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绿苒庄】(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二十八章 林中姐妹
就在我与甄婧相认的同时,此刻在青州到长安的官道旁的密林深处也上演着
一出双凤淫戏……
在幽静的密林中,一匹挽马正拴在一颗大树边悠然的啃食着地上的株株青草,
旁边不远处的篝火燃之如炬,炙热的火光驱散着周围那让人恐惧的黑暗,在篝火
的旁边,一辆蓝篷车厢却是晃动不止,而这摇晃之烈,真让人担心这车厢会不会
在下一刻便分崩离析,伴随着车厢剧烈的晃动,一阵阵让人闻之羞赧的娇吟浪语
更是穿破厢壁直冲星空……
「师妹~~师妹~~用力~~再用力点~~师姐~~我~~我~~承受的住
」车厢中一个成熟性感的女声淫媚浪吟道:「好~~好大的鸡巴~~真是爱~~
爱死我了~~哎哟~~好深~~啊~~好美~~哦~~用力~~再~~再用力~
啊~~」
「师姐我~~我不行了~~你~~你太骚了~~你的屄好~~好热~~好紧
师妹我~~我又要~~又要射了~~」另一个女声则是幼嫩娇稚「好师姐我想~
想射在你的屄里~~可以吗~~可以吗师姐~~我~~我真的要~~要射了~~
要射了~~不行了~~不行了~~射了~~射了~~呀~~!!!」
「射吧!射吧!都射我屄里!快射呀!」熟媚女声的淫叫声陡然提高「啊!
啊!啊!好烫!好烫!师妹你射死我了呀!啊!啊!」
随着熟媚女声的一声高昂淫叫,一切归于平静,刚才还在剧烈摇晃的车厢也
瞬间停了下来……
良久之后,俩个全身赤裸的女子拉开车厢蓝色的篷布一前一后的缓缓跳到了
地上,只见这两位美娇娘一个肤白赛雪、体态莹腴,虽说英气十足的娇靥上有着
岁月侵蚀的斑斑痕迹,但却风韵犹存、浪媚天成;另一个则是娇躯盈柔、胴身窈
窕,满是异域风情的绝美俏脸上带着丝丝红晕,檀口中也是娇喘不止、吐气如兰,
如此绝世美景让人观之不禁想入非非,尤其是此刻这二位美人还是全身上下不着
片缕,丰乳肥臀、长腿玉足更是夺人二目、噬人心魄……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两位娇滴滴的美娇娘刚一落地,便紧紧抱住了对方,
两人性感的红唇也是瞬间贴在了一起,两条娇嫩的香舌更是你来我往的纠缠不休、
抵死缠绵,随即发生的一幕却让人惊诧万分,原因无他,只因为那个异域美人的
粉跨间赫然出现了一根宛若儿臂般粗长的阳物正在缓缓挺起,当这根本不应该出
现在女人身上的阳物完全挺起后,那风韵犹存的媚浪娇娘竟然玉手轻抬,直接握
在了上面来回轻抚撸动了起来,只见这娇若无骨的素白玉手犹如灵活的触手,在
那异域美人的硕硬阳物上时而轻抚、时而撸动、时而又素手为圈箍在异域美人阳
物的龟头上来回揉搓,葱白嫩滑的玉指更是有意无意的撩拨着龟头上那早已淫液
喷涌的缝隙,直惹得异域美人呻吟不止、娇喘不停……
百合美景当真是美不胜收,而在这绝色百合中,那异域美人便是我岳母的师
妹佟馨娅,而那娇浪淫媚的成熟美妇正是我的岳母于夏蓉!
「师姐~~」佟馨娅强忍着从自己阳物上传来的酥麻快感看着于夏蓉娇声说
道:「我~~我想重振师门~~」
「嗯?」于夏蓉明显一惊,停下手上撸动佟馨娅阳物的动作,同时带着疑惑
的问道:「小师妹你真这么想吗?这可是相当困难的啊,你真的想好了吗?」
「想好了!」佟馨娅态度坚定的点点头,看向于夏蓉的目光中也充满了坚毅
决绝的神色「我要为师宗报仇!我要为师门报仇!」
「那好吧……」于夏蓉看到佟馨娅如此决绝,沉吟一阵后,终于点头同意,
只不过随即于夏蓉却对佟馨娅提出了一个让她迷惑的要求「不过师妹你从今往后
就改回你的本名『赵雪静』吧……」
「师姐?」佟馨娅带着疑惑的神情问道:「这是为何?我现在的名字可是师
宗亲赐的啊,我还想……」
「师妹你听我说……」于夏蓉打断了佟馨娅的话语,随即拉着她坐到了篝火
旁的枯木上温柔的说道:「让你该回原名原因有二,其一便是师姐我早已嫁为人
妇,不便出头,而且我也被那些贼人惦记上了,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我和
我的夫君的,所以这件事必须是你亲历亲为了……」于夏蓉说话间轻轻揽过佟馨
娅的娇躯,把她抱在怀中轻轻摩梭着她的秀发「其二就是咱们的师门已经被那来
历不明的邪教灭掉了,门中的姐妹也惨遭不幸,就连师宗也命陨当场,但是静儿
你却幸存了下来,虽说师妹你遭受了这种非人的凌辱,不过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
幸了,静儿你若真要有心光复宗门,那你就必须隐姓埋名的活下去,在暗中积蓄
力量,最重要的是静儿你的出身,想必那帮贼人并不清楚你是十多年前不幸殒命
的江湖人称『秋玲双刀』的赵秋和颜玲夫妇的孩子,所以师宗赐给你的这个名字
已经不适用了,从此往后,世间再无江湖人称『落雪仙子』的『佟馨娅』,只有
落难在江湖的武林孤儿『赵雪静』,明白吗?」
「那……」赵雪静听完于夏蓉的话后双目含泪,言语带着泣音问道:「那师
姐会帮静儿吗?静儿在这世间就只有师姐你这一个亲人了……」
「当然,师姐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我虽说不能代替师妹你出面,但我可
以在幕后为你出谋划策……」于夏蓉一边摩梭着赵雪静那如瀑如丝的秀发,一边
小声说道:「其实咱们这次前去长安除了要投靠我女儿之外,就是我想让我那废
物女婿给你调一下身体,看看他能不能让你复原,不论我多么看不上他,可他毕
竟是医家出身,我相信他总会是有些办法的,毕竟静儿你现在这幅身子并不适合
行走江湖,如果被人发现了你身体的秘密那就大为不妙了,更何况你师丈现在筋
脉逆走、真气倒行,时而昏迷不醒,时而又像个三岁孩童一般懵懂无知,所以我
也需要给你师丈找个安全的地方调理一下……」
「师姐你对静儿真好!」赵雪静听到此处,立刻从于夏蓉的怀抱中站起身,
随即便面带感激的跪拜在了于夏蓉的脚边「静儿拜谢师姐的大恩大德!」
于夏蓉看到自己师妹如此激动,不由得面带苦笑的伸手拉起了正跪拜在自己
身前的赵雪静,就在于夏蓉还想多嘱咐赵雪静几句的时候,却听得身后的车厢发
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嘎」声,随即一个黑影便从车厢中飞了出来,刹那间,这
个黑影就来到了赵雪静身后,伴随着赵雪静的一声尖叫,她便被这个黑影压在了
地上……
而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岳父李洪!
