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列克星敦《碧水柔波》】(08)逐渐改变的列克星敦

庙会的夜晚
第七章 后巷的夜晚

得知丈夫的心意,经历了这几天愉悦生活的列克星敦选择了理解,但仍旧没
有不认同。一边是丈夫的邀请,另一边是少年的等待,列克星敦选择了……
——
第八章逐渐改变的列克星敦
少年的眼神带着泪光,声音有几分沙哑,他带着恳求的目光看向列克星敦,
却发现本来善解人意的姐姐现在态度依然坚决。
「不要随便就做出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大人往往要勇敢面对自己去不想面
对的事情。礼难道不想当一个男子汉吗?如果想的话就回去等姐姐,很快的,姐
姐就会过去找你。」
「那好吧,姐姐,我先走了。」
「走吧,我马上就跟过去。」
巷子内只剩下列克星敦一人,她抬头仰望。即使今晚的月亮再怎么明亮,庙
会的灯火还是替月光点亮了黑夜。
「我该……怎么面对这不想面对的事情呢?」
列克星敦思索着这段日子来的疯狂和甜蜜,不知不觉间她被拉入了一个漩涡,
但是她现在的心情……倒是没有任何的恼怒,或许当初有几分怨气,现在也经历
时间发酵成了一种无以言说的复杂感情。
列克星敦陷入思考的时间没有多久,树林里传来了些许响动,她回过神来,
看向树林深处,听起来似乎是打斗的声音,而且好像是多对一。对此,身为舰娘
的列克星敦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她走进树林里,顺着声音源头的方向走过去。果
不其然,列克星敦在此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萨卡堵在列克星敦身前的小路,身下倒着几个混混,纵然身上挂彩,却依然
横刀立马,摆出战斗的姿态,他目视着面前还站着的混混们。
「妈的,你小子坏我们的好事,我告诉你,在这里我们的名声可是排的上号
的。」
「你们有什么样的名声与我无关,我只能告诉你们过不去。」
「过不去?看来你是那女人的舔狗吧,你还不知道吧,她刚刚在烟火晚会上
做的什么事情——啊!」
趁着那人不注意,萨卡快速冲刺跑到了那混混的身前,一个飞踹把他踹倒在
地。
「妈的,好心好意告诉你事实你不相信?弟兄们揍他!」
面对群殴过来的小混混,萨卡则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斗志昂扬。他先是闪
过了一人,随后出拳,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最先上来的两人。这两招干净利落的
招式彻底镇住了还想上前的一群混混。他们面面相觑,自然都不想和倒在地上的
兄弟们一个下场。
见他们不攻,萨卡的斗志更强了。
「来啊,我可以和你们耗上一整天!」
听他这话,列克星敦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笑容,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男人为了
保护自己与别人搏斗,这多么像二人第一次相见的那个夜晚。萨卡依然是那个愿
意保护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像是白鹰电影里的超级英雄那样说着看起来很帅气
的话,不要说她了,任何一个小姑娘在这里都会被他虏获心神。
【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唉。】列克星敦的笑容里带着无奈和苦恼,她走
了出来,出现在众人面前。性感的身材和暴露的衣着即使是光线微弱的树林中也
抵挡不了她的美,色胆包天的混混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哪里还把持得住下面和上
面。嘴上的花哨仿佛在炫耀下面帐篷的勇武,嘴里说着下流的脏话。
「我就说吧,这女人可是婊子中的极品,你们看那淫荡的奶子,还有下贱的
屁股,穿着那么暴露的衣服,松垮的衣服都快把奶子露出来了。真是他妈的欠干
……」
面对满嘴口嗨的混混,列克星敦嘴上的笑容也丝毫没有减弱,但她手上的动
作可不像她脸上那样温和。
她握住身边手腕粗的树木,只见她微微用力,这树被拦腰砍断,随着树木应
声落下的同时,还有这群混混的邪念。
