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强势的维内托与擅长观察的提督,错误的纠正】

前言
亲爱的各位看官大家好!
本次依旧为约稿,与上一篇《高冷御姐在酒后的软萌撒娇,爱的缠绕。——
维内托》的金主爸爸相同!
赞美金主爸爸!
本篇为纯爱稿,虽然不如上一篇文章一样在对白上下了比较大的功夫,但总
的来说甜度还是十分充足的,各位有爱的看官请自取~
本篇在足系下了比较大的功夫,并且在中间加入了女性主导的情节!
在本篇的第三页(电脑端)!
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篇并不全是维内托的主导剧情,在后方的肉戏并没
有出现这样的描述与剧情!
因此,写手将话语留在前面,希望不要让各位看官产生误解!
封面出自@ RAYLESSII大大。
那么,请翻页品尝~

——
1。
维内托走在前往提督府的路上。
黑丝裹挟着那无有一丝赘肉的美腿,每一次抬脚落地的姿态都极其优美,带
着固有的沉稳气质,维内托每一步都显得极其淑女。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是十分的冷静沉稳,但内心里面却并不如表达出来的那么
平静。
毕竟要去找的是自己结婚才半个月的老公嘛。
轻轻抬手看了看自己无名指那散发着独特光泽的婚戒,维内托轻笑着,想着
他们的新婚。
尽管在整个港区内,提督的婚舰并不是只有自己一艘,但这确实也是不能够
强求的东西。
对于舰娘来说,婚戒可不单单是一个承诺这么简单的东西。
港区内的舰娘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可终究能得到戒指的还是少少数而已,
维内托也并没有什么心里不平衡的感觉,对于舰娘而言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的她并没有什么事情,而且港区内最近也是平和一片,想来在下午这个
时间提督也应该不会太忙。
过去见一见他好了。
觉得不是什么想他了才去的啊,才没有呢。
只是单纯的……打发时间而已,对!打发时间!
脑子里面的想法姑且不谈,维内托此时已经站在了提督府的门口。
哒哒哒。
淑女的风范可不能放下,让维内托如同驱逐舰的孩子们一般推门就进还大喊
着提督什么的,维内托可不会如此。
轻轻叩了三下,却没有听到里面传来回应。
「?」
心中稍微有些疑惑,这个时间的提督应该不会在外面才是。
推开门,迎面就看到了坐在桌子上的提督,像是在看着什么文件一样,极其
认真的表情上却又带了某种若有若无的笑容……
「长官。」
维内托轻声叫了一声自己的爱人。
「嗯嗯……诶诶诶诶诶?!」
意外的,提督在下意识回应之后的反应却是极大,像是被吓到了一般,手忙
脚乱地将自己的在看着的【文件】丢到抽屉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海军制服。
「咳咳……那个,VV你来了啊。」
「嗯…其实我刚才有敲门的长官,只是你好像没有听见。」
「是、是吗?!啊哈哈哈哈……刚才的【文件】稍微有些……总之是没有听
到,真是不好意思呢VV。」
「不、这倒也没什么,相反,吓到了长官真是抱歉。」
「没事没事没事……VV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一般来说,提督的工作时间内是不太应该因为私事来打扰的,提督在之后是
有休息的时间的,那才是属于提督的【私人时间】。
「不…也没……」
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事情。
刚想这样说的维内托,却又把这句话给忍住了。
倘若是没有什么事情就来到这里的话,那岂不是承认了自己很想提督吗?!
总而言之,得找点什么……
随手把门关上,往提督的方向慢慢走着,眼睛在扫着整个房间内,想要找点
什么托词的维内托现在十分纠结。
「?」
看着维内托似乎有什么事情的模样,提督心里有些疑问。
维内托一直以来可是十分可靠而又冷静的舰娘,还是很少会看见她如此支支
吾吾的样子,她并不屑于什么遮掩。
但又出现了这幅模样,或许是真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那个、VV?」
「噫!怎、怎么了长官!」
被提督的叫声吓了一跳,完全沉浸在自己脑内世界的维内托,没有任何关于
现实世界的预警,满脑子都在思考说辞的维内托慌慌张张的反应完全不像是她一
直以来的表现。
「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提督也被维内托的反应吓了一跳。
「啊、啊对!就是…就是那个……」
脑子里面还没想好要怎么跟提督说的维内托眼神左顾右看,而当她扫到提督
身后那庞大的书架时,上面一本书的名字让维内托的眼神停了下来。
《教父》。
这也算是十分有名的故事了。
非但是有书籍,就连那同名的电影也是被奉为经典,在世上有着极高的知名
度。
而在其中的几个名场面更是在这里给予了维内托灵感,反应过来应该如何对
自己的提督说出托词。
「还、还没有进行誓约呢!」
「誓约?」
「对!就是那个我们I国传统的吻手誓约!
「长官与我是进行了婚礼仪式不假,但并没有进行我们I国的传统誓约!我
们是很看重这个的!」
才怪咧!
现在的维内托只是单纯的想自己的丈夫,才会在这个时间节点来到提督府而
已。
而又不愿意被提督发现自己的小心思,才用了这种一眼就能看出端倪的拙劣
托词罢了。
提督却是没有多想这些东西。
心眼心机那是面对着深海、面对每一次的作战任务,而不是去思考自己舰娘
的小心思的。
「啊…那要我怎么做呢?」
「就、就是亲一下我的手背!然后跟我说一些…那种话啦!」
真是的!