不过李洪此时的样貌实在是过于骇人,全身肌肤呈现着诡异的紫红色,一双
虎目赤红如血,胯间的阳物更是完全不似人间之物,半尺余长的阳物上青筋环绕,
硕大的龟头也肿胀的宛如成年男子拳头般大小,而此刻这根骇人阳物正顶在赵雪
静高翘的臀后,不停的顶撞着赵雪静那润泽未消的花穴口,似乎是在调整角度准
备给予赵雪静一次让她终身难忘的肏干!
于夏蓉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看着自己的夫君正准备侵犯自己的师妹,立刻飞
身准备拉起李洪,但还是晚了一步,只听得赵雪静发出了一声带着痛苦的娇吟,
李洪那根骇人阳物终究还是全根肏进了赵雪静的屄穴中……
「师姐~~师姐~~师丈的~~的鸡巴~~好厉害~~要~~要肏死我了~
好~~好大~~好涨~~好涨~~呀~~」赵雪静被李洪这么奋力一插,顿时浪
叫喧天,随着李洪开始快速的抽插,赵雪静更是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了「师
丈~~你~~哦~~好深~~你~~轻点~~啊~~静儿的屄要~~啊~~啊~
要被你~~肏~~呀~~肏坏了~~不~~啊~~不要~~啊~~轻~~轻~~
啊~~呀~~呀~~」
「死鬼!你在干嘛!」于夏蓉大惊失色,连忙大声娇呼着试图拉起正在猛肏
赵雪静的李洪「快起来!你认错人了!你肏的不是我啊!她是静儿啊!」
尽管于夏蓉拼命的想要拉起正在拼命肏干赵雪静的李洪,但李洪此时早已化
身为了野兽,当于夏蓉不小心在李洪的肩上抓出了几道血痕之后,李洪猛然抬头,
对着于夏蓉发出了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大吼,随即他昂起手臂,一记带着拳风的直
击瞬间便把毫无防备的于夏蓉打飞了出去,万幸于夏蓉武功不俗,内力又不输自
己的夫君,这才没受到致命伤,但于夏蓉还是被摔在地上动弹不得,甚至隐隐的
还有昏厥的迹象……
「师姐~~不要~~不要过来~~呀~~」赵雪静看到于夏蓉此时还想起身
过来营救自己,不由得心中大为感动,于是强忍着李洪那巨硕阳物的肏干,连忙
出言阻止于夏蓉的动作「「师丈~~会伤~~伤到你的~~我~~我没关系~~
没关系的~~静儿能~~能抗住的~~」
「静儿……师姐……对……对不起你……」于夏蓉终究是扛不住体内真气的
悸动,在小声呢喃间便晕死了过去……
一个时辰之后,于夏蓉缓缓苏醒了过来,但她刚一苏醒,就觉得自己的屄穴
和菊穴中各有一个庞然巨物在来回抽插,从双穴中传来的强烈快感和难以言表的
胀满感瞬间就让于夏蓉彻底清醒了……
「死鬼!你在干嘛!要死啊!放开我!哎呦!太深了!别动了!快停下!啊!
怎么还动呀!」于夏蓉定睛观瞧,原来从自己下身双穴中传来的快感居然是自己
的夫君和师妹带来的,只见李洪此刻正躺在于夏蓉的身下,两只大手分别抓在于
夏蓉胸前的那双硕乳之上拼命揉搓着,他那硕大的阳物此时也插在于夏蓉的屄穴
中飞速肏干着,若不是于夏蓉屄穴中分泌出的淫液十分充足,想必现在于夏蓉已
经被自己的夫君肏死了,而于夏蓉的师妹赵雪静此刻更是骑在于夏蓉那丰腴的雪
臀之上用搏命的架势在她的后庭菊穴中大力肏干着,那半尺余长的粗大阳物竟能
在一息之间便从于夏蓉娇嫩的菊穴中插个来回,见此既羞耻又悖论的场景,不由
的让于夏蓉羞愧难当「静儿你怎么也如此不知轻重!快停下!快停下啊!哎呀!
