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学院的反逆者】(28、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28章:欲望暴走
郑璐红着脸急匆匆地跑去厕所了,只留下了郑烨和维尔莉特两个人继续留在
店里。
郑烨一只胳膊压在桌子上,另一只手则是轻轻扶额,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了
继续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只是沉浸在橙汁的甘甜中的维尔莉特。
她的面前摆了三个空杯子,算上她现在手里的这杯,已经喝了足足四杯了——
天知道为什么她能一口气喝这么多。
「你刚才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郑烨有些头疼地看向了维尔莉特,后者放下手里已经只剩一半橙黄色液体的
杯子,眨了眨眼。
「我什么都没干,她自己摸上来的。」
「只是摸一下尾巴,就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吗?」
郑烨不禁皱了皱眉头,如果维尔莉特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魅魔对于普通人
的影响力恐怕要比自己预估的还要恐怖一些。
相比之下,自己已经和魅魔相处了几个月,所以已经有了抗性了么?自己除
非是在和维尔莉特交合的时候,正常和她对话或者触碰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不良反
应。
「她自慰过几次,但没有用手指插进去过,只是摸过下体表面。」
维尔莉特轻描淡写的话语让郑烨的嘴角不禁抽了抽,似乎自己知道了自家表
妹某些不堪入目的黑历史。
「魅魔连这些都能看得出来?」
「能隐约感受到气味。」
维尔莉特看着郑烨,耸了耸她那挺翘的小鼻子,然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现在没有魔偶的味道了。」
郑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完全不知道维尔莉特到底是怎么闻出那几天
前的味道的。
「简直就和狗鼻子一样嘶——」
维尔莉特在桌子下面抬起了脚,踹了一脚暗自嘟囔着的郑烨,后者不禁痛呼
了一声,一下子捂住了被踢的生疼的小腿。
这家伙......
郑烨一边捂着腿,一边郁闷地看了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自顾自吸着饮料
的维尔莉特。
不过,如果郑璐真的是像维尔莉特说的那样,只是自慰了一两次,甚至连下
体内部都没碰过的话,倒也不难解释她那过度的反应了。
毕竟只是个刚开始接触性的小孩子,碰到魅魔这种生物,自然没有丝毫抵抗
的能力了。
不过......
「她上来就被魅魔魅惑的话,不会对以后有什么影响吧?」
郑烨不禁有些担忧地问向了她。
郑璐再怎么说也是个在正常生活的女孩子,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接触上魅魔,
导致留下了什么坏影响的话,爸妈怕不是会直接从棺材里跳出来打死自己。
说起来......按照故事里的设定,一般魅魔似乎还有转化同类的能力来着?
想到这的郑烨心下一慌,连忙接着问道。
「另外,你们魅魔有那种转化人类的女性变成魅魔的能力吗?」
「我们是从欲望中诞生的,人类是血肉组成的,怎么可能相互转化啊?」
维尔莉特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慌张起来的郑烨,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问出这
种奇怪的问题。
「影响的话,我之前没有接触过人类的女孩子,所以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
不会有吧。」
「倒也是......是我多虑了。」
听到了维尔莉特否定的回答,郑烨不禁松了口气。
还好故事里的设定终究只是故事里的,要是现实也是如此的话,那魅魔这种
生物就太恐怖了。
看着放松下来的郑烨,维尔莉特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饮料杯,目光中隐晦地带
着一丝不安。
「你很关心她?」
她默默地问道。
「当然了,她好歹也是我的表妹啊。」
郑烨耸了耸肩,用手指轻轻摩挲着桌面上的卡片。
那是郑璐临走前交给自己的银行卡,里面存放着自己父母残留下来的遗产。
「况且,人家可是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啊,这份恩情对我来说足以记一辈子
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坚定,摩挲着银行卡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重起来,在桌面上
发出了清晰的摩擦声。
「可是一辈子的恩情,要怎么偿还呢?」
