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学院的反逆者】(45、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45章:迷茫
维尔莉特眨了眨眼睛,看着周围那些在微风下沙沙作响的枝叶。
脚下的落叶把原本坚硬的土地遮盖在下面,就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
踩在上面软软的。
她在原地看了一圈,完全没有从哪里出发的头绪。
于是她干脆随便挑了一个方向,迈动了步伐离开了刚刚传送的位置。
她完全没有任何掩饰自己行踪的迹象,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放轻,让她经过的
地方都能够很轻易地听到她走路的声音,就好像她不是来比赛的,而是来这片树
林里散步的一般。
作为担任猎人的一方,她确实不需要像那些奴隶一样小心翼翼地躲藏起来。
她听到了从不远处传来的惊叫和呻吟,好奇地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扒开了挡在面前的杂草,维尔莉特看到一个魅魔正用胳膊夹住了身下奴隶的
双腿,正在用她被过膝袜包裹着的脚掌踩在裆部激烈地摩擦着。
那个学生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有些好奇地回过了头,看到了正站在草
丛边上视线与她对上的维尔莉特。
「维……维尔莉特!?」
她的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连带着一直进行着电气按摩的脚都停了下来,让
身下的奴隶得以有了宝贵的休息机会。
糟了,她怎么偏偏会出现在这里……
她有些慌张地想着。
作为学年第一的维尔莉特,要是想要跟自己争夺奴隶的话,自己完全打不过
啊。
她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走远点去其他地方寻找猎物了,如果维尔莉特想要把这
些地方的奴隶据为己有的话,自己肯定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好在,维尔莉特只是站在原地看了一会,便直接离开了。
她似乎并没有要把这个奴隶抢下来的打算,让惴惴不安的学生不由得松了口
气。
还好,看来她没盯上我,这3分到手了。
她脚掌的动作又重新开始了,好像是为了缓解内心中产生的不安,她摩擦的
动作比之前还要快。
顿时,身下奴隶的呻吟声也变得更大了,双脚被紧紧锁住的他根本无法挣脱
掉踩在下体上疯狂摩擦着的丝滑脚掌,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被那激烈的动作挤出精
液。
等这三分到手之后,就赶紧离开吧。
那个学生丝毫没有理会从下面传来的哀求和呻吟,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
她打算朝着和刚才维尔莉特离开时相反的方向走,这样的话就能有更多的机
会抓到其他的奴隶了。
只要不是和维尔莉特竞争,自己还是有和其他同学比拼的信心的。
——走在路上的维尔莉特又看到了几次魅魔抓住奴隶的情景,然后在她们警
惕而又慌张的目光下扭头离开,就好像是一个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事不关己地看
着她们那搾精被自己打搅的样子。
让维尔莉特有些气馁的是,她还是没有找到郑烨。
周围时不时响起的呻吟和淫靡的气息就像是从美味佳肴中飘出的诱人香气,
将维尔莉特的馋瘾又勾了出来。
想做爱了……
从开幕式开始到现在就只榨取了一发精液,对于大胃口的她来说是远远不够
的。
她又翻开了一个旁边的树丛,发现还是没有任何东西,不满地撇了撇嘴。
看到了那些魅魔的行为,维尔莉特觉得,自己似乎在和郑烨碰面之前,抓几
个奴隶收集一些分数比较好。
郑烨在传送之前说过,要是想稳定地晋级的话,最好能收集到10分以上。可
是他的身上却只有5分,还需要额外至少5分才能达到目的。
然而她从刚才开始一路翻找了半天,却都没有遇到躲藏的奴隶,让她的眉头
微微皱起。
其他魅魔为什么就能找到别的奴隶呢?