提督尽管可能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吻手礼怎么可能会不懂。
知道自己提督恶趣味的在逗自己,维内托稍微有一些羞恼。
「那就……」
提督伸手托起自己爱人那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小手,低下头去正准备将唇印
在手背上时,维内托那双无与伦比的美腿却吸引了提督更多的注意力。
那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
白皙的皮肤颜色隐隐从丝袜的黑色之下透露出来,大腿上被紧绷的丝袜勾出
了一条完美的弧线,少一分显瘦多一分显肉的完美平衡双足轻轻地才在那双小皮
鞋之上,那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双足在这一刻似乎比起手上那少女的小手更加有
吸引力些。
提督脑子里想到了什么。
维内托还在等着自己提督吻手和甜言蜜语之时,却被提督轻轻抱在了那巨大
的办公桌上。
「??」
「亲爱的维内托大人,为了表达我对您的忠诚,我决定……
「用吻足来代替吻手!」
「???」
「I国的仪式在吻手时是要把手套摘掉的吧?那就请我们亲爱的维内托大人
脱掉腿上的丝袜吧!」
坏心眼。
维内托心里做出了这种判断。
自己的老公有什么样的性癖自己可是再了解不过了。
(算了…反正也确实不是为了这个来的,配合一下长官好了……)
坐在那办公桌上双腿凌空的维内托,轻轻抬起了右腿,伸手将右腿上的丝袜
脱下之后,随手丢到了桌子之上。
看着眼前那一黑一白的双腿,单膝跪地的提督轻轻捧起了那只没有丝袜包裹
着的赤足。
看着眼前维内托的这支小脚,提督的心里闪过了一句诗词。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当然,现在是「足如柔荑」就是了。
提督轻轻吻在维内托那白皙的足背之上。
唇上的触感极其细腻,丝毫不是内心里那种固有的印象,明明是与地面接触
最多的足部,却传来了那种如同白玉一般的感觉,小巧的脚掌在手里也不过是堪
堪一握的大小。无法抑制的,提督一边亲吻着维内托的玉足,一边轻轻揉着手上
那令其深陷其中的罪魁祸首。
「呜嗯……」
脚上那种因为提督的抚摸而微微发痒的感觉传来,却又带着那种温柔的爱意,
维内托小脸通红,没有把脚从提督手里抽出来,承受着提督那独特的性癖。
轻轻吻着维内托那如同白玉一般的小脚,提督逐渐沉迷在其中。
不只是用着自己的嘴唇,舌头早就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伸出,舔舐着维内
托那精致的小脚。
舌头的炙热温度以及附带着唾液的粘稠感让维内托很不适应,轻轻扭动着自
己的身躯,身体的温度逐渐提高着,红透了的脸颊、逐渐迷离的眼神、口中那微
微的吐气声音都在说明着维内托尽管很不适应,但也十分享受着提督的侍奉。
舌头不停地在那只可爱的脚丫上舔舐着,逐渐的,提督已经不满足于此。
轻轻将整个脚掌的前半部分都放进了嘴巴里面,用舌头不断的舔舐和吮吸着
维内托那精致可爱的小脚趾,五个如同珍珠般的脚趾完全被提督放入口腔之内,
用着自己的舌头不断地在自己最喜欢的脚上来回耕耘着。
脚趾、脚背、脚掌……
提督双手抓着那让他无法自拔的裸足,正当他准备上升到那纤细无比的小腿
之时……
铃铃铃铃铃铃……
维内托坐着的庞大桌子上,离她右手不远的座机响了起来。
霎时间响起的铃声让逐渐进入状态的两人都吓了一大跳,提督咳嗽两声,站
起身来先是整理整理了自己的海军装束,给了维内托一个歉意的眼神之后,才伸
手将电话拿起。
「请说……
「嗯,好,我知道了……
「是现在对吧,行,我现在过去,三分钟。」
工作上的事情三言两语间交谈完毕之后,提督一边拿起桌子上的海军帽子,
一边用带着歉意语气对维内托道歉。
「抱歉,VV。
「突然有一个紧急事态,我需要去旁边的办公室开一个线上的会议。
「不过应该挺快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吧。」
满脸通红的维内托哪能拒绝自己的爱人,轻轻点了点头。
「我在这等你。」
像是正常的新婚夫妇,妻子在早上恭送丈夫出门一般,看着满脸羞涩的维内
托,提督一下子没办法抑制自己的内心,抱着桌子上那可爱无比的维内托亲了一
口之后,转身出门。
「马上就回来。」
维内托脸上带着微笑,当提督整个人都消失在提督府内之后,才轻轻从桌子
上下来,回头看了看刚才因为自己而弄乱的整个办公桌,轻轻走到桌子后面办公
的位置上,帮自己的爱人收拾着工作时产生的文件。
「真是的,办公室怎么这么邋遢嘛……」
天地良心,尽管提督的办公室说不上十分整洁,但也算是井然有序,此时的
维内托完全就是一个小媳妇的心理,自己老公的东西怎么看怎么都不舒服,就想
帮他整理一下的心情才会说出这种话语。
伸手将那一沓文件拿起来,竖着敲了敲让它们都排列好了之后,维内托伸手
拉开了抽屉。
映入眼帘的却是刚才进来时提督在看着的【文件】。
「……这是?」
随手又将文件丢在桌面上,维内托伸手拿出了那一份提督刚才看的津津有味
的【文件】,一页页地翻看着。
「呵呵……」
尽管维内托在看完整个本子之后发出了那种令人胆寒的冷笑声音,但比刚才
被提督作怪时更加通红的脸色却显示出了她的内心完全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