「她,她是舰娘!」
「快跑,我们这点人根本打不过她,快走!」
这群混混在仓皇间东奔西逃,顾不上被打倒在地的同伴,慌慌张张地消失在
了树林的深处,至于他们今晚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萨卡见列克星敦完事,没有再去找那群人的麻烦,他跑到列克星敦身前,满
脸兴奋,这感觉要比他自己跟爱人做爱还要快乐。知道丈夫正在想什么的列克星
敦摇摇头,没有说话,她牵着萨卡的手,两人一起来到了有灯光的乡间小路。借
着灯光,列克星敦看到萨卡脸上的淤青,她的心好像是被揪住了,责怪的话到了
嘴边又咽了下去。
「你真是……」
「我怎么了?先别说我,你和礼之间……」
「嗯,是啊,跟你想的一样。」
「好耶!」
看到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萨卡得知自己出轨后竟然手舞足蹈的高兴得要上天,
列克星敦有几分疑惑,她不明白明明自己的丈夫喜欢看自己出轨,刚才却阻止让
那群混混偷窥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心疼地看着受伤的萨卡,话语里带着犹豫,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放他们过来?你不是喜欢我跟别的男人……」
「这不一样的。」萨卡义正言辞的打断了列克星敦,他无比认真地说道,
「你出轨跟他们强暴你是两回事。你想啊,你被他们强暴或者偷窥只是他们爽,
对你来说这是痛苦的,就算你身体被动的接受,精神上也是很痛苦的。而我想看
到的是,是我老婆与别人在一起交合时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畅快。换言之,我希望
你能根据自己的心意选择男人度过这美好的时光。」
听到萨卡这番歪理,列克星敦活生生被气笑了,她伸出手来推了萨卡一下,
脸上气鼓鼓的,十分可爱。
「真是气死我了。好一派荒唐的歪理邪说。」
说完,她别过头去,不再关心萨卡身上的伤势,很明显,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男人还是太欠揍了。这群混混下手还是太轻了。
见列克星敦不理他,萨卡则主动缠了上了,鞍前马后地劝列克星敦消气。
「亲爱的,对我这理论,有什么感想?」
「感想?我没打你已经是最客气的了。」列克星敦依然没有回头看他。
「是啊,亲爱的你对我是最好了,所以就告诉我呗。」
背着萨卡的列克星敦揉揉眉头,自己丈夫只有在这点上固执地令人无语。
「告诉你什么?你这想法大错特错!」
「哪里错了,你和礼……」
萨卡住嘴了,不是因为别的,列克星敦听到少年的名字时转过身来,瞪了他
一眼,随后轻轻拍了下胸口,纵使这轻抚也激起胸前一阵波澜。静了一下心神,
吐出一口浊气,她缓缓说道:「首先,你说的是真的。如果真的被他们得逞,哪
怕是被偷窥,我的内心也会很难受,我也觉得能从身体和精神双重的享受才是真
正的享受性爱。然而你没注意到的是,你是在要求我将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当作
你,也就是爱人一样,也就是让我肉体和精神上双重出轨。换句话说,你希望看
到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好上,我说得对吗?我的变态老公?」
对此,被看穿了的萨卡只能尴尬地笑了两声。列克星敦没有像他预想中的那
样大发雷霆,反而主动挽住他个胳膊。
「晚上,你回到自己房间里,我会用行动让你见识一下,肉体和精神的双重
出轨会有多爽,等着瞧吧。」
「嘿嘿,好,好,那我们赶快回去,可不要让屋里的少年等急了。」
萨卡夹紧了手臂,两人如同当初那样亲密。两人互相挽着手臂,过去的裂痕
在好像在一点点修复,可是却好像还是隔着什么。列克星敦抬头看着萨卡,默默
的想着。
【今天的庙会好像都是我在低头。】列克星敦想到这里马上明白了究竟是哪
里有些不对劲,她这一路走来都是陪伴着少年,她一直都是低头陪伴照顾着身旁
的少年,现在自己却和萨卡一起,这是不是在违背自己与少年的承诺?
想到这里,列克星敦下意识地松开了萨卡的手,萨卡感觉手上的重量轻了,
回过头来看向列克星敦,眼神里带着几分讶异。而主动松开手的列克星敦这才发
现自己的不对劲。她与丈夫牵手不应当是正常的事情吗,为什么这个时候迟疑了?
