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3-芽衣的后“崩坏”书】

| M.shao #pixiv illust/80036641

——
一转眼八年时间过去了,在大崩坏的危机结束后,99% 的崩坏都被封印在
了月球之中,从那一刻开始「崩坏」这一伴随着文明而生的灾难,终于划上了句
号。但这个世界上仍存在着极少量的未被封印的崩坏,还在这世间继续游荡,在
暗中威胁着人类。
为应对残存的崩坏,在天命新任主教德丽莎的指示下,天命组织改组昔日的
女武神部队为「天命特别行动队」,到世界各地清除那些隐藏着的崩坏。
而我,亚当,就是由天命四大S级女武神之一的「雷电芽衣」直接领导的下
属第三小队中的一员,也是圣芙蕾雅学院第一位男性学员。
不过也正是因为我是圣芙蕾雅学院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男性学员的关系,我与
这位美丽动人的S级女武神之间有着一层不为人知的极为特殊的关系。
东欧国际机场某酒店
清脆的「啪啪」声,伴着一声声酥麻入股的呻吟,与急促的呼吸声,一同在
这间不大的房间内回荡着。
难以想象,芽衣这位美貌与强大并存的女武神,现在正赤裸着身子,与一位
一位少年交合着。倘若让旁人看到这一幕,大部分人都很难把眼前的荡妇,与那
位每一次降临,都带给人平静与安全感的天命S级女武神联系在一起。
「啊啊啊~~不行了,我快受不了了~~」芽衣此刻正伸着舌头趴在床上,
以后入的姿势与我做着活塞运动。
「芽衣队长,您这次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我没有理会芽衣的求饶声,而
是更加卖力着撞击着她的花心。而我的每一次撞击,都会引得她花枝乱颤,从最
深处中喷出一股股的热流。
「不行了~~~啊啊啊~~要去了~~~」
在我接连不断的攻势下,芽衣的秘密花园又一次失守了。她猛地反弓起身子,
膣腔内壁不规律的收缩,一边又一遍的不断挤压着我的肉棒,就连那柔嫩的子宫
口都跟吸盘似的,死死的咬住了探入她体内的最前端。现在芽衣的蜜穴就变得跟
一个榨精机器一样,那近乎疯狂的吮吸,仿佛要把我彻底榨干一样,这种简直让
人爽的脊髓苏痒简直要把人的灵魂抽掉的感觉,估计也只有在像芽衣队长这种超
级女武神身上才能体验到了吧。只是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屈服在芽衣队长的名器之
下反倒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将还沉寂在高潮之余的芽衣,送上一轮又一轮的小
高潮。
「呜~~别,别这么激烈~~~~啊啊啊啊啊~~~」
在我的强力攻势下,芽衣因为接连不断的高潮,几乎都快翻着白眼虚脱了。
「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芽衣队长,您这堂堂的第三律者,
天命最强的五位S级女武神之一,现在都快奔三的人了,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我一
个评级只有A的弄高潮了?看样子队长还真是有当母猪的潜质呢。」我抓着芽衣
的手腕,她的前身拉了起来。
似乎是受到的我的话的刺激,刚刚都快虚脱的芽衣,竟随着我的抽插频率,
扭起自己丰腴的翘臀,在肉棒上自己套弄起来。虽然已不复年轻时的样貌,但芽
衣的皮肤和身材却一直都保持的很好,那简直有G罩杯的爆乳到现在依旧是如少
女版的娇嫩。而那挺拔的玉峰也正随着她的动作,而上下闪动着,就像那一句老
话所说的那样「两只跳动的白兔」
「呵,说谁奔三的人呢?接下来我可要让你为你的言行~~嗯~~付出代价~~
啊~~」芽衣说着,又收紧她的淫穴,阴道的内壁似乎是有意识一般,契合着性
器的形状,将我深入她体内的那一部分死死的咬住,「幽魅夜魔~~可要榨干你
咯~~~」
「好紧……」
芽衣一下子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刚刚还是被动的接受,这下竟在被我占据
主导权的时候,发起来主动进攻。
芽衣的私处越吸越紧,大量的淫水顺着交合处的缝隙流了出来,虽然这些爱
液能起到润滑的作用,可我却没觉得这活塞运动省了多少劲儿,可想而知芽衣现
在是吸的有多紧了,而且还是在被我抓着胳膊后入的情况,只能说真不愧是「雷
电律者」吗?同时我深知如果我现在不采取什么行动的话,可能待会儿就要被她
反过来榨汁了。
「不过,芽衣队长,可别看扁我了。」
我立即腾出一只手,直接恰在了芽衣的后颈上,将她死死的摁在床上,趁着
她这短暂的松懈的时间,飞快的向她的体内抽送着自己的肉棒。我的另一只手也
没闲下,直接从她平滑的小腹与床单间的缝隙从伸了进去,抚摸着芽衣那近乎完
美的腹部,那肌肤紧实饱满的弹性,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美妙至极。
我沿着她小腹上的马甲线一点点的下下探索着,很快我便找到了我的目标芽
衣的「阴蒂」。
