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肏我那可爱的小师妹,中出,口交,乳交、子宫交&野外露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师父!」
「啊,是红芍啊!你来的正好,西方贺州地界,有一古方国,那里的韶水河
神被提拔,有个空缺,为师打算让你下凡历练一番,你看如何?」
面前的是个头生鹿角的龙族少女,她的面容姣好,有些讶然的望着自己的师
父:「可,可,可是师兄呢?」说完她的小脸转而变得羞红了起来,显然有些情
怯。
鹤发童颜的老头先是一愣,随后拍腿一阵哈哈大笑:「我原想推荐他去北俱
芦洲的一处小国担任掌教,不过你们两个自小青梅竹马,若是你能说服他的话,
那到时候一起的话,也没什么大关系,为师也想早点有个徒孙嘛~ 」
敖红芍顿觉大窘,脸蛋通红:「为老不尊!不知羞!」随后慌忙从师父的房
间之中落荒而逃,独留下师父那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鹿角少女一路蹦蹦跳跳,很是雀跃的向着一幢屋子跑了过去。
「师兄!」她直接扑到了那男子的怀中,很是亲昵的嗅闻着男子身上那熟悉
的气味儿。
男子颇为无奈的摸了摸少女额头上的两只鹿角:「小鹿啊小鹿,什么事情这
么毛毛躁躁呢?」
「都说了人家是龙,是龙,不是鹿啦!」露出醉人的笑容,很是兴奋的说道:
「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准许我出门历练了!」
「嗯嗯,知道了。」男人敷衍般的回答着。
「那,那师兄要不要和我一起呀?我们到时候也好互相照应一下嘛~ 」羞涩
的双手绞在一起,脑袋微微垂下,一副娇羞的模样。
「可是师兄去的是天池国,和你的古方国似乎不顺路啊!」男子貌若苦恼的
说道。
少女的心一片冰凉,随后可爱的跺了跺皮靴:「坏蛋师兄,不理你了!」转
身欲走,却被男子一下揽住了腰肢。
「别走呀,师兄又没有说不去……」
「那,那……」
「不过呢,师兄放弃了担任一方掌教的机会,我的小师妹要不要好好地报答
一下师兄呀?」
敖红芍的心怦怦直跳,强作镇定的反问道:「什,什么报答呀?」
男子的手一把将龙女的腰肢揽住,脸上露出了坏笑:「那便让师兄教教你,
如何报答了?」
两人本就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龙女又早已对其是芳心暗许,即便内心羞涩,
又怎么会多加抗议,弗了师兄的意思?好似提线木偶一般,被师兄搂着纤腰,向
着床上走去。
「不,不行呀师兄……我,我,这还太早了呀~ 」敖红芍结结巴巴的说着,
却又担心师兄对自己生起异样的情绪。
这个年代本就是夫为妻纲,虽说师兄很是宠爱自己,但,但师兄不会因此而
生气吧?
男人只是笑笑,亲了一下龙女的脸颊,便将黎红芍摆在了床上。龙女颇有些
不安的扭动着娇躯。
「师,师兄~ 」黎红芍发出了娇嗔般的哀求声。
男人则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坐在床边,只是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黎红芍一身淡青色的连衣裙,一头飘逸的白发被她压在了身下。一缕腰带系
住了她那纤细到一手可握的腰肢,男人的视线向下望去,那连衣裙堪堪遮住她的
翘臀,将那浑圆白皙的大腿暴露在外,那纤细的小腿则被乳白色的长筒袜包裹住,
莲足则踩在了一双青色绣鞋之上。雪白的上臂暴露在外,小臂上则是护臂一样的
青色饰品,她那修长的鹅颈之上同样是一只护颈,男人的视线向下,上乳与锁骨
之间,大量的雪白嫩肉暴露在外,男人一时之间有些看痴了。
「师兄!」龙女有些羞愤的握紧小拳头,轻锤着男人的胸膛。看着男人那好
似要将她吃下去的眼神,龙女羞的恨不得钻入地缝之中。
男人伸手揉了揉龙女的小脑袋:「好师妹,快让师兄发泄一下,师兄快要憋
不住了,放心,不会坏你贞洁的~ 」
听着这话,龙女的脸蛋更是羞红了。
男人急切的向龙女伸出狼爪,先是隔着衣服在龙女的娇躯之上摩挲着,很快
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开龙女的衣服。将师兄那毛躁的狼爪拍开,龙女慢慢的解开
了自己的衣裳,将那一声雪白的软肉暴露在师兄的面前。
「我,我自己来呀~ 」
「真是师兄的乖师妹!」
男人三下五除二的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赤裸着身子出现在师妹的面前。
龙女发出一声惊呼声,望向了那处对天咆哮的硕大肉棒,脸蛋瞬间红扑扑的。
快速的将龙女身上最后几件遮羞的内衣扯掉,看着赤裸着身子,被自己剥成
一只白羊的龙女,男人发出了嘿嘿淫笑声:「师妹,师兄要来了哦~ 」
男人扑到了龙女的怀中,吓得龙女发出呀的一声惊叫声,他的脑袋在龙女的
怀中一阵乱拱着。狼爪更是毫不迟疑的一把握住了龙女那挺拔的酥乳。那对豪乳
的大小适应,正是盈盈一握的程度,水滴型的美乳看上去美极了,男人迫不及待
的将那樱红的软嫩乳头含在了口中。
龙女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拂柳一般的腰肢向上拱起,酥乳想要逃离师兄的
大口。男人却很是粗鲁的发出啧啧的吮吸声,舌尖围绕着那处樱红的乳头直打转。
一阵阵酥酥麻麻的触感从那处乳头处传了过来,龙女下意识的抱住了男人的脑袋,
一时间不知是将他推出,还是紧按在自己胸前。
舌头围绕着那处乳头直打转,刺激着那处蓓蕾慢慢的硬起;他的另一只大手
则握住了龙女的另一只乳球,手指深陷于那白嫩的乳肉之中,大手肆意的揉捏着,
娇嫩的乳肉哪里经得住这般摧残?龙女的口中发出了痛呼声。粉粉嫩嫩的乳头被
那粗糙的手指捻起,男人的手心逐渐的加大力气,龙女酒红色的瞳孔慢慢瞪大,
一阵又麻又痛的触感从那处酥乳上传来。
「坏,坏蛋师兄……不,不要这样玩弄人家了呀~ 」
「呜呜,好,好奇怪的感觉,要,要被师兄玩坏了呀~ 」
「乳头,乳头好敏感,呜呜~ 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龙女的娇躯好似一条美女蛇一般,她在床上不住的扭动着娇躯,那副媚态看
的男人目瞪口呆,恨不得将自己的肉棒塞入龙女的小穴之中。不过他可不是那么
粗暴的人,龙女和自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哪里需要用那么下作的手段去获
得她的身体呢?