她搞不清自己的内心,可面前的萨卡很显然在等着她的解释。焦虑与无奈在
列克星敦心头蔓延,自己是不是真的变心了,与少年不仅仅是在一起做一晚上的
露水夫妻。很明显,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列克星敦在发生变化。
「那个……我,我想……额……就是……」
列克星敦说话支支吾吾了半天,她想要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思考着什么?她对这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是一团乱麻,
想都想不清楚的事,又怎能说清楚呢?
「……你想说什么?」看到列克星敦期期艾艾却依然说不出所以然来,萨卡
关心地问道。
「我……我…………唉!」
本想解释的列克星敦僵住了,她思索良久,最终也只化作一声叹谓。
【算了,想不通的事所幸不想,看不透的事所幸不看,就让一切顺随内心吧
……】「怎么了?」
「我想说,你要我怎么被礼玩?」列克星敦说得非常直接,干脆,很明显她
已经默认了萨卡的想法。本来尚且顾虑的列克星敦竟然变得这么开放,看来这两
天来的与少年的相处,让她放下了很多。
萨卡听到列克星敦这么直接地发问,先是一愣,随后兴奋地想要为她提出自
己的建议,可是列克星敦止住了萨卡接下来的话。
「又或者…………嗯,你懂的……」她重新挽住萨卡的手,向远处的宾馆使
了一个眼神。
她的话只是说了一半,但是萨卡已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夫妻多年,他也是
没想到能从以往温柔贤惠的妻子口中说出如此明显的邀请。虽然没有说明白,但
是,他明白就足够了。
列克星敦是想邀请萨卡与少年和自己一同3p,共享鱼水之欢,这想法不可
谓不大胆,但是话说到一半,列克星敦自己就后悔了。萨卡是一个有着淫妻癖的
变态,而自己也被他带着有些开放,但礼终归是一个少年。他恐怕还承受不了三
人同床的压力与负罪感,想来为了少年的成长,列克星敦止住了话题。
而另一边,萨卡也自然是明白列克星敦的意思,他同样考虑到少年根本无法
承受这样的开放夜生活,所以也止住了话题,没有再接着话题往下说的意思。看
到丈夫别过头去,列克星敦内心有些愧疚。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才是过错方,
她暗自责怪自己脑中为何出现如此淫乱的想法,却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被他怎么玩?这还不简单吗?」萨卡自然是看出了列克星敦的烦恼,他故
意没有接过列克星敦的要求,继续顺着列克星敦的话往下说,「你现在可是他的
情人,那就按照我们的空闲时那样,可劲的折腾,尽情的享受,折腾他一个晚上,
毫无保留的做爱,玩一个晚上,甚至可以像我们那一次一样玩到白天……哎呀!」
听到萨卡来劲的诉说,列克星敦内心中的那份羞愧立马烟消云散,她恼羞成
怒,撒开手,把他推到了地上。她红着脸,不知是被他这毫无羞耻的话语气到了,
还是想到过去那寻欢作乐的结婚蜜月而脸色羞红。
她急促地缓了两口粗气,看着倒地上,疼得揉着屁股的萨卡,她仍然还在气
头上。这着实令她气愤,她真想不到自己倒地看上这个毫无廉耻的变态哪一点了。
列克星敦背过身去,气愤过后是深深的无奈,没有办法,自己爱着的就是这
样一个人渣。现在不仅是他,到头来连自己都要变成曾经最为讨厌的放荡女人,
最无奈的是,自己现在竟然还有几分乐在其中。
「屁股好痛,亲爱的来扶我一把,我起不来了。」萨卡得便宜卖乖的速度令
人惊叹。
「滚!你这个死变态,起不来就一直呆在地上呆着吧。」列克星敦话中的怒
气却也令人畏惧。
