晚上过得更加漫长。
透过镜子的反射,萨卡将列克星敦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痴迷于做爱的她,
脸色逐渐被媚意所沾染,她疯狂地扭动身体,想要为身下的少年带来她最美好的
一面,同时作为交换,身下的稍微好年也要交出今晚自己所有的存量。
她搂住少年,将他的脑袋埋入自己的乳沟,任凭他品尝自己的味道,同时她
看向镜中窥视在不停自慰的萨卡,内心复杂的情绪又再度展开。她不知道这样做
是否是对的,她爱的人喜欢这样,但是她不喜欢这样,绝对不喜欢……吗?
不知道从为何,列克星敦发现自己与少年一起的磨合之后自己的身体开始不
自觉地向他展开。
她知道这不对,但是她的丈夫满心欢喜,少年同意与她发生肉体的接触,那
自己,甚至还有几分喜欢这样的感觉。
她享受,她迷茫,她不知究竟是否要一味地再这样错下去。
「啊!」
一股浓精射入到她的身体当中,少年体内药效尚存,这一阵中出后,列克星
敦被这如滚烫的白浊打断了思考,欲望让她再度沉迷于身下少年的肉棒中无法自
拔。
「姐姐,我……唔嗯…………」
话语被嘴唇略显粗暴地堵住,舌头纠缠起来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身下的
少年因缺氧而面临通红,下体也因为连续社畜而显得有几分萎靡。
「硬度很好,礼你真的很棒。」
绵长的湿吻结束活,仍然骑在少年身上的列克星敦抱着少年,她低下头,没
有让他看到自己那复杂的神色。
「姐姐,我,我喜欢姐姐,从见面开始就很喜欢。」
「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礼。」列克星敦声音很是温柔,在他耳边轻身说着情话,
夹在蜜穴中的肉棒又一次恢复了硬度,「可是姐姐现在还没有满足,礼今天愿意
帮姐姐吗?」
「礼愿意的。」
「嗯,乖孩子要说话算话哦。」
列克星敦笑了,她轻轻把少年推倒,深吸一口气,开始继续自己的动作,同
时上身舒展自己的身体,展现自己妙曼的身材。
「好紧……嗯,啊,姐姐,你太激烈了……」
「不激烈满足不了姐姐哦,姐姐今天可是要把你榨干了。」
「我爱姐姐,我愿意被榨干!嗯啊啊啊啊!」
「嗯,好,嗯,嗯!」
列克星敦上下拉动的幅度不断加大,同时身体每次都夹住肉棒夹得很紧。脑
中挥之不去的,则是萨卡的影子,过去自己骑在萨卡身上的画面被一遍遍回忆起。
【都是你,都是你,我现在变成这样,看我被别的人上就这么爽吗!我现在
被弄得这么有感觉……为什么你就在外面看着,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不知是在
埋怨还是在推脱,现在的列克星敦对少年近乎于执着的压榨让少年有些吃痛出声,
但是沉溺于自己精神世界的列克星敦并没有估计身下的少年的痛呼,反而更加用
力地绞弄着肉棒,她现在有些失神,一句句话,一道道思绪制成一张大网,将她
卡住,难以呼吸。
【我爱的人放任我这样淫荡,我错了吗?不,我没有!我想要被填满,被填
满。】「我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受了身上可人最强烈的进攻,少年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攻击,具有魔力的
桃臀配合紧致的腟肉,毫不留情地将他精液榨了出来。热流击打在阴道壁上,让
身上的列克星敦在这矛盾的苦恼中惊呼出声。
「啊啊啊啊啊,不够,再来,还没有满足!」
如今,列克星敦如着了魔一般疯狂的发泄,疯狂的压榨,身下的少年已然经
历过三轮射精,纵使是有药物加持也坚持不了多久。
【好热,好热,但是和他比还差了一点,这还不够,还不够。】列克星敦没
有感受到身下少年的苦楚,她仍然在不断索取,纵使弄疼少年,她也仍然没有放
过他的打算。
下身绞得越发紧凑,少年的肉棒因为流血补偿而再度充血,在一番高强度的
榨取下,少年交出了自己仅剩的库存。
「啊啊啊啊,姐姐,我不行了啊啊啊啊!」
伴随着少年有些稀薄的精液,是他的哭声,他的一番哭喊,把刚才有些魔怔
的列克星敦拉回了现实。少年的又一次射精被列克星敦尽数吸纳,纵使如此,她
的身体虽然兴奋,但仍未有到达顶点的高潮。
和眼前的少年做爱,列克星敦的心中有所缺失,没有高潮,她的心思仍有一
些遗憾。与萨卡的身体素质相比,如今的少年仍然有一定差距。
【但他毕竟年龄还小,列克星敦,你不能这样。】列克星敦想到这里,心里
有一些过意不去,因为自己的渴求而伤害到了他人,刚才的自己不正与萨卡所做
的一样吗?内心深知不能因自己的欲望去伤害别人,列克星敦分开双腿,将少年
有些瘫软的肉棒放了出来。
「对不起,弄痛你了。」列克星敦轻轻抚去少年的泪水温柔地说道,「刚才
姐姐没注意,是姐姐的错,原谅姐姐好吗?作为赔礼,今天晚上可以和姐姐一起
睡哦。」
「姐姐,我……我是不是没有让姐姐高潮?」
望着少年疲倦的脸,列克星敦实在不好说出真相,她忍住自己失望的表情不
让发作,她抚摸着少年略显单薄的胸膛。
「没有的事,姐姐已经很舒服了……啊!」
突然,列克星敦被少年压在床上,列克星敦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不由
得惊呼出声。
「姐姐,我知道的,我之前答应过姐姐要让姐姐舒服的,所以……请相信我!」
「明明不用勉强的。」
不由得列克星敦再说什么,少年用手撸动自己的瘫软的肉棒让他重新回起之
前硬度,不顾列克星敦的阻拦,将自己打起精神的肉棒重新插回到了列克星敦的