我拽着她的的那颗小豆豆,猛地一拉,疼痛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快感,在零点
几秒内,便通过芽衣的神经末梢,传递到全身。酥麻的感觉,令芽衣又一次脱了
力。
「呜~哦哦~~」
毫无疑问但这一回我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由于我突如其来的掐住了芽衣的后颈,引得她被吓了一大跳,敏感度在一瞬
间翻了好几倍,加上对阴蒂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芽衣立马就又一次迎来的高潮,
她的私处就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肆意的喷射着爱液。
「呜呜呜~~~又……又高潮了~~~~」
从子宫中喷出的热流,就像是被海风卷起的海浪一样,拍打的在我的我的肉
棒上。加上芽衣本身的女武神特殊体质带来的强烈的子宫吮吸,我也终于忍不住
了,直接将肉棒猛地顶到了芽衣的最深处。
「芽衣队长,我要射了!」
我将裹挟着自己的遗传物质的液体,全部注入了这位26岁的御姐的子宫中。
「唔唔~~亚当~快~块拔出去~~会怀孕……啊啊啊啊啊啊——」
滚烫的精液灼烧着芽衣敏感无比的子宫内壁和猛烈撞击带来的子宫形变的快
感,将还沉寂在高潮余韵的芽衣,又一次送上了顶峰。
「唔唔~~要疯掉了~~~~」
这下芽衣彻底失控了,她感觉到自己的理智都快被冲垮了一般,淡紫色眼眸
向上翻着白,身体止不住的抽搐,下身就像是开关坏掉了的水龙头一样,不断的
喷射着从交合过程中分泌出的淫水,大半张床单都被这爱液浸湿。
在持续了接近半分钟后,芽衣终于结束了这次性高潮的体验,彻底瘫软在了
酒店的双人床上,我也将插在她肉穴中,在射精后瘫软下来的肉棒抽了出来,虽
然说抽出的很缓慢,但带给阴道内壁的刺激,还是给身体格外敏感队长带来一波
连续的小高潮。
现在看上去,这位天命特别行动第三小队的队长,天命四大S级女武神之一
的雷电芽衣,就跟一个被玩儿坏的妓女一样。
向上翻白的无神的双眼,挂在一幅舌头伸的老长的母猪般的高潮脸上,浑身
上下都是汗液与爱液的混合物,两腿之间的私处的那两片薄薄的粉色阴唇,因为
长时间的交合都已经闭合不上了,张开成一个大大「O」形,正向外冒着由淫水
和精液混合而成的白浆,无规律的蠕动着,丰腴的臀部时不时的还抽动两下。
「队长,你又输了。」我贴在芽衣的耳边说到,「可别忘了兑现之前的承诺
哦」
只是现在芽衣的理智已经崩坏掉了,估计自己说的话她也没听清楚。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考虑到明天中午12点,我们就要坐飞
船回到圣芙蕾雅学院的关系,我也就没再对眼前这位性感美丽的「母猪」队长多
动什么歪脑筋。
只是抓着她紫色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抬起,然后用她现在的这张高潮脸上的
樱桃小嘴,将我已经软下来的肉棒上残存的精液和淫水清理过干净后,就熄灯睡
觉了。
次日清晨7:30在简单的洗漱后,酒店的工作人员准时给我们送来了丰盛
的早餐。
芽衣现在身着一身白色蕾丝纱裙,坐在房间阳台的桌子前,安安静静的准备
享用早餐。她那安静的样子,给人感觉昨晚那么激烈的「战斗」好像从来没存在
过。要知道昨晚上要换成其他女性,估计现在可能还瘫在床上起不了床吧,而芽
衣现在却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坐在那里。只能说不愧是天命现役的四大S级女武神
之一吗?身体的承受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心想。
正在芽衣拿起餐盘中三明治的时候,我却在一边冲着她傻笑了起来。
看到我是这么的一个反应,芽衣放下了刚递到嘴边的三明治,颇有些疑惑的
将目光投向了我,问:「嗯?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队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了?」我一脸坏笑的看着眼前这位美丽的队长。
「忘?忘记什么事情?」本来就满是疑惑的芽衣,被我这么的一个回答更是
弄得一头雾水。
「看样子队长还是贵人多忘事啊。」我说,「昨晚上不是咱俩打赌呗,我要
撑不住,我就免费帮队长您干一个月的重活。同时,如果你先撑不住的话,队长
你可就要给我做为期一个周的性奴喽!从昨晚上的结果来看,可是我赢了哦。」
芽衣的脸唰的一下就涨的红彤彤的,连忙反驳到:「那,那还不是你使诈!」
「喂,队长,你可得凭着良心说话啊。你自己当时都说的是谁先高潮谁输了,
你昨晚上都连续高潮四五次了,我才中出你一次,怎么就是我使诈了?」我说着
就脱下了裤子,将那已经青劲爆起的阳具直接摆到了芽衣面前,「队长,可别说
话不算数哦。」
「好了,我明白了。」看着这根雄性的生殖器,芽衣的脸涨的比刚才更红了,
就像一颗已经熟透的红苹果一样,再加上芽衣现如今那股成熟的气息,和她这稍