维尔莉特想了想刚才一个魅魔突然冒了出来,将一个小心翼翼的奴隶一把抓
住的场景,决定试试她的方法。
于是她停止了四处闲逛,找了一个草丛蹲了进去,慢慢地等着奴隶的经过。
一只长着翅膀的绿发魅魔闪动着翅膀,从低空中经过。
她似乎是正在寻找着奴隶的踪迹,刻意飞的很低,仅仅和那些成年人伸伸胳
膊就能够到的茂密树枝处于同一高度,避免从天而降的时候浪费太多时间,以及
掩盖自己翅膀扇动的声音。
然后,她看到了从那些树丛当中突出了一截的异物,不由得停了下来,拍动
着自己的翅膀,有些尴尬地说。
「呃,维尔莉特,你的头露出来了……」
没办法,那一头紫罗兰色的头发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
那个从草丛当中突出来的小脑袋抖了抖,然后唰的一下缩了进去。
一个粉拳从草丛当中伸了出来,朝着她的方向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又迅速地
收回去。
什么鬼……
那只哈比的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
「你要是想抓到路过的奴隶的话,最好耐心一点,毕竟前边有几个魅魔抓到
了个奴隶忙着争抢,应该会有其他奴隶从那里逃出来。」
能够飞行,不受那些树丛遮蔽的她拥有比其他学生更远的视野。
提醒了一下维尔莉特,见她没有回复自己,哈比叹了口气,直接离开了。
既然维尔莉特躲在这里,那么这里的奴隶是抢不到了,还是去其他地方找找
吧。
刚才那几个魅魔的动静太大,自己从外围找应该能抓到不少逃窜的奴隶。
正当她一边飞一边思考的时候,一条藤蔓如同闪电一般从下方茂密的杂草之
间飞出,缠绕在了她那褐色的脚爪上,将她一下子从半空当中拽了下来。
她顿时惊叫一声,跌落在了地上,被其他早就已经等待多时的藤蔓缠绕了上
来。
——维尔莉特百无聊赖地蹲在树丛里面无所事事。
她不讨厌什么都不动的感觉,前提是在柔软的床上,而且身边还有一个能够
搂住的东西。
只要有这些,她能够一动不动舒舒服服地呆上一整天。
但是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她很无聊。
那个哈比的话让她十分有耐心地等了很长时间,但是随着那个长时间的不断
延长,她的耐心也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感觉饿了,想要享用一些精液解解渴。
正在她忍受不住,想要直接从树丛里出来的时候,一道粗重的喘息声从远处
慢慢接近,让她刚刚露出一点的脑袋顿时又重新缩了回去。
一个奴隶正慌慌张张地喘着气,在这些林间的缝隙中奔跑着,他时不时紧张
地看向周围,确认自己是否被魅魔盯上。
直到他确认了彻底安全之后,才慢慢松了口气,扶着旁边倾斜的树干休息着。
对方还没有发现自己,而且很虚弱……
维尔莉特半跪在地上的双腿微微动了动,变成了一个更适合发力的姿势。
如果自己现在冲上去的话,他百分百不会有逃跑的机会。
而且……
维尔莉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她身上传来的饥渴感已经很强了。
如同一只猎豹,在那从枝叶脱离出来而发出的刺耳声音传播出去之前,她便
已经冲了出来。
二者之间的直线距离被急速缩短,在维尔莉特的眼中,那个还扶着膝盖休息
的奴隶脸上的表情才刚刚由惊讶而变得恐慌。
纤细的白藕如尖刀一般伸出,扼住了那正在开始偏移方向的喉咙,顶在了背
后那宽大的树干上。
另一只白皙的手掌将下意识想要晃动起来的胳膊狠狠地钳住,让它和脖颈一
样,死死地和背后粗糙的树皮贴合在一起。
光滑细腻的膝盖向上顶起,压在了他两腿之间的空隙上,将他所有逃跑的可
能性全部扼杀在摇篮里面。
「维……维……」
从喉间传来的温暖和紧缚感让他惊恐的声音变得支支吾吾,连带着呼吸似乎
都变得困难起来,那股比自己主人还要浓郁的香气随着稀薄的氧气慢慢灌进自己
的喉咙,顿时一股燥热感便从小腹中升了起来。
维尔莉特看着下意识挣扎起来的他,双眼中带着一丝兴奋感,那猎物在手中
奋力挣扎而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对于忍耐了许久的她来说是相当的美妙。
她不知道身前的这个奴隶是多少分。
她懒得记那堆冗长的名字,也懒得想自己曾经是否在哪里见过他们。
反正,统统都解决的话,也就不用担心分数不够的问题了。
学院校服那特制的镂空内裤让她蜜穴处那两瓣阴唇完全暴露出来,似乎是因
为忍耐了许久,那洞口处的肉褶正在爱液的润湿下微微蠕动着,就像是饥饿的食
客正搓着手,准备享用接下来的美食一般。
维尔莉特慢慢地向前移动自己的身体,让那蚀人的穴口靠近已经高高地挺立
了起来,如同其主人一般瑟瑟发抖的肉棒。
她不在乎身下的奴隶会不会将自己的分数交出来,或者说,她根本不需要在
乎这个问题。
不过是个奴隶罢了,除了郑烨以外,其他的奴隶根本没有一丁点能够反抗的
能力。
郑烨……
那近在咫尺的洞口准备吞噬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迷茫和疑惑。
身体上传来的燥热和饥渴并没有任何地减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下那根
已经高高挺立的肉棒,却让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将其吞噬的欲望。
可是……为什么?