蜜穴内。
「不用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管接下来列克星敦想要说什么,她的话都转化成了一连串的呻吟,看着面
前那疲倦而带着坚毅神情的少年,在列克星敦眼中,萨卡与礼两个人的身影逐渐
重合。她的内心,瞬间悸动一下。不知怎的,她深处双手,抱住少年的后脑勺。
娇嫩欲滴的红唇主动吻上了少年,这一饱含深情的亲吻结束活,在少年腰肢两侧
的双腿微微颤抖地缠在男孩的背部。
这一次,她完全交出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这个少年。
「交给你了,礼。」
「嗯,叫给我吧。」
随后少年开始了最后的征程,美人在下,重新打起精神来的肉棒循回往复地
抽插刺激着列克星敦的敏感点。
列克星敦完全交出了主动权,任由这个男孩在自己身体上尽情驰骋。
「唔,啊,唔,啊……」
少年速度均匀,每一次抽插都用尽了心思和力气,而放下心防的列克星敦则
闭上眼睛,开始纯粹的享受这一次性爱。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虽然这样想着,但她依然选择放纵少年。
渐渐的,少年开始加速,抽插频率变得频繁起来,列克星敦呻吟声也越发的
诱人。随着力度逐渐加大,列克星敦的心防在逐渐被突破,她隐约有一种预感,
一种期待。
「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体被操弄的列克星敦出来发出淫乱呻吟之外无法再说出任何语句,另一边
少年也感觉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但是身体仍然在为了身下的女人而不断地运动。
「啊,啊,我要,出来了,啊!」
随着少年的一声呻吟,他强打起精神将最后那一点精液都射了出来,带着少
年体温的炽热精液打在了列克星敦的子宫口。列克星敦似乎也同时感应到了少年
的热情,终于达到了顶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蜜穴被少年的精液灌满,列克星敦颤抖着达到了高潮,她搂住脚步虚浮的少
年,将喘着粗气的他搂入怀中。
「嗯哈,嗯哈,唔,表现得不错,对你来说真的很棒了。」
列克星敦也承认,这次少年的表现确实超出了预想。
两人就这样相拥休息了一会儿,十分钟后,依然疲倦不堪的少年爬到了列克
星敦的身上。他的目光中满怀期盼。
「列克星敦姐姐。」
「怎么了?」
「如果可以话,我想要姐姐和我一起去镇守府举办的庙会。这样我走的时候
……就不会再留任何遗憾了。」
「啊?」
列克星敦睁大了眼睛,她看向门口,却发现门口的萨卡早已离开,目光又转
回身旁的少年。看着他那满怀希冀的目光,列克星敦的心有些乱了。本想开口拒
绝的她却又有几分犹豫,思索片刻,她最后点点头。
「好吧,那我就陪你一起去吧。」
「太好了。」
「嗯,安心睡吧。」
得到满意答复的少年就此睡去,列克星敦坐起身来,为少年遮盖上被子。做
完这些之后,她把目光方向了空无一人的门口。
恐怕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
萨卡从卧室门口离开后直接来到了监控室内,通过回放功能看到这次做爱的
全过程。同时他也通过回放看到了今天列克星敦的全部举动。
在这一天里,列克星敦一直在利用自己的身体若有若无地勾引着少年,挑动
着少年的情欲。指导功课时,用她傲人的乳房磨蹭少年的手臂,若有若无地进行
一些暧昧的身体接触,吃饭时,主动为少年夹菜,一来一回间口水通过餐具间接
接触。晚上,晚饭之后,萨卡看着列克星敦一步步将画面中的男孩勾引到床上,
用她美貌与娇躯,一步步让男孩解下衣服,这一幕幕回放都被萨卡被萨卡看在眼
中。
看到这些的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乐于看到自己老婆主动勾引外人,对于
有淫妻癖爱好的人,老婆的主动出轨反而能让他更加兴奋了,他撸动着自己的肉
棒,一边开始独属于自己的性幻想。
「看得怎样?喜欢吗?」
不知何时,列克星敦走进来从后面靠住了萨卡,之前与少年做爱时的汗水还
未完全挥发,蜜穴内满溢的精液滴落在大腿上划出顺流而下的轨迹。列克星敦好
似完全不在意自己现在是以何种羞耻的状态面对自己的丈夫。
她一边问,一边伸出手来替他撸动肉棒。她撸动的速度很快,力度也很大,
这巨大的痛感与快感相互交织,很快让萨卡连话也说不出来。
「没想到你竟然把这个小储物间改造成了监控室,我说你这段时间都跑到哪
里去呢。要不是今天做家务,我还真的不一定能找到。」
列克星敦一边说着,一边掐住他的龟头,这一阵疼痛让萨卡倒吸一口冷气。
今天列克星敦来这里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屏幕里的画面变化,已经演到了她与少年这次在床上一同欢爱的片段,看着
自己与外人做爱露出如此淫荡享受的表情,列克星敦内心又不禁开始怀疑自己,
脸上更加多了几分黯然。不过转眼间,她又露出了笑容。
本来她想要说少年要和她一起去庙会的事情,不过想来以自己爱人的变态爱
好,肯定会推着自己去与礼一同约会吧。
既然他也不会拒绝,那就明天再说吧。今天晚上她需要的还不仅仅是刚才那
一点。
「去浴室,我还想要。礼没有满足我的就交给你来做好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