微略带着些许青涩的的样子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那接下来,要我怎么做?」芽衣说。
「队长,那你现在就把我的精液,当早餐吧。」
「什么!精液当早餐!!!」芽衣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这也……」
「是啊。」我说,「队长,愿赌服输哦。」
说着,我直接讲肉棒贴到芽衣鼻子前。
嗅着肉棒上散发着的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来自最原始欲望的信息一下子
扩散开,芽衣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浑身上下都开始冒出一阵阵的热气。
短短十几秒内,芽衣的私处就已经湿透了,由于没穿内裤的关系,分泌出的透明
的液体已经将芽衣的大腿内侧浸湿,就连椅子上都出现了一大块湿痕。强烈的雄
性荷尔蒙与雌性荷尔蒙正在空气中激烈的碰撞着,之后再顺着人的呼吸道,经过
血液的运输,直达人的大脑。
伴随着这淫靡的气味的冲击,芽衣的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了,理性思维已经
愈发的困难,似乎脑海中只剩下了最原始最基础的欲望。
「队长,咱们说话可要算话哦。」我扶着肉棒,放抵在了芽衣的唇前。
「好了,我知道了,啊——」
在本能的驱使下,芽衣竟没有丝毫犹豫,就含住了肉棒。而且令我意外的是,
她还一口直接将把那东西吞下了大半,就像是见了鱼腥的猫一样。
「唔唔~大肉棒~~」
芽衣灵活的转动着香舌,不停的舔舐着含在口中肉棒,每一寸都肯不放过,
就像在品尝什么美味佳肴一般,直到将肉棒上沾的满是唾液,她的灵巧的香舌才
停了下来。但紧接着她便一下把整根肉棒吞到自己的口穴中,直插喉咙深处。那
湿润温暖的食道肉壁紧紧的包裹着肉棒,同时跟着芽衣呼吸的节奏蠕动着,简直
让人爽的头皮发麻。
「哦哦——唔唔唔~~嗯~~」
一阵难以言喻酥麻感,从下身传来。
芽衣竟在给自己真空口爆,同时还用另一只手撸动我的肉棒她卖力的吮吸着,
半张脸都变形了,拉的老长。还上翻着媚眼,淡紫色的双眼痴痴的望着眼前的这
个男人。那眼眸中流露这的些许未泯的少女般清纯,与这活春宫般的放荡画面形
成的强烈对比,无比冲击这人大脑的每一个感受区。
终于我忍受不住了。
「队长!我……要射了!」
「?!」
说罢,我猛地按住了芽衣的脑袋,一灼烫的热流灌了芽衣的口腔末端。喷出
的精液迅速的占据了她的口腔和前半段的食道,甚至沿着呼吸道直接上涌到了鼻
腔中,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但芽衣并没有立马把肉棒吐出来,而是继续吮吸了老半天,我也没有做任何
的多余的动作,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享受着芽衣的香舌慢慢划过我肉棒的感觉。
芽衣在将上面的精液吸食了个干净,才慢慢的将肉棒从口中退出。之后她还张开
嘴巴,向他展示自己含着精液时那无比放荡的样子,然后再当着他的面把口中那
些腥浓的白浊液体吞下。
「这下满意了吧。」芽衣的连着翻着一摸潮红,呼吸急促的说到。
看着芽衣现在那放荡的样子,我不禁露出了一摸坏笑。一对豪乳正在随着她
急促的呼吸频率而上下起伏着,挺起的乳首在白色的纱裙上顶起了两处小小的凸
起。两条洁白无瑕的玉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但身下的椅子已经湿了大半,散发着
浓郁雌性气息的液体甚至都落到了酒店的地板上,汇成一摊小小的水渍。虽然她
动人的双眸一直在回避着我的,但是她那副身体的种种信号已经向我回应了她现
在正在渴望着些什么。
但我可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这位美艳的队长这么轻易的如愿。
我伸手拿过桌子上那个放着三明治的紫色花纹的盘子,当着芽衣的面将三明
治放到还没完全瘫软下去阳具前,翻开最上面那层面包片,将尿道中残存的精液
全部挤到了三明治的腌肉上,有有几滴还撒到了盘子上,然后再次将面包片盖上,
重新递到了芽衣的面前。
我故意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然后用一副酒店服务员的腔调,对我们这
位可爱的队长说:「雷电芽衣小姐,这是您的早餐,请慢用。」
「亚当……你!」芽衣又羞又怒的嗔视着我,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芽衣周
围的空气中已经闪烁起了一朵朵紫色的电火花,很明显我好像把这位「第三律者」
惹毛了。
意识到不对劲儿,我二话不说,提起裤子,一溜烟的跑出了酒店房间。
「额……队长,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忘了点事,马上就回来!」
「亚当!你给我站住!」
任由芽衣在我的身后咆哮,而我早就跑到了电梯间,然后一头窜如刚刚开门
的电梯中。
