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斯大林格勒(调教)】

「HTU023,高度050,03切入」
「HTU023,塔台收到,03准降」
斯大林格勒扶着帽子站在升降平台上,有着火红色末端的白色头发随着直升
机起飞的旋风飘舞着,背后,穿着高跟皮裤的莫斯科紧跟着来到了平台上。
「你好啊同志,欢迎来到这片港区」
「谢谢你,同志」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带你去见提督吧」
走在通往提督室的路上,港区轻巧又古典的装饰令斯大林格勒感觉很不错,
虽然觉得在非作战期的白天这个港区实在可以说是很清静,不过也用大家都去训
练了为由让自己接受了。
「啊拉,提督竟然不在办公室呢,难得有我们S国的新人来竟然去狩猎了吗」
莫斯科直接打开了提督室的门,阳光透过薄窗帘照进这间装饰朴素的办公室,摆
满文件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不过一双手铐倒是很突兀的放在桌子
边上,不由得让斯大林格勒有些疑惑。
「既然提督不在办公室那就一定在酒吧了」莫斯科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转头
对斯大林格勒说到,脸上微微泛着一丝粉红。
「酒吧吗,刚好我也想好好喝上一杯呢」
斯大林格勒此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于一个因为长途飞行而被禁
止携带酒精的S国舰娘来说,和自己的同志们在酒吧痛饮一顿实在是再美妙不过
的事情了。
港区的酒吧就设在和提督室同一栋楼的地下室,和莫斯科一起满怀期待的推
开了真皮装饰的带有防爆功能的厚重酒吧大门,迎面而来的巨大声浪和疯狂的画
面却让斯大林格勒吓得不知所措。
炫丽的灯光下,比那低音炮更加响亮的是一对对或者一群群正在交合的舰娘,
她们每个人都衣衫不整或者没有衣服,全身白浊的大声浪叫着,下半身的每一个
洞都大开着向外喷洒精液。更令斯大林格勒震惊的是,不少舰娘的下体竟然长出
了男性才有的生殖器官,而且尺寸都十分恐怖,尽管斯大林格勒也算是比较放得
开的舰娘,但是这种画面还是让她的脑袋宕机了。
「别怕,同志,我们这个港区就是这样的!」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莫斯科几乎是用喊叫的声音才能让斯大林格勒听见
自己说话,不过斯大林格勒转过头之后似乎更害怕了,因为莫斯科已经不知道什
么时候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只留下了一双包裹到了大腿根的高跟皮靴,穿了环的两
个圆润硕大的巨乳在胸前摇晃着,仔细一看莫斯科的小穴里还塞着好几个跳蛋,
电线和开关就湿漉漉的挂在一旁的皮靴上。
「看见这瓶药了吗!」莫斯科晃了晃手中装着好几个红色药丸的瓶子,随即
就拿出了一个直接吃了下去「这可是我们港区夕张博士的得意之作,药效能持续
一整晚,量大质好而且没有副作用。」
话音未落,只见莫斯科洁白的小腹上就冒出了一个泛着诡异紫光的图案,随
着那个图案的闪烁和莫斯科的娇喘,一根足有成年人小臂粗长的阴茎就从莫斯科
阴蒂的位置长了出来,被青筋缠绕着的雄伟棒身上顶着一个紫红色的巨大龟头。
「这感觉可太棒了,同志,我感觉今天晚上的猎物已经张开双腿等着我了,
你不来试试吗?」
「我,我还是不用了,这可太刺激了,同志,对了,提督呢。」