维尔莉特的问题让郑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回答道。
「回报也有很多形式啊,不一定非要拘泥于某个人或某个形式。」
「当然,我现在确实没有什么能回报他们一家的事情,但是至少力所能及的
得做好吧?比如不影响璐璐的人生,不让她参与到这些危险的事情当中。」
维尔莉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低下头,看着杯子里晃动着的橙
汁发呆。
「我去看看璐璐怎么样了,你在这里等等,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就去卫生间找
我们。」
郑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维尔莉特说道。
「要是有其他男生过来主动找你攀谈的,不要搭理,别让别人碰到你,要是
他们难缠的话还是直接来卫生间找我们,听懂了吗?」
不放心的郑烨又强调了一句,才转过头准备离开。
「等一下!」
维尔莉特突然出声,让郑烨莫名其妙地扭过了头。
「又怎么了?」
在郑烨的视线中,维尔莉特慢慢张开了粉嫩的樱唇,就像是猫咪的叫声一样,
一个小小的嗝从她的嘴巴中轻轻冒出。
「再来一杯。」
她优雅地放下来了空空如也的杯子,像是特意展示一样,将其放到了其他三
个杯子旁边排成一列。
郑烨:「.....。」
*** *** ***
郑璐使劲地搓揉着自己的手,让从上而下喷出的清澈水流冲走手上沾满的晶
莹黏液。
那条已经湿透了的内裤已经被她丢到厕所隔间的垃圾桶里了,虽然刚才从内
衣店随便挑了一条新内裤换上,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小穴还是无法清理的,因此那
又黏又滑的感觉让她的双腿不自觉地下意识缩紧成一团。
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会干出那种事情啊!?
清凉的水流泼在脸上,却无法消退那因羞耻而冒出的潮红。
郑璐看着镜子里自己还带着些许水润的双眼,不禁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试图
让自己不再去关注私密部位那奇异的触感。
表哥说的也许是真的吧......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口气。
刚才那股从心里冒出来的诡异感觉和本能,简直就像是整个人都被魅惑了一
样。
如果自己是男生的话,说不定会觉得是一见钟情或者是见色起意。
但是自己是个女孩子呀!性取向正常的女孩子呀!一见面就对一个女生发情
什么的,怎么说也不合理啊。
更何况,对方那简直就是从身体中长出来一样灵活的尾巴......
一想到那尾巴晃动的样子,刚刚压下去的欲望似乎就又冒出来了,让郑璐赶
紧甩了甩头,把心中那色情的想法丢掉。
「所以......魅魔这东西真的是存在的?」
又打开水龙头冲了一遍脸的郑璐喃喃着,看着镜子里自己那一副难以置信的
脸。
当然了,要是承认了这世界上真的有魅魔的话,那么小说里面的魔物妖怪外
星人岂不是都有可能出现了?
那自己坚持了十多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怎么办!?
揉了揉自己还带着婴儿肥的脸,将那哭笑不得的滑稽表情从脸上揉掉之后,
郑璐叹了口气,从女卫生间走了出来。
回去问问表哥他们吧......
「没事吧?」
「呀——!......表哥你来了啊。」
没想到郑烨就在厕所外面的休息区等着自己的郑璐一下子发出了受惊的小动
物一般的尖叫,然后有些尴尬地抬起手晃了晃。
「先坐下吧......。」
看着郑璐绕过自己,坐到了隔座上,郑烨不禁叹了口气,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问道。
「这回相信了?」
「相信了.....。」
郑璐就像是和郑烨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地叹着气。
「所以表哥你真的在那个樱庭学院里面困了几个月啊......?」
「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才重新出现了啊。」
「那......那个维尔莉特,她真的喜欢上你了?」
郑璐欲言又止地说道,似乎连她都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她只是单纯觉得我有意思而已,等到她玩腻了,自然就会把我
扔了的。」
郑烨苦笑一声,对于郑璐的想法有些嗤之以鼻。
「可是...她真的带你离开了那个学院诶,这在魅魔里是禁止的吧?而且她到
现在也没做出什么不好的事,似乎还很听你的话,说不定她真的是好的魅魔呢?」
郑璐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有些兴奋地说道,却换得了旁边郑烨淡淡的一个
眼神。
「那只是因为现在的我对她来说还有用罢了,她只是在等着我什么时候彻底
屈服于她罢了。」
终究还是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个地方啊......