没有回头,列克星敦迈开修长迷人的双腿走向远处的宾馆,走了两步,她又
停顿住了,想来想去还是给地上的萨卡补上了两句话。
「明天下午,我会送礼去他父母那里,然后再回去。他可不是你,能有你这
样好的体力,嗯,以及——」列克星敦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在思考是否
能有更文雅的形容,可想了想,还是简单一点比较好,「我也不确定他能不能撑
到一个晚上,如果你想在这里坐一晚上也没有人拦着你,就是恐怕你会错过今晚
的好戏。」
「真的!?」萨卡一下子站了起来,掸掸屁股上的土,脸上的表情转痛为喜。
「呵,男人。」对此,列克星敦如此评价,「要来看就抓紧了。不要以为我
没有发现你在我屋子里的把戏。」
很明显,列克星敦同意,或者说是默认了萨卡的那一套歪理,她优雅地迈着
步子,不紧不慢地地走向租住的酒店。
「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亲爱的,你真是体贴丈夫的好女人。」
体贴?列克星敦自认为现在做的事情与体贴扯不上半点关系,她现在做的和
想做的,只是为了自己而已。
在萨卡抖擞精神的时候,他却没有注意到列克星敦语气中的无奈和脸上的那
一丝伤感。
生气,但是无奈;痛苦却又喜悦。
良久,她叹息一声。想到这些,着实令人头疼。
这对立而统一的复杂情感就好像一纸两面,在某个时刻被接成了一个莫比乌
斯圆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排斥,却又相互依存。
被这恼人心神的情感折磨几乎疯掉的列克星敦干脆放弃了思考,她揉乱了自
己柔顺的秀发,这让她看起来更加迷乱。
她转过头来,嘱咐萨卡。
「你先去旅馆里等着,我喝一杯后在过去……」
………………
…………
……
如果说前半夜是群体的热闹,后半夜则是群体的疯狂。
一场烟火晚会显然满足不了年轻人被吊起来的胃口,转瞬即逝的烟火填充了
他们世界中缺失的色彩。接下来的后半夜,他们将会化作烟花,迎接他们今晚最
高潮的绽放。
这一晚,每一家酒店的房间都灯火通明,人们纵享节后的欢愉。在前半夜,
他们在祭典上交流感情,在酒店内,他们在床上深入地交流。他们动作频率似乎
想是让整个旅店共振。而旅店外,那些没有预定到房间的人们却也毫不避讳,被
焦躁心情折磨到发疯的他们所幸找到附近无人的小树丛内,欢天喜地的做起来。
少年听着上下左右房间内的叫床声,他苦苦等待着自己心爱的姐姐。从刚才
树林中,自己就完全没有把性欲发泄出去,再加上那个不输于成年人的肉棒早已
肿胀的鼓鼓的。被这些声音所困扰的少年,进行着属于他的历练。
这时,屋门被打开,一位美人走进来,步伐不是很稳,略微有些摇晃,可这
摆动幅度的加剧让浴衣下摆引人着迷地若隐若现出神秘地带,如果稍微看得仔细,
淫弥的白色液体顺着光滑的大腿留下。如此淫弥而奔放,她也毫不介意让少年的
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一会。
醉酒之后,她脸上升起了美丽的酡红,嘴上那抹痴情中带着放纵的笑容看呆
了少年。他没想到不到醉酒后的姐姐竟然会那么的美。
门口的美人却也一点也不着急走过来,她先是注意到放在门口的玩偶,稍微
拨弄纤细的手指,让萨卡暗藏其中的监听器摆到了对着床的方向。随后她满意地
点点头,踢掉了脚上的木屐,迈着如模特一般的猫步,带着成熟的美酒走到了少
年面前。
「列……列克星敦姐姐……你……你好美……」少年痴痴地说道。
这不是少年第一次这样称赞列克星敦,但受到称赞的列克星敦却也如第一次
被这样称赞一般高兴地笑着。她妖媚地舔着上唇,柔弱无骨地扶着少年的肩膀,
如一条妖艳的美女蛇在盘算如何吃掉眼前的猎物。