「提督?啊不好意思,我一兴奋就忘了,现在在舞台上跳舞的就是提督,不
过我觉得她现在没精力来和你打招呼,那你就自己找点乐子咯」
没有再管甩着巨根走进淫乱人群里的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失神的望着舞台中
间那围绕着钢管舞动淫乱身姿的黑皮媚肉,如果说这间酒吧有十分淫乱,那其中
五分肯定是因为这位提督所带动的气氛。只见在聚光灯的照耀下,一身明显晒太
阳过度的深色皮肤反射着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精液的淫靡光芒,除了正面的一道深
V形晒痕还淡淡的说明着这位提督并不是直接裸体去到沙滩上以外,就连手心和
脚底都均匀的晒成了深色,不难想象提督在阳光下战斗的次数究竟有多少。和莫
斯科相比有过之而不及的巨大肉棒和下半身的两个闭不上的肉洞一起不断的向四
周甩去白浊的液体,更为夸张的是和巨乳一起甩来甩去的水球一样的大肚子,从
阴蒂处长出来的巨根的龟头已经顶在了她被精液灌满的肚子里,就像巧克力味的
棒棒糖一样。高高勃起的乳头和肚脐上都穿了环,不仅是小腹上有淫纹的纹身,
随着提督激烈的动作甩开她染成金色的长发,在她光滑的背部也能看见一个巨大
的从背心一直延伸到两手手臂的华丽纹身,不难想象如果此时的提督是以一副战
士的样子裸体站在台上的话那这纹身定能让她充满气势,让人不敢逼近。但是对
于现在的这坨淫乱媚肉,这繁复的纹身和闪亮的穿环却是绝佳的调情装饰。
口干舌燥的斯大林格勒没敢再看下去,她小心翼翼的找到了一个空位子坐下,
由于这个酒吧经常陷入这种全员发情的状态,就连吧台的酒保担当也不能幸免,
所以为了避免一些只想喝酒的舰娘和需要酒精下性的舰娘找不到酒,每个卡座都
会提前备好足够的酒。
虽然酒并不是问题,但是斯大林格勒显然没法让酒精成为自己和这个淫乱酒
吧间的屏障。就在她的卡座面前,今晚玩的最疯的美系舰娘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
寻欢作乐。衣阿华、华盛顿、北卡罗莱纳和密苏里这几位港区的主力舰不仅实力
强劲,在性这方面也是秉承着「要玩那就玩彻底」这种在刚开始略微有些自暴自
弃的态度不断为港区开发新玩法;据不知情人士透露,夕张博士在开发这种扶她
药丸的时候背后除了提督以外还站着好几个手拿舰炮的黑影,气场极为恐怖。
既然酒吧作为交际场所的本质还在,但是内容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所以这
个酒吧在提督的指示下就为了能够更好的体验各种各样的玩法而进行了改造。于
是在原有酒吧的基础上除了扩建了脱衣舞台,还在整个酒吧的范围里增加了提督
所能想到的每一种情趣道具;从一箱子一箱子搬进来的跳蛋到木马十字架,可谓
是应有尽有,而且整个酒吧不做隔离,你甚至可以从这一侧的壁尻墙看见另一边
的妇科椅。而现在在斯大林格勒眼前的美系战舰们就正在使用壁尻墙,这种壁尻
墙在把屁股穿过墙之后还需要将手脚也分别固定在墙后,于是作为今天被玩弄的
主角的密苏里此时就以一个酷似鸭子坐的姿势被卡在墙上。
在密苏里的面前是扶她化的华盛顿,后面则是也长出了肉棒的北卡罗莱纳和
衣阿华,不知道四个人已经玩了多久,现在密苏里的小腹已经被精液灌得微微隆
起,一双翠绿色的媚眼也爽到上翻,露出大片眼白。除了华盛顿还在抱着密苏里
的脑袋享受她温暖紧致的深喉时,已经把密苏里的两个粉嫩肉洞射的合不拢的北
卡罗莱纳和衣阿华已经兴致勃勃的玩了起来。先是衣阿华打开了一瓶冰镇啤酒,
