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动乱本纪】(131、1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131帝国的姬将军与姬提督
为了不便宜船上的臭男人们,斯芬克斯寻欢作乐时都用魔法屏蔽的动静,这
次也不例外,在被魔法保护的房间内,斯芬克斯正新奇地使用魔族少女伊迪斯灵
魂人格制作的魔法飞机杯。
对于无女不欢的斯芬克斯来说,不能对男人和女人发泄而沦落到使用玩具排
解是一种很丢脸的事,而考虑到这个飞机杯曾经竟然是个活生生的人,那倒是有
取之一用的乐趣了。
得益于斯芬克斯的魔法,晕船的咏风·宁春总算有了安歇的地方,甲板上的
水手们对被魔法屏蔽的客舱内所发生的香艳景象一无所知,他们为了抵达君士坦
丁堡而忙碌着乘风破浪。
可所有水手,连船长也不例外,在工作的时候,都忍不住窥看那矗立在船头
的美丽倩影。
她的背影是如此的美丽,又圣洁得令人不忍亵渎。
有水手咽了口唾沫,羞惭低头窃语:「女神在上,阿妮艾斯小姐真美啊。」
收敛了天使的光环羽翼,外表普通的金发少女站在船头,手扶围栏,遥望远
方,喃喃自语。
「黑船……」
阿妮艾斯不记得这样事物。
对于失忆的战天使来说,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可恍惚间,又与某些
一闪而过的片段重叠,变得似曾相识。
碧海波涛的大海,满载货物的船只顺着洋流乘风破浪,航向远方。
这样的景象,在战天使的碧色眼眸中剥丝抽茧,露出了这世间万物的本质,
从水手、船只、货物、交通——一切有形或无形的价值,汇聚成无数璀璨的金流,
向最神圣的方向流淌……
「女神大人,这是您给予我的指引么?」
因为这神圣的指引,阿妮艾斯能用最实惠的价格做出最好的买卖,她能在生
意谈判中洞悉合约的界限,连那一支支名目眼花缭乱的股份股价,对战天使来说
都如同儿童的拼图游戏一般简单,因此她才能够在威尼斯证券交易所翻手为云覆
手为雨,成为一天套走天文数字的「金钱魔女」。
如此之大能,必定是女神给予她的赐福吧。
「为什么,您偏偏要赐予我这样的能力……」
阿妮艾斯痛苦地闭上双眼,想将这些神圣的金流从脑海中抹去。
这些金流的气息是如此的神圣,可只要用理智去思考,她便明白,这般神圣
流向的目的并非正义,乃是名为「利润」的贪物。
金钱啊,世人为汝行了多少的罪恶。
她只要操控数字,就能令诚实之人的努力化为乌有,她只要玩弄人心,就能
令正义之人一文不值。
而能洞悉利润所在,并以此追逐的、被世人惊恐称谓「金钱魔女」的自己,
真得能够称之为一名正义的天使吗?
女神大人又为何……要将此物赋以神圣?
「倘若这是您对我的考验,请将它收回吧,我只是区区一介第八位阶,何德
何能,承受您的试探啊……」
阿妮艾斯叹息一声,从船头走下,轻巧避让着在不同岗位上忙碌的水手们。
阿妮艾斯的脚步很沉稳,也很老练,在一艘各司其职的商船上仿佛真正的水
手一样没干扰到任何人,反倒是眼睛掉到她身上的水手们痴痴地懈怠了工作,几
次挡到了她面前,阿妮艾斯都微笑不以为意。
甲板上的水手们明里暗里窥伺着阿妮艾斯,这是很正常的,与大海搏斗的单
身汉憋久了,总会想找地方发泄,遇到斯芬克斯她们一行自然没少觊觎,甚至更
邪恶的心思都动过。
在大海这片四不管的地方,只要把黑旗一挂,他们就是肆无忌惮的海贼,只
要利益足够大,把乘客卖了跑路也不是不可能。
斯芬克斯一行人的强悍武力自然是阻止了水手们一切不轨的想法,但奇怪的
是,面对阿妮艾斯这位看起来最没威胁的金发大家闺秀,水手们不但生不起黑暗