她先是轻轻呼了一口气,美酒带着女人味打到了少年的脸上,吹得他心痒难
耐。他咽了口吐沫,想要上去和列克星敦接吻时,被她的一根手指堵住了嘴唇。
「哼哼,慢慢来,不用那么着急,今晚要做的会很长。」
眼神迷离的列克星敦解开腰封,宽大的浴衣滑到了地上,如艺术品一般的香
艳肉体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少年的面前,烧却他仅有的理智。
「好了,来吧,今晚不要留下遗憾。」
列克星敦的这声引诱就犹如发令枪的枪声,少年再也压制不住自身的性欲,
他抱住面前的美人向后仰躺,把列克星敦硬拉到床上。用嘴唇封住酒气的来源,
尚未成年的少年于今天品尝到了大人的饮料。
「嗯……啾……唔嗯……嗯…………」
对少年,列克星敦给与了更热情的回吻,她的两只手轻车熟路的揉捏着少年
的乳头,调戏着少年的情欲。
「列克星敦姐姐……啊嗯…………好痒…………嗯嗯…………」
「今晚不要这样叫我,嗯……叫我亲爱的,嗯……」
「嗯啾……唔…………嗯…………好……嗯…………亲爱的……嗯……」
「嗯……老公……你好会……」列克星敦叫着那曾经专属于萨卡的爱称,
「来啊老公,人家的乳头,有点痒,帮人家舔舔……」
列克星敦托起自己的美乳,那早已挺立多时的红润果实正等待这面前的少年
前来采摘。对送上来的美味,少年哪里有拒绝的道理。他低下头,伸出舌头,在
美妇人的红尖出涂抹两人刚才交缠的津液。
「啊,啊,老公,老公在舔我的乳头,啊,啊,好痒,好舒服。」列克星敦
大声地发出淫叫声,「嗯,老公我爱你,嗯,嗯啊啊——」
粗糙的舌头在敏感的乳尖摩擦,刺激着列克星敦的敏感神经,光滑白嫩的肌
肤早已在爱欲的折磨下透出几分红润。少年忘我的舔舐着乳头,仿佛回退到了尚
是哺乳的孩童,他深深地嘬这爱人的乳尖,仿佛要从这巨大而柔软的奶子中榨出
奶来。
被少年着突然袭击吃痛的列克星敦却也丝毫没有恼怒的意思,她分开修长性
感的双腿缠到少年的腰声,手指甲在少年的肩背部划着红印。力度不大,这股痛
感却使得少年本能性报复到了列克星敦的乳尖。
「啊啊啊啊……老公你好坏啊……这么用力吸人家……啊啊啊——跟小宝宝
一样吸着人家的奶子,不行,太敏感了,嗯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阵大声的浪叫,仿佛是想让整个酒店都知悉他们两人的光荣事迹。可
现在旅店里的住客们可没有时间去关心他们两个,所有人现在都在忙于自己的
「事业」。而隔壁的萨卡也在为了自己的幸福拼命做着努力。
「嘶——我的太太有点东西……她简直是太上道了。」
听着监听耳机中清晰的声音,这可比昨天晚上自己所偷听到的体验墙上太多
了。其实哪怕他不用监听器,把耳朵贴到墙上都能听到隔壁的动静。
他听着耳机,幻想着自己的爱人正在与别人欢爱,身体不由得更加兴奋起来。
剥开那层剥皮,刺激已成紫红色的龟头,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太过刺激。列克星敦
此时正在隔壁大声叫着原先只属于自己的爱称,身体正被别的男人使用。很明显,
她已经彻底沉迷进与别的男人的欢爱中。纵使传统的伦理道德束缚着她,但她也
选择接受这样的异样快感。
「舔那里,嗯……老公正在舔着我的小豆豆,我……嘶————我好爽啊,
我要吃老公的肉棒,啊呜——69式体位,嗯,就是这种……」
列克星敦的声音很清楚,她在与少年做爱的同时,将自己的感觉,与少年做
爱时的体位通过声音传达给了萨卡。
「亲爱的,你的汁水好多,都流到床上了……」
「啊啊啊啊啊,那是,那是因为人家淫荡,是个婊子,最喜欢做爱了,嗯啊
啊啊啊啊…………嗯嗯……没错,就是那里,嗯,要高了要高了要高了,咦呀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应作为引导者的列克星敦却在少年的舌头下先一步高潮,她也没有想到自