自己很饿,很难受,很兴奋,很饥渴。她现在依然能够感受到从全身传来想
要做爱的信号。
但是为什么?明明身前就有能随便索取的奴隶,自己反而就像是厌食一样吃
不下去了?
她之前一直都没有这种情况的。
自己上一次吃其他奴隶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像吃饭喝水一样将其
搾成了干尸。
怎么这一次却……
自己上一次吃其他奴隶,是在什么时候来着……?
维尔莉特有些迷茫地想着,在她的记忆中,明明只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却好
像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了。
她已经记不清他的脸,也记不清之前榨取的那些人的样子,一切对于奴隶的
印象,似乎都只剩下了那个从学院开始便一直在自己旁边的身影。
她的动作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僵硬地维持着榨取前的姿势,而陷入了迷茫
的她,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被她掐在树干上的奴隶。
即使没有本人的意愿,那股浓郁迷人的体香也不断地冲击着那名奴隶的大脑。
短暂的疼痛之后,从脖颈和手臂上传来的那股温软如玉一般的手掌就好像一床柔
软的被褥,让触碰到它的人无法控制地放松下来。
维尔莉特那近在咫尺的绝美俏脸就像是象征了爱与美的女神,仅仅只是注视
着,都能够让人从心底中传来迷恋和贪婪的感情。
那是远比自己的魅魔主人还要更加强大的魔性魅力,即使自己已经被强烈的
刺激榨取了无数遍,却依然如同未经人事的处男一般,在那甘美的香气和美貌下
变得恍惚。
肉棒的前端已经能够感受到头顶那蠕动着的蜜穴所散发出来的湿热气息,仅
仅只是感受着那股从空气中散发出来的火热,他都能够已经想象得到一旦插进去,
等待着自己的是究竟多么令人心醉神迷的极乐天堂。
那近在咫尺的娇躯是多么的柔软,如同弹性十足的美妙脂肪一般散发着让自
己飘飘欲仙的香气。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在比赛,也忘记了自己所处的情况,只是沉沦在近在
咫尺中的美好女体,贪婪地从被压迫的咽喉中享受着那甜蜜的气息。
「啊……啊……啊——」
从他被掐住的脖子中发出了滑稽的呻吟声,那被膝盖高高顶起的肉棒剧烈地
颤抖起来,将里面积蓄的精液如同喷泉一般溅射了出来,滴落在还沉浸于迷茫当
中的维尔莉特那煽情火热的校服上面。
手中的力道变得轻了起来,微光在她的面前绽放,那是已经沦陷的奴隶被传
送出场外而散发出的魔法光芒。
维尔莉特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前面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了那棵粗壮树干
的空地,连从半空中飘进了自己胸口当中,写有「3」的牌子都没有发现。
她下意识地抬起了手,在自己脸上沾到的精液上蹭了一下,然后看着那由于
白浊的液体而变得黏滑的手指。
熟悉的精液味道。
饥饿的自已本应该享受地吃下去才对,此时此刻却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喃喃道。
「找个小溪洗洗吧……」她迈动了有些虚浮的脚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这片
林地。
第46章:未知的情感
清凉的流水在身上流淌,将那些粘稠的污秽之物从衣服上冲了下来。
维尔莉特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通过冲水来把身上的精液洗掉是在什么时候了,
她几乎每一次都要将身上的精液一并全都吸收进去才满足。
但是这次,那些散发着香甜味道的精液她却一点都不想碰,哪怕肚子已经咕
咕叫了也一样。
身上传来的燥热感哪怕是将全身都泡在了冰冷的河水中也无法冲淡,那股从
未消减的欲望不仅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激烈。
自己到底怎么了?