的念头,反而有一股源于海洋的亲切油然而生。
就好像她是那种——当船只在狂风骤雨中翻腾,即将倾覆,众人慌乱不已,
看似一切完蛋大吉之际,她会气定神闲地站出来稳定军心,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
与大海搏斗了一辈子的老船长。
也许还有先前这位大小姐把海底找到的宝藏分文不取地分发给众人的好感在
里头吧,固然战天使隐匿天使特征后仍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但水手们对阿妮艾斯
感到敬畏更多于欲望——并不是说没有欲望。
水手们如此,船长更是如此,船长勉强把自己脸上的觊觎按捺下去,在上甲
板朝战天使吆喝了一声:「阿妮艾斯小姐,有空上来聊会儿么。」
阿妮艾斯抬头微笑:「好的。」
在随海洋不断起伏晃动的甲板上,打扮朴素的金发大小姐没有搀扶手,平稳
地走上楼梯。
「阿妮艾斯小姐以前在船上干过活儿?」
「是的,虽然我记不太清楚了,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阿妮艾斯站在视
野最良好的上甲板,一股莫名熟悉的惆怅上涌,战天使低落地说,「很久以前了。」
「时光如梭呀。」船长打着船舵,调整船只航向顺应洋流,偷偷地看了一眼
阿妮艾斯,他不相信这位漂亮大小姐的「很久以前」能有多久,说,「想当初我
还只是个擦甲板的小子,不知不觉,我也是有条船的老活计了。」
「船长先生是生在大海的人,可对我而言,就连大海的波涛都是久远到无法
回想的记忆。」
「但阿妮艾斯小姐的身体不还是牢牢记住了大海的滋味么?我们这些本该在
陆地上行走的家伙,一旦尝到了大海的滋味,可就再也不像没出过大海的人一样
老实啦。」
面对船长这有些轻佻的回答,战天使不觉他冒失,的确受了安慰,轻笑说:
「说的也是呢。」
接着,阿妮艾斯和船长开始聊起风土人情。
芙蕾雅大陆与维纳斯大陆虽板块相连,但他们的陆路却被北方几乎不可能穿
越的冰雪森林覆盖,还有高耸的巨龙山脉所隔绝,因此维系双方的是在内海海湾
的海上贸易。在历史上拜占庭帝国和以威尼斯为首的尊贵同盟为了争夺内海海湾
的霸权征战不休,从征服各自的贸易节点、岛屿港口、甚至直接封锁入侵对方的
首都港口,基本上是各有胜负,打打停停,停停打打。
当斯芬克斯、娜依一行人抵达时,双方这次的战争刚以威尼斯丢掉了内海海
湾几个群岛城邦的支持,拜占庭帝国海军大胜告终。
船长痛心疾首地说:「真是丢人,咱们威尼斯以海洋贸易为本,是海军立国
的国家,我们飘扬在大海上的木头城墙是整个内海海湾纵横无敌的荣耀,可上次
大战的时候居然在全面优势的情形下输给了拜占庭人!从古至今威尼斯海军打拜
占庭人都是以少胜多,从未以多输少啊!指挥那场战役的议员居然还有脸抛弃旗
舰逃回来,最该死在群岛的人就是他!」
阿妮艾斯惊说:「怎么会这样呢!?」
然后船长又跟阿妮艾斯讲解其上次大战,船长语焉不详,不太适合讲故事,
好在船上不乏参加过那次战争的水手,他们路过的时候掺和点充满愤懑情绪的补
充,总算是让阿妮艾斯听明白战役的始末了。
「原来如此,利用群岛地形的掩护与大胆的突进跳帮打乱了贵方的阵型部署,
使得首尾不能自顾,先进武器的火力优势也无法发挥,在局部上以多打少将她们
的火力发挥到极致,能达成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不可能……虽然议员先生最后关头
抛弃旗舰逃跑太不负责任了,其实他前面的指挥也还算中规中矩。」阿妮艾斯若
有所思地说,「不如说是你们对手的指挥调度精妙得难以想象。」