大手在那乳肉上搓揉着,感受着那滑腻乳肉所带来的极佳触感,手指拨弄着
她的乳头,将那如同堆雪一般的酥乳用力向上推起,看着那鲜艳欲滴的乳头越拔
越高。那滑腻的乳肉在男人的手心之中变幻成为各种形状,男人的粗糙掌心肆意
的揉捏感受着那温热细腻的乳肉。
他的口中发出淫笑声:「我的好师妹,师兄想要了,这可怎么办呢?」
龙女懵懵的望向了自己的师兄,还没想到是怎么回事,便感受到一根炽热的
肉棒在她那紧致的小腹之上戳弄着。那肉棒灼烫无比,好似要将她彻底融化一般,
龙女的脸蛋刷的一下便红了,即便没上过生理课,龙女也猜出了那根坏东西是用
来做什么的。
「不,不,不行的啦~ 」委委屈屈的表达着自己反对的意见,可惜她的反抗
在男人的面前以失败而告终。
男人一边玩弄着她那手感极佳的鸽乳,一边将那酥乳当作扶手一般,向上爬
去,直视着自己可爱的小师妹,大口向着小师妹的红唇逼近着。龙女的心怦怦直
跳,看着师兄那不断凑近的大口,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大口如期而至的吻上
了她的小嘴,一股灼热的鼻息打了过来,龙女瞬间变得晕晕乎乎的。
那处薄唇味道极佳,还带着些许的花香气息,男人很是贪恋的舔舐着,大口
用力的吮吸着那处小口,感受着那好似果冻一般的极佳触感。粗舌探了出来,先
是舔舐了一圈龙女的薄唇,随后落在了龙女的贝齿上,他的粗舌慢慢的将龙女的
贝齿撬开,粗舌径直的闯入了龙女的小口之中。龙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呜呜悲鸣,
小口就此被男人肆意索取着。
龙女的软舌不断向后退缩着,但那小口的空间有限,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那娇娇怯怯的软舌很快便被男人的粗舌所擎住,两者交织,缠绵在一起。那种奇
异的触感令龙女的口中发出了难受的呜鸣声。
「被,被师兄欺负了呀!」
男人的大手依旧肆无忌惮的在龙女的酥胸之上揉捏着,炽热的肉棒戳弄着龙
女的小腹,很快龙女的一身软肉便软的好似水一般。男人的粗舌肆无忌惮的在龙
女的口腔之中乱闯着,舌头交织着,向着龙女的口腔深处前进着,粗舌的舌尖挑
逗了一番龙女的喉间软肉,便慢慢将那软舌拖拽入自己的口腔之中。
龙女不住的喘着粗气,那软舌蠕动着,很快便被男人含入了自己的大口之中。
舌头交织着,将那嫩舌当作美味的软糖吮吸着,舌头交织在一起,牙齿轻轻的咬
噬着,龙女不过是一个雏儿,哪里经得住这般挑逗呢?她那身玉白的美肉之上慢
慢浮起一层情欲的粉红色,酒红色的瞳孔之中更是蒙上了一层水雾,她,也变得
想要了~
龙女只觉得时间好似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师兄的身体实在是滚烫无比,刺激
的她全身酥软无力,好似一滩水一般依靠在师兄的怀中。
男人的大手在龙女的娇躯上轻轻拂过,好似丈量着那身美肉一般。一抹银线
悬挂在两人的嘴角处连接着彼此,那银线慢慢垂下,龙女的脸又红了起来,她的
酥手无意识的在男人的胸膛处向下滑动着,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痴痴的。
男人起身坐在了龙女的身上,舒服的扭动着身子,那根充血膨胀的粗大肉棒
直接放在了龙女的乳沟处,那紫红色的龟头正对着龙女的脸蛋,龙女顿时大羞,
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扭过了小脑袋。
「师,师兄~ 」龙女的语气带有着几分薄嗔,几分幽怨。
男人却只是轻轻捏住了龙女的耳垂,颇为玩味的说道:「师兄憋得太狠,难
道师妹忍心看着师兄憋得这么痛苦吗?这不是不能坏了师妹的贞洁,那便用师妹
的这一对白嫩乳儿替师兄发泄一番,如何?」
「坏,坏蛋师兄……」龙女紧闭着那双美眸,嘴里只是嘀咕,却任由男人把
玩着她那对乳儿。男人看着身下口不对心的龙女,忍不住发出了哈哈大笑。
他的大手按在了龙女的侧乳之上,用力的向着中间推聚着,白白嫩嫩的乳肉
将那腥臭粗大的肉棒夹在了中间。男人的粗糙指心拨弄着那娇嫩的乳头,他的身
体开始扭动起来,肉棒在那处乳沟之中快速的抽插了起来,龟头一次次重重的捣
在了龙女的修长下巴处。
那处白嫩的乳沟被肉棒摩擦的通红,男人发出了剧烈的喘息声,忍不住向龙
女发出了请求声:「我的好师妹,快来帮帮师兄……」
拿过龙女的玉手,按在了那处侧乳上,示意着她上下晃动着白嫩乳肉,主动
的摩擦着男人的肉棒,龙女顿时大羞,不过她的手却好似不听使唤一般,任由着
男人的摆弄,那粗大的肉棒被堆雪一般的乳肉覆盖住,只那紫红色的龟头时不时
从那白嫩的乳肉之中冒出,然后重重的捣在龙女的下颚处。
「坏,坏蛋师兄,就知道用这腌臜手段来折辱你的师妹!」
男人发出了尴尬的笑声:「嘿,嘿嘿,我就知道师妹最疼师兄了不是?反正