太快了!要涨死我了!静儿停下呀!」
「师姐你~~你醒啦~~你~~你听我解~~解释~~」赵雪静发现于夏蓉
已经清醒了,并且还在娇声呵斥着自己和李洪,当下便出言辩解,可就连赵雪静
也没想到是,这辩解的话语到了嘴边居然变成了为李洪开脱「师姐你~~不~~
不要怪师丈~~是~~是静儿出的~~主意~~师丈的大~~大鸡巴太厉~~厉
害了~~静儿一个~~一个人扛不住了~~所以才~~才把~~师姐也~~也拉
进来了~~」
「哪有~~你这种~~做~~做师妹的~~竟然联合~~我的~~我的夫君
一起~~淫辱~~于我~~」于夏蓉强忍着快感,螓首微转看着正在自己菊穴中
奋力征伐的赵雪静娇声呵斥道,可随即这呵斥之言便在李洪和赵雪静的完美配合
下变成了声声淫靡的娇吟「啊~~这下好涨~~哦~~你们慢~~慢一点~~你
呀~~你这个~~这个死妮子~~你~~你等着~~等着我~~我~~啊~~太
快了~~别~~啊~~别~~啊~~啊~~涨死我了~~涨死我了~~哦~~哦
天啊~~天啊~~这~~这太~~太舒服了~~哦~~你们要~~要肏~~肏死
我了~~啊~~啊~~」
「师姐你~~果然是~~是口是心非~~你分明就~~就是很喜欢这种~~
这种感觉~~」赵雪静放慢了肏干速度,俯身贴在于夏蓉那洁白光滑的背上俏声
说道:「就在你昏过去的~~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师丈已经~~已经把你肏的
泄了~~泄了六七次身子了~~师姐你~~你每次泄身的时候~~可都是~~可
都是积极迎合~~口中的淫语~~更是~~叫的好大声~~完全不像是~~还在
还在昏迷呢~~」
「胡说!」于夏蓉听见自己的师妹居然把自己说的如此放浪,当下便出言否
认,甚至还想提聚真气挣脱李洪和赵雪静对自己的双穴肏干,但随后于夏蓉便惊
讶的发觉赵雪静说的竟然是真的,因为于夏蓉发现自己现在四肢毫无力气,全身
的真气更是全部拥挤到了自己的花宫深处,下身双穴中传来的快感更是连绵不绝,
居然隐隐的有一种随时随地就要泄身的感觉,而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
因为高潮泄身太过于频繁,当于夏蓉察觉到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如赵雪静所说
的话后,她口中否认的言语为之一顿,娇靥上也浮现出了片片潮红「我~~我没
有~~你胡说~~你个毫无廉耻的骚浪妮子~~竟敢如此编排你的师姐~~」
「静儿就算是骚~~就算是浪~~那~~那也不及师姐你的万分之一呢~~」
赵雪静也看出了于夏蓉此刻的窘迫,于是面带坏笑的说道:「师姐你的骚浪是骨
子里的~~师妹我可是比不上的~~」
「死妮子~~你~~啊~~呀~~」于夏蓉刚想出言反驳赵雪静的调笑,但
此时正在于夏蓉身下肏干她屄穴的李洪却突然加快了肏干的速度,下下到底、次
次浸没,竟肏的于夏蓉白眼直翻、香舌外吐,口中的淫语更是脱口而出,再也不
复刚才那般坚贞不屈的模样了「死鬼~~你的大鸡巴要肏死我了~~屄都要被你
肏坏了~~轻点~~啊~~你~~你混蛋~~狗东西你~~你~~你轻点肏~~
啊~~」于夏蓉双眸翻白「你~~你要~~肏死我了~~要肏死我了~~哦~~
哦~~老东西你~~你现在怎么~~怎么~~这么厉害了~~哎呦~~这下好深
嗯~~嗯~~你个老王八蛋~~你真~~真想肏~~肏死我呀~~哦~~好快~
太快了~~哦~~」
「师姐你就~~就这么~~这么喜欢被~~被大鸡巴肏吗~~」赵雪静此时
趁火打劫,一边加快肏干于夏蓉菊穴的动作,一边出言调戏着于夏蓉「可惜师丈
的~~的鸡巴虽然大~~但是与昆仑奴的~~大黑鸡巴想比还是~~还是差得很
远呢~~等以后有机会~~我~~我一定会找~~几个昆仑奴来~~让师姐你~
过过瘾~~他们的~~黑鸡巴都~~都好大~~好粗~~还特别会肏屄~~保证
会让师姐你~~你乐不思蜀~~恨不得能~~能天天被他们~~的大黑鸡巴肏」
「臭丫头~~你~~哦~~你乱说什么~~嗯~~我~~我才不要被~~嗯~~
昆仑奴~~的~~的~~啊~~啊~~黑鸡巴肏~~哦~~好深~~哦~~」于
夏蓉已经被自己体内那两根硕大的阳物肏到几近失神,口中拒绝的话语在此时听
起来反倒更像是欲求不满的荡妇在撒娇求肏一般「就算~~嗯~~他们~~的鸡
巴都比~~嗯~~你~~你师丈的大~~但我~~啊~~还是~~啊~~只喜欢
嗯~~喜欢你师丈~~的~~的鸡巴~~啊~~老混蛋~~啊~你轻点~~啊」
「那静儿的~~的鸡巴~~师姐就~~就不喜欢吗~~」赵雪静对于夏蓉的
话语不置可否,只是面带淫笑的接着调戏道:「师姐你~~你的屁眼~~可是正
正夹着静儿的~~的鸡巴拼命~~拼命吮吸呢~~」
「死妮子~~你~~你~~哦~~轻点~~哦~~」于夏蓉面带潮红的娇嗔
道:「喜欢~~师姐也~~也喜欢~~哦~~好大~~好硬~~啊~~」
「师姐喜欢什么?」显然于夏蓉的回答并不是赵雪静想听的,于是赵雪静故
意放慢了肏干于夏蓉菊穴的速度,并且两只玉手还不停的在于夏蓉浑圆的丰臀上
用力拍打了起来「师姐你喜欢什么?静儿没听明白啊!」
「呀~~不要打~~啊~~不要打我~~啊~~屁股啊~~疼~~哎呦~~」
于夏蓉雪臀被拍,口中立刻吃疼的娇呼起来,但随着赵雪静不依不饶的对于夏蓉
丰臀的拍打,于夏蓉终于大声喊出了赵雪静想要听到的话语「喜欢静儿的大鸡巴!