平静。
「那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我亲爱的、长官大人……」
2。
提督从办公室内走出来。
总的来说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事情,无非是自己所镇守的这个片区深海有比之
前更加活跃的表现,总督府联络了这附近的几位提督,让他们加强戒备,以及一
些日常的工作汇报而已。
整个会议都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军人并不屑于商场里面那一套弯弯绕绕的
东西,在整体汇报完毕之后,前后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整个会议就解散了。
而提督在走回自己日常办公的那提督府的路上。
满心都是维内托的他,在现在可并没有啥多余的心思。
「VV,我回来了!」
一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提督便对着里面「汇报」着自己的行程。
而此时的维内托坐在自己平日里办公桌的椅子上,双手交叉在自己的面前,
低着头,让提督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V、VV……?」
提督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维内托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能够感受到其内心即将喷薄而出的磅礴情绪,
如同活火山爆发前那最后一点的宁静时间,仿佛下一秒,提督就即将遭受到某种
天崩地裂级别的灾难。
「长官~ ?」
维内托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那站立不安的提督,用着一种十分刻意、甜到
令人发腻的语气轻唤了一声。
随手打开抽屉,把刚才自己提督看的那一份【文件】拿了出来,扔到了桌面
上。
《维○托的?泳装诱惑》
而封面上赫然是某一位合法的白毛泳装萝…泳装御姐,以一个十分羞耻、抬
起臀部的姿势站立着,全身上下都没有太多的布片——以一个泳装的姿态出现在
封面上。
「这个是什么呀,我亲爱的长?官?大?人?~ ?」
一滴冷汗顺着提督的脸颊,缓缓滑落到下巴处,接着被地心引力拉扯,滴落
在地板之上,绽放出了一朵十分好看、却又只是昙花一现的花朵。
咽了一口因为紧张而大量分泌的唾沫之后,提督以一个如同口吃的状态开口
对坐在面前紧盯着自己的维内托解释着。
「那、那个…VV你听我说……」
「过来。」
面前的银丝可人并没有给提督解释的时间。
遵照着面前满腔怒火之人的意愿,提督用着近乎是「挪动」的姿态缓缓走到
了维内托身旁。
轻轻将凳子转了个向,面对着自己身旁的提督,维内托以一种带着极多情绪
的复杂眼神看着提督。而提督明明因为身高优势俯瞰着维内托,在这一刻却像是
做错事情的小朋友一般,满心压力的承受着自己婚舰那审视的目光。
「坐在地上。」
维内托对着他下达了第二个指令。
尽管不知道维内托想要做什么事情,但在此刻违背她的意愿是一件十分不明
智的事情,提督乖乖的听从了自己老婆的话语,坐在了维内托的面前。
而此时的维内托内心也是极其复杂。
一来是欣喜着自己提督对于自己的爱意,甚至到了用金钱找提尔比茨去约这
种里番本子的程度,无论这本子里面究竟画的是些什么东西,起码这份因为意外
而发现的爱意对于维内托来说还是十分受用的。
二则是对于提督的不满和气氛。明明自己一个大活人就在他的面前,甚至都
已经戴上了誓约之戒成为了他的婚舰,有什么事情不能找自己这个本人,而非要
去看这些二次元化的纸片人吗?
三则是无关乎喜爱与愤怒,单纯的是因为害羞。
尽管自己也并不是没有与提督做过这种事情,但是本子里的内容还是让维内
托没有想到,这种、这种级别的淫乱举动……
欢喜与羞恼夹杂着那种气氛,此时的维内托非要说是十分生提督的气也不对,
而要说对于提督的这个举动究竟有多喜欢,好像也因为气氛导致没有那么欣喜。
在提督离开办公室前去开会时,维内托在刚翻开本子的羞涩过后也在思考自
己究竟应该怎么样去面对提督。欣喜地给予奖励?气愤地给予惩罚?好像都并不
是很好的样子。
毕竟维内托自己也知道,提督本人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坏心,而且手上这本本
子以里面那能看得到的手绘痕迹来说,也应该只有这一本,并不是提尔比茨在电
脑上绘制后拿出去贩卖的东西。
那就干脆…学着这里面…?
但不管心里面究竟有多么复杂的情绪,起码在表面之上,维内托还是不愿意
让提督看出来别的东西的。
强行按捺着内心的娇羞,在提督进了门之后就以一个黑着脸的态度面对他,
而将其叫到自己面前坐下之后,维内托也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个东西,提督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呢?」
脸上明明带着那提督最喜欢的和煦笑容,可语气之中隐隐透露的「杀意」却
让提督浑身一颤。
「这、这个只是单纯…很喜欢VV而已…!」
当然啊,谁会去约自己不喜欢的角色的本子啊?