「都是因为那个拜占庭贱人!」从群岛战役幸存的水手咬牙切齿地说。
拜占庭帝国的老皇帝年老体衰,据说神智不清醒,吃喝拉撒都在床上,都是
她的皇后在代替他发布政令,除此之外整个帝国的军事大权基本掌握在他的两个
女儿身上。
老皇帝膝下有三女及一幼子,其中被誉为钢铁与血的高岭之花——达德拉大
公主是统领着帝国中央禁卫军、率领军队为帝国南征北战的姬将军,面对帝国陆
地上的威胁,无论是保卫边疆还是开疆拓土,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率大军铲除。之
前席卷帝国的斯巴达克斯奴隶大起义最后就是被她平定的,之后假借斯巴达克斯
之名在威尼斯二度起义的安东尼娅就是从大公主那里逃走的侍奴。也因为此事,
残酷镇压过奴隶起义的大公主在威尼斯忽然人气颇高。
与受威尼斯人喜爱的达德拉大公主相反,被无数痛失儿女的威尼斯人痛恨的,
则是被誉为苍海波涛的冰雪之花——年纪与大公主相差无几,同样英武不凡、气
质高雅的米蕾娅二公主,身为统帅帝国海军的姬提督,她不但在战争中攻打、封
锁威尼斯,在和平时期铁腕清剿威尼斯的、非威尼斯的海贼,更是组建私掠舰队
袭击尊贵同盟诸城邦的贸易航线。在群岛战役中,这位姬提督米蕾娅二公主驾驶
取名自神话传说的旗舰【海天使号】撞击威尼斯旗舰,吓得威尼斯海军统帅不敢
交战便弃船逃跑的英勇事迹在海域广为流传,被俘获的威尼斯旗舰至今仍停靠在
君士坦丁堡任由拜占庭人耀武扬威。
一位姬将军,一位姬提督,可以说正是这两位公主,撑起了拜占庭海陆大军
的一片天,至于三公主和四皇子据说都是没有她们姐姐那般铁血彪悍的天真可爱
之人。
船长对阿妮艾斯感慨说:「米蕾娅那个婊子在海上的时候,咱们是一天好日
子都没过过,利润稍微丰厚一点的航线都要被她手下的私掠舰队抢三回,说是停
战状况却比没停战好不了多少……还好最近听说米蕾娅把注意力往远洋探险抽调
过去了,这些拜占庭海贼总算消停不少,不然就算阿妮艾斯小姐付我再多钱,我
也不敢送命去跑这趟呀。」
阿妮艾斯轻笑说:「我不会这样勉强船长先生的,有您这样经验丰富的船长
保护,我们实在是太幸运了。」
就在船长被阿妮艾斯夸赞得翩翩然时,瞭望台上突然传来举着单筒望远镜的
水手惊恐的叫声。
「船长,有海贼!」
132海洋的战天使
「船长,他们正在接近!」
瞭望台上的水手大声呼喊,远方那挂了黑帆的双桅帆船正在朝他们直行而来。
「天杀的海贼!」船长恼怒,他才说过这段时间海上太平了点,居然就有混
账打上了他的主意,她尴尬地对身边的金发少女说,「呃,别在意,阿妮艾斯小
姐,海上总有不开眼的家伙。」
「他们是拜占庭人吗?」阿妮艾斯微微眯起眼睛,用她身为战天使超越望远
镜的敏锐视力观察那艘逆风来袭的海盗船。
「很有可能,不过在大海上讨生活的不只拜占庭人。」还有可能是其他地方
的,甚至就是威尼斯的,按照以往的惯例,对威尼斯友好的海贼只要不是穷疯了
都会放本城邦船只一马,船长一边说,一边想,随后下令道,「打起威尼斯的旗
号,告诉他们别再靠近了。」
正因为大海上既有对威尼斯友好的海贼,自然也有例如拜占庭人这样不友好
的海贼,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出航以来一直没打威尼斯的旗帜。
被盯上了以后,水手们将威尼斯的旗帜升起,并用旗语尝试劝离对方。
「他们还在接近。」
看来无论他们是穷疯了的还是反威尼斯的,战斗已经无法避免了。
船长冷冷说:「准备战斗。」
大副敲响警钟:「准备战斗!」
船上基本没有胆怯的,不提这里有不少战争结束后退役的水兵,作为有悠久
航海传统的人民与海盗作战是常态。水手们纷纷进入战斗岗位,将大炮和炮弹准