咱两青梅竹马,以后我不娶师妹,师妹难道还能嫁给别的男人不成?就当是闺房
之乐了!」
虽说很是羞耻,但听见师兄亲口承认娶自己,龙女只觉得心中好似吃了蜂蜜
一般甜,连带着撸动那肉棒都变得更是起劲了。男人舒服的昂起了脑袋,那肉棒
拨弄着滑腻的乳肉,惬意的享受着滑腻乳肉所带来的极佳触感。肉棒膨胀着,阴
囊一阵收缩,热流从男人的小腹处涌出,龟头一阵跳动,龙女不由瞪大了酒红色
的眸子。
白浊的精液从那肉棒之中射出,龙女怔怔的看着那白浊的腌臜物滑过一道弧
线,随后落在了自己的俏脸上,那滚烫的温度将龙女拉回了现实之中,她忍不住
发出一声惊叫声。
「啊~ 啊~ 」
男人的肉棒还在跳动着,大股大股的白浊精液打在了龙女的俏脸上,龙女下
意识的闭上了眼眸,却还是无法阻止那白浊的精液落在她的小脸上。俏脸被精液
彻底的污染,那头柔顺的银白色长发,以及她的黛眉,琼鼻,脸颊之上,通通都
是那白浊的精液。
「混,混蛋师兄!」龙女忍不住发出尖叫声,却觉得身子一轻,那压在自己
身上的男人发泄完欲望之后便直接溜了出去。只能含气带怒的偷偷溜进浴室之中,
将身上的脏物洗净。
「师妹,别生气嘛,师兄下次再也不敢了~ 」
男人冲着龙女露出了一副阿谀的笑容,此刻已是他们一同下山的半月之后了。
男人心中叫了声苦,不料师妹这气生到了现在,心中还念念不忘自己做下的那番
恶事。
龙女只是想要用此事拿捏一番自己师兄,不然,若是让他随意玩弄,那自己
到底成了个什么?
龙女还想说些什么,只见不远处传来了喊杀声。
「师妹快走!」
「师兄!」
龙女和男人对视了一眼,足跟一踢马腹,快速向前走去着。两个衣着暴露的
女子手中拿着短剑,对一个白衣男子发起猛攻,那男子的小腹被划开了一道大口
子,那肠子顺着那处伤口向外流出,看上去恶心极了,龙女慌忙扭过头去,一副
恶心的表情。
男人心中一喜,这对师兄妹来的正是时候,简直给自己做了一个完美的助攻。
那两衣着暴露的妖娆女子先是对视了一眼,随后将那手中短剑掷出,随后头也不
回的逃离了战场。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扑在了那受伤男子身上,一阵嘤嘤的啜泣
声。
龙女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戚戚的神色,男人足尖一点马镫,跳到了龙女的身后,
一把揽住了她那拂柳般的腰肢:「师妹,我的好师妹,想什么呢?」
「师兄~ 」龙女发出轻唤声,眼睛却不住的瞥向了那一对师兄妹。
男人从腰带中掏出了一个玉瓶丢给了那对师兄妹:「这是我师门特制秘药,
赶快用吧,能保他一命。」说完便一踢马腹,快步向前走去。
龙女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果然,师兄是个好人啊!」
男人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也不打算解释些什么,只是那魔爪不断地在
龙女的娇躯之上肆意摩挲着。
「师妹啊!咱们都下山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没意识到这世道的残酷呢?莫
说那师兄妹一同遇害的,就那被灭了满门,屠尽宗门的,咱们见过的还少吗?」
「可,可他们是……」
「好,好,好,我知道我的好师妹人美心善,这是触景生情了。」
男人发出一声轻笑:「不过以我的实力,纵横天下都是无虞,师妹何须担心,
我的实力,你又不是没见识过?」说完还故意冲着龙女一阵挤眉弄眼,龙女很快
便反应过来,大羞,握紧了玉白的素手轻锤着男人的胸膛。
「要,要死啦你,就会拿这欺负我!」那脸蛋粉扑扑的,望上去好似烟霞附
在其上,男人忍不住轻轻啄了一下龙女的俏脸。
……
此刻已是傍晚,男人带着龙女进了锦州城,只随意的寻了家客栈,简单的洗
漱一下,便见一道黑影推门而入。蜡烛早已灭掉,不过毕竟是修行之人,男人还
是看出了闯入自己屋内的究竟是何人。
一道温软滑腻的娇躯突然缩入了他的怀中,男人有些口绞舌燥的轻声唤着:
「师妹~ 」
一条滑腻的软舌在他的嘴角处舔舐着,它灵巧的撬开男人的嘴唇,以及牙关,
好似一条灵蛇一般,就此钻入了男人的口中。
男人也不多加赘言,只是任由着龙女索取着。那软舌舔舐着他的粗舌,柔弱
无骨的小手则在男人的胸膛处摩挲着,很快便将男人的衣服解开,灼烫而又香甜
的鼻息尽数打在了男人的脸上,龙女发出了娇俏的喘息声,那双酒红色眸子此刻
已经彻底的被那朦胧的水雾所浸染。
「师,师兄~ 要,要了我啊~ 」龙女的小口离开了男人的大嘴,她不住的喘
息声,只是静静的趴伏在男人的怀中,说着极为大胆的话。
「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急切,这么想要师兄要了你呢?」
琼鼻微皱,小声的回应道:「那对师兄妹太惨哩,他们运气好,遇到了我们