「这个不算是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呢,总而言之,还是要惩罚提督才行呢…
…」
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维内托效仿着手中本子里的内容,用着那在刚才就被
以「吻足礼」为由褪下丝袜的裸足,轻轻踩在了提督的下身处。
「!?」
尽管隔着布料,但提督仍能很清晰的感受到维内托那可爱玉足在自己肉棒上
反复「蹂躏」的触感。
看起来是一个很粗暴的姿态,可实际上的力度却是恰到好处的极其温柔,从
肉棒上传来的舒爽快感很快就让小提督立正敬礼,却被裤子所束缚着无法达到一
个最巅峰的状态,并且因为裤子而无法伸展的原因,还能够感受到隐隐的痛感。
「VV、你……?」
提督一下吃不准自己的婚舰想做什么。
但维内托却并不在乎提督内心在想什么,或者说起码在现在,即便是表面上
的伪装也好,维内托不愿意表露出这种情绪。
「长官的肉棒、可真是变态和下流呢…
「明明是在这样被踩踏着,居然也会起反应吗?」
脸上带着某种冷笑,维内托强行按捺着羞涩,用着一种十分看不起提督的语
气说着让提督无地自容的话语。
那没有丝毫布料缠绕的苗条的美腿伸向提督,一只脚轻轻从提督的裆下拿开,
而另一只脚则伸到了提督的面前。
「舔。
「以及,拿出来……」
提督一下子还不知道维内托在说什么东西,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提督一只手捧
着面前那只玉足,舌头在上面重新开始了去开会之前的操作;而另一只手则往自
己的下身伸去,将自己的肉棒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呵呵~ 长官…你是不是在享受着啊?…明明是被我的脚踩着,却感受到了
快感……?」
坦白说,是的。
在听到维内托的话语,将自己的肉棒掏出来之后,维内托那光滑如玉的小脚
就直接踩在了提督的下体处,用自己的脚反复摩擦着肉棒,尽管这带有一丝微微
的痛感,但是快感确是不能够被否定的。
可是提督此时却没有功夫来回答维内托的话语,轻轻点了一下头之后,捧着
维内托的脚掌吮吸着。
维内托那如同红宝石般的猩红双眸露出了玩弄的眼神,伸出红润的舌头舔了
一下自己的嘴唇,像是即将享用某种期待已久的大餐一般,看着眼前的提督。
可提督……
看着这样的眼神,心火愈加旺盛,这样子的维内托、像是看着深海一般露出
了嘲弄和某种「敌意」的维内托,实在是太美了;就连她的冷笑都像是最好的助
燃剂一般,使得提督的欲火燃烧的更加猛烈。
「讨厌…真是一个不知羞耻的长官和同样如此的肉棒呢…我怎么会嫁给这样
的人呢……
「自己的丈夫是一个足控抖M这件事…可真是令人烦恼呢…羞耻、下流的肉
棒……」
淫言秽语。
维内托的嗓音比平日里说话要轻的多。
而语气相比于平日里那种冷静可靠,传来的是与之相去甚远的妩媚味道。
与平日里那一直被人调侃的萝莉身材不同,此刻的维内托完全进入到了那种
只有成熟女性才做得到的御姐状态。
左右扭动着脚裸,既粗鲁又温柔地蹂躏着提督的肉棒。
「真是很享受呢、长官…肉棒兴奋地一跳一跳的…」
仿佛是夜晚的微风轻轻抚摸和撩动着后颈一般,御姐那成熟的声线所说出的
淫荡话语不断刺激着提督内心深处最是兴奋的G点,再这样子的话,别说是下身
那被维内托蹂躏着的肉棒,光是声音就快让他缴械投降了。
「嗯、有点费劲呢……」
维内托轻轻伸手,将那包裹着半个大腿的短裙下摆直接拉到了胯部,尽管裙
下的风光完全暴露在了提督的面前,但是这对于本是夫妻的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你被这样弄着,还真是很开心呢…腿都有些酸了…
「肉棒这么舒服啊…前列腺液都、流出来了呢…
「长官可真是下流呢…一直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的、好好先生的样子…可实
际上这种性癖可是要比正常人色情的多哦……」
将短裙拉起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整个内裤都暴露在了提督的面前,维内托
将那只放在提督嘴里的小脚抽出,两只玉足夹着提督的肉棒。
而正因为那种一上一下地撸动双脚的姿势,维内托不自觉地将自己的双腿张
开到了某种十分糟糕的情况,内裤下包裹着的那隐私部位的轮廓都在提督面前隐
隐可见,每当一次撸动完成之时,都能隐约地看到蜜缝都会微微张开。
而坐在地板上的提督,正好脸前不远处就是维内托那被内裤包裹着、令人产
生无限遐想的下体,充满着性兴奋和荷尔蒙的味道,就这样从其中传到了提督鼻
子里面。
「对、对……」
「居、居然还承认了?!长官你到底是有多厚颜无耻啊?好歹稍微否认一下
啊,这根变态肉棒……」
注视着那如同象牙般洁白的脚,看着眼前那少女逐渐被动情爱液打湿的内裤,
提督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承认。
被维内托一边用脚撸着肉棒,一边被辱骂着……
真好!
维内托那光滑的脚掌、纯白的脚趾、柔软的肌肤,将整根肉棒夹在了中间,
这种只有在想象和本子里才能出现的场景,让提督的内心充满了满足感。
而自己老婆因为羞恼的辱骂……
那不是更好吗?!