先是痛快的喝了一大口,随即一巴掌拍在密苏里已经被打得发红的翘臀上不怀好
意的笑着:「妹妹啊,虽然你也喝了不少,但是每次高潮都射那么多肯定也很渴
了,来,姐姐让你喝点酒。」说完就将啤酒瓶口对着密苏里还在往外留着白浊液
体的菊花塞了进去,由于之前的扩张和精液的润滑,比手腕还粗的瓶身也毫无阻
碍的进入到了密苏里的菊花中,一直塞进去了一大半,几乎只留下了一个瓶底还
在外面。
冰凉的啤酒瓶突然进入温暖的肠道让还在高潮余韵中被深喉的密苏里激烈的
颤抖了一下,瞬间收紧的食道差点就让华盛顿爽的射出来,连动动眼睛想从眼角
怒视姐姐的不爱惜行为都来不及做,冰凉的啤酒就咕咚咕咚的灌进了肠道深处,
刺激的密苏里翻着白眼不停地乱抖,却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绕到了密苏里正面的北卡罗莱纳手中多了一个榨乳器,她先抓住密苏里在空
中乱抖的雪白奶子,使劲捏了捏发现粉嫩凸起的乳头前端还是能挤出银线一般的
奶水时,便粗暴的将两个吸盘按在了密苏里的两个粉嫩的樱桃上。直接将榨乳机
的功率开到最大,吸盘在呜呜的震动声中差不多将密苏里的半个乳球都吸了进去,
没有将另一端接上收集器,而是直接将管子捅进了密苏里湿泞的小穴里。
密苏里雪白丰满的娇躯在自己姐妹的凌虐下不停的颤抖,随着酒瓶里的酒和
自己的乳汁不停的进入自己的体内,密苏里本来就微微鼓起的肚子这次迅速的涨
了起来,比起浓稠的精液,酒水和乳汁显然更能让她柔软的肚皮变成一个淫荡的
水袋。
尽管华盛顿在扶她化之后确实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持久,但是在密苏里被玩
弄的时候反复缩紧的嘴穴中华盛顿也终于打算不再忍耐,痛快的将大量的精液射
进了密苏里的喉咙深处。甩了甩被汗打湿的披肩白发,华盛顿将自己的肉棒从密
苏里温暖的小嘴中退了出来,晶莹湿润的棒身连带着密苏里粉嫩的香舌回到了空
气中,失神的密苏里甚至没有力气关上发麻的嘴巴,只能张着小嘴将舌头搭在嘴
边,往下流着混合着精液的浓稠口水。
终于,在酒精和不断膨胀的子宫的挤压下,混合着醉人酒气的巨量白浊液体
从密苏里的嘴里吐了出来,吓的正在捏着密苏里精致下巴赏玩这位港区秘书失神
高潮脸的华盛顿赶紧丢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的华盛顿有些责怪的往墙
后看了一眼,发现另外两人对这人体喷泉很是满意,不过显然是没法再继续用了,
「姑娘们,怎么停下了?」随着一个激动妩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华盛顿顿时高
兴了起来。
「提督!你来的正好,你看,密苏里已经成为了一个漂亮的景点,不过她旁
边的位置我们还给你留着,我知道你最喜欢这个了。」高挑且锻炼充分的华盛顿
一把就搂住了提督,雪白的丰乳从上往下和提督巧克力色的巨乳挤压在了一起,
四团柔软的乳肉棉花糖一样互相摩擦着;华盛顿的舌头也强势的伸进了提督的嘴
里,和她的舌头搅在一起,发出淫乱的水声。
「唔唔,知道了啦,你这根本不是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吗。」一边享受着华盛
顿坚挺的乳肉按摩,一边抚摸着让她想入非非的华盛顿光滑却有着充分肌肉硬度
的小腹,不像田纳西姐妹那钢铁块一样棱角分明,对于并不需要刻意锻炼出肌肉
就有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的舰娘来说,像华盛顿这样隐隐约约的腹肌才是帅气与