师兄妹,可若是没有我们两个,他们可怎么办呢?你说,若是到时候我们处于他
们的处境,到时候死了,都不能在一起,那可实在是太糟糕了!」
男人的大手在龙女的翘臀上一拍:「胡说什么呢!你师兄入云摘星,怎会落
得那般境界?我看你个小妮子,是欠收拾了!」
「师兄~ 」龙女的翘臀一阵扭动,那丰腴的臀儿故意磨蹭着男人的大手,挑
逗着他的情欲。
「好你个小骚货,送上嘴的美肉,师兄哪有不吃下去的道理?」男人故意发
出淫笑,做着凶恶的表情,搓着手,将龙女反身压在了身下。龙女则极为配合的
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一副落入贼手的惶恐模样。
「坏,坏蛋,你要做什么?」
「哈哈,小娘皮,大爷有根大肉棒,需要小娘皮你来慰问一番,女侠号称急
公好义,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你,你这恶人!我,我誓死不从!」
啪的一声,大手落在了龙女的翘臀上,龙女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呼声。男人
好似淫贼一般,大手从上到下,慢慢的摩挲着龙女的娇躯。
龙女今天穿的却是一件纯白的连衣裙,大片白嫩的胸脯嫩肉暴露在男人的视
线之下,那连衣裙没有衣袖,短至大腿根部,只小臂上带着护臂一般的丝质护袖,
腰肢上则是一条腰带,将那盈盈一握的腰带系住,小腿被那纯白的丝袜包裹住,
望上去很是纯洁,小脚踏着白色的长筒靴,一种活泼,俏皮的风韵向男人袭来。
看着那宜嗔宜喜的通红小脸,男人顿时有些食指大动了。
好似开礼盒一般,男人的大手先是放在了龙女的酥肩之上,将那系带拨开,
大手放在了龙女的白裙上,慢慢的向下褪去。龙女的娇躯一阵抖颤,任由着师兄
在自己的身上肆意妄为着,很快龙女的身上便只有那贴身小衣,以及那护袖,丝
袜,除此之外便别无他物。
男人的肉棒硬起,迫不及待的在龙女的小腹处戳弄着,不过他的身体很快便
沉了下去,龙女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便拉住了她那内裤的两边,向下脱去着。龙
女羞的拽住了内裤,那微小的力气却是完全不敌男人的蛮力,很快那处完美无瑕
的小穴便就此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中。
男人一边发出淫笑声,一边则伸手在那处蜜穴之上摩挲着,那丰腴而又软嫩
的下体酥肉微微凸起,摸上去好似松软的馒头一般,那处私穴没有半点杂毛,摸
上去光滑而又滑腻,男人颇为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他故意取笑着龙女:「原以为我的师妹是龙女,没想到啊,居然是个虎女,
瞧瞧这无毛的白虎小穴,师兄真是怎么爱都爱不够呢!」
龙女羞的恨不得将自己的头埋入地缝之中,师兄的大手向她传递来一种粗糙
的触感,那大手是那么的炽热,直令她回不过神来,笔直而又修长的双腿下意识
的夹紧,却又被男人强行的撑开。那处下体与浑圆的大腿之间形成了一处完美的
三角地带,大手摸上去,很是舒服。男人的手指从上而下的滑过,最终停留在了
那处小穴之上。
那处蜜穴好似一块软膏一般,只是造物主在其上轻轻切了一刀。白嫩的雪肌
与内里粉嫩的穴肉,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男人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那处小穴
上舔舐一二。
龙女被刺激的发出了惊呼声:「不,不要,脏……」
男人的大嘴将龙女下面的那张小嘴含住,用力的吮吸着:「这么美味的小穴,
师兄怎么会觉得脏呢?还不快让师兄好好的品鉴一番?」
舌头在那处小穴上拨弄着,男人突然起了诗兴:「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
始为君开。师妹啊师妹,你觉得师兄这首诗如何啊?」
「下,下流!」龙女本就聪颖,怎么会猜不出男人的心思呢?她羞的简直就
要哭了出来,男人不仅一边玩弄着她的娇躯,还要一边挑逗着她那怦怦直跳的心。
粗舌向内挤入,强行将那膣内软肉分开,舌头舔舐着龙女的娇嫩软肉,龙女
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下体处传来了阵阵奇异的触感,她有些按捺不住的发出呻
吟声。
粗舌挑逗着龙女的小穴,手指则拨弄着她那颗红豆,粗糙的指心将那软嫩的
阴蒂捻起,慢慢的向上拔去。那本就富集着大量敏感神经的小豆豆哪里经得住这
般挑逗,龙女的蜜穴很快就变得溪水潺潺,她那修长而又浑圆的双腿更是将男人
的脑袋死死地夹住。
粗舌好似肉棒一般,在龙女的小穴之中进进出出着,大口则如同饮着琼浆玉
酿一般,吮吸着龙女的小穴,一阵强力的吮吸感从那小穴之中传来,龙女舒服的