「像这样…因为女孩子的脚、给长官撸动什么的…最喜欢了、是这样吧…?」
「不…不是这样的…」
「有什么不对吗?」
维内托内心闪过了一丝奇怪,自己提督的性癖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腿也好足
也罢,凡是「不应该」的地方,自己的提督可是最喜欢了。
「我…不喜欢被女孩子的脚做这种事…我只喜欢被VV你来做这种事情……」
「!!」
突如其来的直球反击让维内托完全没有想到,本就强压着害羞的她在听到这
句话后脸颊更是直接飘过了害羞的绯红,连脚上的动作都为之一顿。
尽管下一秒就重新开始了为自己的提督服务,但那因为害羞而导致的红色可
没有那么简单就能从脸庞上消散。
「哼、哼…长官可真会说呢,用这招骗了不少女孩子吧…」
「只想要『骗』你哦~ 」
维内托并没有回应这句话。
但无论是脸上更加显色的神情,还是脚上更加卖力的功夫,都能表达出她十
分受用这句话语。
这个样子的维内托,当真是可爱无比。
「呵…」
轻笑出声,提督看着眼前可爱的婚舰,感受着下身传来的快感,享受着自己
老婆给予自己的「惩罚」。
「很好笑吗…!」
下身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疼痛。
在维内托双脚之中的冠状沟,被十分用力的拧动和夹了一下。
「啊啊啊……」
十分强烈的感觉。
很痛,这个形容词没有错误,但更加确切来说,应该是疼的很舒服。
下身的肉棒被维内托那双美足粗暴的扭来扭去。
「好好的给我反省啊!谁说你可以笑的!」
「好、好的……」
「长官这个、闷骚无比的人,和同样不知廉耻的肉棒,就要被这样惩罚才是。」
维内托放弃了用两脚的足弓为提督服务,一只脚踩在了提督的大腿上,另一
只脚的大拇指和食指套着肉棒上的龟头,用脚趾牢牢地夹住,开始上下套弄取来。
真的是挺疼的。
脚趾用力绞着,将龟头连带着冠状沟狠狠夹住,整个肉伞像是要被掀起来一
般,猛烈地上下厮磨着。
「啊、啊啊……」
强烈的快感让提督真的说不出话了。
「长官的肉棒、像是受不了了吧?
「像一个在哭泣的孩子一样呢,『不要再这么用力了、太舒服了、不要啊…』
这样说着呢……
「长官大人、你放心吧…我会彻彻底底地、玩弄它的…?」
一边用自己的言语刺激着提督,维内托的动作越来越快。
上下地撸动刺激的是最为敏感的冠状沟处,足以令人抓狂的快感如同浪潮一
般,一波一波的涌入提督的心里,冲击着那牢牢构建的精关。
「很舒服,对吧?
「被我的脚这样撸动着,很不错吧…?」
「没、没有……」
事实上,提督已经感受到自己离忍耐的极限不远了。
被脚趾缠着、拧着、扭着、拉着、撸动着……
再加上维内托那一反常态的污言秽语,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提督的感官
都已经被刺激到了极致。
「要去了吧?要被我的脚…肉棒要、射出来了吧…
「这根恬不知耻的肉棒,要咻咻地射精的肉棒,要高潮了吧?」
「要、要射了…!」
维内托增加了夹着龟头的力度,一个十分微妙的力度。既能够感受到更加强
烈的刺激快感,而痛感却又在一个「能够带来快感」的范围内。
肉棒被脚趾紧紧地包裹着,提督能感受到的完全不像是维内托的脚所带来的
触感,像是陷入到了某种能够吮吸肉棒的飞机杯一般,强忍着的射精欲望在这一
刻完全被快感冲垮,肉棒膨胀到了一个极其夸张的地步。
「射出来吧…用我的脚、射出来…
「长官这根下流的肉棒,就这样咕噜咕噜的射出那种腥臭的白浊液体……
「尽情地、射精吧……!」
「射了……!」
「来吧、来吧…!在我的脚上,射出你的腥臭肉棒牛奶…
「所有的精液…在我的脚上,全部都、淋上来吧…!!」
咻咻咻咻咻咻……!!