静儿的鸡巴好大!师姐我最喜欢静儿的大鸡巴了!」
「谁喜欢静儿的大鸡巴?」可赵雪静依旧不准备放过于夏蓉,当赵雪静听到
于夏蓉的回答后没有停手,反倒是更加用力的拍打起了她的丰臀「师姐告诉静儿,
是谁喜欢静儿的大鸡巴呀?」
「于夏蓉!于夏蓉喜欢静儿的大鸡巴!呀!不要打了!啊!疼!啊!不行了!
啊!这感觉好怪!哦!再用点力!哦!不行了!不行了!屁股被打的好舒服!静
儿用力打我屁股呀!啊!这感觉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再用力点!对!再用力点」
随着赵雪静不停的大力拍打,于夏蓉一开始还在咬牙抵抗,但从自己雪臀上传来
的那种微痛中带着酥麻的快感终于让于夏蓉吐露了心中的欲望,不过当这欲望一
旦被释放之后就很难停下,就算是于夏蓉这种江湖侠女也不能免俗,此刻于夏蓉
一边大声倾诉着自己心中的欲望,一边丰臀乱摇的配合着李洪和赵雪静对自己的
大力肏干「老鬼你用力肏我的屄!用力!快点!再快点!把你的大鸡巴都肏进来!
快!我要来了!要来了!肏我!静儿你也用力!用力肏我的屁眼呀!把我的屁眼
肏坏!用力!」
「骚屄师姐!骚屄师姐!静儿肏死你!肏死你!」赵雪静终于等到了自己想
听到的话语,于是大声娇嚷着再次加快了肏干于夏蓉菊穴的速度,那种肉撞肉的
「噼啪」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声震弥天,不过赵雪静此时也是强弩之末了,随着
肏干的速度越来越快,她也到了射精的边缘「啊!啊!啊!静儿又要射了!不行
了!师姐你的屁眼太紧了!夹死静儿的大鸡巴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射了!
要射了!要射了!啊!啊!啊!」
「射吧!射吧!都射给我!我忍不住了!忍不住了!」于夏蓉浑圆的丰臀此
刻也是上挺下坐的越摇越快,炙热的屄穴淫液更是混杂着黏滑的后庭肠液宛如倾
盆暴雨般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响彻密林的媚浪淫叫,于夏蓉在自己师妹和夫君的
夹击下泄了身子,屄穴和菊穴被李洪粘稠的精液与赵雪静巨量的潮液烫的剧烈收
缩,潮液夹杂着圣水更是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激涌而出连绵不断、经久不休,不
过这次泄身实在是过于凶猛,于夏蓉本就虚弱的身子根本无法承受,当下螓首一
歪、娇躯一沉,便再次晕了过去「啊~~啊~~死老鬼你怎么射了!好烫!烫死
我了!啊~~我来了~~我来了~~你们肏死我了~~肏死我了~~啊~~啊~
泄了~~要泄了~~要泄了~~呀~~啊~~啊~~啊~~!!!」
许久之后,于夏蓉被阵阵淫叫声吵醒了,隐约间,于夏蓉看见距离自己不远
处的草地上,自己的师妹正玉腿大开的仰躺在自己夫君的身上,只见她一边快速
撸动着自己的阳物,一边疯狂的大声淫叫,而自己夫君胯间那根巨硕的阳物此时
也插在自己师妹的屄穴中飞速的上下挺动着,阳物一来一回的抽插带出的淫液早
已将他们二人跨下的草地沁润的湿沥不堪,显而易见,赵雪静和李洪已经用这种
姿势交媾了很长时间……
「你们……」当于夏蓉想要起身阻止赵雪静和李洪这种悖论的交媾时,她突
然发现自己那丰满白皙的娇躯上布满了半透明的黏液和浓白稠密的精液,此情此
景瞬间就让于夏蓉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于夏蓉此时娇靥上立刻绯红一片,下身
的屄穴也不自觉的湿润起来,随后于夏蓉站起身,边走边嗔骂道:「呸,你们两
个不知廉耻的混账,乱伦行房偷偷摸摸的便好,为何总要带上老娘……」
「师姐你~~你醒啦~~」赵雪静听到于夏蓉的话后,艰难的昂起满是娇羞
之色的螓首看着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于夏蓉俏声说道:「不要怪师丈~~是~~
是我发现~~师丈每~~每射一次就能~~就能恢复一些清明~~现在师丈~~
的眼睛~~已经~~已经不再赤红如雪了~~哦~~好粗~~顶到了~~又顶到
了~~师丈你好厉害~~啊~~啊~~」
「此话当真!?快!让我看看!」于夏蓉听到赵雪静的话后立刻跪在了李洪
的身边,伸手搬过李洪的脑袋仔细的探查起来……
「师姐你看静儿没说谎吧~~」赵雪静说话间重新躺回到李洪的身上享受着
李洪对自己的肏干「师丈的眼睛已经已经恢复了~~」还真是如此!「于夏蓉看
着自己夫君那原本赤红的双目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不由得心中大喜,但随即她
便发觉自己的夫君还在大力肏干着赵雪静的屄穴,不禁出言阻止道」哎呀!静儿
你先起来!他是你的师丈!死鬼!别肏了!快停下!」
「而且师丈也~~不像刚~~刚开始那般~~粗暴了~~他现在已经~~能
听从能我的指令来~~动作了~~师姐要是~~要是不信就~~就让静儿给你~
演示一下~~」赵雪静不待自己的师姐作答,便躺在李洪的身上高声命令道:
「大鸡巴师丈你~~你慢一点肏我~~对~~对~~慢一点~~再慢一点~~很
好~~很好~~停下~~对~~不要再动了~~好师丈你真乖~~不枉费我这半
个多时辰的付出~~来~~奖励你可以帮我撸鸡巴~~来呀~~哦~~师丈你撸