大概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我觉得芽衣的气消得差不多了,我才悄悄的
溜回酒店。
我轻轻的推开房间的门,将脑袋伸进去,迅速的扫描了一圈,看着空荡荡的
房间让我脊背一阵发凉。
估计现在队长已经在里面布下了天罗地网,等我回来自投罗网了吧。我这样
想着。
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芽衣再怎么说也是天命的四位S级女武神之
一和曾经的第三律者「雷电律者」,跟德丽莎主教又是好友关系,而且还是自己
的队长。如果一直托下去,等回圣芙蕾雅学院后,鬼知道队长会怎么来教训我,
说不定还会让卡萝尔那个小丫头,把自己绑到她的大拳头上,然后把自己发射升
空,成为一地球的一枚新卫星。
「队长?队长,您的气应该消得差不多了吧……」
没有回应
「队长,今天早上的事实在是对不起,我光想着咱们俩的那个赌约了……」
还是没有回应
「队长,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进来了……我是说真的,我马上就进来了……
我真的要进来了!……好,我进来了!」
我猛地推开门,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那样一道紫色的雷光迎面而来。相反,
屋子里是真的空荡荡的。
「……看样子队长这是真的没在啊。」在确认四下无人后,我才长舒了口气。
「呼~看样子是能活过今天了。」
我环顾四周,基本上和我开溜的时候没有啥区别。
看向房间窗台那边,三明治已经不翼而飞,放三明治的紫色盘子却还没被收
走,而窗前的那个椅子上的一大片湿痕还没有干,淫靡的气息依旧将占据着整个
房间。很明显,芽衣这才刚刚离开房间没多久。这更是令我悬着的心落的更踏实
了,毕竟队长这才刚刚出门,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我向窗台那边,看着窗外风景甚好的东欧风光,心想:要是未来能跟芽衣队
长和卡萝尔一起住在这里,一起在金黄的麦田中奔跑,一起在广袤的草场上翻滚,
在激情之后靠在一起仰望着浩瀚的星空。
不过,谁能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能到来呢?
99% 的崩坏虽然都在8年前被封印到了月球上,但依旧有1% 的崩坏仍残
留在这个世界上。虽然这股力量现如今已经无法威胁到人类文明的延绪,但如果
他们汇聚到一起,仍可以引发一场不亚于「长空市」第三次崩坏的灾难。而自己
与队长这么几年来,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而在世界各地奔波着。
一想到这些,我不禁叹了口气,自己幻想的那么些美好日子还早着呢。
我将目光从远方收回,当我转过身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那个盘子还是我走的
时候的那个盘子,而上面不光是三明治没见了,就连撒在盘子上的几滴精液都不
见了。
「呵呵,队长这人可真骚到骨子里去了。」
「亚当,你回来了。」
「是啊,我……队……队长!!!」
当我回过神来,芽衣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冲着我露出一幅和颜悦色的笑容
……
半个小时后东欧国际机场候机楼
「真是的,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哦。不过赌约还是继续履行,但得加上一项附
加条件,不要做一些太过分的事。」
芽衣一消之前的怒意,重新变回了我熟悉的那个温柔的样子,不过要是能再
达理一些就好了……我看着身后七八个旅行箱,流下了一把辛酸泪。
「一切听从您的指示,芽衣队长!」但这个时候,我又一次挺起了我的熊心
豹子胆,一幅奸计得逞般的样子,说:「队长,今天早上那个三明治,你最后到
底吃没吃呢?」
一听到这话,芽衣的脸再一次涨的通红,然后将头撇向一边。
我通过种种迹象可以确定,芽衣最后一定是把三明治给吃了,而且还十分享
受。不得不说,芽衣虽然表面上一本正经,内心深处却住着一个大淫娃呢。
「唉,也不知道啥时间才能喝到芽衣队长的『奶』茶呢?」
「好了,别说这些了。」芽衣的脸蛋又涨红了一倍。
她如此羞涩的样子,就像是一颗成熟红苹果一样,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我
内心深处的野兽,此刻也蠢蠢欲动着。
我轻贴到芽衣的耳边,向着她敏感的耳廓吐出一阵阵灼热的气流,说:「队
长,现在才早上九点多,距离飞船过来还好将近三个小时,不如我们趁着这点时
间,做点什么,毕竟我们的赌约还在。」
「别……别太过分就行了……」芽衣轻声回应到。
一听到这话,我内心立马掀起了一阵欣喜。
放下手中的行李,立马拉着芽衣芽衣向着机场的一个隐秘处走去。
这是机场角落里的一个杂货间,不过由于所处位置过于偏僻,这里就连机场
的工作人员都很少来。
打开杂货间的门,这里面并没有人堆放多少杂物,虽然空间不大,但完全够
两个人自由活动。
我拉着芽衣走了进来,顺手还将杂货间的门从里面反锁上,毕竟我可不希望