看到郑璐还想说什么的郑烨不禁摇了摇头,打断了她想要反驳的话语。
「你觉得人类和汉堡的关系是什么?」
他指着远处一个小孩子手里拿着的汉堡,问着郑璐,让她不禁语塞。
「呃......食物和.....。」
她支支吾吾地回答着,眼神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恍然。
「对于魅魔而言,我们就是汉堡而已。」
「你的情感和经历不过是汉堡中的调味料罢了,你的挣扎和抗拒不过是吃汉
堡前的小娱乐罢了。你只看到了活着回来的我,却没看到更多其他和我一样经历,
却化为那所学院残渣的人。」
「别忘了,我的爸妈就是受害者中的一部分。」
郑烨淡淡的语气让郑璐不由得一抖。
「我问你,遇到一个好吃的汉堡时,你会怎么做?」
郑璐没有说话,因为郑烨已经指着他自己,回答道。
「静静地等待着它制作完成,然后慢慢地、尽兴地享受它,将它的一丝一毫
都贪婪地吃下去,不愿浪费一点渣滓,最后满意地打个饱嗝。」
他的话说的很慢,就像是要让郑璐清晰完整地听清楚其中的每一个字一般。
「维尔莉特,现在只是在期待着它做好的食客而已,为此,些许的等待和纵
容都是可以的。」
郑烨平静地说着,就好像他话语中那个终究会被啃噬干净的食物不是自己一
样,让郑璐不禁低下了头。
「说到底,这些跟你也没关系就是了,本来我也不想告诉你的,可惜被你看
见了那一幕......。」
沉默着的郑璐让郑烨叹了口气,语气也放缓了起来。
「没关系......只是,她真的是这么坏的魅魔吗?」
郑璐摇了摇头,她的声音有些低沉。
「她不是坏,只是......魅魔和人类的价值观不一样罢了。」
「这样的话,表哥你告诉她什么是人类的爱不就好了吗?」
郑璐的话让郑烨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是后者似乎并没有在意,只是有些兴奋
地说。
「只要她明白了什么是人类的爱情,本来就对你有喜欢感情的维尔莉特说不
定就会真的喜欢上你了,那样的话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你很喜欢她?」
郑烨的突然发问让郑璐不禁一愣,下意识地回答。
「不是啊?」
「可你在一开始应该是看她很不顺眼的。」
「呃......这不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对她就没有那么大偏见了嘛......。」
不只是如此......
看着挠着头掩饰的郑璐,郑烨的眉头没有丝毫地舒展。
是刚才的接触,让璐璐下意识地对维尔莉特产生了好感了么?居然会直接态
度转变,这么主动地帮她说好话。
不过还好只是如此,要是和学院的奴隶一样被魅魔榨取的话,恐怕就会和他
们一样对魅魔唯命是从了吧。哪怕是自己,在被维尔莉特榨取的时候也是毫无任
何反抗能力。
想到这,郑烨也不禁放宽了心,表情也缓和起来。
「总之,最好还是不要对任何魅魔抱有不必要的幻想,她们毕竟和我们价值
观不一样。」
他伸出了手,像当初小时候那样揉了揉她的脑袋。
「嗯~」
传来的轻微呻吟声让郑烨的表情不禁凝固了一下,他低头看着郑璐脸上那不
自然的潮红和迷离的双眼,连忙收回了手,而郑璐也红着脸,一下子往后又挪了
挪。
「那个...其实...因为刚才在半途中卡住了,所以...那个..。」
红着脸的郑璐扭捏地用双腿夹着自己的手,不敢去看郑烨的眼睛。
「刚才的冲动......在身体还没退下去.....。」
如同蚊子一般细微的叮咛声从她低着的脑袋下传了出来。
「呃...要不,你去厕所自己解决一下?」
郑烨有些尴尬地扭过了头,他没想到魅魔的刺激居然会这么大,现在还在影
响着郑璐的身体。
「试了..。」
那过于微弱的声音让郑烨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他不禁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
「试了.....。」
「啥?」
「我说我试过了啊!」
满脸潮红的郑璐眼角带着泪花,扁着嘴说着。