美丽的最佳比例。
华盛顿放开了提督,便和北卡罗莱纳和衣阿华一起将她抬上了壁尻墙。看了
看旁边还在翻着白眼吐精的密苏里的大肚子,提督舔了舔嘴唇「人家刚刚跳舞跳
得好累,还把一开始攒的一肚子精液都甩在了舞台上,你们三个一定要加把劲哦
……啊」话没说完,华盛顿已经用一旁拿的鞭子抽起了提督高高撅起的屁股,没
几下就让这两个褐色的肉球上布满了红色的鞭痕,随后便套上了一个有倒刺的金
属环直接捅进了提督的菊穴。
「啊啊,好粗暴啊,华盛顿,再用力点」欲求不满的提督一边浪叫着一边尽
力扭动着屁股,虽然整个酒吧除了特定的道具比如穿刺环和针头以外,所有的尖
锐物品都进行了磨圆处理,所以尽管套在华盛顿巨根上的倒刺环并不尖锐,可是
特殊的形状依然能保证它可以强硬的带着提督柔软的肠肉来回抽插,在几乎感觉
到自己要脱肛的快感中提督一边高潮一边失禁了,淡黄色的尿液和透明的爱液水
龙头一样打湿了华盛顿脚下的地面。
深知提督身体开发程度的北卡莱罗纳和衣阿华没有打算和华盛顿抢位置,她
们来到提督的正面将那巨乳上的乳环摘掉,将手指狠狠的戳进了还在留着乳汁的
坚硬乳头。
「啊啊,你们两个是要用我的……乳穴吗……粗暴一点也……没关系……刚
刚打完催乳剂之后又补了两针扩张……啊……」即使被捏住了乳头,提督那比I
罩还大得奶子也在不停地随着舌体晃动,乳房中间环绕了一圈的纹身晃得人眼花。
「不用担心,提督啊,今天密苏里可只是我们的开胃小菜,今天我可没打算
站着回去!」
「呵呵,那北卡你可要小心点了,我刚刚看你已经贡献给密苏里不少了,就
算是再磕点什么也不能像刚刚那样玩到早上啊。」
「哼哼,衣阿华你太小看我了。」
两个人一边聊着天,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先是将葱白纤细的手指戳进了
提督的乳孔里,随后一边旋转着一边向两边扩张,一直到两根、三根手指,最后
是四根手指全部呈锥形放进提督的乳孔里面。本来到了这个时候还需要再扩张一
点的,但是北卡罗莱纳已经被提督在华盛顿猛干下发出的淫荡叫声勾引的失去耐
心,于是拿起一根粗长的假阳具就塞进了提督的嘴里。直抵喉咙深处的玩具在提
督的脖子上顶出了一个明显的圆柱形突起,提督高亢的叫声只剩下了微不可闻的
呜呜声。一手撑着已经被扩张开来的乳头,北卡罗莱纳一手扶着肉棒便直接往提
督的乳房里戳到了底,巨大的棒身撑得乳头几乎透明。
而另一边的衣阿华也忍不住了,她用双手撑开提督的乳头,龟头对准了大开
的乳洞,缓缓地插了进去。于是两人就像在使用飞机杯一样疯狂地操弄着提督硕
大的乳房,粗长的乳头像肛肉一样包裹着肉棒,每一下撸动都能溅出大量的白色
乳汁,几乎将提督褐色的大奶子又染回了白色。
「呜呜……啊啊啊……」对,就是这样,狠狠的蹂躏我吧,人家还想要更多,
哦哦,乳头,乳头好刺激啊,衣阿华和北卡真的是精力十足呢,虽然屁股被华盛
顿干的也很爽,但是小穴要是能再被关注一下就更好了呢。
没有回头去看华盛顿,只是比起配合华盛顿的抽插再向上撅了撅屁股,心领
神会的华盛顿便知道了提督的要求。
「哎呀,不愧是提督大人,不把你身上所有的洞堵住看来是没法叫你满足的
啊,下次叫夕张博士再弄一个触手怪出来好了,把提督整个人都『吃』下去可能
才会让你满足是吧?」一脸戏谑的用不痛不痒的话戏弄着提督,华盛顿还是伸手
从一旁的桌子上挑选了一个布满触手状凸起的按摩棒。足有提督大腿粗细的按摩
棒从上到下都布满了数厘米长的带有颗粒的小触手,在通过震动摩擦刺激小穴的
每一个角落的同时还会微微的放电,除了提督和少部分舰娘以外,大多数人可能