简直就要哭出声来,她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好似要被彻底的吸走。在粗舌和手
指的强烈刺激之下,龙女的鹅颈高高昂起,发出一声极为诱人的呻吟声,娇躯一
阵抖颤,很快便有一股淫水好似泄洪一般,从那龙女的小穴之中倾泻而下。
龙女无力的瘫靠在床单上,脸蛋潮红,娇躯下意识的喘息着,此刻的她如同
刚被滋润过的花骨朵一般,毫无顾忌的绽放着。男人的大手轻轻抚弄着龙女的俏
脸,感受着那处嫩肉的滑腻与温热,淫水还在他的口中,那从体内倾泻而下的圣
水并没有什么怪味,男人砸吧砸吧嘴喝下去了些,望着少女失神的模样,索性沉
下身子,大口吻住了龙女的小口,慢慢将口中的淫水渡入了龙女的小口之中。
龙女忍不住瞪大了眸子,喉道耸动着,慢慢将男人渡过去的淫水吞咽入自己
的口中。
「坏,坏蛋,你,你就这么轻贱人家……」轻灵的声音却又带着一丝丝委屈。
男人也不辩驳,大手一把揽住了龙女的腰肢,自己躺在了床上,将龙女放在
了自己的小腹之上,两人以骑乘的姿势对视着彼此。龙女的两只小手被男人紧紧
的握住,十指交织着,她的双腿则以鸭子坐的姿势坐在了男人的身上,翘臀一阵
乱扭,她的娇躯突然一僵,显然是感受到了有一根可恶的混蛋在她的翘臀之下作
怪着。
「坏,坏师兄~ 」
「师兄还有更坏的呢~ 」
「好师妹,你得自己动啊!」男人发出坏笑声,龙女顿时大窘,素手摆脱了
男人的大手,用力的在男人的胸膛上一拍,不过她的身子微微起来,慢慢的找寻
着位置,想要坐在那根肉棒之上。
但那滑腻的下体总是令那粗大的肉棒一阵乱戳,没办法,小手颤抖着,慢慢
将那炽热而又粗大的肉棒握在了手心之中,牵引着那根粗大的肉棒,对准着小穴
的位置,龙女的娇躯微颤,就此慢慢的坐了下来。
小脸拧成了一团,若不是那处小穴已经被男人玩弄的溪水潺潺,恐怕仅是插
入,便足以令龙女觉得痛不欲生。先是那硕大的龟头被龙女的蜜穴吞入其中,随
后青筋毕现的肉棒也慢慢的消失在龙女的小穴之中。龙女一阵腿软,只觉得下体
被莫名的胀大,那根肉棒粗大而又炽热,紧紧的贴在了她那膣内软肉上,好似要
将她的小穴灼烧干净一样,龙女的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小嘴微微张开着,一
副柔弱可欺的姿态。
男人的肉棒已经触碰到了一层薄薄的肉膜之上,男人知道,这是自己的肉棒
触碰到了龙女的处女膜处,不过看着龙女那副畏惧的模样,他的嘴角咧起坏笑,
大手摸向了龙女的腰肢,然后重重的往下一按。
龙女只来得及说出一个不字,那个要字却转而变成了闷哼声,处女膜一碰即
破,龟头重重的捣在其上,随后更是在那蜜穴之中一阵横冲直撞。龙女的鹅颈高
抬,脑袋后仰,发出了痛呼声。
「不,不要,呜呜呜,好,好痛啊~ 真的,真的不可以插入了,我,我不要
了,不要了啊~ 」
男人的大手在龙女的翘臀之上用力拍打着,他的肉棒不退反进,更是粗鲁的
抽插着龙女的小穴。
「哼,这是你不要就不要的吗?先让师兄肏个爽再说!」
肉棒重重的捣在了龙女的小穴嫩肉之上,龟头好似烙铁一般在龙女的蜜穴软
肉上摩擦着。龙女只觉得自己好似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整个人不断地摇晃
着,下体处突如其来的疼痛差点将她直接击溃,发出嘤嘤的啜泣声,下体先是胀
痛,随后则是撕裂般的疼痛,龙女只觉得下体好似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在骑乘的姿势之下,肉棒抽插的极为凶猛,龟头沿着那条未被开辟的甬道,
一次次重重的捣在了龙女的花心上。肉棒沾染上鲜红的血迹,更是一次次全根而
入龙女的小穴之中。龙女的娇躯慢慢趴伏下来,下身的撕裂痛感令她更是眼泪直
流,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不,不行了,好痛,下面,下面要被肉棒撞坏了……」龙女发出了娇娇怯
怯的呻吟声,然而毫无疑问,这完全无法阻止男人的暴虐抽插。男人只觉得怀中
的少女好似一滩水一般,肆意的任由自己揉捏着。肉棒进入了一处温热而又湿润
的小洞之中,那处小穴很是紧致,它紧紧的勒住了肉棒,令肉棒每一次捅入都很
是艰难。
龙女被刺激的娇躯一阵抖颤着,那肉棒如同生锈的铁剑一般,不住的磨蹭着
她那娇嫩的膣内软肉。龟头沿着那处膣内软肉向着花心滑动着,龙女痛的眼泪直
流,最终直接张口咬住了男人的肩膀,好似一条小狗一般。
男人的大手在龙女的翘臀处摩挲着,手指深陷于那滑嫩的凝脂之中,大手按
在翘臀上,下体的肉棒一挺一拔,肆意的在龙女的小穴之中抽插着。男人的喘息
声逐渐加剧,龙女的小穴在慢慢的适应着男人的肉棒,蜜穴内的褶皱将那粗大的
肉棒紧紧的包裹住,不留一丝缝隙,好似美蚌一般,将那肉棒死死的夹住。
痛感在慢慢的消失,龙女逐渐从那粗大的肉棒之上体会到了一种别样的快感。