维尔莉特抱着膝盖坐在浅浅的河床里,看着面前的水面上自己从水里吐出的
泡泡慢慢浮上来,又迅速地消失。
就好像那些连模样都记不清的奴隶一样。
同样都是精液,为什么变得没胃口了呢?
她赤裸着的小脚焦躁地扭动着,拍打着那些沉在河底的细碎石头。
郑烨现在在做什么呢?
她仰起头,看着头顶那被星星铺满的天空,默默地想着。
刚才得到了几分,她没有注意到。也就是说,她很可能只得到了1分。
还差至少4分……
她双手捧起了一些河水,往自己的脸上洒着。
自己这样的状态,会影响到接下来狩猎奴隶时的动作的。
如果不晋级的话,郑烨就会失败,要么被尤莉亚搾死,要么直接寻死。
她还不想让他死,哪怕那是他的心愿。
所以自己必须继续下去。
哗啦哗啦——她起身的动作让水面上溅起了水花,那湿透了的校服黏在她的
身上,将那均匀优美的曲线完全暴露了出来。
维尔莉特撩了撩头发,让那些多余的水分统统被甩了下去。然后弯下腰,将
学院配套的运动鞋套在了那白玉一般的足掌上。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那些残余的痕迹全部都消失了以后,才重新走进了
树林当中。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想让郑烨看到那些痕迹。
明明自己之前从来都不在乎来着……
维尔莉特的心里由于那股莫名的心情而感到烦躁,连带着她走路的步伐都变
得粗暴而沉重起来。
自己变得不像是自己了,自己的行为也不像是自己了,这股扭曲感和那份欲
火一起让她平常那原本三无的脸上都带上了烦躁的表情。
不努力的话,郑烨就没了,而自己的状态却还是回不来。
她粗暴地掀开一片草丛,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奴隶的迹象,让她立刻发泄似
的踢了一脚旁边的石块,让它在半空中打断了几根细小的枝叶,坠落回地上。
维尔莉特回过头,接着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四处乱翻着那些途径的杂草,几
乎只要是能够遮挡一点视线的地方,她都会将其掀一边。
她那粗暴野蛮的动作与其说是在翻找,不如说是在借此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那
一股怒火更合适。
她根本没耐心再躲藏起来慢慢等着奴隶自己经过了,既然都藏起来了,那就
把整个场地都掀个遍。
一想到自己到现在不仅没有找到郑烨,甚至可能才只得到了1分,她就恨不得
直接把那些碍眼的杂草全都铲了,把那些奴隶揪出来。
奴隶呢?
她踢翻了一块石台。
奴隶呢?
她揪起了一片杂草。
奴隶呢?
她瞪着通红的眼睛,连带着那如同冰霜一般的面孔环视着周围。
啪嗒……
细微得树枝断裂声让她立刻回过了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是奴隶……
她远远望去,在那些遮挡视线的丛林缝隙中,一个男性的身影正若隐若现。
是奴隶,是奴隶,是奴隶,是奴隶!
她在狂喜之中,两条腿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连一丝隐藏的想法都没有,如
脱缰的野马一般冲了上去。
那噔噔噔的剧烈脚步声顿时令小心翼翼走着的奴隶如临大敌,他几乎立刻就
认识到了自己被魅魔盯上的处境,掉头就跑。
然而当他看到那正急速接近的是维尔莉特的时候,他逃跑的脚步却突然一顿,
脸上也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维尔莉特是谁?