备好,军械库的后勤官将刀剑依次分发,造价昂贵的火枪分发给瞭望台和上甲板
的狙击手,以应对随时可能的白刃战。
「阿妮艾斯小姐,请您先下船舱去吧,区区一船海贼奈何不了咱们,可要是
不小心伤了您就糟了。」
阿妮艾斯微笑罢手说:「船长先生不用担心我,一艘船上无论乘客还是水手
的命运都休戚与共,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为我们付出性命,必要时我也可以
用魔法贡献绵薄之力。」
「哦,那就拜托阿妮艾斯小姐了。」船长擦了擦汗说,虽然阿妮艾斯小姐是
个拥有魔法与海上经验的人,可炮弹不长眼,要是不小心伤到了这位大金主怎么
办啊,「大副,保护好阿妮艾斯小姐。」
「是,船长。」
这时瞭望台又传来水手的报告:「船长,他们转向了。」
正忧虑阿妮艾斯人身安危的船长喜上眉梢,说:「呼,看起来咱们吓跑那帮
人了。」
阿妮艾斯眺望远方缓缓将船身调整与已方平行,船舷上下数层黑洞洞的炮口
朝向这里,焦虑地说:「船长,您确定他们放弃了吗?」
船长充满信心地说:「那是当然,那帮人渣已经被我们吓跑了。」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正准备发动攻击呢?」
摆在船侧的火炮是所有舰船最强大的输出手段,因此战斗时以船侧对敌可以
将火力发挥到最大程度,双方利用机动性在博弈中寻找有利火力输出位置,谁能
将宽广的船舷对准对方的弱点,谁就能获得海战的优势。
船长不在意地挥手说:「也许阿妮艾斯小姐对如何生活在一艘航船上很清楚,
可对刀口舔血的事儿还不太了解呀。如果他们想用船舷炮发动攻击,至少还要再
接近一大段距离才行,要不然炮弹还没碰到咱们就全都落入水里了,在整个芙蕾
雅与维纳斯这一圈都没地方能生产出能在这个距离发动攻击的火炮,大小姐您就
别操心了,没有哪个海贼能威胁咱们勇敢的威尼斯人——」
船长话音未落,遥远方向的黑帆海贼船的船舷突然升腾一阵浓浓的白烟,阿
妮艾斯碧色的瞳孔骤然收缩。
「隐——蔽!」阿妮艾斯惊声尖叫,一把将身旁的船长按倒。
炮火轰鸣!
碎屑飞溅!
「嘎啊呜——!!」
有不幸被炮弹直接命中的船员四分五裂,尖叫戛然而止。
水手们没想到在这个距离上会被攻击,顿时伤亡惨重,士气大骇。
「三门炮损坏!」
「大副死了!」大副不幸地被炮弹直接命中,只剩下横截面血肉模糊的下半
身倒在地上。
「见鬼!」船长扶着船舵爬起来,惊骇地骂咧,「这帮人渣是怎么在这个距
离上发动攻击的,难不成是把炮弹抛射过来的么!」
「不对,炮弹是直射的!」阿妮艾斯清楚地看见了炮弹来袭时的弹道轨迹,
严肃地说,「对方火炮的性能远胜于我们!」
「居然会有这种事……」
阿妮艾斯站在死去的大副位置,对船长鼓励道:「船长先生打起精神来!你
的武器虽然不如对方先进,可如今风向与洋流皆对你有利,只要勇敢地战斗下去,
女神大人一定会保佑你的!」
振作起来的船长振臂高呼:「伙计们!让这帮人渣见识咱们威尼斯人的厉害!」
「哦哦哦!」
武装商船被海贼炮击后,娜依与斯芬克斯先后登上甲板。
提着剑的娜依慌张四顾,大喊:「敌人在哪里?阿妮艾斯,发生什么了!?」
「我们被海贼炮击了!」
正说着,对方又一轮在已方射程外的直射炮击来袭。
娜依和斯芬克斯都看清了炮弹的轨迹,动作敏捷的剑士立马卧倒匍匐,斯芬
克斯那高大的胴体仍直立着,稍稍侧身一让,两人都躲过了这轮炮击。
即使在躲避炮弹时,斯芬克斯的目光都一直没移开过敌船,她玩世不恭的神
情逐渐变得难看:「对面的这种火炮,居然比我们波斯氏族能制造的还要先进…
…」
战斗还在继续,当船长驾驶武装商船将海贼船的距离拉近到已方火炮的射程