螓首慢慢的抬起,偷偷的望向了男人那刀削斧凿一般的脸庞,素手伸出,将男人
脸上的汗水轻轻的擦拭掉。
男人先是一怔,随后啊呜一口将那只素白的小手咬住,发出轻笑声。
龙女则颇为恼怒的用另一只小手捶打着男人的胸膛,随后也不由自主的露出
了会意的笑声。
撅起小嘴,不满的呢喃着:「师兄是个大坏蛋!」
「那,师兄只做你一个人的大坏蛋,好不好啊?」
龙女的眼睛一亮,男人又坏笑着说:「只让师兄一个人欺负你,如何?」
那葱一样素白的手指在男人的口中拨弄着,撅着个小嘴,嘟囔着:「大坏蛋,
净想着怎么欺负人家。」
那副娇憨的模样简直令男人看痴了,肉棒充血膨胀到了极致,再度重重的捣
弄着龙女的花心,引得龙女的娇躯又是一阵乱颤,发出哀哀的呻吟声,龟头在那
处紧致的小穴之中研磨着。龙女舒服的眯上眼睛,修长的鹅颈昂起,娇躯呈现着
S 形的美妙曲线,那处雪背极为性感而又挠人,男人的大手忍不住沿着那性感的
背脊从上至下摩挲着。
龙女的俏脸之上满是那情欲的粉色,师兄对自己的怜爱与贪恋,令她又是羞
涩,又是高兴,她的翘臀主动的扭动了起来,榨取着那在自己小穴之中抽插的肉
棒。随着时间的流逝,痛感逐渐消逝,留下来的则是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以及一种
被填塞满的安全感。翘臀主动的向后撞去,好似英姿飒爽的女骑士一般,想要驾
驭那身下的烈马。
可惜这女骑士很快便被烈马所降服,肉棒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龟头一次次
重重的捣在龙女的花心上,那硕大的紫红色龟头被那娇嫩的花心紧紧的包裹住,
龙女只觉得一种触电般的快感从花心处一直蔓延至她的全身。肉棒抽插着小穴,
下体撞击着龙女的翘臀,一阵阵噗呲噗呲的抽插声伴随着阵阵啪啪的撞击声在屋
中响起。
龙女只觉得自己好似置身云端一般,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那粗大的肉棒
一次次顶在她的花心上,她的灵魂都快要被那可怕的肉棒就此顶了出来,酒红色
的眸子里盛满了柔情蜜意,用那依恋的眼神望向了自己的,小口之中发出了惊呼
声:「不,不行了,呜呜,师,师兄,我,我要来了呀~ 」
娇躯一阵抖颤,小口之中发出尖叫声,随后用力的吻住了男人,更是将自己
的娇躯塞入了男人的怀中。娇躯软肉一阵乱颤,淫水从她的花心之中倾泻而下,
通通落在了男人的肉棒之上。男人同样抱紧了龙女,龟头死死地顶在了龙女的花
心上,从那花心之中传来了强有力的瞬吸感,更有一股滚烫的淫水通通落在了男
人的肉棒上。
想要发出舒服的喘息声,却因小口被龙女封堵住,只能吮吸着龙女口中那甘
甜的津液,粗舌和龙女的软舌交织在一起。两人彻底的融为了一体,那处蜜穴传
来了极有韵律的吮吸感,令那肉棒脱离不得龙女的小穴。龙女更是被那滚烫的精
液打的一阵失神,滚烫的精液将她的小穴整个塞满,此刻的她彻底软的如同一滩
烂泥,只能任由着男人的摆布。
那粗大的肉棒恋恋不舍的在龙女的小穴之中捣弄了几下,想要就此拔出,却
被龙女再度缠上。
「不,不要拔出来……我,我想要你在我身边的感觉……」
美人恩重,男人怎么会忍心拒绝呢?大手轻拍着龙女的雪背,看着那一脸满
足,却又有些慵懒的小脸,男人颇为心疼的说道:「那便让我拥你入眠。」
如同乖宝宝一般,龙女轻轻点了点头,双手靠在了男人的胸前,就此沉沉的
睡了过去,脸上更是露出了无比幸福的笑容。
……
「啊~ 睡的好安稳呢!」此刻已是日上三竿,经过了昨夜的激烈奋战,龙女
这才醒过来。想要舒展腰肢,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处温暖的怀抱之中,
男人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她不由吓了一跳。
「你,醒了多久了?」
「也就半个时辰吧。」
「那你就这么看着我?」
「谁让小师妹长得好看,师兄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呢~ 」
龙女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口中却说着相反的话:「哼,油嘴滑舌,就
知道拿些好话来哄我!」
男人不由大呼冤枉,很是委屈的看着龙女:「怎么会呢,我对师妹的喜欢,
那可真是天地可鉴呀~ 」
「哼~ 」龙女的口中发出轻哼声,手指在男人的怀中轻轻戳弄着,只是静谧
的享受着那温暖的阳光。她突然发出一声痛呼声,小穴里感受到了异物感,那根
肉棒硬邦邦的,直直的戳着她的膣内软肉。那根肉棒并未从她的小穴之中拔出,
好似将那处小穴当作了容器一般,就这么将它放在龙女的小穴之中。
「色胚!」龙女脸蛋羞的通红,那雏瓜初破的娇嫩身子,哪里禁得住那粗大
肉棒的再度戳弄呢?