的我好舒服~~哦~~」
「这……这是……怎么会这样……」于夏蓉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夫君竟然真如
赵雪静所说的那般对她的命令言听计从,不光渐渐的停下了肏干的动作,更是还
在赵雪静的命令下伸手握住她的阳物开始轻柔的撸动起来,看到此处,于夏蓉忽
然反映过来赵雪静命令李洪的话语分明就是在像调教犬只,于是连忙出言阻止道:
「不对!静儿!你这分明就是拿你师丈当狗一样调教了!他是我的夫君,你的师
丈,你怎么能……能……能这样……」
「师姐你别生气嘛~~静儿这也是~~也是为了师丈他好嘛~~静儿总不能
看着师丈一直浑浑噩噩的宛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啊~~难得现在我~~我已经
找到能让师丈逐渐恢复清醒的办法~~」赵雪静说话间一边娇躯微挪,给自己找
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享受着李洪撸动她那巨硕阳物所带来的舒爽感,一边淫媚放
浪的娇声言道:「再说师丈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师姐你就得守一辈子的活寡了,
虽说师妹我的鸡巴也能满足师姐你的需要,但是如果以后我的身体恢复了,那师
姐你不又成了活寡妇了吗,而且师姐你又骚又浪,需求又那么大,就算师姐你耐
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了,那一般男人也是无法满足的……」
「强词夺理!」于夏蓉发现赵雪静越说越离谱,不由得出言打断了她的话语,
不过随后就连于夏蓉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训斥赵雪静的话语看似责备,实则却满
是嗔怪「还有什么又骚、又浪、又红杏出墙的,你再乱说小心我惩罚你!」
「嗯~~」赵雪静并不理会于夏蓉的话语,只是悄然伸手接替了还在撸动她
阳物的李洪的双手,随后赵雪静娇靥上带着淫浪至极的神情一边看着于夏蓉,一
边轻佻教娇媚的说道:「师姐~~来惩罚我嘛~~人家的大鸡巴好想让师姐的骚
屄和屁眼来惩罚呢~~」
「不知羞的妮子……」于夏蓉面色一红,口中不禁一阵娇嗔「你天天胡思乱
想什么呢,活该你被人抓去装了根大鸡巴……」
「嘻嘻嘻~~」赵雪静听到于夏蓉的话后也不生气,只见她此时面带娇笑的
从李洪的身上站了起来,随着她起身的动作,李洪那还沾着赵雪静淫液的将近一
尺长的阳物也慢慢的从赵雪静的屄穴中脱离了出来,这下顿时惹得李洪发出了一
声不满的低吼,于是赵雪静又立刻返身跪在了李洪身边,随即伸出两只娇白柔荑
轻轻的撸动起了李洪那坚硬高耸的阳物,同时口中还俏声对着李洪说道:「乖师
丈,你就这么躺着不要动哦,乖,听话,我和你的夫人现在有事要说呢,如果师
丈你表现的好的话我还会有奖励哦~~」
「师妹你……」此时于夏蓉看着自己的夫君就像是条狗一样对赵雪静言的话
语听计从,心中瞬间泛起了一片酸楚「师妹你能不能不要像调教犬只这般对待你
的师丈啊,他毕竟是我的……」
「师姐还请放心,我是不会伤害师丈的……」赵雪静看着李洪的不满已经消
散殆尽,于是起身拉过还在暗自神伤的于夏蓉缓缓走向了不远处的篝火「师姐你
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唉……」于夏蓉口中一声轻叹,似乎是已经认命了……
「其实我知道师姐你现在这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肯定是受了那个邪教魔犬的影
响……」当赵雪静拉着于夏蓉坐到篝火旁那被当作凳子的枯木上后,赵雪静便一
边往篝火中添着干柴,一边轻声说道:「那条魔犬是邪教宗主亲手炮制的,不光
是性力十足,就连那巨硕的犬茎都被改造了,只要这条犬茎进入过女人的身体,
不论是女人的屄穴还是菊穴,那怕进入的是嘴里,都会让女人为之动情,尤其是
那股幽香更是催情的迷香,而且这迷香的效用会非常持久……」
「什么?静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于夏蓉听到赵雪静的话后发出一声惊呼,
娇靥上那原本还惆怅不已的神情也立刻烟消云散了「静儿你怎么知道的?难道静
儿你也……」
「嗯……」赵雪静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于夏蓉的猜测,随后赵雪静停下添柴
的动作,转过螓首看着于夏蓉淡淡的说道:「不光是我,那邪教中还有不少被他
们抓来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其中武林侠女更是为数不少,有些是刚刚出山行走江
湖的年轻侠女,还有些是名门宗室的武功师范,甚至如今在武林处于至尊之位的
『天剑阁』的阁主夫人和他的独子也在其中……」
「我说前段时间『天剑阁』的弟子怎么都像疯了一样在四处打探着什么,而
且那阁主还亲自找过你师丈,请求你师丈出山相助……」于夏蓉转头看着燃烧的
篝火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是不应该啊,那『天剑阁』实力相当雄厚,而且朝中