「我在厕所碰了半天自己的下面啊,可是完全没感觉了,明明平时自慰的时
候都没事的!」
爆发了的郑璐声音又变回了蚊子声,双眼游离在郑烨的身体上,又时不时盯
着他小腹下面的位置。
「现在我一碰到表哥你的身体那股冲动就会变强......就是...下面那个棍子
一样的东西..。」
她双手紧紧抓着热裤的边缘,两条大腿夹在一起无意识地摩擦起来,想要缓
解从私密处传来的瘙痒感,却是杯水车薪。
内心中那股无法浇灭的火焰撩拨着她的内心,以至于连羞耻心似乎都减弱了
下来。
「表哥......能不能......帮帮我.....。」
郑璐的眼睛里面,原有的羞耻和忍耐慢慢被情欲所充满,变得越来越令郑烨
熟悉起来——那是欲求不满时的贪婪眼神。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带着欲拒还迎一般的娇嫩叮咛,幼小白皙的肌肤也染上
了一层粉霞。
「该死,璐璐你冷静点。」
郑烨不自觉地向后退去,额头留下了一滴冷汗,连忙看向了周围。
这个点偏僻的角落没有其他人,但是离卫生间这么近的话,迟早会有人过来
的。
「表哥...我下面...好难受..。」
郑璐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挪动了过来,她的手不自觉地隔着热裤抚摸着自己的
下面,整个人开始靠近那股让自己欲火难耐的雄性气息。
然后,她的身体就被一只搭在肩膀上的手卡在原位。
「不许偷腥。」
听到那熟悉的话语,郑烨不禁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让维尔莉特用轻柔一点的动作缓解她的欲火的话。
「我做不到。」
像是看穿了郑烨在想什么一般,维尔莉特出声说道。
「啊?」
「我来的话,会让她以后都变成没有魅魔刺激就射不出来的体质的,可以吗?」
「废话当然不行!」
郑烨一下子慌了起来,维尔莉特不行的话,那难道就真的只能自己来了?
可是,那是乱伦了啊!
就在郑烨焦急地想办法时,维尔莉特松开了控制着郑璐的手,径直朝着郑烨
走来。
「等一下,你要干什么?」
看着维尔莉特突然逼近了自己,郑烨有了不好的预感。
随后,他便感觉一股巨力传来,将自己从椅子上拖了起来,然后甩进了洗手
间。
那巨大的力道让郑烨的脚步来不及站稳,便摔倒在地。
从后脑勺传来的疼痛令他脑袋有些发昏,但是随即而来的,从小腹上传来的
压力令他睁开了还有些模糊的眼睛。
维尔莉特跨坐在自己的小腹上,那深绿色的长裙如同一条薄薄的被子盖在了
自己的身上。
郑烨抬起了头,才发现在欲火下已经站都站不稳的郑璐也被维尔莉特拉进了
洗手间。
从她背后伸出的尾巴灵活的将门关上,然后上了锁。
「维尔莉特你疯了?!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郑烨焦急地说道,但是那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让自己挣扎的动作变得毫无用
处。
「这是第二顿。」
维尔莉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倚在墙壁上,双腿颤抖着的郑璐,后者那已
经被情欲熏得晕乎乎的脑袋似乎无法理解现在发生的事情,只是迫切地想要舒缓
身体中无处发泄的炽热。
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维尔莉特身后,郑烨那正被尾巴从裤子中扯出来的肉棒,
身体下意识地向前走去。
「这是我的。」
维尔莉特抬起胳膊一下子拍开了郑璐下意识伸过来的手,那在手背上残留刺
痛感令她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似乎意识到了维尔莉特不允许她触碰郑烨的下体,但是那升腾而起无法缓
解的欲火如同酷刑一般,让自己无法忍耐。
「哈...哈..。」
她下意识地伸出了舌头,不顾形象大口喘息着,只有这样才能在那欲火焚身
的煎熬中生存下来。
但是不够......还不够......