阴茎不断跳动着,维内托看着提督要射精的状态,除了一直用脚撸动着龟头
和冠状沟外,另一只踩在提督身上的小脚也抬起,用足弓不断摩擦着提督那已经
变成紫红色的龟头。
而终于,不断跳动着的肉棒,在维内托的脚上射了出来。
大量的精液挂在维内托那洁白小巧的可爱美足之上,像是刻意的接住一般,
基本上从提督肉棒里射出的精液绝大多数都射在了维内托的脚上。
「啊啊…长官的…出来了……
「精液就这样…因为我的脚,噗噗地…从肉棒里面喷出来了……」
像是入迷了一般,维内托出神地盯着喷出精液的肉棒。
这种色情的场面,维内托也只是在刚才翻到的、提督手里自己的本子里面看
到过而已。
没错,所有的淫言秽语,包括这样用脚的操作,都是维内托从提督的本子里
面学来的。
本子里面的她穿着泳装,在海边用脚为自己的提督做了这种事情,并且上面
还有大量诸如此类的台词,而维内托也不过是从上面照搬过来,让提督尝尝本子
里面的滋味而已。
「好厉害…全部都射出来了…我的脚也是…都是长官的精液…
「好色…真的好色情…」
看着提督喘着粗气的样子,维内托轻轻把那挂满了腥臭精液的脚伸到提督的
面前。
「这可是惩罚哦,长官。
「用嘴把它清理干净吧~ 」
3。
看着维内托将那沾满了自己气味的脚伸过来,提督稍微有些不知所措……
这、这确实有点……
但一时吃不准维内托态度的提督,确实也不太想违背自己老婆的意愿。
如果只是说跟自己闹着玩还好。
但是如果是真的很生气的话,提督还确实是不想再次刺激维内托。
伸手抓着那只沾满腥气的小脚,正准备照着维内托的话语去做的时候……
眼神一瞥,看到自己婚舰那无限风光的裙下光景。
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内裤上,带着一些只有成熟女性才会选择的蕾丝花边。而
在正中间、包裹着女性最为重要和隐私的器官之处,一团清晰可见的水痕就这样
暴露在空气之中。
荷尔蒙的味道从那其中传来,唯有女性动情时产生的爱液才会散发出这种味
道,而内裤上的那一圈水印更是暴露了维内托的内心并不如提督看到的那般气愤。
或许也是带着一些恼意,但是应该并没有生气到这种程度才是。
内心有了底的提督,也打算做出更多坏事了。
一转攻势!
直接将那令提督爱不释手的脚掌放下,现在的提督视野里出现了更好的猎物。
「呀!」
在维内托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伸手给坐在凳子上的维内托来了个壁咚。
啊,应该叫「凳噔」是吗?
总而言之,现在的提督跟维内托基本到了脸贴着脸的地步,维内托甚至能够
感受到提督呼吸打在自己脸上那种湿热和微微发痒的感觉。
「长、长官…?」
这回轮到维内托吃不准了。
该不会,兽性大发什么的……
还是说提督要跟我说什么东西,想跟我道歉?
不对,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了,长官生气了……?
「VV……
「你的身体可是要比你更先说出你想说的话哦……」
「?」
在维内托理解提督的话语之前,提督已经伸手到了少女最害羞的部位。
隔着那丝质内裤的顺滑感,提督的手指轻轻沿着蜜缝上下滑动着。
「小裤裤可是都湿完了哦。」
感受到提督的手指那一刻,除了提督手上功夫所带来的快感之外,自己内裤
那种湿热的感觉才让维内托反应过来提督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到维内托一副想要开口反驳自己的模样,提督没有给她张嘴的时间,手指
轻轻从上方探入,直接触碰和爱抚着少女的性器。
「嗯…嗯啊啊…!?」
少女的蜜穴之中早就充满了大量的爱液,甚至都已经多到溢出的程度——如
果不是这种程度的话,也不至于连内裤都湿掉一大块,让提督看出她的内心。
黏滑、温热,在提督的手指探入到少女的小穴之中后,每一处的皱褶都在向
手指传递着被触碰到的喜悦,一个个肉蕾全部都紧紧吸附在提督的手指上,轻微
的抽插都显得十分费劲。
而提督的每一次抽插,都能在蜜穴中带出大量的爱液,泛滥的甜蜜汁水每一
滴都在渴求着提督的爱抚,带着维内托身上那种幽兰的气味,诉说着自己无法得
到慰藉的苦闷。
「你看,下面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哦。」
细细地玩弄少女几分钟之后,提督将早就已经湿透的手指展示在维内托的眼
前。
不说手指上那因为水迹而反射出的光泽,光是提督维内托的面前将食指和中
指微微分开时,在两指尖相连而不断的银丝就已经说明了此时的维内托早就已经
处于一个急需「填充」的状态。
「哈啊、哈啊?……」
因为手指而轻轻喘着气的维内托,看着提督的举动,翻了一个极其好看的白
眼,嗔怪地看了提督一眼。
(我这辈子也算是被你吃的死死的了……)
「所以呢?」
「不、没有什么所以…」
站直了身躯,提督轻轻伸手将那早就被爱液淋湿的可爱内裤褪下。
连带着,脱下了维内托身上的所有衣服。
提督和维内托的内心都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想法。
顺其自然,就好了。
当提督将维内托身上的衣物全部褪下之后,如同白雪一般的肌肤被下午明亮
的环境光渲染着,令人目眩的身躯冲昏了提督的脑子。
纤细美丽的颈部、虽然娇小却十分挺立的胸部、下身处隐隐可见的水光,各
种各样的性感要素都在说明着维内托尽管看上去很年幼,但是身为女性的魅力却
不是什么人都能抵挡的。
起码,他就不能。
「不要、这样盯着看……」
感受到提督炙热的视线,维内托微微扭过头去,躲避着提督那在自己身上肆
无忌惮横扫着的目光。