我跟队长亲热到一半的时候,被突然闯进的工作人员或那个熊孩子,给暴露在大
庭广众之下。
要这种事真的发生了,估计自己今天下午就可以喜提崩坏热搜榜第一了。毕
竟咱自己的队长,可是天命的S级女武神。
再加上大部分的崩坏,都已经消失了八年多了,而由于崩坏的消失,人们可
以好好享受生活的原因,那些样貌俊俏女武神们,自然而然的受到一大堆粉丝的
追捧。就比如二队的那个叫希尔的A级女武神,平时就是喜欢和二队队长一起拍
几张合影,结果她的论坛粉丝数这几天都突破2000万了。
虽然说芽衣队长平日里并不怎么在镜头前露面,但凭借着S级女武神的身份
与温柔迷人的外表,依旧收获了大量的粉丝,所以自己这事要是传出去,那还得
了啊。
不大的杂物间内,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我与芽衣四目相望着,我似乎都能
感受到她的呼吸与心跳。
似乎是因为狭小的房间空气并不流通的关系,一股心痒难耐的燥热敢,正一
点点的扩散到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而外面偶尔传来的脚步声,无疑更加刺激着
我与她那紧绷着的神经,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许多。
「亚当,你确定要在这里……要是被发现了……」芽衣的脸上泛着潮红,不
断闪动着双眸,就是她内心深处那只到处乱撞的小鹿。
「第三律者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害怕了?还是……」我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还是想毁约了?」
「不,不是……」芽衣连忙将头撇到一边,「主要是这里人真的太多了……
如果被发现的话……!!!……唔——」
我没让芽衣把话说完,就一下搂住她的腰,深深的吻了上去,根本不给她任
何反应的时间。
芽衣很明显被吓到了,她使劲儿的拍打着我的胸膛,仿佛是在发泄着对我无
理举动的不满。我甚至还听到了空气中传来的「滋啦滋啦」声,鼻腔也嗅到了一
股淡淡的臭氧味。很明显,这位美丽强大,却十分危险的女士,已经启动了她那
几乎可以顷刻间摧毁万物的能力。
各种危险的信号充斥在我的周围,甚至我的潜意识也在告诉我危险已经到来。
但我可管不上这些,而是继续的深吻着芽衣,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体香,感受着
她那薄薄的冰唇,所带来的那温暖的触感。我伸出舌头,轻轻的撬开芽衣的牙齿,
仔细的探索着她的每一寸口腔。我们两人舌头就像是两条发情期时,外出外出寻
觅配偶的小蛇,在相遇的那一刻就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互相品尝着彼此的每一
个味蕾,吮吸着对方的舌尖。
我的手同时也没有闲下,通过衣服在腰间的缝隙,剥开紧紧包裹着芽衣身躯
的衣服,抚摸着她的那被连体黑丝包裹着的玉体,沿着她那迷人的曲线,一点一
点的,攀上了她那耸立的高峰,轻轻的揉搓起来。
在我的轻抚下,芽衣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周围那些危险的信号也都慢慢散
去。
「哈~~」
终于,我结束了这漫长的,仿佛从宇宙诞生之初至今;也是短暂的,宛若昙
花一现般,的一吻。
芽衣微张着嘴,一副渴求般的样子看着我。
「队长,这才刚刚开始哦。」
我猛的将芽衣的那件白紫相间的外套扯到了她的腰间,被连体黑丝紧身衣包
裹的巨乳猛地弹了出来。
看着黑丝下那透着的一摸淡淡的少女般的粉红,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暗喜,真
没想到队长居然还有真空这种爱好。
我将那连体黑丝的胸口直接撕开,一只手抓住其中的乳房,然后低头直接咬
住了芽衣的另一个乳首,轻轻的撕咬起来。
「啊~~~」
酥、痒、麻,从芽衣的一个半球上,如激起的涟漪一般,扩散到全身。导致
芽衣不由自主的,直接包住了我的头,给我来了一记洗面奶。那温暖而富有弹性
的感觉,将我的面部死死的包裹住,仿佛我自己都快要在这其中融化了一般。
而我也在这个时候,咬住了芽衣两个早已经挺起的乳头,将其放在嘴里用力
的吮吸了起来。
「唔~~请轻一点~~~」
可惜芽衣现在没有怀孕,不然我就可以好好的去品尝一下她的乳汁了。
终于,芽衣放开了我,我从她的张开嘴,松开她的乳首,从她的酥胸间抬起
了头。
而我这时也顺手抓住了芽衣的一条腿,那被黑丝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美腿上,
透着一股淡淡的由芽衣体香与汗味夹杂而成的,充满着强烈荷尔蒙气息的味道,
更令我更感到血脉喷张。
我将芽衣的一条腿抬起,那包裹她私密处的一层黑纱,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
嗅着她独有的体香,我就像是是见了肉的野狼一般,直接将那里撕了开来。
令我意外的是,芽衣居然没有穿内裤!