从昨晚的疯狂后冷静下来,龙女变得有些羞羞怯怯的。男人的大手将龙女的
腰肢握住,肉棒慢慢的从她的小穴之中拔了出来,粉嫩的阴唇软肉被那粗大的肉
棒带的外翻,龟头一股股白浊黏液混杂着殷红的处女之血缓缓的从那处小洞之中
流淌而下。龙女的小穴弹性极佳,从乒乓球般大小的空洞慢慢收缩,完全看不出
能够容纳肉棒的样子。
龙女的小脸揪成一团,显然雏瓜初破后的她,感受并不是那么的好。男人忍
不住亲了亲龙女的粉嫩脸蛋,两人就这么拥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龙女的脸
蛋突然为之一红。
「你,是不是又想要了啊?」龙女怯生生的问道。
「嘿嘿,就算不要也没关系,我的好师妹昨晚那么美味,我怎么忍心现在再
欺负你一顿呢?」
龙女的小脸先是一阵纠结,随后她的脑袋慢慢的沉降下去,趴伏在男人的胯
下,柔弱无骨的小手将那根粗大的肉棒握在了自己手心之中,小脸故作镇定的说
道:「我,我只是看你太可怜,你,你可不要瞎想啊!」
小脑袋微微向前,可爱的琼鼻微微皱起,丹唇轻启,即便厌恶那股腥臭味,
却还是张着小口,将那根粗大的肉棒含入了自己口中。软舌舔舐着那根肉棒,男
人先是一阵惊愕,随后露出了笑容,大手的龙女那头银白色的秀发上轻轻摩挲着。
龙女好似受到鼓励一般,她的脑袋上下起伏着,尽力将那肉棒吞吐进自己的
口中,舌头更是围绕着男人的肉棒直打转,刺激的男人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舌
尖轻轻扫过那粗大的肉棒,贝齿轻轻咬噬着,给予着男人别样的快感。那颗螓首
上下起伏着,脸颊更是被肉棒戳弄着随之鼓起。舌尖点在了男人的马眼处,刺激
的男人发出嘶嘶的倒吸冷气声。
男人有些按捺不住的伸手握住了龙女的脸颊,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粗
鲁的按在了肉棒上,小口之中发出了嗬嗬的咳嗽声。那硕大的龟头不仅将她的小
口彻底的塞满,而且直接重重的撞在了龙女的喉间软肉上,龙女直接被这一下突
然袭击刺激的直翻白眼,只能任由着男人把玩着她的脸颊嫩肉,将那可怕的肉棒
重重的捣在了龙女的喉间软肉上。
龟头在龙女的食道口处摩挲着,龙女的酒红色瞳孔下意识的瞪大着。肉棒将
她的小嘴撑大,男人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他的大手用力的按压着龙女的脑袋,
龟头好似钻头一般,向着龙女的小嘴深处前进着。龙女被口中的肉棒弄得一阵反
刍,口中的异物感令她起了一阵呕吐欲,龟头更加深入的捅入了她的食道之中,
一阵强有力的吮吸感从龙女的小口中传来,龙女的软舌下意识的舔舐着男人的肉
棒,想要将那根粗大的肉棒从自己的口腔之中推拒出来。
男人喘着粗气,大手按在了龙女的后脑勺处,那肉棒将龙女的食道慢慢挤开,
龟头渐渐的向那处食道小孔中钻入,一阵强烈的吮吸感从那处食道中传来,肉棒
强行将她的食道嫩肉挤开,就此深入进去。龙女的小手无力的推拒着,口中更是
发出了呜呜悲鸣,但这显然是无济于事,她的喉咙蠕动着,带动着肉棒更是向着
她的口腔深处进发着。
那根粗大的肉棒就好像长矛一般,就此慢慢的消失于龙女的小嘴之中,整根
肉棒都被龙女含住,男人的下体紧紧的贴在了龙女的俏脸之上。龟头被那食道嫩
肉吮吸着,龙女只觉得口中的异物感很是难受,她下意识的吞吐着,想要将那可
怕的肉棒从自己的口中吞入,但这显然是无法做到的,但那种吮吸的快感却令男
人发出了极为惬意的呻吟声。
肉棒完全不需要抽插,便可以惬意的享受到龙女小嘴的吞吐,她那食道肌肉
无论是收缩还是扩张,对于肉棒而言都是极为强劲的压迫感。男人慢慢的适应着
龙女的小嘴,开始缓慢的在龙女的食道之中抽插了起来。龙女被刺激的直翻白眼,
一副很是难受的样子,那硕大的龟头卡在了她的喉咙处,令她很是难受。男人肉
棒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肉棒配合着龙女的小口吮吸,重重的撞在了她的食道内
壁之上。
好似叼住骨头的母狗一般,趴伏在男人的身上,发出呜呜的悲鸣声,那肉棒
刺激的龙女只能翻着白眼,却完全说不出话来。男人的大手在龙女的脑袋上轻轻
抚弄着,肉棒肆意的在龙女的食道之中抽插着,精囊收缩,男人很快便在那无比
紧致的口腔之中到达了极限。肉棒一阵跳动,一股白浊的精液从男人的肉棒之中
喷涌而出,通通灌入了龙女的食道之中。
那处食道被刺激的一阵紧缩,好似榨汁机一般,紧紧的箍住了男人的肉棒,
好似要将那其中的精液通通榨取干净。龟头跳动着,一股股精液沿着龙女的食道
向下爬行着,那粘稠的触感很是恶心,龙女只觉得好似毛毛虫在她的食道内壁之
中爬行着,没奈何她只好将那腥臭无比的精液通通咽了下去。
喉道耸动着,一股股腥臭的精液被她喝了下去,进入了胃里。男人惬意的发
出呻吟声,大手按住了龙女的脑袋,好似拔剑出鞘一般,肉棒缓慢的从龙女的食
道中钻出。龙女不住的咳嗽声,精液顺着气管,钻入了她的鼻腔中,那白浊的精
液沿着她的鼻孔向下滴落,那副模样凄惨极了,龙女难受的眼泪都挤落出来。
肉棒慢慢拔出,顺带着大量的精液也从龙女的嘴角处向下滴落。只听啵的一
声,肉棒完全从龙女的小口之中拔出,龙女大口的喘息声,呼吸着新鲜空气。肉
棒跳动着,将最后几缕精液涂抹在龙女的小脸上。
龙女不由气急,小手重重一锤男人的胸膛,口中含着精液,模糊不清的斥骂
道:「混,混蛋!谁,谁让你塞到喉咙里了?我,我差点要呛死了知道吗?」
「那,那不是精虫上脑吗?」男人勉勉强强的找着理由,却被龙女直接从床
上踹了下去,没办法,看着正在气头上的龙女,他只好一脸阿谀的笑容,灰溜溜
的狼窜而逃。
……
两个衣着暴露,身姿妖娆的女子小心谨慎的向城外走去,龙女则小心翼翼的
在后跟随着。突然她心生警惕,身后那人却突然将她的小口捂住。龙女被吓得差
点叫出声来,那人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别怕,是我。」她这才放下警惕,