中时,他们又遭受了敌人的两轮打击,千辛万苦总算进入了公平战斗的阶段。
「坚持住!」
「装弹……开火!」
在先前的射程劣势中武装商船已经遭受了大量损伤,陷入了严重劣势,如今
他们的胜算除了顺风顺流之利,还在他们经验丰富的威尼斯水手的操帆术与炮击
术,以及掌舵的船长本人对海洋与战机的理解层次。
炮火轰鸣,硝烟弥漫,海面上的两艘船互相盘旋在杀戮的火焰中。
随着战局的持续,船长与水手们的心情逐渐变得绝望。
「不行!根本找不到机会!」
「对面不光是武器厉害,连水手也都是老伙计。」
「一点破绽也没有啊。」
操纵海贼船的人和他们的船长对海洋的理解在一个层次,船长有什么意图对
面都看得出来,不给一丝有利的战术机会,将战局一直维持在公平对决中,而公
平对决持续下去的结果,必定是已经因为射程不如人而陷入劣势的武装商船战败
告终。
「这样下去一定会输的……」
「船长小心!」炮弹来袭,阿妮艾斯急忙拉住正打满舵的船长,在他被炮弹
打中前将他的身位拉开,却仍然没躲过炮弹爆炸的余波。
「哇啊!!」被炮弹波及的船长发出惨叫。
「船长倒下了!谁快去掌舵!」
伤痕累累的桅杆也终于支撑不住,在揪心的折断声中,这个象征船只生命的
庞然大物,在仓皇逃避的水手们绝望的目光中,缓慢、却不可阻挡地倒下……
「桅杆!桅杆断了啊啊啊!!」
「我们败了——」
就在每个水手都这么绝望地想着时,斯芬克斯那高大的身影走向正折断倒下
的巨大桅杆。
「哼嗯!」她目光一厉,在水手们看怪物的目光中,硬生生地扶止了桅杆落
下的趋势,并且缓缓地将其扶正——这是力量何等恐怖的怪物啊!
「桅杆这不还好好的么,给我定住!哈啊!」斯芬克斯高举魔力生成的战枪,
一把斜插没入桅杆的横截面,直接将断裂的桅杆卡死了!
斯芬克斯的力量是何等宏伟,可这等强大的力量在浩瀚的大海中又有什么用
呢?无非是延缓死亡罢了。
「我们不会输。」厚实却失控的船舵被一双白皙的纤手牢牢抓住,一个充满
与斯芬克斯那种霸道截然不同的,如神迹一般温柔又不失力量的声音,在上甲板
响起,「胜利在我们这边,女神大人的祝福庇佑着这艘船上的每一个人。」
敌人如此强大,船只伤痕累累,船长生死未卜,桅杆即将倒下,在这绝望的
时刻,纯白的圣光忽然从上甲板散发,洗涤着每一个人低落之人的灵魂!
「那是什么!」
「是阿妮艾斯小姐吗!」
「等、等一下,那难道是!?」
震惊,惶恐,慌乱。
要用什么样的词汇去形容她呢?
庄重,高雅,光明,秩序。
她有一顶闪亮的光环,一对洁白的羽翼,金色的长发,碧绿的眼眸,手持战
枪,英气咄咄,令人生畏。银白的羽毛发饰别在她金色的长发上,高挑丰满的身
材,穿着一身轻便不失华美的银甲,披着蓝色的披风,与气质典雅高贵的六位圣
天使·尤多拉相比,更增添了一份不羁的游侠气质。
金黑镶边的圣白门襟与黑色的紧衣紧紧勾勒出她上半身的妙曼身段,再由两
条旗帜形的三角落摆从肩头垂在她美丽饱满的胸脯前,门襟直至她的膝处,银色
的战裙下是与门襟同色的裙袍,与门襟间隔,呈露出她雪白的大腿,以及包裹在
那对修长美腿的上段嵌银甲的黑色裤袜与银色战靴。
「是、是天使啊!!!」
「天使大人!!阿妮艾斯小姐就是天使大人!」
「女神大人派天使来拯救我们了!」
那一切仿佛是随口安抚人心的鼓励话语,在此时的阿妮艾斯口中说出后,都
成为了神明的旨意,神圣的钦定!
洁白羽翼微微舒张,在金色光环的照耀下,天使圣洁的面容下,是她无法动
摇的高贵决心!
「以我鲁诺修地方斥候型八位战天使·阿妮艾斯之名起誓,我必将女神的恩
典带给你们!请大家随我共赴胜利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