想要......想要......好像要.......
「求求你......让我出来吧......。」
郑璐从那喘息的嘴巴中挤出了如同啼哭一般的娇喘声,祈求着维尔莉特的怜
悯。
「求求你~嫂子~」
「头可以借给你。」
维尔莉特说着,舌头慢慢舔舐着嘴唇,那根尾巴慢慢地开始一圈一圈缠绕住
了开始挺立起来的肉棒。
而这里,永远属于我......
得到了维尔莉特的允许,郑璐一下子便将那挂在腿上,碍事的牛仔热裤从双
腿上甩到地板上,连内裤都来不及脱掉,便站到了挣扎着的郑烨的头顶。
「喂,郑璐你冷静点!别干出这种事!」
看着慢慢贴近自己脑袋的小巧臀部,郑烨的声音也越来越慌张起来,拼命地
想要叫醒郑璐。
「表哥~就一会~一会就好~」
她的双眼冒着桃心,一边喘息着,一边坐到了郑烨的脸上,将他的话语统统
堵在了嘴里。
第29章:3P
即使郑烨有百般不愿意,当那柔软的臀肉压在自己脸上时,他还是不可避免
地僵硬住了。
那条系绳的条纹内裤覆盖住了他的视线,两条圆润的大腿一左一右地夹住了
他的耳朵,那温软的肌肤摩擦着脑袋两侧,就像是埋进了一团温暖的棉花中一般。
那少女的私密部位与自己的嘴巴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紧贴在一起,随着主人
无意识地动作轻轻摩擦着。
这丫头......已经这么湿了么......
从嘴巴上传来的湿热感觉令郑烨下意识地想着。
「嗯啊——」
郑璐那压抑着的娇喘声传进耳中,但是在两条大腿的摩擦下变得模糊起来。
脸上那柔软丰盈的小屁股带着少女的体重又向下压去,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深深
地陷进了她已经初具规模的臀缝当中,在内裤上挤出了一条迷人的凹痕。
郑璐说到底也只是个初中的小孩子罢了,因此她的体重并不是很沉。哪怕是
全身都压在了自己的脸上,也像是盖上了一层厚重的棉被一般。
那压在脸上的小巧的屁股并没能将他的眼睛彻底遮住,因此,从他被强制向
上看的视线中,那被放大了许多倍的粉白相间的条纹内裤,正随着柔软的臀瓣妖
艳地晃动着。
似乎是摩擦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大,那包裹在少女下体上的内裤随着摩擦稍稍
退下来一部分,露出了一部分股沟和挺翘的屁股肉。那光洁圆润的两个臀瓣在郑
烨的眼前,就如同两座细腻丰满的山峦一般上下晃动着。
再往上看去,那因忍耐和快感而布满了香汗的柳腰与散发着少女青春活力的
马尾,正随着脸上那柔软的屁股摩擦的动作尽情地晃动着。
那香艳的场景让郑烨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去看在自己脸上那宛如撒
娇一般轻轻摩擦着的少女内裤。
不行,忍住,忍住,她可是我表妹啊!
他一边闭着眼睛,一边在心里默念着。
然而随着他闭上了眼睛,周围的感官却也变得更加敏感了起来。少女的隐秘
花园传来的浓郁芬芳在爱液的浸润下变得更加灼热潮湿,在零距离的挤压摩擦下
统统灌进了自己微微陷进了少女蜜壶中的鼻尖里。
初中小女孩的身体那与成熟女性完全不同的清香在不断流出的体液下如同蒸
腾的水汽一般熏着郑烨的脸,更要命的是,自己那不得不从少女包裹着内裤的屁
股缝隙中汲取氧气的动作加剧了这一过程,让自己的喘息完全变成了让私密处的
体香变得越来越淫靡的催化剂。
「嗯~啊~表哥~好舒服~啊~」
郑璐那已经沉迷于情欲的娇喘声隔着两团丰润的大腿灌进了耳朵中,让闭上
了眼睛的郑烨不受控制地在脑海中幻想着她脸上的表情。
那水汪汪的双眼里满是恍惚,小婴儿一般肥嘟嘟的脸上却带着这个年纪不该
有的妩媚和淫靡,含苞待放的樱桃小嘴无意识地张开,从伸出的舌头上,花季少
女的唾液带着粗重的喘息和呻吟声慢慢垂了下来,落到了精致的锁骨上,牵起了
一条色情的银丝,然后渐渐没入初具规模的小小胸脯当中.......