重臣对其也多有照顾,据说那『红拂女』张出尘便是其门下高徒,怎么会……」
「师姐你有所不知,其实『天剑阁』已经与这邪教交过手了,但是他们并没
有消灭这个邪教,反而死伤了将近上百弟子……」赵雪静言语间动作轻缓的跪坐
在了于夏蓉的脚边,随即用一双嫩手悄悄的捉住于夏蓉那一对白皙娇柔的玉足放
在手中轻轻的摩梭把玩起来「后来我听这邪教中人说过,『天剑阁』的阁主私下
里曾经和邪教宗主见过面,两人相谈了三个多时辰才结束……」
「然后呢?」于夏蓉此时也顾不上自己那正被赵雪静握在手中把玩着的一双
玉足,面色有些焦急的连忙追问到。
「然后『天剑阁』就沉寂了,也不再攻伐这邪教了……」赵雪静一边把玩着
自己师姐这一双娇嫩美足,一边俏声回答道:「明面上似乎是因为伤亡惨重才放
弃了攻伐,但看着『天剑阁』之后的表现来说,他们明显是和那邪教达成了某些
共识或是做了什么交易……」
「难怪现在已经没有『天剑阁』的弟子行走江湖了……」于夏蓉小声呢喃道:
「等等,那『天剑阁』阁主的夫人和儿子怎么样了?没有被救走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赵雪静说道此处话语一顿,随后竟然用双
手捧住于夏蓉的玉足放到了自己唇边温柔的亲吻起来,最后赵雪静居然还伸出香
舌舔舐起了于夏蓉的这双美足,就连这双玉足上那十根犹如白玉般的修长玉趾也
被她含进了口中轻轻吮吸着……
「但是什么?」于夏蓉一边焦急的催促着赵雪静继续说下去,一边晃动着自
己那一双美足躲避着赵雪静的舔吮「死妮子,别舔我的脚,这脚有什么好舔的,
你怎么跟你那师丈一个爱好呀……」
「嘻嘻~~」赵雪静依依不舍的吐出了于夏蓉的美足玉趾,随即娇笑一声,
继续讲了下去「但是据说那天『天剑阁』的阁主和这邪教宗主密谈的时候,他的
夫人与儿子也在当场,后来这邪教宗主还唤过去好几个他们教中豢养的昆仑奴,
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过从那天开始,我在这邪教中便再也没看见过他们母子二
人了……」
「哼!」于夏蓉早已是过来人了,听到此处哪里还不知道『天剑阁』的阁主
和那邪教达成了什么交易,再想想前几日自己所遭受的淫辱,当下便轻啐一声,
话语间更是充满鄙夷「原来是『天剑阁』的阁主和这邪教宗主是一丘之貉,都是
淫靡之徒!」
「其实师姐你那天也算是无比幸运了……」赵雪静一边把玩着于夏蓉的玉足,
一边轻声说道:「因为这邪教宗主炮制出来用于淫辱女子的畜生不止这魔犬一种,
还有个通体乌黑的西域硕马,只不过这匹硕马对一般女子的情趣不大,反倒是对
一个叫甄婧的侠女无比倾心,听他们邪教中人说这匹硕马每天晚上都要去找那个
甄婧,一去就是一整夜,具体是去做什么的就……」
「甄婧……」于夏蓉沉吟着打断了赵雪静的话语,随即面带思绪的仰头望着
远处的密林小声呢喃道:「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师姐你当然听说过的……」说话间赵雪静又开始慢慢吮吸起了于夏蓉的玉
足,但她还是出言提自己的师姐解开了疑惑「她就是那个在『女侠十艳谱』中排
名第二的侠女啊,不过很可惜,我在那邪教中并未见过她本人,只是听说她媚骨
天成,样貌又生的倾国倾城,颇得那邪教宗主的喜爱……」
「原来是她!」于夏蓉此时终于想起了甄婧其人,口中娇呼道:「连她也被
抓去了吗?而且还被那些畜生淫辱过了?」
「师姐你认识她吗?」赵雪静闻言也是一楞,但还是对着自己手中那一双绝
美玉足不停的舔舐着……
「听说过,这丫头是『水莲花』何紫凝唯一的亲授弟子,当年在武林中也算
是艳名远播了,据说还引得一众武林才俊前去窥探,想要一亲芳泽,只不过最后
都被这丫头和她师父打了出去……」于夏蓉点头称是,讲出了她所知晓的甄婧身
世,不过随后于夏蓉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言语急促的看着还在吮吸自己美足
的赵雪静问道:「静儿!你既然知道这甄婧被抓去了邪教,那你在里面有没有听
别人说起过她的师父何紫凝?」
「那倒是没有,那些贼人也是警醒的很,要不是他们对我降低了戒心,就连
以上的那些事情我都不可能知道的……」赵雪静说完后竟然面带纠结之色看着于
夏蓉娇声嗔道:「师姐……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师姐答应……」
「哟?」于夏蓉的思绪被赵雪静这突然间的娇嗔打断了,再加上赵雪静此刻
的表情更是纠结中带着委屈,不由得让于夏蓉心生戏谑「我这小师妹有什么不情
之请啊?你可是连师姐我都肏过了,甚至我的夫君都被你……」
「哎呀!」赵雪静被于夏蓉这么一调笑,当下便羞臊的满脸通红「师姐你讨
厌啦~~!」
「臭妮子,还害羞了!」于夏蓉抬手在赵雪静的头顶轻轻一拍,同时温柔的
说道:「说吧,只要不过分我都答应你!」
「就是……就是……我……我……」赵雪静此时低垂这螓首小声呢喃着,但
片息之后,她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大声娇嚷道:「我不想恢复女儿身了!我就
想一直这样跟在师姐身边伺候师姐!满足师姐的任何需求!」
语毕,赵雪静抬起螓首,一双美目直勾勾的看着于夏蓉,目光中满是坚毅之