那可是学年第一呀,每一个奴隶都想象过她要是自己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
被她玩弄的话,远比其他学生更加爽的吧?
只是很可惜,不知道为什么,维尔莉特却一直都只使用郑烨一个奴隶,也根
本不做出和其他学生一样诱惑其他奴隶的行为。
哪怕他们再怎么对维尔莉特意淫,也不敢直接背着自己的主人擅自去找维尔
莉特。
但是如果在这场比赛中,能体验一次的话……
那可就是彩票中奖都比不上的幸运啊!
能亲身体验一次的话,哪怕事后被自己的主人惩罚也无所谓了吧。
况且如果是所有学生都打不过的维尔莉特的话,就算自己把分数上交也是有
情可原的吧?主人应该也责罚不到自己的身上。
所以他咽了一口唾沫,止住了自己想要逃跑的动作,有些期待地停在原地,
看着维尔莉特急速贴近的身影。
诶?怎么……
他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维尔莉特那有些不对劲的表情。
怎么……她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太对劲?
那个奴隶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看错了,不禁揉了揉眼睛,然后再次看去,发现
维尔莉特依然是用那对双眼瞪着自己,那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在看待猎物,不如
说是……
看仇人?
不不不,自己一定是想错了吧,魅魔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奴隶产生仇恨呢。
他立刻摇了摇头,将自己那荒谬的想法甩了出去。
嗯,一定是因为性欲没有满足所以难受才对,毕竟是学院第一的魅魔,一定
很饥渴了吧?
这么一说,待会自己肯定会爽的不能自已才对——嘭——!
一只手臂从自己的耳朵边上略过,掀起了如同狂风一般的恐怖风声。然后狠
狠地拍在了自己背后的树干上,发出了让他脑子一颤的剧烈响声。
那迎面而来的美丽脸庞上,两个瞪得通红的眼睛就像是发怒的狮子一般,充
满了滔天的怒火。
咔吧——他似乎听到了背后的树干上传来了不堪重负的清脆响声。
「这次不会再犹豫了。」
明明是娇嫩的少女嗓音,自己却觉得那是如同炼狱的魔鬼在咆哮一般恐怖。
轰——那是背后被拦腰截断的大树倒塌的声音,在如此近的范围内震得他的
耳朵都微微发胀。
剧烈的撞击让倒塌的树木掀起了烟尘,随着微风的吹拂缓缓向上飘起。
「维……维……维……维尔莉特大人,」那个奴隶感觉自己的嘴皮子都已经
变得不利索起来,用着快哭出来一般的语气颤颤巍巍地说着。
他现在还能站着纯粹是因为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我我我我把分数给你……不不不不要杀我……」
至于刚才爽一把的想法?
爽Nm!再不跑命就没了!
这尼玛谁还敢不要命地留下来啊!?
他脸色发绿地看着维尔莉特被灰尘遮挡住,而在自己眼里显得阴沉不定的面
孔,结结巴巴地说着。
感受到了从他内心传来的发自内心的屈服,那枚标注着「1」的牌子也显现了
出来,飘进维尔莉特的体内。
传送的光芒将那个奴隶包裹住,他此前从未有像现在这样对于魅魔的魔法有
如此安心的感觉。
而维尔莉特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直到法阵的光芒消失,她身体才渐
渐颤抖了起来。
她的嘴唇抽搐了一下,然后紧紧地被牙齿咬住。
又是这样……
又是没有下去手……
在她碰到对方的下一刻,她的身体就好像和意识分离了一般,完全无法控制
的停了下来。
更让她感到恶心的是,自己居然会因为身体违背了那下定的决心,而微微有
了一丝开心……
自己到底怎么了啊……?
那仿佛是失去了重要的本能,让自己不受控制地变化起来……
她感到不安……
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陌生……
现在自己已经开始失去对于精液的兴趣,那么接下来……
自己是不是,连郑烨都会失去兴趣?