开什么玩笑!那是自己的表妹,瞎想什么呢!?
郑烨努力想要甩甩头,把那脑海中淫靡的画面甩出去,却没意识到自己主动
摩擦的动作带给了脸上那纯情少女的私密花园多大的冲击。
「咿呀~表哥~不要乱动~」
从下体传来的摩擦让郑璐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少女魅惑的三角地带
下意识地夹紧,将身下的那个异物紧紧地夹在自己的屁股里面。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乱动,郑璐的娇躯却自己在下意识地主动摩擦起了郑烨的
脸,那凹凸不平的表面就像是痒痒挠一般,缓解着那饥渴难耐的小洞洞里面的瘙
痒和炽热。那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喘息就像是媚药一般让自己着迷,想要更多更
多地让它刺激自己的下体。
「表哥~表哥~表哥快~再快点~」
那不断加剧的动作和越来越挤的空间,让被屁股压在下面郑烨感觉自己就像
是挤进了一个由少女肌肤填压的狭窄空间,充斥着少女湿热体香的稀薄空气让他
的脑袋开始变得发昏。
脸上那被条纹内裤所包裹着的结实翘臀破坏力丝毫不比成熟女性的胸部逊色
多少,尤其是在整个脸都深深地埋进了花季少女的蜜臀当中时,那宛如世界都被
带着少女温热体香的三角内裤压扁一般的视觉冲击,足以让任何一个雄性生物痴
迷疯狂。
光滑的大腿肉与黑色过膝袜的触感在紧紧地挤压下包裹住了自己的头部,而
那湿透的内裤则是没有一丝缝隙地覆盖在自己的脸上,就像是被少女下体所组成
的三明治彻底挤压在一起一般,柔若无骨的脂肪和火热的丝织布料将脑袋团团围
住。
「啊~嗯~唔

与少女稚嫩嗓音完全相反的淫靡娇喘就像是一道道警钟,时刻提醒着郑烨那
是自己的表妹,自己的亲人。然而从整个脑袋上传来的初中小女孩的清纯肉体却
又如同催情剂一般挑逗着自己的神经。
从心中升腾而起的背德感就像是在欲火中添加的柴火,让那股火焰变得越来
越旺。脸上那纯洁稚嫩的小小私处已经完全堕落在了情欲当中,十分大胆地将自
己的脸当成了自慰棒,肆意地摩擦着。
那挺翘的屁股就像是一团沼泽,在流出的爱液下紧紧吸附着自己的脸,鼻子
和嘴巴似乎都要融化在压在自己脸上的火热体温当中。哪怕自己想要张嘴制止,
也只是让那稚嫩少女甘美的爱液顺着口腔流淌下来,加剧双方的快感罢了。
「表哥~表哥~表哥啊~好舒服~舔~舔我~」
郑璐的呻吟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在欲火的燃烧下,单纯的摩擦已经无法满足
她的需要了。
像是在逼迫着身下的嘴巴含住那个洞口一般,她的腰像弹簧一样向下挤压,
让那挺翘的臀部继续陷进那个脑袋当中。
「稍微,有点吵呢。」
被潮湿的臀肉熏得昏昏涨涨的郑烨听到了维尔莉特熟悉的声音,却无法做出
回应,自己整个脑袋都被大腿彻底夹住,连一丝缝隙都不存在,简直就像是在被
这个年轻的小女孩调教一般,连呼吸的自由都被剥夺,只能在那淫湿浓郁的女体
香味中求得一丝生存的气息。
「声音太大会被发现的,所以.....。」
沉浸在恍惚当中的郑璐迷迷糊糊地看着维尔莉特越来越贴近的俏脸。
「嗯~嫂子~唔!?嗯~」
她瞪大了眼睛,从嘴唇上传来的柔软和纠缠在自己舌尖上的那湿滑灵活的小