一被插进去就会高潮喷水到失神吧,不过纵使是提督这种辣妹淫娃,在现在的情
况下当然也只有浪叫到昏迷的份。
没有给提督多想的时间,华盛顿一下子就把这夸张的震动棒插到了提督的子
宫深处并打开了开关,在夸张的震动声中,即使是华盛顿留在提督肠道里的肉棒
也能感受到震动棒上触手的转动。被震动棒顶起的小腹中间刚好是淫纹的位置,
随着小腹的皮肤被顶起,淫纹的图案竟然也会发生变化,不过现在没人关心这一
景色就是了。
「啊,你这变态母猪还是真是能够让人爽啊」被刺激到又往提督身体里射了
一发的华盛顿一边拍打着提督满是红色掌印的屁股,一边猛地将肉棒抽了出来,
紧紧吸着肉棒的粉红肠道都被拖了一截到外面,在最后甚至将华盛顿肉棒上的倒
刺环都吸了下来,掉在了地上的淫液水潭里。
「可不能忘记这里」自言自语的华盛顿蹲在地上,将手伸向了提督因为壁尻
而抵在墙上的肉棒。虽然没有直接刺激肉棒,但是这根顶在墙上的肉棒依然不知
廉耻的喷了大量的白浊精液出来,顺着墙壁流了一地。洁白的手掌轻轻的握住了
提督还在颤抖的火热肉棒,只是普通的撸动已经不能让这根肉棒有什么反应了。
手指轻轻拂过一旁整齐排列的各种玩具,最后华盛顿把四个被固定在一根带子上
的跳蛋拿了起来,这种有卡扣的带子可以任意调节长度并固定各种有趣的玩具,
在各种情趣场所都十分受欢迎。
将有跳蛋的那一面向里绕着提督的肉棒缠了一圈绑好后,华盛顿依次打开了
四个跳蛋并直接开到了最大。疯狂颤抖的跳蛋毫无规律的带着提督的肉棒四处乱
甩,白色的精液好像打开了水龙头似的更加汹涌的向外喷射着,刺激得提督又一
次仰着脖子浪叫起来。同时提督的小穴也洪水般的又喷出一股高潮爱液,晒得稍
淡的外阴同样向两边打开,抖动着渴求进入。华盛顿二话不说,一边玩弄着提督
脱出身体的一小节肛肉,一边插进了她洪水泛滥的小穴,再次抽插起来。
一群人自顾自的狂欢着,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斯大林格勒。已经喝了整整
一桌子酒的斯大林格勒却依然没有半点困意,满脸也不知道是醉红的还是羞红的,
可无论如何也没法让自己无视这些人的存在,尤其是自己的提督也乐在其中。
在衣阿华和北卡罗莱纳又一次把精液射进提督的乳房里时,斯大林格勒已经
没有办法再等莫斯科回来了,她连酒都没有拿走一瓶,飞也似地逃离了这混乱的
酒吧。
依靠着来时莫斯科的指示,斯大林格勒很快就找到了苏系舰娘的宿舍还有自
己的房间;开灯后,温暖的色调和简约的装饰怎么也无法让人想到刚刚那淫乱的
酒吧,让她觉得自己已经醉得不行是在做梦了。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斯大林格勒
轻轻脱下了自己军绿色的短裙,发现自己裆部的丝袜和内裤已经被爱液彻底的打
湿,甚至还有不少顺着丝袜打湿了大腿。
「嗯啊,提督……为什么……莫斯科……你会……嗯,想要吗……我……」
侧躺在床上的斯大林格勒紧紧夹着双腿,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不停的掐着自己
的阴蒂自慰,在半梦半醒中,斯大林格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终于,在
一声娇喘之后,斯大林格勒终于可以好好的睡着了。
「睡觉记得关灯,同志。」
「啪」房间顿时按了下来,轻轻的关门声之后,一阵清脆的脚步声渐渐在走
廊上远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