手肘重重的向后一锤,小声抱怨道:「要死啦你,突然出来,可吓死我了是!」
男人轻笑着揉了揉龙女的脑袋,向那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瞥去,好奇地问道:
「你去跟踪那两个女人干嘛?怎么她们招惹到我的师妹不成?」
龙女时不时地偷看着那两个女子,小声说道:「只是觉得好奇罢了,觉得她
们不是好人。」
「她们确实不是好人,她们是那欢喜佛的炉鼎,怎么,你要对他下手不成?」
「呸,呸,呸,这名头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和尚!」
「嘿嘿,确实如此,那欢喜佛喜欢做那夺人妻女之事,而且最喜欢当着人家
丈夫这么做,可以说是修真界中有名的败类了。」
「那怎么没人对他下手呢?」
「他的本事高强,为人多奸猾,不少行侠仗义的都被他屠灭满门,妻女沦为
了他的炉鼎,自然就没那么多人找他行侠仗义了。」
看着龙女一脸不虞的神色,男人补充道:「毕竟匡扶正义,锄强扶弱,也不
能找太强的不是?」
「那,那我们走吧~ 」
「你要是真想杀了那欢喜佛,倒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思索了一下,沉声说
道。
「别,别,那样太危险了,师兄,算了吧。」龙女以为男人是为了讨她欢心,
才要行下如此这般险事。
男人却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们去那古方国,需要软硬兼施,恩威并重,
这欢喜佛的脑袋正好能够做我们的彩头!」
强拉着龙女的素手,跟在了只能看得见背影的两个妖娆女子身后,二人就此
尾随着,慢慢接近着。那两个妖娆女子左弯右绕,很快就步入了一处破庙之中,
只听那莺莺燕燕的羞人呻吟声不住的从那破庙之中传来。
龙女羞的扭过头去,偷偷望向了自己的师兄,却见师兄也在看着自己,她下
意识的伸手在师兄的腰间用力的一掐那处软肉,男人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将
那小手拍开,脚步轻缓,向着破庙进发着。
越是接近,那淫靡的声音变不断的钻入男人的耳朵中,他的脸色涨的通红,
毕竟那呻吟声确实太过诱人,酥人入骨,即便男人也颇有些把持不住。他走到了
那处破庙口,从那门缝之中向内觑着,他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
只见那破庙之中有个大胖和尚,他满面堆笑,只令人觉得慈眉善目,看上去
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但是在他那身肥肉的旁边,却有着七八个很是低贱的女人。
她们的长相姣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人,不过被欲望所充斥内心的她们,却如
同母狗一般趴伏在胖和尚的胯下,任由着那胖和尚把玩着她们那滑腻的乳儿,有
的用自己那鲜艳的唇儿在胖和尚的身上一阵乱亲,有的则将自身的美肉当作抹布
一般,在那胖和尚的肥肉上擦拭着。
男人才一吐气,便被那胖和尚发现了。
「何方鼠辈?」
男人也不理他,暴起发难。那把佩剑散发着幽幽绿光,好似银河之下九天一
般,剑芒以一种不可力敌的姿态向欢喜佛斩了过去。
那欢喜佛的脸色一变,拉过了旁边的几个妖娆女子,那根肉棒捅入了那女子
的体内,剩下的几个女子则好似舞女一般围着那欢喜佛跳起诡异的舞来。他们之
间有着一种奇异的连接,那剑芒斩了过去,却被欢喜佛一挥衣袖挡住了。
「飞云摘星秋笑无?那便让我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吧!」
「师兄!」龙女发出了一声惊呼声,那欢喜佛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眼神在
龙女的身上打量着:「嘿嘿,小娘子如花似月,合当做我的炉鼎!让我杀了你的
亲亲师兄,再来好好享用你这小师妹!」
那大欢喜佛毫无顾忌的当着男人的面和那妖女交配着,龙女哪里见过此番场
景?她羞的扭过头去,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男人却是看出了点门道。
「这是阴阳姹女大法?」
「哈哈,秋燕无见识果然非凡!但我和她们连为一体,阴阳交合,生生不息,
你拿什么来杀我?还是乖乖地将那龙女送上,再给我磕头认罪,说不定我能放过
你!」
「那便让我见识一下佛爷的神功吧!」男人不为所怒,屏声静气,手握长剑,
虽然不动,但那气势却在不断地增长着。
「赵客缦胡缨!」
欢喜佛一惊,天地间只剩下那把剑,好似天外流星一般向他袭来。
自那天下第一神剑的独孤无鸣退隐江湖后,江湖上便流传着飞云摘星秋燕无
的名号,他以一手燕赵悲歌剑法独步武林,闯下了诺大的名头,隐隐有问鼎天下
第一剑客的意味,原先他还不信,此刻见那快到极致的剑法,他算是彻底的信了。
不过作为纵横江湖的老手,大欢喜佛怎么会没有几手保命的绝活呢?他身边
的几个明妃脸上漾起不正常的血红色,那大欢喜佛一连拍出数十掌,每一掌都令
那剑芒黯淡了几分,终于那被削弱的剑芒落了下来,直如天河倾倒一般,大欢喜
佛脸色乍变,吐出一口鲜血,将一个明妃掷了过去,这才心有余悸的从那剑芒之
下逃脱下来。
「吴钩霜雪明!」翩跹似仙,男人再度上前递过一剑,那剑从一不可思议处
刺了过来,大欢喜佛一拍身下蒲团,发出怒吼声。
「阿弥他娘的陀佛!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了!姑娘们,给他点厉害瞧瞧!」
那群明妃好似踩在云端一般,步法精妙,很快便将男人围在了中间,她们发
出清脆的笑声,身段娇柔,好似那吸人精魂的罗刹女一般,男人握紧了手中的剑,
却发觉自己失去了攻击目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