小生物将自己惊讶的叫声彻底堵在了嘴里。
那来自魅魔身体中浓郁的淫靡香味灌满了她的鼻腔,明明同为女性却完全不
一样的舌头动作搅动着自己的口腔,简直就像是在贪食着自己的津液一般肆无忌
惮地索取着。
与刚才那浅尝即止的小小触碰不同,这次是黏着在一起的直接刺激,再加上
在自己的下面摩擦着的头部,让在性方面稚嫩无比的郑璐一下子缴械投降。
「嗯唔——唔****」
那个堵住自己嘴巴,让同为女生的自己自愧不如的唇瓣紧紧地吸在自己的嘴
巴上,仿佛将自己的呻吟和喘息连同唾液一同吸出去一般。
在郑璐迷离的眼神中,维尔莉特那近在咫尺的眼眸没有任何情欲,只是平静
地看着自己。
饶是如此,她那风情万种的容貌依然让郑璐的内心十分火热,那黏在自己嘴
唇上的柔软触感是如此的舒适,就好像温软的被褥一般,让自己的身体不自觉地
依赖着它。
看不到上方香艳场景的郑烨只觉得脸上的力度突然加重,就像是要把他的头
拧下来一般,一股淫湿的水流从脸上溢了出来,将自己的脸彻底打湿。整个脑袋
都像是浸入了温暖的泥潭一样,散发出了浓郁的淫靡味道。
该死,是维尔莉特做了什么吗......
从上方传来的啧啧水声和女孩的呻吟声让郑烨大概意识到了维尔莉特在做的
事情,但是此时被两个女孩压在屁股下面的他根本无法做出任何行动,只能闭着
眼睛,防止那黏湿的爱液流进眼睛里,任由着那彻底湿透了的条纹内裤和小巧的
臀部在自己脸上蹂躏。
突然,一个柔软的触感在自己已经膨胀挺立的肉棒上,像一条蛇一样一圈一
圈的缠绕了上来。那灵活的动作连钢琴家的手指都难以媲美。
郑烨的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刚才维尔莉特关门的动作。
尾巴......她不会是想......
正如他想到的那样,一个充满了粘稠肉粒的,如同口腔一般的小洞在下一刻
将他的龟头包裹了起来。
「啊~嗯~」
郑烨的身体突然向上抬起来,让刚刚才高潮过的郑璐不禁惊叫了一声,那深
深嵌入自己下面沟壑当中的嘴唇让她像是触电一般颤抖起来,倒在了面前平静的
维尔莉特怀里。
她的脑袋枕在了维尔莉特柔软的双乳上,浓郁的芬芳和身下挣扎起来的脑袋
让她本就还未彻底缓解的身体变得更加酥麻。
「嫂~嫂子~~」
就好像是在撒娇一样,郑璐倚在维尔莉特的怀抱里,看着她那平静而又绝美
的脸庞离自己越来越近。
她抬起了头,带着恍惚的表情,主动与维尔莉特的嘴唇相接触。
「嗯~唔~哈~嗯~吸溜~唔~啊~嗯~」
从下面和上面同时进攻自己的敏感点,让高潮过后,还沉浸在余韵当中的郑
璐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地沦陷在了肉欲当中。
理所当然的,她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屁股下面的那个脑袋此时正在被刺激成
了什么样子。
那充满了肉粒和淫液的狭小洞窟从龟头开始一路朝着自己的肉棒向下吞去,
将大半棒身都挤进了那炽热潮湿的淫肉里面。
而裸露在外的部分也没有丝毫放过,一圈一圈缠绕着的尾巴就像是一直紧握
着的小手,在上面撸动着。那胶皮与皮肤混合起来一般的奇异感觉在棒身上来回
摩擦着,配合着末端张开的那只「嘴巴」吞吐着涨红的肉棒。
维尔莉特很少用尾巴进食。