她肉穴上那两片如蝶翅般的小阴唇,正随着芽衣急促的呼吸一闭、一合。而
她的大腿根也早被分泌出的爱液弄得湿透了,甚至有的水痕都延伸到了她的小腿
上。
淫靡的雌性荷尔蒙的气味,如同一双无形的手,挑逗着我的大脑中的每一个
感受器。
已经被脱去大半衣物,三点尽露的芽衣靠着墙,双手牢牢的抱着她胸腔的那
对巨圆,黑丝包裹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但又躁动不安的相互摩擦着,眼睛虽
瞥向一边,但那迷离的目光和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似乎是在央求着我去侵犯着
她那迷人的酮体。
我并没有立即推倒芽衣,而是直接蹲下身子,强行扒开她贴在一起的双腿,
将头埋在了芽衣的两腿之间,肆意的吮吸起她的私处。
「啊~~~」
酥痒的感觉,瞬间传遍了芽衣的身体,令她不由得媚叫了一声。
我轻轻的将她的唇瓣翻开,吮吸着她那带着一丝微咸的粘稠的蜜露,深深呼
吸着她私处那独有的体香。
「呜~~好……好舒服……嗯嗯~~」
芽衣微眯着眼,酥声叫着。
而我也在这个时候加强了我的攻势。我伸出舌头,直接的钻入了芽衣的秘密
花园之中,探索着她的私处的每一个沟壑、每一寸薄膜,同时也感受着她的阴道
收缩时对我的舌尖所产生的微微的压迫感。
芽衣终于控制不住了,放声的浪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爱液喷射而出,我直接被溅了一脸,甚至有的还直接灌进了我的嘴里,而我
没有选择将芽衣的蜜汁吞下或吐出,而是静静的含在口中,感受着这浓郁、淫靡
的女性气息。
而芽衣也因为高潮的关系,两推一软,靠着墙滑坐在了地上。
我抓住这个时机,又一次吻上了还回荡在迷离中的芽衣,将她的爱液送入了
她的口中。
「呜呜呜~~~」
再一次,长达数分钟的法式湿吻,我们不断的交换着口中的液体,从对方的
舌头一直到颈部,从嘴唇到脸颊,都变得湿漉漉的。
「哈~~~」
一条晶莹的如一串珍珠般晶莹剔透的「桥」,搭在我俩的唇间,然后在重力
的作用下断开。
而这时,我也已经准备好了。我握着在湿吻时掏出的巨阳,猛地一挺,将大
半都塞入了芽衣的膣腔之中。
突然起来的插入感,和随之而来的满足感,令芽衣的身体微颤了一下。
「唔~~」
由于这是在飞机场中的关系,芽衣也不敢同酒店中那样大声浪叫,只能发出
一阵阵支支吾吾的低吟。但也正因为是在飞机场这种人多密集的地方,芽衣的身
体也变得异常的性奋,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小穴正极力的贴合的我的肉棒,
膣室上的褶皱一边分泌着大量的粘液一边蠕动着剐蹭着我的肉棒,大量的淫水从
交合处的缝隙中流了出来,将黑丝浸湿。再加上这间储物间由及其的狭小,芽衣
淫水的味道令其中的空气变得更是混浊,空气荷尔蒙浓度似乎已经超出了临界值,
我们两人的在这如同催化剂般的荷尔蒙作用下,陷入的癫狂之中。
我一只手抬起芽衣的黑丝美腿,越过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直接将芽衣的脑
袋摁在了墙了。
「亚……亚当,好~好舒服~~??????」
真没想到被我如此粗暴的对待的芽衣,竟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抵抗,反而十
分配合的扭起自己的肥臀,来贴合这我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看着芽衣私处那淫水四溅的样子,我俯下身子贴到芽衣的耳畔,说:「队长,
你还真是一条母狗啊。」
「亚……亚当~你瞎说什么……唔~~要高潮了~~~??????」
似乎是因为我的辱骂刺激到了芽衣,她竟然一下子就高潮了,在一阵急促的
浪叫后,一大股透明液体直接从芽衣的私处喷了出来,我的肉棒也清楚的感受到
了她在高潮时那猛烈的收缩所带来的超乎想象的紧致感,仿佛自己整个被牢牢的
握住一般。
「好紧……S级的芽衣队长果然名不虚传啊,这骚穴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说着我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趁着芽衣还没从高潮的之中缓过神来,又将她
送上了一轮又一轮的小高潮。