连一丝搾精的欲望都感受不到,即使结束了比赛,自己也没有了对精液的兴
趣……
郑烨也会因为这样,被学院废弃掉……
那自己以后要怎么活着?
——「应该就是这附近了吧……」
郑烨闻着从空气中传来的呛人土味,不禁皱了皱眉,那倒塌所掀起的烟尘哪
怕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让这附近的空气中充满了肮脏的灰尘。
他再次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了其他魅魔之后,才从藏身的位置走
了出来,然后半蹲着快速向前走着。
如果真的是维尔莉特闹出的动静的话,希望在自己接近这段时间,维尔莉特
不会再四处瞎跑。
万一要是再走出了相反的路线,那造成的问题可就大了。
郑烨一边走一边想着,那倒塌的树干已经映入了他的眼帘。
由于倒塌,这一带的植被都被破坏了一些,腾出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空地。
在那块空地上,一个小小的身影似乎坐在那里,让郑烨连忙压低身子藏了起
来。
然而在观察到那紫罗兰色的头发时,郑烨不禁松了口气,从草丛里面钻了出
来。
太好了,是维尔莉特。
他快速走了过去,同时心里也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维尔莉特会一动不动地
坐在地上?
「喂,维尔莉特。」
郑烨走了过去,看着将脑袋埋在双膝之中,双手叠在膝盖上面,将整个脸都
隐藏起来的维尔莉特。
他的声音让维尔莉特紧缩的身体一颤,然后又没有了动静。
郑烨皱了皱眉,站到她的面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在这里干什么?得到其他的分了吗?」
见维尔莉特没有搭理他,郑烨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晃悠她肩膀的动作也不禁
用力了一些。
「喂,维尔莉——」
他的呼吸一滞。
在维尔莉特慢慢抬起来的脸上,那两道湿润的痕迹显得异常清晰。
自己惊愕的表情倒映在她那湿润的眼眸当中,在那眼角处,晶亮的水滴从里
面流了出来,慢慢地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她的头发湿漉漉地散在了背后,整个衣服都由于湿透后的剧烈运动而变得皱
皱巴巴。
皎洁的月光没有了那些嘈杂的枝叶所阻挡,洒落在这片空地上,为她笼上了
一层朦胧的面纱。
就如同她现在的样子。
脆弱不堪,仿佛轻轻地一次触碰就能够让她破碎。
郑烨从未见过维尔莉特落泪,在人界由于思考方式而产生误解时,她也更多
的是疑惑和迷茫。
但是现在,她却是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双眼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在那样的眼神下,郑烨脸上的惊愕表情也渐渐消失。
他默默地从原本站立的姿势蹲了下来,单膝撑地,将自己的视线与她持平。
「发生什么事情了?」
郑烨轻轻地问道。
下一刻,湿漉漉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身上,让他下意识地想向后退出去,
避开那阴冷的感觉。
然而他忍住了自己本能的动作,因为那个埋在自己胸口上的脑袋正在由于啜
泣而微微颤抖着。
郑烨这才发现,原本维尔莉特那什么时候都充满了火热的身体,此时却变得
冰凉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一只胳膊将她的后背搂住,用自己的体温慢慢温暖着她的身
体,另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头上,轻轻抚摸着她那潮湿的头发。
「郑烨……」
从胸口处传来了维尔莉特那由于啜泣,而变得模糊不清的声音。
「嗯。」
郑烨轻轻地回应着。
「我变得不像是我自己了……」「我在追捕其他奴隶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
对他们完全没有感觉了。」
「我对身上的精液没有反应,哪怕压在他们的身上,也完全感觉不到快乐。」
「我想克制这种感觉,可是我做不到。」
「我……会变成什么?」
郑烨并没有回答,即使他心中对她惶恐和害怕的缘由有了一丝眉目。
但是他不敢将其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口的话,一些曾经坚持的东西就会失
去意义。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只是,下意识地将怀里冰冷的躯体,搂得更紧了一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