相比于用尾巴吸收精液,她更喜欢直接用嘴巴品尝从肉棒里射出的新鲜精液。
但这并不代表着维尔莉特的尾巴就会比嘴巴的技巧逊色多少,甚至正好想法。
作为魅魔之间对抗的主力,她的尾巴就像是一把专门用来将对手玩弄到丢盔
弃甲的利刃。
也因此,那如同异生物的吞食一般的感觉传来,郑烨便抽搐了起来。如果不
是在被两个女孩子压在身子下面的话,恐怕他会直接颤抖地四处乱动吧。
但是从自己脑袋周围传来的柔软而结实的禁锢,和小腹上那火热的滑腻触感,
将自己那想要逃离的动作统统扼杀在摇篮里。
自己就像是陷进了女孩子组成的沼泽一般,整个脑袋都被女孩子的屁股压住,
而身体则是被少女如同猪笼草一般的裙子笼罩了进去,感受着那紧紧压着小腹,
比之脸上更加肥润的丰臀。
肉棒就像是一道正在被享用着的餐点,被贪婪饥渴的尾巴吮吸舔舐着。它在
尾巴尖端露出来的层层肉粒中尖叫呻吟着,向着主人发出危险的信号。却不想它
主人的身体,已经沦陷在两名年轻女孩子的屁股下,如同坐骑一般俯首称臣。
那青涩的少女芬芳在高潮的淫液下变得淫靡而浓郁,让被尾巴吞吐着肉棒的
郑烨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巴,从那紧紧压住自己的湿润内裤上舔舐出甘美的爱液,
让由于缺氧而干涸的嗓子获得一丝湿润的解脱。
脸上那个柔软的屁股似乎由于自己的动作,变得更加粗暴起来,富有弹性的
软肉蹂躏着自己的脸颊,两边热乎乎的大腿在耳边粗暴地剐蹭着,发出了令人酥
麻的摩擦声。
少女们激烈的湿吻声传入他昏沉的大脑里,刺激着他的下体一刻不停地挺立
着,供给那个在自己肉棒上如同管道一般的腔肉传输来自身体分泌的精华。
就像是一个三角,身下尻尾的缠绕和吮吸让他下意识地索取者来自少女幽谷
中的清泉爱液,这个动作又令压在自己的幼小蜜臀更加激烈地在自己脸上挤压摩
擦,刺激着自己身下的肉棒挺动着任由那贪婪的尻尾吮吸玩弄。
精液如同喷泉一般流进了尻尾的洞穴当中,却没有丝毫得到解脱的感觉,从
脸上传来的浓郁的女体香味和压在身体的柔软蜜臀源源不断地挑逗着自己的神经,
让自己连休息都做不到地投入进下一次交欢当中。
而坐在郑烨的脸上,因脱力而倚在维尔莉特怀里的郑璐也是同样的感觉。
表哥的嘴巴在自己下面每一次舔舐都会让自己不受控制地发出呻吟声,那个
在自己嘴巴上不断索取的樱唇就会不留一丝缝隙地把自己堵住,那条灵活的舌头
玩弄着自己的嘴巴,从面前那温软的怀抱中传来的浓郁体香就像是催情剂一样,
让自己已经高潮了好几次的身体没有一丝疲惫地继续加入这场淫荡的欢愉之中。
她迷离地仰头看着维尔莉特那红润起来的俏脸,看着她的香舌在自己的嘴巴
里摩擦,看着她那平静的表情也慢慢开始动情,变得更加妩媚和诱惑,让自己不
自觉地夹紧了双腿,让下面的那条舌头更加深入地舔舐着自己的蜜穴,只有这样,
那心中的火热和身体的瘙痒才能慢慢缓解。
就好像是打开了淫靡的开关,啧啧的水声和男女的呻吟在紧紧关闭的门后回
荡着,被肉欲灼烧的情爱地狱一次又一次榨取着体液,将其化作这道漩涡中的动
力源泉。
男性微弱的支吾声、女性甘美的娇喘声、粘稠的爱液声、激烈的摩擦声、高
潮的喷溅声、精液的溢出声,就像是这场淫荡宴会上的伴奏一般,将沦陷于此的
宾客们拉入淫欲的深渊当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