「啾…」
看着自己婚舰那害羞的模样,提督轻轻将她的头扭过来,用自己的嘴唇印上
了她的嘴唇。
「嗯、啾…唔啾…?」
「那么可爱的身体,除了我可是谁都不能看哦。」
唇分的时候,一条银丝就这样悬挂在两人的唇前。
抓住维内托那无比可爱的小脚,轻轻一拉,将维内托整个人放倒在了提督宽
大的椅子之上,将自己那早已膨胀到极致的肉棒轻轻顶在了小穴口。
「要进来了哟、VV……」
「嗯、来吧…在我的里面…」
得到少女的许可,提督的腰猛地向前推进。
「嗯、啊啊啊啊……!!?」
肉棒深深挺入到少女湿润的小穴之中,提督硕大的龟头能够直接感觉到顶到
了某个极其柔软的东西。
「VV、子宫都降下来了呢……」
肉棒仿佛要被融化在VV那炙热的温润腔道里。
终于与自己爱人合二为一的快感让两人的脊背都兴奋地忍不住颤抖起来。
维内托那微微痉挛的腔道更是在这种时候刺激着提督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感受着那种无法替代的快感、内心深处的无上喜悦与满足感,提督不再忍耐
自己的兽欲,将维内托彻底贯穿。
「嗯…哈啊啊?…一上来就、这么激烈…!?」
自己的身体早就已经在渴求着提督的肉棒,但是这种级别的强力抽插,还是
让维内托自己没有准备好。
提督的肉棒早在刚才爱抚维内托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抑制地勃起到了最佳状态,
强忍着自己欲望、爱抚、调戏,这一整套流程做下来的提督在这种时候早就没了
慢慢摩擦的心思,一上来就是一个频率极高的抽插。
「嗯啊啊?这么大的…肉棒,在、噫啊啊?里面一进一出的…啊啊?~ 」
每一次的抽插,都狠狠撞击在少女那娇嫩的子宫口上,之后便是抽出至只有
龟头的一半留在维内托体内的程度,之后再次狠狠送入腔道的最深处。
腔道的入口处极其狭窄,但是那浓厚爱液已经让整个蜜穴都充分润滑,这也
就使得尽管每一次抽插都有些费力,但提督仍然能在这个地方感受到对于肉竿和
龟头的巨大刺激。
「嗯啊啊……?」
银发少女的蜜穴十分紧致。
温热湿润且黏滑而又富有弹力的小穴令提督十分舒服。
每一处的皱褶、每一个小小的肉蕾,都在提督深深挺入的时候纠缠在肉棒之
上,像是迎接,也像是挽留。
「啊啊…好舒服?…里面、小穴的里面…嗯哈?…肉棒好硬…!?
「在小穴里面、精神满满的肉棒…啊啊?…长官的欲望、就真的那么强烈吗
…啊…!?」
每一次的突击,维内托那娇小的身躯都会随之微微痉挛。
感受着下身传来的快感,并没有与提督做过太多次的维内托笨拙的配合着,
微微挺起了腰部,配合提督的抽插轻轻摇晃着自己的身躯。
「嗯嗯?…肉棒好激烈、插的好深啊?…每一次都、啊啊啊?撞到子宫口?!
「又硬又热的…在里面、一跳一跳的?…好厉害、嗯哈啊好厉害啊…老公?!」
维内托那动情的高昂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提督那种喜悦的心情丝毫无法忍耐,自己婚舰那直白的话语和称赞让其心花
怒放的同时,也满足了男性那最是好面子的大男子主义。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老公的肉棒、会没有办法离开的…!?」
肉棒在腔道内抽插着,每一次都会刮擦腔穴那每一个敏感的地方,顶端触碰
到少女最是娇嫩的子宫口,两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令人昏沉的快感。
大脑逐渐无法再去想别的事情,提督又重新将少女那只裸足拿起,吮吸舔舐
的同时,下半身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
每一次的抽插,两人除了那沁入骨髓的快感之外,都能够感受到两人之间的
隔阂在消失着,对彼此的爱意也更加深沉。
何为做爱?
越做越爱。
「VV、我爱你…」
「我也…爱、嗯啊?爱你…!」
被爱着的人倾诉爱意,这可能就是世界上最让人幸福的事情。
咕啾、咕啾、咕啾……
自然而然地,提督在连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本就极快的抽插速度再一
次提高。
如此可爱的爱人,自己可没有停下来的本事。
成熟女性的性感与妩媚、少女的清纯和可爱,完全截然相反的两种气质同时
在那被自己抽插着的爱人身上浮现,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怪异和违和,而这种东西,
对提督而言就是世间最为猛烈的春药。
「嗯啊啊啊啊!!??肉棒、好厉害…?!好有精神、这么硬的话…!??」
「是你的话,想没有精神也没办法啊…」
「真的吗…没有骗我吗…??」
「那当然是、呜嗯…真的呀…」
「好开心?好高兴?能这样子、感受你的爱意……!??」
少女脸上的喜悦根本没有办法隐藏。
被自己爱人诉说喜爱的喜悦,连带着每一次抽插带来的快感,少女那精致的
脸颊上滑落下两滴精美的珍珠。
这样的幸福感,无论世间哪一位女性都无法压制自己的情感。
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加令人幸福的事情了。
「喜欢…老公的肉棒…?亲爱的…!?
「哈啊…好舒服?你的肉棒让小穴好舒服…嗯啊啊!?」
拼命地摆动着腰部、调整着每一次插入的角度、舔舐着少女那可爱的足心、
剩下的一只手爱抚着少女身上的各处……
无论如何,都想要为自己的爱人带去更多的快感。
咕啾、咕啾、咕啾!!
「呀啊…!这样子、这么粗暴的话…!?