「唔~~啊啊啊??????~~会坏掉的??~~啊啊……????」
终于在几十秒的高潮后,芽衣本紧绷着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她扶着墙无
力的喘息着,同时一道淡黄色的水流也伴随着芽衣身体的松弛,跟着那无色的淫
水一同被排了出来。很明显,芽衣被我操的漏尿了,不过在看看她现在还那双目
无神,宛如一头母猪一般,沉浸在高潮中的样子,她现在估计也对此浑然不知吧。
「队长,你这体质还真就是为了成为母狗而生的吧,我都还没射,你这都漏
尿了。」
「才……才不是……」
「才不是?队长,这个时候,就别嘴硬了吧!」
我猛地将身子一挺,把整根肉棒都塞进了芽衣的体内,她那洁白无瑕的阴唇
一下撞在了我的浓密的毛发上,粗大的龟头直击芽衣的花心。芽衣就像是触电一
般,猛地将身子向上挺起,被黑丝包裹的美足也在同时愉悦般的绷劲。
我趁这个时候,一把将芽衣从正面抱起,然后转了个身,顺势将芽衣直接压
在了面前这张桌子上,接着自己直接压在芽衣的胸前,静静的品尝着芽衣的洗面
奶。
这张桌子略高,虽然芽衣有着172cm的大高个,但现在她反弓着躺在上
面,脚尖绷直了都碰不到地面,面对我对她的一次又一次强攻,两条黑丝美腿只
能悬在空中随意摆动着,那样子看上去真的是诱惑极了。
「唔唔唔??????……太舒服了~~~亚当~~~??????」
芽衣现在已经不再做任何抵抗了,她直接将本悬空的两腿往上一抬,勾在我
的腰间,虽然被压在身下,但芽衣扔在的扭动着自己的下身。紧缩的子宫和阴道
死死的咬住的我的阳根,大量分泌的淫水也起到了顺滑的作用,使我能够更顺利
的插入芽衣的更深处。
我的肉棒直抵着芽衣的子宫,感受着她子宫口对龟头的强力吮吸,仿佛那秘
密花园的入口正在向我乞求着那充满生命活力的种子。
可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透过折扇薄薄的木门,传入了我的耳朵之中。
一听到这动静,我连忙捂住了正在浪叫的芽衣的口鼻,令她只能发出频率极
低「唔唔」声,以免暴露,毕竟这种事要是让外人发现可就不好了。
由于我捂的时候没太注意,连着芽衣的鼻孔都给捂严实了,一时间令芽衣陷
入了窒息中。
「唔唔??~~??!!!??~~嗯??~~~」
虽然明知现在外面有人,但我也没停下身下的动作,继续在芽衣的淫穴中搅
动着,甚至还进一步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极高的频率都快把芽衣私处的肉褶给拽
了出来了。而芽衣也是兴奋至极,对这种随时可能被发现的情况,她又进一步缩
紧了自己的肉穴,再加上窒息已经剥夺走了芽衣绝大部分理智,令她彻底陷入了
这肉欲之欢中。
在与芽衣交欢的同时,我的耳朵也没闲下来,听着外面人的谈话,毕竟他们
里我们实在是太近了。
「你刚听到什么声音没?」
「啥声音?你听错了吧。」
「像是一个女人在叫床。」
「想女人想疯了吧!」
「不是,真有女人的叫床声。」
「你看你就这点出息了,才几天就又开始想女人了。行,那今天晚上哥带你
去一个好地方,我跟你讲,那边的女仆服务质量是真的棒。」
「额……既然这样,那还是依BOSS的意思了。」
……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和交谈声越来越远,我这才松开了芽衣。
「啊啊啊啊~~??????」
但是因为长时间的缺氧,在加上我的猛烈进攻,芽衣的理智早已经崩溃了,
她猛地反弓起身子,一大股温暖的激流直接从她的最深处爆发开来,拍打在我的
肉棒上。
「要射了……」
在这股暖流的刺激下,我猛地一插,肉棒狠狠的撞击在芽衣的子宫口,直接
将她的的子宫顶的变形,然后将腥浓的精液一口气全部注入了芽衣的淫荡蜜壶之
中。
「??唔唔唔??……??啊啊啊啊??……芽衣的脑袋……坏??~坏掉
了??~~」
在退出芽衣体内后,再看看此刻的芽衣就像是一个被人白班蹂躏的布娃娃一
样,四肢张开,无力的瘫在桌子上。嘴巴大张着,粉色的香舌探出在外,一双美
目无力的向上翻起。下身两片蝶翼一般的花瓣已经红肿,小穴完全张开,白花花
的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由洞口流出,一直流到了大腿下半截,甚至在桌子上都聚
成了一个小水洼。
但就算成了这样子,芽衣的嘴里仍在轻声念着:「肉棒??……操??……??