色,而于夏蓉显然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师妹会提出这种要求,原本英气十足的娇
靥上此时满覆惊色,不知如何作答……
「我知道这个要求会让师姐你为难,但我是真心喜欢师姐你的!」赵雪静此
时满脸真挚的神色,表白的话语更是连绵不绝的脱口而出「当年我拜入师门后,
只有师姐你对我最好,我知道自己的资质并不出众,所以其他师姐都不太愿意教
我,只有师姐愿意倾囊相教,甚至还把师姐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心法教给了我,我
这才能在师门中占得一席之地,那时候我心中就在想,为什么我是女人,如果我
是男人的话,我一定要娶了师姐你,再让师姐你给我生一大堆孩子,而现在我虽
说遭受了那邪教淫贼们的非人的凌辱,但也因此得到了一根男人的阳物,而且我
还凭借着这根阳物让师姐在我的身下婉转承欢,也算是因祸得福满足了我的夙愿」
「所以你就决定不再恢复女儿身,并且今生今世留在我身边?」于夏蓉抬手
轻轻捂住赵雪静还在诉述倾慕之言的檀口,话语带着无奈的说道:「唉!你这丫
头,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当年我教你是因为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你的
性子也与我极为相似,我不忍心看着你在师门中沦为末流武者,更何况你可知道
咱们现在这样是不正常的吗,你我可都是女人啊,就算是你我都被那邪教迷香侵
体噬骨,那也不能……」
「我不管!我不管!静儿就是要用这副身子满足师姐你的性欲!师姐你不也
很喜欢静儿的大鸡巴吗!你看!师姐你看!静儿的大鸡巴现在还硬着呢!不信你
摸摸静儿的大鸡巴!」雪静知道这是于夏蓉婉拒了自己的请求,于是猛然起身,
说话间还对着还坐在篝火边那枯木上的于夏蓉快速的撸动着自己的阳物,言语中
那急躁不满的情绪和对于夏蓉那炙热情欲更是溢于言表,说到最后,赵雪静居然
伸手抓过于夏蓉的一只玉手放到了自己的阳物之上,随即便两手紧握的用力撸动
起来「师姐!我的鸡巴大吗!?硬吗!?你喜欢吗!?」
「好硬!好大!」于夏蓉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正撸动着的这根灼热炙烫的巨
硕阳物脑中一片空白,口中更是下意识的说出了对这根阳物的评赞,只不过随即
于夏蓉就反应了过来,立刻抽回了还在撸动赵雪静阳物的玉手,同时口中还大声
的呵斥着已被欲望冲昏头脑了的赵雪静「不对!静儿!你冷静一下!你是我师妹!
这样做是不对啊!你醒一醒!醒一醒!」
「不管!我不管!静儿今生今世都是师姐的人!」赵雪静的身心已经被欲望
吞噬了,只见她在此时突然飞身上前,转瞬间便把于夏蓉扑到了地上,随即口中
又高声娇嚷着把自己的娇躯挤进了于夏蓉那修长的双腿间「师姐你的肉屄是我的!
你的屁眼也是我的!你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是我的!静儿爱你!非常爱你!特别
特别爱你!」
「静儿!不要!你冷静一下!我是你师姐啊!不要!不要这样!」于夏蓉此
刻也是害怕了,口中高声呼喊着想要唤醒已经迷失了心智的赵雪静「静儿你听我
说!你我师出同门!又情同姐妹!姐妹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的!你快醒醒呀!」
「师姐你口是心非!」赵雪静不依不饶,抓住了于夏蓉话语中的漏洞大声反
驳道:「既然师姐你不喜欢静儿那为什么在这一路上都与静儿缠绵暧昧!又是主
动给我撸鸡巴又是让我肏你的!师姐你说啊!」
「不……不是……我……我没有……」于夏蓉心中一凛,想起自己在这一路
上的放浪淫靡,顿时语塞「那是……那是因为迷香的作用……我才……我才……」
「胡说!师姐你骗人!我!不!信!」赵雪静看到于夏蓉还在狡辩,当下也
不再多言,只见她蛮腰微晃,随即猛然向下一沉,只听得一声肉与肉相撞的『啪
唧』之音,她那半尺余长的粗硕阳物瞬间便全部插进了于夏蓉的屄穴之中……
「呀~~!!!」于夏蓉被赵雪静这突然一插弄得尖叫连连,随后她口中那
拒绝的话语更是在赵雪静无情的肏干下被冲击的七零八落,竟然连完整的话语都
难以出口「师妹~~师妹你停下~~停下~~啊~~啊~~啊~~啊~~慢一点
慢一点~~不~~不要~~慢~~慢~~我~~我~~要~~要被~~你~~你
捅死~~死~~了~~要被你~~你~~啊~~啊~~啊~~啊~~」
「师姐我爱你!爱你!爱你!」赵雪静此时气喘如牛,宛如野兽附体,一双
美眸中闪着让人胆寒的清冽凶光,口中更是厉声逼问着正在被自己大力肏干的于
夏蓉「这样舒服吗!师姐我肏的你舒服吗!说啊!师姐你舒服吗!说啊!」
「不~~啊~~不舒服~~啊~~静儿~~快停~~停下~~不行~~呀~
啊~~好深~~哦~~太深了~~啊~~」于夏蓉大声的呻吟着想要抬手推开压
在自己身上的赵雪静,但在已经化身为性兽的赵雪静面前,于夏蓉的挣扎完全是
徒劳的,最后于夏蓉只能在赵雪静的疯狂肏干下放弃了抵抗「静儿~~你~~你
嗯~~嗯~~静儿你~~听~~听~~师姐的话~~听话~~哦~~好涨~~太
深了~~哦~~要~~要~~被肏~~肏死了~~静儿你~~要~~要肏死~~