己会变成这个样子,仅仅这这样的舔弄阴蒂就变成了这幅失魂的样子,就连她自
己也几乎不敢相信。这一阵高潮弄得她几近失神,好在舰娘的强大体质让她很快
从这样的高潮射液中恢复过来。对面前的这根巨物施加报复。
几乎真空的吸力让少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致刺激,伴侣舌头对马眼的刺
激更加令他疯狂。
「啊,亲爱的,咬的我……」
「哼哼,这就是我的反击,啊呜……」
说着美妇人再度吞下了肉棒,在口中对它施加酷刑。这回轮到少年品尝敏感
部位被舌头伺候的滋味了。舌头上凹凸不平的肉点对龟头施以粗糙的惩罚,随着
肉点划过少年那敏感的龟头,列克星敦将外渗的前液毫不在意吸入口中。
这番极致的口交体验让少年忍不住地出声哼哼,这感觉和之前列克星敦做爱
的时候完全不同。这一次她是打算实实在在地让少年上一课,外表温柔贤惠的女
人究竟会有多么的淫荡。
「唔……老公你的肉棒…………嗯唔……好大……啾…………」
随着口中灵巧的舌头辗转腾挪,列克星敦的那双巧手也开始了自己行动。双
手瘙痒着少年的睾丸,少年禁不住从丸袋处传来的酥痒快感,此时他已是完全失
神,身上的所有感官都仿佛被封闭,只留下列克星敦给予他的快乐。
淫荡的巧手似乎不满足于对囊袋的刺激,在床上征战多年的列克星敦自然知
道如何把男人的精液缴出来。在一只手继续集中于肉棒和睾丸时,一根手指罪恶
的伸向了少年的后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涂着指甲油的手指带着女人罪恶的欲望袭向了少年菊穴。
少年大呼一声,他的精神在痛感与快感的双重折磨下几近崩溃,他全身僵硬,每
一块肌肉都在被这突入作出应激反应。终究血气方刚的少年经不住熟妇的这一下
致命一击,滚烫的精液从马眼中射出一道白色的线,顺着列克星敦的口腔直达喉
咙。
「咳咳咳咳咳咳…………」
被精液呛到列克星敦起来猛咳了几声,这才气管内的精液咳了出来。她用责
怪的眼神看了失神的少年一眼,却不知若萨卡在场,定会被这哀怨娇婉的媚眼看
得兽性大发,毫无避讳地与自家太太来上一场活春宫。
可惜的是,这一幕没有被少年看到,他仰躺在床上,翻着眼白。很显然,刚
才那一阵刺激超出少年精神所能承受的极限,他的思绪一片空白,视觉,味觉,
听觉全部消失,脑海中只回荡着刚才痛与乐的高潮。他的身体在紧绷后便瘫软下
来,同时软下来的还有那一根肉棒。
列克星敦看到少年这幅模样,不由得叹口气。如果说萨卡年富力强的肉体是
一道主菜,那少年的体质只能说是餐前沙拉。纵使少年有超出同龄人的身体素质
和肉棒尺寸,但是从满足舰娘需求的角度考虑,他还有一段路要走。
列克星敦看着门口的窃听器,知道萨卡在屋子里肯定又在一个人撸管。她真
是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理解自己老公的性癖。
【看我被人干,自己一个人撸真的那么爽吗?】她心中暗自叹口气,她感觉
这段时间是她人生中叹气次数最多的时候了。看着倒在床上的少年逐渐恢复过来,
列克星敦的脸上又重新焕发起了笑容。今天的夜还长着呢……
那双淫巧无比的双手再度摸上了少年的肉棒,回过神的少年先是感觉下体被
温软柔和的触感包围,先是一惊,随后看向身下的列克星敦。美人面带温柔贤惠
的微笑,嘴角留下乳白色的精丝。
「亲爱的老公,你累了?想睡觉是不是?」列克星敦的声音依旧温柔可人,
就如同真的是在与真正的情侣——在与萨卡互诉衷肠。
「但是啊,现在就睡过去还不行哦~ 」列克星敦甜蜜的表情好像是一颗温润
的奶糖,能包容一切却又无比甜腻,「你看,你这肉棒又起反应了~ 」