操死芽衣??……」
果然,队长就是一头实打实的母猪,都成这样了还想着做爱。
而作为队员的我,自然是要满足队长的一切需求,毕竟按照赌约她可是要成
为我一个周的性奴呢。
「队长,那就继续喽。」
我再次上前,将芽衣从桌子上抱了下来,然后以種付位将芽衣的双腿翘在自
己的肩膀前,再次插入了她的肉穴之中。
我的肉棒一下子就被芽衣的淫穴吞了下去,直直的抵在了她的肉壶口,而芽
衣自己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开始肆意的浪叫起来。
「噢噢噢??……唔唔唔??……????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要死了??~~」
芽衣在我的身下止不住的颤抖着,交合处的液体也随着我飞速的抽送溅的这
个小房间里到处都是,已经理智崩溃的芽衣也顾不上任何的思考,只得在唇齿之
间与我激烈的狂吻在一起。
在甬道中肆意抽送的肉棒,将淫液连着嫩粉的肉褶一并带出,然后再送回芽
衣的体内。
而被我死死压住的芽衣像是失了控一个喷泉一样,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
着,肆意的将爱液喷洒。
……
大约三个小时后
我和芽衣都已经坐上了飞往极东圣芙蕾雅学院的飞机。
而此时此刻的芽衣依旧是脸颊潮红,眼神也还飘忽不定,显然是还没从刚才
的余韵中缓过神来。
看芽衣这样,我将身子斜了过去,同时将一只手放在了芽衣的大腿上,「队
长,没事吧。」
「没……没事……」
芽衣极力压住她此刻的情绪,将翻着红的脸蛋撇向一边。
不过,她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我其实早就看出来了。我大胆的将手,顺
着芽衣的黑丝大腿,直探到她的小穴前。由于没有换丝袜现在的芽衣可以说是实
打实真空上阵,我完全没有阻拦的就摸到了芽衣那还带着大量粘液的肉蝴蝶,随
后直接将食指与中指塞进了两片肉蝴蝶之间的隧道之中。
瞬间,芽衣犹如触电般从私人舱的座椅上挺起身子,一副又羞又怒的样子,
嗔视着我。
「咿呀~~~你干嘛!」
「我看队长您心不在焉的,给您提提神嘛。」
说着我又开始在芽衣的小穴中开始搅动起来,用指甲轻轻的剐蹭着芽衣肉穴
中的每一片凸起的肉褶。
「唔~~亚当!这可是在飞机上!而且之前不是说了吗?不能做太过分的事
情!」
「行吧行吧。」说着我慢慢的把手指从芽衣的下身中抽了出来,看着上面那
由精液和淫液混合而成的粘液,我又将手放到了芽衣的面前,坏笑着说:「队长,
那把我手上的这些清理干净总可以吧。」
「好吧。」芽衣叹了口气。
之后,她便轻启朱唇将我食指和中指喊在口中,轻轻都吮吸着,仿佛在品尝
着什么人间美味一般。
芽衣在将我手指上的粘液舔舐了个干净后,才把我的手指吐了出来。
「这下满意了吧。」芽衣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自己嘴角的口水。
「满意,非常满意。」我说,「队长恭喜一下,你中计了。」
「中计?」
没等芽衣反应过来,芽衣突然感觉倒浑身一阵刺痛,随后四肢像是灌了铅一
样,无力的垂了下去。
「你干了什么!」
「为了让队长乖乖听话嘛,我就弄了点有时间延迟的麻醉药夹在中指和食指
之间。」
「你这个家伙,那你现在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给队长加点东西。」我说着将一个注射器从背包里拿了出
来,直接插在了芽衣的脖子上,「这里面是一种长效媚药,大概能维持7天,刚
好等于我们赌约的时间,只是有些小小的副作用。」
「小小的副作用?」
「嗯,就是一般女性在注射后,每12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性交,要是不做
爱的话,可能会因为雌性激素分泌过多导致心力衰竭而死。当然,考虑到队长拥
有着律者体质的关系,倒不会出人命,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可能一旦时间到了,队长就有可能会突然失禁,然后当场潮吹,变成
痴女这类的。你想想,要是当着圣芙蕾雅学院那么多同学面,成为一个人前痴女
会怎样?」
「亚当,你!!!我……」芽衣听亚当这么一说立马是又羞又怒,甚至身上
已经开始闪烁起了雷电都光芒。
一般来说,芽衣身边出现这东西的出现,就意味着她现在极为的危险,只不
过现在的她确实没什么值得觉得危险的。
一瞬间,芽衣身边的雷光戛然而止,而芽衣却猛然间双腿绷直,整个人反弓
了起来,下体就像是开闸泄洪的水库一样,猛烈的喷发着,浅紫色的双眸也随之
剧烈的上翻着。
短短十几秒后,被突如其来的高潮弄的浑身脱力的芽衣,无力的瘫坐回了座
椅上「队长,忘了告诉你,如果你所以调动体内崩坏能的话,会导致这种药在身
体里的效果加倍,然后就会陷入无止境的高潮之中。」
在高潮之后,已双眸无神的芽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看着芽衣现在这样,我也是心满意足的笑了下。
但芽衣并不知道的是,其实我刚刚很多东西都是在忽悠她,首先就是这种药
压根就不会致死,而且只要挺过一次药效的峰值时间,药效就会自动解除。刚刚
的高潮情况也只会出现在注射药物后的3小时之内,之后就是再怎么调动崩坏能
都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状况了。
不过,这又如何,至少现在自己是能陪芽衣这位美丽的女武神,好好的玩上
一段时间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