「不要、不要不要…小穴被这样撞击的话…啊啊?!」
腰部的抽插可以用粗暴这个词来形容,肉体间碰撞时产生的啪啪声回荡在整
个房间内,两人的性爱愈加激烈。
肉棒在小穴内不断的抽插,每一次的抽出都会带出蜜穴中那泛滥的爱液,打
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四处飞溅着。
「舒服过头了…哈啊啊啊…!!??」
维内托发出了大声的呻吟,回应着提督,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用可以称得上
妖艳放荡的姿势摇晃着纤腰。
「要去了、要去了…?!下面太舒服了…不行、不行不行…嗯啊啊…!!??」
保持着这样的频率抽插了不过几十秒的时间,维内托的身体大幅度的颤动着,
像是下一秒就要激烈高潮。
而与此同时,提督腰部的动作即不想停下,也完全无法停下,按着下身美人
的娇躯,不管不顾地向着顶峰迈进着。
「啊啊?不、不要…这么粗暴的话…?!高潮了、小穴要被老公的肉棒给插
到高潮了……!!??」
维内托那高潮前高昂的如同悲鸣般的呻吟却只能起到反效果,无论维内托是
否想要前往云端,此刻的提督都不会停下射精前那剧烈的抽插。
像是在使用某种安慰男性的杯子一般,大脑内此时根本没有处理眼前信息的
能力,除了要将精液完全灌入身下小穴的想法之外,整个大脑一片空白,腰部的
前后晃动完全是凭着身体的本能在运作着。
两人此时的语言也好动作也好,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已经不再由着意志支配。
这是身体最原始的本能。
「啊、啊啊?…这个样子的话…要去了…真的要去了…!!??」
「高潮吧、VV…!我也要…!」
「射出来!在我的身体里面…!射给我,和我一起、一起高潮…!!??」
「唔嗯……!!」
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去思考了。
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没有跟维内托——自己的婚舰、老婆一起高潮更加令人
开心与幸福。
「要射了、VV…!」
「就这样、就这样在里面…!?和我一起、我也要…!!??」
肉棒奋力插入到小穴的最深处。
尿道口死死地顶在子宫口上,在最后一次抽插后,那种想要射精的冲动也彻
底冲垮了提督死守的防线。
「嗯啊————!!!???」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快感冲散了眼睛所看到的成像,两人都是两眼发白,除了那身体传来的一阵
阵快感之外,脑海里无法凝聚出任何一丝想法。
高潮的快感冲刷着两人的灵魂深处,那种全身都脱离掌控的感觉听起来十分
恐怖,但在这种时候有一个代名词。
【绝顶】
「哈啊、哈啊……
「射出来了…小穴里面都是、被填的满满的…?」
颤抖着的维内托双眼连聚焦都无法做到,眼神迷离的向上看着。
「VV、我爱你……」
「我也爱你…亲爱的…?」
微笑着亲吻着维内托。
唇舌交织之际,无论是提督还是维内托,内心都充满了唯有被自己最深爱的
彼此才能灌满的幸福感。
-------------------------------------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东西还是要没收的。」
「呜呜呜呜不要啊!!」
提督跪在维内托的面前,抱着那双已经清洁完毕没有一丝污浊和异味的纤细
大腿。
维内托看着提督,又看了看手上的本子,不禁有些头疼。
「长官,不要像卡米契亚一样……你要有自己的尊严和威望。」
「只要你把它还给我这些东西不要也可以啊啊啊啊……!」
找一位画师大大约的自己喜欢的人物的本子就这样没了啊!!
「不~ 行~ !
「总之,我拿走了。」
维内托轻轻将提督的双手从自己的腿上掰开,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而跪在原地满脸泪痕的提督止不住的伤心。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经关上办公室大门的维内托,还能够听到里面提督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维内托,脸上露出了十分好看的甜美微笑,巧笑倩兮的模样
显得极其可爱。
伸手将自己因为走路而被吹散的头发撩到耳后,维内托不紧不慢地走回了自
己的宿舍。
在那巨大的落地窗前,太阳即将沉下山间,和煦且不刺眼的阳光打在了维内
托的脸上,映照出了极其好看的光芒。
如同天使一般的维内托,就这样站在窗前,双手环抱着那本「罪魁祸首」,
闭着眼睛的她脸上依旧是那种令人无法自拔的笑容。
拥抱着这本她最珍视的宝物。
(谢谢你…我爱你…)
后语
十分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各位看官们!(鞠躬)
无论如何,金主爸爸约出的还是足系的纯爱稿,虽然并不像上一篇一样有写
出过多的台词,但总的来说还是十分甜的!
如果能够「帮」到大家那就真的是太好了~ (笑)
因为并不想在全篇都做出【女性主导】的这个剧情,因此在足篇后的正戏篇
也仅仅只是正常描述,没有整出太多的花活,不知各位是否满意。
整体来说本篇并无太多值得说道的东西,写手本人对此文也还算较为满意。
再次感谢约稿的金主爸爸。(鞠躬)
也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各位看官朋友们。(再次鞠躬)
如果喜欢的话,请务必为给本作品一个赞、点一个小红心加入收藏以及关注
而且如果对本文有任何意见和建议的话,十分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即便只是一个单纯的AWSL,也是对写手一个莫大的鼓励!
感谢大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