在列克星敦的爱抚下,少年的肉棒重新恢复了精神。
「亲爱的老公啊,今晚的故事才只是讲了一个开头。」
她双腿分开,跨坐在少年的腹部,双手甩开粉色的长发,手上的黏液让本已
乱糟糟的秀发变得更加凌乱,她毫不在意,她感觉自己距离人尽可夫的婊子越来
越近了。可这有悖伦理又怎样,她现在想得只有让自己开心。
「来吧老公,让我们的把故事进入正题。」列克星敦将双腿打开,将早已被
露水浸染的小穴压到了龟头上方。
「列克星敦姐姐,别,求求你,啊啊啊————」
列克星敦并没有理会少年的求饶,她猛地一坐,随后夹紧双腿,少年感受到
痛苦中夹杂着的刺激快感,穴道上的褶皱在舰娘体质的加持下进一步压榨着可怜
的少年。
「都说了老公,要叫我亲爱的。」列克星敦说着,脸上依然洋溢着欲求不满
的甜腻笑容,股间死死夹住少年的肉棒,「不这样说的话我会一直夹到你失去直
觉为之哦~ 」
「知道了,知道了,求求了,好痛,亲爱的!」此时的少年已经完全丧失理
智,完完全全把主动权交给了身上的美妇人。
「嗯,这才我的好老公~ 」说着,列克星敦放过了少年的肉棒,将身体重新
运动起来。腟肉在少年的肉棒上下摩擦,渐渐的少年的痛感消退,生物的繁衍本
能带给他的快乐重新占据了他的大脑。
他的双手扶着列克星敦光滑的大腿,防止她在上下运动的过程中失去平衡。
为了回报他,列克星敦不顾一切地为少年带来最棒的性爱体验。
「啊……啊……啊……啊……老公你的肉棒好棒……我的小穴……都被你操
麻了……啊……啊……用力用力……啊……好爱你……啊……」
在酒精与精液的作用下,列克星敦理智逐渐涣散,动作越发地不顾一切,渐
渐地,她也入了情,少年的身影在她的眼中逐渐开始变化,面容逐渐成熟,身体
变得结实,腹部长出铁块一般的腹肌。
「啊,啊……我爽……我骑在老公上面……啊……用着老公的肉棒……啊…
…啊……」
列克星敦浪叫着,不知不觉中,她把身下的少年当成了萨卡。或许是谎言重
复一千遍就是真理,或许是她真的内心如此期待此时与他做爱的是自己的丈夫,
亦或许……她已经把身下的少年当成了自己的丈夫。
重新振作的肉棒在泥泞的花道中来回穿插,龟头碰到花心时总是让列克星敦
欣喜若狂。她疯一样地用宫颈压住肉棒,那肉棒就如一根电棍,花心每与它亲吻
便会让电流传递全身,引得全身一阵抽搐。而抽搐之后,是更加不顾一切的猛烈
冲刺。
「顶到头了……啊……啊……飞了……老公我要飞了……老公慢一点……我
们一起好吗……我们一起……」
列克星敦的话语带着恳求,她想着能够与爱人像以前那般一飞冲天,共同飞
到高潮的天堂。然而少年终究不是萨卡,不论是默契还是敏感程度,两人都相距
甚远,更不要提少年的身体素质不如萨卡了。
还没等列克星敦达到高潮,身下的少年终于忍不住舰娘的榨取,随着一声低
压的嘶吼,他将质量上乘的精华当做贡品射到了花心上,引得列克星敦一阵浪叫,
被这浓稠液体烫伤的她忍不住高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妇人的蜜液倾泻而下,浇到了少年的龟头上,不仅如此,这温热中带有女
子花香的液体流出蜜穴之外,沾到了美丽的丛林里,打湿了尚未长出阴毛的年前
睾丸,撒到了床单上。
两人高潮后喘着粗气,互相看着对方。列克星敦将瘫软的肉棒从体内拔了出
来,坐到少年旁边,一只修长的美足按摩着少年的肉棒,同时拿起放到床边的手
包,给自己点上了一支女士香烟。
这烟是她在喝酒的时候一并买下的,自从与萨卡轻车熟路地做爱后,她就没
有抽事后烟的习惯了。可这一次,她在少年身上重新找回了当初的那份新鲜感。
在尼古丁进入肺中后,透过这一层烟幕,她看到躺在对面的那人不是萨卡。
「列克星敦姐姐……」
少年再怎么迟钝也发现列克星敦今晚的异常,不论是她叫自己老公,还是她
让自己叫她亲爱的,她还大声说着两人做爱时的体位,这些都和以前两人在一起