我了~~啊~~啊~~」
赵雪静此刻早已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哪里还听得到于夏蓉的话语,她现在只
想用力肏干于夏蓉的屄穴,硕大的阳物更是次次到底、下下浸没,直肏的于夏蓉
欲哭欲泣、娇啼不止……
「师姐你~~你就答应我吧~~师丈以后~~以后要是~~还~~还如此这
般~~那~~那师妹~~愿意代替~~师丈来~~来满足师姐~~」赵雪静看到
于夏蓉在自己的阳物肏干下媚态毕现,当下又加快了肏干的速度,想要引诱于夏
蓉就此答应自己的请求「师姐你就答应静儿吧~~答应静儿~~答应我~~答应
我~~啊~~啊~~啊~~」
「好~~好~~啊~~我~~我答应你~~啊~~静儿你~~先停~~啊~
停下~~」于夏蓉此刻拼着最后一丝清明,还想出言假意答应赵雪静的请求,然
后再找机会让赵雪静放过自己,但劝阻的语言还未出口,便被赵雪静那突然提速
的肏干击的粉碎「啊~~啊~~我要被~~被你肏~~肏死了~~啊~~我真的
啊~~真的~~要被你肏~~啊~~肏死了~~你的~~你的~~啊~~鸡巴太
太大了~~哦~~要死了~~要死了~~哦~~啊~~啊~~」
「不!师姐你在骗我!」赵雪静显然是识破了于夏蓉的计谋,在高声拒绝后
竟然再次提高了肏干的速度「我就要肏死师姐!让师姐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的
大鸡巴上!肏死你!肏死你!肏!肏!」
「不行了!不行了!」此时于夏蓉终于坚持不住了,她心中坚守的那一丝清
明也在赵雪静如此狂暴的肏干下灰飞烟灭了,只见于夏蓉修长白皙的四肢猛然间
缠住了赵雪静的娇躯,随即一阵阵声震寰宇的淫靡浪叫便冲口而出「静儿你~~
你~~啊~~我~~啊~~来~~来~~来了!来了!我要被你肏泄了!要肏泄
了!大鸡巴好厉害!好厉害!哦!泄了!啊!啊!啊!啊!泄了!泄了!泄了呀」
「师姐你真不禁肏,静儿还没射你就泄了!」赵雪静看到于夏蓉被自己肏到
泄了身子,便停下了动作,但当她看到于夏蓉这潮韵未退的娇浪媚态后,心中那
股刚刚回缓的兽欲再次涌现,当下赵雪静又轻抽慢送起来,同时口中还不忘出言
调笑着她那美艳师姐「静儿的骚屄师姐,你一定还没满足吧,静儿一定会满足师
姐你的,还请师姐忍忍,静儿这就来了……」
「静儿你~~你先停下~~停下~~让我缓~~缓一缓~~这样~~这样好
难受~~」于夏蓉两只玉手用力的拍打着还在抽插自己屄穴的赵雪静,同时口中
出言娇声告饶道:「不行~~停一下~~静儿你~~你的鸡巴好热~~别~~别
这样~~我~~我真的~~满足~~满足了~~停~~停下~~求~~求求你不
要这样~~不要这样~~哦~~」
「不对!不对!师姐你一定是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我不信!不信!」赵
雪静完全不理会于夏蓉的求饶,话语中无不透露着对于夏蓉的失望之意,最后赵
雪静更是在一声娇嚷中猛然加快了肏干的速度「师姐你肯定还没满足!静儿一定
会让师姐你满足的!」
「我说的是真的~~是真的~~我要~~师妹你的~~的~~大鸡巴天天~
来~~来满足我~~我的屄~~啊~~啊~~所以静儿你~~你先停一下~~咱
们~~咱们以后还~~还有的是机会~~不~~不急于一时~~先~~先停下~
啊~~」于夏蓉见赵雪静此刻又加快了肏干自己的速度,便立刻出言顺着赵雪静
的话语承认自己想要她的阳物来满足自己,以此来让赵雪静停下动作,可这话语
一出口于夏蓉就后悔了,因为赵雪静听到自己这美艳师姐居然如此需要自己的阳
物,当下再次提高了肏干的速度和力度,仅仅几息之后,于夏蓉竟然再次被赵雪
静肏泄了身子,只见于夏蓉口中大声娇呼着抱紧了赵雪静的娇躯,白皙的丰躯更
是颤抖不止「天啊~~又~~又要来了~~啊~~啊~~静儿你肏的太快了!肏
的太快了!啊!啊!你要肏死我了!哦!来了!来了!来了呀~~啊~~啊~~
静儿你要肏死我了呀~~!!!」
泄身!泄身!不停的泄身!
于夏蓉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寂静的密林中被自己的师妹肏到泄身不止,
皎洁的月光也在于夏蓉泄身的淫叫声中被飘在空中的乌云遮掩住了,原本透着月
光的密林此刻昏暗无比,就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赵雪静凭借着一根本不
属于女性的阳物彻底征服了自己心念已久的熟美师姐……
五日之后,在通往长安的官道上,一辆单辕蓝蓬马车正在慢悠悠的向着长安
城前进着,而在这辆马车的驾辕位上坐着两位身穿宽袍素衣的女子,在路人惊讶
与疑惑的目光中,只见其中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忽然娇躯抬转,随即便却坐进了
她身旁另一位体态盈润的女子怀中,俏美的螓首带着丝丝红晕凑到了被她坐在怀
中的女子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师姐……」
「师妹怎么了?」
「肏屄……」
「咯咯咯~~」盈润女子言毕,便环抱着怀中的女子面带着娇笑驾着马车转
向了官道旁边的山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