时做爱不一样,他担心地看着陷入思考的列克星敦,想着要说些什么,可受限于
年龄和阅历,他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事,我在想一些别的。」看到少年担心的表情,列克星敦摇摇头,将香
烟栽入烟灰缸内掐灭,「怎么样?感觉?」
「感觉就是……嗯……」
少年不是答不上来,而是不想说谎,他实在是太累,自己的身板在列克星敦
那异于常人的性欲面前完完全全的是被玩弄。而且从她的美足玩弄自己瘫软的肉
棒来看,她的欲望还没有完全满足。
「没感觉?那不如我们继续?做到有感觉为止。」
「够了够了。」少年连忙摆手。
随后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而少年却发现列克星敦的脚并没有如她的嘴一样
没有动静。修长的美足把少年那无力的肉棒踩在脚下,足弓形成的天然小穴在把
玩着肉棒间每一根暴露出来的血管。
「列克星敦姐姐……嘶——亲爱的……」少年在叫姐姐之后突然下体吃痛,
随后改了称呼,「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今晚要我这样?」
「嗯,这个啊……」列克星敦沉吟半晌,她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合适的借
口,「为了新鲜感。嗯,是这样的。」
不论是列克星敦用属于萨卡的昵称叫着少年,还是让少年用萨卡对自己的爱
称称呼叫她,这本属于萨卡和她在床上的情趣。
这心思,十分微妙。
随后两人又沉默了,只有列克星敦的那双脚还在刺激已经疲惫不堪的少年。
今天是少年与自己相处的最后一个晚上,不论是为了萨卡与少年,还是她自己,
她都不想今天这个夜晚就这么虚度。
「来吧,休息好了就让我们继续吧……」
「诶?什么?还有吗?」
「当然了,亲爱的,你看你那里又硬起来了。」列克星敦指着被足交刺激的
再度挺立的肉棒说道,「就让我们为今晚的故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
…………
……
听着那一边两人的叫床声,萨卡瘫坐在椅子上,处理精液的卫生纸已经垒起
了一座小山。他摘下耳机,听着隔壁的响动,他欣慰的点点头,「没有一点本事
真的受不住舰娘的需求。」他感叹道,「没想到老婆竟然这么上道,不知道她真
的是本性如此还是我教得好,或者两者都有?」
他这么想着,随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到了床上。今天这一顿打并没有白挨,
他看到了列克星敦的改变,这已然足够了。虽然嘴上还是那番不情愿,但是她默
默接受了这有悖伦理的禁忌欢爱。
「我应该录个音的,这样明天就能把后面的事情听完……」
想到这里,他坐起来走到监听台前,手放到监听键,他又迟疑了。不是害怕
别的,他单纯的是列克星敦生气。她生气的时候依然是在笑着,但是她浑身上下
散发的气场却是令人心生畏惧。
之前萨卡与列克星敦做爱时故意打开窗户,险些让路过的行人看到。这让当
时还很保守的列克星敦大发雷霆,作为代价,自己几乎被爱人榨干。以至于第二
天都没办法起床去上班。想到那次做爱的经历,萨卡就肝颤。那近乎发泄式的求
欢差点把他的老命要出来。
他思索一下,重新躺回床上,关上电灯。
「不过照这样下去……快了。」
睡前,他如此想着。既然自己的老婆能接受肉体与精神的出轨,晚上甚至希
望自己能来3p,她的道德观念在一点一点地让位于欲望。想来以后的列克星敦
会更加开放,恐怕不就之后,自己和列克星敦一起听自己的录像带,并且把这当
作情趣的那一天会越来越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